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医婿为尊

医婿为尊

训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赘婿的秦明,平日里一直被老婆一家嫌弃,被老婆闺蜜讽刺,更被自己的情敌不断挑衅。男人一忍再忍,那一日,意外获得高深医术的他终于选择绝地反击。且看这个无名之辈,如何凭借绝世医术,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人生巅峰……

主角:秦明,苏晨晨   更新:2022-07-15 2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明,苏晨晨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婿为尊》,由网络作家“训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赘婿的秦明,平日里一直被老婆一家嫌弃,被老婆闺蜜讽刺,更被自己的情敌不断挑衅。男人一忍再忍,那一日,意外获得高深医术的他终于选择绝地反击。且看这个无名之辈,如何凭借绝世医术,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人生巅峰……

《医婿为尊》精彩片段

“医生,快,快救救我妈!”

“快啊!”

医院门口,秦明背着自己的母亲刘燕,疯狂地大叫,泪水不断地从眼中流出,满脸慌乱着急之色。

六岁那年,他父亲突然失踪,除了一条玉坠,没有给他们母子留下任何东西。

是他母亲将他一手拉扯大,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也算过得去。

直至三年前,她母亲被查出脑瘤,需要十五万手术费。

为了凑钱,他娶了苏晨晨,成了苏家上门女婿。

这三年来,苏晨晨一家将他当佣人使唤,洗衣做饭,全都归他,家里的一切生活费以及每个月七千块钱的房贷都要他承担。

这些,他都认了。

他知道,当初要不是苏晨晨一家掏出十五万,他妈早就死了。

可没想到,在他得知母亲身体不适,接她在家里住了三天后,他的母亲就被岳母陈丽云赶了出去。

等他回去,正好撞见了躺在路边,抱头痛呼的母亲!

“病人突发脑溢血,情况危急,必须马上动手术!”

这时,一群医生护士赶来,其中一位医生查看刘燕的情况,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快将病人推进手术室!”

“快!”

医生催促,秦明将刘燕放在担架车上,跟着医生护士一起将刘燕推向手术室。

来到手术室门口,一位医生直接拦住了秦明,

“这位先生,我们会尽全力抢救您的家人,不过也请您尽快准备好十万块钱,以免耽误您母亲的后续治疗!”

医生提醒道,旋即快速进入手术室。

“十万块?!”

本就处于悲痛中的秦明,心中涌现出悲凉!

十万块!

这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巨额!

这三年来,他不仅要负责苏晨晨一家的生活费,还要还房贷。

哪怕夜以继日的加班,终年无休的工作,也仅仅余下十八万块钱,其中十五万还给了苏晨晨一家,三万块钱也被陈丽云借去。

哪怕要回来,还差七万块钱呢!

可,要是凑不齐……

秦明不敢想下去,他绝对不能让母亲出事!

秦明立马将电话打给了岳母陈丽云,

“妈,我妈生病了,需要一笔钱治疗,希望你能将借我的三万块钱还给我!”

“小杂种,你想什么呢?”

秦明话音刚落,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咆哮声,

“那三万块钱,算作你补给我女儿的彩礼了!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我们苏家的上门女婿就不用交彩礼,你还差五十七万彩礼钱呢!”

秦明心中一阵恶寒,他知道陈丽云向来尖酸刻薄,可,这不是平时!

他母亲有生命危险,陈丽云竟然不愿意还钱,还索要彩礼!

这简直欺人太甚了!

纵然秦明心中有怒,还是强忍了下来,他太清楚陈丽云的脾气了。

要是他现在发火,陈丽云绝对不会还他一分钱!

“妈,就当我借你的行了吧!你借我十万,让我妈先把病治好,不然,她,她可能会死的。”

秦明差点就哭了出来,他急忙擦了擦眼泪,强忍近乎崩溃的情绪。

“你妈要死要活的,关我屁事?她要死,就让她死好了,我告诉你,你可是我苏家的人,既然当了我苏家的上门女婿,胳膊肘就别往外拐!”

陈丽云直接挂断了电话,态度极为决绝!

秦明心寒,心痛,愤怒,又有些绝望!

陈丽云不还他钱,不愿意帮他,这无疑让他希望浇灭大半。

看着手术室,秦明再度拿起电话,打给苏晨晨,他的声音,都带着一丝哀求之色,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晨晨,结婚到现在,我都没有求过你,今天我求你借我十万块钱……”

“秦明,钱的事,我们暂且不提!”

不等秦明说完,苏晨晨冰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既然你主动打电话给我,我也正好告诉你一件事,以后,别让你妈再住进家里!”

“还有一件事,算了,那件事等我们见面再说!”

嘟嘟……

苏晨晨果断挂掉了电话!

心寒!

失望!

愤怒!

三年夫妻!

哪怕没有夫妻之实,也有夫妻之名!

这三年,他对苏晨晨一家掏心掏肺,付出一切!

可是苏晨晨呢?

他母亲病危!

苏晨晨不仅不借钱给他,还要让他母亲离开那个家!

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

丝毫不顾及他母亲的安危!

是个人,也做不到这么冷漠无情吧!

秦明拳头握得咯吱作响,内心的愤怒都快让他将牙咬碎了。

咯吱!

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护士慌慌张地跑了出来,

“快去请陈主任,这个脑溢血的病人拿手术刀自杀了,情况很不妙!”

咯噔!

秦明心头一凉,失魂落魄地看向手术室,瞳孔都发生了骤缩。

“妈?!”

秦明冲了进去,看着刘燕奄奄一息地躺在手术台上,一旁的医生护士不断给刘燕脖子止血,其中一些已经摇叹息。

“妈,你怎么不等等我啊?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凑齐钱救你了啊!”

秦明跪在刘燕身旁,嚎啕大哭,还不断打自己的耳光!

是他无能!

是他卑贱!

否则,他不会让刘燕受这么大的苦!

他从没像此刻这恨过自己!

刘燕涣散地双眸看向秦明,眼中也有泪光闪动。

若能活,谁又想死呢?

可她清楚,她活着,只会拖累秦明。

让他背负巨债,让他在苏家抬不起头,让他永远都摆脱不了苏家废物女婿的名头!

“孩……孩子,是妈这……这辈子拖累你……你了,要……要是妈早点死,你也不会成为苏家的上门女婿。”

“是妈……太坏了,太……自私了,下……下辈子,千万别再当妈的孩子。”

刘燕虚弱地说道,嘴角都在溢血,她贪婪地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秦明,眼中带着不舍。

她希望多看秦明一眼,可她的眼神越来越涣散,到了最后,直接闭上了眼睛。

“妈?!”

“妈?!”

“妈,你不要离开我,呜呜……”

秦明趴在刘燕身上,感觉天都要塌了,任由他如何哭喊刘燕,后者都没有回应。

啊啊……

秦明捶足顿胸,心中有万千悲痛不舍与愤恨!

“这是假的!”

“这一定是假的!”

秦明像发了疯似的,不断吹眠自己,突然,他脸上涌现一股潮红,

噗!

一口鲜血,突然从秦明嘴中喷出,让他近乎昏迷。

只是,他并没意识到,他的一滴鲜血落在胸前的玉坠上,一道光悄无声息地没入他的印堂,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苍老声音在秦明脑海中响起,

“我乃太昌医皇,今将《千古医方》传给有缘人,从今以后,医术领域,世间无人与你比及。

今后,你可用医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亦可用医术,杀人无形,护佑己身!”


就在秦明浑浑噩噩之际,护士将陈主任带了过来。

院长王文海也跟了过来,他原本是在跟陈主任商讨,到哪去请医术高深的医生来他们的医院上班,以利于他们医院评级的事。

不曾想,竟然得知有人在手术室自杀的消息。

这事要处理不好,可是会影响医院评级的。

陈先行将几根银针扎入刘燕身上,看着毫无动静的刘燕,他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王文海眉头一皱,

“你们赶快将她推出去,千万别让她在我们医院咽下最后一口气,以免影响医院评级!”

王文海吩咐道,为了这次评级,连苏家给他一百万,以求南方医院与苏家制药公司合作的事都被他放弃了。

他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病人,影响医院评级的事呢!

“谁敢动我妈?!”

不待那些护士有所行动,原本浑浑噩噩的秦明突然抬头,带着血丝的双眸怒视王文海等人。

不少医生护士被吓了一大跳。

王文海倒是脸色一绷,

“你妈已经没救了,连陈老都束手无策,你也应当认清现实,不要为了私情,耽误医院评级!”

“有我在,我妈不会有事!”

秦明吼道,他一手把住刘燕的脉搏,确定她只是处于假死状态。

现在他获得《千古医方》,掌握古今所有集大成的医术,救活母亲,完全是小菜一碟。

不过,他的这番举动,在王文海眼里,却成了笑话。

“你以为你的医术能超过陈老吗?他说你妈没救就一定没救!”

王文海冷嘲热讽,只觉得眼前这家伙,简直愚昧到可恨!

陈先行可是淮西市医术界的权威,连他都无能为力,这家伙还能救好自己母亲不成?

若真有这本事,只怕淮西市所有医院,都会求着他去入职!

秦明并没有搭理王文海的话,自顾自地将陈先行扎入刘燕身上的银针一一拔掉。

“唉~”

“又是一个痴儿,不愿面对现实啊。”

陈先行也是忍不住暗叹一声,他何尝不知,秦明做这一切,只是徒劳。

王文海更是脸色一沉,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病人推……!”

王文海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他还有陈先行直接瞪大了眼睛!

只见秦明振臂一挥,一根银针,直接扎入了刘燕的天庭穴。

稳!

准!

快!

“隔空扎针!!”

陈先行双眼一睁,看向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子,被震撼到了。

哪怕是他,有着四十年的行医经验,自认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不过……

“任你手法精湛又如何?你太年轻,医术自然不精,如何能救你母亲”

陈先行这样想,秦明却是将六根银针,扎入刘燕的天突、神藏、归来等六大穴位中。

随着银针扎入,刘燕苍白的脸色,竟是逐渐恢复血色。

当第七根银针扎入刘燕身上的刹那,刘燕的顿时恢复了呼吸,有了生命体征!

嘶!

“怎么会这样?!”

陈先行当场惊呼,饶是以他的心性,都是被吓得目瞪口呆!

他不是没有检查刘燕的身体,后者已是濒临死境,绝无生还可能!

怎么会突然间活过来?!

陈先行睁大眼睛,看着刘燕身上的七根银针,随着他仔细观察与细想,一股凉意,从他的尾椎骨直冲头皮。

“这是……七星续命针!!”

陈先行一声惊呼,脸色骤变,内心的震撼与惊恐,不言而喻。

此刻,他看向秦明的眼神都变了!

传言这针法乃是扁鹊发明,能让将死之人,寿命延续。

针法对扎针位置,银针入体的深度,甚至扎针的速度与力度,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

哪怕是他这种有着几十年经验的权威医生,都远远无法掌握这种针法。

唰!

陈先行立马正视秦明,对着秦明陡然弯腰行礼,态度恭敬,

“原来是神医在上,是我刚才孟浪了。”

陈先行发自肺腑地敬畏秦明,他太清楚秦明医术的恐怖了。

别说他这个淮西市医术界权威,就算是放眼汉江省汉西这一带,能在医术上稳压秦明的,恐怕也就只有汉西第一神医张文景一人!

一旁的王文海早就被秦明的医术震撼到了,现在又听到陈先行用“神医”二字来形容,心惊肉跳的同时,又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这几天,为了医院评级的事,他一直都拜托陈先行寻找权威医生!

没想到,神医就在他眼前!

若是秦明入职他们医院,他们医院必能评级成功,成为淮西市最好的医院!

想到这里,原本还对秦明各种不待见的王文海,立马弯下了腰,

“秦先生,还请入职南方医院,我愿给你开出二十万月薪!”

“我对入职你们医院,不感兴趣。”

秦明果断拒绝,之前王文海那般对他,还要将他母亲推出去,他又怎么会因为王文海一句话,就入职南方医院!

王文海急了,肠子都快悔青了。

这次评级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一旦南方医院成为淮西市最好的医院,他这个院长可不仅仅是收入暴增,身份,地位,全都会水涨船高!

可偏偏,他刚才惹到了秦明!

王文海看了一眼陈先行,想让他想办法拉拢。

“秦先生,之前是我们做得不对,作为补偿,我们医院将会给您母亲安排最好的病房,直至她身体完全恢复为止。”

陈先行想办法补救道,

“我想,院长也是愿意补偿的。”

“愿意!当然愿意!”

王文海急忙表态,这可是挽回秦明的最佳方式啊!

秦明听了,脸色这才缓和不少,不过,他并没有正眼看王文海,反倒看向陈先行,

“这一次,谢谢陈老了。”

“我妈尚且处于昏迷,我先将她送到病房照顾了。”

“行,行,你先忙。”

陈先行立马点了点头,一旁的王文海看到秦明还是不怎么愿意搭理他,心急如焚,不过他怕惹秦明更加反感他,也不敢再打扰秦明,只能讨好般吩咐一旁的医生护士送秦明去高级病房。

“院长,想要留下他,这还不够啊,你必须再想办法,讨好他才行,这可是一位神医,千万不能错失!”

看着秦明离谱去背影,陈先行郑重提醒道,说完这话,他就离开了。

在见识到秦明医术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必须要去汉西第一望族李家一趟了。

李老爷子病重多年,几乎无人能治,现在,能治好李老爷子病的人,或许出现了。

……

秦明来到高级病房,看守着刘燕,随着刘燕情况稳定,另一件事,出现在秦明脑海中!

“她到底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秦明想起苏晨晨的话,仔细揣摩苏晨晨说话的语气,他内心有种不好的感觉。

尤其是苏晨晨欲言又止,说是等见面再说。

这让他不由得往坏处想!

“等妈身体好转,我必须去见她一趟才行!”

秦明暗语,神色凝重。

碰!

正当这时,病房门突然被踹开,只见一个二十多岁,衣着华丽的女子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女子看到秦明,勃然大怒,抬手对着他的脸扇了过去,

“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

秦明一把握住女子的手,本就沉冷的脸色,陡然一凝。

“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老婆,那个贱人竟然勾引我男朋友,对我男朋友死缠烂打!”

“你不要胡说!”

秦明脸色一沉,立马反驳道。

这可是与他结婚三年的妻子!

虽然有名无实,但这三年来,凭着他对苏晨晨的了解,后者性子高冷,对他对其他追求者,向来不屑一顾,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女子气了,怒不可遏!

“我就未见过你这么愚蠢的人!你老婆背着你偷男人,你还在这里装傻充愣!”

“就因为你这样懦弱无能,你老婆才成了偷男人的贱人!”

女子越说越气,到了最后,直接将一张照片甩在秦明脸上

“你看看这照片,你好好看看!”

秦明拿起照片一看,一个身材极好,长相堪称绝美的女子站在一个男子身旁,从照片角度来看,两人正在亲吻!

这,正是他老婆!

轰!

秦明整个人都傻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犹如高冷女神的老婆,竟然在别的男人面前,这般小鸟依人!

竟然会跟别的男人有这么亲密的举动!

这还是那个平时连手都不让他碰的老婆吗?

怒!

狂怒!

秦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燃烧了!

女子更是气到不断捶打秦明,动静之大,将一些护士都吸引了过来。

那些护士直接将她拉走。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跟这个窝囊废拼了!”

女子不断挣扎,根本挣脱不掉,到了最后,怒气冲冲地将一张银行卡甩在秦明身上,

“告诉你老婆,我男朋友想买车,还没有穷到,需要她拿钱来帮助的地步!”

秦明看向地上的银行卡,当看清卡号的刹那,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正是苏晨晨的银行卡!

苏晨晨竟然拿钱给别的男人买车!

可他呢?!

母亲病危,他问苏晨晨借钱,苏晨晨都不借,甚至懒得跟他提钱!

这就是对他的态度吗?!

“苏家!!”

秦明双眼布满了血丝,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们等着,我会让你们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我会让你们为你们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秦明想了一夜,他实在想不明白,苏晨晨为什么背叛他?

这三年来,他对苏晨晨掏心掏肺。

家里所有家务活,都交给了他,一切生活费用,也都由他一人承担,甚至连房贷都由他还!

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不行,这事必须问清楚!”

秦明打电话给苏晨晨,“你什么时候回家?”

电话接通后,秦明直接问道。

只听见苏晨晨冷冷地回应道:

“你马上回家多烧几个菜,今天有贵客要来!”

说完,苏晨晨也不等秦明有没有同意,直接挂断了电话。

秦明脸色有些阴沉,苏晨晨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态度冷淡。

“既然这样,今天就把事情说清楚!”

秦明沉声道,他看向刘燕,后者情况已经稳定,交给一旁的护士照顾,完全可以。

“秦先生,您先等一下!”

正当秦明要走,王文海赶了过来,他同样想了一夜如何讨好秦明。

最终决定,将之前苏家苏金武花一百万想要请他签订的合同赠给秦明。

“秦先生,这是南方医院与苏家公司的一千万订单合同,我已经签上字了,合同完全可以生效,还请您收下!”

王文海轻声道,他可是清楚苏家的情况。

最近苏家制药公司研发出一款治疗鼻炎的药,苏家家主苏明山为此准备在大后天,举办公司庆典。

还放话,谁要是能在公司庆典时,拿出最多的订单合同,谁就做明山制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为此,苏家所有人都拼命找各大医院或者大药房亦或者药品销售公司请求合作,签下订单合同。

身为苏家成员,秦明的老婆一家自然也不例外!

他相信,要是秦明将订单合同交给苏晨晨,一定会让苏晨晨开心。

到时候,枕边风一吹,秦明还不原谅他?

秦明看了一眼合同,并没有拒绝。

他已经决定了,如果之前那个女的,诬陷苏晨晨,苏晨晨没有背叛他。

他就将这合同交给苏晨晨,助她在庆典上,大放光彩。

要是苏晨晨真的背叛他了,这合同,他就当场撕了!

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

秦明回到家里,陈丽云苏孝先脸色瞬间一沉,

“你还知道回来?你眼里除了你妈,还有没有这个家了?!”

陈丽云怒斥,就差点没有指着秦明鼻子骂了!

秦明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刚想说些什么,一旁的苏孝先开口了,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赶快收拾一下屋子,今天可是有贵客要来!”

苏孝先拿着拖把拖地,似乎对这次要来的人,很重视。

原本脸色难看的陈丽云也像是遇到了喜事,瞬间眉开眼笑,

“对对对!收拾屋子,只要能招待好这位贵客,我们一家跟南方医院的订单合同,可就十拿九稳了。”

陈丽云激动道,“哈哈,听说你三弟去找王文海请求合作,结果被王文海赶了出去,不知道等他知道我们跟王文海合作了,又是什么反应呢?”

“还能什么反应,肯定是气得脸色铁青,羡慕嫉妒我们呗!”

“哼,他们一家仗着爸重视,一直欺负我们一家,这次我非要让他们一家难堪!”

苏孝先洋洋得意道,不过,这一切,都是招待好那位贵客为前提!

“你还愣着干嘛,赶快做饭去啊!”

苏孝先瞪了一眼秦明,没有好气地说道。

秦明并没有说话,独自一人来到厨房,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

等苏晨晨回来,当面说清楚一切!

正当秦明做饭,听到陈丽云跟苏孝先对话,

“对了,子贵呢?他怎么还不回来?不知道他姐要带贵客来吗?”

陈丽云边擦桌子,边问道。

苏孝先已是累的满头大汗,

“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去南方医院求合作,不过他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南方医院来了一个被称为秦先生的大人物,说是拥有高超的医术,连陈先行都对那个人心生敬畏,在一旁照顾那位大人物,暂时没空见他,跟他谈合作的事。”

“还有这样的人?”

陈丽云一惊,陈先行可是淮西市医术界的权威,当初凭借一己之力,让南方医院被评为三甲医院。

可以说,在整个淮西市,甚至汉西这一代的几个市,都没有几个人能让陈先行生出敬畏之心。

“当然有了,据说王文海都哀求着他留在南方医院,甚至给他开出月薪二十万的高薪!”

苏孝先开口道,说到最后,越发羡慕。

陈丽云更是心神向往!

王文海是什么人?

南方医院院长,连他们家最有本事的老三上门去求,都惨遭拒绝的人。

竟然还会哀求其他人。

“要是我们家出一个这样的人物,该有多好!”

陈丽云憧憬道,一句话,惹得苏孝先一阵苦笑,

“这怎么可能?那个人可是被陈先行称为仅次于张文景的存在,别说我们家,就是李家都出不了这样的人!”

“当真厉害啊!”

陈丽云忍不住赞叹,觉得自己刚才异想天开了,她也不再啃声,低头擦着桌子。

不多时,苏晨晨的弟弟苏子贵回来了,

“爸妈,我见到陈老了,这次,我有六成把握,能跟南方医院签下订单合同!”

苏子贵一进屋,就大声说出自己的成就,一脸得意之色。

“真的?”

陈丽云二人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子贵。

“当然是真的,毕竟我可是将你们给我的二十万块钱全花了,这点事难道还办不成?”

苏子贵拍着胸膛说道。

陈丽云苏孝先看向苏子贵的眼神都变了,带着欣慰!

他们还指望着苏晨晨带来的贵人能够帮他们呢?

谁能想到,这个儿子,竟然也有本事!

秦明则是在一旁看的明明白白的。

他可是知道,昨天陈先行就去了李家,直到他离开医院时,陈先行都没有回来,又怎么会跟苏子贵谈合作。

这时,苏子贵走了过来,看向秦明,

“秦明,不是我说你,身为我们家上门女婿,怎么就不知道帮家里做事呢?”

苏子贵仗着自己有功劳在身,开始说教秦明。

秦明冷眼看着苏子贵。

他是苏子贵的姐夫!

这三年来,是他给苏子贵交大学学费,给苏子贵生活费。

哪怕去年苏子贵毕业了,每个月还在问他要钱,不给就跟苏晨晨大吵大闹。

可苏子贵却从来没有叫他一声姐夫!

“至少,我为家里做的事,比你这个废物多太多!”

秦明没有好气地说道,他现在,肚子里还有火呢!

“你说什么呢?”

陈丽云听到秦明对自己儿子不敬,勃然大怒,“你为家里做什么了?上次让你存钱给子贵买房,你存了吗?

这次公司庆典,我们到处找人合作,你找了吗?身为男人,让自己老婆在外面奔波!”

苏子贵也是趁势呵斥道:“秦明,既然你这么有本事,你找南方医院签下订单合同啊,省得今天我们一家求别人!”

哼!

陈丽云冷哼一声,极为不屑地瞥了一眼秦明,

“他要真有那个本事,就不会为了他妈的手术费,打电话求我们了?!”

秦明一听这话,内心的怒火,差点忍不住爆发了。

他母亲病危,他那般求陈丽云他们,没有一个人顾及他的感受,没有一个人帮助他。

现在陈丽云反倒冷嘲热讽,还想着让他为他们家作贡献。

脸皮够厚的!

秦明本想发怒,却是忽得平静下来。

只跟陈丽云他们吵嘴,根本无法解除心中的气。

想到这里,秦明神色都变得平静下来,

“拿下了跟南方医院的合同,很难吗?!”

嗯?!

陈丽云一愣,看向秦明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这家伙,是傻了吗?

连他们家老三想要拿到南方医院的合同,都吃了闭门羹,这还不算难?

这废物,脑子进水了吗?

竟然说出这种话。

噗嗤!

苏子贵更是一声嗤笑,一脸戏谑地看着秦明,

“呵呵,吹牛谁不会啊?能拿到,那才是真本事。”

“不过,以我跟陈老的关系,亲自去南方医院,也就只有六成把握,你一个废物,就觉得自己能轻易拿下合同,你以为你是谁啊!”

陈丽云苏孝先听了这话,也是目光冷冽地看着秦明,

“秦明,本事不是吹出来的,你在我们面前吹嘘,只会显得你太无能!”

说完这话,陈丽云懒得再搭理秦明,她看向苏子贵,

“子贵啊,我们做事要稳,你虽然有六成把握能谈好合同,但并不是绝对的,这次跟南方医院合作对我们一家来说都很重要,所以一会你可要好好招待那位贵客!”

“妈,你就放心吧,有我出面,一定能搞定那位贵客,实在不行,让陈老给我引荐秦先生,让他出面帮忙!”

苏子贵信誓旦旦地说道,陈丽云苏孝先都被苏子贵这份自信感染。

而就在这时,秦明却是直接从口袋里拿出合同,“你们说的合同,是这个吗?!”

“废物,你还有完没完,你想装模作样,找别人去,我们没功夫……”

唰!

陈丽云很是不耐烦地斥责,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双眸顿时大睁。

几乎在同一时间,苏孝先苏子贵也是看到了秦明手中的合同,上面明确写着,“南方医院与明山制药有限公司合作协议”。

“你,你怎么会有南方医院的合同?!”

陈丽云大惊失色,旋即,又是狂喜。

他们要是将这份合同交给苏明山,他们家可就扬眉吐气了,还能趁机在苏家老三面前,狠狠出一口气。

他们在苏家的地位,也会提升不少。

想到这里,苏孝先已是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就要上前去将合同抢过来。

然而,就在他动手的刹那。

撕拉!

秦明直接将合同撕碎,随手将碎片扔了,他看向如同遭受雷击,呆愣在对面的苏孝先三人,淡淡说道:

“本来还有可能给你们的,现在,我反悔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