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重生修罗王妃

重生修罗王妃

完美无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沈墨苒被长姐陷害,莫名其妙背上一个谋杀太上皇的罪名,随后被赐死。苍天有眼,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沈墨苒再不是当初那个痴傻女子,她立下誓言,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恶人!复仇计划在顺利进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男人让沈墨苒非常在意,他本该是地狱修罗,为何对她温柔似水?

主角:沈墨苒,君翊严   更新:2022-07-15 22: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墨苒,君翊严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修罗王妃》,由网络作家“完美无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沈墨苒被长姐陷害,莫名其妙背上一个谋杀太上皇的罪名,随后被赐死。苍天有眼,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沈墨苒再不是当初那个痴傻女子,她立下誓言,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恶人!复仇计划在顺利进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男人让沈墨苒非常在意,他本该是地狱修罗,为何对她温柔似水?

《重生修罗王妃》精彩片段

细雨连绵,淅淅沥沥的下了几日,一刻未停。

市曹中央,高高的行刑台上,此刻正跪着一身材单薄的女子,囚衣长发。她深深的低着头,许久都是一动未动。

在她身后两侧立着两位满脸横肉的刽子手,黑口黑脸,怀抱大刀,凶神恶煞。

“各位都辛苦了,本宫来送姐姐最后一程,还请各位行个方便!”一道柔丽的女声响起,随后一身雍容华贵的沈轻柔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若是平时,侍卫定然是不能远离刑犯的,但是沈轻柔是柔妃,也是现在新帝面前的红人,所以侍卫们还是给了面子,纷纷退远了一些。两名刽子手也抱着大刀,远离了二人。

“姐姐,别来无恙啊!”沈轻柔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刑台上的沈墨苒,唇角难掩得意之色。

女子缓缓抬头,仰视来人,眸中瞬间迸发出无尽恨意:“沈轻柔你做了那么多坏事……你不得好死!”

“咯咯咯,姐姐啊姐姐,我怎么死还不知道,但是您等一下是肯定不得好死,身首异处了呢!”沈轻柔听到沈墨苒的话,不怒反笑。

“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沈墨苒眯着眼睛,她便是要死,也要将沈轻柔的真面目都告诉君翊严才可以。

“皇上?哈哈哈,沈墨苒,别再做梦了!当年皇上本就是被迫娶你,皇上早已对你厌恶至极,如今太上皇刚刚下葬,他怎还会见你?”

“太上皇……不是我杀的!”

“我自然是知晓的啊!”沈轻柔微微一笑,挑眉说道。

“你知晓?”沈墨苒隐隐感觉不对劲儿,太上皇被杀死在御花园中,而她当时偏巧从御花园经过,发现了已经倒地身死的太上皇,众人到来,便见到她正蹲在太上皇的身侧。

因此,所有人都认定是她杀死了太上皇,而新帝君翊严则是直接将她下了天牢,判她当街斩首示众。

“呵,那个老东西,早就该死的,若不是你那个废物娘侥幸救过他一命,他当时答应了你废物娘的无理要求,当年你哪有资格抢走本宫的太子妃之位?若不是他从中作梗,如今这后位也该是本宫的才是!”

“不过你放心啊,你死了之后,本宫便会顺利的取代你,成为焱君国的皇后!”沈轻柔凑到沈墨苒的耳边,满是得意的说道。

“是你杀了太上皇?”沈墨苒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知晓沈墨苒这个人自私无情,阴险冷漠,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有胆子去杀害太上皇。

“沈墨苒,现在杀了太上皇的,是你呀!你就等着身首异处吧,我会好好的欣赏你惨死的样子的!”沈轻柔淡淡一笑,慢慢的站了起来,准备转身离开。

“沈轻柔!!!你这个贱人!!贱人!!你才是真正的凶手!!我要替太上皇报仇!!”沈墨苒突然情绪激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是一下子站了起来,向着沈轻柔便冲了过去。

“来人!!快来人!!”沈轻柔惊慌的大喊道。

侍卫们见状,急忙冲过来,然而,二人距离太近,侍卫们刚刚又走开的比较远,此刻根本来不及赶到,沈墨苒便是一头撞到了沈轻柔的身上。

两个人在一片惊呼声中,从高高的行刑台上,摔了下去,血溅当场!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墨苒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浑身如同火烧一般,她紧紧的蹙着眉头,羽睫轻颤,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紫檀古木的大床,正上方悬挂的,是粉红色的窗幔,这……是沈墨苒出嫁前最喜的颜色。

沈墨苒捂着剧痛的脑袋,微微转头,环顾整个房间……这是……她出嫁前的闺房?

“我不是死了?”沈墨苒慢慢的坐起来,浑身燥热难忍,她想要倒一杯水喝。

突然,沈墨苒的身子猛的僵住,余光扫到,她的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轻呼一声,沈墨苒下意识的后退一些,仔细看过去,却是更加惊讶!

眼前的男子俊美无铸,剑眉微蹙,这张脸,便是化成灰烬,她都认得,这是自己倾尽所有都爱得不得的人啊。

只是……她和皇上为何会在她曾经的闺房?她不是应该死了吗?即便是没有摔死,也应该被斩首了才是啊?

“皇上……皇上您醒醒……”沈墨苒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反应便是要问君翊严,然而,君翊严似乎是睡的很沉,沈墨苒推了他几下,都没有动静。

身上燥热的感觉袭来,沈墨苒眸子一凛,她这是……中了情药?

这些年来,为了做一个合格的太子妃,为了做一名合格的皇后,为了能配得上君翊严,原本因为当家主母苛待而什么都不太会的她在嫁给他之后,苦练宫中礼仪,苦研琴棋书画,甚至后来,她还跟着鬼医学了医术。

所以此刻,她一下子便能知道,自己是发生了什么。

沈墨苒蹙眉,忙上前去给君翊严诊脉,果然,君翊严也同样中了情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想要陷害她?还是有人想要陷害丞相府?

只是现在,她已经是死罪了,她最大的敌人也只是沈轻柔而已,沈轻柔怎么会陷害自己的娘家?

若君翊严还是太子,说有人要陷害他也还说得通,只是……他已经是皇上了啊,谁还能陷害他?

沈墨苒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想到了许多种可能,但是没有一种可能是可以说通的。

沈墨苒一边苦思,一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当看到自己的梳妆台的时候,沈墨苒顿时怔愣住了。

陈旧的梳妆台上,寥寥无几的放着几根发簪以及一套已经很是陈旧的首饰,而沈墨苒的目光,却是定格在了一支白玉发簪上,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这根白玉发簪,本是沈轻柔送给她的,也是她极其喜欢的一支发簪,她一直都视若珍宝,直到跟鬼医学医医术,鬼医第一天便将这白玉发簪摔了个粉碎,那时候她才知晓,原来这发簪中,竟然是有慢性毒药的,她之前身体一直不太好,脾气也经常不受自己控制,便是因为这毒药的关系。

沈墨苒眯着眼睛,这发簪早应该被摔碎了才对,为何现在……

突然,沈墨苒瞪大了眼睛,她猛然回头,看向君翊严,还在睡梦中的君翊严此刻还只有二十多岁的模样……

沈墨苒快速的翻身下了床榻,跑到了梳妆镜前,果然如她所料,镜中的自己还是二十岁的模样,皮肤细腻光滑,吹弹可破,细长的凤眉,一双大大的眼睛如星辰皓月一般,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她的容貌,其实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

摸着自己的脸,沈墨苒笑了,笑着笑着便又哭了!

上天真是待她不薄啊,她死了……她也没死,她回到了自己二十岁这一年,这自己人生大转折的时刻……她竟然……重活了一世!

上一世的今日,她跟君翊严便是因着双双中了情药,有了夫妻之实,君翊严本要纳她为妾,但是太上皇插手此事,所以最终,她顺利的成了君翊严的正妃。

她本以为,只要她足够努力,足够优秀,便能让君翊严承认自己,却是没想到,她无论多么优秀,无论多少人称赞,君翊严都从不肯承认她半句,甚至之后便根本没有再碰过她。

如今,上天既然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她自然是不能枉顾此生了,该报的仇,她要仇!该护的人,她要护!至于该断的情……自然也是要断的!

正在铜镜前默默立下誓言的沈墨苒没有发现,床上的君翊严倏然睁眼,一双眸子通红,眸中满是情欲,见到梳妆台前的沈墨苒顿时冷笑一声:“沈墨苒,你竟然敢给本殿下药?你当真是要自荐枕席??”

“我没有!”猛然听到君翊严的声音,沈墨苒惊讶的回过头,见到君翊严盯着自己,心中顿时慌乱不已,口中却是下意识的否认道。

“呵,你没有?这里不是你的闺房?不是你设计引了本殿过来的?还是说,你丞相府合谋,想要算计本殿?你可知道,若是本殿禀明父皇,这便是诛九族的大罪!”君翊严眯着眼睛,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对着沈墨苒厉声呵斥道。

听到君翊严的话,沈墨苒更加确定,她是重活了一世,因为君翊严称自己是本殿,而不是朕!

君翊严浑身燥热,小腹一股热流一直横冲直撞,见沈墨苒坐在梳妆镜前发呆,想到沈墨苒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然用这般下作的手段,君翊严便对她厌恶透顶。

他想起身离开,但是这药力似乎生猛的很,他连内力都运不起来,此刻出去,若是遇到敌人,只怕是凶多吉少!

“殿下,您中了情药,我……”沈墨苒见君翊严实在难受,便想要上前,再给他探一下脉。

“沈墨苒!!!给本殿滚出去!!”君翊严见到沈墨苒靠近,小腹更是一紧,他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冲动,突然伸手,一把狠狠的推开了她。

“啊!”沈墨苒摔在地上,她的身子本就单薄,加上此刻没有防备,这一下子可是摔的不轻。

君翊严的眸中跟红了几分,沈墨苒明明了痛呼出声,但是听到了君翊严的耳中,却是成了魅惑之音。

“啊!!”就在沈墨苒稍微缓过点劲儿,刚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她的头发却是一下子被人狠狠揪住,之后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沈墨苒痛呼出声。

没等沈墨苒反应过来,她便被狠狠的丢到了床上,君翊严突然欺身而上,一下子将她压在了身下,沈墨苒抬头,四目相对,她清楚的看到君翊严的眸中失了往日该有的清明!

“殿下!!冷静点!!我现在马上离开,我去找解药来!”被压倒在床榻之上,呼吸间都是君翊严身上独有的薄荷味道,沈墨苒也终于感觉到自身的异样,她慌忙用双手拼命的抵住君翊严,试图离开。

“呵,沈墨苒,你竟然还敢在本殿面前装无辜?你去找解药?你以为本殿会相信你?!既然你千方百计的想要自荐枕席,本殿今夜便让你终生难忘!”君翊严冷笑一声,说完这句,便开始撕扯沈墨苒的衣服。

“太子殿下!!!这其中有误会,您冷静一点儿!!”沈墨苒试图解释,然而已经半失去理智的君翊严根本不理会沈墨苒,“撕拉”一声,沈墨苒的外衫便是直接被撕碎了!

沈墨苒的脑中“嗡”的一声,她也是中了药的,只是刚刚太震惊了,所以注意力转移了,而现在药力又上来了,君翊严对她也是有着致命的吸引的。

“冷静一点!!!”眼看着君翊严已经扯住了自己的亵衣,沈墨苒强忍着想要反扑君翊严的冲动,一下子拔下了自己头上的发簪,狠狠的刺入了君翊严的胳膊中。

“唔……”君翊严闷哼了一声,通红的眸子恢复了一些清明,他撑着身子,喘着粗气看着沈墨苒:“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殿下,您先起来一下,那……那香炉有问题!”沈墨苒再次推了推君翊严,她自己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君翊严眸光深邃的盯着沈墨苒,沉默片刻,便是一个翻身,坐到了一旁,他垂眸看着自己还在不断流血的手臂突然冷笑:‘沈墨苒,你最好能给本殿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刺杀太子的罪名,本殿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担得起!’

沈墨苒此刻脸颊坨红,她没回答君翊严的话,只是再次高高的举起发簪,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手臂。

君翊严的瞳孔一缩,这个女人,今日是疯了不成?不仅刺伤了他,还刺伤了她自己?

同时心中也是浮起了疑惑,这女人竟然放过了如此好的机会?

若是此刻他要了她,那么侧妃之位,便一定是她的了,毕竟这里是丞相府,是他闯了她的闺房!虽然,他是被虚假的情报引来的,但是这种事情,他是宁可收了这个让他厌恶的女人,也不可能说出他闯进来的原因的。

感觉到自己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和力气,君翊严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离开这里,无论如何先回到太子府,其他的再另做打算。

“太子殿下!您现在中了情药,您确定您要出去吗?若是在外面,被有心人利用了,您可有想过后果?”虽然重活一世沈墨苒已经决定要断了这份情,但是她也不会明知道君翊严出去会出事儿,还坐视不理!

君翊严本不想再理会这个让他厌恶的女人,但是感觉到自己似乎再次燥热了起来,他不得不顿住步子,转头看向沈墨苒:“你要如何?”

“您留在这里,我去找解药!这香炉有问题,我已经灭了里面的香!”沈墨苒刚刚便已经跑到了香炉旁,将里面加了料的香灭掉了。

君翊严沉默的看着沈墨苒的动作,突然泛起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这是想要将自己对她的坏印象彻底洗掉吗?

还是说,这个沈墨苒,将他这个太子,当成傻子一般看待?


沈墨苒见君翊严没再说话,她也没再多说什么,款步上前,将自己手中的发簪塞入了君翊严的手中:“一定要保持清醒,我这里不是什么禁地,谁都可以来,您自求多福!”

君翊严垂眸,轻轻的握住那发簪,再抬眸时,沈墨苒已经离开了房间!

她……真的去找解药了?还是说,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了?

“妹妹,你在吗?我可以进来吗?”沈墨苒才离开不久,门外,便响起了一道柔丽的声音。

君翊严此刻本就难受的紧,再次听到外面女子的声音,更是小腹一紧,一股邪火直冲头顶!

这声音君翊严也听出来了,这是沈墨苒的姐姐,沈家嫡女沈轻柔的声音。

之前,沈墨苒在宫宴上对自己表明爱慕之意,自己还没拒绝,这个沈轻柔便直接出来,代替沈墨苒跟所有人道歉了。

也是那次宫宴之后,沈墨苒的名誉扫地,沈轻柔反而在众人心中留下了好印象。

“妹妹,我找你有事情要商量啊,你在吗?我进来了啊!”随着沈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房门也有了被推动的迹象。

君翊严眸子一凛,发簪再次刺入了自己的手臂中,随后趁着自己的神志恢复了一些清明,可以动用内力,一个翻身上了房梁。

“吱呀!”一声,君翊严才上了房梁,沈轻柔便带着自己的丫鬟微珠走了进来,二人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房中竟然空无一人。

“大小姐,二小姐竟然不在房中,太子殿下也没在,这可如何是好?”

“不可能啊,他们都中了我亲自调制的魅惑之香,怎会离开呢?”

“大小姐,会不会……是太子殿下武力高强,醒来之后不仅克制住了自己,还将二小姐也带走了呢?”

“不会,太子殿下对那小贱人厌恶至极,即便是他真的能抵住我的魅惑之香,也绝对不可能带走那小贱人!”

“大小姐,那会不会是太子殿下离开了,二小姐受不住,自己跑出去找……找人解药去了……”

“这倒是有可能,只是可惜了,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便是这样错过了!我们走,要尽快找到小贱人,这次便让她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两个女子一番对话,之后便离开了沈墨苒的房间,而她们的对话,却都是被君翊严听的清清楚楚。

“呵……”君翊严看着那房门缓缓的关上,最后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这沈家的两个姐妹还真是都不简单,原本他以为这沈轻柔是个好的,却是没想到,她比沈墨苒更加恶毒。

只是沈轻柔竟然敢算计到他的头上,这笔账他算是记下了,以后有机会,定然要跟沈万林好好的算算账的。

“大小姐,奴婢不明白,既然您也爱慕太子殿下,如今又为何想要成全了二小姐呢?这生米煮成熟饭,二小姐便是一定会嫁入太子府了啊!”出了沈墨苒的院子,二人一边四处寻找沈墨苒,微珠一边满是不解的对着沈轻柔问道。

“呵,微珠你不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的,太子殿下若是真的跟沈墨苒生米煮成熟饭,他一定会认为是沈墨苒给他下的药,这样即便她嫁入了太子府,也是直接被打入冷宫的,既然太子府一定会有一个侧妃,我为何不自己安排一个软柿子呢?”沈轻柔听到微珠的话,顿时轻笑一声说道。

“大小姐,那现在太子殿下已经离开了,二小姐也跑了,这可如何是好?您的计划……”微珠迟疑的说道。

“不必担心,既然沈墨苒自己作死,那么我便成全了她,至于侧妃,即便是旁人又如何?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成为皇后!”沈轻柔眯着眼睛,眸中迸发出狠厉之色。

“是,大小姐将来一定会成为皇后的!”微珠侧头,刚好看到沈轻柔的眼神,吓得浑身一颤,忙开口附和。

“好了,快点找到沈墨苒吧,我娘还安排了几位大人的夫人,等会儿准备捉奸的!”沈轻柔边说,边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沈墨苒是找府医讨的药材,索性解药也不是太难制,作为鬼医的徒弟,这一点儿情药还是难不倒她的。

“殿下,这是解药,快点儿服下!”沈墨苒匆匆忙忙的回到自己的屋子,小跑到了君翊严的身边,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便是直接将手中的解药塞到了他的口中。

“林知语!!!”被强行捏着脸颊塞了药丸,君翊严顿时再次黑了脸色,眸子一厉,便要开口训斥。

“嘘……!殿下,不要喊呀,你还怕人家发现不了啊?”沈墨苒吓了一跳,慌忙捂住了君翊严的嘴巴,小声的说道。

“你……”君翊严怒视着沈墨苒,这个女人,胆子未免太大了,竟然还敢对他动手动脚的这般放肆。

“殿下,等会儿你恐怕要自己想办法离开,我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来捉……捉我们的!”沈墨苒硬生生的将那个“奸”字给吞了回去。

沈墨苒是站着,君翊严是坐着,一个垂眸,一个微微仰头,四目相对,沈墨苒再次险些被君翊严的眸子吸了进去,他此刻的眸子依旧通红,但是却有一种妖惑的美。

君翊严垂下眼帘,看了看捂住自己的纤纤玉手,刚刚服下解药,他体内的药力便是已经渐渐退去了,此刻沈墨苒的靠近,虽然他还是有些想法,但是却是理智可以克制的了。

沈墨苒是不由自主的追随着君翊严的目光的,顺着他的目光,见到自己的手还紧紧的捂住人家的嘴,两个人的距离不仅很近,还有些暧昧,她心中一慌,瞬间放开了自己的手,连着后退了几步。

唇上的温度骤失,君翊严竟然是感觉到心中一空。

“太子殿下,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您都不愿意相信我,但是我还是想要说,那香真的不是我放的,等到以后您就会知道的!”尽管知道解释也没用,沈墨苒还是做着苍白无力的解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