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重生甜妻很撩人

重生甜妻很撩人

五十弦上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古从琳,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那个无情的男人,最后落了个体无完肤。重生归来,她错愕的发现自己与他不过是新婚夫妻。为了不再让自己活得那般狼狈,她果断地对那个男人提出了离婚,可谁知这一世,她却突然变成了他的白月光……

主角:古从琳,百里玚   更新:2022-07-15 23: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古从琳,百里玚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甜妻很撩人》,由网络作家“五十弦上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古从琳,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那个无情的男人,最后落了个体无完肤。重生归来,她错愕的发现自己与他不过是新婚夫妻。为了不再让自己活得那般狼狈,她果断地对那个男人提出了离婚,可谁知这一世,她却突然变成了他的白月光……

《重生甜妻很撩人》精彩片段

古从琳穿着婚纱坐在婚房的梳妆台前,她解开头饰。这时,百里玚进来。

今天是他们的大婚之日,婚礼还没结束,百里玚就借着工作离开了。

这就是他对待他们婚礼,对待她的态度。

古从琳从上一世重生,本想阻止这场悲剧婚礼,可自己醒来这场婚礼就已经正在进行了。

百里玚和上一世一样,带着一身酒气,躺在床上撒怨道:“古老头子怕你这个老女人嫁不出,就硬塞到我这里。”

啧啧啧!这话说得难听!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古家有钱,打死他他也不会娶自己啊!

上一世,因为一见钟情,她喜欢上百里玚。追逐了七年,爸爸古高良给百里玚算计了一场,让百里家不得不求古家,于是她如愿嫁给了百里玚。

可是,上一世的她过得并不好。她爱百里玚,哪怕他心里始终没有她的位置,她都满足他,甚至为他散尽家财。她怀着孕,还没来得及告诉百里玚这个好消息,却在死前被小三毁了容。

那个女人得意冷笑:“你们古家的钱,一点点的落在了百里家,而百里玚即将娶的人是我。我也是女人,知道你这个样子是不可能幸福的。与其在这世上受苦,不如死了吧。”

她永远也记得这个女人狠毒的狰狞面容。

“我要见他!我不相信!就算是死,我也要见他最后一面!”

“放弃吧!”那个人说,“他不会见你了。”

“不!你让我见他!你休想骗我,我不会中你的诡计!就当我求你,让我见他一面!”

高傲的她从未这般乞求过一个人,还是抢走她男人的小三!

“行吧!”她施舍道。

那个女人打了电话,说:“百里哥哥,她说想见。”

“不见。”

古从琳撕心裂肺大喊:“百里!我怀孕了!”

电话挂断了。是古从琳亲眼所见。

那个女人得意一笑,一把将她推下楼,恶狠狠道:“你还是去死吧!”

与其说,古从林是被她杀死的,倒不如说是她自己不想活了。

她记得,从四十楼被推下去的时候,怨念充斥着全身,她绝望悔恨——如果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嫁给他,绝对不会!

她这一生要做的两件事——远离百里玚,幸福快乐地度过余生。

安晓可,那个小三的名字。

回到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真好!

面对满是怨气的百里玚,她说:“百里玚,我们离婚吧。”

百里玚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

她提着婚纱,走到床边,心里揪痛,尽量平静道:“我会让我爸放手,放了百里家。我们明天就去离婚吧!”

她知道,以后她的心就不痛了。

百里玚弹坐起来,冷笑:“疯女人!”

费尽心思要嫁给他,就结婚当晚,她竟然说要离婚。

不过,她确实就是这么胡闹的女人!

百里玚对她向来态度不好,上一世她忍了五年,但这一世她不想忍,也不想葬送自己的好日子。她离开前撂下狠绝的话:“我不会嫁给你的,这辈子绝不!”

望着她逃离的背影,百里玚有些惊讶——这个女人来真的?

继而,他又大打消了这个想法——不可能,这个女人费尽心思想嫁个他,纠缠了他七年,甚至败了古家大半的财产,和百里家两败俱伤,逼的他不得不娶她,怎么可能会想离婚?

她是个高傲且坏脾气的女人,肯定是因为他提前婚礼现场,故意甩脸色给他看的吧!

百里玚冷笑了一声。

这一晚,古从琳痛快淋漓地哭了几个小时,祭奠上一世的悲哀,也为能够重新再来而感到喜悦。

第二天,虽哭肿了双眼,但她却还是挺愉悦的,只是吃饭的时候见到百里玚的时候,她觉得晦气。

现在的她很讨厌这个人。

她走过来的时候,百里玚眼都没抬一下。

蔡阿姨见她来了,连忙迎过来:“今天有粥、面包、煎鱼、鸡蛋……”

上一世,她生活奢侈,每天早餐必须做五十样。后来古家家道中落,别说早餐五十样了,欠下巨额债务,常常吃着这顿想下一顿。

她说:“蔡阿姨,以后早餐就煮两样吧。”

“啊?”蔡阿姨以为自己听错了。

“给我端碗粥吧。”

蔡阿姨照办。

吃完早餐,两人几乎同时起身,她问:“你的证件带了么?”

“嗯?”他不愿意搭话。

她又说:“百里玚,我问你话呢!”

百里玚不理他。

她想了想,又说:“我忘记离婚协议了。”

自始至终百里玚都没有理会她。

蔡阿姨和阿华都忧心忡忡,等待着一场爆发——她将家里的东西砸个稀巴烂。

然而,她只是愣愣地望着他离开,随后叹了一声,也离开。

蔡阿姨和阿华也愣了,面面相觑——她没生气?

她在公司打印完离婚协议书后,就去找百里玚。

想也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哪个酒吧,哪个包厢里。她一来,百里玚的兄弟们就散了,那些女人们也出去了。

包厢里,就剩下两人,很明显,百里玚很生气,他脸黑黑。

上一世,她每次来酒吧找人,都像个疯婆子,砸东西,打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平静,唯一一样的是他的表情——愤怒隐忍,倔强不屈,誓死不理会她。

她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和笔:“你把名字签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你。”

百里玚看了一眼文件名,颇为吃惊且不相信地看向她:“你真要离婚?”

“是!”她决然。

“你玩我呢!”他气得直接砸酒瓶。

玻璃片砸在地上,玻璃碎弹起,她感觉到脚被划破了。

百里玚一步步逼近她:“先是弄垮百里家,然后逼我娶你,现在你说离就离?!”

任谁都不喜欢自己的人生被左右,更何况养尊处优的百里玚?

突然,百里玚把她扛起来,吓得她惊叫。

“百里玚,你干什么?!放开我!”她捶打着他的后背。

古从琳被塞入车里,紧接着就是感受了一场他的飙车。她气得哆嗦:“你想死可以自己去死,别拉上我!”

百里玚恶狠狠地望着前方,冷笑:“你既然那么喜欢我,我们就一起去死吧!”

“我不喜欢你!”她撕心裂肺,疯狂地喊道,“我都说了我要跟你离婚!”

她话一落,油门就被踩尽。

百里玚就是这么恨她!

 


车子停在别墅的院子,她惊魂未定就又被他拉出来。

她骂道:“你这个疯子!”

他一路将她拉到房间,并把她摔在床上。

百里玚一身酒气,他扯开衣领,然后就要押到她,她及时躲开。

“装什么?”他嘲讽,“你不是日思夜想都想得到我么?现在我成全你!”

“我没有!”她吼道,“我说了我要跟你离婚!”

“我厌倦你的手段!”百里玚恨之入骨,又把她拽住,摔在床上。

古从琳没想到,他根本不听自己解释。任她怎么骂喊,求饶,他根本不听。上一世的怨气恨意窜在身上,她随手摸到台灯,一把砸在他头上。

百里玚晕乎乎地望着哭得满脸泪水的她,昏厥过去。

第二天,医院里。

百里玚醒来就看到床头柜上的文件——离婚协议书,上面还有古从琳娟秀的签名。

突然,他就听到有人哭哭啼啼。哭的人是安晓可,她伤心说道:“百里哥哥,她怎么可以把你打成这样?”

百里玚觉得烦躁。

安晓可添油加醋:“她哪里还管百里哥哥的死活?我在这里守了一夜,根本没看到她。”

突然,门就开了。

古从琳看到了他手中离婚协议书,先是一愣,然后看了一眼安晓可,安晓可则慌张躲开她的目光。

昨晚上,她送百里玚来医院,因为钱包什么的在公文包里,所以就带上公文包。来到医院后,她一直很担心他,坐在床边哭了很久,哭他受伤了,也哭自己上一世的遭遇。

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到他受伤,她一点都恨不起来,接着就觉得更加悲痛。

她不想被他看到自己为他哭得那么伤心,趁着他还没醒来就要离开,上了个厕所准备离开就看到安晓可。

这是重生后第一次见她,古从琳眼里充满不屑鄙夷。不过她决定不跟他们纠缠,拿了公文包离开。估计就是上厕所的时候,安晓可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的吧?

这个死绿茶!

古从琳从包里拿出笔来,递到坐在病床的百里苏手上,说道:“妇女说了‘不’,男的还强来就是犯罪。不过念百里弟弟昨晚上是初犯,年轻不懂事,所以我就不计较。签上你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离婚了。”

她说的是那么洒脱,安晓可不可置信。

“愣着做什么?签字!”她略带命令的僵硬说道。

百里苏只是盯着她看,手不动。

安晓可骂道:“你这个泼妇,凶什么凶?”

“我跟你说话了么?”她瞪向安晓可,然后就拿起电话让医务人员来一趟。

等护士来了,说:“我定了你们的VIP病房就是想让病人好好休息,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她指着安晓可说:“来路不明的女人来照顾我的老公,真是奇了!就算我跟他要离婚,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接盘吧?”

这世道,谁不讨厌小三。那护士一听还是个小三,也心生厌恶,就把人轰出去了。

“百里哥哥!百里哥哥!”

安晓可怎么喊,百里玚都没理会。

这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不过看着安晓可狰狞狼狈地被赶出去,她感到痛快!

她提醒:“你签了吧。”

百里苏问她:“你是谁?”

古从琳愣住了。

一个小时后,医生带着检查报告进来说:“病人脑部受了创伤,失忆了。”

古从琳惊讶地看向他,眉头皱起:“医生,你确定吗?”

“目前的情况看,确实如此。”

“那他什么时候能好?”她要跟他离婚啊!

“要看病人情况,可能很快,可能几个月,也可能……”

她明白了。

但这对她来说真的太惨了。

回到家中已经是中午了。

她跟蔡阿姨交代了情况后,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她不能跟他同个屋檐,因为太糟心了。

她租了个拎包入住的公寓,躺在床上,脑袋乱轰轰。

上一世,因为他,她放弃了工作,和朋友们闹僵,整天撕安晓可却被她绿茶算计。她觉得,她不能这么下去。她要搞事业,把古氏好好经营下去!

她没放弃离婚的事,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了百里家。百里家的人都很讨厌她,当然,她也讨厌百里家的人。

毕竟是新婚,加上古家的势力,百里家的人不敢把她拒之门外。

“谢谢陈姨。”

陈姨是百里家的佣人,听到她说谢谢还是蛮惊讶的。

她的婆婆赵蓉蓉很疼百里玚,因此特别怨恨她。

她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但是她知道这是百里家人故意为难她。她心里虽气,但一想到这是自己当初执意造成的,也就受下了。

终于,又过了半个小时,赵蓉蓉下来了,面上和气道:“呦!原来是琳琳啊!”

她笑着嗔怪陈姨说:“陈姨,你怎么不叫我呢?”

好不阴阳怪气啊!

古从琳不想理会她们的心机,开门见山:“百里玚失忆了,你们去接他回家吧,另外,我会跟他离婚。”

赵蓉蓉先是一愣,然后想到她的任性妄为,就又拉着她的手说:“哎呀!我们阿玚啊,自小就贪玩,也爱去那些地方,结婚前你也是知道的!做人妻子呢,要多多包容。”

“赵阿姨!”她把手抽出来,认真说道,“我不会包容的!还有他是真的失忆了,不过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就差他的了。”

赵蓉蓉还是不相信:“你说的失忆是什么意思?”

“他昨晚受伤了,进了医院,今早上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她说,“医生说是失忆了。”

赵蓉蓉一听宝贝儿子受伤了,慌慌张张,赶紧给儿子打电话。

“儿子啊!琳琳过来了,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哪知道,百里玚问了句:“你是我妈?电话里是这么备注的。”

这一下,赵蓉蓉相信了,抹了一把泪,还指着古从琳骂道:“结婚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这才几天?你就让他受伤了,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这就是她的婆婆,对她偏见很深,心里只有儿子,自己的儿子就是块宝,别人的女儿就是贱草。

想来,上一世糟那么多罪,真的是自己太蠢了!


这一家子就没一个给她好脸色,她怎么就这么执着要嫁到百里家呢?

“话我已传到,就不多做打扰了。”

本以为双方会有一场架要吵,不想古从琳冷漠离去。

古从琳躲在公寓里,蔡阿姨打电话跟她说:“百里家的人来闹了一场,但是先生不肯回去,他们也没辙。”

“不肯回去?”

古从林觉得很古怪。

想了想,又问:“百里集团的人有来过么?”

“没有。”

这就不对了。

百里集团都靠百里玚撑着,不可能没来找人。也就是只有个可能——他根本没有失忆。

前世她被自己的痴心迷惑了双眼,如今的她很警惕百里玚。他做事向来目的清晰,那么他到底想做什么?

古从琳细细回想上一世新婚后的事,想起有一件大事——爸爸集团里有个房地产的项目的标万豪公司抢了。

万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但就是凭借这这个标成名,五年后不仅仅搞垮了百里集团,更是把古氏也吞没了,成为连安市最具实力的龙头集团。

而万豪实际上是百里玚的公司。

想到这里,她就明白了——百里玚还要借着女婿的身份获取更多古氏的商业机密。

古从琳急忙去了一趟古氏,等到父亲古新宏开完会,她迫不及待说:“爸爸,百里他生病了,最近他就不要上班了吧。”

“女大不中留!”古新宏说,“知道你们新婚甜蜜,不想爸爸打扰,行,那等下个月锦绣那个标再让他一块去。”

对!那个项目后来就是锦绣豪园,聚集连安市所有的富豪打造,成为了连安市富人聚集地。

“不行!”她不能再错下去,让古氏垮下去,“那个标,还是爸爸自己去吧。”

“为什么?”他奇怪,“你不是让爸爸多带带他么?”

百里玚才二十五岁,比她小四岁。

“他失忆了!”她说,“就在昨天。”

“怎么回事?”

她说:“爸。他没什么事。”

她的脾性父亲向来知道,现在要是说离婚,父亲肯定觉得她任性妄为胡闹。与其让爸爸生气,倒不如先瞒着,拖着百里玚。至于离婚,她有其他的办法。

“爸。”她想起上一世让爸爸遭受的气和罪,忍不住扑到他怀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那双眸子不似从前那么天真无邪,这才结婚就这么多愁善感,还学会关心人?

古新宏虽觉得女儿有些怪异,但还是挺欣慰:“虽然我对那小子并不是特别喜欢,但他能让你成长起来,也不是一件坏事。”

上一世,爸爸惨死在监狱里。

这一生,她要改变一切!

古从琳没想到他动作很快,这天晚上,蔡阿姨就给她打电话,说百里玚找她。

她说:“他吃好睡好,找我做什么?”

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手机铃声吵醒,蔡阿姨打过来的,说他从二楼跳下去,受伤了进了医院。

她到了医院后,面容冷漠。医生说:“病人失忆了,会对周围感到恐慌,容易产生抑郁。您是他妻子,又是他醒来后第一个看见的人,他更大程度上需要您的关怀。”

古从琳盯着医生的眼睛,那医生说到最后有些慌,说完就离开了。

她知道,这医生被收买了。

病床上的男人想从她这里入手。

古从琳知道他的手段,不敢硬碰硬,也不拆穿,过来说:“你跳下去了?”

百里玚坐在床头,抱着膝盖,像个无助的男孩子。

“为什么跳下去。”她平和地问道。

“你不要我了。”

他略带委屈无助,还有一丝倔强。

想想这个人,把她害得多惨?心狠手辣,绝情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她忍不住流泪。

她很是平静地抹掉眼泪:“你想跟我一起么?”

他点点头,乞望。

“好。”

这一晚,他们回别墅了。

古从琳很安静,安静得让他不免多看了几眼。

吃了饭没多久,他就说困了。

古从琳给他倒了一杯水,在里面放了事先准备好的药。她悄悄放进去,然后给了他送去。

床边,百里玚望着她,接过水放在床头柜,就在她想离开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拉过来。

紧接着,在她拼命挣扎之下,他把水灌进她肚子里。她震惊地望着他那张不羁的顽劣表情,眼泪不争气流下。

她咬牙切齿:“百里玚!我知道你是假装失忆!但是我告诉你,我要跟你离婚!这辈子,我们不可能当夫妻!”

她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她醒来后下楼,百里玚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很显然,蔡阿姨他们被支走了,就他自己等着她。

“你为什么要给我吃安眠药?”

他昨晚拿了剩下的半杯水去做鉴定,发现并不是那种药。他以为她鬼迷心窍想要睡他,没想到她放的是安眠药。

古从琳不想理他,只是去厨房找早餐。

他走过来,烦躁地拽住她:“我问你话呢!”

“啊——”她措不及防,被他一甩,撞到那锅刚煮滚的粥。

粥倒下,烫到她的手。

她忍痛不让眼泪流下,倔强地瞪着他。

百里玚没想到会这样,一时间有些慌,忙喊人送她去医院。

往常,这种情况她必定会哭喊大闹,闹到古新宏那儿去,这一次,她竟然一声不吭。

急诊外,刚好看到百里玚的主治医生,他说:“百里先生,如果您睡眠不好,可以尝试运动运动。”

“您怎知我睡眠不好?”他讶异。

“是您的妻子说的,还让我给您开了安眠药。”

百里玚一愣。

回到急诊室时,他看到她偷偷摸眼泪。男人很怕女人哭,即使这个女人平日多么凶悍。百里玚不敢进去。

护士给她上着药,安慰她:“您先生对你好好,穿着睡袍就送你来医院,看得出来很着急。”

“他对我不好。”她说,“我的手就是他弄伤的。”

“啊!”那护士惊呼,“想不到他长得这么帅气,竟然有家暴?”

“嗯!很严重的家暴,我想离婚。”她说着就嘤嘤哭起来。

门口,百里玚的拳头在侧边握得紧紧的,双唇也怒得抿成一条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