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将门特工大小姐

将门特工大小姐

前世之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出色特种兵执行凶险万分的任务时,稀里糊涂的穿越到将军府嫡出大小姐的身上,原主名叫花媛媛,是个废柴草包,还是个花痴丑女。前世被迫在刀尖上舔血,她没有为自己活过,穿越之后的花媛媛决定替自己活一次。原主一脸黑斑,无人敢惹,还给她留下一地的烂摊子不要紧,她会负责收拾干净的。只是,南宫玦是不是眼睛有点毛病?放着对他前赴后继扑来的美人不要,偏偏看上她这个貌丑无盐的女人……

主角:花媛媛,南宫玦   更新:2022-07-15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媛媛,南宫玦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门特工大小姐》,由网络作家“前世之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出色特种兵执行凶险万分的任务时,稀里糊涂的穿越到将军府嫡出大小姐的身上,原主名叫花媛媛,是个废柴草包,还是个花痴丑女。前世被迫在刀尖上舔血,她没有为自己活过,穿越之后的花媛媛决定替自己活一次。原主一脸黑斑,无人敢惹,还给她留下一地的烂摊子不要紧,她会负责收拾干净的。只是,南宫玦是不是眼睛有点毛病?放着对他前赴后继扑来的美人不要,偏偏看上她这个貌丑无盐的女人……

《将门特工大小姐》精彩片段

夏国某处秘密训练基地内。

“队长,这次的任务十分危险的!你为什么就接了!!?”一个寸头青年一把抢过女人手里正在擦拭着的枪管,质问到。

“小辰,这不是我能决定去不去的……”女人一头利落的短发,黑色的发尾堪堪只能够到女人耳后,左耳耳垂上有一颗小痣,不是黑色的,而是红色的。

她看了看被青年夺走的枪管,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又从旁边的桌子上挑了一个不同规格的枪管出来,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擦着。

“你知不知道……除了任务本身危险……这也是上面要拿来钓叛徒的任务……”青年说到这里,竟是有些哽咽了,他因为是上头某个大人物的儿子,所以才知道这个内幕。眼前这个女人,是他从叛逆的十六岁开始就追随着、一直追随到二十四岁的队长啊!

“乖,听话……”女人看到青年眼睛里闪烁着的泪光,终于才是放下手里的东西,摸了摸他柔软的发顶:“我是队长,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你放心,我有把握的,而且,作为血狼的队长,也是所有特种兵队伍中唯一的女队长,我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就算这次任务很危险,就算可能会出意外,我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看着青年仍旧紧握着的拳头,女人终于是严肃了起来:“苏钰辰,我现在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服从这次任务所下达的一切指令!”

刻在骨子里的遵守队长命令让苏钰辰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只是,他眼中带着的不舍和难过,都快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了。

他当然知道这次的所谓任务,上面安排队长去完成的时候,就是没打算留下队长,他都能猜到的事情,队长肯定也猜到了。只是养大了她、培养了她的组织,足以让她不顾一切地去完成组织下发的任何命令。

即使是……她的命。

“他们怎么敢这样对你啊!你可是……你可是……”苏钰辰愤愤地锤了下自己,此时此刻,他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权利不够而感到懊恼。

“没有什么恩情和功劳能够抹平威胁的。”女人笑了,这些上位者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了,以前她是一条没有思想的狗,上面指哪儿她就打哪儿,现在她想要自由了,就成了威胁。那些人是不会让她带着那么多的秘密恢复自由身的。

“我不听话了,就该除掉我。”女人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平淡,她这一生,受恩于组织,被组织养大,即使是要她的命,她也可以给。

“好了,小辰,我得行动了。”女人这话说得随意而平淡,仿佛自己就像平时行动一样那样平静,丝毫看不出要去牺牲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活一次呀队长……”苏钰辰看到装备好的女人往外走去,不由得呢喃出声。

“为自己?”女人低头看了看手心,那里有一道狰狞的疤痕,那是六岁的她因为训练太苦偷懒而被惩罚的。

一把匕首,泛着清冷的光,就那么冲她的手扎了下来,匕首的主人丝毫不担心她的手会因此废掉,那种剧烈的疼痛,不仅扎痛了她的手,同时也扎穿了她的心。

就在那一刻,她就明白,她这条命,是组织给的,她能好好的吃饭喝水,也是因为自己对于组织有一点价值,如果她想活成自己,在她六岁那年,就应该有骨气的放弃训练逃出去,而不是忍下来,一直吃着喝着组织的物资,甚至是选择服用组织的、珍贵的秘药。

她自己选择了依附组织而活,现在要她违反组织的命令。抱歉,她只是个从小被洗脑的下属而已,她真的做不到。

十二个小时后。

“清,我跟组织力保你了。只不过……”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女人旁边,目光里带着些许不忍,他是一手带大她的教官,对她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现在却要亲手送她走。

“没事的梁哥,我知道你尽力了,我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的心愿就是想下辈子能够为自己活一次。”被称为清的女人盯着手上的计时器,还有五分钟,她就要带着炸药去造成骚乱了。

“还挺好笑的,这次任务,我一身的身手都没用上,什么武功、侦查、计算都没用上,直接带着炸药冲,还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呢。”女人摸了摸手上的疤痕,慢慢地站起身来:“我先去了梁哥,你赶紧撤吧,不然一会儿受伤了,你这个月的伤药份额可是没有了。”

女人走了几步,回头对着梁重森笑了一下,然后上了一辆汽车,冲了出去。

梁重森一边往后撤,一边想着女人的笑,那是他头一次见到清笑的如此放松,往常的笑里都藏着些克制,这次却是完全放松了。

说实话,清长得很美,不是那种艳丽透俗的长相,而是一种很明媚的样子,看到她的脸,就会想到在太阳底下被冰块包裹着的玫瑰花,清冷,却又让人眼前一亮。

“我爱你。”

站在高楼上,梁重森望着不远处那因为爆炸而起火的晚宴厅,对着熊熊燃烧着的某一处,说出来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说出来的三个字。

不过,可惜的是,女人再也听不到了,此刻的她,正在这不断窜起的火焰里被慢慢烧成灰烬,身为所谓的特种兵的她,在这次任务过后,所有的身份信息都会被抹去,如果那些还记着她的人在某一天也开始遗忘她,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她就是彻底的不复存在了。

“如果还有下辈子,真想能够为自己活一次。”


“大小姐怎么还不醒啊?这都日上三竿了,不太像她的作风啊……”

“就是啊,这往常这个时候就应该巴巴地凑到褚姨娘那里去了,难道是终于觉得自己一个嫡出小姐给姨娘请安不妥了吗?”

“不清楚,咱要不要去叫大小姐起床啊?”

“还是算了吧,大小姐最不喜欢下人没经过吩咐就替她做决定了。”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清的脑海里涌现的全是火红而刺目的一片,还有被炸药撕裂身体的痛楚,那种身体碎裂后又被灼烧的感觉,属实让她感到不适。

忍着这份不适,清感到有人在她不远处念叨着什么,来不及思考,清就下意识地去听。

待她听清楚内容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都说得些什么东西。

猛然间睁开眼,清的理智逐渐回笼,一瞬间她就感到了不对劲。

“嗯?”清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柔软而娇小,双手白皙而柔嫩。

她分明记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炸药和火焰给摧毁了,那剧烈的疼痛,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那种情况下,她不可能还存活啊……

“这是……”正当清在思考的时候,一大股记忆像洪水决堤一样冲进了她的大脑,这让清感觉大脑一阵剧烈疼痛。

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的清,忍着这份疼痛,硬是没有出声。

随即,她就从这份记忆里,提炼出来了现在的情况。

“哈……命不该绝吗?”清,不,她现在是这青木王朝大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花媛媛了。

没想到啊,前世她没办法为自己而活,这一世倒是可以不受制于人了。

揉了揉眉心,花媛媛从自己的记忆里看到不少信息,也意识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还真是个……傻白甜啊……”慢慢地梳理了一遍记忆,花媛媛才是感慨似的说了一声,这说的当然是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花媛媛了,当然,这个傻白甜还是用词委婉了,毕竟她现在用着人家的身份和身体。

“哪有嫡出小姐去给姨娘请安的……”又想起刚刚自己听到的议论,花媛媛揉了揉脑袋,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有点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呢。

她刚刚浏览记忆之后,可发现了不少问题呢。

也多亏这具身体的爹十分疼爱这“花媛媛”,目前面临的问题,花媛媛自认为还是可以解决的。

“所以说目前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那个所谓的褚姨娘了啊……”花媛媛从记忆里了解到这个褚姨娘,可是不怀好意的,在明面上附和着花毅年也对她很好,但实际上,在背地里却给原主灌输着以她为尊的理念,让花媛媛她一个堂堂的嫡出大小姐,去给她这个姨娘请安。

更是在背地里想要把原主培养成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没有头脑的大小姐。

而且她还吞了原主娘亲给原主留下来的嫁妆,还昧了这将军府里不少的银子。

“所以,我得先把原主这些不符合嫡出大小姐身份的行为给改掉,然后就得把原主母亲留下来的嫁妆拿回来,最好还能痛击一下这个褚姨娘……”花媛媛根据自己的记忆,把这几件事先安排了一下先后顺序,这才是从床上下来,叫了门外守着的丫鬟几声。

“青荷,青荷!”花媛媛揉了揉额头,装作原主的样子去叫丫鬟。

“大小姐,奴婢这就来!”门外传来一个听着年龄不大的女孩儿声音。

由几个丫鬟服侍着到了主厅,正好是饭点儿,花媛媛看向主厅的餐桌,她的好姨娘褚氏正端坐在主位上。

“呦,姨娘这是,坐习惯了?”花媛媛扶了扶头上的银簪子,也不落座,走到褚氏前面,眼睛瞥了下去,却不低头。

“大小姐您这是……”褚氏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花媛媛用嘲讽的表情盯着她。

“我说,这将军府里,爹爹不在的时候,竟也轮不上我落座了?”花媛媛意有所指,眼神落在其他座位上。

这下子褚氏算是反应过来了,合着这花媛媛是嫌她一个姨娘坐了她的主位吗?!

“大小姐,我平时就是坐在这里的,您可没说什么不合规矩。”褚氏皱起了眉头,这花媛媛搞什么鬼,今天没来请安就算了,这吃饭的时间还整这一出。

花媛媛像是没有了耐心,指着侧面的椅子:“褚姨娘,我尊称您一声姨娘,只是您毕竟是个妾,我才是这将军府的正经主子,哪有大户人家让妾坐主位,让嫡女坐次位的?”

顿了顿,花媛媛又说到:“昨儿乍然间听闻爹爹凯旋归来,晚上高兴的睡不着觉,一直到凌晨才歇了,做了个梦,梦到爹娘跟我出去游玩,方才意识到,姨娘只是个妾呢……”

这言外之意就是这褚氏平时的作风太过于超出规格了,以至于让她理所当然的坐在这主位,享受主人的待遇。

褚氏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得很,她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姨娘的身份,这就像卡在她喉咙里的一根刺一样,让她隐隐作痛,每每想起来便觉得难以下咽。

环视了一下周围,除了她自己的人,还有老夫人的人,于是褚氏硬生生压下了那份不快,讪讪笑着:“是大小姐平日里待妾身好了些,妾身逾矩了。”

方才起身坐到侧位上去。

花媛媛冷笑一声:“希望姨娘日后能记得牢些,昨晚我才意识到,这半年来一直给姨娘请安,传出去了,是要叫人笑话的,堂堂嫡女要给一个妾请安……呵……”

褚氏手里的手绢都快攥成一团了,但是面上还是笑着的,应付了两声。


花媛媛很清楚,她现在敢这么和掌管中馈的褚姨娘说话,全靠她祖母和爹爹疼。之前去给褚姨娘请安,让褚姨娘坐主位,和褚姨娘相处融洽,全是因为原主脑子不清醒,分不清人的好坏。

不过现在她来了,那么这褚姨娘可不能再装下去了。

“姨娘,您吃啊,您可是我们将军府的半个主子,不用这么拘谨的。”花媛媛盯着被褚姨娘攥成一团的手绢,慢慢地说出这句话,着重的强调了一下“半个主子”这几个字。

没有去管褚姨娘的脸色,也没在乎她是什么表情,花媛媛就拿起筷子,她在自己那个世界,吃的喝的都是组织准备的,都是些补充能量和对身体有好处的药膳,就算是做的再好吃,也毕竟是药,她好像都忘记了,正常的饭菜是什么味道。

刚夹起一筷子菜,还没来得及送到嘴里,一声:“娘!”就惊得花媛媛手顿了一下。

她把这筷子菜放到自己碗里,轻轻地把筷子放到碗上,死亡微笑一般地盯着来人。

“呦,二妹妹,这府里没派嬷嬷给你吗?哪有大家闺秀大步流星的闯进来,还不控制音量的?”花媛媛这话纯粹是在挑刺儿,这花恋影的步子并没有迈多大,而花媛媛本人因为之前是特种兵,更不可能会什么“莲步轻移”,纯粹是因为花恋影一惊一乍打断她吃饭,她心情不爽而已。

花恋影刚迈进前厅的脚步顿了一下,继而才是有些恼怒似的冲花媛媛说道:“你今天没去跟娘请安我们都没说什么,你反而倒是教训起我来了!”

这一句话说的褚氏直接捂住了脸,这女儿,这种话怎么能放到明面上来说呢!

花媛媛看了一眼褚姨娘,又轻蔑似的一笑:“我一个嫡出的大小姐,去给这个妾请安?我不去还要说我?不说我还是你们好心了?”

“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

花恋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她求助似的看向褚氏,没想到褚氏只是暗示她闭嘴。

“娘!”花恋影不依不饶地拉起了褚氏的手。

“坐下吃饭!”褚氏终于是有些面上挂不住了,这里除了这花媛媛,还有花家祖母的人在呢,这女儿如此没有脑子,惹了花老夫人的烦,她还怎么给花恋影树立一个聪慧的形象!

见褚氏都带了一些怒气,花恋影这才是坐下,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嘴里还嘟囔着:“怎么还让她给坐了主位,怎么今天都批评我。”

花媛媛心中冷笑一声,看来这原主对她们太好了,让她们现在都尊卑不分了。

“二妹妹,我劝你还是多学学规矩吧,你虽然是庶出,但也是这将军府的主子,叫一个姨娘为娘,莫非是二妹妹不想当母亲的女儿,想要做妾的女儿了?”花媛媛咽下嘴里那口菜,用手绢揩了揩嘴唇,这才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如果你这么不情愿,那便不用按着嫡女的规格准备嫁妆了。”

“我什么时候……”花恋影想要反驳,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之间竟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好了,吃饭吧。”花媛媛见她说不出些什么了,才是轻轻敲了敲桌子,做足了将军府嫡女的样子。

褚氏给了花恋影一个眼神,示意她安静吃饭,这才是吃起了自己的饭。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尴尬之中,周围服侍着的奴婢们也都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

褚姨娘和花恋影两个人各怀心思,这一顿饭吃的颇为不是滋味,只有花媛媛一个人吃得有滋有味,她以前可是没有吃过这些东西。

前厅发生的事,很快地就有人给花老夫人禀告了,老夫人这个时候也刚刚放下吃素斋的筷子。

听到嬷嬷复述着花媛媛在前厅说的话,老夫人面上有了一丝感兴趣和欣慰:“哦?果真?我那大孙女何时这样子有了大家闺秀的风范了?”

“往日里她那般亲近那褚氏,这回倒是突然转了性子,平日我也管不了她,这下她自己醒悟了,倒也是好事,但愿她能清醒些吧。”

这边老夫人跟贴身嬷嬷的议论,旁人是不知道的。

那褚氏用完饭后,跟花媛媛说了一句:“妾身告退。”就扯着花恋影回房了。

花媛媛也差不多吃饱了,叫人收拾了碗碟,也不急着回房间,让丫鬟扶着在小花园里散起步来。

“大小姐好。”

一路上碰着的下人都恭敬地对着花媛媛请安,这就是花将军府的素质,即便下人们再看不上原来的花媛媛对一个妾那么好的行为,也会对她保持恭敬,因为他们时刻记得自己是将军府的下人,而花媛媛是这将军府的主子。

恪守本分才能活得更久,他们的卖身契大多都是死契,惹恼了主人家,人家打死他们都不用多想的。

坐在小花园的凉亭里,花媛媛让下人们都守在外面,她一个人半依在小湖边的栏杆上,盯着水里的倒影出神。

“之前在记忆里就得知这花媛媛脸上有块黑斑,还以为是一小片胎记呢……”花媛媛看着湖面上映出来的那张稚嫩的脸,还未长开的五官隐隐约约能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只不过占据了左脸大半部分的黑色斑点硬生生地破坏了这整张脸的美感,一眼看上去,竟还有点丑。

抬手摸了摸这块黑斑,花媛媛思考了一下,又没什么确切的结论,因为这会儿还有一些微风拂过,水面荡着一圈圈的波纹,这让花媛媛看得并不太清楚,因此也不能知道脸上这黑斑是什么东西,总之不会是胎记就是了。

花媛媛一瞬间想到了各种可能,以她的医学基础,很确信,这绝对不会是胎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