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衣冠

衣冠

咔咔哇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墨柒声名狼藉,一无是处,圈子里的人都躲着她。关于这些,她不甚在意,她只在乎虞郎白,只要他觉得她好,那便足够。墨柒喜欢虞郎白,喜欢到骨子里,她总是对他诉说爱意,她以为这样,后多或少的,某人就会心软。后来,事实证明了,虞郎白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她的满腔爱意得不到一点点的回应!

主角:墨柒,虞郎白   更新:2022-07-15 23: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柒,虞郎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衣冠》,由网络作家“咔咔哇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墨柒声名狼藉,一无是处,圈子里的人都躲着她。关于这些,她不甚在意,她只在乎虞郎白,只要他觉得她好,那便足够。墨柒喜欢虞郎白,喜欢到骨子里,她总是对他诉说爱意,她以为这样,后多或少的,某人就会心软。后来,事实证明了,虞郎白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她的满腔爱意得不到一点点的回应!

《衣冠》精彩片段

“十点-豪庭。”

墨柒看了信息,娴熟的点了删除,然后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子开始打扮。

他喜欢妖艳贱货那一款的。

第一次时就是这样,墨柒穿着红色吊带裙,漏胸、漏腰、漏腿,最后成功挤进了他怀里。

她定定的看着镜中的女人,有些怔讼,随后拿起手边的香水,顿了顿又放下,找出新买的,扬手喷了喷。

瞄了眼手表,已经九点二十了。

虞郎白的脾气坏的很,说是十点,一分钟都不会多等。

她拎着车钥匙出门,在大门口被堵住。

“打扮成这样是干嘛去?”

墨柒不冷不热的勾起唇角:“还能干嘛,会男人去呗。”

夏知秋皱了皱眉,对她素来没遮没览骚气冲天的模样厌烦到了骨子里。

但她只是个继母,表面上说两句就行了,侧开身子,嫌弃的丢下一句话:“你姐明天回来,老爷子八点和她一起过来,商量她和郎白复婚的事。”

墨柒眼睛闪了闪,扭头就走,细腰扭的格外欢快。

路上有些堵车,到豪庭已经九点五十五了。

墨柒跑的飞快,却还是在走廊迎面碰上了准备走的男人。

虞郎白扫了她一眼,错身接着朝前走。

墨柒心里急,直接扑了上去,一股脑的撒娇:“堵车,真的是堵车,如果你不信可以看新闻,导航都标了红的。”

虞郎白没说话,低头睨她。

墨柒紧紧的圈着他的腰嘟囔:“通融一下,就晚了一分钟,求你了。”

她一边说一边偷摸着抬头看他的表情。

还是那样,和初见还有这一年间的每一次一模一样,漫不经心中全是不耐。

像是喂不熟的狗,怎么着都挤不进他心里。

墨柒心中一沉,快手掏出包中的房卡,伸着胳膊去贴门。

咔擦一声,门开了。

她推着人想朝里走:“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提前十分钟洗白白等着你。”

一边说一边冲着他甜笑,笑却没笑全。

因为虞郎白脚步纹丝不动,眉峰微微颦着,吐出一句:“换香水了?”

墨柒眸子暗了暗,垂下手,扁嘴有些委屈:“你送我的那瓶香水被我打翻了。”

说完捏着他的衣角期期艾艾的说话:“没买到同款,将就下吧,半个月没见了,我想……”

没等她话说完,手被从衣角上拂开。

虞郎白的神情很淡:“再说吧。”

墨柒在后面看了一分钟,直到人消失在拐角处也没追。

脸上的甜蜜笑容收敛一空,墨柒抬胳膊闻了闻香水味。

真是白瞎了她割肉一样买的限量版,什么屁用都没有。

墨柒面无表情的推开房间门,抬脚走进去。

洗好澡坐床上,拿出手机,看见被置顶的群里标了红。

圈里爱玩的人私下里没少建群,墨柒进圈子晚,却仗着长得好看还有虞郎白的身份,各个圈子里都挤进了她的头像。

标了红的是群主在群呼。

她点开,眉头颦在一处。

是一张图片,看背景就在豪庭一楼的会所里。

图片中央是虞郎白,长腿微曲,衣冠楚楚,侧脸冷漠又锋利,身边坐着一个女人。

眉眼精致,长发齐腰,和他喜欢的妖艳贱货款一模一样。

墨柒慢吞吞的勾起唇,起身穿上裙子,也没化妆,推开门直奔楼下。


到了楼下时,里面玩的正嗨。

她透过玻璃看里面,虞郎白坐在正中央,手里端着一杯酒,漫不经心的睨着身边的人,神色看不清,却隐约让墨柒感觉有些危险。

她眼底闪过焦躁,推开门走了进去。

包厢里来往人众多,看见墨柒,眼睛在她白嫩的腰线上扫了扫,只是暧昧的笑笑,都没说话。

墨柒是虞郎白的妞。

虽说虞郎白花名在外,身边不缺妞。但只有墨柒,在他身边呆了整整一年。

大家有心惦记,却没胆真的下手。

毕竟这小贱货贼精贼精的,一张嘴比毒蛇还毒,谁这边摸了她一把,那边她就能朝着虞郎白吹枕头风。

虞郎白对墨柒有没有情不好说,但对她的姐姐却是深情到深海世族圈子里人尽皆知,未防爱屋及乌,大家都只是不着四六的看着,手指摩擦全是悸动,却只是看着。

墨柒走过去直接坐在了虞郎白的腿上,伸长胳膊凑到他脸前,娇娇软软的说话:“洗干净了,你闻闻。”

虞郎白默默的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墨柒心里直打鼓。

这货对味道有执念,从开始就标榜了只要那个牌子的香水,因为这个,她被临门放鸽子不下三次。

开始时学不乖,后来学乖了,腰杆子放低,却还是想试探下他的底线以及在他心中自己有没有变的重要一点点。

她决定今晚过后,再不踩线,否则不等她上位……

她眼睛扫向一边和她一个类型的妖艳贱货,从鼻子里哼了哼气。

否则不等她上位,她忍着被狗咬爬上的位子,随时都可能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贱人挤下去。

墨柒化妆是妖艳贱货,不化妆却依旧带着妖,这长相是天生的,是她勾搭虞郎白的资本。

她收回眼睛,娇滴滴的揽着虞郎白的脖子亲呢:“我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说着凑近他耳边呼气,声音软到极点:“好想你……”

虞郎白轻笑一声,眉眼却依旧冷淡:“哪想?”

墨柒抿抿唇,眉眼拉成丝:“自然是哪都想。”

她扫了他一眼,还是那样,漫不经心无波无澜的,难撩的要死。

心中微微一沉,她凑近小声说话:“郎白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么多人呢,就给我这一次面子嘛。”

屁股被拍了拍,接着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

墨柒得意的不得了,眼睛瞥向一边眉眼暗沉的姑娘,哼了哼,全是胜利者的傲娇。

这傲娇在被摔倒床上时就没了。

尤其是虞郎白一边解扣子一边慢腾腾的说话:“去洗。”

“我洗过了,可白了。”

墨柒嘀嘀咕咕完,看见他眉眼浓重的不耐烦,怂了吧唧的起身进了卫生间。

洗到一半,门被打开。

她扫了眼,自觉的将花洒递过去。

下一秒,水柱对着她从头到脚开始喷。

水汽呛到喉管,她咳了咳,眼圈通红的摆手不要了。

虞郎白丢掉手中的花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香水真的打翻了?”

墨柒赤着双手抱上去,委屈的嘀咕:“真的,我不敢骗你,不然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虞郎白轻笑一声,笑意不达眼底,“最好是真的。”

墨柒没敢说话,甚至没敢正眼瞧他。

虞郎白身居高位多年,话不多,心眼却多的很,有时候,她只是眯个眼,就感觉从上到下都被看穿了。

尤其是心底刻上的必须得到的东西-虞太太的位子。

她缓慢的呼吸,期期艾艾的小声说话:“你前妻回来了,明天的家宴,你来不来?”

没人回应。

她整张脸被按在洗手间光洁的墙壁上,连呼吸都被弄废了。


隔天醒来的时候,虞郎白已经走了。

墨柒扶着腰穿衣服,心情愉悦的哼了哼小曲。

下楼的时候,车边等着一个人。

墨柒扫了一眼:“你等我?”

“恩,郎白让我给你的。”顾向远将手中的袋子递过来。

墨柒拎过来一瞧,是香水,和搁在她化妆桌正中央的那瓶一模一样。

她紧紧手,冲他笑:“谢谢。”

“晚上……”顾向远顿了顿:“家宴的时候,管住你的嘴,这是郎白的原话。”

这就是来了?墨柒欢快的心沉入谷底。

她哦了一声,没什么滋味的翘唇:“厮混一年了才想起来别让自己前妻知道,早干嘛去了。”

说完挥手让他起开。

顾向远饶有意味的盯了她一眼:“这话需要我传达吗?”

虞郎白之所以在深海声名远扬,一是家世别人高攀不起,二是性子残,如今看着还行,骨子里却还是带点抹不去的暴戾,他最烦的是麻烦和看不清自己身份的人,墨柒在他身边混了一年,门清,瞬间变了一副嘴脸,娇柔又做作:“我什么都没说,你可不要挑拨我俩的感情。”

说完扭着腰上车踩下油门,直到看不见顾向远的人影,才沉下了脸。

墨柒从七点就踩着拖鞋趴在楼梯上等。

楼下始终熙熙攘攘的,佣人和夏知秋为了家宴忙作一团。

七点半的时候,墨老爷子牵着墨桢的手走进来,后面跟着的是虞郎白。

浅笑潋滟,全是父女之间的温情。

墨柒冷笑一声,心里不屑,不知道的还以为墨桢才是他的亲生闺女。

她扭头回房,换上裙子喷了香水,踩着高跟鞋下楼。

到楼下时惯常是被当成了不存在。

从墨柒十九岁回来那天开始,她在这个家里一直都是个透明人。

她也不在意,撩了撩长卷发坐在墨桢身边。

墨桢先是闻见了味,回头看见她怔了怔:“柒柒长成个大姑娘了。”

墨柒扬起笑:“是啊,两年没见了嘛。”

说着看向虞郎白:“郎白哥哥,你不是和我姐离婚了吗?怎么也过来了?”

脸上端的是一派天真无邪,眨着眼睛全是无辜。

其实墨柒下一秒就后悔了,因为虞郎白捻起的笑冷的很:“离婚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说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眼含深意的笑:“你来的晚,很多事不清楚。”

墨柒别开脑袋,干巴巴的笑了笑,埋头吃饭。

墨柒来墨家认亲的时候,虞郎白和墨桢已经离婚了,她不知道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据传闻说虞郎白爱这位墨家的独女爱的情深意切,深情的都能感动天地了。

饭间没有因为墨柒的话变了氛围,反倒更加热络了起来。

墨父言语全是撮合自己女儿女婿重新在一起的意思。

墨柒竖着耳朵听虞郎白的回答。

“看桢桢。”

墨柒舌尖被自己咬出了血。

……

虞郎白在院子里抽烟时被摸了一把。

香水喷的多,只是闻闻就知道是谁。

他低头看了一眼,眼底全是寒霜:“滚。”

墨柒一点没怂,蹲在他面前的草丛里抱着他的腿:“不要,我错了。”

墨柒认错时的乖巧和床上不相上下。

后者,有那么些滋味。

前者,很招人厌烦。

他甩了甩腿,重复一句:“滚。”

这句话满是不耐,墨柒委委屈屈的松开手,蹲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他:“虞郎白,你没有心,我这么喜欢你,你竟然还想着和我姐复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