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先婚后爱霸道贺总宠妻成瘾

先婚后爱霸道贺总宠妻成瘾

小鹿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渣男劈腿继妹,项思嘉离家两年,再度归来时,却被迫嫁给豪门大佬贺景曜,因为项家要破产了,需要她去联姻获取资源。十八线的小透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商界大佬贺景曜的妻子?身份上的转变,让项思嘉不太适应。禁欲大佬奉命成婚,本以为两个人只婚不爱的,谁成想婚后,他竟然被那位有趣的小妻子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主角:项思嘉,贺景曜   更新:2022-07-15 23: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项思嘉,贺景曜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婚后爱霸道贺总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小鹿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渣男劈腿继妹,项思嘉离家两年,再度归来时,却被迫嫁给豪门大佬贺景曜,因为项家要破产了,需要她去联姻获取资源。十八线的小透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商界大佬贺景曜的妻子?身份上的转变,让项思嘉不太适应。禁欲大佬奉命成婚,本以为两个人只婚不爱的,谁成想婚后,他竟然被那位有趣的小妻子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先婚后爱霸道贺总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A国,首都东城。

“爸,我回来了。”

项思嘉进来的瞬间,项父看着她说:“回一趟家,还要三请四请,你当这是家吗?。”

“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剧组那边还等着我呢。”项思嘉冷冷的说着。

项思嘉和她父亲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对父亲,项思嘉一眼都不想看。

“哼。”想到接下来的事儿,项父按捺下对项思嘉的不满,对一旁的律师使了个眼色。

站在一边的刘律师在项父的示意下,递给了项思嘉一份协议。

项思嘉打开看了看,在寂静的可以听见呼吸声的书房里,只能够听见文件翻动的沙沙声。

“啪!”

她将手中的协议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她在接到李叔的消息时,她就想过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

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想要直接把她嫁给一个根本就没见过面的男人。

“爸……这就是,你喊我回来的目的?”

项思嘉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

项思嘉的声音都在发抖,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她的父亲能够心狠到这个地步。

“作为项家的一份子,这是你应该做的,再说。项家破产了,你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而且联姻后你不仅是项家的大小姐更是贺家的贺太太,对你的演艺事业也有帮助。”项父说的有理有据。

在项思嘉的耳朵里都是冷血无情。

项思嘉咬着下唇嘴唇颤抖的问道:“所以……你就要卖女求荣?”

“就要牺牲我?!”

“项思嘉!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项父的声音在她的耳朵里是格外的刺耳。

“思嘉,你可以不为家里考虑,你总要为你姥姥考虑吧。”

“你姥姥现在可还在ICU呢。”

项思嘉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无能。

要是她自己有本事,就不用靠着家里才能维持姥姥在ICU里高昂的医药费了。

“你姥姥现在可是靠着项家。”

“要是项家倒了,你姥姥怎么办?”

项思嘉双手撑着桌面,对着父亲一字一句的说道:“姥姥我会管。但是,爸,都是女儿,那为什么不让项思蕊去呢?”

“啪!”

下一秒,一耳光落在了项思嘉的脸上。

“蕊蕊现在才刚上大学,她才二十岁!你怎么忍心?!”

项思嘉的脸微微侧过去,殷红的颜色快速的爬上了她的脸颊。

“二十岁?你养的好女儿,在抢我未婚夫,把姥姥气的一病不起的时候,也才十八岁吧。”

项父一愣,眼神有些闪躲。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

刘律师轻咳了一声,对着项父说:“要是项总还没有和项大小姐谈好的话,我改日再来。”

刘律师就要走,项思嘉却突然开口喊住了刘律师。

“项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合同、我签!”为了姥姥,她只能这么做。

“项小姐,请。”

纤细的手腕抵在桌沿上,在签名处,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贺氏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贺景曜刚刚从贺老爷子的办公室里出来,就碰见了来给老爷子送合同的刘律师。

“贺总。”

“刘律师。” “我来给董事长送合同。” “嗯。”

贺景曜刚准备走,刘律师突然喊住了他。

“贺总,你和项家的婚事,董事长告诉你了吗?”

贺景曜摇摇头:“没有。若是爷爷有安排的话,我会照做的,爷爷高兴就好。”

刘律师无话可说,点点头,走了。

贺老爷子对着门婚事是很喜欢的,几年前贺老爷子有机会见过项思嘉一面,当时她还是个小姑娘呢。

也是没想到,居然在几年后,能有机会让她成为自己的。

“已经签了字了啊。这个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写的字倒是还有点气势,不错。”

“董事长,我今天去的时候,看项小姐和项总的关系不太好,这……”

贺老爷子哼了一声:“项家那个老东西就不是什么好鸟,自己的公司运营不利,需要周转资金。”

“居然就这么明码标价的卖女儿了,要不是我知道了消息,不知道项家那个卖女求荣的要把这个小姑娘许给哪家。”

“董事长眼光长远。”

“好了,你下去吧,我得赶紧找个好日子,让两个孩子定下来。”

ZL经纪公司。

项思嘉的经纪人露露姐在知道她马上就要结婚的消息之后差点直接晕厥过去。

“我的小祖宗啊,你不就只是回了家一趟嘛,怎么回来就告诉我你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不知道。”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你的事业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我刚给你谈拢了一个古装偶像剧,你要是突然结婚了,我怎么给制片人交代啊。”

项思嘉何尝不知道自己一时冲动造成了多少的麻烦。但是眼下,她只是想稳住父亲,至少在她有能力之前,让姥姥在医院里好好的接受治疗。

“完了完了完了,都完了,我的心血都白费了。”露露姐这才发现项思嘉的脸有些红肿。

她看着项思嘉,眼中带着不解,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脸。

“你这是……挨打了?”

项思嘉笑了笑,说:“没事儿的,不亏。我只需要抽个时间结婚,结了婚之后,姥姥没事儿了,我就放心了。”

“你啊,年纪这么小,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让你撞见了。”

“姥姥对我很好,我不能害了她。”

露露姐十分心疼的看着眼前的项思嘉,伸手抱了抱她:“我的小祖宗,可真的是辛苦你了。”

贺家。

贺景曜回到了自己住的公寓,刚进门就看见老爷子带着他的父母都在客厅等着他。

“我回来了。” “爷爷,爸,妈。”

“景曜回来了,坐。”

“来,这是爷爷给你选的结婚对象,这是照片,你看看。”

贺老爷子递了一个文件袋过去,里面是婚前协议和项思嘉的照片。

贺景曜先看了文件,这才拿起了项思嘉的照片大概看了一眼。

“爷爷,我看过了。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是她?”

 


贺老爷子看贺景曜就看了照片一眼就放在了一边,撇撇嘴:“景曜啊,你一直拖着婚姻大事,爷爷担心在死之前看不到你结婚生子,就自作主张了。”

“项家的老爷子和我是战友,年轻的时候救过我的命。现在他也不在了,这救命之恩我也没地方报答。正好项家最近周转资金不足,这个丫头不错,爷爷见过,是个好孩子。” “你们结婚,对两家都好,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事。”

贺景曜点点头:“爷爷安排就好了。”

“这个女孩是项家的项思嘉,现在是演员,二十二岁。”

“爷爷算过了,和你的八字很合,很旺你。”

贺景曜没法拒绝,抿唇笑了笑,点点头:“好。”

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笔,贺景曜准备签字的时候看见了另一栏上那个签的龙飞凤舞的名字。

贺景曜的手顿了顿,一直都非常平静的眸子突然有了些许的波澜。

利落的签完字,贺景曜将文件合上放在了桌面上。

“爷爷,时间定下来了通知我就好。”

“好。”

项思嘉是在半个月后接到婚礼举办的时间的。

正在剧组拍戏的项思嘉接到电话的时候,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结婚这件事情好像恍若隔世一般。

要不是刘律师的电话,她真的就把这些事情忘得没边了。

“项小姐,我还是那天的律师。我姓刘,我今天是代表贺家来通知项小姐你婚礼的时间。”

“好。”项思嘉喝了口水,擦了擦汗。

“婚礼定在这个月的三十一号,也就是十五天后。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人过来接你,不必担心。去民政局领证的时间是本月的二十一号。” “好,我知道了。”

项思嘉这才好好的去了解了一下自己即将结婚的对象,贺家的贺景曜。

贺家的生意做的很大,从金融业到娱乐业,大大小小的方面都有涉猎。

身为总公司总经理的贺景曜主要扶着的就是娱乐业,他手底下捧出来了多少超一线的艺人数不胜数。

其他的东西项思嘉都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在百度百科上看见那张十分模糊的西装侧脸照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不过很遗憾,项思嘉的脑袋瓜子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领证当天。

项思嘉专门请了一天假,自己开车到了预定好的民政局的门口等着贺景曜的出现。

要不是贺景曜见过项思嘉的照片,就她这个穿着打扮,根本不会觉得她就是即将要和自己结婚的人。

项思嘉正在低头看手机,没看见站在自己眼前的人是谁。

直到贺景曜的高大身影在项思嘉的面前投射出来一片阴影,她这才抬头看了看贺景曜。

“你好,项小姐,我是贺景曜。”

今天的贺景曜穿着一身十分考究的黑色西装,头发梳成了一个十分干练的造型。

剑眉星目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贺景曜可以说是非常的符合了,刀削斧凿般的面容给项思嘉留下了十分深刻印象。

实话实说,项思嘉进入娱乐圈之后,见过许多名气很大的男艺人。

可是眼前这个叫做贺景曜的人,要是放在娱乐圈里,肯定是其中最为出挑的存在。

等等!

等等!

不对!

他说他叫什么!

贺景曜!

项思嘉慢半拍的脑袋终于反应过来了。

项思嘉急忙收起了手机,朝着贺景曜笑了笑:“你好,贺先生,我是项思嘉。”

“嗯,我见过你的照片。”

项思嘉:“……我在百度百科看见过……”你的照片。

丢脸瞬间,她简直要为自己的草率打个地洞钻进去了。

领证的过程两人之间的关系简直用“不是很熟”四个字就可以完全的概括。

项思嘉和贺景曜都觉得没什么,本身就是商业联姻,合作关系而已。

只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客气的新人,要是门口的安保没看错的,他们两位在进门之前才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吧。

从民政局出来,项思嘉收起了属于自己的红本本。

项思嘉看着站在民政局门口的出挑男人,她主动说:“贺总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和我聊一聊吗?”

“好。”

两人就近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咖啡馆,项思嘉点了一杯拿铁,贺景曜不喝咖啡就换成了柠檬水。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合法的合作伙伴了。”

“嗯。”

“既然我们已经结婚了,我还是要和贺总说明我的工作性质的特殊。”

贺景曜点点头,“我知道,你是演员。” “看来贺总对我已经算是有些了解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项小姐请说。”

项思嘉搅动了一下咖啡杯中的奶泡,伸手撩了撩自己耳边的碎发,十分自然的别到了耳后。

“婚后我们约法三章。”

“一,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不将我们的婚姻事实公开。”

“二,如果在婚后贺总遇见了符合心意的人,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们可以协商离婚。”

“三,非必要情况下不要干涉对方的工作和生活决策。”

项思嘉想了想,才说:“不知道贺总可以接受吗?”

她倒是希望对方能够因为自己这些要求,知难而退。

贺景曜思考了片刻,说:“你的要求我会在能力范围满足。”

在项思嘉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的时候,贺景曜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贺景曜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十分淡然的说道:“在必要的时刻,你需要配合我履行夫妻义务。”

“……”

项思嘉: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因为我需要一个孩子。”

项思嘉捏着咖啡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孩子?”

“因为爷爷很喜欢你,所以,我希望这个孩子,是我和你的。”

“……”

贺景曜的话让项思嘉不得不好好的思考思考,让自己嫁入贺家到底是谁的意思?

“你放心,一切的事情都会在你同意的前提下。等到生下孩子后,你要是协议离婚的话,我会给你一笔客观的补偿金,你也可以随时来看孩子。”

 


项思嘉越听越蒙:“生孩子还有补偿金?”

“对,补偿金。孩子无论男女,金额你随便开。”

贺景曜还以为项思嘉是觉得价钱不合适,补充说道。

“好,我答应。”

要是有了这笔补偿金,说不定姥姥的病就有希望了,她也再不用看父亲的脸色了。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婚礼这一天。

项思嘉的心思一直都不在婚礼上,贺景曜进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

这次贺家给项思嘉准备的婚纱是专门花了大价钱定制的,原本也没人把她这个商业联姻的少奶奶放在眼里。

可是无奈贺老爷子喜欢啊,大家也就只好好生的伺候着,不出错就好了。

项思嘉坐在妆台前,看着自己身上这件价值不菲的婚纱。

她叹了口气,“我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吗?”

站在项思嘉身后的贺景曜没接话,只是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你准备一下。”

“!”

项思嘉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

反悔是没有用的。

项思嘉站在婚礼会场的门外的时候,此起彼伏的闪光灯都聚集在她的身上,项思嘉完全没想到,在媒体上有如此高的关注度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她嫁给了贺景曜。

她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婚纱的裙摆。

“为了姥姥,只能这样了。”

婚礼进行曲响起,会场的门打开了,项思嘉托着厚重的裙摆,一步一步,踏进了这未知的深渊。

现场的灯光和注意力都聚集在了项思嘉的身上,她没有父亲陪着走过这铺着华丽花瓣的红毯。

她站在红毯的这一头,看见了不远处红毯尽头站着的那个男人。

那位她只见过一面的丈夫——贺景曜。

贺景曜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一脸淡然的看着朝着他一步一步走来的项思嘉。

这场盛大的婚礼,两位新人都各怀心事。

项思嘉走到了贺景曜身边,她的手搭在贺景曜的手心之中,宽厚的手掌摸着她纤细的指节。

神父开始宣誓:“新郎和新娘,现在请你们向在座的宣告你们结婚的心愿。 ”

“贺景曜,是否愿意娶贺景曜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贺景曜平静无波的眸子闪动了片刻,“我愿意。”

神父看向项思嘉,她丝毫都没有犹豫,点头回答道:“我愿意。”

两位新人的貌合神离在座的宾客都有目共睹,不过大家都是心领神会,没有戳破。

项家和贺家两边都松了口气。

松口气的还有项思嘉。

项思嘉感觉自己快要被礼服勒的断气了。

所有人都在吃着宴席,项思嘉一点胃口都没有,匆匆的喝了两口水,跟着敬了一圈的酒,人已经迷糊的眼神发飘。

从婚礼现场上了车,项思嘉终于卸下挺直的脊背。

撇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贺景曜,她又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好在没几分钟就到了婚房,项思嘉抱着礼服对贺景曜说着:

“我先去洗个澡。”

贺景曜告诉了项思嘉浴室的位置,她跑进浴室艰难的脱下礼服。

温热的水从上而下的淋了下来,她忽然觉得小腹一阵坠痛。

咬牙忍了忍,疼痛并没有缓解,疼得她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糟了,怎么忘了我快到生理期了。”

贺景曜进门的时候她正在浴室里洗澡,进来脱掉了外套挂在一边的架子上。

突然,浴室里传来一声闷响。

“咚!”

贺景曜停住要走的脚步,感觉有点不对劲,伸手敲了敲浴室的磨砂玻璃门。“项小姐?”

里面除了哗哗的水声之外,没有丝毫的回应。

“项小姐你还好吧?刚才是什么声音?”

贺景曜又询问了一声,依旧没有应答。

察觉事不对劲,贺景曜握住把手,说着“我进来了。”

推门进去,浴室的蓬头还在淅淅沥沥的流淌着水。

原本在洗澡的项思嘉现在却是赤条如白玉的躺在地面上。

殷红的血色顺着水流蔓延开来。

看到地上的血,贺景曜心一惊快步的走了过去,“项思嘉,你怎么了?”

满地的血让他以为她哪里受了伤。

情急下贺景曜把项思嘉半抱起来检查,发现她的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

贺景曜先是一愣,接着关掉了水,急忙伸手扯下了宽大的浴巾,蹲下身子用浴巾裹着项思嘉的身体,手忙脚乱的把人从浴室里抱了出来,放在了床上。

怀中的女人抱起来的时候丝毫都不费力,轻飘飘的,掂量着就没几斤肉。

项思嘉那张本来就没什么肉的小脸现在惨白无比,湿哒哒的发丝黏在额头上,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惜。

“张姨。”

“少爷?”

闻声而来的张姨进来的时候看着这血迹斑驳的样子,吓了好大一跳。

“呀,怎么了这是?”

“去把张权喊来,再喊个保姆过来,找身干净衣服。” “好,少爷,我马上去。”

贺景曜在门口等到张权来的时候,保姆已经把衣服给项思嘉换好了。

贺景曜眉头紧蹙,新婚之夜弄着这个样子,看着还是挺吓人的。

“少爷,少奶奶的衣服已经换好了。”

“嗯,你下去吧。”

张权作为贺景曜家里的家庭医生,进门的时候被贺景曜一身是血的样子吓了一跳。 “我说,景曜,就算你不喜欢人家姑娘,也不能新婚之夜就把人给弄成这个样子吧?”

贺景曜没好气的踹了张权一脚:“别胡说,你看看她,严不严重。”

“好嘞。”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张权起身,贺景曜问:“怎么样?严重吗?”

张权皱着眉头:“有点,低血糖,贫血,再加上严重的饮食不规律,看她这样子像是几天没好好吃饭休息。”

一边说着张权一边扒拉着医药箱里的瓶瓶罐罐。

“不是我说,这人怎么能虚成这个样子啊?”

说着张权拿出一瓶吊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