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农门小福包逮个相公生崽崽

农门小福包逮个相公生崽崽

水蓝草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丽卿在回家的途中不慎发生车祸,再睁眼穿越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世界,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了人人厌弃的镇国府千金。原主有些痴傻,意外中捡回家一个俊俏相公,可她对相公没有好感,偏偏喜欢那位王公子,最终被人戏弄落水身亡,正巧给了她穿越的机会。面对眼前窘况,林丽卿大手一挥,发誓改变悲催的命运!

主角:林丽卿,许存知   更新:2022-07-15 23: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丽卿,许存知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小福包逮个相公生崽崽》,由网络作家“水蓝草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丽卿在回家的途中不慎发生车祸,再睁眼穿越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世界,并且非常倒霉的成了人人厌弃的镇国府千金。原主有些痴傻,意外中捡回家一个俊俏相公,可她对相公没有好感,偏偏喜欢那位王公子,最终被人戏弄落水身亡,正巧给了她穿越的机会。面对眼前窘况,林丽卿大手一挥,发誓改变悲催的命运!

《农门小福包逮个相公生崽崽》精彩片段

傍晚的龙梧县,一阵阵微风吹过,落叶飘到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

平静的湖中央停留着一艘船,船上琴声悠扬,舞台上人们载歌载舞,像是在举行什么活动,很是热闹。

林丽卿突然从舞台后窜出,奔向观众席中间:“王公子————王公子!”

一旁的两个家丁冷眼一督,快速上前拦住,随后驾着她整个人轰出门外

她被扔了出去,无力的趴在地上,看着那扇门缓缓关上。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宾客们纷纷嘲笑。

谁不知道林丽卿是县里的傻子,有夫之妇,她搁着家里的老实男人不要,却总想爬上王公子的床。

王公子是谁呀?就是这艘船的主人,今晚他过生日宴,请来了县里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却没曾想被傻子混上了船还破坏了气氛。

亲爹是知县,自己又是秀才,模样还那么俊,怎么会看上个丑八怪?

“痴心妄想!”

“就是!山鸡想变凤凰!”

“我看她是疯了吧!”

“长得还那么丑!看得我都没食欲了。”

“啧啧啧,搞得我都没心情玩了。”

林丽卿怒了,站起身指着大家伙,凶巴巴地说道:“谁敢骂我,我就咬谁!”

其中有一女子站了出来,一脸鄙夷的看着她:“我就骂你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林丽卿生气的大吼,恼羞成怒的伸出手扑过来想抓住那女子的脖子。

女子花容失色,往旁边一闪躲,林丽卿就撞到了船的围栏上,直直的扑了下去。

“啊————!”

船上的宾客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想出手相救。

冰冷的湖底,林丽卿一番挣扎过后失去了意识。

下一秒却又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诧异的环顾四周,什么情况?她不是在前往中药医学论坛会路上的时候遭遇了车祸吗?怎么一下子到了水中了?

林丽卿拼命往上游,钻出水面,她发现这是一条湖,距离她最近的岸边也有三十米,好在她学过游泳,好不容易游到岸边时,她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四肢瘫软。差点就要死在水里了。

船上的宾客们原本看见林丽卿沉了下去,正打算用竿子去捞她的,结果她自个儿浮上来了,还一下子游到了岸边。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散开了。

林丽卿爬上岸边坐下,抹了把脸上的水珠,随后,她愣住了。

她惊疑地看向自己的手。

这是一双十四五岁的小手,要知道她已经三十了,怎么会有如此娇小的手?

作为当代大学美女教授,她可是保养得白白嫩嫩,而这双手却长满了冻疮,有的地方还开裂了。

林丽卿低头一看,发现不仅自己的手变了,就连衣着身材也大不一样了。

她瞬间想到电视剧里边的情节,莫非是穿越了?

她凑到水面上,想看看现在的自己长什么样,却差点被吓得整个人栽进去。

脸上这些又红又紫的涂料是什么?

林丽卿捧了水在脸上使劲搓洗,洗完后一看,更丑了,面黄肌瘦不说,两边脸颊跟下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痘痘!

她崩溃了,绝望的看着水面的倒影,她可是很爱美的人啊,就算是一个小粉刺,一个黑头她都会抓狂,更何况这满脸的痘痘!

林丽卿望着水面出神,下一秒突然惊吓大叫起来。

“天哪!这不是我啊!我怎么变成这个奇怪的女人了!”说话间,她脑子里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江倒海地涌了上来。

此地方叫龙梧县,因坐落在龙形湖旁边而出名。

原主也叫林丽卿,跟自己同名同姓,是林家二房的独苗。

林老爷子年轻时是个生意人,靠种庄稼发家致富,曾经也是富甲一方的富豪,但前后闹了几次洪灾,十几亩庄稼跟地都被摧毁了。但好在老天爷没做绝,还有两三亩地没被破坏,现在每年种植的收成刚好也够一大家子用了。

林老爷子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林海生,与陈氏生了两个儿子;三儿子林水清,与李氏生了两个一儿一女。

这两房都算人丁兴旺,可是二房这里,五六年都没有生出个孩子。

好不容易有了原主,却是个女娃,小时候没看住乱吃山上有毒性的草药,不及时医治就成了傻子,怎么都医不好,接着越长越大脸上的痘痘越冒越多,变得越来越丑。

街坊邻居们都嫌弃,私底下经常会讨论林丽卿的坏话。

自打她出生后,二房就再也没有生出个儿子。

街坊邻居们渐渐传出闲话来,说她是个煞星,生来就是不吉利的,所以才把二房的儿子运都给克没了。

起先林家对于这些闲话都没太往心里去,直到她的爹娘先后去世,林家才意识到,她果然是个煞星!如果继续留着就会害了家里人!于是林家四处打听,托关系,打算把她尽快嫁出去,但她这种长得又丑又傻的女人谁会要?


也是巧,一日原主跟往常一样回家,半路上却遇到了两个劫匪,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救了她,赶走了劫匪后男子便倒地不起了,然后原主就把他背了回家。

记忆到此结束,林丽卿还是懵圈的状态,她没想到自己遭到车祸竟然穿越了!

她头痛欲裂,现在自己成了林丽卿,今后就要变成她活下去了。

林丽卿一边回忆,一边朝街上走去,穿过的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后又往前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才看到一间十分简陋的房屋,这便是她如今居住的家。

咝——

走着走着,肩膀处传来一阵剧痛,林丽卿抬手摸了摸,竟满手是血。

可能是方才爬上岸边时不小心擦伤了,流的血还挺多,得赶紧止血才行。

林丽卿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自家院子。

看着这简陋的房屋,空间就这么点大,还没有自家的厕所大呢,这院子小得顶多站五六个人就没地了,还有这房间,简陋到只有一张床一张凳子和桌子。就连那窗都是小小的一个正方形。

这里一共有两间房,还有一间堂屋,大一点的房间是自己的,小一点的是她那相公的。

她一边感慨命运跟她开玩笑,一边在心里劝自己释怀。

林丽卿抬手推开了房门,下一秒她刚跨过门槛,头顶突然泼下一盆冷水,盆扣在了她头上。

“啊!”她惊叫一声。

这时门后传来了一男子爽朗的笑声还有鼓掌的声音。

“啊哈哈哈!”

林丽卿抹了把脸上的水,看到面前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她生气的上前一推,却被男子反手一甩,握住了她的双手钳在背后。

“你谁啊!有毛病吧!”林丽卿愤怒的大喊。

若是之前的身体,学过跆拳道的她可以打倒十个壮汉,但眼下这副瘦弱,营养不良的身子力气实在小,她不管怎么挣扎都不能动弹。

“快放开我!”

男子凤眸一眯,神色冰冷道:“吵什么,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

林丽卿咬牙:“放开我!”

男子冷哼一声放开了她。

林丽卿抓住机会,拽住他的手臂当即来了个背摔。

男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哎哟!”

“哼!敢惹老娘我———”

林丽卿呆愣的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位少年,肤如凝脂的皮肤白得像雪,他深灰色的眼眸中像一汪平静的湖水,一双英挺斜飞的剑眉,薄薄的嘴唇轻抿着仿佛在隐忍。

看年纪应该是在十七八岁这样。

许存知还真没想到林丽卿突然来这么一招,他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厉害啊,你这一招。”

林丽卿盯着他的脸看出了神。

“看够没?”许存知抬眼对上她的目光,不耐烦的撇过一边脸。

“不好意思,我扶你吧?”林丽卿愣愣的伸出手,她可是好久没看到过美男了。

许存知冷漠的看了一眼她伸出的手,自己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屋子。

哦,林丽卿有印象了,这不就是原主的相公吗?

据说许存知是因为救原主而受伤晕倒的?等他苏醒后林家人询问了他的情况,发现他已经失去了记忆,无家可归,林家人正愁要怎么把原主嫁出去,这不,送到嘴边的肉怎么会放过。

于是林家人就以闺女要报恩以身相许等理由把原主下嫁给了他。

至此两人便成为了夫妻。

成亲后,林家人为了面子上过得去,送了间靠近后山的简陋房屋给原主,让他们搬出去住。

但成亲后的生活并不美好,许存知讨厌原主,终日捉弄她,不亲近她。

久而久之,原主心中也渐渐对许存知厌恶,于是她果断放弃对许存知的好,转头又迷恋上了县上的王公子。

县上的人都为许存知感到可惜,一个是年轻俊美的少年却娶了一个傻子。真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

“阿嚏!”突然打了个喷嚏,林丽卿感觉浑身冷,这湿透的衣服还没换呢。

扭头看到床角处堆放着几件粗麻布衣。

她关上了门,赶紧将湿透的衣服脱下。

一个陌生女子动作娴熟打开了围栏走进来。

林丽卿换好后打开房门,正好撞见她。

这女子梳着高高的马尾,长得十分英气,穿着一席红黑相间的紧身袍子,将曼妙的身材衬托出来,她的手里拿着几本书。

可女子没看到她在房间里,转头就走向许存知的房门,见他房门紧闭,便开口叫唤:“许大哥?许大哥?”

林丽卿搜索原主的记忆,哦~这是住在前面的邻居,李羽,虽说是邻居,但是两间房屋隔着一条河呢。

李羽见傻子家的相公生得貌美,心生欢喜,再加上知道他们并无夫妻之实,总是借着各种理由总是上门搭话。

这次是李羽透露出王公子在龙湖上办生日宴的消息,为的就是想趁原主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好来找许存知聊天。

于是便有了刚刚那一幕。


“喂,你进来做什么?”林丽卿双手抱胸一副很拽的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

李羽看到林丽卿并没有出门,脸上闪过一丝心虚。“我,我是来找许大哥的呀!”

林丽卿可不允许一个陌生人随随便便就进入自己家,积攒了些怒火的她走到李羽面前:“这是我家,没有我的允许你就进来?出去!”

李羽被她这么一吼有些惊讶,之前每次遇到林丽卿,她都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而现在的林丽卿看自己的眼神中透露着杀气,让她感觉到一丝害怕。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李羽愣在原地。

“出去!”林丽卿指着门口,大声喊道。

李羽顿了顿,说道:“我是来找许大哥的,有事!”

林丽卿双手抱怀,两眼一翻:“哟哟哟~~许大哥许大哥,你谁啊,我可没有你这个妹妹。”

“走开!我进去找一下许大哥!”李羽说不过她决定硬闯。

“诶!你休想!”林丽卿伸手挡住。

李羽恼怒的伸手去推,林丽卿毫不客气的也推了她,李羽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耍起了无赖:“啊啊————傻子欺负人了!傻子欺负人了!”

那声音喊得巨大,恐怕街坊邻居们都听到了。

林丽卿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弹飞耳屎:“真是吵死了。”

街坊邻居们探头一看,发现是傻子家,纷纷走出来看戏。

“这傻子又在惹事了。”

“是啊,一天天的没个安宁日子。”

“住在她旁边真是倒霉!”

被这么骂的理由很简单,原主是个傻子,平日里又爱惹事,街坊邻居们看到都会绕的远远的。

而李羽他们见过,在县上的乐坊里工作,挺善良仗义的一个小姑娘,经常帮助别人,长得又好看,还有一份稳定工作,相比傻子原主,他们更加喜欢李羽。

“还不起来?想在这睡啊?”林丽卿打了个哈欠。

李羽不爽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准备跟林丽卿对骂。

这会,许存知的房门打开了,只见他面无表情好像事不关己的慢慢走出来。

“许大哥。”李羽看到许存知,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你们刚才在外面吵什么?”许存知问道。

李羽委屈的扭着身子,用着娇滴滴的声音说话:“许大哥,我本来是想把这几本书拿过来给你看看的,可是这嫂子阻拦我,还推我。”她拿起地上的书拍了拍灰尘:“哎呀~书都脏了!”

林丽卿白眼一翻,没想到在古代也能碰见绿茶。“你怎么不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整日跑到我相公房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后面的话她没说出。

李羽听得脸都绿了,转眼跑到许存知身旁说道:“许大哥~你看看她说的什么话!我跟你可是清清白白的!”

许存知发话了:“李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额,就是.”李羽顿了顿:“这不,想谢谢你上次帮我扛大米,我这有几本武侠故事,你应该会喜欢,所以拿来给你看!”她拿出书本递给许存知。

许存知看都没看,神色冰冷的立马婉拒了:“多谢李姑娘的好意,只是那些文绉绉的书本我看不下去。”

林丽卿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李姑娘,请回吧!”

李羽还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算了,她看了看许存知,又看向林丽卿。“哼!”转身离去。

待她走后,林丽卿打量着许存知,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没想到相公足不出户也能吸引到外边的小姑娘~”

许存知不理会她,只是冷漠的背过身再次回了房,关上门。

林丽卿感觉肩膀刺痛,才想起伤口忘了处理,她找到一块干净的布,缠绕在肩膀上包裹着。

她回到房间的床上坐着,无助的叹气,肩膀处的伤口要是再不处理恐怕会感染,一旦感染了,命不久矣。

“多希望老天爷能给我一些治疗的草药啊————”林丽卿发出哀嚎,躺到在床上。

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闷热,抬手,无意间摸到了胸前挂着的戒指。

拿出一看,这不正是自己前世带着的护身戒指吗?

此戒指是她太姥姥的姥姥的妈妈传下来的,自己家是中药世家,女人向来都是当医成材的,等到了三十岁那一年才会传给下一代。

而林丽卿前一个月才刚满三十岁,奶奶将戒指交给自己不久后便因突发心脏病而去世了。

她摩挲着戒指,思考着自己的一生。

忽然间,她的眼前一道白光闪过。

再次睁眼时她站到了一片米白色瓷砖上。

“什么情况?”林丽卿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向周围。

这不正是自己在大学里面的研究所吗?!里面摆设的物品,还有各种陈列在墙上的药品标本,还有正在发明阶段中的滴剂,和各种制药工具。

这些都是她的东西呀!

两边墙上的竖柜也变了出来,这是她用来存放各种药材的,每一层,每一格都备注好了药材的名字。

就在这时,空中上方漂浮出几种草药,慢慢降落到她面前。

“仙鹤草?三七?血余炭?”面前的这几种草药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正是止血的草药啊!

林丽卿伸出手,那仙鹤草飘到手上。

感受到真实的手感,她坚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走到研究台边,打开抽屉拿出一瓶碘伏,首先将自己的伤口进行消毒,随后她拿起了自己经常用的铜臼杵,把仙鹤草放到里面慢慢捣烂。

将捣烂的草药附在自己的伤口上止血进行包扎。

处理完后,林丽卿拿起戒指感慨道:“真是太神奇了。”抬手摩挲两下。

一眨眼功夫,林丽卿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她猛然坐起身,低头看了下手中的戒指。

林丽卿使劲掐了自己大腿肉一把,哎哟!真痛!不是做梦!

当她再次摩挲,一眨眼来到研究室。

接着又摩挲一次,人就回到了房屋里,林丽卿瞬间明白了它的使用方法。

“天哪!谢谢各位列祖列宗啊!”林丽卿双手合十,跪地向天诚恳的说道。

许存知这时走过来敲了敲门。

“大晚上,吵什么?不睡觉了?”

对哦,现在是晚上了。

林丽卿看着他凶巴巴的表情,立马乖巧的爬上床钻进被窝。“我这就睡,帮关下门谢谢。”

许存知冷眼一撇,关上门离去。

当第二天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时。

院子内传来了一些拳脚挥舞的声音。

林丽卿揉揉迷糊的眼睛,穿好了衣服走下床。

打开房门一看。

那许存知在练武呢。

只见他出拳如风,抬腿起跳在空中甩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体后落地,对着空气邦邦两拳。

林丽卿打了个哈欠,看着许存知潇洒的拳法出了神,真帅啊,可惜人有毛病。

直到肚子传来咕咕叫的声音,她才收回了目光。

林丽卿走向灶台处打算做点吃的,打开米缸一看,就快见底了。

好在一旁的墙上挂着面,她又在碗柜里看到两个鸡蛋跟一把葱,于是打算做两碗鸡蛋面。

许存知练完武后又回到了房间里。

林丽卿将热腾腾的面放在了桌子上。

从昨晚回来就没有吃过东西,此时的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吃饭了!”林丽卿对着许存知房门喊道。

刚喊完就后悔了。

因为他俩平时可从来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平时也是各自煮各自的,活在同一屋檐下,但是却过着各自的生活,好像凑活着过的一样。

但是既然叫都叫了,也做了他的份,不吃就浪费了。

“快出来吃吧?不吃的话就冷了。”

许存知打开房门走出来,狐疑的看着桌子上那碗面,再看向林丽卿,那眼神中明细不相信她会给自己做面吃。

“这么好心?你下药了?”

“噗——”林丽卿被一口面给呛到了,回头翻了个白眼:“哪里有药给你下?”

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面,仿佛三天没吃饭一样。

看到许存知站在那看着自己吃面,林丽卿毫不避讳打了个饱嗝:“嗝,你爱吃不吃,你不吃我可就吃了。”

这副样子的林丽卿实在是反常,许存知犹豫再三,还是在她对面坐下:“你真没下药?”

哎呀,问得都烦了,林丽卿摆摆手否认道:“姐做事光明磊落,不耍小把戏。”

许存知拿起那碗面,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口吃进嘴里,等了一会没发现异常,再吃第二口。

吃了几口后发现,这面还挺好吃的。

林丽卿看着他吃面的样子陷入了沉思,这孩子是个左撇子,他的右手刻意的用布把整个手臂包住了,不知道隐藏了什么。

原主痴迷于许存知的容貌,又因为他救了自己,所以对他死心塌地。

但是这许存知呢,嫌弃原主又丑又傻,平时连她靠近都十分抗拒,于是经常想法子捉弄她欺负她,让她远离自己。

他不想与原主亲近,圆房。

林丽卿到不在乎,本来她对小屁孩没什么兴趣。

她起身走去屋子里将昨日换下来湿透的衣服洗了,随后晾在竹竿上。

“我去后山上看看有没有野菜。”林丽卿进房拿出了原主经常背的小布袋,打算出门一趟。

家中的还有面吃,就是没菜,但从家里走到县上,至少要走二十分钟,她才不想浪费时间走过去呢,所以想在山上找点野菜凑合着过完今天再说。

许存知扭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要是下雨了,你记得帮我收下衣服哈!”说完,林丽卿就出门了。

屋子里只剩下许存知一人,还有两个吃光了的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