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逆天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宝

逆天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宝

飒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倾歌身为将军府嫡女,身份尊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惜,她有眼无珠,错爱渣男,最终连累家人和爱她的人,全部不得好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一切悲剧都还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重活一世,林倾歌果断开启报仇虐渣模式,还顺势抱上了萧衍的大腿。这个男人前世为她殉情,这一世,她宁负天下人,也绝不能负他。

主角:林倾歌,萧衍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倾歌,萧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逆天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宝》,由网络作家“飒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倾歌身为将军府嫡女,身份尊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惜,她有眼无珠,错爱渣男,最终连累家人和爱她的人,全部不得好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一切悲剧都还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重活一世,林倾歌果断开启报仇虐渣模式,还顺势抱上了萧衍的大腿。这个男人前世为她殉情,这一世,她宁负天下人,也绝不能负他。

《逆天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宝》精彩片段

痛——

其痒无比的疼痛,仿佛深入骨髓!

林倾歌从痛楚中醒来,全身的感官似乎都被无限放大,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正被什么东西撕咬着。

她被扔在了嗜血的蚁穴中,鲜血侵染了整个蚁穴......

依稀记得,是妹妹林婉柔撒着娇的说想要看城外的娇花,特意约了她跟辰王萧景辰一起,然后在马车上,她吃了一块妹妹递过来的点心后,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就是现下这般情景。

到底是谁,竟然敢谋害将军府小姐跟当朝皇子!

“姐姐是在找我跟景辰哥哥吗?”

林婉柔身着一抹淡粉色纱裙,纤手挽着萧景辰的胳膊,两人以一种及其亲密的姿态出现在穴外。

“你们......”

看着自己担忧的人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林倾歌有些晃神。

她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脸上,依旧是一副柔弱的模样,但眼里却透着狠毒。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好姐姐,身为将军府嫡女,从小就被万千宠爱包围着的你,当然无法理解我的痛苦。不过没关系,马上,原本属于你的一切就都会是我的了,不管的将军府的一切,还是......景晨哥哥的妻子。”

林倾歌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摇着头,视线落在林婉柔身边的男人身上。

“景辰哥哥,那你呢?你说过你最喜欢我,你会娶我......”

“呵,你还真是天真!”

萧景辰嗤笑一声,抬手把林婉柔搂在怀里,嘴角簇着讥笑,眼底是明晃晃的不屑。

“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会这么配合的跟那个魔鬼萧衍解除婚约吗?有他护着你,我们又怎么除得掉你,又怎么得到将军府的兵权?”

原来......原来......

一口黑血从口中涌出,林倾歌疲倦地合上了眼眸,心底一片凄凉。

她真心相待的妹妹,放在心尖的男人,居然从一开始就想着要除掉她后好取而代之。

“林倾歌,你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吗?其实我原本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但是我不甘心,我要看着你痛,你越痛,我就越是开心!”

看着林倾歌凄惨的模样,林婉柔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一扬手,旁边立刻有人拎着几个包袱上前,用力一甩,里面的东西全都甩了出来。

再看清楚都是什么之后,林倾歌瞳孔剧缩,整个人几近晕厥,苍白的唇瓣轻颤,两行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因为从包袱里甩出来的,正是她至亲之人的人头!

愤怒,怨恨,悲伤,懊悔等等情绪在林倾歌的心里交织,可林婉柔却愈发得意起来。

“姐姐放心,为了避免你一个人孤单,将军府上下二百三十口,全都会在黄泉路上跟你作伴。”

二百三十口......

翻天覆地的恨意在林倾歌的心里翻涌,可她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突然,一声爆破声破空而来,暗黑长剑直奔萧景辰,虽然萧景辰已经尽可能的闪躲,但胳膊还是被划了一剑,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玄色身影紧随剑锋而降,看清楚来人后,萧景辰跟林婉柔均是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剑锋已经再次袭来,转瞬之间,两人已经体无完肤的倒在地上,气息微弱。

来人一袭玄衣,身份象征的蛟龙蟒纹栩栩如生,素白的脸色接近病态,但硬挺的五官却自带一种威严,腰间血色玉佩更显妖治诡异。

不止萧景辰跟林婉柔震惊,就连林倾歌都很意外。

“萧......萧衍,你疯了吗?为了......她这样......一个女人,你竟敢残害皇子,就不怕我父皇......”

“若不是歌儿满心是你,你以为就你那便宜父皇,能保你至今?”

萧衍嗤笑一声,双眼猩红,长剑随着话语,一寸寸插入萧景辰的心头。

看着地上早已死透的两人,林倾歌心中郁结终于解开,视线重新回到迈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

三年前,她不顾皇家颜面,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与萧衍的御赐婚约,令他颜面扫地,冷漠离去。

可是现在,他却出现在了这里......

本以为这世上最想自己死的就是萧衍了,但是现在,看着男人眼中满满的情谊,加上刚刚萧衍的话,林倾歌还是震惊了。

不仅生前两人毫无交集,萧衍更是因为被退婚一事成为京都笑柄。

说来可笑,自己奋不顾身也要奔赴的爱情,只是利益使然,而自己伤害过的人,却对自己一往情深。

可是,为什么?

这件事注定不会有答案,因为她已经被萧衍紧紧的抱在怀里,就好像珍宝一般,完全不顾已经爬到他身上的那些红蚁。

“歌儿,这一次,你再也不能离开我了......”

看着萧衍眼中的决然,林倾歌浑身一震,但是一切都晚了,萧衍一掌打出去,整个蚁穴全都塌了下来......

......

“不!不要......”

林倾歌猛然惊醒,头冒冷汗,心脏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紧张的看向四周,却发现,周围的摆设竟然无比熟悉。

这是......她在将军府的闺房?!

“小姐,你怎么了,是梦魇了吗?”

听到声响,刚到门口的婢女小莹赶紧走了进来,看到林倾歌满脸的惊慌,有些担忧。

“小......小莹?”

看着眼前鲜活的贴身婢女,林倾歌有些呆愣。

难道她没死?

像是不相信一般,林倾歌抬起手,狠狠的在自己的脸色捏了一下......

会疼!

意识到这不是梦,林倾歌眼圈一红,不是因为疼,是激动。

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尽是一片血海,还有被林婉柔跟萧景辰折磨到痛彻心扉的感觉,以及萧衍杀了他们为自己报仇的大快人心。

一切感觉都那么清晰......

直到现在,她还能深深感受到自己对那对狗男女滔天的恨意,以及对萧衍的不解与歉意。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内务府的人就在前厅,等着你宣旨呢。”

“宣旨?”

“小姐您又忘了,昨天陛下刚给您跟冥王赐婚,今天内务府就是来宣读赐婚圣旨的。”


赐婚?

林倾歌愣了愣,大脑飞速运转,终于理清脉络。

她不是没死,也不是梦魇,而是重生了,重生在赐婚的前一天。

那这么说,萧衍,他应该也没事!

真是天不亡她!

林倾歌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林婉柔,萧景辰,你们等着!

小莹没有发现林倾歌的异常,收拾好床榻后,找来她素日喜欢的浅色纱裙,一边开口。

“小姐,您说怎么办啊,这要是真接旨了,小姐岂不是真的要嫁给冥王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了......”

“放肆!”

林倾歌黛眉微皱,打断小莹的话,眼前仿佛又看到了萧衍为她殉葬时的情景。

“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人说有关于萧衍任何一句不好的话,记住了吗?”

“是......”

小莹完全不知道林倾歌为什么突然变了态度,看林倾歌不像是开玩笑,哪里还敢反驳。

“小姐,先更衣吧。”

看着小莹手里那些纱裙的款式,林倾歌的脑中突然浮现出萧衍一身玄衣的模样。

如果按照前世的命运来看,赐婚的今天,他们应该会见面吧......

目光顺着小莹抱出来的一堆纱裙中挨件看去,纤手指向被放在最末端的一件,淡淡开口。

“就它吧!”

不顾小莹的震惊,林倾歌直接换上。

铜镜里,女人一袭玄衣,轻妆黛眉,殷红小嘴,眼尾一颗美人痣更显高贵冷艳。

“哇,小姐,小莹觉得这样的你更漂亮了。”

漂亮吗?

林倾歌轻轻地抚了抚细嫩皮肤,有些出神。

他......应该会喜欢吧?

“走吧!”

“对了小姐,婉柔小姐跟辰王殿下也来了,说是有急事找您,正在偏厅等着您呢!”

“嗯。”

林倾歌语气淡漠,没什么过多反应,仿佛这是一件很无关紧要的事,可是眼神的深处,却是恨意弥漫。

偏厅里,林婉柔一脸不耐烦。“辰哥哥,你说她怎么还没来啊?”

矜贵地坐在主位上的萧景辰也有些疑惑,林倾歌从来没让他们等过,以往都是她在等。

萧景辰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这时婢女进门添水,林婉柔连忙出声询问。

“姐姐呢?还没来吗?”

正在倒水的婢女抬头,有些不解地开口,“小姐已经在去前厅接旨的路上了......”

“什么!”

茶盏被打翻在地,萧景辰大步向前厅迈去。

“辰哥哥,等等我......”

林倾歌刚到前厅的门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女声。

“姐姐!”

脚下的步子一顿,背对着他们,林倾歌冷笑。

竟是这么迫不及待吗?

缓缓转身,阳光下,玄衣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发光,唇上的那一抹殷红,更是点缀出她的倾世绝容。

而衣上用金丝雕绣的凤凰,栩栩如生环绕着林倾歌,仿佛为她而生,向世人彰显着她将军府嫡女的身份尊贵。

林婉柔看了微怔,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果然,萧景辰的眼中全是惊艳之色,让林婉柔妒忌的差一点破防。

“有什么事吗?”

以往要是在萧景辰眼中看到欣赏意味,林倾歌可能得兴奋个两三天睡不着觉,但现在......她只觉得恶心!

萧景辰回过神来,向前踏上一步,站在林倾歌面前,一脸深情。

“倾歌......你知道的,听说父皇将你赐婚给萧冥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我是真的为你担心......”

呵,到底是为她担心,还是为她林家的兵权,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自己上辈子怎么就没看出这狼心狗肺的本质,还被他一副谦谦君子模样迷惑了心智?

当真是白费了将军府嫡女的身份,白瞎了这双眼!

“辰王殿下为什么要为我担忧?虽说倾歌是将军府嫡女,但能嫁入皇家,也是我将军府高攀。况且,冥王可是这京都最有权势之人,辰王不该为我感高兴才对吗?”

朱唇微张,嘴角带着嘲讽的微笑,林倾歌冷声质问。

萧景辰一时语塞,他不知道,平时将他的话视为天命的倾歌,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快?

脸上不悦之色一闪而过,但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萧景辰还是忍了。

“倾歌,你怎么能单单看他的权势,萧衍杀人如麻,众所周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萧景辰语势加强,与其说是劝说,不如说的警告。

“哦?那辰王倒是说说,我不嫁他,那嫁谁?还有,辰王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打着为我好的名号?”

林倾歌一身玄衣屹立在高台上,俯视着阶下的两人,眼里满是不屑与不耐烦。

上辈子自己到底是怎么让这两个白痴骗的团团转的?

见萧景辰被林倾歌毫不避讳直白质问,林婉柔也慌了,要是林倾歌跟冥王真的成婚,那他们原本的计划可就全都泡汤了。

“姐姐,景辰哥哥也是担心你,那萧衍手上握着多少血命,这世上不知多少巴不得他死的人正虎视眈眈。姐姐这要是嫁过去,别说冥王待你如何,就是这仇家......”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林婉柔被灵力高超的林倾歌一巴掌打翻在地,狼狈地捂着被扇红的脸颊,满眼震惊。

说她上辈子恩人的不是?呵,林婉柔,你也配?

林婉柔显然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她不理解,从小连重话都不舍得对她说的林倾歌,怎么会突然出手打她?

一旁的萧景辰也紧皱眉头,他觉得奇怪,以往为他们是从的林倾歌,今天怎么似乎处处与他们作对?

萧景辰将狼狈的林婉柔轻轻扶起,面露慍色向前一步。

“倾歌,你怎么可以动手呢,柔儿也是为了你好,你赶紧向她道歉,不然别怪我生气!”

“景辰哥哥,我不碍事的,想必姐姐要嫁给那冥王,也是心里有怨气,这才打了我......”

林婉柔小鸟依人般在萧景辰怀里,我见犹怜,萧景辰的大掌明晃晃搭在她的腰间,眼前郎有情妾有意的场面,林倾歌看了不禁冷笑。

这么明显的互动,上辈子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还傻乎乎地相信他们之间所谓的纯洁友谊?

终究是被猪油蒙了心啊!

“我打我自己的妹妹,辰王生的哪门子气?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倾歌,我知道你是因为被赐婚心情不好,我不会怪你。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帮你偷偷潜入宫中,亲自求父皇收回成命。”

林倾歌心里冷笑。

擅闯皇宫那可是抄家灭门的死罪,墨瑾瑜还真是把自己当傻子了。

上一世她被这副虚伪的面孔冲昏了头脑,重活一次,反而看清楚了许多。

林倾歌睥睨了他们一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倾歌不过一介小小的臣女,在皇室面前又怎说得上话?若辰王当真有心,不如亲自到皇上面前,请皇上收回成命!”

萧景辰面露尬色,他就是明白陛下的脾气性情,这才来找的林倾歌。

他想要借此毁了两人的婚约,还要皇上因被拂颜面,从此对林倾歌失望,这样他跟林婉柔才更有机会下手除掉她。

眼见着萧景辰一脸菜色,林婉柔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姐姐教训的是,妹妹再也不敢了,可是我们也是关心则乱,还希望姐姐不要辜负景辰哥哥的一番心意。”

林婉柔故意说的蘑菇,想让林倾歌误会,以为萧景辰对她有意思。

可惜,却只惹来林倾歌心里的冷笑。

一番心意?

万蚁噬骨,满门被灭的心意吗?

那她林倾歌还真是无福消受!

萧景辰自然明白林婉柔的意思,赶紧上前道歉,却决口不提主动进宫请示的事。

林倾歌眼底一片淡漠。

就在这时,前厅的婢女直奔林倾歌走来,语气着急。

“小姐,您怎么还站在门口不进去了,老爷他们已经在里面等你好一会儿了。”

“嗯,知道了。”

林倾歌漫不经心的转身,似想起什么,轻声询问。

“冥王殿下......他来了吗?”

连林倾歌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声音里带着少有的希冀。

“来了来了,姑奶奶您快点吧,再晚老爷真的要怪罪了......”

他果然来了!林倾歌眼神闪过细小光芒,加快了步伐。

“倾歌!”萧景辰有些不甘心,连忙出声。

林倾歌目视前方,没有给他们再次开口的机会,踏入前厅。

为了阻止这场婚事,他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可惜,重活一世,自己怎么能让他们如愿!

......

前厅,一道挺拔身姿背立而站,金丝雕绣的蛟龙蟒纹栩栩如生,身形在玄衣衬托下格外欣长,三千墨丝仅由一支白玉簪子挽起,简约而又矜贵。

似是听到声响,他转过身来,轻风带着清洌的独特气息扑面而来。

有些好闻,林倾歌的脑海中不合时宜地浮现出这个想法。

萧衍转身,一双凤眼微垂,直直望进林倾歌微微荡漾的眼波,带着她看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黑如石曜。

林倾歌微怔,奇妙的感觉从内心深处不断上涌。

正主终于来了,内务府的人松了口气,正准备宣旨,众人也已经拂袖,准备下跪。

“不必。”

低沉浑厚的嗓音淡淡传来,微一抬手,一阵清风擦着林倾歌膝盖处而过,扶正了她屈膝的腿。

细微到在场没人发现,要不是她的视线一直在萧衍身上,恐怕也不会发现。

被打断的内务府太监有些惶恐,不解地看向萧衍,额上已布满冷汗,深怕自己哪里做错惹来这冥王的暴怒。

“本王今日亲自前来,是想问将军府是否应允这门亲事?”

这话看似询问在场将军府所有人,可萧衍的眼神却一动不动直盯林倾歌,明显只想听她的答案。

他眼神深邃,深不见底,眼里的直白与炽热情绪明晃晃,林倾歌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眼。

正想回应,突然被人重重一撞,正是急不可耐的林婉柔跟了进来,正在她耳边低语。

“姐姐,你可要想清楚啊,萧衍杀人如麻,绝非良配,景辰哥哥还在等着你呢,你可千万别让他伤心啊......”

林倾歌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像看白痴一般看着林婉柔。

她忽然想起,前世也是这样的一个场景,萧衍不顾抗旨,给了她选择的权利,门内外,聚集着一群看热闹的亲朋好友,以及普通百姓。

而她,却在林婉柔跟萧景辰的误导与蛊惑下,用他真心换来的特权,在众目睽睽下,伤他最深!

陛下见圣旨被抗,龙颜大怒,他都默不作声地独自扛下,当天晚上就悄然离开京都。

之后,便是她被狗男女骗到全家惨死的场景。

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最终赶来为她报仇的,却是被她害得颜面尽失,连京都都呆不下去的萧衍!

“姐姐?”见林倾歌迟迟没有动静,林婉柔连忙出声催促。

林倾歌回过神来,眼上灰蒙蒙的雾气瞬间四下消散,再抬头,眼底一片清明。

“圣上所赐,定是极好,倾歌接旨!”

清脆悦耳的女声响起,铿锵坚决,整个前厅一片寂静。

在场所有人神色各异,林婉柔以及站在不远处一脸志在必得的萧景辰,脸上的笑容瞬间龟裂。

她......答应了?

她真的答应了?!

萧衍原本阴郁的神色似乎明亮了起来,深不见底的黑眸,带着林倾歌看不透的东西。

“林小姐可想清楚了?媒妁之言,不得儿戏!”

她要是真的答应,那就算是死,他也不可能再放手了!

萧衍藏在玄衣下的拳头紧紧的攥住,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她。

“姐姐,柔儿知道姐姐心悦景辰哥哥,现在同意,想必也是因为担心将军府的未来,违心而嫁。姐姐,你可千万不能一时冲动,错失了自己的幸福......”

林婉柔急急的走到林倾歌的身边,满脸的情真意切,姐妹情深的模样。

而实际上,她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万一他们真的成婚,有了萧衍的保护,那还怎么利用她除掉林家,得到兵权?

谁不知道,杀人不眨眼的冥王......是从那个地方回来的!

“啪——”

林婉柔正酝酿着情绪准备掉两滴眼泪,结果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打了回去,刚刚在外面打的那一巴掌还没好呢,这就又添了一下,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林倾歌淡漠的甩了甩自己的手,瞥了一眼明显已经快要被气疯的林婉柔,轻嗤一声。

本以为外面那一巴掌就足以给她个教训了,没想到她还真爱往枪口上撞。

这么大声,说给谁听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