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大乾第一明君

大乾第一明君

蜉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从一个贫困落魄的打工仔,穿成了异世界大乾帝国的当朝皇帝。原主昏庸且残暴,听信谗言,被妖妃迷惑,乱杀忠臣贤臣,落得一个昏庸无道的恶名。这位皇帝的人设实在太糟糕,宁昊为了活下去,为了坐稳皇位,决定富国强兵,扫平朝纲,不做别人手中的傀儡。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逆袭人生吧!

主角:宁昊,周玥   更新:2022-07-15 23: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昊,周玥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乾第一明君》,由网络作家“蜉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从一个贫困落魄的打工仔,穿成了异世界大乾帝国的当朝皇帝。原主昏庸且残暴,听信谗言,被妖妃迷惑,乱杀忠臣贤臣,落得一个昏庸无道的恶名。这位皇帝的人设实在太糟糕,宁昊为了活下去,为了坐稳皇位,决定富国强兵,扫平朝纲,不做别人手中的傀儡。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逆袭人生吧!

《大乾第一明君》精彩片段

“皇上饶命!妾身再也不敢了!”

伴随着一声尖叫,宁昊从晕沉沉的状态中清醒。

眼前视野由模糊变为清晰,周围的场景映入眼帘,却不再是街边的大排档,而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灯火通明,芙蓉帐暖,宁昊发现自己身着一身金黄色的龙袍,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手中还拿着一根金镶玉腰带。

先前那一声尖叫,正是身下之人发出的。

定睛看去,宁昊整个人都傻了,脱口而出道:“好美。”

只见面前身下,一女子梨花带雨的蜷缩着身子,正怯生生的看着他,一脸的哀求。

她容颜精致,琼鼻皓齿,肌肤胜雪,脸蛋嫣红,像极了前世某位疆族的女明星。

此时她衣服滑落,露出半截香肩,欺霜赛雪的肌肤在灯光下炫彩夺目,隐约间可见手臂护住的半圆新月。

然而,这样的美景上,却有几道鲜红色的伤痕出现,如同一张宣纸上肆意割裂的划痕,看的让人心疼。

怎么回事?为怎么会在这里?

这女人是谁?

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看看自己手中的腰带,宁昊立刻就明白了。

然而下一刻,他“啊”地一声,宁昊捂着脑袋,痛苦的喊叫起来。

大量记忆涌入脑海,让宁昊渐渐理清楚了自己如今的情况。

是的,他穿越了。从一个落魄的穷打工仔,变成了这个异世界大乾帝国的当朝皇帝!

而眼前这个身材完美,容颜更是倾国倾城的女人,则是自己的皇后周玥。

宁昊突然的变化,把身下的女子吓了一跳。

她忽然不顾自己的安危,起身关切地扶住宁昊,焦急的问道:

“皇上,皇上,你这是怎么了?来人,快传御医!”

“皇上,你不要吓我啊。”

“不要御医!”宁昊急忙打断,“我……朕休息休息就好。”

衣衫不整的周玥当然也不想招来御医,急忙叫住了外面的宫女:“蕊儿不必了。”

“皇上,可是头疼难耐,妾身给你揉揉?”

说着,一双柔.荑就放在了宁昊的头上,轻柔的按捏起来。

宁昊躺在美人的怀里,枕着周玥光滑绵.软的大腿,闻着那扑鼻的女子体香,觉得自己就是在做梦。

可,一看到周玥胳膊上的伤痕,还有她微微蹙眉,努力忍耐的样子,宁昊就有些心疼愧疚。

记忆这时候已经重叠补充了,眼前女子身上的伤痕,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

或者说,是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

大乾皇朝富有九州,是当世强国,国君历代贤明,到了宁昊这里,却有了变化。

这位帝王昏庸残暴,宠信奸佞,滥杀忠臣,致使大乾国力每况日下,败相显现。

皇后周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次劝说,结果每次都遭到宁昊的毒打。

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理清楚了这一切之后,宁昊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看着周玥倾国倾城的脸庞,开口说道:“我……朕以后不打你了。”

闻听此言,皇后周玥的娇.躯一震,温柔关切的脸上闪过一抹哀伤,随即一闪而逝:

“那妾身就谢过皇上了。”

宁昊一愣之下,这才醒悟过来,不由得苦笑不已。

原来这种狼来了的骗句,他这些年来,已经说过很多遍了,难怪人家不相信。

可就这样,自己只是稍有头疼,周玥还是立刻不顾自身安危的先关心他,这么好的女人,自己怎么就舍得下手呢?

这要是放在现代,不得含在嘴里?

眼角扫到不远处取暖的火盆,又看看手里的那根金镶玉腰带,宁昊心中一动,一抬手。

镶着金玉,内里是天蚕丝编织而成的特殊腰带,就这么落进了火盆里。

“皇上!”周玥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宁昊。

“皇后,朕知错了,朕这次是真心的。”伸手抓住周玥的皓腕,宁昊抚摸着那上面渐渐干涸的伤口,心疼的说。

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让周玥秀眉微蹙,但相比那疼痛,她更惊讶于宁昊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受了几次骗,被寒了几次心,可周玥还是愿意再相信宁昊一次。

“皇上,只要您能重新振作起来,肃清朝政,励精图治,一改朝政沆瀣一气的局面,便是天天鞭笞妾身,妾身也心甘情愿。”

周玥的话一出口,就看到宁昊的脸色,猛地就变了。

她心中一震,随即哀伤起来。

罢了,又是骗人的。

自己贵为皇后,却不能辅佐皇帝治理好国家,让奸臣当道,妖妇得势,真是愧对先皇。

一念及此,周玥的泪水便再也控制不住了,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宁昊吓了一跳,急忙坐起,将周玥搂入怀中,口中则说:“皇后别哭,朕刚才是在想,要怎么把朝里的杨干刘醒等人除掉呢,可不是骗你的。”

杨干刘醒,一个是当朝国舅,一个是当朝宰相,本该是国之肱骨的二人,却都是奸佞小人,人品败坏不说,贪污腐败一个不落,结党营私,卖官鬻爵,坏事做尽。

可惜之前的宁昊昏庸无比,独宠杨贵妃一人,被这二人架空多时,根本不知悔改。

皇后周玥每每提醒,都会招致他的毒打。

听了宁昊的话,周玥顿时一愣,她擦着眼泪,难以置信地看着宁昊:“皇上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朕已经幡然醒悟了,从今往后,定然勤勉朝政,不让祖宗基业败于我手!要我大乾重拾辉煌,万国来朝!”

前世宁昊只是个打工仔,没有任何基业,如今自己手握整个天下的权力,要是还浑噩度日败坏家底,那就对不起让自己穿越的上天。

最关键的是,他很清楚一个皇帝如果做到这份上,等待他的只会是死亡。

为了活命,宁昊也必须要振作起来,重新夺回自己的权势。

只有大乾无比强大,他这个皇帝才能坐的安稳。

宁昊握紧拳,看着周玥那绝美的脸庞,望着那一张樱桃小口,痴痴的说:“朕有如此美丽动人的皇后,如何能舍得让她失望。”

“皇上……”周玥感动极了,手掌颤抖着抚摸宁昊面庞,“妾身,妾身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妾身早就知道,皇上不会一直浑噩下去的。皇上是天子,是人中之龙,绝对会觉醒的。”

望着美人玉体横陈的样子,宁昊一声虎吼,翻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他现在已经觉醒了。


“啊!”

随着身下女子的一声惊呼,宁昊面色顿时一阵古怪。

“皇后,你……你为何仍是处身?”

看着周玥峨嵋微蹙,却还要强忍逢迎的样子,宁昊震惊之余,又是一阵心疼。

周玥闻言却是俏脸羞红,如水一样的眸子含羞带怯的看了宁昊一眼,“皇上,妾身自打入宫之后,徒有皇后之名,却并未和皇上有过夫妻之实啊。”

“这是怎么回事?”宁昊大为疑惑,忍不住问。

谁知周玥更是一脸奇怪的看着宁昊:“皇上,您素爱杨贵妃,难道您忘了和杨贵妃的约定了吗?”

“杨贵妃?”

听到这个名字,宁昊脑海又是一阵疼痛,随即这才搜寻到了这段记忆。

等到彻底读取了原主的这些记忆之后,宁昊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原来,这暴君宁昊放着好好的周皇后和宫内众多贵妃美女不要,偏偏喜欢上了一个叫杨雪莹的嫔妃,不但封她做了贵妃,而且还把本属于周玥的坤宁宫赐给了杨雪莹。

乾天坤地,坤宁宫可是皇后专属,象征着母仪天下。

宁昊将杨贵妃迁往坤宁宫,废后的心思昭然若揭。

他动辄对周玥又打又骂,就是想要抓她犯错的把柄好废后。

而这一切,都是杨贵妃出的主意!

更可笑的是,这宁昊竟然还是一个舔狗!

他对别的人残暴无比,动辄打杀,但面对这个杨雪莹的时候,就立刻变了个人,对其言听计从。

不仅如此,这原主为了得到杨雪莹的身子,还向对方保证绝不碰别的女人,要为这个女人守身三年,后者才肯让他如愿!

再结合那个国舅杨干在朝中做的一系列事情,宁昊如何不知道这一对兄妹的居心叵测。

幸好,现在是自己掌控这具身体了,宁昊绝对不会再让这贱人如愿!

身为皇帝居然还当舔狗,我呸!

他来自现代,看了多少宫斗大戏和历史小说,再没点政治智慧就白瞎了。

这两人狼子野心,根本就是冲着坏大乾皇朝道统来的!

“皇后,朕说了,从今天起,朕要重新振作,重掌朝堂,绝对不会再任由奸佞小人胡作非为了。哼,杨雪莹兄妹包藏祸心,罪该万死!”

周玥感动的都快哭了,她知道,自己小时候认识的那个聪明仁善的太子宁昊又回来了!

自己等了这么多年,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皇后,你为何哭了?是朕说的不对吗?朕是真心要悔过的,你若不信,朕立刻就下罪己诏!”宁昊急忙抓着周玥的手说。

周玥激动的连连摇头:“皇上,你能醒悟,妾身真是太高兴了。妾身是喜极而泣。”

她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怜惜,但脸上露出的笑容又美艳动人,再加上肌肤胜雪,胸前峰峦如聚,白兔嫣红,立刻就让得宁昊忘记了一切。

只想继续刚才为完成的事情。

“皇后,朕决心改过,就从破了那贱人的鬼话开始!你是朕的女人,朕要你的全部!”

伴随着周玥痛苦夹杂着喜悦的鸣泣,宁昊重新进入。

芙蓉帐暖,春宵几度。

禁闭的宫门外,守夜的宫女蕊儿看了看时辰,惊喜的发觉竟然已经到了关宫门的时候了。

“快快快,关上大门,皇上今夜要宿在皇后娘娘这里。”

蕊儿急忙来到大门前,叫醒了打盹的小太监。

小太监们闻言也是大喜,一边急急的关上宫门,一边小声的议论:

“太好了,天可见怜啊,皇后娘娘终于等到了。这下子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可不是吗,咱们以后再也不用受那杨贵妃的欺负了。皇上第一次宠幸皇后,那以后就没她的份儿了!”

这些宫女太监,都和皇后周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些年周玥被宁昊冷落暴打,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总被杨雪莹那边的人欺负,如今可算是看到希望了。

蕊儿跺了跺脚:“闭上你们的狗嘴,别给娘娘招黑!皇家的事情是你们置喙的?”

“快快关上大门!”

小太监们欢喜的应着,就要将宫门合上。

偏此时,一个蛮横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大胆!谁让你们关门的!”

众太监身子一抖,全都停下了动作,下意识地看向宫女蕊儿。

外面是杨贵妃派来等候皇帝宁昊的一干太监,领头的是杨雪莹的贴身宫女盈翠,蛮横的声音,正是她发出来的。

蕊儿心急如焚,跺着脚:“等什么呢,关门关门!时辰到了,皇上夜宿未央宫!”

大乾皇朝规定,皇帝夜晚留宿是有时辰的,戌时三刻各后宫关宫门,届时皇帝在哪里,就意味着要宠幸那位妃子。

平日里,不论宁昊去那个宫殿,见那个嫔妃,都会在戌时三刻赶回坤宁宫杨雪莹处,绝不在外留宿,就算是皇后周玥这里,也从没有呆过一夜。

而各个嫔妃极其手下的那帮人,也都靠这些来判断谁得宠。

也是因此,杨雪莹坤宁宫的人,在后宫最为威风,可以随意欺压辱骂其他宫的人。

是以,今夜好容易有了希望,蕊儿当然不能放过。

可终究还是晚了。

“给我把门推开!”

随着门外盈翠一声令下,坤宁宫的太监就撞开了大门,对着里面的小太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蕊儿等人惨叫连连,被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

没有大人物撑腰的他们,根本没有底气。

盈翠叉着腰站在院中,明明是外来的,却反而比谁都理直气壮。

“皇上夜宿坤宁宫,这是三年来养成的规矩,你们这帮贱人难道都忘了吗!还敢关宫门,谁给你们的胆子!”

“戌时三刻关宫门,这是规矩。谁说皇上非要去坤宁宫的,我家娘娘才是皇后!”蕊儿倒在地上,倔强的说。

“哼,皇后?”盈翠冷冷一笑,“信不信我家娘娘一句话,就能立刻废了她的后位!”

“来人,给我掌她的嘴!”

盈翠一声令下,几个太监立刻冲上前去,就要对蕊儿动手。

忽然,一声闷哼从身后传来:

“我看要掌你的嘴!”

盈翠勃然色变:“好大的狗胆,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掌我的嘴!”

说着话,这狗仗人势的宫女一转身,朝发声之人狠狠的瞪来。

结果下一刻,她就脸色一白,身如筛糠,噗通一声瘫倒在地。

“皇,皇上……”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盈翠怎么也没想到,呵斥自己的竟然是宁昊,她跪倒在地上,不断的开始磕头求饶。

虽然她的主子杨贵妃最得宠,宁昊对她言听计从,但这并不意味着宁昊就会对她网开一面。

整个大乾皇朝谁不知道,皇帝宁昊是个极其残暴的人,杀人从来不用理由,只要是让他不高兴的,立刻就能下令处死。

三朝元老的宰相,他杀了。

屡立战功的将军,他杀了。

刚刚高中的新科状元,他也杀了。

一个小小的宫女,难道比这些人份量更重吗?

盈翠心里悔恨极了,拼命的磕头如捣蒜,只希望宁昊能看在杨贵妃的份上,饶她不死。

“皇上,奴婢是奉了娘娘的命令,特意来接您去坤宁宫的,刚才奴婢心急闯宫,都是为了皇上啊,请皇上开恩,请皇上饶了我!”

台阶上,身披龙袍的宁昊冷冷看着那些坤宁宫的一干人等,眼中冰冷无比:

“好啊,你们很好!后宫的规矩是不是都忘了?戌时三刻各宫关门,你们竟敢闯宫!你们想造反不成?”

此言一出,噗通噗通噗通,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其他宫女太监,全都跪了下去,惶恐不安的磕头:

“皇上饶命,奴婢们没有此心,请皇上开恩!”

但可惜,现在的宁昊,看这些人只觉得厌恶。

仗着得宠,这帮狗奴才竟然都敢骑到皇后头上了,假以时日那还得了?

不杀如何消解他心头之恨!

特别是这个盈翠,竟然还想用杨雪莹来影响他,更是罪该万死!

“金吾卫何在!”

随着宁昊一声暴喝,一队金吾卫侍卫,立刻从不同的角落现出身形,来到院中单膝跪下:

“金吾卫指挥使牛猛,参见皇上!”

“把这些擅闯未央宫的人当场杖毙!宫女盈翠口不择言,侮辱天子,罪诛三族!”

“是!”

牛猛猛地起身,血红眼睛一扫那些坤宁宫的太监宫女,一挥手:“带走!”

一众金吾卫根本不管这些人的哀求,直接打倒在地,然后手提刑杖,当场行刑。

砰砰砰。

十几个太监宫女,就这样被活活打死在了院子里,鲜血染红了院内的青石,场面极其骇人。

盈翠傻了一样的瘫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景象,整个人都崩溃了,就连飞溅在脸上的鲜血,都让她无动于衷。

但包括蕊儿在内的那些人,却一个个看的热泪盈眶。

他们受了这么久的欺负,今天终于能够出口恶气了。

宁昊就这么站在台阶上,面罩寒霜的看着金吾卫行刑。

等一刻钟之后,行刑完毕,宁昊这才对牛猛说道:

“把这些人的尸体送到坤宁宫去,告诉杨贵妃,朕给她三天时间,立刻迁出坤宁宫,朕的皇后要回去!”

“是!”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宁昊这才返回殿内。

皇后周玥担忧地看着宁昊,紧张的道:“皇上,可是要去坤宁宫?”

宁昊只留宿杨贵妃处,后宫的嫔妃全都清楚,周玥虽然心中清楚,但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

万一,万一他今夜想在此留宿呢。

“不了。朕以后都不会去那贱人处,朕要和我的皇后在一起。”抚摸着周玥吹弹可破的面颊,再看看她衣衫半掩的媚态,宁昊心中一荡,再次上下其手。

周玥身子一颤,蹙着峨眉羞涩的说:

“皇上,妾身……妾身身子还有些疼,改日吧。”

宁昊哈哈一笑,他要的就是这句话。

“那好,朕今日就放过皇后你,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有的是时间!”宁昊说着,便直接脱了衣服,搂着周玥倒头就睡。

“朕不进去,朕就蹭蹭。”

周玥哭笑不得,只好勉为其难。

……

翌日,早朝。

宁昊头戴皇冠,身穿五爪金龙袍,坐在皇座上。

身旁,太监唱诺:“今日上朝,有事启奏!”

下方群臣安静,人人低着头,无一人上奏。

于是太监再唱:“既无事,那就退朝!”

这可把坐在龙椅上的宁昊给弄懵了。

随即一想就明白过来。

这原主本来就是这副德行,自从宠信杨贵妃之后,根本不理朝政,上朝就跟走过场一样,再加上朝政全被杨干刘醒把持,更是甩手不管,上朝下朝总共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本来还有大臣劝谏阻拦,但在宁昊砍了几个人脑袋之后,全都学乖了。

没人会在朝会上上奏,全都会在之后找杨干刘醒二人汇报工作。

他这个皇帝是彻底和朝臣脱离了。

弄明白之后,宁昊就惊出一身冷汗,这怎么得了,臣不知君,君不识臣,长此以往,他就完了啊。

于是,宁昊狠狠一瞪身旁太监:“急什么急!朕屁股都没捂热呢,退什么朝!”

此言一出,满殿群臣上下全都震惊了。

纷纷抬头偷看过来,皇上这是转性了?

特别是国舅杨干和宰相刘醒,二人立刻对视一眼,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

“都说说吧,近来国内有什么大事要事发生?”宁昊好整以暇的坐在龙椅上,威严的发问。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没人发声。

不是没事,而是不敢啊。

上次砍头的那个御史,那血还在外面青石上没干呢。

终于,国舅杨干仗着得宠,干咳一声,走了出来。

“启奏陛下,我大乾皇朝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哦?什么事都没有?”宁昊呵呵一笑,目光看的杨干心里发毛。

昨夜宫中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所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宫里的风向已经变了,更不知道眼前的皇帝,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蠢货。

“回陛下,就算是有,也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臣等就能解决,毋须陛下操劳。”杨干硬着头皮说。

宁昊冷笑连连,这混账果然包藏祸心,摆明了要架空自己。

“既然无事,那你给朕跳个舞吧。”宁昊忽然说。

“什么?”杨干整个人都愣住了。

“朕说的话你没听见?”宁昊眼神一冷,“需要朕再重复一遍?”

杨干打了个寒颤,急忙躬身应道:“臣,臣遵旨。”

且让你这昏君多得意些日子,等我拿到兵权,要你好看!

杨干眼中寒光一闪,然后当着群臣的面,尬舞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