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手撕渣男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

手撕渣男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

米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挽舒熬夜看小说,不幸猝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非常幸运,不仅重获新生,还重生到一个豪门继承人的身上。她本以为自己就此人生开挂,走上人生巅峰了,谁成想,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渣爹一心想榨干她最后一滴血,独占家产,继妹和渣男更是沆瀣一气,恨不得她早点死,魂穿而来的秦挽舒从此踏上最强虐渣打脸之路!

主角:秦挽舒,傅知衡   更新:2022-07-15 23: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挽舒,傅知衡 的女频言情小说《手撕渣男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由网络作家“米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挽舒熬夜看小说,不幸猝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非常幸运,不仅重获新生,还重生到一个豪门继承人的身上。她本以为自己就此人生开挂,走上人生巅峰了,谁成想,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渣爹一心想榨干她最后一滴血,独占家产,继妹和渣男更是沆瀣一气,恨不得她早点死,魂穿而来的秦挽舒从此踏上最强虐渣打脸之路!

《手撕渣男后我继承了亿万家产》精彩片段

陆盛两家订婚大典。

主持人在直播中激动得给他们介绍着这订婚典礼上每一处浪漫奢华。

秦挽舒关掉了手机时,车子正好停在门口。

她没下车,而是视线放到了一直都安静的坐在一边的男人身上。

“傅先生,您可是我妈给我选定的未婚夫,我妈临走时还把整个秦氏都托付给了你,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男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当下开口,声音更是低沉的好听:“是傅某疏忽。”

“既然知道是你疏忽了,那我一会要做什么,傅先生可得给我撑腰啊。”

秦挽舒扬起一抹犹如骄阳般的笑,推门下车。

她后边跟着十几辆车,呼啦啦下来的起码有百十号穿着黑衣服的保镖!

傅知衡挥了挥手,黑压压的一群保镖,直接进了酒店,全程没有任何声音。

秦挽舒推门的前一秒,从里头传来了她那个“亲生父亲”感动的度哽咽的声音。

"安安一直是我的掌中娇,今天虽然只是订婚,但是爸爸依旧很感动,我们安安也终于长大成人了!爸爸特意准备好了一份订婚礼物!以后秦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恒星娱乐就归你了!”

盛安安带着精致妆容,红唇微启,刚打算说道谢:”谢....“

砰!

突然之间,酒店包厅的大门被人暴力踹开!

上百名统一着装的保镖迅速涌入,厅内原本温馨和谐的场面顿时骚乱了起来!

”那不是秦家的大小姐秦挽舒吗?'

“听说秦挽舒天天特别喜欢陆家少爷,天天倒追,我刚才还奇怪她怎么没过来闹事呢!”

"好像说是三天前被车撞了就剩下一口气了吗?'

"刚才人家可是把秦家的公司送给跟自己姓的闺女当嫁妆了!”

不少人议论纷纷,那些话都传入了前排柳芬的耳朵里头了!

她双手收紧,在心中咒骂一句:这小贱人不是咽气了吗!

秦挽舒踏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来,带给人难以忽视的压迫感!

“秦挽舒?”盛坤拿着话筒的手一抖,声音已经通过音响在宴会上环绕了一圈。

“秦挽舒,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是不是存心要破坏你姐姐的幸福?”

“傅知衡,你一个外人,也跟着她胡来?”

订婚宴会的男主角陆昱立即质问着,顺便将盛安安护在身后。

三天前,他就和秦挽舒说清楚了自己喜欢的人,结果秦挽舒伤心难以接受,还跟他大吵大闹,他不过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她就被车给撞了。

当时他就觉得有古怪,不过是被车撞了,怎么就变成重症了?一定是苦肉计。

现在看到她活蹦乱跳,就知道是真的!

“傅某失职,连公司被人非法转让了都不清楚,今日陪着秦小姐过来,是傅某该做的。”

“其实本小姐是无意打扰你们订婚的。”秦挽舒接着道。

“可我在濒死之时,听见有个狼心狗肺的人要将我妈留给我一个人的财产给外人当嫁妆,气得我是直接活了过来,不然你们就要在我我坟头蹦迪了。”

盛坤企图阻止她胡说八道,立即用麦克风大声喊道:“秦挽舒!你之前就各种破坏你姐姐的感情,对陆家少爷死缠烂打,,现在还闹到人家订婚典礼上,你丢不丢人?”

这么多宾客都还看着呢!

“丢人?您没听到刚才傅先生说什么?”秦挽舒被这音响震得不行,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我随母姓,姓秦,您是入赘我们秦家了。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姓盛的姐姐?”

“再说了,你拿我妈的公司给你的婚前私生女当嫁妆?你算老几?”

秦挽舒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无疑是啪啪啪得扇在他们脸上!

在这几句话间,秦挽舒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秦挽舒长相明艳大气,绝对称得上倾城之姿,只是原来的她被PUA时间长了,多少有点畏缩之气,显得便没有那么漂亮了。所以这江城第一名媛的名号就落在了盛安安的身上,平日里盛安安也没少用这个称号去营销。

可是如今的秦挽舒,气场全开,眉眼间的消沉全然消散,明明只是一身便装,硬是将盛装的盛安安给完全碾压。

她白皙的手指一指盛安安带着的极品帝王绿项链:“这是我妈妈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偷偷的戴出来?”

“来人,给我扒了!”

秦挽舒说完后,径直抢过盛坤手上的话筒,又将目光放到坐在下面的柳芬身上。

“那个女人也戴着我妈的首饰!一齐给我扒下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别乱动手!”柳眉花容失色,但几个保镖却直接摁住了她,直接强硬的把那首饰扯了下来!

秦挽舒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自己带来的保镖直接动手,完全不给盛家和陆家留半点面子!

陆昱的父亲脸色铁青!

“秦侄女,虽然你和阿昱有缘无分,但是爱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你不能求爱不成就翻脸不认人,你这样的做派是不是太过分了!”

秦挽舒一脸浮于表面的歉意,下巴高抬:“陆伯父,我敬你是我妈妈的旧友,就不骂你了,但是以后请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求爱不成?哪个爱?你们陆家在秦氏面前不过一个小门小户,还需要我求?”

“我这三天在医院生死未卜,而她们却已经登堂入室,住进了我妈的别墅,戴起了我妈的首饰,而且有人居然还要将我名下的公司送给别人!”

“所以,我非常有理由和借口怀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事件!为的就是吃绝户!”

吃绝户这三个字分量可太重了!虽说不妥,可是谁也不敢站起来反驳!

那些宾客只能赶紧站起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紧!

“那个,秦小姐和你们还有事情要处理,这个我先走了啊!”

“我也先走了!”

“抱歉抱歉,我突然有点急事,先走一步。”

盛安安见自己精心的订婚典礼,如今变成这样,气的银牙紧要,但是。

“呜呜呜,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和景昱哥哥是自由恋爱,却因为你也喜欢上了他,我这些年来处处照顾你的想法!”

“你明明都已经有了傅先生,却依然不能放我吗?如今更是把我的订婚典礼弄砸了。”

“你是不是真的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啊?”

“你死不死的无所谓,但是死之前,也得记得先把我首饰还我!”

“你个不孝女,竟敢这么跟你父亲说话!看我不教训你!”盛坤气急败坏,冲过来就想要打人!

结果,手还没碰到秦挽舒,就被一旁的傅知衡给抓住了手!

清脆的一声响,直接把他手给卸了,半点也不留情!

“哎呀,爸,你没事吧?疼不疼?”秦挽舒嘴里询问,脸上却满是笑意,心里更是疯狂鼓掌。

傅知衡干得漂亮!

盛坤疼得冷汗直流!

秦挽舒看的一脸舒爽,双手环胸道:“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我呢,虽然有钱,但是我也最爱钱,把公司归属的事儿说明白了,我也懒得和你们吵嘴架。”

秦挽舒拿起那封公司转让书,直接撕了个干脆。

“这份文件此刻起就无效了。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好了,既然事情办完了,那我们就先走了,打扰各位的雅兴了。”

秦挽舒下一站还要去恒星公司开会呢。

结果她刚刚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哦对了!”

“爸爸,我要再次提醒一下你。在你再婚的时候,就和我妈没有了关系。”

“入赘秦家的事实已经不再存在,着实不应该再继续住在我妈的房子里。”

“对了,限你们今天之内从我妈的别墅搬出去,我要把它卖了!被你们住过了,真的是晦气!”


盛坤疼的一头冷汗,听见秦挽舒居然说要将别墅卖掉的时候,痛苦的表情也转为了震惊与害怕!

“你敢!你竟然要将亲生父亲赶出家门吗?你就不怕唾沫星子喷死你?!”

盛坤真的没想到,秦挽舒竟然做的这么绝。

秦挽舒耸了耸肩,无所畏惧道:“我为什么不敢?‘

“我妈死前可是立过遗嘱的,她的财产都归我!我可是唯一的继承人。我处理我自己的房子有什么不对的?你隐瞒了自己婚前就有私生女的消息,还入赘秦家,这是骗婚!”

“现在十一点,带着你的老婆孩子,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吧,下午三点你多呆一分钟,我就将你直接扔出去!“

“天天住在我妈的别墅里头,和你的小情人儿恩恩爱爱,真不怕我妈半夜敲你的门!”

秦挽舒嘟囔了一句,却说得无比大声!

足以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头!

”秦小姐,首饰完好无损。”

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将手里的首饰准备递过来。

秦挽舒眉头轻蹙,淡淡道:“它们不干净了。”

傅知衡:......他对于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妻的突如其来的转变,也有些一言难尽。

刚才,他站在那,就看着秦挽舒使出了一挑五的架势。

他愣是没帮上什么忙。

于是,这会冒昧说道:“那我帮秦小姐找最专业的珠宝修护师好好清洗”

秦挽舒转过头来看向傅知衡,眼睛里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

“这都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还要拜托傅先生跟我一块去一趟公司。”

“应该的。”

傅知衡望着她那异常明亮的眼眸,瞬间明白了她想要做什么,眼底一丝笑意划过。

二人在去公司的路上,秦挽舒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打开手机备忘录。

在高调毁掉婚礼后边打上一个勾。

下边洋洋洒洒还有好多条。

没错。

秦挽舒是穿越来的,她本来只是一枚悲惨社畜,被加班时喝的咖啡呛死,醒来就到这儿了。同时,她也全部接受了原主的一切记忆。

盛安安名为姐妹,但很接受不了自己是私生子的事情,自始至终都在抢原主的所有。

陆昱甜言蜜语的哄骗原主,背地里却不知道从原主这里拿了多少好处和人脉。

秦挽舒皱了皱眉头,原主好欺负,她可不是好欺负的!

骗感情就算了!既然敢骗属于她的钱!真是小看了社畜人对钱的渴望!

她随手翻了翻某平台上的热搜,果不其然都在热议新生小花旦盛安安的订婚。

盛安安的订婚典礼本来是全程直播,但自从被她砸了场子后,就切断了直播,再没回恢复。

盛安安的粉丝不干了,直接去恒星公司官微质问,他们的小公主到底怎么了?

盛安安进入了娱乐圈之后,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圈了一波粉。

盛安安已经事业小成的时候,原主在当陆昱舔狗。

后来,盛坤为了让她在娱乐圈好走一点,让专业的营销公司爆出她是恒星老板的女儿,套了一个“富二代小公主来娱乐圈体验人间疾苦”的人设,又狠狠的圈了一波粉。

盛安安星途越来越顺遂的时候,原主还在尽职尽责的当舔狗!

秦挽舒真服了,就原主这恋爱脑,还有这么大的家业,被人吃了是迟早的事儿啊!

而且就没听过什么叫“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吗?

非得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秦挽舒脸上的表情变了几番,等她收敛好表情的时候,却发现旁边的傅知衡在看她。

“你看什么?”秦挽舒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不要迷恋我,我从刺激已经发誓,要专心搞事业,男人什么的,都是绊脚石。”秦挽舒摸了摸脸蛋,自恋道。

傅知衡忍住了嘴角的抽搐,努力将视线放到另一边。

秦氏集团是江城的NO.1

当时秦兰薇,也就是秦挽舒的母亲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安排。

将秦氏集团全权委托给了她的好姐妹的儿子,也就是傅知衡帮忙打理。

只等订婚了,就可以立刻移交。

只是秦挽舒一直都在闹腾,作天作地要和陆昱结婚,这段订婚才被耽搁下来,并未公之于众。

秦挽舒一想到原主之前的那些嫌弃傅知衡,疯狂舔陆昱的脑残举动。

就脑仁疼的狠。

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可偏偏人家还绅士的很,一路互送她来打脸。

她还能说什么?

秦挽舒按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踩着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恒星公司。

因为大家都知道恒星公司要易主了,有一批曾经跟着妈妈打拼过的老部下,今天被盛坤那边的人给赶出公司。

秦挽舒一进来,就遇到了一个抱着纸箱骂骂咧咧的男人。

“你们这些狗东西,当年秦总对你们都是知遇之恩啊!如今竟然偏帮着姓盛的!”

后面几个盛家的狗腿子追出来骂,“老李,你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秦家的那个千金大小姐,给车撞了听说就剩下一口气了!”

“这公司可能随时都被姓傅的给吞掉呢!人家盛总才是一心为了公司好!”

“我呸!盛坤如果不是因为入赘了秦总,他哪儿来的这么大家业?”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女,说不好听的,那是盛坤骗婚!”

两拨人吵得不可开交,突然被一阵掌声打断。

"说得对啊,不过是靠着老婆的凤凰男,而且都重组家庭了,没理由入赘的男人还能把秦家的东西改成盛家。”

秦挽舒一边拍手,一遍走向他们。

“哪来的野丫头?轮得到你在这评头论足?你是哪个艺人??信不信我立刻开除你!”

秦挽舒冷哼了一声,“野丫头?你还是猥琐男呢!”

“你!”面前那挺着啤酒肚,满脸肥肉的男人立刻怒发冲冠,“保安!喊保安过来!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我们恒星大门的吗?一会盛小姐的要来公司视察,机警一点!”

“盛小姐?她不会来了!”秦挽舒好心回答了他的问题。

男人蹙眉,一脸不耐烦,不耐烦的抬手便要打人!

“神经病吧?”

男人的手被人一攥住。“傅.....傅总?”

他刚才气急败坏都没有注意到!

这个女人后边站着的居然是傅知衡!

他脸上肌肉抽了好几下,表情更是变了又变。

“傅总,您....您怎么会过来这?”

“如果不过来,怎么会知道周经理你如此吃里扒外?”

周舟脸色虽然难看,但他转念一想,反正秦家小姐又不在,一个可有可无的未婚夫算什么?

“傅总,这是秦家内部的事,您怎么能任由这些人污蔑盛总?这是挑拨他们父女的关系!”

“站在你面前的,就是秦小姐。”傅知衡不急不慢。

“秦小姐?哈哈!傅总您是不是以为我眼睛瞎了?

“秦小姐都快要断气了!哪里来的骗子,跑这来行骗!”

秦挽舒伸手搭在他的胳膊上,向大门外蓄势待发的保镖们挥了挥手,“跟这种挡道的狗说什么?全部撂倒!咱们上楼!”。


傅知衡看着身边这个满身斗志,就差把“想打架”三个字写在自己脑门上的小姑娘,认命的揉了揉眉心,往后边看了一眼。

后边的保镖十分自觉,直接将在场的人全部放倒!

陈舟被摔蒙了!

一边的老李也看蒙了!

“你真的是?大小姐??你没事了?”

“是我,这位叔叔别急着走啊,不赶时间的话,一块再参加一次高层会议好了。”

秦挽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在地上哀嚎翻滚的几人,转头向电梯走去。

几人到了26楼的会议室。

那些人散会了却都还没有离开,大多都是想要在盛安安过来的时候,在新老板面前怒刷一波好感!

秦挽舒侧头对傅知衡说道:“傅先生,一会你来还是我来?”

傅知衡侧头,看着满眼亮晶晶,跃跃欲试的秦挽舒,将我来两个字咽了回去,“自然是秦小姐。”

“那傅先生不怕我闹得太过了?”

傅知衡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但只一瞬,就恢复了正常。

“有我在,随便闹。”

秦挽舒满意的点了点头:“那麻烦傅先生外面等一等。”

傅知衡不置可否,正好他可以整理一下这一天凌乱的思绪。

"老李?你怎么又回来了?”

跟老李相熟的某位高层先发现了他,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那个方向看。

秦挽舒以为好歹也有个人能认出她看来,结果一个不瞎的都没有啊!

原主都干了些什么啊!

“人应该都还在。”秦挽舒说着,走到主位直接落座。

“哪来的野丫头,这是你能做的位置吗?”

"她是秦大小姐,秦总的女儿。”老李将自己的东西放在一边,开口道。

"哈哈哈哈?老李!你为了不离开恒星也是够绞尽脑汁了!”

“秦小姐躺在医院里头,我们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说人不行了。”

“赶紧叫保安把这些不相干的人轰出去!”

随着他话音一落,会议室的被人从外边打开了!

领头人看到穿黑色制服的人进来,还一愣,心说怎么就几天,恒星的保安换制服了?

下一秒,他腿肚子一软,直接被人踹倒在地!

“你们!”

这是哪里来的强盗?

光天化日之下没有王法了吗!

秦挽舒坐在主位上眼底十分满意。

果然,来挑事就得多带点人。

人多力量大,不要怪她仗势欺人,她实在是柔弱不能自理,震场面这种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把。

“你们是想坐下来开会呢,还是我包个车,让大家去警局一日游?”

秦挽舒的开口,算是将一部人从错愕的表情中拉回了现实。

"秦小姐,就算你是秦总的女儿,也没资格这多对我们这些高层有过多的置喙!”

"就是!就连秦总当年,也从不过问恒星的事,更.况....”

“我妈是恒星的控股股东吧?”秦挽舒看着急急出来当出头羊的男人,慢悠悠的问了一句。

“恒星如今在娱乐圈中,算是新星公司,但也不过是我秦家的一个子公司罢了!”

“我妈死后股份全部由我继承,我倒是想问问了,在我本人昏迷不醒的情况下,你们凭什么把我的公司转让给盛安安?”

众人哑口无言。

秦挽舒伸手托着她的下巴,灵动的眸子转了两转:“难道是盛坤给的太多了?”

“这可就是你们不道德了啊!有钱大家应该一起赚才是啊!”

高层们的脸上纷纷出现了近乎便秘的表情。

就在这时,刚才在楼下被过肩摔的陈舟也赶紧冲了上来!

乱作一团的会议室,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赶紧喊道:“陈舟,怎么回事?”

陈舟是恒星的CEO,他在楼下被耽搁了一阵,如今算是反应过来了,看来是盛坤和这个秦挽舒闹掰了,如今两方正是夺权的时候。

只是他早就和盛坤利益捆绑,此时绝不能让秦挽舒重回公司,不然以后哪儿有他的好日子过了!

“秦小姐扪心自问!你给公司带来过什么利润,创造过什么价值?秦总糊涂,居然将公司交给外姓人掌管!”

“如果傅知衡有心吞并,恒星将不复存在!到时候偶,秦小姐又对得起秦总吗”

秦挽舒歪头一笑,杠了他一句:“请问,盛安安姓什么?”

当然是...

陈舟表情一副恍然又立即转为窘迫!

“可是盛小姐,你是亲生父亲的女儿啊!而且,盛小姐也给我们恒星带来了不俗的收益......"

“这位先生!”秦挽舒露出一丝讥诮:“请你把因果关系搞搞清楚,恒星在盛安安身上砸了那么多的资源,买了那么多的热搜,恕我直言,就是头猪,都已经被捧红了。再说了,这是她的工作,为公司创造价值?难道公司没给她工资?没给她分红?”

“我没有创造价值?那恒星之所以能在娱乐圈走的顺风顺水,敢号称三大巨头之一,难道不是因为后面有秦氏强大的资金支持?”

“不如,我现在立刻就把股份折现,从此后你们恒星脱离秦氏?”

陈舟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

“盛小姐是盛总的女儿,是您的姐姐,自然是站在我们...

“不好意思,我妈就生我一个!我可没有什么不知狗头嘴脸的姐姐。”

陈舟往日在外头都是被人捧着。

从未有人让他这么哑口无言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姑娘指责,实在让他难受,对秦挽舒不满的情绪又加重了几分。

“总之,盛先生跟秦总是夫妻关系,他总不会害了恒星吧!”

“当然会了!”秦挽舒用你居然这么快就失忆了的眼神看他:“刚刚先生还说,外姓人都不可靠呢!

“再说了,现在他都已经再婚了,那就跟我们秦家再也没有关系了。”

“恒星公司我是不会转让给任何人的,至于你们这些站错队的人,我也不介意你们再站回来!但要是还想搞什么暗箱操作,别怪我送他上法庭!”

“少在这儿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了!”

总不能因为老子容忍儿子,儿子就以为自己成老子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