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一代雄师

一代雄师

流露笔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逸轩从小父母双亡,师父收养他,传授他一身本事。老人家行将就木,知道外面的世界才是苏逸轩该去的地方,于是,命令他下山闯荡。行将就木是假,想一个人偷偷研究长生不老药才是真的,他忿忿不平许久,才不情不愿下了山。且看他如何凭借自身的强大实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书写辉煌的传奇一生!

主角:苏逸轩,江雪涛   更新:2022-07-15 23: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逸轩,江雪涛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代雄师》,由网络作家“流露笔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逸轩从小父母双亡,师父收养他,传授他一身本事。老人家行将就木,知道外面的世界才是苏逸轩该去的地方,于是,命令他下山闯荡。行将就木是假,想一个人偷偷研究长生不老药才是真的,他忿忿不平许久,才不情不愿下了山。且看他如何凭借自身的强大实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书写辉煌的传奇一生!

《一代雄师》精彩片段

晴朗湛蓝的高空,像碧玉一样澄澈。

偶尔几堆白云,就像茫茫大海里的岛礁,边上的缕缕云丝如浪花般的跳跃。

挨着机窗坐的苏逸轩紧皱双眉。

虽然是第一次乘坐飞机,却没有丝毫的兴奋,更无心欣赏窗外的‘天色’。

“臭小子,白吃白喝我这么多年,也该下山自食其力了...”

“整天陪着我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有个屁用,外面的世界才是你的用武之地。”

“老头子的本事多给你了,最后再送你一个锦囊,滚蛋吧。”

苏逸轩怎么也想不通,昨天那个老不死的会突然赶他下山。

任凭他怎么哀求,老不死铁着脸仍下一个锦囊后。

转身重重的关上了大殿的石门。

苏逸轩无奈的捡起了行李,锦囊。

沿着熟悉的青石阶,一步三回头的慢慢走下了山。

“这个老不死的,不知道是犯了那根筋,翻脸比翻书还快。”

“什么白吃白喝,行将就木,都是骗人的鬼话...”

“说不定自己一个人想偷偷的炼长生不老药呢。”

心里一顿咒骂,苏逸轩才解气的轻舒双眉。

骂归骂,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朝窗外的清峰山方向默默地凝视。

苏逸轩心里很清楚。

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是老不死收养他,并且传授了他一身本事。

与其说是师傅,倒不如说是父亲来得贴切。

一晃十几年了,不说相依为命也是朝夕相伴。

突然的离开,苏逸轩真的是万般的不舍。

正当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声音打乱了他的回忆。

“哎呦,看上去好像是林正英的徒弟似的,你怎么不戴一顶道冠啊?”

坐在苏逸轩身旁的妙龄女子,刚拿出小镜子准备补妆。

从镜子里看见苏逸轩一身怪异的装束,还背着一个绣着阴阳鱼的包袱。

就侧过头看着苏逸轩打趣的说了一句。

“不错啊,挺有眼光嘛,我就是当代少年天师。”

苏逸轩满脸的自豪,在山上自己就一直以天师自居。

“不会吧,还真的把自己当天师了?都什么年代了。”

妙龄女子想不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有人承认。

“怎么?你是怀疑天师的能力,还是不相信这个职业的存在?”

苏逸轩很是严肃的反问道。

“你该不会说坐上飞机,就可以去天庭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了吧?”

见到苏逸轩一脸认真的样子,妙龄女子索性放下了手中的化妆盒。

反正在飞机上也是闲得无聊,就开始了海聊。

“你倒说给大家听听,这个天师到底有多少能耐?”

这时,苏逸轩也侧身看向了妙龄女子。

哇!

身穿淡绛纱衫,雪白的肌肤忽隐忽现,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

火辣的身材更是让青春活力四射。

是谁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就算是老虎,那这个模样也太可爱了。

苏逸轩不自觉的动了动喉结,干咳了几声说道:

“要说天师的能耐,简单来说,仰望苍天能观七斗天象,俯视大地可探福泽龙脉。”

“擒妖后捉鬼王,驱魔帝锁怪圣,那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何为‘天师’,就是明白了天道,又是在传播天道。”

“停,停...你说得太虚了,能不能来点科学的?”妙龄女子举手叫停。

“科学的是吧,好,你知道爱因斯坦,牛顿吗?”

捋了捋头发的苏逸轩,扬了扬剑眉问道。

“当然知道,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苹果掉在头上的牛顿了,爱因斯坦谁不知道啊。”

“可他们和你说的事好像是没有半毛关系,完全就是风牛马不相及啊。”

妙龄女子怔怔的看着苏逸轩。

“不知道了吧,他们在晚年的时候都相信,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所以,不要拿你的认知去质疑天师的能耐,明白吗?”

苏逸轩还真的振振有词,有理有据的。

一时语塞的妙龄女子摇了摇头。

心里暗想:这家伙到底是绝世高手还是一个中二病的?

喝了一口咖啡,她接着用戏耍的口气问道:

“行,算你对,既然你自诩是当代少年天师,那就说说你的能耐吧。”

苏逸轩听出了她的口气,也跟着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的能耐?说出来怕吓着你,想听是吧,美女,你可要坐稳了。”

“你倒是说啊,别整这些没用的嘴皮子功夫。”

“这么说吧,天师该有的能耐我都有,另外我还会医术,武术,相面术,读心术...”

“得,得...你就别吹了,你干脆就说无所不能好了。”

妙龄女子再一次举手叫停,打断了苏逸轩的话。

“你不相信?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一下?”

苏逸轩看到了大美女,也有了想露一手的冲动。

此刻,周围的乘客听到苏逸轩要证明一下,也都纷纷来了兴致。

“快证明一下吧,别光说不练了。”

“对啊,事实胜于雄辩,开始啊。”

“天师先生,你就露一手绝活出来让我们瞧瞧。”

……

大家七嘴八舌的,都在催促苏逸轩快点拿出真本事来。

当然,他们的内心只当做是看一场笑话而已。

苏逸轩站起来,双手抱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

“好啊,我知道这位小妹的名字叫江雪涛,你们不知道吧。”

妙龄女子闻言,露出来惊颤的表情,自己的名字确实是江雪涛。

旋即,她又哈哈大笑道:

“我当是什么天大的本事,原来只是知道我的名字啊。”

“这还不简单,你我就坐在一起,只要你偷瞄了我的机票不就知道了吗?”

“对啊,这个不算,不算...”周围的乘客也不认可。

苏逸轩倒也不恼,别人会这样想也没错啊。

“行,那我就接着帮你看看面相,就知道你的身世,如何?”

一听要帮她看面相,还知道身世,江雪涛马上就爽朗的答应了。

因为她是最清楚的,机票一直就在包里没动。

“说吧,我洗耳恭听。”

只见苏逸轩凝视着江雪涛,娓娓道来:

“你是个在校的医科大学生,学医的,算起来和我是半个同行,不过你学的是西医。”

“还有你也是个大家闺秀,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你的父母亲都是正走仕途,拿你们的话说,你也算是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


江雪涛是越听越感觉玄乎,最后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一动不动的,像是个雕塑似的。

难道他是提前调查过?还是故意设的局?

不可能啊!

根本就不认识,更别说是调查。

况且,这次班机还是因为自己有事改签的,就更不存在设局的可能。

如果说刚才的名字还可以找个理由搪塞,现在却没有任何理由反驳。

“天那,未卜先知,简直难以置信,你是神啊!”

“够了,大师。”

回过神来的江雪涛除了惊呼之外,还紧急叫停了苏逸轩。

她总不能让苏逸轩把自己的隐私都说出来吧。

周围的乘客看到江雪涛的表情,什么都明白了。

瞬间,整个机舱都沸腾起来。

惊讶的尖叫和赞誉之声,交织着充满了舱内每一个角落。

苏逸轩依然双手抱胸,一脸的淡定。

好像如此热烈的场面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就在江雪涛和周围乘客想再一探究竟的时候。

机舱传来空姐甜美而又急促的声音:

“尊敬的旅客,尊敬的旅客,现在播报一个突发事件。”

大家一听是突发事件,瞬间就鸦雀无声,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

惯性思维第一反应就是空难。

“头等舱有一个病危的患者,急需抢救,有会医术的旅客请帮忙施救。”

“非常感谢!...下面在播报一遍...”

哦,原来是突发事件是指有人病危。

大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江雪涛圆圆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笑眯眯的看着苏逸轩说:

“小天师,你刚刚不是说会医术吗?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走吧。”

苏逸轩倒也干脆,二话不说,拿起阴阳鱼的包袱径直走向了头等舱。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江雪涛立刻紧随其后。

俩人到了头等舱。

只见一个体态偏胖的中年男子,直挺挺的躺在座位上。

脸色惨白,四肢开始变得黝黑,张着一张蛤蟆大嘴,急促的呼吸着。

慢慢深凹下去的眼睛让人看了都觉得可怕!

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犹如八个月的孕妇。

边上坐着一个银须飘飘的老者,正皱着眉全神贯注的帮他把脉。

江雪涛见状就停下了脚步,轻轻的说了一句:

“没事,这人有救了。”

“没事?刚刚空姐不是一直播报患者病危吗,这么快就没事了。”

苏逸轩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说。

“你没有看到那个把脉的老先生吗?”

“告诉你,他可我们医学院的院长,省城人民医院的老中医郭老。”

江雪涛指了指正在把脉的郭老说。

“院长?老中医?郭老?”苏逸轩边说边看向患者和郭老。

“对啊,他在医学界可是赫赫有名的顶级人物,什么疑难杂症没见过。”

“可以说是药到病除,家里的荣誉证书和奖杯都没地方放了。”

说起郭老,江雪涛也算是比较了解的。

“不会吧,真的有你说得这么神,那眼前这种小病,犯得着把脉这么久吗?”

苏逸轩听完江雪涛的介绍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此话一出,其他人顿时都纷纷看向了他。

“你...你怎么...”

还没等江雪涛的话说完。

站在郭老身边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中年人马上就呵斥道:

“哪来的混蛋,竟敢在夏老面前胡言乱语,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对不起,对不起,他只不过是一个天师,想过来看看,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江雪涛转而替苏逸轩赔了一个不是。

苏逸轩好像并不领情,自顾喃喃的说:

“奇怪,明明是很简单的病,怎么个个都当成了绝症似的。”

“难道你们山下看病都这个样子吗?”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本来就安静的头等舱。

大家还是都听见了。

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更是一脸的怒火。

“说你是天师,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做神仙了。”

“小小年纪,就想行骗江湖,真的是不可理喻,到一边待着去。”

机舱里别的旅客也纷纷指责苏逸轩。

“是啊,年轻人学什么不好,干嘛学做什么天师。”

“连看都没有看,就站在边上说风凉话,”

江雪涛见触犯了众怒,就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别在说话了。

苏逸轩却满不在乎的样子,反而提高了音量说道:

“谁说我没有看,我一进来就看到,患者不就躺在座位上吗?”

“大家都知道,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诊断,‘望’我已经做到了。”

“还有‘闻’我也做到了,只是你们没有感觉到而已。”

“你们静下来听听,他肚子里是不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经苏逸轩逸一说,大家屏息细听。

还真有一种似春蚕吃桑叶的‘沙沙’声音。

就在大家露出震惊的表情时。

郭老也是一脸的惊骇,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

突然,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大吼一声:

“别在这里故弄玄虚了,影响了夏老的把脉,如果患者出现什么差池,你就是间接的杀人凶手,滚出去。”

“闭嘴,嚷嚷什么。”郭老一声呵斥,把脉的手缓缓的移开了患者。

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见郭老动怒了,更是满脸堆笑的说:

“就是啊,胡言乱语的,还敢影响你老的诊断。”

“郭老,我叫秦峰,也是人民医院的,在三楼外科部上班,你...”

郭老摆了摆手,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苏逸轩,神色凝重的问道:

“小师傅,请问这个患者的病根在哪里呢?”

苏逸轩见郭老态度和蔼,不像是有意为难自己的样子,就淡淡的说道:

“这还用说嘛,明摆着就是肚子出了问题,虽然患者偏胖,有一定的肥肚。”

“但是他的肚子圆得不规则,而是偏大于右边,这就不正常了。”

郭老点了点头说:“小师傅所言极是。”

得到郭老的认可,苏逸轩更是语出惊人。

“郭老,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刚才把脉的跳动应该是,四快三慢的脉搏。”

“而且,三个轮回后又转为三快四慢,如此周而复始的变换,我说的对不对?”

这时,郭老忍不住浑身一阵颤抖。

没有看错的话...?

天地下竟然有能看出别人把脉的医术!


古代皇宫御医的最高境界,也只有在深宫后院内,用红线搭手十步开外把脉。

哪有见到过,看别人把脉就知道的。

不但没有见过,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实实在在看出来了,而且说得丝毫不差!

刚才自己把脉时间这么长,就是因为这个脉象变换,一直想不通。

郭老是越想越可怕,自己的这点医术在他面前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

于是,他激动的上前紧紧的握着苏逸轩的双手说:

“小师傅,神医啊,老夫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苏逸轩歪着脑袋,很是奇怪的说:

“不,不,你老只是一时疏忽,这种小病怎么可能难倒老先生。”

松开手的郭老,一个劲的摇头说:

“哎,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小师傅,患者的脉搏,至今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噢...”苏逸轩怔怔的看着郭老。

“不会吧,他的脉象主要是和他肚子里的异物有关,确切是说,应该是异物影响了气血。”

“所以他的脉搏变换是受到异物的位置改变而改变。”

郭老震惊得银须不停的抖动,声音也变得颤抖。

“小师傅,神医哪,请问您的师承是哪位高人?”

苏逸轩刚想说出老不死的名头,突然想起了老不死的警告。

转而轻描淡写的说道:

“碰巧看出来而已,哪敢和神医相提并论,你老过誉了。”

“至于师承,家师怕我学艺不精,坏了他的名声,一直不让提起,还请老先生理解。”

“好说,好说,小师傅客气了。”

这时坐在胖子病人身边的美少妇停止了轻泣,幽幽的说道:

“是啊,我家先生近段时间经常肚子痛,不是闹肚子就是胀肚子,而且时好时坏。”

“最近是越来越严重了,小师傅,麻烦你帮忙看一下,行吗?”

郭老也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苏逸轩说:

“小师傅,还请你出手施救吧,他可是危在旦夕了。”

此刻的胖子病人四肢瘫软,胸脯起伏不定,脑袋斜在一边,双眼空洞无神。

苏逸轩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病从口入,你最近是不是吃了野外之物?”

“蛇,蛇...”胖子病人吃力的说道。

美少妇听到蛇,就恍然大悟的说道:

“对,对,我想起了,前段日子,酒店收购了一条黄澄澄的蛇王。”

“他见到黄澄澄的蛇王后,就犯嘴馋,把它给杀吃了。”

苏逸轩听后,若有所思后说道:

“这就对了,这是蛇魔入侵,他又常年游乐,不注意身体锻炼,本就虚胖体虚。”

“人之阳气,聚于丹田,现在阳气外散,难以抵御蛇魔。”

“所以诱发了严重的脱阳症,至于时好时坏,则是根据地气盛衰而定。”

“这就是为什么在飞机上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症状,因为已经远离了地气。”

美少妇见苏逸轩,既然一口气把病因说得清清楚楚,那么肯定能够救自己的老公。

同时也明白了自己老公是遭到了蛇王的报复。

于是忙跪在苏逸轩面前,带着哭腔哀求着:

“神医,快救救我老公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机舱内的其他旅客,也纷纷让苏逸轩快点急救一下。

“阿姨,不要害怕,我既然来了,就一定尽力而为,你先起来吧。”

苏逸轩边说边扶起来美少妇。

然后不慌不忙的从绣着阴阳鱼的包袱里面,拿出了一片黄裱纸和一瓶药酒。

“阿姨,麻烦你去找空姐要一碗清水过来。”

平摊好黄裱纸,苏逸轩食指和中指并拢,沾了一点药酒。

便开始神色肃穆,口中念念有词。

有模有样的在黄裱纸上画了个,谁也看不懂的‘道符’。

接过空姐端来的一碗清水,苏逸轩小心翼翼的把符纸放在清水上面。

说来奇怪,那符纸居然自动燃烧了起来。

“好了,先把这个喝下去吧。”

苏逸轩把这碗清水递给了美少妇。

“怎么,就喝这个...”美少妇一脸的疑惑。

“喝,喝...”胖子病人再一次急促的说道。

他虽然极度痛苦,但是神志还算清醒,苏逸轩的话他全部听到了。

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死马,没有什么不能喝的。

就在胖子病人刚刚喝完符纸清水后。

苏逸轩已经从绣着阴阳鱼的包袱里面拿出了几根银针。

快速的俽起了患者的衣服,同时捻起三根银针。

取十二经脉的‘鼓府’,‘天府’,‘丹白’三大穴位下针。

苏逸轩出针速度极快,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三根银针已然刺入。

一手三针?

郭老愣了一下。

没有想到苏逸轩竟然会已经失传已久的针灸绝技。

嘶...

郭老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凉气,诧异的眼光紧紧的盯着苏逸轩。

这时。

病人胖子感觉到有一股暖流游遍全身,慢慢的由内及外的扩散。

顿时,通体舒畅。

就像是淤塞已久的河道,猛然被激流冲开。

“阿姨,快,准备一个垃圾桶过来。”

说完,苏逸轩就快速的收针了。

病人胖子再一次感觉火烧心脏,炙热难耐,气血翻腾。

最后,大汗淋漓,青筋暴起。

哇...

一口黑色的淤血破口而出,落得满地毯都是。

一阵恶臭过后。

只见呕吐出来的淤血里面,竟然有一堆黑色的虫子,甚至有的还在不停蠕动的。

让人看了都毛骨悚然,‘恐’不忍睹。

“好了,以后吃东西小心点,别该吃不该吃的都往嘴里塞。”

苏逸轩说完不慌不忙的收好了银针和药酒。

病人胖子虽然满身鲜血,却两眼放光,肚子也马上恢复了正常。

脸色也变得红润,起伏不定的胸脯也开始变得有规律了。

最后竟然直接就坐了起来,对着苏逸轩不停的磕头说:

“谢谢神医,谢谢,谢谢...至于诊金,只要神医你说个数,我....”

“不用了,看病不都是为了钱,医术本来是用来悬壶济世的。”

苏逸轩拿起纸巾擦了擦手,站起来准备离开。

“哇靠,不但医术高明,医德还如此高尚!”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