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前夫跪求我复婚

离婚后前夫跪求我复婚

阿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恩恩的堂姐醒过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跟薄穆寒的婚姻,进入倒计时了,毕竟,薄太太的位置本来就是属于堂姐的。某人提出离婚时,她没有挽留,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捂不热的一颗冷心冷肺,她不焐了。离婚之前,薄穆寒觉得林恩恩是一个心思非常歹毒的女人,离婚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那位前妻好像没有那么不堪,而且还非常的迷人,想追,想复婚!

主角:林恩恩,薄穆寒   更新:2022-07-15 23: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恩恩,薄穆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前夫跪求我复婚》,由网络作家“阿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恩恩的堂姐醒过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跟薄穆寒的婚姻,进入倒计时了,毕竟,薄太太的位置本来就是属于堂姐的。某人提出离婚时,她没有挽留,直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捂不热的一颗冷心冷肺,她不焐了。离婚之前,薄穆寒觉得林恩恩是一个心思非常歹毒的女人,离婚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那位前妻好像没有那么不堪,而且还非常的迷人,想追,想复婚!

《离婚后前夫跪求我复婚》精彩片段

饭菜已经凉透了,薄穆寒才终于回来。

“啪!”

一份离婚协议丢到了林恩恩面前。

“你姐醒了,我答应过她,只要她活着,薄太太的位置就不可能给别人。”

“林恩恩,签了字,我们离婚。”

自从堂姐醒过来的这一个月,林恩恩似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

她抬起眸子,涩声道:“到现在你还是不信我?”

薄穆寒扬唇冷嗤,“从头到尾你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你有什么值得我信?”

“林恩恩,别让我说第二遍,签了字,这栋别墅归你,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体面!”

呵……

林恩恩眼底划过嘲讽。

没让她净身出户,他还算是手下留情了,是吗?

她将他扔给她的离婚协议拿了起来,落款处,他的名字已经签好。

林恩恩喉咙一哽,眼眶有些发热。

但又很快恢复平静。

抬眸看着他:“奶奶会同意吗?”

“你以为有奶奶在就可以给你无限撑腰?!”薄穆寒看着她的目光兀自发冷,“我们因为什么结的婚,你比我清楚,林恩恩,不要贪得无厌,让我更厌恶你。”

林恩恩冷笑,“厌恶与更厌恶,有什么区别?”

薄穆寒的神色顿时凌厉至极,“林恩恩!”

林恩恩一把拿起笔,“行,我签。”

堂姐醒来后,已经给她发过来无数张和薄穆寒的亲密照,人家郎情妾意,她还死守着,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林恩恩顺手划掉了他送的别墅,快速落下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三年的婚姻,就此结束。

从此,她也解脱了。

林恩恩将离婚协议递给他,淡淡道:“给我一小时,我收拾好东西就走。”

薄穆寒蹙眉,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凝视着她:“这栋别墅送你,你不用走。”

“不用,我觉得有你的地方……”林恩恩轻笑出声,一字一顿道:“都很脏。”

“林恩恩!”

无视身后男人的怒火,林恩恩一改以往低眉顺眼的小媳妇作风,将他一把推出了房门。

一小时后。

林恩恩下楼,薄穆寒已经不在了,她目光突然看向了手里那块卡西欧男士手表。

这是她专门为他不久后的生日准备的礼物,现在看着,格外刺眼。

啪!

林恩恩毫不犹豫将那块价值百万的手表扔进了垃圾桶。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三年,就当一片真心为了狗。

从今往后,她为自己而活!

出去后,林恩恩拦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她自己的别墅。

这个别墅买了好几年了,只是因为住在薄家,她从来没有回来过。

下人们看到她突然出现,都震惊不已,连忙站成一排,恭敬地齐声喊道:

“夫人好!”

林恩恩放下行李,瘫坐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纠正道:“以后没有薄夫人,只有林小姐。”

她曾经为自己“薄夫人”这个称呼而心动自豪,可如今,只剩讽刺。

下人见此,也不敢问,恭恭敬敬退下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林恩恩给助理苏淼去了个电话,“最近还好吗?”

苏淼惊诧:“您老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太阳打我家灶台里出来了?”

“我离婚了,我听你的,以后以事业为主。”

“什么?”苏淼声音直接爆炸。

“我去,我没有听错吧!这三年,你对你老公死心塌地,甚至都放弃工作做全职太太,今天是哪道雷劈中了你?竟然要离婚?你是在逗我玩?”

苏淼是林恩恩的助理,除了她和林恩恩身边的一两个人,再没有人知道林恩恩还有第二重身份,那便是——

王牌律师鸢尾!

网络上流行一句话:鸢尾第二,无人第一。

多少律师听到她的名字都闻风丧胆。

苏淼还沉浸在震惊中,就听林恩恩问道:“近期有人找我吗?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案子?”

苏淼眸光闪了闪,似乎有些可惜道:“的确是有一个,开的也是天价,但却无人敢接,而你……不能接。”

“哦?”林恩恩始终淡漠的语气,突然多了几份兴致。


咖啡厅里,苏淼和林恩恩对面而坐。

“你昨天说我不能接?”林恩恩走到沙发前坐下,见苏淼遗憾地点头,她挑了挑眉,“说来听听。”

“就是……”

紧接着,苏淼便将案子的情况说了出来,林恩恩放在左腿上的手指微动,杏眸里噙着一丝黑光,“是有点意思,两方都是谁?”

“你……知道了其实也没啥意义……”

林恩恩抬眸,好奇地看着苏淼。

“这两位可都是商界的龙头人物,这次的事情牵扯的比较多,闹到后来两人撕破了脸。想求你帮忙的是傅总,而傅总的对手是……”

苏淼叹了一口气,格外心痛道:“你老公!”

林恩恩的呼吸下意识急促了一分。

苏淼捂着心口难受道:“这钱注定不是我们该赚的,一大笔票子啊,就这么睁眼看着,却不能摸。”

林恩恩把玩着手机,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淼见此,以为她在难过,一边心痛一边还不忘安慰她:“哎呀,你也别灰心,凭你的名气,要是出山,票子那是手到擒来!不过小鸢尾,你真的离婚了?”

林恩恩扯了扯唇,“没他,才是我自己的人生。”

望着林恩恩认真的目光,苏淼缓过神后欣慰至极,“你终于开窍了!你为那个渣男付出那么多,可是他却不知疼你,你现在离开他,就是脱离苦海,宝贝!我真的要恭喜你!”

两人正聊着天,便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咖啡馆,林恩恩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袖口的银色袖扣在灯光下,闪着微冷的光,一如他的人。

在他身旁女人一身白色裙子,黑发乌亮,看起来小鸟依人的样子,正是林又晴。

林恩恩心底冷嘲,还真是巧,薄穆寒才刚和她说完离婚,就带着小三逛街了。

苏淼顺着林恩恩的目光看过去,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他们两个怎么来了!”

许是她声音太过激动,薄穆寒有所察觉,转头便看到她们,神色瞬间时凌厉至极。

他就说这个女人,昨晚那么痛快就签字,别墅也不要,今天又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内,原来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

林恩恩对上他的目光,淡然地移开视线,拉着苏淼准备起身离开。

可耳边却传来一道甜得发腻的声音,“恩恩也在啊。”

说话间,林又晴已经走到了她们身边,唇角挂着温和的笑,望着她,眉眼弯弯,人畜无害。

林恩恩心底嗤笑,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温和乖巧的女人,这一个月,暗地里给她发了无数张和薄穆寒的亲昵照片。

林恩恩似笑非笑,“堂姐这么快就出院了?躺了三年,这么快就能下地走路了?医学奇迹啊!”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好奇地张望过来。

林又晴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镇定下来,看向薄穆寒,笑得一脸甜蜜:“医生说多亏了穆寒这三年来的悉心照料,是他的坚持不懈唤醒了我,所以我才好得特别快。”

林恩恩不由看向薄穆寒,红唇一勾,笑了,“我竟然不知道,我前夫能创造医学奇迹!不去学医,可是医学界的一大损失!”

原本好事的人张望着他们,听到这话,顿时脑补出了一出大戏,互相挤眉弄眼,窃窃私语。

“前夫?那这个白裙子的女人是第三者?竟然还是原配的堂姐?”

“好家伙,够乱的!”

“还在原配面前耀武扬威?不要脸了属于是!”

薄穆寒听到这些话,神色顿时冷了下来,“林恩恩,你纠缠了这么久,现在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如果你再出现在我的视线,就别怪我不客气!”

林恩恩克制着心底的愤怒,她笑,“不客气?薄先生会对我有多不客气?”


林又晴见此,眸光闪了闪,连忙委屈巴巴地看向薄穆寒,说道:“寒,你别动气,恩恩可能误会什么了,你们俩别为了我伤了和气。”

林恩恩带着几分嘲讽看向林又晴,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堂姐,活脱脱就是个戏精,今天有被恶心到!

不待薄穆寒开口,她又道:“堂姐觊觎薄太太的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不如你早点把她娶回家,让她以后别再发短信恶心我。”

林又晴听到短信,脸色微变,顿时说道:“恩恩,我和你解释过很多次,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家庭,只是寒觉得我因救他变成了植物人,对我有所亏欠,我们真的没什么的。”

薄穆寒眼含厌恶,“不用跟她解释那么多,我们走。”

见薄穆寒要带着林又晴走,林恩恩伸手拦住他:“不如现在我们就去领离婚证,这样各自婚嫁,互不耽误。”

林又晴手瞬间攥紧了几分。

寒和她说,他们已经离婚,可闹了半天,证还没领?!

片刻,她当即神色认真道:“恩恩,我和寒真的没什么,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会再和寒有任何接触了。”

她转过头,泫然欲泣的模样:“寒,对不起,是我害你们吵架了,我先走一步,你好好哄哄她吧,女孩子很好哄的。”

说完,转过身就向外走。

薄穆寒凌厉的目光直射在林恩恩的脸上,冷如利剑,“我现在没空,我的助理会联系你,你做好准备。”

说完,他起身追了出去。

苏淼站在原地,眼中尽是冷意,“恩恩!你离婚就对了,这样的渣男,根本就配不上你。”

鸢尾,怎么可以受这种气!

刚才是人家的家事,她不方便插嘴,可是她恨不得暴打那个林又晴一顿!

真是一朵绝世大白莲!

“苏姐,你刚才说,薄穆寒要是输了这场官司,要赔上百亿?”

苏淼还没从暴打林又晴的幻想里回过神来,听到这话一愣,“对啊,怎么了?”

林恩恩看向窗外,目光沉静,“苏姐,联系一下傅景年那边,准备开工。”

苏淼震惊地捂住嘴巴,“你……不会是因爱生恨,所以要报复吧?”

林恩恩勾唇,笑不达眼底:“公事公办,我只是单纯喜欢这案子。”

她一直都很喜欢有挑战性的案子。

而且,既然离婚了,她也不需要看任何情面。

苏淼还没回过神,一脸懵逼地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会帮助傅景年啊,你可是薄太太啊,从前你那么爱薄穆寒,为他做了那么多事……”

林恩恩打断她,声音有些涩涩的:“你也说了,那是以前,而且,我马上就离婚了。”

“真离啊?!”

“嗯。”林恩恩声音坚定:“案子我既然接了,就绝对不会儿戏。”

苏淼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以前你可以远程参与庭审,但这个案子,傅景年点名要见你……傅总一旦知道你薄太太的身份,他恐怕不会信任你……”

“放心,这件事情我能处理好。”

见她坚定,苏淼点了点头,“那行,那其他事我来搞定,他那边的法务负责人你也认识,是你的学长林枫,沟通应该会很顺利。”

苏淼发现林恩恩似乎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不由地从心里为她高兴,急忙挽住她的胳膊。

“恩恩,去我家,今天我亲自下厨,我们好好庆祝你脱离苦海!”

二人笑着走出咖啡厅,不远处的车上,薄穆寒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个人,周身的气息冷得快要冻死人!

林恩恩,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在苏淼家吃完饭后,她们又聊了会儿天,讨论了案情,林恩恩便回了家。

刚回到别墅,下人就走了过来,“小姐,我们看监控,好像有人跟着你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