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穿越成为驸马

穿越成为驸马

郎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辰是真心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侯府的败家少爷,原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偏偏一道赐婚圣旨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赵辰有些不明白他一个败家子,为什么皇帝要将公主墨秋芸嫁给他,而且成为驸马之后,他要如何生活,是依旧维持败家的人设,还是应该学聪明一些抱紧皇帝的大腿!

主角:赵辰,墨秋芸   更新:2022-07-15 23: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辰,墨秋芸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成为驸马》,由网络作家“郎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辰是真心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古代,成为了侯府的败家少爷,原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偏偏一道赐婚圣旨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赵辰有些不明白他一个败家子,为什么皇帝要将公主墨秋芸嫁给他,而且成为驸马之后,他要如何生活,是依旧维持败家的人设,还是应该学聪明一些抱紧皇帝的大腿!

《穿越成为驸马》精彩片段

“奶奶的,网络小说都是骗人的!”

“为什么他们有穿越福利,老子毛都没有?”

“我的系统呢,空间呢,老子的图书馆呢......”

赵辰躺在一张躺椅上,仰望着天空,表情十分痛苦。

看着周围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赵辰有种做梦的感觉。

他本是新世纪下的一名大好青年,好不容易相个亲,却不想被人家嫌弃。

谁让他穷呀!

为了两百万的高额奖金,他毅然决然地参加了一个大脑蕊片的人体移植实验。

可是谁他奶奶的能想到,实验马上即将结束时,突然停电了!

结果可想而知,他嗝屁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赵辰,从原主的记忆得知。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南墨帝国国都永泰城。

一个和原来世界平行的陌生世界。

爷爷是南墨帝国的开国大将,被封为镇国公。

临终前,请旨降爵。

从此,国公府变成了现在的镇国侯爵府。

有着如此家世,而且重活一回,按理说赵辰应该非常高兴才对,可是原主的人设,简直是太污了。

十三岁偷看寡妇洗澡,十四岁调戏良家妇女,十五岁去赌场赌钱,十六岁流连烟花柳巷,十七岁......

嗯?

原主好像三天前刚过完十七岁生日,还什么都没做,就掉进河里。

随后赵辰就灵魂穿越,附在这个倒霉蛋的身上,来到这个记忆里根本不存在的陌生世界。

今天是他穿越过来的第四天。

整整等了三天,也没有等到小说里所写的那些穿越福利。

这让赵辰很是痛苦,本想有个系统什么的金手指,好好地在这个世界上装。

可是毛都没有!

算了。

既然老天给自己重活的机会,那就好好珍惜。

上辈子穷怕了,这辈子,就安安稳稳地当个富家子弟,也学一学那些纨绔们是如何败家的。

反正他的便宜老爹有钱,而他又是三代单传,也不怕有人跟着争夺家产。

“我的儿呀,你在想什么呢?”

这时,一个穿着三品朝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面带微笑地看着赵辰。

这位就是赵辰的便宜老爹,镇国侯赵兴文,南墨帝国户部尚书。

“老家伙,别烦我,小爷烦着呢!”

赵辰无奈地扫了赵兴文一眼,侧过身,不再理会对方。

他之所以无奈,是因为原主就是这么跟他爹说话的。

“那你告诉爹,你在烦什么?”

赵兴文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愤怒,相反显得非常激动。

他能不激动吗?

自从三天前赵辰醒来后,还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原本还以为自己这个儿子在河里泡的时间太长,脑袋进水变傻了!

现在能说话,那就证明没变成傻子。

“我在烦怎么把你的那些家底败光!”赵辰坐了起来,一脸的忧愁。

“哈哈,原来是这个呀,那你就别想了,恐怕你这辈子也败不完!”

听了赵辰的话,赵兴文非但不生气,反而放声大笑。

“来人,为了庆祝我儿康复,侯府大摆三天流水席!”

赵兴文无比豪气地吩咐道。

我去!

儿子败家,原来是得到老子真传呀!

赵辰愣愣地看着赵兴文这个便宜老爹。

“你个小王八蛋,什么眼神看你爹呢?”

赵兴文抬手拍了赵辰一巴掌,随即担忧地问道:“不会是脑子真进水了?”

“你脑子才进水了!”

赵辰瞪了赵兴文一眼,随即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冰冷。

从原主的记忆中,赵辰隐约发现原主并不是自己掉河里的。

三天前,赵辰和几个酒肉朋友祝生,酒后已经是黄昏。

其中一个叫庄才英的,提议到河上花船去喝花酒。

来到河边,几人正准备蹬花船时,赵辰感觉被人推了一下。

结果被淹死了,这才有赵辰的灵魂穿越。

具体是谁推的赵辰,跑不了那几个酒肉朋友。

既然他现在就是赵辰,那么这个仇,他必须要报。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杀害原主,赵辰并不关心。

他只需要报仇就行。

那几个人,谁也跑不掉。

“没进水就好,没进水就好!”

赵兴文不怒反喜,很是高兴,随即说道:“今日早朝,我已经向陛下请旨,请求陛下将六公主嫁给你,陛下已经同意,明天你随我进宫面圣!”

“什么?请旨?让公主嫁给我?”

赵辰一脸的懵逼,脸色大变。

这也太突然了吧?

难道这是穿越的福利。

他可刚刚穿越,还没开始败家,更没体验古代青楼是什么样呢?

咦!

这些好像跟结不结婚没关系吧!

就算是结婚了,也可以败家逛青楼,两者之间好像并不冲突。

这里可是古代,三妻四妾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

拿他这个便宜老爹赵兴文来讲,就有一妻六妾。

可要命的是,对方可是公主。

开什么国际玩笑,皇帝会允许他的女婿三妻四妾?

不用皇帝动手,恐怕公主就举起四十米大刀把他乱刀砍死了。

再说说这公主。

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万一膀大腰圆,长得和如花一样,那可怎么办?

“你要害我是吗?”

赵辰立即炸毛了,从躺椅上跳下,掐着腰朝赵兴文说道。

“小王八蛋,我怎么害你了?”赵兴文一脸的不解。

“你还说你没害我?我连公主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万一又矮又丑,而且还有狐臭呢?我可是咱们家三代单传,你是想让咱们家断后吗?”

赵辰冷哼,满脸的愤怒。

赵兴文一听,顿时笑了,指着赵辰笑道:“哈哈,爹见过六公主。她跟你同岁,相貌可以说是倾国倾城,而且才华出众,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真的?”

如果真是这样,赵辰还能考虑一下。

“当然是真的,爹什么时候骗过你个小王八蛋!”

赵兴文笑骂一句。

“行了,那就别烦我了,给我点钱,我要出去败家!”

赵辰朝着赵兴文伸出右手。

“败家好,败家好!这是一千两银票,不够的话,爹再给你拿!”

赵兴文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赵辰接过银票,故意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拿个钱磨磨唧唧的,我走了!”


对于既将开始的败家生活,赵辰充满了期待,可又很头疼。

别看给皇帝当女婿很牛叉,人人见了都叫一声驸马爷。

可有个毛用。

说白了就是入赘,干什么都要看公主的脸色。

就算是同个房,都要经过人家的同意。

“不行,坚决不能娶公主,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去当上门女婿!”

赵辰打定主意,说什么也不娶公主。

不想娶公主,就把名声搞得更坏更臭,他就不相信皇帝老儿还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想到这里,赵辰一扫脸上的忧愁,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侯爵出行,怎么可能少了陪同,特别是赵辰这种败家子弟,自然少不了忠实的狗腿子。

阿旺和阿财连忙跟上,跟着吊儿郎当的赵辰走出镇国侯府。

“少爷,今天去哪?”

阿旺上前,弯着腰,就同一条哈巴狗似地问道。

赵辰看了一眼阿旺,又看了看阿财。

听听这名字,合到一起不就是旺财吗?

不过,还挺符合他们的身份。

可是去哪,赵辰还没想好。

永秦城是南墨帝国的国都,虽然很大,可还真没有原主没有去过的地方。

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还没到中午,就算是想去青楼,人家还没开门。

按照原主那败家子的性格,这个时辰应该是去酒楼吃饭,下午去青楼,晚上去河边的花船。

“少爷,要不咱们去永盛楼,听说那里举行什么会,应该很热闹!”阿财眯着眼睛,恭敬地说道。

“好,那就去永盛楼!”

赵辰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永盛楼是什么地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好勒!”

阿财连忙应了一声。

于是,赵辰的前面出现两只螃蟹横行,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看到他们那摇头晃脑的德行,就让人怒从心生,恨不得上去揍他们一顿。

就算是看不惯又能怎么样,也不看看他们身后跟着谁!

沿街的百姓,纷纷躲避,就好像见到了瘟神一样。

街上的人一看,妈呀,这不是赵辰吗?

他怎么还活着,咋就不淹死他呢!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呀!

原主可不就是一个祸害吗?

靠着祖上的蒙荫,再加上父亲是户部尚书,整天游手好闲,欺男霸女,败家无度,无恶不作......

反正没有一个好词能够用到他身上。

毫不夸张地说,他的大名整个南墨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本着纨绔第一,宣扬败家精神,原主一路胡作非为地活到十七岁。

谁让他是功臣之后,就连皇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份,顶多是抓去大牢关几天,屁事都没有。

朝廷监察御史刘大人,更是多次上书要将赵辰流放边疆。

赵辰一下子就老实了。

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胡闹,不管见到谁,都是客客气气地,比孙子还孙子。

朝野震动,对于赵辰的浪子回头,给出了高度好评。

可结果,他们错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监察御史刘大人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打得满头大包,七窍流血。

天子脚下,竟然敢对朝廷大臣动手,那还了得,顿时满朝哗然,矛头纷纷指向了赵辰。

皇帝大怒,下旨严查。

结果,赵辰被抓到大理寺。

他可是开国功臣之后,父亲又是户部尚书,谁敢对他用刑,而且还要好吃好喝地招待着。

然而,赵辰败家不假,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也不假,可他不是傻子。

无论大理寺怎么审问,他就是一句:不是我干的。

哪怕是皇帝亲自御审,也是这句话。

最为重要的是,赵辰那天有不场的人证,狐朋狗友一大堆,都可以证明。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件事不是赵辰亲自动的手,那也是他派的人。

可无凭无据的,谁也不敢定罪。

更何况皇帝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毕竟赵辰的爷爷是开国大将军,军中许多将领可都是他爷爷的亲传弟子。

如果真的把赵辰定罪,那些兵痞子还不把大理寺给掀翻了。

就这样,事情不了了之,赵辰安然无恙地从大理寺走了出来。

自那以后,赵辰更是无法无天。

不管是大小官员,还是普通百姓,见到他那都是躲着走,都害怕挨黑拳!

四天前的晚上,赵辰落水遇难断了气,顿时帝都上下一片欢呼,欢庆这个祸害终于死了。

可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又活了过来。

真是头疼呀!

看着街道上百姓们那又怕又恨的眼神,赵辰恨不得掐死自己,重新投胎做人。

“少爷,我们到了!”

不知不觉,赵辰和他的两个狗腿子来到了永盛楼。

到了这里,赵辰算是知道原主那个混蛋为什么不知道这个地方了。

首先给赵辰的第一印象就是简陋。

酒楼高十米,大概有四层,占地面积很大,可惜就是太破了,很多窗户上的窗纸都没有了。

这也叫酒楼?

赵辰摇了摇头,刚想转身离开,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赞许声。

“鱼离水必亡,鸟无翅难飞。刘公子真是大才呀,不愧是出身名门!”

“哈哈哈,各位客气,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呀!”

“刘公子再来一首!”

“对,再来一首!”

欢呼声是一波高过一波。

“哼,什么狗屁诗,也敢在这里装文人雅士,真不够丢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辰的身边出现一个锦衣公子,高傲冰冷。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瘦弱的书童。

声音很大,酒楼内顿时安静下来。

“什么人,敢在外面侮辱我们?有本事进来一较高低!”

“哼,就凭你们,还不配和本公......子较量!”

锦衣公子冷哼,神情更加高傲。

赵辰扭头看去,只见一名锦衣公子身材窈窕,穿着儒衫。

最引赵辰注意的地方,则是锦衣公子的胸口。

他奶奶的,这明显就是个女人。

白皙的脸蛋,一双清澈明亮的美眸,雅致清丽,沉鱼落雁。

可以说,赵辰就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

哪怕是上一世的那些女明星,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漂亮。

赵辰不由地惊叹道:“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凤目半弯藏琥珀,朱唇一伙点樱桃。”


听到这首诗,墨秋芸眼眸一亮,惊喜地看向赵辰。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做出如此有意境的诗句来。

不对,这首诗是形容女子的。

难道他看出来我是女儿身了?

想到这里,墨秋芸不由一怔。

扭头看去,发现赵辰的两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膛,顿时刚才的好感瞬间全无,俏脸一变,怒喝道:“登徒子!”

说完带着她的书童,大步走进酒楼,留下一脸懵逼的赵辰。

“我靠,她为什么骂我?阿旺,你告诉我,她为什么骂我?”

赵辰扭头看向阿旺。

做为忠实的狗腿子,阿旺自然要表现出一脸愤怒,“少爷,小的马上就去教训那小子!”

“没错,竟然骂我们家少爷,真是不想活了。少爷放心,那小子就交给我们兄弟了!”阿财也凑了过来,撸起衣袖,就要冲进去。

“你俩过来一下!”

赵辰冲着两人招了一下手。

阿旺和阿财连忙跑到面前。

“少爷,有什么吩咐?”两人齐声问道。

啪!

啪!

赵辰抬手扇了过去,重重地打在阿旺和阿财的脑袋上,“本少让你们动手了吗?我让你们动手了吗?”

“本少的名声都被你们给败坏的,对方是男是女,你们都没分清,还跟着本少混什么?”

“本少从今天起要做文明人。”

“知道什么是文明人吗?讲礼貌,讲科学、讲智慧,正直、善良、勇敢!”

“明白吗?”

赵辰说一句,在他们二人的脑袋上打一下。

阿旺和阿财疼得直咧嘴。

“是,少爷说的对,我们要做文明人!”

两人点头哈腰,心里那叫一个苦呀。

平时都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今天一切都变了呢?

“走,跟本少爷找那个美女评理去!”

赵辰冷哼,大步走了进去。

阿旺和阿财一愣,捂着脑袋一脸的懵逼。

刚才还说要当文明人呢?

怎么又要去找人家。

想不通就不想,反正跟着少爷有肉吃就行了。

阿旺阿财对视一眼,挺腰板连忙跟上了上去。

然而,当赵辰刚走进酒楼,原本喧哗的酒楼,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一个个的脸上满是惊恐,有些胆子小的,腿都软了。

“阿旺,他们为什么如此看你家少爷我?”

赵辰一怔,伸手拽过阿旺,疑惑地问道。

“这个......”

为什么看你,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

这话阿旺只在放在心里,连忙恭维道:“少爷,他们是被你才气与帅气的外表迷住了。你看他们那崇拜的目光,都散发着小星星!”

“我怎么看着是恨我呢?”

赵辰问道。

“这......”

阿旺连忙看向阿财,不停地使眼神。

阿财立即说道:“呵呵,少爷,您是谁呀,您可是镇国侯府的小侯爷,他们那是羡慕,怎么可能是恨呢?”

阿财说完,扭头怒视酒楼内的那些学子,大声吼道:“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

“我等见过小侯爷!”

那些学子们哪敢说个不字。

他们可不敢得罪赵辰,万一被赵辰惦记上,轻则被打,重则小命不保呀!

“唉呀,我家里的老母鸡要下蛋,我得回家去帮忙!”

“我夫人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我也要赶快回去!”

“等等我,我家公牛下崽,谁帮我一下!”

“我来帮你!”

“还有我......”

一时间,所有学子纷纷离开。

赵辰站在酒楼门口,顿时傻眼了。

奶奶的,这是什么情况?

老子的杀伤力这么大吗?

“阿财,我问你,公牛能下崽吗?”

赵辰疑惑地问道。

阿财一愣,“应该,可能,或许吧?”

“应该个屁,可能个毛,或许你个头!”

赵辰很是生气,抬手朝着阿财的脑袋拍去,“你家公牛能下崽呀?他们明显就是在躲着本少爷?我问你,本少那么可怕吗?”

“少爷,您怎么可能可怕呢,您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少爷!”

阿财捂着脑袋,脑袋都打出包了,心里很是疑惑。

他想不明白今天的少爷手劲怎么那么大。

“赵辰,你怎么还没死?”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赵辰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白面书生,正一脸愤怒地瞪着自己。

心中很是疑惑,仔细寻找记忆,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刘哲,正是那个多次弹劾自己老父亲的刘温刘御史的儿子。

不过,最后被自己找人给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看到刘哲那满脸愤怒的样子,赵辰便知道,一定是因为刘温的事情,所以刘哲才会如此。

然而,不管是以前的赵辰还是现在的赵辰,都不会把刘哲放在眼里。

更何况以前的赵辰可是没少胖揍这个刘哲。

赵辰呵呵一笑,看向刘哲,“刘哲,你皮子是不是又痒了,敢诅咒本少爷?旺财何在?”

“小的在!”

阿旺和阿财连忙回答。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少爷把他们的名字连在一起喊,但也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赵辰,你,你要干什么?”

刘哲见状,脸色瞬间苍白,吓得双腿直哆嗦。

“嘿嘿,你说我想干什么?”

赵辰露出人畜不容的笑容,大手一挥,喊道:“把他给我扔出去!”

一声令下,阿旺和阿财立即冲了过去。

“住手!”

突然,墨秋芸的声音响起。

她满脸愤怒,冰冷厌恶的目光落在赵辰身上,“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怎么能够如此欺负人?”

“欺负人?我欺负的可不是人,他只算是孬种!”

赵辰闻言摇头,微笑地看向墨秋芸。

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心动。

爱了!

彻底爱了,怎么办?

以墨秋芸的相貌,放在现代,比那些大明星都要美。

赵辰从来就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

“美女,认识一下,鄙人赵辰,姑娘贵姓?”

赵辰大步来到墨秋芸面前,嬉皮笑脸地问道。

“流.氓、无耻......”

墨秋芸突然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怒声而骂,连忙带着她的小书童快速离开。

看着墨秋芸的背影,赵辰呵呵一笑。

“娘的,要是把她娶回家,该有多好!”

赵辰不由暗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