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战神王爷绕指柔

战神王爷绕指柔

久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桑非玥眼盲心瞎,执意嫁给那个满嘴谎言的负心汉,最终不光自己惨死,还害了桑家上下七十口。离世之后,她的灵魂久久未曾飘散,亲眼目睹一个素未谋面之人替全家厚葬。那人是曾经被她拒婚的战神王爷,这份恩情没齿难忘!一朝重生,桑非玥回到恩人上门提亲当天,这辈子,她绝对不会错过这个男人!

主角:桑非玥,凌霄尘   更新:2022-07-15 23: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非玥,凌霄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王爷绕指柔》,由网络作家“久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桑非玥眼盲心瞎,执意嫁给那个满嘴谎言的负心汉,最终不光自己惨死,还害了桑家上下七十口。离世之后,她的灵魂久久未曾飘散,亲眼目睹一个素未谋面之人替全家厚葬。那人是曾经被她拒婚的战神王爷,这份恩情没齿难忘!一朝重生,桑非玥回到恩人上门提亲当天,这辈子,她绝对不会错过这个男人!

《战神王爷绕指柔》精彩片段

长安城外,大雨密布。

城门下,大雨逐渐堆积出一个个小水洼,红色的液体被雨水冲刷,地面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褐色。

一具具尸体在城门口排列开来,皆是无头尸体,尸身也仿佛遭受过虐待,变得残破不堪。

令人作呕的蛆虫,在尸体上疯狂涌动,百姓匆匆走过,却仿佛看见什么凶神猛兽,远远的躲开不敢靠近。

而城门上,一颗头颅,被人高挂起来。

头颅头发凌乱,血迹已经干涸,睁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眼神当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她不甘,嫁给非人!不甘满门抄斩!更不甘,她全家上下七十口人,全都曝尸城外,到头来,连个乱葬岗的去处都没有!

“宇文澄!我要你不得好死!”她疯狂的大笑着,却无人能感受到她的愤怒。

她飘在尸体上空,看着地上的尸体,痛恨,懊悔,悲伤,几乎占据了她的全部!

哒哒哒……

哒哒哒……

远处传来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桑非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直到——

“这就是将军府的那堆人?。”男人嗓音冰冷,更多的是漫不经心。

“是的!”

桑非玥猛地抬头,顿时同一双漆黑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桑非玥呼吸一滞,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双眼睛!犀利的仿佛天空翱翔的雄鹰盯上了自己的猎物,从此不死不休。

桑非玥甚至差点以为,那人能看到自己!

但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那人已经收回目光,垂眸看着地上的尸体,微微出神。

“啧,去,埋起来。”他冷冷的吩咐,浑身萦绕着一股煞气。

桑非玥还未来得及害怕,却被他的话语所震惊。

埋起来?她没有听错吗?!

这么久以来,她是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哪怕她最为亲密的好友,也从未来看她一眼!

然而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却愿意不计后果的为她谋一处去处。

男人漆黑的眼眸在尸体上游走,最后却又定在某处。

他是在看她吗……

桑非玥有些愕然,但更多的却是不解。

她认真的打量起那人。

男人一身黑袍,绣着精致的金色花纹,玉冠束发,打着一把黑色油伞,浑身笼罩着一股黑色的低沉气息,仿佛一座煞神。

但桑非玥在看到他的外貌时,饶是见多识广,仍倒抽了一口凉气!

哪怕城内最为俊美的才子,只怕站在他面前也要逊色三分!

但此时此刻,桑非玥却完全没有了任何欣赏美色的心思,因为男人仿佛有所察觉,又抬头朝她看来。

那一刻,桑非玥像是被吐着蛇信子的毒蛇盯上,浑身冰冷。

“王爷,这……这可是要得罪当今圣上的……”

男人身边的人露出为难的神色。

“嗯?”男人挑眉,只一个字音,便将那人吓的浑身颤抖。

那人立刻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大汗淋漓,连忙叩首:“王爷恕罪!小的说错了话!请王爷恕罪!”

凌霄尘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出,摆摆手,那人便被拖了下去。

桑非玥没忍住,打了个寒战,不过也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长安城人尽皆知的战神王爷。

凌霄尘,长安城内出了名的煞神王爷,杀人如麻,冷血无情,性格就连当今圣上都琢磨不透。

可他却战功累累,深受百姓爱戴,凡是他参与的战事,便没有败仗,被百姓称为不败战神。

战神王爷常年带着鬼面,不近人情,没有人见过他的面目,百姓虽然尊敬,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却没人想的出,传闻中的不近人情的鬼面王爷,竟是唯一一个帮她收尸之人。

桑非玥在半空中看着他们的尸体一个个入了土,那颗漂浮不定的心也总算尘埃落定,她看着苍白的天,若是有来世,她必定报答这厚葬之恩!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啦!你快醒醒啊!那个煞神来提亲了!你如果再不醒,就要被嫁过去了!”

桑非玥猛地睁开眼睛,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满脸焦急的小丫头便闯入了她的视线。

桑非玥顿时愣在了原地,她看着熟悉的装饰,一时间恍若隔世。

这不正是她未出嫁之前的闺房吗?难不成……

小丫头叽叽喳喳的,“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我都叫你好半天了!”

桑非玥看向小丫头,呆呆的,眼前这个小丫头,是她的贴身丫鬟丝竹,还有另一个小丫头,叫丝杏,当年和她一起嫁入四皇子府。

只是后来,她满心满眼都是宇文澄,连小丫头受欺负了都不知道!后来丝竹的尸体被人搬到她面前,丝杏埋怨的眼神,她至今都难以忘怀!

想起曾经,桑非玥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这下可把小丫头给急坏了,“哎呀,小姐,你怎么哭了!如果你不想嫁给那座煞神,我们可以去告诉老爷!老爷一定会同意的!”

“呜……丝竹!”桑非玥一瞬间溃不成声,紧紧的抱着小丫头。

她忍耐了这么久,哪怕被砍头那日,她都没有哭,可面对丝竹焦急的话语,她像是要把上一世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丝竹想安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傻傻的抱着自家小姐,小声说:“小姐不哭,小姐不哭……”

她面上不显,心里却已经将某座煞神骂了几百遍!

好端端的提什么亲!都把她家小姐吓哭了,可苦了她家小姐……

“小姐,您不想嫁给他,咱们就去同老爷说!老爷这么疼爱小姐,一定会同意的!”

桑非玥渐渐缓过劲儿来,这才反应过来,今日,正是凌霄尘派人来提亲的日子,也是她与宇文澄订婚之日。

凌霄尘是当朝唯一一个外姓王爷,母妃是异国公主,当年美绝天下,被先帝看上,两国联姻!

因为晚来得子,他的母妃生下他后没多久病逝,先帝也对凌霄尘不闻不问。

后来先帝病逝,年幼的凌霄尘侥幸在夺嫡中留下来,再后来凌霄尘一战成名,立下战功硕硕。

当今圣上昏庸无能,凌霄尘身后有异国相持,手握权势,就在人人以为凌霄尘要篡位,他却安然的做起来异性王爷。

圣上所有的子嗣当中,只有四皇子气度不凡,无论能力还是才貌,都是众皇子中的佼佼者。

亦是城中所有闺中女子的梦中情郎。

桑非玥自嘲一笑,说来也是她傻,宇文澄与凌霄尘向来不对付,突然对她另眼相待,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原因。

不过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次,她便不会重蹈覆辙!

害怕这一切都是梦,桑非玥又伸手在丝竹脸上使劲儿掐了一把。

“啊!”丝竹顿时痛呼一声,委屈的撅着嘴巴,不解的小声道:“小姐……你掐我干嘛……是不是丝竹哪里说错话了……”

桑非玥这下终于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当即开心的笑道:“没事,只是看你太可爱了,没忍住。”

丝竹愣了愣,“小姐,你这是再夸我吗?”

“嗯,对!”桑非玥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

丝竹傻傻的笑了起来,

想到什么,又焦急的拉住桑非玥,“小姐,你快去一趟吧!您若再不去,可能老爷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丝竹小声嘟囔着:“外面都传那人杀人不眨眼,可怕的狠,常年戴着鬼面,谁知道摘下鬼面又是个什么模样!”

桑非玥却笑了笑,不甚在意:“慌什么,忘了我怎么教你的吗?”

“可是小姐不也不想嫁给他么!”

“谁说我不想?”

丝竹顿时傻了。

小姐刚才分明都吓哭了,怎么这时却突然变了卦?莫不是被鬼迷了心窍?

丝竹这么想着,伸手在桑非玥额头探了探温度。

桑非玥打掉她的手:“我没中魂,你看呀,嫁谁不都是嫁,倘若嫁给凌霄尘,财富名利,不就都有了么?”

“可是……”丝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不过小姐都这么说了,她也不作过多的纠结。

门被人轻轻推开,丝杏见两人没动,无奈道:“小姐,您怎么还没起来呀,老爷和王爷都等了许久了。”

“王爷也来了?”桑非玥诧异道,她分明记得,上一世凌霄尘来提亲,只派了几名侍从。

“对呀!王爷看来很重视这门婚事呢。”丝杏想起来的目的,轻轻笑道:“而且,四皇子也来了。”

丝竹心里一喜,小姐心悦四皇子,是她们都知道的事:“小姐!这下您就不用嫁给王爷了!您不是一直想嫁给四皇子么?我就说四皇子也是喜欢您的!”

桑非玥的眼神瞬间冰冷起来,透着赤骨的寒意。

丝竹不会识人脸色,还在继续说着:“小姐和四皇子天作之合!小姐嫁过去一定会很幸福的!”

丝杏忙拉了丝竹一把,故作斥道:“学了这么久也没学会怎么说话,小姐平日里怎么教你的!小姐的婚事自然有小姐做主,哪里轮得到你在这里说。”

丝竹委屈的撇撇嘴巴,这时也看出了小姐的不对,顿时不敢再说话。

“没事。”桑非玥笑了笑,起身更衣,眼神冰冷:“既然都来了,自然也不好让她们多等。”

丝杏手脚麻利,很快为桑非玥收拾好,三人一起进了正堂。

“爹爹。”桑非玥看到许久不见的父亲,甜甜的叫了声,又有些委屈。

“玥儿来了。”桑振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常年出入战场的大将军,不怒自威,浑身煞气,以前的桑非玥总是畏惧这个爹爹,所以感情离的也不算太近,可此时,却满是亲切。

桑非玥又看向爹爹旁边,男人漫不经心的坐在那里,一身黑袍,玉冠束发,一副鬼面遮住了他的外貌,但仍可以从漂亮的下颚线看出,此人摘下面具是何等的惊艳。

凌霄尘浑身萦绕着一股黑色的低气压,仿佛地狱爬出的索命阎王,两个小丫头吓得气都不敢喘一下,但桑非玥却敢大着胆子一直盯着他看。

凌霄尘漆黑的瞳孔闪过一丝兴味。

再次与那双深邃的眼睛对视,桑非玥激动的浑身颤抖!


这一次,她没有死,一切都还没发生。

她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报答安葬之恩……

桑振江:“玥儿,王爷和四皇子这次来就是要向你娶亲,你可有什么想法?”

“玥儿。”宇文澄起身,笑容温文尔雅,上一世,她就是被这张脸所迷惑,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桑非玥强忍着心底的厌恶,道:“爹爹,玥儿认为自己还小,谈婚论嫁之事是不是尚早?”

“胡闹!你已满十四,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桑振江一派威严。

桑非玥眨了眨眼睛,“既然这样,那我便要嫁给王爷!”

宇文澄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干笑两声,不确定的问:“玥儿,你当真?你之前不是说过,心悦于我吗?”

桑非玥冷笑一声,不解的歪了歪头:“四皇子恐怕弄错了吧?我与四皇子素不相识,又何来心悦。”

被当众落了面子,宇文澄的笑容差点僵持不住。

“噗呲。”凌霄尘嗤笑,“不自量力。”

宇文澄的脸色,一瞬间黑如碳灰。

他心中暗骂了句蠢货,心头怒火中烧。

桑非玥不屑于看他一眼,乖巧的上前拉住了桑振江的衣角:“爹爹,您怎么看?”

“既然你心里有了归属,为父也不好再说什么。”桑振江虽然不苟言笑,但这时却显露出了一丝担忧。

如果玥儿真的嫁给了王爷,可外面传的又属实难听,若当真如此,只怕玥儿过的也不好受。

可不知做了什么孽,四皇子和凌王爷同时来提亲,若同时薄了两人面子,只怕圣上那里也不好交代。

“玥儿,你当真要嫁给他?”本就是天之骄子,此行势在必得,宇文澄的骄傲不允许他输给任何人!

他挤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想伸手去揉揉她的脑袋,却被桑非玥直接躲了过去,宇文澄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四皇子殿下,还请您自重!”桑非玥强忍下心中涌出的厌恶。

然而下一秒,桑非玥整个人都被一只长手带入了怀中。

鼻尖充斥着特制清香,桑非玥的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

不仅桑非玥被吓到了,丝竹丝杏也吓得惊叫出声:“小姐!”

桑振江脸上浮现出一抹诧异。

都说王爷不近女色,看来也当不得真嘛。

桑非玥感受到强大的威压,吓得不敢乱动,心跳如雷。

凌霄尘漫不经心的眯起眼眸,嗓音冰冷:“怎么?四皇子若是聋了可以让御医瞧瞧,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宇文澄气的牙痒痒,却又不敢反驳,一贯温润如玉的形象,差点毁于一旦。

毕竟常年混迹官场,他很快按耐下情绪,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让皇叔见笑了,只是我和非玥定情以久,不知今日怎么回事……”

桑非玥听了,差点吐在凌霄尘身上!

去你大爷的定情已久!

宇文澄很聪明,见情势不对,也不好过多的停留,他低下头,仿佛伤心过度,猛地倒退一步,向桑振江辞别:“既然非玥心中有了他人,我也不好过多叨扰。”

桑振江脸色为难:“四皇子,儿女之事,做父亲的不想过多插手,对不住!”

宇文澄点点,拂袖离去。

桑非玥呼出一口浊气,她真怕再继续下去,她真的不会吐出来!

凌霄尘松开她,又伸手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眉头紧锁。

桑非玥听到过王爷有洁癖一事,呆呆地眨了眨眼睛。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碰她?

她发现,不管是生前还是现在,她都看不透这个男人。

“本王只是不想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沾染。”仿佛看出她的想法,凌霄尘斜睨了她一眼。

他站起身:“几个月后,我再来娶你。”

说完,他便用探究的眼神,盯着桑非玥的眼睛。

桑非玥下意识想别开视线,却被盯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幸好凌霄尘没有待过长时间,待他一走,桑非玥彻底软了下来。

“小姐,您当真……”丝竹还是很不理解她的想法,要她说,分明四皇子才是最适合小姐的。

“你们先出去。”

丝竹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丝杏一把拉了出去。

见没有外人,桑振江问出了一直的疑惑:“玥儿,你怎么会识得凌王爷?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爹爹。”直到没人了,桑非玥的所有委屈才渐渐显露出来。

当年她嫁入四皇子府,成为四皇子的一把利刃,后来意外发现四皇子通奸叛国,欲撺掇皇位,被四皇子发现,便将她关在地牢,日日羞辱折磨。

她拼死才将四皇子的秘密泄露出去,最后却不曾想居然间接害死将军府一家上下!

她爹爹一片忠心赤诚,又怎么干的出叛国之事!

她眼睁睁的看着一家上下被处斩,曝尸城外,四皇子升官加爵,享进风光,却无可奈何。

桑振江吃了一惊,忙问:“玥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谁让你受了委屈!如果你真的不想嫁给王爷,爹爹这就去为你退婚。”

桑非玥摇摇头,微微抽泣起来:“没事,只是许久不见爹爹,有些想念。”

桑振江征战沙场,常年不在家中,他这也是昨夜刚刚回来,心中想念也的确情有可原。

桑非玥还记得,听到她出事的消息,爹爹连夜赶回,临阵逃脱,更加证实了通奸叛国的消息。

只怕,这一切也都是在宇文澄的计划之内。

桑振江心中一暖,安慰道:“好了,哭哭啼啼成什么体统,爹爹这段时间都不走了,陪着你还不好么?”

“嗯!”桑非玥重重的点头,她发誓,重来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好家中的人!

桑非玥刚回到自己的庭院,桑非宴便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桑非玥眼角哭过的痕迹,顿时满脸不屑的大骂道:“有没有点出息!除了哭你还会干点儿什么吗!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这么喜欢你,一点出息都没有。”

桑竹见不得自家小姐被这么对待,再加上被宠的有点无法无天,当即回道:“我家小姐怎么样,关你什么事!”

“丝竹!”桑非玥喊了她一句,笑道:“可是爹爹就是喜欢我呀。”

“你!桑非玥!!”桑非宴被气的咬牙切齿,“我就不该来看你,就活该你被人欺负,嫁给那个王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