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前任总想夫凭子贵

前任总想夫凭子贵

岸芷汀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氏集团在豪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林溪汀身为林氏千金,是众多世家公子心仪的名媛。她过了二十几年千金小姐的生活,从来没有为生计发愁,可是随着林氏破产,她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前有合作伙伴落井下石,后有前男友趁火打劫,林溪汀该如何是好?

主角:林溪汀,任少洺   更新:2022-07-15 23: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溪汀,任少洺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任总想夫凭子贵》,由网络作家“岸芷汀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氏集团在豪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林溪汀身为林氏千金,是众多世家公子心仪的名媛。她过了二十几年千金小姐的生活,从来没有为生计发愁,可是随着林氏破产,她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前有合作伙伴落井下石,后有前男友趁火打劫,林溪汀该如何是好?

《前任总想夫凭子贵》精彩片段

京都,冬夜八点。

皇家会所二楼一豪华包间里,林溪汀悄悄拿起包包,准备不动声色的离开。

“林小姐干什么去?”

说话的人是耀海集团董事长沈达志。

今天在座的都是林氏集团的合作伙伴,可就在刚才,在饭桌上,平日里跟她爸爸称兄道弟的那些人,却将她作为了猎艳目标。

特别是沈达志,居然明目张胆。

两人目光不小心在空中相撞,他也毫不掩饰阴暗肮脏,叫人想抠出他那双眼喂狗。

现在不宜翻脸,林溪汀巧笑嫣然,“去趟卫生间。”

沈达志也站起身,踱步到她面前,嘴角虽然上扬,但眼里却是威胁,“我陪你!”

一个女孩子上卫生间,要你一个快秃头的中年油腻男陪?

在林溪汀看来,他说出这句话,就是严重冒犯。

“是么,”

音落手起,喝剩一半的红酒“噗”的一下迎面泼到沈达志肥腻的脸上。

乌红液体顺着光亮油腻的皮肉激流而下,渗入衣服后颜色慢慢变淡,只剩一张狰狞难堪的脸上上演着乌云盖天的景象。

随后酒杯“哐啷”一声摔到桌子的琉璃转盘上,居然没碎,咕噜两圈后稳稳停住。

林溪汀拍拍双手,然后慢条斯理的拉平因为长时间坐着而压绉的裙摆,看都没看眼前男人,“就凭你个秃驴,也配!”

她面色淡淡,声音平平,没有任何的疾言厉色,却让在场的人乱了心智。

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林溪汀人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林氏没那么容易倒,来日方长!”

虽然她是看着沈达志说的,但听者有份。

出了包间门,林溪汀双腿发软,扶着墙才勉强能向前挪动。

刚才她是硬撑的,其实心里怂得厉害。

要不是林氏出事,爸爸病倒。她如今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林家千金,又怎么会被这些恶心的老家伙灌成这样。

突然胃里一阵翻涌,想吐,她捂着嘴摇摇晃晃冲向卫生间,今天为了林氏,被屋里那帮人灌了太多酒。

而且是白红啤参杂着来的。

对着马桶一阵宣泄后,好受了些。

林溪汀走到洗手台前漱嘴,吐出最后一口水,将手再次冲涮,擦手纸巾窝成一团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可一转身,脸色顿时僵住。

因为沈达志正阴笑着朝她走过来。

杂酒后劲大,此刻她身体已经有些不受大脑控制,但在沈达志面前,她必须强装镇定。

林溪汀站直身体,高抬下巴,“老秃驴,你想干什么?”

刚才包间里,林溪汀的突发行为完全在沈达志意料之外,所以他当时懵逼了一阵。

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泼酒,这还是人生头一遭,岂能容忍,反应过来后,就直接找来洗手间这里。

沈达志抬手摸摸没剩几根毛的头,奸笑着,“唉哟,林大小姐,别装了,我就不信你今天还能翻天儿不成。”

说话的空挡,一双肥手已经伸到林溪汀面前。

林溪汀拿包挡开并退后一步,“别过来,我已经报警了。”

“哟,还报警,哪儿呢,警察在哪儿呢,老子今天不办了你,就不姓沈。”

因为醉酒,林溪汀身体本来就飘,现在被他双手钳制住没任何反抗能力,就这么被沈达志拖抱着往前移动。

林溪汀意识渐渐模糊。

沈达志将人带到提前开好的单独包间,暖光照射下,本就美艳的人此刻看起来更让人入迷。

色欲熏心之下,他脑袋一片空白,只有上亿条虫子在胡乱蠕动。

“妈的,终于让我得手了,老子打第一眼见你就眼馋得不得了。”沈达志边解皮带边得瑟。

裤子刚褪到一半,身后的门砰的一下被狠狠踹开,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眼来人是谁。

已经被人一脚踹趴在地。


沈达志想挣扎着爬起来,可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他抱头哀嚎:“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达志的话并未起到震慑作用,他身上的痛感不减反增。

而且,他听见那人好像搬起了旁边的椅子。

见威胁不成,沈达志立马改成求饶,“你是谁,你要什么,我有钱,要多少都行,只求你放过我。”

“哐”的一声,有东西重重砸到他的身上,沈达志疼的在地上抽搐起来。

满是血腥味的嘴唇慢慢蠕动着:“求求你,放过我,我,我再也不敢了。”

也不知道是施暴人的力气用完了,还是沈达志的求饶奏效了,他身体上没有再添加多余的疼痛感。

沈达志这才颤巍巍的抬头看向来人。

任少洺坐到林溪汀身边,掏出上衣口袋的手帕,悠闲的擦着手,“名字?”

他声音带着刀刃般的凌厉,跟慢条斯理擦手的动作天壤之别。

“沈,沈达志。”

“做什么的?”

“耀海集团董事长。”

沈达志有问必答,就像小学生被老师提问那般乖顺。

任少洺擦完手,将手帕吧的一下扔进垃圾娄,并抬眼看了下佝偻在地的人。

这一眼,让沈达志以为,耀海集团起了作用,顿时心里多了几分安全感。

没想到,任少洺却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对着他肥硕的身体又是一脚。

刚才沈达志一直蜷缩着身体伏地求饶,任少洺没看清他脸,这会儿瞅见了。

一想到这张脸居然敢打林溪汀的主意,忍不住又补上一脚。

“今天这事,如果敢说出去,耀海集团将不复存在。”漫不经心的语调,却带着瘆人的威胁。

沈达志虽然觉得眼前这人年龄不大,可能没他说的那么厉害,但当前情况下还是保命要紧。

他连连答应:“好,好,您放心,谁都不说,谁都不说。”

任少洺朝门口方向抬抬头,“滚吧!”

得到赦令,沈达志连滚带爬离开包间。

房间里是充满暧昧味道的灯光,沈达志特意选的这个为自己助兴。

任少洺再次来到林溪汀身边,她穿的是大红收腰连衣裙,本就白净的肌肤被衬的更加耀眼,躺在那里,跟一团火似的,哧哧燃烧。

任少洺被烤红了双眼。

他看着昏沉睡去毫无防备的女人,不得不说,即使醉了,她依然漂亮的过分。

紧闭的眉眼下,灯光将她浓密微卷的长睫毛打出两排阴影,小巧的鼻子洁净无暇光滑细腻,下面两片红唇微张,不时辅助着鼻子呼吸。

弯腰将人打横抱起,朝门口走去。

......

林溪汀醒来时,头还是晕的。

眼睛慢慢眯开一条缝,入目的是一个造型别致的水晶灯,这不是她家。

林溪汀一下子坐起来,身上的被子因为她动作太大顺势滑落到肩膀上。

她居然什么都没穿。

林溪汀想起昨晚最后的记忆,难道真的被沈达志那畜生......

“醒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原来阳台外的沙发上坐着个人,因为背对着室内,林溪汀瞧不见他的模样。

她警惕的将被子拉到脖子处,“你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阳台上的人站起身,朝她走来。

林溪汀揉揉眼睛,她真的以为是眼花,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他应该在美国才对。

任少洺已经站到床前,冷眼看着瑟缩无措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的人。

他伸手去拽她身上的被子,林溪汀抓着被角死死不放,两人来回拉锯两下后,林溪汀愤怒的瞪着任少洺,“你想干什么?”

任少洺冷笑着附身过去:“男人女人之间,你说干什么?”

“你混蛋!”林溪汀冲他大声吼道。

任少洺恶狠狠的一下子钳制住她下巴:“这么厉害啊,昨晚怎么不对沈达志吼去。”

林溪汀一愣,昨晚是他救了自己?

感激之情刚要升起,只听任少洺又不屑的补充道:“再说了,该干的我都干完了,喊破嗓子看看有没有用。”

话罢,手一松,林溪汀失去反力一下子歪倒在床上。

她从没想过她会有如此难堪的时候,被前男友看到被人侵犯不算,还被前男友捡回去羞辱。

曾经万人追捧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怎么受得了。

林溪汀也顾不上前任重逢要装逼作势了,拿起枕头一通乱砸,“任少洺,你王八蛋,你不是人,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她把能想到的骂人词汇全部用上,还不解气。

又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东西扔过去。

被任少洺接住,他吊着眼尾居高临下看着床上的人,声音带着警告,“这可是我刚让人送过来的,不会送第二次。”

林溪汀定睛一看,特么是一条还挂着吊牌的女士内裤。

她脸一下子红到脖子,不过下一秒她就想到一个问题,她自己的衣服去了哪里。

于是质问:“我衣服呢?”

任少洺挑衅的:“扔了!”

林溪汀欲哭无泪可也没办法,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

她伸手:“给我!”

任少洺胳膊一抬,内裤飞到她面前。

这时,电话响,是任少洺的。

他走去阳台接听:“说!”

电话是助理赵鹫打来的,“任董,昨天让查的东西已经发给你了。

耀海集团跟林氏集团多年合作伙伴,沈达志曾经对外跟林建国称兄道弟,昨天那事是沈达志和韩媛媛早有预谋。

具体的,您再细看一下。”

等赵鹫汇报完毕挂了电话,任少洺回头看时,屋里早已没了林溪汀的人影。

他看着敞开的房门,冷哼,想逃?

没门!

窗户都没有!


林溪汀这辈子穿衣服都没这么快过,她逃命似的冲进电梯跑出酒店,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里。

路过韩媛媛房间时,听见她正在打电话。

“沈董,你说的这个情况我真的不清楚。”

“她身边哪有什么厉害的人物,我知道的最厉害的就是她爸爸林建国。”

“她到现在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们……”,

砰的一下,韩媛媛卧室门被林溪汀一脚揣开。

韩媛媛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已经重重挨一巴掌:“果然是你,我就说昨天沈达志怎么那么胆大妄为,原来是你们早串通好的!”

“韩媛媛,你有没有一点人性,对一个陌生人都做不到这一步,更何况我们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些年。”

韩媛媛捂着被打的脸颊,狞笑道:“你也说了只是生活在一起,我们又没有什么真的关系。我凭什么还要忍受你大小姐的脾气。”

“对,是我,把你送给沈达志还能换不少钱,拿这些钱去付你爸爸的医药费也不枉费他养你二十多年不是。”

林溪汀气极反倒平静了:“韩媛媛,你不怕遭报应的么。”

“哼,报应?今天先让你来点报应。张妈,她东西收拾好了吗?”

“好了好了。”

还没等林溪汀反应过来,张妈已经将一个箱子扔到林溪汀面前:“你的东西。”

***

林溪汀拉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真是天上飘了二十多年,终于回了人间。

偌大的城市,竟没有她的去处。

手机铃声的响起,让她回过神来,是医院打来的。

“林小姐,你爸爸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了,麻烦你过来续下。”

“哦,好的。”

林溪汀将电话揣回兜里,一屁股坐到路边的石墩上,怎么办,比起今晚住哪里,爸爸的医药费好像更急。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悄声驶过来。

“林小姐,能不能聊聊。”

林溪汀转身,看见旁边站着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

这段时间,她看透人间冷暖,自然不会觉得这男人跟她之间,除了她那张好看的脸还有什么好聊的。

“聊什么?”

赵鹫看看四周:“这里说话不方便,去车里怎么样。”

林溪汀心里冷哼,我他妈有病跟你去车里。

“你以为开辆豪车就可以随便泡妞了?滚,老娘对你没兴趣。”

她破口大骂,想着万一有什么不对,也来引来路人的注意。

赵鹫刚要再开口,后面车窗玻璃自动落下,露出任少洺那张雕刻过的脸。

林溪汀一见是他,跑得更快。

人生最尴尬的事之一:穷困潦倒时被前男友看见。

而且,还是因为被你甩,才成为的前男友。

电话又响了,还是医院打来的。

没办法,其他电话可以不接,但医院电话得接,而且还得刻不容缓。

“喂,林小姐,你爸爸的医药费已经有人交过了,你不用急着过来了。”

缴了?

谁啊这么好心?

林溪汀呆愣的站在那里用心思考着到底是谁帮她缴的费。

劳斯莱斯已经停到她旁边,任少洺善意提醒:“不知道这次医药费能用多久?”

林溪汀立刻明白过来,瞪大眼睛,“你缴的。”

任少洺默认。

林溪汀傲娇精附体:“谁让你管闲事的,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别以为我会感激你,昨晚那事我都记着呢。”

任少洺要笑不笑的冷眼看着她,好像在说:除了接受施舍你还有其他办法吗?

昨晚那事你记着又能怎么样?

林溪汀脑阔疼,她觉得就算被嘲笑致死自己也只能受着。

“或许,你可以自己挣来还我。”没想到哇,任少洺还帮她出主意。

想想他说的也算是个办法,借的总比施舍强。

林溪汀问:“你交了多少钱?”

任少洺:“不多,十年没问题。”

林溪汀立马又暴躁了:“你咒我爸在医院住十年,你坏不坏良心的。”

任少洺:“医院从来都是多退少补。”

林溪汀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可以轻松的将她智商按地上摩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