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偏执厉少在线宠妻

偏执厉少在线宠妻

田笑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栢锦童之前在家里一直不受重视,所以时间长了她也不会去争辩那些没有有意思的东西!只是后来在遇见了厉渊这个难缠的人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栢锦童不明白了遇见厉渊之后,这个人怎么总是喜欢扒她的马甲,这个人到底是太清闲,还是故意给她找麻烦,她之前是得罪了这个男人吗?

主角:栢锦,童厉渊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栢锦,童厉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厉少在线宠妻》,由网络作家“田笑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栢锦童之前在家里一直不受重视,所以时间长了她也不会去争辩那些没有有意思的东西!只是后来在遇见了厉渊这个难缠的人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栢锦童不明白了遇见厉渊之后,这个人怎么总是喜欢扒她的马甲,这个人到底是太清闲,还是故意给她找麻烦,她之前是得罪了这个男人吗?

《偏执厉少在线宠妻》精彩片段

一架从澳洲飞往Z国的飞机上,经济舱内,栢锦童窝在自己的座位里,戴着米奇眼罩假寐。

忽然,周围响起骚动。

“乘客朋友们,请问在诸位当中是否有医生?”乘务长语气焦灼地问道,眼神祈求地看着大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

原本安静的机舱内,一片哗然,大家面面相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栢锦童闻言顺手摘下眼罩,刚要举手,一个巨大的力道却死死得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不由得颦了颦眉,转头看向沈毅铭。

他一脸警告,“别多管闲事!”

乘务长额头冒汗,急促的解释道,“现在在商务舱那边有一名乘客出现了严重的呼吸紧迫,急需救助。如果诸位当中有人懂医术,希望您能勇敢站出来对这位患者施以援助之手……”

但是,在座的乘客的反应,只是交头议论,却没有人肯踊跃站出来。

乘务长脸上的焦灼越发明显,心情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诸位,拜托了,人命关天!”

“我。”

一道清亮的嗓音在舱内响起。

乘务长瞳孔轻震,急忙搜索声音的来源,但愿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是医生。”

栢锦童从座位上站起来。

沈毅铭沉下脸色,暗自咬牙。看来她已经将临行前师傅的嘱托忘得一干二净了。

师傅说过,路上不管发生什么,都千万不要多管闲事,以免这次的任务节外生枝。

乘务长的目光落在栢锦童身上。她拥有精致的五官,深棕色的卷发,白皙无暇的皮肤,樱桃小嘴不点而朱,漂亮的就如同摆放在橱窗里的芭比娃娃。但是,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好像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从乘务长不免担心她经验不足,无法应付那位“大人物”的病情。

可现在,除了这位长相稚嫩的女孩,没有人肯站出来帮忙。

她咬住牙,将心一横,同时朝栢锦童说,“请您跟我来!”

商务舱。

“医生来了,麻烦请让一让!”乘务长让栢锦童走在前面。

此时,商务舱内所有乘客的目光都紧紧地盯在栢锦童的身上。

只见她一件款式简单的条纹T恤,搭配一条橘色的宽松背带裤,脚上穿的是一双便宜的帆布鞋。这身普通且略显幼稚的穿搭,加上她长着一张叫人猜不出实际年龄的幼态娃娃脸,令人不得不怀疑她只是个没有经验的学生。

但,事实上,栢锦童今年已经24岁,并且已经于今年夏天凭借极其优异的成绩提前拿到UQ大学的硕士学位。

栢锦童来到病人面前,看清他的长相,呼吸微微一滞。

实在是因为他长着一张足以祸国殃民、颠倒众生的俊脸。

饶是栢锦童见过许多帅哥,仍不免感到一丝惊艳。

他剑眉深浓,眼窝深遂,一双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有些媚冶,眼底有一层淡淡的红意,平添几许病态,却显得十分妖娆。鼻梁山根高挺,薄唇线条清晰优美,下巴有些尖,整体面部轮廓十分阴柔,简直美的雌雄莫辨。

栢锦童调整了下呼吸,道,“先生,请您先放松。我是一名医生,我姓栢……请您张开嘴巴让我仔细看下您的喉咙。”

男人配合得张开嘴巴。

他妖丽的凤眸紧紧得凝着栢锦童,眼底是墨漠一片,散发着矜冷。眼神锐利,瞳孔微张的弧度透着十分诡异的笑意,仿佛在牢牢注视着一只闯进势力范围的猎物,势在必得。

栢锦童用手机上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往喉咙处照去,看到喉头水肿的厉害。

“平时有什么过敏的东西吗?或者有哮喘之类的基础病?再或者上飞机后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她连续问了三个问题。

男人的助理道,“厉总没有哮喘,上飞机后也没吃任何东西,至于对什么过敏……”说到此,他摇摇头,不是很确定。

栢锦童锁了锁眉。这时,她忽然注意到了前面乘客桌上的鲜花……

她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原来是它!


栢锦童想到男人是因为花粉过敏才会出现急性喉咙水肿呼吸紧迫的。

简单沟通后,那名将鲜花带上飞机的乘客,便立马将鲜花转移到别的地方。

随即,栢锦童询问乘务长,“请问有肾上腺素注射剂和喘灵喷雾剂吗?”

“有的,我去拿。”

乘务长去拿药的时间,栢锦童则尽量眼前的男人,同时引导他该怎么用力吸氧。

男人十分顺从的配合。并且,他的眼睛始终牢牢地盯着栢锦童,眼底涌动着诡异的流光。

此时,两人间的距离非常近。

男人能够清晰得看到她根根分明的长睫毛,一双澄澈清明的大眼睛,仿佛是这时间最干净纯粹的事物。

白皙的脸蛋上毫无瑕疵,鼻梁秀挺,一双粉色的纯白莹润娇嫩。脖颈修长,白里透着淡淡的粉。

男人眨了眨衿冷泛红的眸子,眼角勾起上扬的弧度,似是神情愉悦。

很快的,乘务长拿来了栢锦童所说的那两种药。

用上药后,男人的症状便明显缓和了许多。

忽然间,舱内响起了一片掌声。大家都没想到,这个看似很不专业的“幼稚女学生”,居然能如此镇定得救治一名如此严重的病人。

栢锦童谦虚得冲大家笑笑,就准备回自己的经济舱。

起身时,她的手腕处忽然一紧。

她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深邃妖丽的眸子,仿佛受到某种神秘的蛊惑,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男人沙哑的开口,“记住,我叫厉渊彻。”

栢锦童随即轻挽了下嘴角,不动声色地将手从他滚烫的掌心抽离。“好好保重,厉先生。”

随即,起身离开。

厉渊彻的视线笔直得追着她的背影,沉眸眯了眯……

后会有期,小白兔!

——

自从栢锦童回到经济舱后,沈毅铭就一直用幽怨的目光看着她。

栢锦童懒得理会也懒得解释,重新戴上眼罩,环起手臂,身子歪在座椅里继续小憩。

两个小时后。

飞机落地云城。

从机场大厅出来后,栢锦童便主动要与沈毅铭分道扬镳。

沈毅铭坐在封家安排来接他们的车上,手里捏着一只精密的密码箱,拧眉审视站在车外的栢锦童,“你不去?”

原本师傅安排他们一起护送“OP陨石”交给封家的。

栢锦童笑眯眯地拍了拍沈毅铭的肩膀,道,“到了云城,不就等于到了封家的地界了吗,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何况,凭你的身手,这点小事儿一个人足以搞定。我就不跟你抢功劳了。”

沈毅铭用手指着她的鼻子,“说实话,你是不是又想玩什么花样?或者,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栢锦童眉梢轻挑。“我瞒你的事情多了,你指的是哪件?”

“你。”

“回见。师兄。”

赶在沈毅铭发难之前,栢锦童挥一挥衣袖,掉头闪人,很快便跑得没影儿了。

沈毅铭气得咬牙,关上车门,喘了口粗气,而后吩咐封家的司机开车。

封家的汽车走远后,栢锦童便从一尊粗大的石柱后面走出来,到了路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她将行李箱随手往出租车的后座上随手一丢,然后走到前门,拉开,弯身坐进去。随即报了个地址,便环起手臂,闭目假寐起来。

出租车开动的瞬间,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迈巴赫也缓缓开动了。


出租车停在南阳路78号门前。

栢锦童付了车费后,拎着行李箱下车。

“叮咚——”

栢锦童站在栢家的铁栅栏门外,按响了墙壁上的门铃。她过去不常住在这里,但对这里又有一种天生的依恋。

紧接着,一个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快步从别墅内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欣喜又匆忙的神色。

“小姐,您回来了!”

管家钟叔边打开大门,边高兴地对栢锦童说,“怎么也没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也好安排车去接你。”

“不必那么麻烦。我从机场打车过来很方便的。爸妈在家吗?”

被问及此,钟叔脸上的笑色僵硬了一下,道,“今天是周末,老爷和夫人一起陪二小姐去商场了。”

栢锦童的眼神顿挫了下,随即点头轻嗯了一声。

栢锦童是栢家名副其实的千金,在三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过。栢山河夫妇登了两年寻人启事,未果,后来就放弃了。紧接着,他们夫妻俩就领养了一名孤女,取名栢千娇。

尔后,栢山河夫妇便把对亲生女儿的爱都倾注在栢千娇一个人身上。

五年前,栢锦童重新回到栢家。

但由于她同亲生父母十多年的疏远,再加上栢千娇的存在,栢山河夫妇待她始终只是客客气气的,却说不上多么疼爱。

他们最疼爱的女儿依旧是栢千娇。

后来过了没多久,她就被送出国读书。一两年才回家一次。因此,始终没办法和父母亲昵起来。

此时,钟叔不忍去看栢锦童脸上的表情,伸手帮她提行李。“小姐,进屋吧。一路风尘,我让人先给你准备洗澡水。”

“谢谢钟叔。”

栢锦童说着,随钟叔一起走进家门。

她进去后没多久,那辆一直隐匿在大榕树后面的迈巴赫发动引擎,从栢家大门口经过,绝尘而去。

车上,坐在后座的男人,姿态慵懒,凤眸妖丽。

此时,栢锦童就站在二楼自己房间的窗户前,眯着眸子,盯着外面得情形,若有所思。

那辆迈巴赫跟了她一路,究竟有什么企图?

——

栢锦童洗过澡后,换上一套样式简单的家居服,来到客厅。

钟叔端来厨师新做的小点心,和一杯鲜榨果汁,放在栢锦童面前,温声对她说,“不够的话可以再和我要,也可以自己去厨房拿。在自己家,千万别客气。”

栢锦童感谢得笑笑。

钟叔心为人心思细腻,且心地善良。她刚回到栢家时,幸亏有钟叔一直关照她,她才能尽快适应这个家。

栢锦童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看电视。此时,经济频道正在播送一条重磅消息:身为云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封家掌舵人,封耀石老先生从即日起将正式从集团内退出,并将董事长的位子让给他唯一的外孙厉渊彻……

电视屏幕的右上角还贴着厉渊彻本人的照片。

栢锦童吃东西的动作微微一顿,眉心轻锁。

是他!

飞机上的那个男人。

她还来不及多想,门口那边便传来有说有笑的声音。

是栢山河夫妇,带着栢千娇回来了。

钟叔赶紧走过去迎接。

栢锦童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掉。

“今天的电影实在是太感人了,我和妈妈都哭得稀里哗啦的。”

“可是你爸却在影院里睡着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

“哈哈哈……”

一家三口轻松的谈论着电影,往客厅这边走。

忽然,谈话声戛然而止。

全都表情错愕得盯着坐在客厅的栢锦童。

气氛陷入微妙的尴尬。

栢山河率先找回声音,走向栢锦童,笑着说,“锦童,你回来了。没提前给我们打电话,是特地想给我们个惊喜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