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的噩梦

你是我的噩梦

咸移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若枝知道沈琼轩爱着别人,可七年的暗恋,让她没有经受住诱惑,答应了他的求婚。婚礼现场,男人编织一场噩梦,将她推向绝望的深渊。七年暗恋,一年婚姻,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爱沈琼轩这件事,江若枝到底还是做错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回到过去,她一定离他远远的,不再招惹,不再强求!

主角:江若枝,沈琼轩   更新:2022-07-15 2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若枝,沈琼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我的噩梦》,由网络作家“咸移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若枝知道沈琼轩爱着别人,可七年的暗恋,让她没有经受住诱惑,答应了他的求婚。婚礼现场,男人编织一场噩梦,将她推向绝望的深渊。七年暗恋,一年婚姻,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爱沈琼轩这件事,江若枝到底还是做错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回到过去,她一定离他远远的,不再招惹,不再强求!

《你是我的噩梦》精彩片段

天台,寒风猎猎。

一个脸白得不正常的女子,眼神充满怨恨,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

此刻她用力拽着个痛哭流涕的女子,手背青筋突出,一起站在天台边缘。

跟衣裳一样单薄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被刮下去。

狼狈嚎哭的女子软如一滩烂泥,不停喊着“琼轩,救我”。

看到这一幕,冷厉高大的男人瞳孔一震,将不自觉发颤的手攥紧,沉声开口:“江若枝,放开她。”

江若枝再次后退,只差半步,就要踩空。

她声音嘶哑,拼着一口气,说出来的话被风吹得破散——

“黄泉路我不想一个人走,沈琼轩,你来换她,如何?”

……

一个月前。

“紧急插播一条最新消息,就在刚才,创荣集团宣布破产清算,董事长江康国涉嫌行贿,逮捕现场,江康国疑似受不了刺激,心脏病病发已送往医院抢救。而提交行贿证据、举报江康国的,正是他的女婿,也就是沈氏集团总裁沈琼轩……”

偌大的别墅,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江若枝整个人都僵住了,半晌抬手狠狠拧了一下手臂。

会痛,不是做梦!

集团破产,父亲行贿、抢救?

她清澈如琉璃的双瞳死死紧盯着电视上那张熟悉英俊的脸。

在她十七岁时就刻在了心底的精致五官,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了?

江若枝感觉得到沈琼轩不爱自己,可是他们结婚了呀,还即将迎来一个小生命!

苍白的脸血色全无,江若枝僵滞的身体开始大幅度颤动,用力擦掉涌出眼眶的泪,转身就走。

“不,不是真的,爸爸不会有事,我这就去找他……”

七个多月大的肚子倏地传来阵阵疼痛。

“孩子……”

江若枝踉跄着,仰着跌落在沙发上,双手死死地抠着昂贵的皮质,痛楚来得猛烈,都没能将她从这场沈琼轩编织的噩梦中唤醒。

沈琼轩,为什么?

记者会现场。

沈琼轩身着高档手工西装,浑身散发着矜贵之气,从容不迫的在保镖护送下离开。

有个别记者想要跟上来挖更深的新闻,却被他冷寒的目光逼退。

副总柏远走在他身旁低声说道:“琼轩,刚才家里来电话,江若枝昏倒,人已经送往医院。”

“回公司。”沈琼轩直接忽略柏远的话,听到江若枝早产,冰雕般的俊美脸庞依旧毫不动容。

江家已经垮了,这场始于报复的无爱婚姻也该结束了。

“琼轩,你可真冷血,再怎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骨肉,而且你不觉得她挺无辜的吗?”

柏远心里莫名难受。

因为当初江素洁的一句话,沈琼轩搭上自己的婚姻娶了江若枝,只为更快速狠厉地报复江康国。

“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沈琼轩冰冷吐出这句话,并不需要柏远回答,盈满寒意的眸子缓缓闭上,在心里嗤笑。

骨肉?无辜?

当年要不是江康国对江素洁做的事,害她失踪了好几年,现在他的骨肉都能满地跑了。

江素洁一个温柔爱笑的女人也不会患上精神病。

跟江若枝的那个孩子,只不过是报复计划里面的附属品。

江康国最看重的就是江若枝这个独女。

有什么比江若枝崩溃更好的利息?


柏远皱眉,还想说什么,沈琼轩的私人电话响了。

接通电话,沈琼轩深邃的眼眸溢出紧张之色,吩咐道:“马上去海岸嘉园。”

能让他露出着急跟心疼这种表情的,全世界除了江素洁没有第二个。

“又病发了?”

“车给我。”

柏远下车,沈琼轩迅速上了驾驶座,车门“砰”地急切关上。

很快,车子就从柏远眼前划过,快速涌入了车流中,疾驰而去。

柏远一顿,几乎是瞬间就决定了自己接下来的去处。

医院。

江若枝被佣人发现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

脸色白如纸,衣裤都被染红,而且还在不停流血……

医生一看顿时知道不好,焦急喊道:“孩子会早产,恐怕是凶多吉少!”

“那你赶紧做手术!一定要母子平安啊!”徐妈吓得六神无主,只能这么哀求。

“手术需要签字,产妇的丈夫来了吗?”

徐妈难过地摇了摇头,老泪纵横。

丈夫怎么会在身边?

江家就是被沈琼轩搞垮的,她打沈琼轩的电话都打不通,只好打给柏远。

“没有监护人签字,我们不好做手术,这个风险我们承担不起……”

趁徐妈不注意,江家司机在一旁悄悄发了条信息出去。

“江若枝流了很多血,医生说她会早产。”

柏远喘着气跑来,看到地板上滴落的连串血迹,不由有些腿软。

“我是代表产妇丈夫来的,我来签字。”

海岸嘉园。

刺耳的刹车声倏地响起。

江素洁隐在二楼房间的窗帘后面,看到沈琼轩下车,嘴角露出一丝嘚瑟的笑,将司机发来的那条信息删除。

门外,有急乱的脚步声,“咚咚”踏上木质楼梯。

江素洁倏地哀嚎出声:“我求求你放过我,江叔叔,看在我跟若枝是好朋友的份上,求你放过我……”

佣人慌乱迎上来,“沈总,江小姐看到电视上的江康国就病发了!把自己锁在屋里一直哭喊!”

“你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说了最近不能让她看到新闻吗?!”沈琼轩着急,并没注意到佣人脸上虽有急色,眼神却闪躲。

“不给电视看,江小姐就哭,我不忍心啊!”

沈琼轩听到房里传来江素洁无助惊恐的求救,心像是被什么拧了拧,拍门哄劝道:“素洁,江康国已经进了监狱,伤害不到你了,把门打开,好吗?”

“江康国……江叔叔,我好痛啊,不要打我……啊!”江素洁的叫声越发尖利。

沈琼轩心一突,后退几步猛地踹门。

“砰”的巨响,江素洁一个瑟缩,惊恐地不停磕头,嘴里一直念叨着“江叔叔,求求你放过我”。

“素洁,别怕,是我,你不要伤害自己了。”

沈琼轩心痛如绞,上前紧紧把江素洁搂在怀里。

“啊……你不要碰我,你走开呀,琼轩救我……”江素洁歇斯底里的尖叫,在沈琼轩怀里奋力挣扎着,神色万分恐惧。

“是我,我是琼轩,我来了。”沈琼轩难得的温柔跟耐心,都倾注给了怀里的女人。

江素洁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嘴角上扬,跟佣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清明。

“你走开,不要碰我,不要过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江素洁用力推开沈琼轩,扑到茶几上拿起水果刀就往肚子捅了上去。


医院。

手术室外,柏远手里夹着烟,微微颤抖的手透露出他的不安,僵滞坐在椅子上,烟都要烧到手指了还没察觉。

徐妈焦急地踱步,双手合十一直在祈祷。

这时,一阵细弱的婴儿啼哭传出来。

门打开,柏远回过神,丢开烟蒂,就看到护士小心翼翼抱着孩子。

“早产儿还很虚弱,得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产妇还在急救,她失血过多,还是少见的熊猫血,万幸医院的血浆还有一份……”

倏地,走廊一阵骚动。

沈琼轩抱着昏迷不醒的江素洁越来越近,后面跟着战战兢兢的主任和一些医护人员。

江素洁腹部全都被血染红,行走间还一路滴在地板上。

而之前江若枝的血还没来得及清理,两个女人的血夹杂在一起,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柏远下意识说道:“琼轩,这是你和江若枝的孩子……”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琼轩冰冷又厌烦地打断:“与我无关!”

他浑身散发出一股森寒的气势,抱着江素洁直接迈向隔壁手术室,看都没看护士怀里的孩子一眼。

江素洁被推进去,手术室的门关上,沈琼轩的思绪才慢慢清醒过来,昂贵的西服上都是血迹,双手似乎还有粘稠的温热感。

想到精神失常的素洁还能记得他,并且宁愿自杀也不想被别人碰的忠贞刚烈,沈琼轩的心脏就一抽一抽的痉挛。

想到罪魁祸首江康国,暴戾的因子流窜在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里,恨不得立刻将江家全部毁灭。

柏远看了眼失控的沈琼轩,要护士马上抱孩子去保温箱。

一旦涉及江素洁,他就没了分寸。

想说点什么缓和下,主任又焦急跑了出来。

“沈总,患者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她是特殊的熊猫血……我们医院库存不够,得从血库那边调取!”

话落,一个护士端着托盘快步走来,里面放着两袋血浆。

“你们让让,3号手术室产妇需要的熊猫血来了!”

柏远心沉了沉,暗道不好。

沈琼轩冷然瞥了一眼江若枝所在的手术室,恍惚记起那女人也是熊猫血。

他直接命令主任:“把血浆都给素洁,要是她有半点闪失,你们医院也没必要开了。”

柏远反对道:“先让两个患者都输上血,再去血库调取血浆过来。”

徐妈急了,想也不想的跪在了沈琼轩面前,央求道:“先生,求求你救救太太吧,孩子刚出生,不能没有母亲啊!”

“我说救素洁。”沈琼轩加重语气,残酷不屑,“至于那个产妇,我名义上的妻子,没有我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没必要抢救。明白了吗?”

主任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既然是家事,那他也无能为力了,示意拿血浆的护士跟自己进入江素洁的手术室。

柏远忍无可忍,积压的怒火轰然,抬手就是一拳。

“沈琼轩,你他妈太冷血了,她为什么会大出血,你心里清楚!你就算再怎么讨厌她,她也是一条人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