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其他类型 > 顾霆琛 许音无广告阅读

顾霆琛 许音无广告阅读

许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如果没有算计自己的婚姻,如果她真这么可怜,那他……也可以在可怜她一次,护她一生周全!反正,他似乎也不这么讨厌她。想通这里后,顾霆琛径直回了公司,压抑的心情也莫名舒畅了许多。直到……助理拿着平板给他看了,许音发给媒体的通告。

主角:顾霆琛许音   更新:2022-11-15 07: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霆琛许音的其他类型小说《顾霆琛 许音无广告阅读》,由网络作家“许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没有算计自己的婚姻,如果她真这么可怜,那他……也可以在可怜她一次,护她一生周全!反正,他似乎也不这么讨厌她。想通这里后,顾霆琛径直回了公司,压抑的心情也莫名舒畅了许多。直到……助理拿着平板给他看了,许音发给媒体的通告。

《顾霆琛 许音无广告阅读》精彩片段

两个阳台,我和顾霆琛就这么遥遥相望。


而我,也看见了他眼底的诧异,我收回视线,回答许母:“好。”


电话那头,许母似乎被我的答应愣住,随即更加得寸进尺:“股份转回来以后,顾家的婚事你也给我还回来,当初你不是死活不嫁,非要去做什么支教当什么山村老师吗!我成全你!你那些话你骗骗老太太可以,骗我,哼!还嫩了点。”


“许音我告诉你,顾霆琛本来就是媛媛的老公,既然你以前口口声声说不想嫁人,那你就把这婚事给我吐出来,然后告诉媒体,说自己下贱不要脸,从此跟许家断绝关系,不允许在用许姓!”


我听着许母那越来越荒唐的话语,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


因为不想让顾霆琛听的太多,我将免提按回,拿起手机放在耳旁:“我知道了,以后……我叫顾微。”


顾,是奶奶的姓……我惟一的愿望就是死后,还能见到她老人家,还够奢侈的拥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挂断电话后,我转头看着表情微楞的顾霆琛,开口道:“离婚协议我填好了,很抱歉给顾家丢了脸,以后……不会再有了。”


说完,我转身进回了房间。


其实没什么行李,唯一能拿走的就只有几件衣服,以及医生开的止痛药。


坐在床沿,我忽然觉得自己又很幸福,虽然得了绝症,连救活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居然难得地还能走能动,疼痛来时还能依靠止疼药止疼。


这样说来,上天似乎没让我死的太难堪。


回顾这间住了三年的客房,它见证了我孤独,也看尽了我的悲凉,如今……只能陪我到这了。


目光不自觉瞥向墙壁,似乎想要透过壁垒看向隔壁书房的顾霆琛,曾经庆幸一墙之隔还能感受到他,如今却庆幸,他让我来时清清白白,走时……也还算干净。


打开房门,我头也不回的悄然离去。


故事,终究结束。


而我,也该去寻一个山清水秀,安静死去。


书房里。


顾霆琛听着隔壁传来的关门声,就这样站在那里,眸色沉沉。


他不懂,明明自己得到的消息是她机关算计想要来到顾家,以及对那股份的执着和霸道。


可刚才电话里的那些真相,却让他怎么都回不过神来。


明明让她跟许家决裂是自己早就设计好的事情,可为什么听到她被骂,自己会全身都冒着火气。


似乎……是哪里错了。


拿起书桌上的离婚协议,他发现自己根本签不下去。


许音说的没错,他的副驾驶从来没让人坐过,但不是为了梁静雨,而是他不信任任何人在自己身旁。


可也只有许音,她真正坐过那个位置,以及任由她这三年住在自己书房隔壁。


许多一次次的破例,似乎都是因为她。


可她要走?一没有依靠的女人,离开自己,还能去哪?


她昨晚还留了鼻血,身体都瘦成那样了,她还要去哪?!


顾霆琛将离婚协议径直丢进了碎纸机中,他想,等她静一静,等她发现事情是她自己无法解决的时候,来求自己,那么他……愿意给她从来一次的机会。


如果没有算计自己的婚姻,如果她真这么可怜,那他……也可以在可怜她一次,护她一生周全!


反正,他似乎也不这么讨厌她。


想通这里后,顾霆琛径直回了公司,压抑的心情也莫名舒畅了许多。


直到……助理拿着平板给他看了,许音发给媒体的通告。



大厦外,尖叫声响彻四周。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居然有人跳楼。


当顾霆琛他们赶来的时候,鲜血就这样冲许音的身下慢慢留出。


他颤抖着身体一步步走进,直到皮鞋踩到了那殷红的鲜血,他才呼吸一窒,再也动弹不得。


助理已经拨打了120,他连忙脱下外套盖在许音身上,然后看着一脸惨白的顾霆琛,嘴唇干涸:“顾总,您先回去,这里不适合待了。”


“滚开!”顾霆琛将助理推开,然后来到许音身旁,他脱下外套将助理的外套甩走,然后轻轻把她抱在了怀里。


助理被吓到,连忙惊呼:“顾总——!”


不远处,跟着下楼的梁静雨此刻一脸惊恐,她不敢相信许音就这么跳了楼,决绝又不给回旋余地!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光头男已经跑了,那自己呢?突然死了人……警察会不会找来!


想到这些,梁静雨脸色煞白的赶紧走向停车库,她要跑,她不要跟这些疯子在一起!


对,回家找爸妈,这件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许音自己跳的楼!


医院里。


顾霆琛站在停尸房前,整个人都是懵的。


助理站在一旁,表情也全是沉重:“顾总……”


顾霆琛看着门牌上‘停尸房’三个字,唇畔干涸:“你说,她怎么就死了呢?她怎么就敢死呢?她还是我顾霆琛的妻子啊!”


助理垂眸,也不自觉反问出声:“是啊,怎么就敢呢?多疼啊!”


顾霆琛死死攥着双拳:“所以里面的人不是许音,她还没达到目的,还没有拿到她想要的东西,怎么就会跳楼呢,对,不会的。”


说完这些,顾霆琛转身走出了医院。


助理连忙跟上:“顾总,许小姐……”


“叫太太。”顾霆琛冷着脸呵斥,“还有,报警处理掉今天在楼顶的人,梁家……留不得。”


“什么?”助理彻底愣住,似乎根本不敢相信顾霆琛居然要毁掉一个家族,为了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


顾霆琛径直回到了别墅,他照常洗澡,看书,然后回到卧室。


可在卧室站了一会后,他转头来到书房隔壁的客房,曾经许音所住过的房间。


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许音的气息,温馨又典雅,莫名让人放松了心情。


顾霆琛拉开被子,慢慢躺了上去,然后看着墙面,就这样怔怔的盯着。


墙上的始终滴答作响,顾霆琛的眼眶慢慢殷红,他嘴角微颤,轻声开口:“许音,睡觉了。”


闭上眼,一滴泪痕滑过眼角,这一夜,顾霆琛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他看着许音嫁了进来,看着自己一步步冷漠她,设计她,然后侮辱她。


顾霆琛几次想去阻拦,却只能滑过两人的身体,看着曾经发生的事情慢慢重现。


最后,他们一起来到了老宅,顾霆琛看见自己走到了窗边,然后和老爷子下棋。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许音将两人的话语全都听了进去。


包括那句:“还没让她对许家产生怨恨,现在丢,可惜了。”


顾霆琛彻底僵在原地,她知道……她居然什么都知道了!



顾霆琛浑身都在颤抖,他来到自己面前,不停想要挥手阻拦他出声,可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然后就见到许音来到花园,和自己表妹说了许多。


画面在一转,就是梁静雨出现在饭厅的景象,顾霆琛开始注意许音的脸色,果然,她脸色开始发白。


顾霆琛连忙呵斥:“谁让她进来的,让她走,让她走——!”


可是依旧没用,他只能看着曾经的自己,将她拉走,然后在车上继续说着那些伤人心的话语。


床上,顾霆琛眉头紧蹙,他发现梦境里的自己开始慢慢旋转,然后变成旋涡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抬头看去,是‘肿瘤医院’。


画面里,他看着许音从医院里走出,然后将写着‘许音’的病历本撕掉,最后丢进垃圾桶里。


之后看着她打开手机,给别人打了电话,接通后故作轻松的说:“确诊了,肝癌晚期。”


顾霆琛定在那里,整个人的大脑都是放空的。


肝癌,是真的吗?


不,不可能,自己明明记得她超级怕疼的,当初给自己做饭,不小心划破一个口子,她都躲在角落皱眉叫疼好久。


癌症啊,她怎么能忍?又怎么会忍的?


顾霆琛不相信,只觉得,梦境果然是梦境,那之前看到的那些肯定都是假的了。


“对,假的,假的。”顾霆琛自言自语地反复安慰着。


安抚好自己后,他这才抬头看向梦境里的许音,就见她对着电话那边说着:“嗯,没事,打算出去走走看。”


“要出去玩吗?陪我一下嘛,就当送我一程。”


挂断电话后,她靠着车椅,眼泪慢慢滑过鼻梁,来到嘴角。


顾霆琛站在她身旁,想抬手去擦掉她眼角的泪水,却只能划空而过。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是梦境,他却觉得,她的眼泪……应该是涩的。


他抬起手,虚空地朝着她抱了抱,或许是因为梦境,此刻的顾霆琛敢于表达自己的内心。


尽管依旧只能与她身体擦肩而过,但顾霆琛见到还能走动的许音,心情就有着说不清的激动。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床上,睁开了眼。


空虚感瞬间占领了顾霆琛的大脑,他抬手摸了摸眼角,居然哭了?


讥讽的扬起嘴角,他慢慢坐起,拿起手机一看,早上7点。


接过电话,他嗓音有些沙哑:“什么事?”


助理的声音从里面响起:“男的抓到了,但是梁家……不肯放人,而且坚称就是太太自己跳的楼,跟梁静雨无关。”


顾霆琛靠着床沿,语调阴冷:“无关?她们绑的人,怎么叫无关,难道还是我太太自己爬上楼顶的?!”


“是,我也是这么说的,也表示会配合警方做在场线人,只是今后顾家就真要跟梁家决裂了,您……要不要知会一声老太爷?”


顾霆琛掀开被子走到窗边,脑海里不其然回忆起当初许家打来的电话,他望着远方:“知会一声,告诉他,我不止要对方梁家,我还要对付许家,这两家我一个都不会留!”



顾家老宅。


顾霆琛得到老爷子通知的时候,梁静雨已经被送进了看守所。


老宅书房,老爷子杵着拐杖看着推门而入的顾霆琛,表情阴沉不定。


顾霆琛拉开椅子坐在老爷子对面,黑眸微抬:“您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


老爷子哼了哼:“现在顾家是你做主,我一个老头子能问你什么?”


顾霆琛也不想跟他们打马虎眼,只是说:“他们伤害了人,总要付出点东西,否则那我顾家当摆设吗?”


老爷子早就知道了一切,唇角动了动:“梁静雨这次做的确实过分,你性格她难道还不知道吗?怎么敢威胁你?还跑到那种地方,确实荒唐!”


“可……梁家又有什么关系?你股价做空他们家没意义,到时候其他几大家族会怎么看你?”


顾霆琛知道老爷子是为自己好,薄唇淡淡开口:“梁家现在的地位早就不同于以往,哪怕真废了这块饼干,其他几家也不会有什么说法,再说了,敲山震虎也不错,避免其他人以后还敢在我头上乱蹦跶!”


老爷子眉头微蹙,转头看着窗外,叹了口气:“你啊,从小就性子倔强,我知道这事拦不住你,毕竟梁静雨做的这件事确实荒唐,许音的尸体早点火化了吧。”


顾霆琛身体一僵,把玩着手中的表带,黑眸微眯:“许音在家呢,什么火化,这种话爷爷以后你就不要再说了。”


说完他就起身准备离开。


老爷子被他这话说得云里雾里,心中渐渐产生不好的想法:“你要对付许家,是因为许音吧。”


“嗯。”


老爷子举起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初要用许音对付许家的人是你,现在又为了她去收拾许家,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顾霆琛转头看向老爷子,表情阴冷:“许音是我的妻子,您的孙媳妇。”


说完这话,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霆琛径直开车来到公司,助理守在办公室外,看见他来,连忙跟上:“梁氏的股价大跌,已经安排人暗中收购,大概一个月内就能处理掉。”


“许家呢。”顾霆琛脱掉外套,坐在椅子上。


“许家……根基不大,很快就能处理完,许家两老今天一直想要来见您,还嚷嚷着他们手里有顾家的股份。”


“嗤,痴心妄想。”顾霆琛面色微冷,毫不迟疑。


助理点了点头:“明白,那许家的见面我会彻底去掉,至于股份会很快弄回来,那……”


对于助理的支支吾吾,顾霆琛抬头瞥了一眼:“还有事?”


助理想到老爷子电话里嘱咐的话语,咽了口唾沫:“太太的尸体确实要处理了,还有火化……”


话还未说完,就被顾霆琛森冷的眼神制止:“太太在家好好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助理一愣,瞳孔收缩着去看顾霆琛,却见自己boss除了眼底略微有些淤青以外,其余状态都很正常。


可想了想,确实不太对,如果正常,那明明都要收拾梁家和许家了,怎么会说太太没死?


越想越不对的助理出了办公室后,直接拨打了老爷子的电话,将最近发现的问题一一说出。


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听完以后,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今晚就把尸体火化,找个墓地尽快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