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我的夜校老师生涯

我的夜校老师生涯

掌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奕是个寒门学子,毕业之后与很多同学一样,走上了一条艰难的求职之路。因为专业冷门的关系,他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被逼无奈之下,通过系里老师的介绍,来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做起了夜校老师。宋奕原本以为一切是美好的开始,可事实并非如此,各种恐怖的遭遇接踵而来……

主角:宋奕,江馨雪   更新:2022-07-16 00: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奕,江馨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夜校老师生涯》,由网络作家“掌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奕是个寒门学子,毕业之后与很多同学一样,走上了一条艰难的求职之路。因为专业冷门的关系,他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被逼无奈之下,通过系里老师的介绍,来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做起了夜校老师。宋奕原本以为一切是美好的开始,可事实并非如此,各种恐怖的遭遇接踵而来……

《我的夜校老师生涯》精彩片段

我叫宋奕,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哥,看着很多人很是轻轻松松就找到了工作,而我却感觉到了希望渺茫。

说出来你们不相信,我当时主修的专业是民俗文化研究,当初我原本以为报考的是历史专业,怎么也要混个考古工作者,谁知道,等我真正接触以后,我才发现,与我认为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出了学校门,就算是要找份杂工的工作,别人都要考虑三分。

而我这人偏偏心气傲,所以导致找工作连连失利。

家那边父母听说我的事情,也是急的不行,要知道我家就住在偏远的小农村,都希望我能通过知识改变家庭命运,而我显然有点让父母失望了。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我们系的一个马老师给了我一个电话,他说听说了我的事情,要给我介绍一份工作。

说是要给一个偏远乡村当夜校老师,工作要求不高,工资6000左右,问我愿不愿意。

那时候刚出学校,工资6000对于我而言,简直就笔大数目,我肯定第一时间答应。

于是那位马老师就给了我一个地址和一个号码,说是让我去那边跟一个姓周的校长做面试。

我欣然同意后,也是做足了功夫,连见面该怎么介绍,到怎么表现自己我都自己在镜子前做了模拟。

到了面试那天,我打了个电话,电话另一头是个老人的声音。

“你好!”

“你好,是周校长吗?我是……”

没等我做完介绍,他就说:“我知道你,小马介绍的吧,现在就可以过来,然后晚上8点就可以面试。”

面试安排在晚上八点?

我愣了下,不过想想也对,这学校是上夜校,晚上8点也不过分。

于是,那天我早早打了车前往这个地址。

亚宁市,共阳镇,安宁村!

虽然很早,但是路程远,到了镇上已经天黑了,镇上没有公交车,我就只好搭的小车。

还没进安宁村那会,司机就问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说是工作,那司机听完眼睛瞪的老大,随口说了句,这鬼地方人都好几年没人出入,找什么工作……

我听了一愣,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也没解释,好不容易看离着地址越来越近,那司机突然半道上停车,“好了,小伙子,我就送你到这,后面一段路自己走吧!”

那司机好像特别害怕,连我零头都不收,掉头就开走了。

于是接下来,我只能徒步前行,在路上走着的时候,我发现整个村子真的如同那名字一样安宁,而村子的村民好像都早早睡了,整个周围乌漆墨黑,后来好不容易终于来到学校。

夜色漆黑,学校门前的灯却是亮的,往上面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厉魁一中!”

校门上的这4个大字显得异常的醒目。

我走到校门口那门房前,有个保安老头,年纪大概有60多岁,他当时叼着一根烟在看到我,走过来的一瞬间仔细的打量着我,然后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叹气,不过他随即就问。

“你就是新来的老师吧?”

我点点头。

“校长说要面试!”

“嗯,在校门直走尽头左手第一间。”老头对着里面指了下。

我对那个老头说了一声感谢,那老头摆了摆手,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等我大踏步正要往里头走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长长的叹气之声。

我回身一看,那老头已经转身走进了保安室。

我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心里在想,现在面试要紧,可管不了这一些。

于是乎,我继续往这里头走,直接地就来到了老头指示的那间房间,果不其然我就看到“校长室”三个字。

校长室的门是开着的,我出于礼貌来到门前敲了敲三下,里面很快的就做出了回应。

“来了?进来吧!”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端端正正的走了进去。

等我走进去里面,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书籍,在左边的地方有一张大长桌子,而在那里有一个精神爽朗的老人,那老人长得慈眉善目,一脸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周校长。

周校长这会看我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救星之类的,“你就是小马介绍来得……”

“我姓宋,叫宋奕,精神奕奕的奕。”

“不错,好名字,对了,娶亲了吗?”校长突然之间来了这么一句,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没,我才刚出学校不久……”

“好好好,别误会,我是觉得你这么一个大少伙子,以后肯定能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为,到时候再娶妻生子……哈哈哈!”那周校长笑得很爽朗。

我当时也只好陪着他一起笑,不过过了片刻之后,他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好了,面试已经通过了,你已经正式成为我们这里的老师了!”

这就过了?我心里想着,这也特容易了吧?

而且这都还没告诉我要教什么呢?

这会儿他好像明白我的疑惑,立马的就凑到我身边,把我拉到了一张凳子坐下。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缺少一位历史老师,要上夜校的!”

“嗯,马老师有告诉我,说是上夜校。”

“对。”

“嗯,好,能这样这里有一份入职合同,你到这里签了吧?”说完他从旁边一个格子里头拿出一份东西直接递到我的跟前,我愣了一下,拿过那东西一看,发现那还真的是一份合同,正想要看清楚,他却递过一根笔来指着一个地方说:“里面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条款,也没什么的也就是说要遵循以下校规之类的,这里我会跟你说明一下,你先签一下名吧!”

我接过那根钢笔,然后也就没多想,直接在上面签了一个名字。

校长看了我签了名字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我说要看一下我的身份证,我知道这入职肯定要看身份证的,于是,我就递过了我的身份证给他看。

他看过我的身份证之后,更加满意的点点头,“很好。”

把身份证还给了我,然后把那份合同拿回回格子里头,“好了,既然你已经签完合同,一切手续也做完了,今天晚上也就可以正式上课。”

听到周校长这么一说,我心里有些激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够上班。

不过还没等我起身离开,周校长便拦住了我。

“对了,特别要跟你说的,由于我们是夜校,和普通学校不同,有三条校规之类的,那些是一定要做到的!”

一定要……

周校长在这三个字上面特别加重了语调。

看到他如此认真,我便点点头,“校长,您说。”

“第一条,晚上给那些学生上课的时候,可以安排休息,不过尽量不要超过十五分钟,还有尽可能待在教学楼,不要乱跑!”

我听后觉得这点倒是没啥问题,作为一个老师,在这个地方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嗯,可以做到吗?”校长盯着我,我点点头。

校长看我同意了之后,他很是满意,随后又很是认真的说道:“第二条,不要和那些学生有太多瓜葛,你只是个老师,好好教书,千万不要去探查学生的隐私!”

我有点哭笑不得,作为老师怎么可能会无聊得去探查那些学生的秘密呢?

所以这条我当然第一时间的就同意了。

“还有最后一条是硬性规定,必须重点记住。”

看到校长说的这么认真,我当然也得认真的点点头。

“嗯。”

“我们这里是夜校,每天晚上8点准时上课,不准迟到,而下课时间是晚上11点,这三个钟头会有老师轮班,如果你是最后一节,必须要在12点前准时结束,千万不能超过12点……”

“啊?那如果讲的课刚好没有讲完,也要……”

“对,不管如何!”周校长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凝重。


校长提出的这些规定确实有些严苛,但是转念一想,这或许都是为了学生的安全着想,而我这会又急需这份工作,自然就毫不犹豫全答应了!

校长看我所有的要求都答应,这时候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

“好了,正式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宋老师。”

我微微一笑,此刻的周校长又道:“好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教师办公室,等下做了安排,再带你去班级!”

我唯唯诺诺点点头,随后便随着周校长一同走了出去,等我和着他来到了那所谓的教师办公室时,我发现这里有点黑,走进那办公室我发现这里头有好几个老师,有男有女,全部都坐在位置上认真办公。

我和那些人打了声招呼,他们只是略微抬起了头,我发现她们的脸色都有些白。

“你好!”

做了一下回应,然后又继续埋头工作了。

校长突然间叫了一个女老师,“徐芳啊,他是这里的历史老师,等一下你给他安排一个课时表。”

那个女老师好像是这个班里的班主任,她是教语文的,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在做着计划。

过了片刻之后,她就拟定了一个课程表。

她将那个课程表递了过来,我接过头一看,发现这是星期一到五的课程表,而现在星期四的历史正好是最后一节。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会上最后一个时间段。

我有点无奈,不过我咬咬牙,转念想,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样一份工作,自己当然不想失去,一个月6000块钱,自己就算是打死也要撑着。

我默默地握了一下拳头,激励着自己。

校长看已经完成了课程安排之后,这会儿说要带我去宿舍和教室看看,我应了声好,随后便随着校长一同先前往宿舍。

宿舍楼在教学楼的斜对面,来到这里,有个宿管阿姨冯姐接待了我,冯姐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左右,年纪不轻,却打扮得很俏丽,校长跟她吩咐了下,她很快就帮我安排了一间房,还给了我钥匙。

而我也算是正式入住这地方了!

把行了放置以后,我们直接来到了那所谓的教室。

初一四班!

这间教室在教学楼一楼,大半夜的如果不是这边有路灯的话,看上去整栋楼都是黑漆漆的,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栋楼看起来有点平整,如果俯瞰下去简直就像是一幅棺木。

和着校长踏步走上了2楼。4班就是在这里的第4间。

走过一二三,那前三班的学生特别的安静,我心里在想,这里的学生都是这么乖巧的吗?有些风吹草动居然不会往外看一下?

自己想想看自己以前的定力那就差多了,要知道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可是时不时就要偷瞄教室外面一眼。

这种所谓“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定力我可做不到。

终于来到了第四间教室里面一条发现那些学生也是头低低的,好像是在看着书,但是那种感觉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我说不上来,但是如果要我形容的话,就是觉得那些学生好像不是来读书的,而是刻意在完成某种任务一般。

而此际,在教室里面有个老师正在不断的念着课文,他念着的时候声音有些微微发颤,感觉好像特别的紧张。

我心里在想,这个老师不会也是新来的吧?

还没等我把头往里头探,校长忙拉着我,“好了,你的那些教科书等一下我会安排送到你那办公室去,你现在就去里面那座位坐着。”

那校长显然没有想让我继续待在这里的意思,我只好答应了。

随后和着校长告别以后,我就自顾自的回了那间办公室,一路望着那条走廊走,时不时的就能够听到自己那清脆的脚步声,在黑夜里显得异常的明显。

我回道了那间办公室所有的老师还在备课,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我这时候正想要和着他们聊天,可是那些老师反而自顾自的,谁都不想说话。

我感觉那种气氛太压抑了,“我说各位老师,这里不就上个夜校吗?你们未免也太认真了吧?”

但是谁知道那些老师有些嗤鼻一笑,“新来的,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我愣了下,什么以后我就会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等我问的时候,他们又不说了。

就这样保持着沉默,我自己都感觉到无聊,后来有一个老师终于把我的那本历史书送了过来,我接过书的那一瞬间感觉有点激动,自己好歹有点事情做了,要不然待在这群闷葫芦中,我肯定是要被憋坏的。

拿过那本历史书的时候,我摸了那把历史书,总感觉怪怪的。

那种书的纸质太过薄了,捏在手里仿佛是一叠纸钱一样,我心里觉得这个学校明明看着有实力,干嘛要用这么粗糙的书籍。

我有点想不通,可是自己又不想再多问,自己看着那本历史书,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几堂课了。

眼看着时间过了10点之后,这时候已经轮到我上课了。

等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里面所有的老师全都走光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逃命一样。

我有点哭笑不得,这些老师难不成还有别的工作吗?干嘛这么紧张,好不容易在这里工作,在这里多待一会,难道会死?

嘴里轻蔑一笑,然后拿着那本历史书走向了教室。

教室和我所想象的基本也就那样,其实也并不远,我来到了教室门前,这时候把门推开,里面所有的学生都很安静,再看到我进来的时候,他们略微尊敬的抬起了头,我发现这些学生和老师一模一样,都是脸色惨白。

“各位同学好,我是这里来的新老师,我姓宋,叫宋奕,你们可以叫我宋老师。”

“宋老师好!”此刻教室里有人应了一句。

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而且就在最后一排的样子。

可是等我一抬眼看向后排的时候,我发现后面根本没有什么女孩子,全都是清一色的男生。


我对于那声音的来源有点耿耿于怀,可是我转念一想,或许是前排的女同学的声音,让我产生了错觉罢了。

于是我扫视了整个教室以后,开始拿起书,“各位开始上课。”

那些同学有气无力地回应着,“好!”

由于我是刚来的,我觉得有必要熟悉一下他们,因而我拿起点名板,给他们粗略地点了下名。

原本一开始还很正常,可是直到点到最后一个……“殷铃。”

教室鸦雀无声。

我抬眼一看,整个教室所有的人都脸色苍白,而且发着抖。

“怎么啦?”

就在此时,教室角落有个低沉的声音回应了一声,“到!”

我看到角落里有个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女孩子。

她和别的学生有点不大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我却说不上来。

再看别的学生都低着头。

我也没在意,直接开始上课了,我拿着书本就是念。

真的很无聊,这种照本宣科得东西根本就没我发挥的余地,念着念着连自己都困了。

不过我强忍睡意,好不容易撑过半堂课,我感觉也不能讲太多,于是我就安排他们自习。

好不容易,自己找到个机会打个盹,可是谁料想,一闭上眼睛,自己就睡了很长一段时间。

等我再次醒来,我感觉周身有点冷。

我赶忙看了看时间。

好家伙,课室里面那钟显示着。

“12:00。”

坏了,差点睡过头,我真为自己的贪睡感到羞耻,这校长说了规定,最重要的,一定要在十二点前离开。

现在踏正十二点!

我赶忙让学生们下课,那些学生这会才急急忙忙收拾东西。

眼看着学生几乎已经走光光了。

我心里总算落下一块大石头,正在我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座位上还有一个人。

那是个男孩子,脸色有点白。

我看他老半天也不动,我就提醒他可以走了。

可是谁知道这会有个低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小彻,爸爸,我来接你了!”

我望着教室外,一个中年男人,他对着那学生招着手。

我看了看点名表,知道这个学生叫做方彻,我也提醒他一下。

“方彻,你爸爸来了。”

方彻爸爸走过我身边,一把就将方彻拉起来。

临出教室门前,他看了看我,“你是新来的老师吧?”

我点点头,那方彻的父亲笑笑,递给我一袋苹果。

“老师,多谢你,这不成敬意,你收下吧!”

我愣了下,赶忙要拒绝,可是他却硬是要给我,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收下了那袋苹果。

方彻爸爸看我收下了,他微微一笑,“好了,跟老师说再见!”

那方彻有点木然,但是最后也是说了“再见!”

看着他们离开,我也总算松了口气,赶忙收拾东西回宿舍。

半道上恰好经过校长办公室,周校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我真有点敬佩他,正要经过,忽然他出来了,而且脸上带着不安。

“小宋,你怎么还没回宿舍…”

“我这刚出来……”

周校长一听,脸色变了,“这不对啊,十一点下课,你现在才出来?”

“我收拾东西嘛!”

“是吗?那学生都有平安回家吧?”

“有啊!”我回应着,心里想着,差一个钟头也不至于出什么事情吧。

周校长这会又语重心长地说道:“记住,以后早点走!”

我忙点点头。

“好!”

就这样,我回到了宿舍,刚要走进去,我就看到有个身影靠在我的房间前站着。

那是个大美女,身穿着一身深红色的长袍,大晚上还撑着把雨伞,我问她要找谁吗?

可是那个女人只是轻轻说了句,“快点离开这学校吧,趁着还没出事。”

“啊?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想问个清楚,可是那女孩子一溜烟就跑了。

这给我整的一脸懵逼,这什么跟什么啊,然而人家早已经让得不见踪影。

我有点哭笑不得,最近怎么都是一些神神秘秘的?

我思考了一会,但是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看了看学校,我无奈一笑,自己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怎么能够因为别人随便瞎说什么话就离开这里呢!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之间一个声音又再一次的打断了我的思考。

“喂,老师,回来了。”

我抬眼一看,发现是这里的宿管冯姐。

“冯姐,你差点又吓到我了!”

“你小子未免胆子也太小了。”她有点哭笑不得,然后眼睛盯着我。

“对了,刚刚我好像听着你跟什么人说话来着。”

“我刚刚看到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孩子。”

冯姐听完之后脸色突然之间一变,然后抠着我的衣服,冷冷的问道:“那个女孩子是不是撑着一把雨伞?”

我点点头。

“下次你见到她的时候,最好不要跟她搭讪。”

“啊?”

“那个女孩是这里的惯偷,小心等一下她把你的东西全部给偷了。”

听了冯姐的话,我有点恍然大悟,难怪这美女有点鬼祟祟,看来是小偷刚刚发现我的时候为了迷惑我,所以才特意说那样的话。

我暗自庆幸自己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偷,这时候跟冯姐说了下道谢,直接走进了房间,随后我特意的将房门锁上,生怕小偷进入我房间。

就在我做完这些之后,我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忽然记起自己手上还提着一袋苹果,那是刚刚在教室那边拿了方彻父亲的。

将透明袋子里头的苹果拿出来,想要在水龙头洗上一个准备吃吃看,可是谁知道一拿出苹果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那苹果上面有点烟灰,而且还贴着一点点红红的东西,我仔细一瞧好像是蜡烛点在上面。

更怪异的是,这个水果还有点干瘪,看着这种情形,不禁让我联想起以前拜山的时候放在那坟墓前的那种水果。

而且这上面的这种烟灰味道,恰好就是那种烧纸钱的味道。

我去,这他丫的未免也太整蛊人了吧,怎么可以给我这样的一个水果呢?我连忙又拿起几个看了一下,整整齐齐,四个苹果都是一模一样。

我去,吓得我赶忙将那些苹果给丢进垃圾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