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逆天霸医

逆天霸医

天意如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秋曾经是豪门阔少,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这样美好的日子随着父亲的离奇失踪发生改变。母亲把公司交由叔叔打理,相安无事过了三年,叔叔终于现出丑恶的真面目,将他们母子二人逐出了家门。如今母亲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可叶秋却身无分文。穷小子在意外中得到先祖传承,手持八针,逆天改命……

主角:叶秋,赵雪娇   更新:2022-07-16 00: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秋,赵雪娇 的女频言情小说《逆天霸医》,由网络作家“天意如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秋曾经是豪门阔少,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这样美好的日子随着父亲的离奇失踪发生改变。母亲把公司交由叔叔打理,相安无事过了三年,叔叔终于现出丑恶的真面目,将他们母子二人逐出了家门。如今母亲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可叶秋却身无分文。穷小子在意外中得到先祖传承,手持八针,逆天改命……

《逆天霸医》精彩片段

“找到救治的方法了,需要五十万,务必在三天之内凑齐。”

江州的夜晚霓虹灯璀璨,叶秋却行尸走肉似的行走在街道上,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刚才医生说过的话。

一月前,母亲上班的工厂发生大火,致使其浑身烧伤高达百分之六十。

一天的医药费需要一万多,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耗费了他家多年的积蓄。

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救治方法,却需要五十万的昂贵医药费。

他一个刚刚毕业的待业青年,上哪去弄五十万?

伤心,悲痛,无助。

种种负面情绪充斥心头,他宛如那被巨石压住的小草,近乎绝望。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弄这笔钱。如果不能在三天之内凑齐的话,母亲必死。

而对于单亲家庭的他来说,老妈是他生命中的唯一。

猛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眼逐渐坚定。

随后,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半个小时后,叶秋来到一幢豪华别墅前,神情一阵恍惚。

十年前,父亲叶九留下公司后突然离开,至此杳无音讯。

母亲接手公司后,由于经商天赋一般,便交给了二叔叶文峰打理。

起初的三年叶文峰还对母亲李婉琴毕恭毕敬,可三年后,他的獠牙就显露了出来。

不仅夺走了公司所有权,还将母亲在公司任职的权利剥夺。

自此,叶秋家里的生活状况,一落千丈。

仗着之前在公司挣到的一些钱,叶秋与母亲这些年省吃俭用,倒也撑过来了,而且手里还剩下一些存款。

可这次突然发生的意外,却彻底压垮了他们家。

看着眼前的豪宅,以及门口停放的豪车,叶秋握紧了拳头,心中满是不甘。

这些本来都应该是他的。

因为那件事之后,他与叶文峰家也彻底断了往来。

可这次母亲命悬一线,他还是来到了这里,并艰难的唤了声,“二叔。”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名贵西装的瘦高中年人,走了出来。

见是叶秋,顿时笑了。

“呦!这不是我的好大侄儿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听着这冷嘲热讽的话语,叶秋不为所动,开门见山道:“二叔,我想跟你借点钱。”

“借钱?”叶文峰玩味笑道:“怎么?你妈的医药费不够了?”

“嗯!”

“借多少?五百块够不够?”

叶文峰从兜里掏出五百块,扔了过去,十分阔气的摆手,“拿去给你妈买药,不用还了,就当你二叔做回善事。”

钱币顺着叶秋脸颊掉落在地,他立刻咬紧了牙齿。

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可想起重病在床的老妈,他还是忍了。

“二叔,我想……跟你借五十万。”

“五十万?”

叶文峰仰头大笑,“我的好大侄儿,你拿我这当慈善机构了?五十万说借就借?”

“可我妈要死了。”

“你妈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文峰,你还是人吗?我妈是你亲嫂子。”叶秋暴怒。

叶文峰冷笑,“那又如何?亲嫂子我就得拿钱给他看病?我的钱是她帮我挣来的?”

叶秋深吸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你的公司,是我爸留下的。要是没有我爸,就没有你的……”

话没说完,被叶文峰抬手打断,“等等,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公司是你爸留下的不假,但你妈有做生意的天赋?”

“这些年如果没有我接手,公司早就破产了,知道吗?我这是在帮你爸守住家业,你不仅不能恨我,还应该谢我。”

叶秋怒吼道:“就算如此,我妈现在重病在床,你借我五十万也不行吗?”

叶文峰一脸不屑,“借你五十万?你拿什么还?一个连工作都没找到的穷屌丝,这辈子怕是都还不起。”

无情。

无义。

叶秋双眼通红,有如发狂的猛兽。

他可是他的亲二叔啊!抢了他爸留下的公司也就罢了,竟然还说这种话。

这还是人吗?

“哎呀!谁啊!这么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人家休息了。”

这时,一个穿着睡衣的漂亮女孩,一脸嗔怒的走了出来。

“雨珊……”

叶秋看到此人,顿时石化当场。

乔雨珊也愣住了,显然没想到此人是叶秋。

立刻转过身,但仅是片刻后,就又转了回来。

“行了,叶秋,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那么费尽心力的瞒你了。”

“其实早就跟你二叔好上了,以前是我小,才会跟你处对象。但现在我知道了,其实我更喜欢成熟的男人。”

说完,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到叶文峰怀里。

叶文峰也不遮掩,搂住乔雨珊的小蛮腰,戏虐道:“我的好大侄儿,雨珊的技术很好,你享受了一年,也够本了。现在由二叔接手,你不吃亏。”

“哎呀!他哪享受了,人家可跟他什么都没发生过。”乔雨珊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一脸娇嗔。

听着二人的污言秽语,叶秋怒火中烧,牙齿都险些咬碎,死死的看着二人。

当初夺走自己家的公司也就罢了。

现在却还抢走了自己的女朋友。

这是人能做出的事情吗?

什么狗屁的喜欢成熟男人,不就是因为他有钱吗?

叶秋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乔雨珊,你这个贱人,枉我之前那么对你。”

乔雨珊脸色一变,嗤笑道:“叶秋,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德行,穷屌丝一个。当初要不是我瞎了眼,我会看上你?”

“乔雨珊……”叶秋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这对狗男女扔到江里去喂鱼。

他与乔雨珊相处一年多,每天省吃俭用,利用课余时间做兼职。

挣来的钱全都给她花,没想到却换来这个结果。

本想动手,可想起老妈的病,还是忍了。

他抹了一把脸说道:“叶文峰,这些事我都可以不计较,只求你能借我五十万。”

叶文峰摩挲下巴,满脸玩味,“也不是不可以借你,但你是不是得跪下求我?”

噗通!

叶秋跪了下去。

“给我钱。”

叶文峰有些意外,没想到叶秋会这么干脆。

眼珠轻轻一转,朝乔雨珊努了努嘴。

“喏!雨珊的脚脏了,给她舔干净。”

叶秋猛地抬起头,“叶文峰,你别太过分了。”

“不想要钱了?”

这句话立刻掐中了叶秋的命脉,他含泪闭眼,屈辱的伸出舌头。

“咯咯!老公你快看,他真的像条狗呢!”

乔雨珊摆动着脚丫,咯咯直笑,眼中满是戏虐。

叶秋一拳砸在了地上,狞声道:“给我钱。”

叶文峰嘿嘿一笑,“什么钱?我有说过借你吗?”

轰!

叶秋大脑炸开。

双眼布满了血丝,有如疯魔一般。

“叶文峰,你这个畜生。”

他再也忍不住,一拳打向了叶文峰。

“啊!你这个畜生,竟敢打我,来人,给我废了他。

叶文峰捂着嘴,含糊不清的吼了起来。

一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迅速冲了过来,一脚踹出。

“砰!”

叶秋倒飞出去,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保镖的大脚,便有雨点一般落了下来。

叶秋口鼻喷血,昏昏沉沉的晕了下去。

“呸!就你这个连自己家公司都守不住的废物,还敢打我?”

“去,给我扔出去,并且通知医院,连他妈也一起丢出去。”

叶文峰满脸阴狠,一口血水吐在了叶秋身上。

然而他没有看到的是,叶秋胸口的玉佩,散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


叶秋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看到了一个身穿道袍,仙风道骨的老人。

“吾乃叶家先祖叶无道,一直寻觅品德优良后辈。”

“你孝感动天,本座便赐你叶家绝世传承《无道真经》。”

“希望你日后能不忘本心,孝顺父母,悬壶济世,匡扶世间正道。”

密密麻麻的经文传入脑海,海纳百川,尽数被叶秋吸收。

医术,武道,相术……

复杂玄奥,却又通俗易懂。

叶秋置身于天地之中,盘膝而坐,运转功法,呼吸吐纳。

周身逐渐浮现出一层淡金色光辉,神圣非常。

时间缓缓流逝,当叶秋睁开眼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

阳光刺眼,带来一股微痛感。

叶秋揉了揉眼睛,欣喜的同时,也是一阵恍惚。

脑海中涌现出的数不清的医药知识,体内莫名其妙出现的力量,都在告诉他,这不是梦。

低头看向那块色泽暗淡的玉佩,紧紧握在手中。

这是叶九留给他的,虽然痛恨这个男人不辞而别十年,丢下他们母子孤苦伶仃的生活。

可此时对于这块玉佩,对于叶九,他的心思复杂到了极点。

你是故意不辞而别,还是另有苦衷?

当然,这个年头一闪而逝,他知道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救治自己的母亲。

“《无道真经》蕴含万篇药理,应该能治好母亲。”

叶秋低声呢喃,既然借不到钱,那就自己医治。

想罢,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奔向了江州第一人民医院。

二十分钟后,叶秋下车。

却见两名男护抬着李婉琴走出来,把她扔到了医院门口。

神情冷漠,仿佛在仍一条死狗。

乔雨珊在一旁指指点点,满脸鄙夷。

轰!

叶秋大脑炸开了,一股滔天怒火直冲头顶。

“乔雨珊,你给我住手。。”

叶秋迅速跑过去,把老妈李婉琴抱在怀里,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

老妈本就没几天可活,此时却还被人扔了出来,这存粹是在要她的命啊!

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件事是叶文峰指使乔雨珊做的,因为自己昨天打了他,所以他要报复。

可不借钱给他也就罢了,此时竟然到了明目张胆害她母亲的地步。

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怎么可以如此无情?

乔雨珊见到叶秋,有些意外,“呀!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叶秋双目通红,狞声道:“我要是不醒过来,你们是不是就要把我妈害死?”

乔雨珊玩味道:“这句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哦!再说你妈本来就要死了,还待在医院里浪费床位干什么?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

“乔雨珊……”叶秋心寒彻骨,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自己当初到底是有多瞎,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拜金也就罢了,可此时为了钱竟然毫无底线良心。

恨啊!

乔雨珊眼神戏谑,咂嘴道:“看看你的样子,想要发火又不敢,果然是一个废物。”

“今天我也把话放在这里,叶文峰已经彻底生气了。不仅这家医院不准备医治你妈,整个江州都不会有医院去医治你妈。”

“所以你还是赶紧准备后事吧!这就是你得罪叶文峰的下场。”

叶文峰,好一个叶文峰。

因为自己打了他一拳,就要害死自己母亲,把他往绝路上逼。

这种畜生,天理不容。

叶秋握紧拳头,狞声道:“回去告诉叶文峰,一月之内交出叶氏集团掌控权。不然,叶家灭亡。”

乔雨珊一愣,随后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叶秋,你是不是被打傻了?就凭你还想跟叶文峰斗?”

“他是狮子,你充其量也就是只兔子,只有被他吃的份。”

“我要是你,现在就赶紧找块墓地,把自己老妈埋了以后,就迅速离开江州,躲他躲得远远的。”

叶秋没理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乔雨珊微怒,“叶秋,你知道我为什么抛弃你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没有本事,还自以为是的性格。”

“你以为你是谁?叶文峰一只手就能碾死你。我是看在以往咱俩交往过的份上,所以才好心提醒你,你不要不识好歹。”

叶秋回头冷笑,“所以我还得谢谢你,对吗?”

“不然呢?昨天要不是我向叶文峰求情,不仅是你妈,就连你现在都没资格站在这里说话。”

贾雨珊一脸傲然,“所以你现在要是跪下来求我,或者再向昨天那样,给我舔舔脚趾,我或许还能向叶文峰求求情,给你妈找安排一个风光的后事。”

她,还是想羞辱他。

叶秋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抱着自己老妈上了出租车。

冰冷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乔雨珊,刚才的话也有你一份。”

“一月之内要是不离开叶文峰,你与他一起灭亡。”

以前也就罢了,但现在得到先祖传承,不会再忍了。

欠他的,伤他的,害他的,都要还回来。

乔雨珊一脸不屑,对于叶秋的威胁,权当是放屁。

一个刚刚毕业的待业青年,要钱没钱,要势没势,拿什么跟叶文峰斗。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苗氏诊所是江州的一家小诊所,可这家诊所,却门庭若市。

每天来看病的病人,可以从诊所里面排到大街上。

只因为苗氏诊所的老板,是江州三大名医之一的苗仲景。

叶文峰做的事药材生意,控制江州一半的药材渠道。

叶家虽然只是二流家族,可在医药这行业堪称泰山北斗,多家医院的药材都是从他这里进货。

因此叶文峰让江州所有医院不给他老妈治病,这句话不是吹牛。

但眼前的苗氏诊所却不同。

有苗仲景坐镇,就算是江州市的一些一流家族都不敢放肆。

而此时的李婉琴已经被停止用药,病情再次加重,奄奄一息。

那一场大火,不仅烧伤了她浑身百分之六十的皮肤组织,而且还有火毒入体,对五脏六腑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叶秋很心疼,老妈是他生命中的唯一,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

再到后来上学,都是老妈一人照顾他。

一个女人,这么多年又当爹又当妈,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妈,相信儿子,一定会好的。”

叶秋心急如焚,迅速的走进了诊所。

而当诊所内的工作人员看到李婉琴后,全都惊呆了。

“喂!我说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是诊所,不是医院,我们可没仪器治这种病。”一个长相阴柔的男子说道。

叶秋焦急道:“我自己能治,还请你们借我一间病房。”

“你能治?”阴柔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吹牛,是个人就知道她快要死了,就连我爷爷都治不好,你拿什么治?”

叶秋声音渐冷,“我真的能治。”

“滚蛋。”

阴柔男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里是苗氏诊所,不是你闹事的地方,赶紧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秋的脸色冷了下来,“我真的能治。”

“哎呀!你小子给脸不要脸是吧!”阴柔男子撸起袖子就要强行赶人,这么严重的病随时都有可能咽气,到时候必将会对诊所的名声造成影响。

“慢着。”

一个馒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老者,迅速走了出来。

“爷爷,这人是来闹事的,您不用管,我这就给他赶出去。”

阴柔男子脸色阴沉,还要继续赶人。

苗仲景低声道:“小易,不得无礼。”

“爷爷,他是闹事的啊!”阴柔男子一脸不解。

苗仲景没理他,看向叶秋说道:“小伙子,你妈的病确实治不好了,还是赶紧准备后事吧!”

叶求沉声道:“我真的能治好。”

苗仲景叹了口气,“小伙子,我知道你有孝心,可治不好就是治不好。”

“我真的能治好。”叶秋一脸坚定。

苗仲景愣了一下,见叶秋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心里有些狐疑。

难道这小子真是个神医?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能治好个屁,人要是死在我们诊所算谁的?”

阴柔男子苗易扯着脖子喊道:“赶紧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说完就要去推叶秋。

“给我住手。”

苗仲景急声阻止,接着看向叶秋,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给你找病房。”

“谢谢。”叶秋感激涕零。

苗仲景点点头,命令道:“小易,给这小伙找间安静的病房。”

“可是爷爷……”

“没什么可是的,让你去你就去。”

苗仲景瞪了自己孙子一眼。

苗易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跟我来。”

苗氏诊所只有五间病房,环境几乎相同。

苗易随便找了一间,打开门说道:“小子,我爷爷能给你妈治病,是你妈的荣幸。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到时候要是死了,可跟我们诊所没关系。”

“我说了自己治,就自己治。”叶秋抱着老妈走进了病房。

苗易一脸不屑,你能治个屁?

毛还没长齐呢!就想冒充神医,装什么大尾巴狼。

来苗氏诊所看病的,不都是奔着他爷爷来的吗?

苗仲景跟了过来,稍微犹豫了一下,推门而入。

“小伙子,需要帮忙吗?”

医者仁心,虽然李婉琴的病治不好,可见叶秋如此坚持,他倒也愿意成全一下对方的孝心。

这也是苗仲景能享誉江州的重要原因。

“不用,你帮我准备一套银针就行。”

叶秋把李婉琴放在床上说道。

苗仲景眉头一邹,到了现在,他都不知道对方到底要搞什么。

作为江州三大名医,他治不好的病,几乎没人能治好。

“还是年轻气盛啊!”苗仲景轻叹口气,命苗易去取银针。

“装神弄鬼。”苗易一脸不屑,但还是照做,取了一副银针过来。

他没好气的说道:“喂!我爷爷的银针可价值不菲,你可别用坏了。”

叶秋没有理他,接过银针,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熟悉感。

脑海中的医药知识,也如潮水一般涌来。

叶秋深吸口气,将银针分别扎向了手臂上的谷合,曲池,以及后脖颈的大椎穴上。

这三穴可以清热祛毒,是排除火毒最重要的穴位。

苗仲景邹眉道:“小伙子,这三针只能清除简单的火毒,可你妈已经毒火攻心,单靠这三针是治不好的。”

叶秋没说话,屏息凝神。

又是四针扎了下去。

檀中,神阙,气海,关元。

只见脸色涨红的李婉琴,肤色缓和了一些。

前三针祛毒,此四针养气。

苗仲景见状,依旧摇头,“返璞归真而已,这回彻底是回天乏术了。”

叶秋依旧不语,全神贯注。

最后一针精准的扎在了位于头部的百会。

八针其下,只见一道微弱的光芒闪过。

苗易撇了撇嘴,“都说了治不好,还非勉强,真是……”

话没说完,只见李婉琴的脸色逐渐恢复,片刻后就已恢复常态,呼吸也稳定了下来。

苗易立刻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连自己爷爷都治不好的病啊!他怎么能治好呢?

苗仲景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震撼不已。

叶秋身体一晃,脸色也有些发白。

李婉琴的病极其严重,对刚刚掌握《无道真经》的他来说,消耗极大。

“这是什么针法?”苗仲景问道。

叶秋笑了笑,“是逆天八针,多谢苗老了。”

苗仲景震惊失声,“竟然真的是,逆天八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