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亿万独宠全能千金燃爆全球

亿万独宠全能千金燃爆全球

梁小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乔烟原本是顾家千金,却被亲生父亲丢弃在乡下生活了十二年。如今顾家人将她接回豪门的目的昭然若揭,不过是为了要她代替私生女替嫁而已!顾乔烟完全没有在怕的,她身上马甲数不清,随便丢出一个都会亮瞎他们的眼!且看乡下野丫头如何扭转乾坤!

主角:顾乔烟,司珩琛   更新:2022-07-16 00: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乔烟,司珩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亿万独宠全能千金燃爆全球》,由网络作家“梁小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乔烟原本是顾家千金,却被亲生父亲丢弃在乡下生活了十二年。如今顾家人将她接回豪门的目的昭然若揭,不过是为了要她代替私生女替嫁而已!顾乔烟完全没有在怕的,她身上马甲数不清,随便丢出一个都会亮瞎他们的眼!且看乡下野丫头如何扭转乾坤!

《亿万独宠全能千金燃爆全球》精彩片段

顾乔烟回头看了一眼生活了12年的乡下,毅然走进火车站。

她母亲刚刚病逝,她父亲就迫不及待地把养在外面的情人和与她同一天出生的妹妹接回来。再一个月后,她就被继母以养病为由,送到乡下。

现在!

她回来了!

顾乔烟刚下火车,就接到了继母杨丽的电话。

杨丽假惺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乔乔啊,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

“不必。”

顾乔烟拒绝,低头挂断通话。如果她真心担心自己,就不会订半夜的车,还是云城市郊的火车站下车!

忽然,一个男人撞过来,顾乔烟下意识的后退,但腰被他紧紧的扣住。

顾乔烟抬头,她感受到腰间的衣服,被一股温热的液体浸透,蓦地瞪大眼睛,对上男人坚毅凛冽的寒眸。

司珩琛下意识的要去捂顾乔烟的嘴,不让她乱喊。

但顾乔烟已经注意到在男人身后,有两个行为诡异的人在东张西望的寻找着什么。

男人在躲他们!

“宝宝,我来接你了。”

司珩琛说着,已经弯下腰用力的抱紧顾乔烟,头抵在她的肩头,低声道:

“配合我。”他的声音透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不等顾乔烟反应,下一秒,她已经被司珩琛揽着腰带出火车站。

顾乔烟一颗心砰砰的乱跳着,她能感觉到,跟在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

他们追上来了!

司珩琛快速的带着顾乔烟转过一个转角。

身后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就成了无人问津的死角。

也就是在这一瞬,顾乔烟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巨力,她被推的踉跄向前。

身后先是传来一声闷哼,随即是消音器传来的闷响。

顾乔烟回头,刚刚尾随他们而至的两个人,一个重伤倒地,一个捂着肚子挣扎着。

顾乔烟这才看到,男人黑色的风衣下面的白衬衫已经被血迹染红!

他低头看着地上的人,眼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神情邪魅冷逸,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一般!

以人为猎……

顾乔烟屏住呼吸,每一根神经都崩得紧紧的。

就在此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小贱人,看上去冰心玉洁的,没想到你早和别的男人……”

油腻污秽的骂声戛然而止,肥头大耳的男人愣愣的看着地上倒在血泊里的人。手里拿着的照片,因恐惧而松手滑落。

“杀……杀——”

不等他因惊吓而转为高亢尖锐的声音,一块石头就朝他的头飞去,准确无误的打在他的头上。

猪头应声倒地,无力地抽畜着。

司珩琛扫了一眼飘落在自己脚边的照片,伸手捡起来,朝顾乔烟晃了晃。

“小妹妹,看来你的麻烦也不小。”

顾乔烟冷了脸,“那也没有你麻烦!”

“嗤——”司珩琛笑了,笑容又冷又邪,“人情还了。”

顾乔烟沉着脸,抬脚便走。路过猪头身边时,她纤细的手腕一翻,指尖银光乍现。随即化作流星,射到猪头身上。

司珩琛莞尔,“美人果然有毒。”

“哼!”顾乔烟轻哼一声,快步离开。

走的远了,她才停下来。看到自己身上沾染着男人的血迹,想到男人血染白衣的样子,差点就冲动的回去。

冲动一瞬间便消散,她发现沾染在自己身上的根本就不是人血!

人造血桨,那人是装的!

没受伤,却硬拉自己去挡箭牌,那个男人真是可恶!

顾乔烟磨着牙,如果下次相见,她必然要讨回今天戏弄之仇!

顾家。

顾博成带着一身酒气回来,扫了一眼迎过来的顾悠悠和杨丽母女,面色微沉。

“乔烟呢?她不是今天回来?”

杨丽面露尴尬,假意维护道:“那孩子今天第一天回云城,突然见到这繁华世界,难免新奇,就出去转转。我的身份尴尬,也不好拦着……”

“你啊,不能太由着她,继母也是妈,你该管!顾家家教严明,一个姑娘家夜不归宿成何体统!让她多和悠悠学学!这都快12点了,她还要夜不归宿怎么的!现在给她打电话,叫她回来!”

他的声音开始是宠溺无奈,随即越说声音越厉,眼里全是怒意和厌恶。

“我刚刚已经给她打过电话……”

“爸。”

带着困倦的声音自上方传来,所有人同时回头。

楼下三人看到顾乔烟,满脸的不敢置信。

顾乔烟像是没发现他们的异样一般,快速下楼,“爸,你回来了?对不起,我坐了很久的火车,太累了,没等到您回来就不小心睡着了。”

顾乔烟的话,像是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杨丽的脸上,把她刚刚伪装出来的伪善大度击成渣渣!

顾博成扭头看向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杨丽。

杨丽掩住脸上的尴尬,补救道:“乔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

“我什么时候回来,杨姨你明明知道的。”顾乔烟无辜地朝她眨眼睛。

杨丽的面色如吃了屎一样难受。

顾博成微微蹙眉,明明他看出异样,却道:“别一回来就搅事儿,跟我到书房,我有话对你说。”

顾悠悠从面露恶色转而得意,杨丽则一直用阴恻恻的目光盯着顾乔烟。

顾乔烟不在意地莞尔一笑,跟着顾博成往书房走去。

“妈,爸果然还是向着咱们的!任那死丫头怎么翻腾,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你懂什么!我安排了人去破她的身子,现在她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家里,还摆我一道!”

这死丫头完全超脱她的控制了!

她眼里倏地出现一抹担忧,婚约能顺利解除吗?

顾乔烟笑盈盈地随顾博成走进书房,刚关上门,就听他说道:

“明天你就随你妈去苏家把婚约解除了,苏少喜欢的人是悠悠,强扭的瓜不甜,你不会幸福的,你妈会再给你再安排一门不错的亲事。”

不是商量的求原谅的语气,而是通知她必须解除婚约。

妹妹抢了姐姐的未婚夫,还如此理直气壮!

“好啊。”顾乔烟笑着应下来。

她不哭不闹,轻易认下,反而让顾博成难受极了。

“你别耍什么花招!”

顾乔烟笑容不减,“不会的,我觉得您说的对,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在心志不坚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如果人人都像我这么清醒理智,世间就不会有被辜负的女人了。爸,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顾博成听完面色一沉,他感觉顾乔烟在明嘲暗讽地骂他!骂他辜负了她妈妈!


第二天早上,顾家上下就热闹非凡。

杨丽忙碌着给顾悠悠打扮,顾博成也没有去顾氏,而是看着顾悠悠,不注的点头。

气氛一派和谐美好。

“乔烟怎么还没下来,张嫂,你去催一下。”杨丽忙里抽空地说道。

也就在此时,顾乔烟从楼上走下来。

她迎着光缓步下来,明眸皓齿,乌发朱唇,干净的模样让人不觉眼前一亮。

阳光洒在她身上,隐隐地看到素白裙子上面有着淡青色的暗纹,外面一层纱上有着鎏黄色勾丝,随着她的走动,飘扬而起,流光异采,华丽又不张扬,飘飘若仙。

瞬间让刻意打扮过的顾悠悠,失色于她的白裙之下。

杨丽的脸色登时变得极为难看,“乔烟,你怎么穿这个下来了,我昨天给你买的裙子呢?”

“我觉得这件更适合我。”

杨丽还要再说,她好意提醒。

“不是着急?还走不走了?”

杨丽挑起眼皮,看了一眼对面的立钟,时间已经指向9点40,再不出发,就迟了。

虽然说退婚不用挑吉时,但为免夜长梦多,杨丽硬着头皮道:“走!”

顾悠悠和杨丽脸色不好地像跟班一样跟在顾乔烟的身后,三人先后上车。

二十分钟之后,车到停在苏家大门外。

佣人通报之后,才放顾家的车。

这完全不像是即将要结亲的人家该有的待遇。

顾乔烟抬头,看着显然比顾家别墅大了好几倍,甚至可以称之为小庄园的苏家,嘴角微勾。

在二十年前,苏家与顾家确实是门当户对。苏父有才,在这短短二十年里,拉开了与顾家的距离,隐隐地有成为江南第一豪门的趋势,开始向京城发展。

比之顾家,不知强了多少倍。

现今苏家待顾家是如此态度……

呵,有意思!

车子在苏家主宅门前停下,管家出来相迎。

顾悠悠见顾乔烟在打量苏家庄园,便笑道:“姐姐你多看看,以后可不能时常这么近距离看这么漂亮的庄园了。”

顾乔烟勾起朱唇轻声呵笑,抬手推开车门,走出去。

她的表情微凝,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飘散而过。

顾乔烟驻足,不自觉地就向血腥味飘来的方向看去。

苏家庄园修的不错,绿植假山错落,每一处景色都影影绰绰,一步一景,可以说是很用心了。

同时,视线也受到了极大的阻隔。

顾乔烟刻意寻找,才在两棵红杉中间看到了一抹俊逸的身影。

那个男人!

司珩琛也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他把手里拎着的袋子随手丢在地上,转头看过来。

发现是顾乔烟,他眼底的嗜血戾气蓦地一收,扯开嘴角,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顾乔烟的呼吸微顿,她倒是没细看他的手势,只注意到他丢在脚边的袋子里露出的……

一条人腿!

是昨夜倒在血泊里的两个男人之一!

所以,派去杀他的人,是苏家人!

“乔烟,你跟紧点,苏家很大,会走丢的。”杨丽扯着嗓子喊她,生怕她找理由不出现,退婚有变。

顾乔烟与司珩琛对视片刻,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转身离开。

他与苏家之间的恩怨,与自己无关!

几人进门,就听到苏夫人的笑声,“悠悠快过来,我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甜品。”

“苏阿姨你对悠悠真好!”顾悠悠嗲声嗲气地娇声小跑过去,坐到苏夫人的身边,彰显自己与苏夫人亲密一般,紧紧地拉着苏夫人的胳膊,挑起眼来瞪着顾乔烟。

然而顾乔烟的目光都没落在她身上,随意地打量着墙上的画。

她神色淡,从容闲适,仿佛是在画廊闲游。清贵高雅的气质显露无疑,一点也不像从乡下出来的丫头。

苏夫人眸子微眯看着她。

这一身气质,比之小家子气的顾悠悠,不知道强了多少!

苏夫人感叹只是一阵,随即便把她放下。模样好有什么用,出身不好,没妈没依靠,对苏家没有帮助。

众人寒暄一阵,苏夫人便对顾乔烟道:“乔烟,你随我来。”

杨丽知道苏夫人要说什么,她和顾悠悠两人眼睛里顿时绽放出光芒,身子都不由地直起来。

顾乔烟站起,看一眼杨丽母女,唇角微勾,笑得优雅又讽刺。

这对母女还没看出,苏夫人看不上顾家了,但又不想做这个嫌贫爱富的恶人,就假意喜欢顾悠悠,让杨丽逼她主动退婚。

退婚容易,再想订亲……

呵!

刚一关上二楼房间的门,苏夫人也不绕弯子。

“唉,乔烟,是我们家对不起你和你亡故的母亲。”苏夫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羞怯道:“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他……你都知道了吧?”

“恩,知道。”顾乔烟笑着,一点也看不出被妹妹抢了未婚夫的伤心难过的样子。

她这种态度让苏夫人感觉有些吃不准,这丫头怕不是真的在乡下养傻了吧!

“澈儿和悠悠是两情相悦……我这个做母亲的,就厚着脸皮求你一回,你就成全他们吧。你夹在他们中间,不会幸福的,只会让两家大人跟着一起为难。”

她把自己放在一个为儿子操心劳累的老母亲角度,又搬出顾博成来,暗暗逼顾乔烟屈服。

她以为,她还要再废一些口舌,但顾乔烟笑着应道:

“好啊。”

她应得轻松随意,好像把苏澈置之于草履一般丢弃,随手就拿出苏顾两家定亲时交换的信物玉佩,递了过去。

苏夫人急着退婚没错。可她是想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顾乔烟又哭又闹地求她不要退婚,来证明她儿子的炙手可热和优秀。她再又施舍之姿,给顾乔烟一些补偿,来满足她的优越感。

现在顾乔烟这种随手弃之的态度,瞬间把她恶心的不行。

“我娘留下的信物呢?”顾乔烟催促。

苏夫人攥紧手里的玉佩,不想这样轻易地给顾乔烟了!

“夫人。”外面传来女佣的声音。

“什么事?”苏夫人被顾乔烟弄得烦躁,语气就没有先前的优雅从容。

女佣显然被吓了一跳,迟疑一瞬,才道:“京城盛夫人来了。”

“盛夫人?”苏夫人一惊,随即大喜,转身就往外走。

“苏夫人,你还没还我信物。”

苏夫人一心只想巴结盛夫人,被顾乔烟拦下,她心焦的很。随手就把捏在手里的玉佩交还给顾乔烟,快步离开。

顾乔烟摩挲着玉佩,暖玉入手,温入内心。

杨丽看到苏夫人出来,站起来就要追问退婚的事。

但苏夫人现下哪有空回应杨丽,何况,她的目的已经达到,等苏澈把顾悠悠玩腻了,她就会把顾家人一脚踢开!


杨丽没拦下苏夫人,看到顾乔烟出来,便追问道:“你没耍花样吧?”

顾乔烟勾唇就笑,“你猜。”

杨丽的脸蓦地一沉,“顾乔烟!你……”

“盛夫人,您里面请。”苏夫人已经回来,她的声音里透着丝丝讨好的味道。

杨丽闻声,狠瞪顾乔烟一眼,闭上嘴巴。她也好奇,能让苏夫人讨好的人,会是谁。

也就在此时,苏夫人引着盛夫人走进来,“您突然光临寒舍,真是让苏家蓬荜生辉!”

盛夫人神态内敛,但一身的贵气却把苏夫人都比下去。

杨丽暗自心惊,知道此人必是不凡,小心打量观察,如果有机会,她自然也是要巴结一番的。

一直神态淡淡疏离的盛夫人,目光落向顾悠悠方向时,眼睛一亮。

她的神情变化太明显了,想让人注意不到都不行。

因此,盛夫人视线正对着的方向,正是顾悠悠那边。

顾悠悠感觉到她的视线,整颗心都要激动的跳出胸口!

被苏夫人捧着的人,都被她的姿色吸引,高看一眼,到时苏家一定更会把她当宝一样的供起来,她和苏澈的婚事,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杨丽和苏夫人也心中各有算计,心里翻了无数个浪来。

“盛夫人您好,这是我的女儿顾……”

杨丽立刻拉住顾悠悠往前凑,盛夫人却越过他们,来到顾乔烟面前。

“乔烟小姐,听说你来了苏家,居然是真的!”盛夫人说着,就越过顾悠悠,走向顾乔烟。

杨丽三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精彩,盛夫人为什么会认识顾乔烟这个乡下回来的废物?

盛夫人脸上都是热切的神色,完全不同于刚才走进来时的高冷。

“乔烟小姐,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到我家坐坐?”

苏夫人一愣,不可思议地看着顾乔烟。盛夫人要请她去盛家?自己都没这个资格被请去呢!

忽然,她的心就热贴起来,她是不是可以顺着顾乔烟这条线,与盛夫人多亲近亲近?

“盛夫人认识乔烟?”苏夫人走近,亲昵地挽顾乔烟的胳膊。

顾乔烟抬手,避开苏夫人。

苏夫人一僵,此时才恍然想起,刚刚她与顾乔烟解除了婚约!

此时她暗自后悔,早知道,早知道就晚些解除婚约了!

“正好,这边的事解决了,我同你去一趟。”顾乔烟都没坐下,便抬脚往外走。

杨丽伸手拦住,“乔烟,还不急着走。”

顾乔烟扭头看她,她眼里全是警告。

“乔烟,你真是不懂事,盛夫人刚来,连口水都没能喝呢!”说完,她转头对盛夫人说道:“我是乔烟的妈妈,这孩子平时就是娇纵了些,太不懂规矩。”

盛夫人那边是十万火急,要不然,她也不会做出上苏家来请顾乔烟的事儿。

此时听到杨丽阻拦,顿时怒火腾腾地往上冒。

“你是乔烟小姐的母亲?”盛夫人脸上带着讥讽,冷冷地扫了杨丽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乔烟小姐六岁丧母,已有十二年。你说你是她的母亲?怎么她母亲还魂了不成?”

杨丽被她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颜色煞是好看!

“继母也是娘。”

“先不提你怎么养乔烟小姐的,就算你想往脸上贴金,也得看旁人愿不愿意承认!”

盛夫人的话里是一点情面都没给杨丽留,刺得她脸色由青白转黑紫,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闭过气去。

“乔烟小姐……”

刚刚还盛气凌人的盛夫人,面对顾乔烟却是语气一转,软声细语地求着。

顾乔烟勾勾唇,“走吧。”

盛夫人喜出望外,跟上顾乔烟的步子,快走几步,替顾乔烟开门,两人双双离去。

苏夫人等人还反应不过来,如果不是苏夫人确定那就是盛夫人无疑,她都要以为,盛夫人是顾乔烟买通过来演戏,让她后悔的!

“顾夫人,你们顾家养了一个好女儿。”

杨丽以为苏夫人生气了,心慌的不行,“苏夫人……”

“你看,我一直忙着,没抽出时间登门。乔烟刚回来就来看我,我的礼物还没拿出来,她就匆匆走了。不如一会儿我随你回顾家,等她回来,好好与她说说话。”

杨丽一愣,顾悠悠满面怒气——

苏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说好的退婚呢?说好的喜欢他们家悠悠呢!说好的……

“你不愿意?”苏夫人冷冷地看着杨丽。

杨丽紧紧地攥着拳头,磨着牙,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欢迎之至!”

——

顾乔烟随盛夫人来到盛家,盛家门庭大开,把她迎进去。

盛夫人拉着顾乔烟匆匆的往二楼的盛老夫人房间里走去。

门刚一打开,一股浓烈的药味便从屋内涌出。

盛夫人人未入,声先到,“妈,我把乔烟小姐带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卧病在床的盛老夫人睁开浑浊的眼睛,艰难的扭头看向门口。

盛老夫人年事已高,眼睛已经看不清人了,她只能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款款走来,气度优雅从容,飘然若仙。

她抬起枯瘦的手,似是要握住那一抹倩影。

此时,盛夫人已经走到她面前,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妈,你别急,乔烟小姐已经来了,您不会有事的。”

一阵淡淡的清香味,忽的涌入盛老夫人的鼻腔内,把一直萦绕在她周身久久不散的药气驱散,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感觉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顾乔烟抬起手来,纤细白嫩的手轻轻的执起盛老夫人枯瘦的手腕,莹润的指腹按压在她的脉搏上。

盛夫人紧凝着顾乔烟,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之后,顾乔烟展颜一笑,“盛老夫人,您放心,有我在,再保你十年福寿安康。”

盛老夫人病了近二十年,长年卧病在床。吃的药不少,但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她都感觉得到自己大限以至,只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活得轻松一些。

却不想,到了顾乔烟这里,她还能福寿安康的过十年。

她以为,顾乔烟只是哄自己开心。这孩子年轻,口气也大。

“先施针固元,再以汤药温养身体,十天为一疗程,三个疗程即可恢复。但要注意休息,万不可情绪激动。”

顾乔烟说着,取下手腕上的镯子,轻扣机关,镯子打开伸直,弹出如碎裂星芒般的银针。

她执起一根银针,另一只手去解盛老夫人的衣服,开始施针。

屋内静的落针可闻,也就在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什么治病?弟妹的胆子也忒大,什么来路不明的医生都往家里带!让我和方神医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