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七曜灵脉

七曜灵脉

羽化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帆是风雷宗的天才,不过十六岁便可凝聚元丹,是同辈年轻人的榜样,未来不可限量!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相处了十几年的师尊,竟然亲手毁了他的丹田,夺了他的灵脉,一代天骄沦为废材!幸运的是,他在危难中得到了造化神火,自此逆天改命……

主角:陈帆,叶素霓   更新:2022-07-16 00: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帆,叶素霓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曜灵脉》,由网络作家“羽化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帆是风雷宗的天才,不过十六岁便可凝聚元丹,是同辈年轻人的榜样,未来不可限量!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相处了十几年的师尊,竟然亲手毁了他的丹田,夺了他的灵脉,一代天骄沦为废材!幸运的是,他在危难中得到了造化神火,自此逆天改命……

《七曜灵脉》精彩片段

风雷宗,后山处。

一声怒吼打破了往日的平静,惊起一群燕雀。

“师尊!为何要害我!”

陈帆疾退数步,牙关紧咬,恨恨地盯着前方老者,目眦欲裂。

随着丹田的破裂,他能感觉到辛苦修来的灵力正以泄洪之势飞速流失!

他本是风雷宗的天才,十二岁淬骨九重,十三岁点破灵光,成功启灵!

如今不过十六岁,便可凝聚元丹,修炼当可真正登堂入室,潜能充足,未来不可限量,当为一代天骄!

要知道武者修灵,在这片大陆上共有九大境界!

淬体境,启灵境,元丹境,脱胎境,命盘境,尊者境,永恒境,圣人境,帝境!

陈帆十六岁便达到元丹境,天才之名实至名归!

可今日他却被最亲近的人借探查修为之名暗算!掌力吞吐之间,未及反应,丹田竟已被废!

直到此刻陈帆都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是他相处了足足十年的师尊!

陈帆视他如自己生父一般!根本没想到苏星云竟会做出这等事!

中年男子缓缓收掌,神色漠然。

“也罢,养了这么多年,纵是条野狗也有些感情,今日便让你死个明白。”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音蓦然打断了中年人的话。

“师弟,你平日里从不失急智,怎地这时蠢笨如猪起来?父亲这么做,自然是为了我!”

少年跨步电转而至,脊柱如龙,发出隆隆雷音,气血雄厚,如同一尊在汹汹燃烧的火炉,这是肉身极其强大的表现!

“是你,苏慕言!”

陈帆看着来者,瞳孔猛的一缩。

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这苏慕言天生后土战体,可沟通地脉,与身具七曜灵脉的他同为风雷宗天才,从来被宗门内视为风雷宗崛起的希望所在,并称“双骄”!

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私交甚笃,情同手足!

可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这父子二人联手出演的一场戏!

多年谋划终于到了收官的时刻,苏慕言也不吝让这位好兄弟做个明白鬼。

“自古战体与灵脉并称宝体,各有擅长,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一个人能同具战体灵脉两处所长,又当如何?”

少年眼中有烈焰熊燃,许是终于成功在望,语气带了几分激动。

“我不要并称什么劳什子‘双骄’!”

“我要做绝代天骄,横压一世,镇杀一切敌!”

陈帆倒吸一口气,难以置信的道:“不可能!战体怎么可以与灵脉融合在一起!你疯了!”

天生战体,肉身无敌,气血如炉!举手投足有神兵之威,一力破万法!

而灵脉存身则天生与灵气亲和,修炼速度远超常人,且天赋神通,其中佼佼者可以恃之搏杀真龙!

但自古以来,战体灵脉二者相斥,仅凭一人之肉身如何承担得起两种天赐宝体对于其身主导权的争夺!各据其半,撕做两块才是结局!

这是常识!

而这苏慕言竟要如此疯狂的将战体与灵脉融合到一起!陈帆心中岂能不惊?

“既已决心动手,自然是有了万全之策!陈帆,你只要乖乖等我抽出你体内的七曜灵脉!彼时我肉身神通的天赋皆是顶尖!沧澜大陆也将会留下我苏慕言的传奇,这其中,少不了你一份荣耀!”

苏慕言身形激射而出,百步之遥瞬息便至,丹田已破的陈帆未及反抗便被一股磅礴大力踩住半边脸,狠狠按在地上。

“十年算计,如今终于是有了结果。”

“十年?”

陈帆仰起头,紧紧盯着苏星云两父子,双目赤红。

他没想到,这二人竟然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谋划要取走他体内七曜灵脉了!要知道那时候他才刚被带入风雷宗!

苏星云看着满脸惊骇的陈帆。

脸上露出淡淡笑意:“事到如今也不怕跟你说了,十年前在我发现你体内有灵脉的时候就开始谋划要将其转嫁给言儿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带你回来?”

得到肯定后。

陈帆身躯一颤,血丝逐渐涌上双目。

咬牙切齿的道:“那十年前我与父亲被一群黑衣人追杀,你突然现身将我救下,这也是在你算计之中?”

“不错,可以说你父亲之死也是我一手造成的,一切就是为了今日。”

苏星云神情淡淡的说道。

就好像诉说这一件不足轻重的小事。

原来,在十年前苏星云出门游历,恰巧发现了身怀七曜灵脉的陈帆,便派人中途截杀陈帆父子二人,而他则在陈帆父亲被打下悬崖后出现,将陈帆救了下来。

之所以做这场好戏是因为他要完全掌控陈帆,将其灵根培养起来,好在十年后转嫁给自己的儿子!

苏慕言则漠然的摇了摇头。

开口道:“若能死人就能诞生这样一个绝世天才,别说就死一个人了,就算是死上千个,万个又如何!”

“陈帆,你父亲若是知道他的死会换来我这么一个绝世天才的诞生,相信他在九泉之下也会觉得值得。”

“苏慕言,你给我住口!”

这一刻的陈帆面色无比狰狞,放声咆哮怒吼!

恨意挤满了他整个胸腔。

双手指节捏得发白。

他没想到,自己一直找寻的杀父仇人原来就在眼前!可恨自己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苏星云,苏慕言,我必要亲手宰了你们!”

陈帆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只可惜他现如今丹田被废,再怎么挣扎也只如困兽一般。

“呵呵,陈帆,你根本不懂我日后会有多强大!而且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那苏慕言冷冷的开口。

随后他转头对苏星云说道:“爹,我们开始吧!”

“好!”

苏星云点了点头。

随后他走到已经不能反抗的陈帆面前,拿出一柄锋利小刀,毫不犹豫割开了他的胸膛。

双手掐动指印,随后直接探出手,瞬间没入了陈帆胸膛之中!硬生生的将那本属于陈帆的七曜灵脉往外拽!

剧烈疼痛传来。

陈帆双眼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痛!

钻心的痛!

灵脉被人硬生生的抽出,可想而知这是有多么的疼痛!

只不过陈帆此刻却牙关紧咬,他知道自己还不能晕死过去!不然自己可就真的任由这两人摆布了!

“苏星云!苏慕言!我与你们父子俩的仇恨不共戴天!终有一日,我要尔等鲜血来洗刷我今日所承受的耻辱与痛苦!”

陈帆心中对苏星云再无半点师徒情谊,有的只是浓浓的杀机!

噗嗤!

苏星云的手掌从陈帆体内抽出,看着自己手中那团七彩光芒!视线都被其吸引住了!

这其中包裹着七曜灵脉!

美轮美奂,根本就不似人间产物!

“七曜灵脉!这就是七曜灵脉啊!”

苏星云不自觉的喃喃道。

随后苏星云捧着这条灵脉,看也不看那脸色苍白如纸般的陈帆。

转身走到苏慕言身边,深吸一口气,神情严肃的道:“言儿,你可准备好了?”

言语中包含紧张与担心。

“都已经准备了十年了,爹,开始吧!”

苏慕言脱下上身衣物,沉沉的说道。

苏星云呼出一口浊气,随后小心翼翼的用另外一把银刀割开苏慕言的胸膛,将这闪烁着七彩之色的灵脉一一对应,植入了后者体内。

苏慕言忍着疼痛,满脸狰狞的运转着自己得来的那门功法,在炼化这条七曜灵脉。

身上气血汹涌沸腾,地底的地气好似受到了感应,如青龙汲水般,疯狂涌入苏慕言的体内。

很快,七彩光芒逐渐内敛,而这苏慕言身上的气息也是越发强大。

透着胸膛那道伤口,隐约间能看见灵脉上的七彩符文涌入他的体内,就连胸口伤痕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七曜灵脉之威,在此刻初显!

“哈哈哈!成功了!言儿你好好休息,待为父将这最后的麻烦给解决了!”

说完,这苏星云猛的转过身子,目光冰冷的看向陈帆。

刚刚他不杀后者并非是想饶后者一命,而是因为抽取灵脉需要宿主活着而已!

现在既然已经成功植入他儿子体内了。

那么这陈帆也可以去死了!

可不等他出手。

一道略带惊愕的女声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师尊!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的女子身材高挑,身穿一套青色长袍,皮肤如玉脂一般。

而此刻那张鹅蛋脸上尽是惊愕与不可思议之色!

“素霓师妹……”

苏慕言眉头微微一皱。


原本打算无声无息的将陈帆解决掉,看来现在不行了。

这叶素霓是他跟陈帆的小师妹,与他们关系极好!从小一起长大!

没想到此刻竟来到了后山!

叶素霓此刻满脸的惊愕与不解!虽然她有些搞不懂其中缘由,但陈帆很明显身受重伤!而那下手之人显然是她的师尊苏星云!

陈帆此刻反应了过来,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咬牙道:“师妹!苏星云他们将我的灵脉给抽了!”

叶素霓听了,身躯不由一颤。

难以置信的看向苏星云两人道:“师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她无需去问,因为眼前的情况已经告知了她一切。

苏星云脸色阴晴不定,随后他叹了一口气,开口道:“素霓,你听话,不要卷入这件事中……”

他不想将这件事闹大!

“那你们将灵脉还给陈师兄!只要还了,我便不将这件事传出去!”

叶素霓闪身来到了陈帆面前,目光复杂的看着苏星云两父子。

苏星云眉头顿时紧皱。

他好不容易将陈帆体内的七曜灵脉抽出,苏慕言更是成功将其纳入体内,他怎么可能答应!

而这时候那苏慕言开口了。

他淡淡的道:“师妹,这七曜灵脉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你就算是闹到宗门高层也不会有人答应。”

苏慕言满脸的漠然。

此刻他已经将灵脉与战体相容,可以说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他注定会成为沧澜大陆上的巨擘!

现如今又岂会因为叶素霓区区一言而放弃这个机会?

若是之前他想那么做,风雷宗绝对会阻拦!

因为这有很大几率使得他们失去两个天骄!

可现在……风雷宗的高层就算知道,怕只会心中欣喜,而且还会很大可能性全力培养他!

“慕言师兄,你别逼我!”

叶素霓咬着牙道。

“小师妹,我与他之间只能有一人存活,你选一个吧。”

苏慕言目光冷然的看着叶素霓。

叶素霓身躯狠狠一颤。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一幕。

她与陈帆苏慕言一起长大两人……她很难选择……

“既然这样,那你离开吧!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苏慕言挥袖道。

叶素霓脸上神情一阵变幻,最终她还是扶起了陈帆,捏紧拳头道:“师尊,你们这种做法恕我不能同流合污!我必须要为陈师兄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她便搀扶着陈帆离开了。

苏慕言看着叶素霓与陈帆离开的背影,眼中掠过一道冰冷之色。

随后他接着喃喃道:“师妹啊师妹,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可不能怪师兄我心狠手辣!”

“也好,就趁此机会在风雷宗所有人面前展露融合灵脉后……我的强大吧!”

……

咚咚咚!

巨大的广场上,叶素霓拿着鼓槌,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面前的巨大鼓面上。

顿时,整个风雷宗都被惊动了。

因为此乃‘惊雷鼓’,只有发生重大事件时才会响起。

“怎么一回事?”

无数门人弟子,宗门长老皆是从住所中走出,来到了广场。

而当他们看见广场上的两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陈帆师兄!”

有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陈帆此刻情况很是糟糕,面色苍白,浑身是血,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陈帆!这是何事?谁对你出手了?”

广场上聚集起越来越多人,有的长老取出丹药,准备给陈帆服下。

而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沧桑老者从天际边踏空而来,很快便落到了广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风雷宗的宗主——方阳!

看着满脸是血的陈帆,眼中顿时爆出一道精光。

爆喝道:“陈帆!是谁伤了你!莫非是其他那几家宗门长老对你出手了?告诉本宗主!本宗主为你出头!”

随后他立刻降下身形,脸色紧张的来到陈帆身旁,鼓动灵力,连忙渡入后者体内。

可下一刻。

他眼睛瞪大。

失声道:“怎么回事!陈帆你体内的灵脉怎么不见了!”

以他的眼界,自然能看出陈帆体内的七曜灵脉消失不见了!

而不等陈帆开口。

一道淡漠的话语声从远处传来。

“方阳宗主,陈帆的七曜灵脉……现如今在我体内。”

众人朝远处看去。

这一看脸上惊愕之色更为浓厚!

只见那苏慕言从远处走来。

此刻的他激发着体内七曜灵脉,磅礴的生命气息从他体内传出,流光银转间,隐约有阵阵低语声传出,仿佛神明在歌颂!

声音好似从九霄传来,震人心神!

而配合那从地底涌出的阵阵玄黄气,更是将他衬托得如一尊神明在世间行走!

见到这种场景,方阳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与震惊!

这苏慕言不是拥有后土战体吗?又怎么可能容纳得了灵脉!

广场上的众多门人弟子也是哗然!

“这怎么回事!战体与灵脉怎么可能共存于一人体内!”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满脸的惊愕!

而此刻叶素霓放下手中鼓槌,大声说道:“苏星云他们两父子谋害宗门天才!将陈帆师兄的灵脉抽了出来,还请宗主还陈帆师兄一个公道!”

“嘶!”

众多弟子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没想到啊,这苏慕言两父子竟然对陈帆下手了!将后者灵脉给抽了出来!

方阳没有回应。

直到现在他还是处于震惊之中!

战体……灵脉……普通人拥有任何一样便能成为天骄!而现如今这苏慕言竟一人拥有两样!完美的纳入了体内!

后者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一时间,他与他这一脉的宗门长老皆是面面相觑,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复杂与那一丝狂热!

此等天骄若是培养起来,未来他风雷宗说不定也可以因此受益,成为大陆上的顶级势力!

有些长老也是将刚取出,准备给陈帆疗伤的丹药默默的收了回去。

看着周遭众人的反应。

陈帆的一颗心也是越发的向下沉。

随后他笑了,却是满眼悲凉。

原本他还想宗门还他一个公道,可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太多了。

他看向方阳等风雷宗高层。

苦涩的开口道:“宗主,你可曾记得五年前是我帮宗门赢下十宗大比,带来几倍于过往的资源?”

风雷宗在五年前在整个霸山郡里不过是中等层次,彼时苏慕言的后土战体也只是初步觉醒,并无决定性的优势。

而正是因为陈帆当时以搏命的姿态,以伤痕累累的代价,在五年一度的比试之中拔得头筹,才使得这个中等宗门获得皇城那边赐予的众多修行资源!

可以说,他对整个风雷宗的人都有大恩!

“韩长老!你还记得当初是谁摘得还阳草,救了你儿子一命!”

“又是谁……当年闯巫山秘境,收获大批黄阶功法!诸位同门,你们谁人没受到过我陈某人的恩惠!”

“如今!我只要一个公道!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有那么艰难吗!”

陈帆环视四周,可却越发心寒!

因为包括方阳在内整个广场都无任何反应,沉默应对!

广场一片死寂!

随后这方阳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陈帆,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就由他吧!”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这样吧!我可以做主,关苏慕言禁闭一年,也让苏长老他们饶你一命,之后你就好好待在后山休养,你看如何?”

仿佛这是莫大的恩赐!

陈帆听了,脸上越发悲凉。

心中最后的希望也被熄灭了,只剩下无尽的冰冷与怒火。

这方阳说的轻巧,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想将此事抹去?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的好听是要他休养,实际上却是将他软禁!免得此等丑事传出!要将他囚禁到死!

苏慕言则满脸的平静,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好似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

他现如今战体与灵脉相结合,可以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风雷宗高层又岂会逼迫他将灵脉重新抽取呢?

陈帆眼帘低垂,双手指骨捏得发白。

杀父!

夺脉!

背叛!

而且手段如此残忍,实在令人发指!

此等仇怨,不死不休!

陈帆双目中,顿时燃起了汹汹火光!这是复仇的光芒!

既然这方阳等风雷宗上上下下都选择做个瞎子,那么……就由他自己复仇!

“苏慕言!给我去死吧!”

滔天怒火从陈帆胸口迸发!

无穷的杀机从他心中涌出!

那一刻的陈帆疯狂了,他使用秘术,不顾一切的燃烧了气血,暂时将力量提至元丹伪境,直接爆起!

速度之快,这就连一旁的苏星云都没反应过来!

那苏慕言此刻也是瞳孔猛的一缩,因为他没想到陈帆竟然会突然爆起!他从陈帆这一拳中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只能凭借肉身硬抗。

地气流转,宝体隐泛光华,伴有神音吟唱!

“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使用乾元燃血功!”

苏慕言心思电转。

他刚刚太过大意,觉得陈帆丹田被废,灵脉被夺,已经没有半点攻击力了,可没想到这陈帆竟还能突然爆发那么强大的力量。

实际上陈帆觉醒七曜灵脉那么多年,灵脉符文与陈帆相融多年,其中神异又岂是这刚刚得到灵脉的苏慕言可以清楚的?


“死!”

陈帆就算是死,也要带走这狗贼的小命!

拳势如箭,狠狠扎在苏慕言的胸口。

巨力袭来,苏慕言战体凝功,地气流转,护住周身,灵脉神力再催,削去大半劲力,余力通过胸口,导入脊柱,流向下盘。

退步!

苏慕言卸力于足下,一步之下,地面崩塌,碎石激射,扬起的尘土迷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成了!

苏慕言欣喜若狂,若无灵脉助力,说不得这一记偷袭之下,便要饮恨。

不够!

陈帆牙关紧咬,一击不成,待到其他人反应过来出手救援,他再无机会。

乾元燃血功二转,气血再燃!

陈凡气血骤失,嘴唇已因失血过多而显出苍白之色,原本漆黑的发色也渐转枯黄。

寿元再祭,心口灵脉精血一点余烬就此耗尽!

苏慕言忽觉陈帆劲力再吐,不及欢喜,面色肃然。

玄黄地气汇聚胸口,巍峨如山。灵脉元力若水顺势涌上,二者纠缠,生生流转!

纵是陈帆燃尽精血,这一拳也无法攻破防御,甚至连让他再退一步的效果都达不到!

毕竟只是元丹伪境!后土战体本就长于守势!何况还有境界压人!

陈帆形容枯槁,眼睛却越来越亮!

一拳破不了防御,一点呢?

右拳一拧,全身劲力集中于中指骨节之上!

集中一点,登峰造极!

二重劲!

一重拳劲如拍岸惊涛,未有斩获,苏慕言体内生生流转的灵力大堤岿然不动。

然一重拳劲余势未消,苏慕言体内灵力尚未流转过来,气息一窒,二重劲便凝聚如一杆大枪,直捣心房!

防不住了!

苏慕言面色大变,陈帆嘴角流血,却微微上扬。

可惜就在他快得手之时。

一道幽幽叹息声从不远处响起。

“唉,陈帆……住手吧,宗门天才可不能死在你手上!”

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苏慕言身后,劲力一吐,便消去攻势,余劲未消,生生将陈帆震退数步!

噗!

鲜血狂喷。

他本就身受重伤,又使了爆血秘术,虚弱难当,如何受得宗主级人物的随手一击。

“方阳,你竟敢阻我报仇!可恶!”

陈帆仰天狂吼,双目赤红,仿佛快滴出血来了!

这方阳老狗选择做个瞎子就算了,竟还阻拦他报仇!挡下了他必杀一击!包庇那两父子!

伪君子!

他以前怎么眼睛那么瞎呢?竟没能看清这些家伙的真面目!

方阳听了,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可还不等方阳发作,一个满头红发,雄壮如狮的老者站了出来。

这老者气血雄厚,散发阵阵热浪!

他看着方阳沉沉道:“够了方宗主!你的做法老夫我实在看不过去了!欠债还钱,杀人填命!这苏慕言两父子心术不正,竟谋害同门!按照宗中规矩,应该废除修为,逐出师门才对!”

可他这话刚一落下便引起了宗主一脉的长老反驳:“秦风!现如今已经失去了一个天才,难道我们还要失去另外一个天才吗!”

“那便一人退一步,让这苏慕言将那七曜灵脉交出来!”

秦风退而求次。

他也知道方阳一脉绝对不会答应,而他的目的也不是要将苏慕言废掉,只不过是想逼迫其将七曜灵脉交出来而已。

他话音刚一落下就遭到了宗主一脉长老的反对。

“不可,慕言好不容易植入灵脉,现在贸然取出……谁知道会不会危急其性命?况且陈帆现如今都这般模样,即便重获灵脉,谁知道又会不会恢复以往天赋?”

一个面容阴鹫的老者开口说道。

“呵呵!那他从陈帆体内取出之时怎么没想过这点呢?”

有人反唇相讥。

为陈帆说话的长老越发多了起来,广场上的火药味也是逐渐浓厚了起来。

“管得了那么多吗!灵脉原本便是陈帆的,现如今要他交出是天经地义!你们非要袒护这等谋害同门之辈?”

如雄狮般的老者狠狠瞪了那阴鸷老者一眼,随后猛的一跺脚,脚下石板顿时粉碎!整个广场也因此颤抖了起来。

他原本就脾气火爆,能忍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

一时间,广场上剑拔弩张!

“秦风!你是想在这里开战不成!”

方阳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为陈帆说话的不过那三五个长老,并不能真对苏慕言产生不利,但一个个皆是实力强大,若是因此而造成风雷宗动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因为秦风几位老迈长老的原因,陈帆心底也是浮现了些许暖意。

而就在这紧要关头,叶素霓站了出来。

她看向苏慕言:“苏师兄,你也不愿看见风雷宗如此局面吧,将灵脉交出来吧……”

话语间带着一阵祈求。

事到如今,她还对苏慕言抱有一丝幻想,希望后者能迷途知返,将灵脉归还给陈帆。

而刚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苏慕言则深深吸了一口气。

神情略显阴冷的说道:“素霓,已经迟了,我不可能将灵脉归还!你若再纠缠不清,休怪我心狠手辣!”

叶素霓沉默了几秒。

攥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

她先是对秦风几位为陈帆说话的长老鞠了一躬。

缓缓道:“诸位长老,多谢你们仗义执言!可我毕竟是风雷宗之人,不愿见到风雷宗如此局面……”

随后她看向苏慕言,一字一顿道:“苏师兄……不如这样,我们小辈的事情就由我们自己解决!”

“我拿我自己的命,去赌你身上的灵脉!”

话音刚一落下。

全场皆是哗然!

“生死斗!没想到这叶素霓竟然要与苏师兄生死斗!”

“这叶素霓也算是风雷宗年轻一辈中的强者了!”

“仅此与以往陈帆与苏慕言之下!”

“没想到她为了可以拿回陈帆灵脉,竟要与苏慕言生死决斗!”

那苏慕言听了,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

“素霓,你确定要跟我动手吗?”

他此刻心里也是有些恼羞成怒。

自己战体加灵脉,猝不及防下竟差点被这陈帆给击杀了!这无疑让他在众多宗门长老弟子面前出了大丑!

现在这叶素霓竟然还敢要与他决斗!

自己若是避让,那他日后可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苏师兄,请吧!”

说完这叶素霓的气血也是沸腾了起来,青色衣袍无风自动,身上涌出无比强大的气息!

她虽然看上去温婉动人,可认真起来却是英姿飒爽。

要知道她可不是什么弱者,风雷宗‘双骄’之下的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便是她!

方阳在此刻也不再开口。

默认了两者的对决。

要不然此事一直无法解决。

当然了,说是生死斗,若是苏慕言真的不敌,他一定会出手相救!

“呵呵,那就来吧师妹!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苏慕言神情漠然的道。

广场上众人散开,腾出空间给叶素霓两人。

“素霓……”

陈帆看着眼前女子,心中不由冒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放心吧陈师兄,我定会帮你讨回一个公道。”

叶素霓转过头对陈帆笑了笑,投给后者一个安心的笑容,随后她便转过了头。

而陈帆心中的不祥却越发浓厚,但他刚刚二度使用乾元燃血功,身体虚弱,根本无法阻止叶素霓!

叶素霓不再多想,直接朝那苏慕言攻去!

“哼!”

苏慕言冷哼一声,随后也是迎了上去。

叶素霓的身形很是灵动,犹如风中柳絮,步伐迅敏,此刻满脸的沉着与冷静。

稳扎稳打,动作虽然看上去轻巧灵动,可实际上蕴含强大力量。

她并未留手也没有试探!

上来便是全力!

因为她与苏慕言相识多年,深知后者的战力是有多么的强大!若是有一丁点的疏忽,她都必败无疑!所以必须全力以赴!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苏慕言激发后土战体,沟通大地之气,招式大开大合,力量与防御都是极其可怕,拳头挥动间,在广场上响起一道道凌冽而可怕的破空声!

砰砰!

双方都是以快打快,在顷刻间便交手了十多下。

“地动拳!”

苏慕言暴喝一声。

手中拳头上汇聚起一阵黄色光芒,如同一条黄色巨蟒,携山脉大势朝那叶素霓压了过去。

众人皆是一惊。

“地动拳!竟被他修行到了圆满的层次!而且这苏慕言身怀后土战体,更能发挥这门神通的威力!”

可虽然这苏慕言的攻势极其凌厉,但叶素霓却并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想法。

“柔云掌!”

心念所动,叶素霓手掌微竖,双掌如从中蝴蝶般飞舞,地动拳虽然刚猛,以之击无相之云却效果不佳,很好的抵住了苏慕言的攻势。

就这样,双方在广场上斗得有来有回。

掌风与拳风夹杂在一起,激荡起一道道劲风!随意一掌一拳都可以拍碎山石!

“没想到这叶素霓竟然能硬抗苏慕言的攻势,她也不简单啊。”

众人看着场上那道倩影,心中不由感叹。

以往陈帆跟苏慕言这两位天骄的光芒太过耀眼,再加上叶素霓在宗门内一直很低调,极少在众人面前出手,导致叶素霓在宗门内显得并不是那么的强大。

可现如今看来。

这叶素霓年轻一辈第三人的位置实至名归。

只不过……这叶素霓虽然暂时抵抗住了苏慕言的攻势,但在一些眼尖之辈看来,她败象已露。

因为那苏慕言明显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

“挡?我看你能挡到什么时候!”

苏慕言看着眼前的叶素霓,嘴角蓦然扬起一道冷笑。

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凌冽,力量彻底打开!手,肘,脚,腿……身体的每一部分都爆发出极其恐怖的杀伤力!

后土战体!全面爆发!

这就是战体拥有者的强势之处!肉身强大,可搏杀蛟龙!

叶素霓顿时连连败退!

面对狂风暴雨的攻击,叶素霓银牙紧咬,随后神情变得坚毅了起来,好似在心中做出了什么决定。

下一刻。

轰!

叶素霓体表外浮现一道赤红纹路!而她原本红润的脸色也是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

乾元燃血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