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甜妻难追司总他母凭子贵

甜妻难追司总他母凭子贵

依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继妹的陷害下,唐暖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不光没有得到家人的谅解,反而被逐出了家门。五年后,她带着自家宝贝华丽归来,此时的唐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柔弱女人!她撸起袖子,立志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哪知道自家儿子不省心,竟然给她带回来一个便宜老公……

主角:唐暖,司煜城   更新:2022-07-16 00: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暖,司煜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甜妻难追司总他母凭子贵》,由网络作家“依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继妹的陷害下,唐暖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不光没有得到家人的谅解,反而被逐出了家门。五年后,她带着自家宝贝华丽归来,此时的唐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宰割的柔弱女人!她撸起袖子,立志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哪知道自家儿子不省心,竟然给她带回来一个便宜老公……

《甜妻难追司总他母凭子贵》精彩片段

昏暗的酒店房间,浑身如同岩浆滚过。

她被那个男人紧紧拥在怀中,无度索求。

凌乱荒唐的床上,女人轻轻低吟。

“妈咪,妈咪醒醒。”

可爱童声将唐暖吵醒,她揉着眼睛坐直身子。

只见飞机上的乘客正在有条不紊离开,她嘴角扯出个无奈浅笑,怎的又做那个梦了。

五年前,她被妹妹陷害在酒店与鸭子一夜春宵。

她惊慌害怕的疲惫回家,希望能得到家人安慰,可迎接她的却是被爸爸逐出家门。

就在走投无路时,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医生说她子宫壁薄,如果拿掉这个孩子,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做妈妈了。

震惊过后她接受了这个现实,托朋友去了国外,虽然这几年过的很苦,但一看到儿子,又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

“宝贝,我们回国啦。”

她摸了摸儿子脑袋,一面背起包,牵着儿子下飞机。

空姐们看到这个可爱到不行的小不点,纷纷双手捧着脸发花痴。

“我滴个天啊,怎么可爱成这样?”

“好想捏脸啊,可爱到犯规啊。”

“不行了不行了看的我都想生一个了。”

唐暖无奈摇头,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爱到爆,每次出门都能引来一堆妈妈粉。

小宝贝被她牵着手,乖巧往外走,突然仰起头问她,“妈咪,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见爸爸了?”

唐暖浑身一僵停在原地,可小宝贝却仰着头无比认真询问。

“宝贝,怎么说起这个?”她心虚,这个世界那么大,当初那个鸭子怎么可能找到。

而且自己也不想找,有那样一个爸爸,会彻底毁掉小宝贝的。

所以她一直撒谎,说他爸爸经常出差,全世界乱跑。

小宝贝噘着嘴,委屈巴巴说,“如果有爸爸,就能让他出去工作赚钱,那样妈妈就不用每天都那么累了。”

唐暖轻轻叹气,将儿子抱起来往外走,“只要有你在,妈妈就不会累,乖啦不想那些,妈妈带你去买蛋糕吃,庆祝我们回国好不好?”

小宝贝没有被糖衣炮弹收买,委屈着脸,“妈妈,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没有。”唐暖心虚否认,“爸爸只是工作太忙而已,我……”

唐暖的话被疯狂喊叫声打破,一群年轻男女跟发疯似的把她冲挤到边角。

他们手里举着亮牌,拿着鲜花,跟疯人院出来的一样。

唐暖一面紧张保护儿子,一面皱着眉正要质问,却发现唐萱儿!

再次见到,唐暖浑身血液都似凝固。

自己的好妹妹,当年酒店陷害,让自己被赶出家门。

可她呢?却在几年前进入娱乐圈,成为最当红女星。

每次唐暖看到她在电视前装出那副柔弱清纯就想吐,恶心到不行。

“萱儿我爱你,萱儿帮我签个名好不好?”

“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比萱儿更好!我爱你一万年!”

唐暖听到那些话急忙低头,抱着儿子匆忙走开。

现在,还不是跟唐萱儿见面的时候。

走出机场上了出租车,她将儿子放在座椅上,就听小宝贝问,“妈妈你怎么了?刚刚突然跑的那么快?”

“有吗?”唐暖随意笑笑,“我有点累,想要赶紧回去休息而已。”

小宝贝‘哦’了一声,贴心伸手抱着她,“那我抱着妈咪,妈咪就不累了。”

唐暖被这个举动逗笑,伸手慈爱摸着他头,再苦再累,为了儿子,都是值得的。

出租车已经驶上机场高速,她看向外头高楼大厦。

江城,我又回来了。

租了房子,收拾好新家,也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

毕竟她在国外时做的就是宴会策划,也算是有经验。

“唐暖,这个项目给你做。”

经理站在她的办公桌边,一脸幸灾乐祸晃着手里文件。

唐暖心里暗叫不好,可经理却不给她拒绝机会,直接将文件放在她工作桌上就走。

周围已经有同事在窃笑讨论,“那可是司家的项目,下个月就是老太太八十大寿,要是办好了钱肯定不少,但要是有一点不满意,司家能杀了她。”

“那是当然,你们没见连经理都不敢接嘛。”

唐暖看向那群同事问,“司家?江城司家?”

那同事没好气瞪了眼她,不阴不阳开口,“江城还有第二个司家吗?哼!”

说完话人就走了,这个唐暖,虽然才来没多久,但实力过硬,奖金必定不少,这个月的收入肯定是自己的好几倍。

唐暖拿着文件无语了,江城司家,庞大商业帝国,又是老太太八十大寿,到时候来的人非富即贵,这种项目自己能接的下来吗?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却看到项目款项,要是能完成,那光是奖金,自己就能得到三十万!

有了这笔钱,就能给儿子上好一些的幼儿园,也能添置些新衣服。

孩子个子长得快,衣服随时都要买,有了这笔钱就能解决。

心一横,唐暖决定接!

为了钱,豁出去了。

她正在研究方案,有个陌生号打进来,犹豫了下还是接。

“请好,请问是唐暖小姐吗?”

“我是,请问你……”

“你好唐小姐,我是司家管家,是和你讨论关于老夫人八十大寿会场的事,如果你现在有时间,可以先来场地参观一下吗?”

“当然。”唐暖急忙答应,要布置出完美会场,肯定要先到场地查看。

只是想到对方是司家,那种地方自己肯定是没资格去的,想不到现在,对方居然主动开口提出。

“我现在就有时间,那我过去,请问地址在哪儿?”

记下地址,她拧着包一阵风似的跑出公司,查了一圈,司家别墅周围都没有公交地铁,只能忍痛掏钱打车。

到了司家别墅,管家带着她详细介绍。

“老夫人年纪大了,喜欢热闹,就麻烦唐小姐了。”

唐暖笑着点头答应,“好的管家,我会尽力。”

正说着,就见一个精神奕奕的老太太走过来,面带微笑,“这位小姐是……”


她显然是好奇唐暖身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管家立马解答,“老夫人,是先生说的,你下个月八十大寿要热闹的办,让你开心,要不说先生孝顺呢,特意请人布置生日宴会。”

原来她就是司家老夫人啊。

“哼!那个没良心的臭小子。”老夫人板起来脸来,“他要是真孝顺,就赶紧结婚让我抱曾孙。”

老夫人气鼓鼓说完,看向唐暖笑了,走过来牵着手问,“这位小姐结婚了没有?要是没结婚,要不跟我孙子相相亲吧。”

额……

唐暖懵圈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家长催婚?

为了抱曾孙,饥不择食?

“老夫人你别开我玩笑了,你孙子可是司家掌权人,我哪儿配的上啊。”

她谦虚婉拒,可老夫人却抓着她不撒手,“配得上配得上,我孙子人是真的好,就是太忙事业了,不谈恋爱也不结婚,我都愁死了,我一看到你就觉得跟我孙子有夫妻相,就这样啊,一会儿他回来,我让你们见见面相亲。”

唐暖吓的急忙摆手,“老夫人你真误会了,我是来勘察地形给你办八十大寿生日会的,我只是来工作的。”

不是来相亲的!

老夫人见她这害怕模样轻叹,别的女孩子一听自己说是要给孙子相亲,哪个不是高兴到要上天?

这个女孩子倒好,反而害怕起来。

“那你结婚了没有?”老夫人不肯放弃继续问。

唐暖一时语塞,这可怎么回答?没结婚?可自己儿子都会打酱油了。

正犹豫怎么说,就听管家声音传来,“先生回来了。”

唐暖下意识抬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穿意大利手工剪裁西装的男人走过来。

他个子很高,将衣服完全撑起来,容颜俊美,如同刀削一般。

但他很冷,就像块冰,高冷又禁欲。

他走过来站在老夫人身边,伸手扶着人,优雅又矜贵。

“奶奶。”

老夫人一见他来就故意板起脸生气,“你还知道我是你奶奶啊?”

唐暖微微低下头,心里明白了,这个男人就是司煜城,国际上传说中的人物。

接管司家,掌握遍布全球的商业,但他极其低调,迄今为止,媒体上虽然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他名字,却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这种如神邸一般高不可攀的人物,她还是尽量缩小自己存在感吧。

毕竟这人一看就不好相处。

司煜城见奶奶耍脾气,淡淡道:“奶奶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跟我说,我给你教训他。”

奶奶傲娇开口,“除了你还能有谁?你赶紧娶个老婆生个曾孙给我抱,不然我就教训你。”

说起这个,老妇人一脸哀戚,“我表妹比我还小十岁,今年曾孙都两个了,我跟你说,你赶紧结婚,我今年要是再抱不到曾孙,我就死给你看!”

老夫人想曾孙都快想疯了。

司煜城眼里有些无奈,奶奶却突然抓着唐暖问,“这就是我孙子,你看看你喜欢他吗?要是喜欢,你们就结婚吧。”

唐暖被震惊的一脸懵圈,急忙摇头,“老夫人你真的别开我玩笑了,我……我地形看的差不多了,那我先回公司。”

唐暖就要逃,可老夫人却不肯善罢甘休,“你是自己开车来的吗?”

“打车。”唐暖话音刚落,老夫人就笑着看向司煜城,“这周围可不好打车,煜城,你开车送人家。”

唐暖扫了眼面前要冻死人的男人,心虚婉拒,“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没事没事,我让煜城送你。”老夫人一脸笑意说完,看向司煜城的时候就板起脸来。

司煜城无奈答应,看向唐暖冷冰冰开口,“这周围不好打车,我送你一程。”

这下子,她是真没办法拒绝了。

坐上迈巴赫副驾,唐暖一面系安全带,一面尴尬笑着看向司煜城,“对不起啊司先生,老夫人刚刚开玩笑乱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啊。”

她急忙解释,要是让对方误会是自己使手段高攀,那自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司煜城一面开车一面开口,“我知道。”

唐暖长松了口气,没误会就好。

只是这样一来两人就没话可说了,毕竟也不认识,本来就没话说。

她坐在椅子上,舒服的在想会场布置,包里手机响,居然是小宝贝幼儿园老师打来的。

“你好老师,什么?怎么会打架?不可能,小睿很懂事的,不会跟人打架的!什么?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唐暖挂了电话,想到儿子在幼儿园跟同学打架,心里焦急无比,看向司煜城急切开口,“司先生,就前方找个路口把我放下来吧,我有点事不回公司了。”

司煜城本来也是这样想的,但自己那么快回去,肯定又要被奶奶说。

为了多绕一点时间,他随意道:“这一带不好打车,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就是。”

唐暖本想拒绝,可看向车窗外,马路上的确没有出租车,她又心急小宝贝,只好说了地址。

到达幼儿园,她急忙冲进老师办公室,就见小宝贝坐在小板凳上,旁边还有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男孩。

“小睿。”唐暖急忙冲过去抱住儿子,确定他没有受伤,这才长松了口气。

那女人一脸怒气看向她,尖酸刻薄问,“你就是唐睿妈妈?你儿子竟然把我儿子打了,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跪下来给我儿子道歉!”

唐暖站起来,毫不示弱看她,“两个孩子为什么打架还没搞清楚,凭什么就要我先道歉?”

那女人急忙大喊,“你就是这样做妈妈的?你儿子打人还有理了?”

唐暖不想理她,而是低头温柔看向儿子,“宝贝,告诉妈妈,为什么打架好不好?”

小宝贝点头,指着那个小男孩大声道:“是他先骂我没有爸爸,我才打他的!”

被打的小男孩毫不示弱大喊,“你就是没有爸爸,你是个野种!”

“住口!”唐暖气的浑身颤抖。

不能给小宝贝一个完整的家,她一直很自责,但她绝不能让小宝贝有一个鸭子爸爸。

唐暖看向小男孩母亲,气的一脸通红,“你儿子凭什么这样羞辱人?我儿子有爸爸,我有丈夫,只是我丈夫工作忙经常出差而已,所以接送孩子都是我做,你儿子这样侮辱人,现在,该你儿子给我儿子道歉!”


唐暖现在就是母鸡保护小鸡,做好准备随时干一架。

对方显然没想到理亏的会是自己,犹犹豫豫道:“原来是误会啊,既然没事,那今天的事就算了。”

唐暖冷笑,“凭什么算了?你儿子辱骂我儿子不应该道歉吗?刚刚你还要我跪下来道歉呢?”

“我……我就随口说说而已,小孩子不懂事嘛。”

唐暖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什么原因都还没搞清楚就要别人跪下来道歉,现在自己错了就小孩子不懂事?

“道歉!”唐暖再次严厉开口。

当初做下决定要生下小宝贝,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一辈子保护他。

小男孩妈妈急忙将儿子抱起来,冲着唐暖道:“我就不道歉,你能把我怎么样?就算是我儿子骂了你儿子又怎么样?这种事报警都没用,不服你报警啊。”

说完话,女人抱着孩子扬长而去。

唐暖无语又无奈,是啊,这种事报警又有什么用?

她蹲下来抱着小宝贝,只觉得心酸,温柔抚摸他的脸颊,“你做得对,不管谁欺负你,就打回去,就像今天这样,知道吗?”

小宝贝见她没生气,还鼓励自己,骄傲点头,“我知道的妈妈,我有爸爸,我不是野种。”

唐暖心里发酸,却只能笑着撒谎,“对,你当然有爸爸。”

她站起身牵着儿子往外走,这件事她打算等小宝贝长大了再告诉他,只是想不到,才幼儿园就已经有人说了。

可是现在孩子小,怎么跟他说这件事呢?

她垂头丧气牵着儿子打算回家,走出幼儿园大门,却见司煜城的车还停着,他站在车边,背靠着车窗,一双眼死死盯着小宝贝。

那模样,就像狼看到羊。

唐暖下意识将孩子抱起来,看向司煜城道:“谢谢司先生送我,这边有公交车,我可以自己回去。”

司煜城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看过来,看的唐暖心虚,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他是谁?”司煜城慵懒抬手,指着她怀中的小宝贝。

唐睿在怀中转身骄傲道:“我是妈咪的小宝贝啊。”

司煜城轻轻点头表示明白,又问唐睿,“你几岁了?”

“四岁。”小宝贝脆生生回答。

司煜城眼中似有什么情绪流转,但唐暖没注意到,“那司先生,我不耽搁你了,我先带孩子回去。”

“好。”他答应,却走上前两步,揉了揉小宝贝脑袋,“这小子,挺可爱的。”

她礼貌说了谢谢,抱着儿子离开。

确定她们母子身影远去,司煜城摊开手,上面有小宝贝的一根头发。

回到家,唐暖放下小宝贝,一边给他换鞋子,一边说,“乖啦,宝贝快去洗澡澡,妈咪给你做饭,做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菜哦。”

小宝贝仰着头,一张天真可爱的脸蛋上全是幸福,“好的,谢谢妈咪。”

唐暖见他这么可爱,急忙亲了下他脸颊,才心满意足带着人进浴室。

吃过晚饭,因为她要忙方案策划的事,小宝贝不打扰她,很乖的自己玩。

天已经完全黑了,唐暖打了个哈欠,正要带儿子睡觉,就听到敲门声。

她疑惑的‘嗯’了声,走到门口看猫眼,外头站着的居然是司煜城!

他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儿?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唐暖就笑了,以司家的权势地位,别说找到自己住址,恐怕就连她中午吃的什么都能查到。

可是,司煜城找自己干嘛?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司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就站在门口询问,并没有邀请他进来的意思。

司煜城一双眼就像两把冰刀扎过来,四周恐怖的气息蔓延开来,唐暖被这股低气压笼罩,心里升起一股恐惧。

“司先生?”她刚开口,司煜城已经迈开大长腿走过来,两人隔得这么近,唐暖下意识后退一步。

就这样,司煜城直接进屋,反手将门关上。

唐暖心中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司先生,这大晚上的,你这样贸然闯进别人家不太好吧?”

唐暖鼓足勇气应对他要吃人的眼睛。

可他没有生气,反而轻笑一声,抬起手,手里拿着一张文件,“这是下午,我拿了你儿子的头发,跟我做的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我们是父子关系。”

“什么?”

晴天霹雳。

唐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惨白着一张脸看向文件,嗫嚅着唇摇头,“不……不可能……那晚,那晚明明是唐萱儿找的鸭子……”

她清楚记得,她被赶出家门后唐萱儿来痛打落水狗,跟自己说是找的鸭子。

这话让他的脸黑到乌云密布,“你的意思是,我司煜城是鸭子?”

唐暖抬起头看他,惨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我……弄错了,司先生,你弄错了,你跟小宝贝怎么可能是父子关系,肯定是弄错了!”

唐暖声音充满惊恐,如果司煜城真是小宝贝父亲,那他一定会带走小宝贝的。

失去儿子,自己根本活不下去。

在房间里自己玩的唐睿听到妈妈颤抖声音,急忙下床跑到过来,“妈咪怎么了?”

“小宝贝,快回去,不要出来。”

唐暖声音都在抖,她在害怕。

小宝贝见她这样子怎么可能走?急忙走上前去,小小身子挡在唐暖面前,努力做出很凶的样子仰起头,看向司煜城道:“你是不是欺负我妈咪了?”

司煜城低下头,看着面前这个小不点,“我是你爸爸。”

这话让小宝贝十分意外,仔细打量他,好半天才问,“那你有钱吗?”

司煜城嘴角扯了扯,“有。”

“有多少?”小宝贝继续问。

“很多。”

得到这个回答,小宝贝高兴拍手,“那就好,那以后你上班工作赚钱,不能再让妈妈每天那么累的工作了,妈妈都没时间陪我玩。”

小宝贝说的很委屈。

唐暖蹲下来看向他,“小宝贝,他不是你爸爸。”

司煜城看到了唐暖眼中的害怕,想想这五年,她独自一人怀孕生子,又远在异国他乡,这中间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我不是来跟你抢孩子的。”司煜城一语道破她的担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