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惊爆夫人带着三宝炸翻全世界

惊爆夫人带着三宝炸翻全世界

吃肉的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婚后三年,秦栩栩终于怀上了霍景行的孩子,就在她激动地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却发现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儿子。这是对于他们这场婚姻的背叛,秦栩栩落荒而逃,根本没有勇气去与他当面对峙。岂料,一场车祸将她撞入大海。五年后,她带着孩子高调回归,本想对渣男一顿报复,却发现,当年完全是一场天大的误会。他不渣,他是宠妻狂魔!

主角:秦栩栩,霍景行   更新:2022-07-16 00: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栩栩,霍景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惊爆夫人带着三宝炸翻全世界》,由网络作家“吃肉的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婚后三年,秦栩栩终于怀上了霍景行的孩子,就在她激动地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却发现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儿子。这是对于他们这场婚姻的背叛,秦栩栩落荒而逃,根本没有勇气去与他当面对峙。岂料,一场车祸将她撞入大海。五年后,她带着孩子高调回归,本想对渣男一顿报复,却发现,当年完全是一场天大的误会。他不渣,他是宠妻狂魔!

《惊爆夫人带着三宝炸翻全世界》精彩片段

“我怀孕了?!”

秦栩栩反复看着验孕单上的结果,怔愣后,心底涌动起难言的欣喜。

今天是她的生日,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日礼物了!

她急忙赶回家,准备了一桌好菜,只等霍景行回来,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秦栩栩其实有些忐忑,不知道他会不会如自己一般高兴。

毕竟他们结婚三年,感情始终不温不火。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孩子,他会喜欢的吧。

想着,她的脸上便沾染了些许期待。

可一直等到深夜,菜凉透了好几遍,霍景行才回来。

秦栩栩闻着扑面而来的酒气,愣了愣。

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喝得这么醉。

男人身材高大挺拔,一身定制西装将他衬得更为英俊。

秦栩栩心跳快了两分,上前帮他解领带:“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喝这么多?”

霍景行却眸光幽深,眼底发红,盯着秦栩栩,仿佛在看仇人。

他冷笑一声,一言不发,直接将她扔到了卧室的床上。

秦栩栩下意识起身:“老公,你……”

迎接她的却是男人铺天盖地的吻,将她想说的话通通被堵了回去。

身体和空气直接接触,一股凉意蹿上来,秦栩栩一个激灵,一把将他推开:“老公,我有事要和你说,你先放……”

男人不给她喘息的余地,一把遏住她的手腕,宛若凶兽般吐出两个字:“闭嘴!”

下一刻,便是更猛烈的进攻……

秦栩栩不知道今天霍景行到底怎么了。

他没有半分怜惜,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凶狠。

结束之后,霍景行便沉沉睡了过去,小臂还紧紧抱着秦栩栩,像怕她跑似的。

秦栩栩睡不着,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心中有些茫然。

今天霍景行不对劲。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是霍景行的。

秦栩栩想推醒他,男人却只不耐地蹙了下眉。

她只能接起。

按下通话键的那瞬间,秦栩栩的右眼皮狠狠跳了一下。

没等她开口,对面便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景行,你能不能来看看儿子?小宝发烧了,晚上一直叫着要爸爸。”

秦栩栩愣住,如遭雷击。

对面听不到回音,反复又叫了几次“景行”。

秦栩栩手指颤抖,忙乱地挂断了电话。

黑夜中,她看着霍景行的轮廓,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场噩梦。

刚刚那女人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是她的继妹,温雅儿。

温雅儿刚刚说,儿子发烧了要爸爸……

霍景行和温雅儿,有孩子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霍景行竟然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可是她也怀孕了,她的孩子,又算什么呢?

秦栩栩一夜未眠,枯坐到天亮,才迷蒙地睡着。

睁开眼睛,霍景行已经不在身边了。

想到昨天那通电话,她心口像堵了石头,连带着小腹也跟着抽痛。

本以为是小问题,结果疼痛持续了两个钟头。

秦栩栩有些怕,拿着病历本去了医院。

可谁知,刚上二楼,就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

昨天还同床共枕的男人,此刻正怀抱着一个小男孩,身边跟着温雅儿。

一家三口,如此温馨。

温雅儿似有所感地回过头,远远地也看到了秦栩栩。

刚好霍景行带孩子进诊室,温雅儿眉头一挑,独自朝她走了过来。

“姐姐,好巧,你这是来看病?”

秦栩栩攥紧手里的挂号单,脸色惨白:“那个孩子……是谁的。”

温雅儿笑了:“昨天的电话是你接的吧?那你应该知道了呀。景行可疼这个儿子了,今天特地推了所有工作过来陪我们母子呢。”

说着,她从包里抽出一张纸递给秦栩栩。

“哦对了,景行念着你们婚姻一场的情分,不忍心亲手把这个给你,只好叫我转交了。姐姐,尽快签了吧,免得景行为难。”

秦栩栩接过那张纸,“离婚协议”四个大字宛若刚锥,刺进心脏。

她颤抖着声音:“他要离婚?”

“不然呢?姐姐,我和景行都已经有儿子了,你也不好再占着他妻子的位置吧。”

秦栩栩闭上眼。

原来如此,原来是她在霸占这个位置,原来只要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她就随时该走人。

秦栩栩的内心破了个大洞,鲜血淋漓。

她狠狠咬牙,深吸口气,一笔一划在离婚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每一笔,都在斩断她对他这么多年,不该有的念想。

写完,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么多年,她早该明白这男人的绝情。

霍景行刚好抱着孩子从病房出来,一眼便看到秦栩栩单薄的背影。

他不禁皱了皱眉,她来医院做什么?

是身体不舒服了?

霍景行沉吟片刻,还是想叫住她问问,却一把被温雅儿拉住。

她神色为难道:“景行,姐姐……姐姐过来,是叫我把这个给你……”

霍景行接过那张纸,看到秦栩栩力透纸背的字,脸色刷地沉了下来。

秦栩栩……!

明明是她先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她竟然敢提离婚!

霍景行狠狠将“离婚协议”丢进垃圾桶,大步追了出去。

医院外,秦栩开上车,眼泪终于忍不住奔涌而出。

她一只手小心地抚着小腹,轻声呢喃:“宝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以后……会给你找个更好的爸爸。”

车子经过跨海大桥,秦栩栩无意瞥过后视镜,愣了愣——后面那辆,是霍景行的车?

然而,没等她多想,路对面一辆逆行的货车骤然朝她驶来!

秦栩栩脑子一懵,本能地右打方向盘。

电光火石间,车子冲破护栏,径直冲向海面!

“秦栩栩——”

痛到失去意识之际,秦栩栩似乎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在声嘶力竭地叫她。

坠入海底的一刻,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错觉吧。

霍景行不可能会来的。

秦栩栩突然有些后悔。

如果能重活一次就好了。

她一定不会再和他扯上关系,不会再……爱上他。


五年后,A市机场。

一个身穿米色风衣,脚踩七厘米高跟的女人身姿绰约地从接机口走出来。

她顶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黑色墨镜几乎遮住她小半张脸,但是仍能看出来这是一个绝色美人。

而秦栩栩对周遭的注目熟视无睹,自顾自地讲着电话——

“不可能!我哥哥绝对不会强奸别人!”

“秦小姐,现在对方证据齐全,我们辩无可辩。”

律师无奈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让秦栩栩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

“好了,我知道了,你要的证据,我会亲自去警察局调查取证。”

放下电话,秦栩栩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么久,她终于又一次踏上了A市的土地。

如果这次不是因为自己的亲哥哥犯事了,秦栩栩绝对不会回来。

五年前,她被撞入海中的时候,是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没想到,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活下来了,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也安然无忧!

这次回来,秦栩栩是要为哥哥证明清白,料想应该会很奔波,所以没有带孩子回国。

她推了推墨镜,一抬眸,却刚好看到了机场大屏上滚动的新闻——

霍氏总裁霍景行,与温雅儿结婚的消息。

他们的婚礼就在今天,在霍氏大酒店。

秦栩栩冷眼看着屏幕上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心口处泛起了丝丝的恨。

这辈子,她绝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

她没有那么多闲心去报复他,却也做不到祝他幸福。

那就分别陌路,各自安好吧。

可这时的秦栩栩还不知道的是,拜她的三个小宝贝儿所赐,她和霍景行,注定是无法各自安好了……

机场的另一个出口,霍景行长腿生风地朝外走,越走眉头皱得越紧。

身侧的一排大屏上,正不停滚动播放着自己和温雅儿今日结婚的消息。

霍景行的黑眸中满是说不清的森冷。

他忍不住加快脚步,不想再看这些惹人心烦的东西。

可就在男人转身离开的瞬间,他的余光却不经意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霍景行脸色骤变,立刻急匆匆地朝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可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一个是他以为的那个人。

霍景行愣了愣神,随即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是啊,她已经死了很多年。

就这时,口袋里的手机传来振动。

霍景行刚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便传来助理焦急的声音——

“霍总,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您回国了吗?”

听到这近乎于催促的问题,霍景行不悦地蹙起了眉,周身的温度也跟着陡然下降了好几个度。

他薄唇紧抿成线,伸手就想挂断电话。

可助理却直接道,“霍总,刚刚温小姐派人过来,说小少爷出事了,您要是回国了就赶快过来吧!”

“……好。”

霍景行强行压下心中的不耐。

孩子出事了,他不得不过去一趟。

而这步履匆匆的二人都没有注意到……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两个软萌的小团子,正看着四周的人来人往探头探脑。

两个小家伙肌肤胜雪,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转着,充满了可爱与机灵,比电视里的童星还要招人喜欢。

“快看,那两个小孩好可爱啊!是在拍戏吗?”

“眼睛好大,好像洋娃娃一样!”

“天啊,要是我家里的宝宝也长这样就好了!”

小姑娘秦甜听到这话,不由得笑弯了眼睛,落落大方地冲着来往的行人们招手。

“哥哥姐姐们好~”

旁边的小男孩秦时警告性的瞪了一眼自家不安分的妹妹,“小妹,少招摇!”

但他脸上却没有多少生气的神色,满是无可奈何的宠溺。

这个妹妹,古灵精怪的,自小就不安分。

平时他和大哥可以纵容她的调皮。

可这次,绝对不能让她破坏了此行的计划!

秦甜撇了撇嘴,调皮的冲着二哥吐了吐舌头,“知道啦!啰嗦!”

他们兄妹俩,其实是偷偷跟着妈咪回国的,刚刚出关的时候也一路躲躲藏藏,担心被妈咪发现。

而他们回来的目的——就是报复渣爹!

他们已经知道了,今天就是渣爹的婚礼,此等大场面,他们怎么能不去凑个热闹!

就在这时,秦时的手机突然传来一条消息,是老大秦睿发来的消息。

“渣男在霍氏大酒店结婚,定位我现在发给你。”

秦时看完消息后,直接把手机递给秦甜,摸了摸她的头道,“小妹,剩下的就靠你了!”


霍氏大酒店的宴会厅,被装点成了奢华的巴洛克风格。

温雅儿身着一席拖尾婚纱,裙摆上点缀着碎钻,漂亮得宛如人鱼公主一般。

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尽显一个待嫁女人的羞涩温柔。

此时此刻,她正翘首以盼地看着入口的方向。

很快,霍景行英俊得令人目眩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温雅儿的视线中。

她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美的笑容,笑着招手。

“景行,我在这里!”

男人面色冰冷,耐着性子朝温雅儿的方向走了过去,女人便立刻亲昵地挽上了他的手臂。

“景行,你来的刚好,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霍景行却直接忽略了温雅儿的话,冷声询问道,“孩子呢?不是说病了?”

温雅儿躲闪开男人锐利的目光,避而不答道:“景行,婚礼快开始了,我们先举行婚礼,然后再一起去看桦林。”

她说完这话,立刻朝站在旁边的司仪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对方赶紧开始典礼。

霍景行不悦地看向温雅儿拉着自己的手,似乎有些想发火。

可还不等他开口,司仪慷慨激昂的声音便在台上响起——

“各位先生女士们,中午好!想必大家已经久等了,现在我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台下的宾客们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温雅儿偷偷给了司仪一个眼神,让他直接进入最重要的环节。

她知道,霍景行没有多少耐心。

所以要快!快得猝不及防!

只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完成婚礼,她从今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了,就能享尽荣华富贵……

司仪会意,直接话锋一转:“新郎霍景行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温雅儿小姐为妻?”

霍景行眸色一沉,薄唇轻启,“当然不愿意”五个字即将脱口而出……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全场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了!

盛大的会场瞬间陷入一片漆黑!

与此同时的总控室中,落下总电闸的秦时嘴角微微一扬。

渣爹,还想娶别人?

也要问问他同不同意!

而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秦甜看到灯光都灭了之后,立马将手上的洋葱往小脸上抹了抹。

然后她就泪流满面地朝台上跑去,一把抱住了霍景行的大腿!

“爹地!”

伴随着她的大叫,原本吵闹的现场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

下一秒,只听女孩继续撕心裂肺地哭喊道:“爹地,你为什么不要我跟妈咪了?爹地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啊?!”

灯光很快被修好,现场再次恢复光明。

而女孩那张芭比娃娃一般惹人疼爱的小脸瞬间映入了众人的眼里。

她大大的眼睛中噙满泪水,悬然欲落,十分惹人心疼。

她口口声声的控诉,令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心都高高吊了起来。

“爹地,你为什么要跟这个坏女人结婚?你真的不要我跟妈咪了吗?!”

而她口中的坏女人——温雅儿,在看到小家伙那颇有些神似霍景行的眉眼后,心下一惊!

这小丫头片子是谁?!

但不管是谁,她现在只想立刻冲过去,把这个扰乱了自己婚礼的小崽子抓起来打一顿!

可还没等她动作,就看身旁的霍景行伸手,把站在他腿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家伙提了起来,架在怀里。

“不许哭了。”

从温雅儿的角度,看不清霍景行的表情。

她只看到他说完话后,便像拎着小猫一样拎着那个小女孩,大步离开了原地。

冷冰冰地留给她四个字:“婚礼取消。”

温雅儿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下一急,抬脚就想追出去。

可没想到因为太过焦急,她不小心踩到了自己婚纱的裙摆,重重摔在了红毯上!

“景行!别走!”

婚礼现场回荡着温雅儿不甘的声音。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婚纱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此刻温雅儿趴在地上,衣不蔽体,而宾客们正神色各异对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霍景行离开了婚礼现场后,便低头神色阴沉地盯着怀里的孩子。

他不知道这孩子是哪来的,但是既然能搅黄了他和温雅儿那可笑的婚礼,倒也算帮了他一个忙。

秦甜小脸上还挂着泪珠,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家爹地。

“爹地,你要带我去哪里?”

男人没管她这莫名其妙的称呼,而是有些恼怒的盯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小女孩,沉声问:“别演了。说,是谁派你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