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带着白马系统搞快穿

带着白马系统搞快穿

不想取名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溪是快穿局的一员,系统是一匹白马,她经常带着白马穿梭各个位面做任务。这一次来到了古代世界,可谁能告诉她,为何开局要嫁给一个死人?原主是丞相府三小姐,样貌美艳,却十分不受宠。摄政王亲自带兵打仗,回来时只剩下一具尸首。白溪只想好好活着,为何这么难?

主角:白溪,上官赐   更新:2022-07-16 00: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溪,上官赐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着白马系统搞快穿》,由网络作家“不想取名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溪是快穿局的一员,系统是一匹白马,她经常带着白马穿梭各个位面做任务。这一次来到了古代世界,可谁能告诉她,为何开局要嫁给一个死人?原主是丞相府三小姐,样貌美艳,却十分不受宠。摄政王亲自带兵打仗,回来时只剩下一具尸首。白溪只想好好活着,为何这么难?

《带着白马系统搞快穿》精彩片段

雷声响起,一道亮光划破天际,只听得“嗷呜”一声,庞然大物轰然倒地,一道娇俏的身影从血雾中缓缓走出,白溪手拿绿色的珠子,慢慢地走向一匹咧着嘴角的白色骏马。

“主人,晓白成功升级,接下来的任务将会与之前不太一样,请做好准备,是否开启下一个任务?”白色骏马口吐人言。

白溪点了点头,一瞬间,一束白光笼罩着白溪全身,一股眩晕感油然而生。

再次睁眼,一张惨白的脸,头带凤冠,穿着红色嫁衣,晓白怎么回事,没告诉她开局就成亲啊?

突然,白溪在镜子里看到身后有两个白色的纸人,毛骨悚然的盯着她,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而周围却空无一人。

这场景让身经百战的她也有点怂了,还好没一会儿就听到喜娘高喊:“吉时已到。”

红盖头落下,她被一个丫鬟拉着走向门口。她听到了女人的哭声,旁边的男人不停地呵斥着那个女人,观礼的人也纷纷避让,对这位本来最该受到瞩目的新娘避之不及。

白溪不知道的是她以为的人不是真正的人,除了仆从和她的爹娘,都是纸人,一个个坐在红色的喜桌前,风吹来,纸人轻轻晃动,木木地盯着白溪的背影,场面十分阴森。

坐上花轿,白溪才反应过来,找晓白问情况,可惜没人回复。

“起轿!”外面欢快的音乐奏响,但是这欢快中似乎又藏着点什么。

白溪坐在轿子里,掀开自己的红盖头,撩开帘子一角向外看。街上的百姓似乎都不在意这场婚事,换句话说,他们更像是看到了什么晦涩之物,全然没有别人家结亲时热闹的氛围。

就在这时,白溪的脑海里传出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主人,主人,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升级以后可以化作实体出现在你的任务世界里了,你快向前看,我就在前面。”

白溪抬头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咧着嘴笑的马脸,那双马眼睛中居然还有几颗晶莹的泪珠。

白溪感到一阵恶寒,立刻放下帘子,盖好盖头,打了几个哆嗦,就挺直腰板坐在椅子上。等到心情平复以后,白溪立刻在心里哭喊道:“晓白,你让我嫁人,我害怕。”害怕的想抽你。

“主人,不怕。”晓白昂首挺立,接着说道,“主人,这个世界我们的任务就只是攻略摄政王,不用打架了。”

“可是我嫁人了。”

“没事,你嫁的就是摄政王。”

“他死了。”

“没事,你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就知道你靠不住,快点把原主的记忆传输给我吧!”白溪闭上眼睛,看着黑蒙蒙的一片,不禁着急道。

晓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但很可惜坐在花轿里的白溪没看见,依然闭着眼睛端坐着。

“主人,那个记忆传输出了点问题,可能要晚点到,您稍等片刻。”

白溪微点头,那就闭目养神。

很快,轿子就到了该到的地方,白溪感觉到浑身有一股寒气侵袭入体,被盖头遮住的视野里似乎看见了几片从脚边飘过的白纸。

白溪被压着身子拜堂,周围没有什么声音,一切都静悄悄的。

拜完堂,白溪被送进了一间房子里,里面烟雾缭绕,好像有人之前在这里供奉过什么一样,香气惹得白溪十分不适,她起身掀开盖头,本想要去开窗,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四处都是白色的绸带,一些微弱的烛光被风吹得摇曳生姿,而就在刚刚白溪坐着的地方的旁边,一个白色纸人面带微笑的坐在那里,正阴森森地看着白溪。

“啊!”白溪大叫一声。虽说白溪早知道结的是冥婚,也见过很多妖魔鬼怪,但是依旧被眼前这一幕所吓到。

立刻,一束白光进入白溪的脑海。

原主白月是丞相府的三小姐,长得尤为娇艳。而她的夫君——摄政王,因南蛮入侵,亲自带兵打仗,战死沙场。

摄政王死的那一天,原本正处于夏季的大梁国竟然下起了连绵大雪。大梁国国王认为这是摄政王的戾气在作怪,便满朝挑选合适的女子与摄政王结冥婚来冲喜。

原主的爹为了讨好皇帝,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三女儿推了出去。白月不堪受辱,在结亲当天饮下毒酒,中毒身亡。

白溪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令人害怕的纸人,一边感叹白月身世悲惨,一边尝试联系晓白。

晓白化作一道虚影出现在白溪身边,“主人,听说你叫我?”

白溪看着终于出现的晓白,立刻跑过去,刚想问几个问题,晓白的虚影瞬间消失,狂风大作,白溪闭上眼睛,用手挡住不停吹向自己眼睛的风沙。

风吹着吹着便小了下来,等到狂风停止呼喊,白溪放下手臂,睁开眼睛的同时也瞪大了双眼。

原本满屋挂着的白绸带全部变成了红色绸带,原本坐在旁边的纸人也不见了,一片都是喜气洋洋的样子,外面甚至还有宾客的喧哗,但是没有礼炮和烟火的声音。

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原本死气沉沉的冥婚变成了喜气洋洋的结亲,就好像现在这个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一般。

白溪尝试着联系晓白,但是晓白一直没有回复,白溪只好起身往外走,想去了解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白溪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大门打开,一个身穿红色喜袍,头顶上系着红色发冠,面容俊朗如天仙一般的人物走了进来。

白溪微微一愣,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又或者说他其实不是人。

上官赐拿着红色盖头细心地为白溪盖上,拉着白溪的手,附身贴耳说道:“这盖头不该是娘子自己掀的,该由本王来。”

说着,上官赐拉着白溪坐在床上,用挑杆挑开了白溪的红色盖头。

白溪还沉浸在大变活人的震惊中,就那样呆呆地盯着上官赐。

上官赐浅浅一笑,突然凑近白溪,说道:“怎么?是本王太过好看,让爱妃看迷了眼?”上官赐摸着白溪的秀发,全身上下散发着近乎妖孽的气息。

白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猛地一推,自己反倒是跌坐在了地上。

白溪缓慢起身,揉了揉腰,说道:“王爷,您竟然没死?”

上官赐看着白溪不知所措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是啊,没死,怎么?让爱妃很失望?”


白溪连忙摇头,她猛然想起自己的任务是要攻略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妖孽,便缓步向上官赐走去,坐在了上官赐的身边,伸手抚摸着上官赐的胸膛说:“怎么会呢?”

上官赐饶有兴致地看着白溪,丝毫不抗拒她摸着自己,就在白溪奇怪怎么上官赐没有什么回应时,上官赐突然一伸手,握住了白溪作乱的手,翻身压在了白溪的身上。

上官赐撩着白溪乌黑的秀发,闻了闻,与白溪鼻尖贴着鼻尖说道:“娘子的秀发就是好闻啊,只可惜怎么断了一截。”

慢慢的,上官赐的手开始往下移,白溪终究是没忍住,一把推开了上官赐。

上官赐用手托着头,略有些玩味儿地看向白溪:“怎么,新婚之夜,爱妃不该和本王圆房吗?”

白溪被盯着略有些不适,只好开口说:“王爷,臣妾只是有些饿了,不知王爷可否告知臣妾哪里有吃食吗?”

上官赐用手一指,桌子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糕点。白溪屁颠颠地向桌子跑去,拿起一块绿莹莹的绿豆糕就往嘴里塞。

白溪秉持着今晚绝对不圆房的理念,辛勤地吃着糕点,甚至还向上官赐要了茶水。

上官赐维持着一个姿势在床上就没有动过,怕是等的有些无聊了,便起身,坐在了白溪旁边看白溪慢条斯理地吃着糕点。

上官赐突然俯身,凑近白溪,用手抹去了白溪嘴角的一些碎屑,并轻轻地在白溪的额头亲了一下,说道:“看来爱妃今日劳累过度,本王便不折腾爱妃了,爱妃先吃着,明日本王再来看你。还有,爱妃要记住,既然来了,可就走不掉了。”

一瞬间白雾笼罩,白溪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景象,一下子便昏了过去。

“王妃,王妃,该起床了。”

白溪是被侍女的声音叫醒的,按着原主的记忆,这应该就是陪嫁丫鬟小雅了。

“王妃,您昨晚没事吧?”小雅关心地问道。

这时,白溪才发现四周的绸带又变回了白色,那个阴森森的纸人依旧那样恐怖地倒在地上,许是小雅太害怕了,刚刚进来的时候还不小心踩上了几脚。

白溪看着满脸鞋印的纸糊上官赐的脸,和昨天晚上见到的那张脸一重合,倒觉得那个纸人也没有那么可怕嘛,反而还带着点喜感。

“没事儿,小雅,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或者有没有什么人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或者是我昨天晚上一直都待在这个房间里吗?”

“完了完了,王妃果然是吓傻了,昨天可是王爷与王妃的大喜之日,哪有人敢靠近这个地方,整个王府上上下下也就只有一个跟着王爷出生入死的管家和几个打扫干净王府就立马离开的阿婆,除了他们也就只有我们了。昨晚我一直守在门口,就没见过这间屋子有什么动静,王妃,莫非是昨夜王爷显灵……”

白溪连忙捂住小雅的嘴,若是昨晚她见到的那个男人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在见过的话,那这里可就太诡异了,可千万不能让小雅说出什么话惹祸上身。

白溪觉得是时候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大名鼎鼎的摄政王了。白溪试着在心里喊了几声晓白,但依旧没有人回应,果然什么破神兽都是不靠谱的。

白溪整装待发地前往大厅,去的路上果然没碰到什么人,就连白绸带似乎也只存在于摄政王自己的卧房。

等走到大厅,这里一切都恢复如初,不过这场面到是比昨天拜堂成亲的时候还要热闹。

管家早早地就站在一旁候着,旁边站着一个公公手里还拿着一份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请摄政王妃领旨。”那位公公尖着嗓子喊道。

白溪立马跪下。

“据朕和皇后考量,摄政王妃聪慧过人,知书达理,今便免去入宫请安礼,于下月初七与摄政王一同前往极乐之地,钦此。摄政王妃,接旨吧。”

白溪立刻上前,恭敬地接过公公手里的圣旨,本想学着之前看剧时候的经验给点小费,没想到,那位公公一放手,便像是有什么洪水猛兽追他似的,一溜烟儿就跑了。

白溪尴尬的将手中的钱袋子收了回来。旁边一直站着没动的管家突然拿出了一些账本,对白溪说道:“王妃既然已经入府,那么王府的大小事宜也该交给王妃来管了。”

白溪看着那一摞摞叠的高高的账本,看着就头疼,但还是开口说道:“自然,只不过本王妃还没有了解过整个王府的构造,不知管家是否可以带着本王妃四处看看?”

管家自然是不会拒绝,领着白溪开始逛起了王府。摄政王府内看着到是一片和谐,有些地方倒不是那么和谐了。

丞相府里

“是你,是你害的我没了女儿,是你,你这个禽兽!为了那些虚名,为了那些所谓的赏赐,你就可以不管你女儿的死活,虎毒尚且不食子……”

“来人,给我把他拉下去,关进柴房,下月初七之前不许她出门一步。”丞相狠狠地下令道。

摄政王府

“王妃,这里是王府的马厩,以前王爷最爱的马便是这一匹汗血宝马,他的名字叫小白,王妃要是无聊可以和小白聊聊天。老奴还有事情,就先行告辞了。”

白溪等到管家离开,便立马上前,狠狠地拍了一下晓白的屁股,揪着他的耳朵说道:“好嘛,我在认真地做任务,你就在这里给我吃草,还那么心安理得的,你看看你给我找的是什么破任务,和一个死人谈恋爱,你是不是有毛病?”

晓白立马求饶,硬生生从自己的马眼睛里挤出几滴晶莹的泪水,毫不反抗地看着白溪,“主人,主人,轻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像是这一个世界是我的升级考验,只有通过这个世界的任务考验才可以进入下一阶段。”

“所以,你在这个世界的作用是……”

“就没什么作用,就发布任务,然后做一匹好马,只有主人和我的距离在方圆五十米以内,外面才可以沟通上。”

“是嘛?”白溪松开揪着晓白耳朵的手,看了看四周,注意到墙上似乎挂着一个马鞭,邪魅一笑,“那你就安心地做个咸马吧!”

话音刚落,一击重鞭狠狠地打在了晓白的屁股上,整个王府都充斥着晓白的尖叫声。

夜幕降临,白溪端坐在床上,她一定要找到这个房间的机关,或者是……

还没有想太多,一阵狂风吹来,白溪再次被风沙迷了眼睛,她努力地睁着眼睛,一股奇怪的香味传来,白溪终究没有抵挡住,眼前一黑就倒下了。


等到白溪醒来的时候,又到了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卧室,准确的说,又有一些不一样,大红色的绸带消失了,房间似乎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咯吱”一声,房间的木门被推开,白溪抬眼望去,果不其然就是那位长得精致,但性格妖冶的男人。

“爱妃今日倒是来的早嘛。”上官赐缓步上前,搂住白溪的腰,侧身贴耳说道。

白溪今日倒是比较冷静,轻轻推开上官赐,抬眼看向上官赐的双眸,四目相对,白溪看到的是一双幽深不见底的紫色眼眸。

“坊间传言,摄政王早在三个月前便已经离世,不知如今在我面前自报家门的摄政王殿下是真的摄政王殿下嘛?还是说,只是一个陌生男子假冒摄政王,故意在半夜才与本王妃相见,来败坏本王妃的名声,败坏摄政王府的名声。”白溪抚摸着上官赐的脸颊,从上至下,抚摸过他的眼睛,鼻梁,嘴巴,最后狠狠地捏住他的下巴,厉色说道。

上官赐看着眼前这个翻脸程度和自己有的一拼的小姑娘,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也没说躲开她的手,也似乎是没感觉到疼痛,只是那样笑着。

白溪被笑得莫名其妙,但依旧不输气势地看着上官赐,双目对视良久,最终还是上官赐先开口说话。

“娘子不妨去仔细听听本王的坊间传闻,这世上也就只有本王一人才有这一双艳丽的紫眸,更何况,本王身前俊美,自然是有本王画像的,娘子且去看看,做做对比,娘子这么说着为夫,为夫心里可是很伤心的。”上官赐拉着白溪的手抚摸向自己的胸口,一边努力地做出很伤心的表情,但嘴角总有一抹平不下去的笑意。

“娘子,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为好,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那么早知道为好。”上官赐站起身来,突然空中飘来一阵异香,白溪的眼皮子越来越沉,只知道最后一眼他看到的还是上官赐微微浅笑的模样。

白溪第二天醒来,又回到了那个充斥着可怕白绸带的卧室,那个白纸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她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只当做是小雅看着感觉害怕就给收走了。

白溪找到管家,向管家要了摄政王的画像,仔细一对比,似乎确实和昨夜见到的那人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一个是死人,一个似乎还存活于世。

白溪迫切的想找到答案,她派小雅前往坊间搜寻各种有关于摄政王的传闻,白溪了解到这个摄政王从小皮肤就比常人白上一些,后来找太医医治以后,皮肤颜色与常人无异,只是眼睛变成了紫色,也是那个时候,摄政王才开始变得残暴。

白溪根据现代医学得知,这位摄政王之前得的应该是白化病,在这个时代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治好的,不过确实有过治疗结束眼睛颜色变为紫色的病人,可这终究占为少数,这个摄政王倒是有些意思。

“不好了,不好了,王妃,马棚里的那匹马好像不受控制了,一直在乱窜,管家已经过去了,但是尝试了好多办法都没有用,你快去看看吧!”小雅哭丧着脸,朝着白溪跑来。

白溪一听就知道一定是晓白在作妖,便连忙赶过去。

白溪匆匆赶到马棚,映入眼帘的便是管家死命拉着缰绳,不断喊着“吁”,还说着:“你这个小畜生,我就不信我还制裁不了你了!”

管家的身上已经被晓白的马蹄子踢得到处都是脚印,白溪连忙上前,喊道:“都住手!”

人和马纷纷停下,管家立刻走上前来,呵斥小雅道:“这点破事怎么还敢去打扰王妃呢?”

白溪立刻摆手,说道:“没事,你们都退下吧,本王妃来处理处理这只马。”

管家本想要上前阻止,可是小雅却先一步拉走了管家。

白溪看着晓白睁着的大大的马眼,拿着马鞭上前,凑近它的耳朵轻声道:“要是没什么要紧事,我可就要好好鞭策鞭策你了。”

晓白立刻回道:“主人,我是想恭喜你,昨天晚上摄政王好感度涨了一点,现在是1,好感度已经变成1了。”

白溪一听,果然昨晚上的那就是摄政王,可是,明明已经是大家口中的死人了,为什么在夜晚出现的时候,身上只是比正常人低一点的温度,而且行为举止都与常人无异。

晓白看着白溪陷入了沉思,还以为是高兴过了头,立刻用头拱了拱白溪,“主人,你也不要高兴太早,这不过才开始,别人做这种任务的时候,好感度可是十度十度往上涨的。”

白溪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随意挥了挥手里的鞭子,吓得晓白往旁边直躲。

白溪:“以后我有事情自然会来找你,你不要在搞出那么多幺蛾子了。”

说完,也不理晓白不舍的眼神,径直离去。

“主人,查过了,这个白月没有问题,您的马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比起之前要活泼好多。”

一处凉亭,潺潺流水,轻纱曼舞,坐在亭子中间的是一位半敞开衣裳,披着头发的白衣男子,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便服的束发男子,正在向那名白衣男子报告事物。

“呵,你当然查不出什么了。”白衣男子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漂亮的的紫眸看向池塘里的鱼儿,轻蔑的说道,“今晚准备好,我们要给当今圣上送上一份大礼。”

夜幕降临,四周一片寂静,白溪呆呆地看着窗外,房间里的白绸缎已经全部撤下,整个房间里空荡荡的,好像除了白溪就没有人来过,但是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间神秘的房间里吗,白溪止不住的思考。

她在等,在等一个契机,一个可以揭开谜底的机会。

冷风不断地吹进屋子里,白溪被冻的瑟瑟发抖,突然又是一抹异香,是那抹和以前有着相似味道但又完全不一样的香味。

还是那样的房间,和原来的摄政王府的房间一样,但又好像哪里不一样。

门咯吱一声开了,还是那个人,只是今夜的他有些不一样,身上莫名多了一份肃杀之气。

“你受伤了?”白溪闻到了上官赐身上的血腥味,即使今日他穿着一袭黑衣,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但依旧无法阻止他身上的血腥气散发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