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秦爷你家祖宗又炸了

秦爷你家祖宗又炸了

墨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默上辈子爹不疼,娘不爱,被亲姐姐活活害死,亲生父母冷眼旁观,她死不瞑目。再睁眼,她重生到被豪门之家流放到乡下的女儿于笙的身上,这一世,她发誓只为自己而活,原主的仇,自己的仇,她都要报。所有人都说于笙是个土包子,是个怂包,只有秦慕寒知道,她其实是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小狐狸,聪明着呢!动不动就会咬人……

主角:林默,秦慕寒,于笙   更新:2022-07-16 01: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默,秦慕寒,于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秦爷你家祖宗又炸了》,由网络作家“墨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默上辈子爹不疼,娘不爱,被亲姐姐活活害死,亲生父母冷眼旁观,她死不瞑目。再睁眼,她重生到被豪门之家流放到乡下的女儿于笙的身上,这一世,她发誓只为自己而活,原主的仇,自己的仇,她都要报。所有人都说于笙是个土包子,是个怂包,只有秦慕寒知道,她其实是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小狐狸,聪明着呢!动不动就会咬人……

《秦爷你家祖宗又炸了》精彩片段

房间里的灯光有些暗,将两个女人的身影模糊的倒映在墙上。

林默被结实的绑在铁柱上,浑身是血,脸上也是遍布的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啪”

又是一鞭子狠狠的打在她身上,林默闷哼一声,视线阴沉沉的盯着对面的女人。

林雪又是一鞭子抽下去,阴狠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房间,“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还敢和我抢男人,我们家能管你一口饭已经是仁慈的了!”

林默冷笑,像看乞丐的眼神一样看着她,“冷淮从来都没爱过你,就算我死了,他一样不会娶你。”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愤怒边缘的林雪,她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狠狠的刺在林默的心口,眼神狰狞可怖,“那你就去死吧,当了鬼来看我和冷淮的婚礼!”

尖利的匕首刺入心脏,林默浑身抽搐了一下,恨恨的凝视着眼前这个亲姐姐。

房门微微打开,两道影子映在房间的地板上。

林默颤抖的抬眼看过去,她的亲生父母就那么冷漠的站在门外,冷眼看着她被姐姐杀害!

就因为在她出生时,他们听信了一个算卦的人说她命格克林家,所以一出生就被丢在了林家后面的小屋子里长大。

同是林家人,林雪和林峥是临城的天之骄子,而她却只能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就因为那该死的命格!

眼前的一切渐渐虚幻,在她闭上眼那一刻,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出声,“我林默若是能重活一世,一定要你们整个林家为我陪葬!”

房间里徘徊着她仇恨的声音,林雪冷笑的看着死透了的林默,“只要你死了,冷淮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

“轰隆——”

外面一声震耳的打雷声划破夜空,简陋的屋里面,一个女孩浑身一颤,猛地睁开双眼。

似乎是不敢相信,她坐起来,目光直直的望着窗外的一切,伸出手,大雨清晰的落在手臂上,很凉。

这真实触感让她彻底认知到她重生了,重生在和她一样凄苦的女孩身上。

就因为原主母亲要嫁入豪门,嫌她是个累赘,将她扔在乡下让一个保姆照顾,每月给保姆工资,却从不关心她的死活。

就在昨天,保姆和别的男人跑了,丢下原主一个人,同村的人骂她是个灾星,没人要的乞丐,将她打得奄奄一息。

原主拼劲全身力气回到了这个破旧的家,就这么毫无声息的死在家里。

林默看着漆黑的夜,目光阴沉冰冷。

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活在光明下。

林家人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她要一笔一笔的讨回来,让整个林家为死去的她陪葬!

夜里的雨很大,一道闪电划过,紧闭的房门从外面打开。

林默目光冰冷的看着仅有的一间房门,一道暗影走了进来,皮鞋踩在泥土地上发出吱呀的声音。

对方走到她跟前,声音里毫无尊敬的意思,“三小姐。”

林默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中年男人,很陌生,不管是前世记忆还是原主记忆,都没有印象。

她低下头,掩饰住脸上的冰冷,声音有着原主的沙哑软糯,“你是谁?”

中年男人看着她,声音冷冷的,“我是于家的,夫人听说保姆跑了,派我来接你回临城,你收拾下跟我走。”

说完,中年男人走出了屋子,上了黑色车。

林默看着虚掩的房门,脸色越发的冰冷,在原主记忆里,只知道母亲嫁给了临城的有钱人,却不知道对方是谁。

他口中的于家,应该是临城有头有脸的于氏家族。

不过离开这里之前,她要做一件事,为原主报仇!

林默简单收拾了下走出屋子,站在黑车旁看着坐在车里的中年男人,声音低软,有些沙哑,“我想在离开这里前去看下村尾的婆婆,婆婆以前很照顾我。”

中年男人不耐烦道,“快去快回。”

林默绕路进了村子里面,去了那几家打死女主的家里,将几个还在睡梦中的孩子带出来丢尽了村尾的破旧房里。

孩子们醒来时,浑身软绵绵的无力,在看到屋里面的林默时,吓得大叫,“你想干什么,对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身上没有力气?”

林默脸上的伤在夜里有些渗人,冷冷的看着他们。

“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她拿起靠在墙上的铁锹,对着几个人狠戾的打下去!

顿时,村尾的破屋子里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林默丢下铁锹,冷笑,“在欺负我的时候,你们就该想到有今天!”

话落,她转身离开,任由这几个人自生自灭。

林默回到车上,中年男人看到她浑身的雨和淤泥的鞋子,嫌弃的皱眉,但没有说什么。

中年男人说道,“从今以后你就住在临城,回去后乖乖听夫人的话,别给夫人惹麻烦。”

林默低着头,声音很冷淡,“好。”

车子进入临城,林默看着熟悉的地方,眸底的恨意快要压制不住。

林家,没想到她会回来吧!

这一世,她要整个林家为她陪葬!

车子到了于家,林默看着于家的大门。

从今以后,她是于家三小姐于笙,与林家再无瓜葛!

中年男人走到她身旁,警告道“记住,你只是夫人的孩子而已,惹怒了于家其他人,你承担不起后果。”

于笙眼底满是讽刺,嘴上却冷淡应道,“我知道。”

中年男人这才满意,带着她走进于家大门。

于笙刚走进夜于家大门,一个玻璃杯猛地砸在她脚下,跟着嫌弃的声音传了过来,“谁让你来的,土包子,又脏又臭,别踩脏了我家的地板!”

玻璃杯摔的粉碎,于笙脸色冰冷,抬头冷冷看过去,砸杯子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耀武扬威的瞪着她。

看着于笙冰冷的眼神,于雨琪高傲的扬着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嫌弃的看着她。

郑佩琴不知道在于雨琪耳边说了什么,只见于雨琪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就上楼了。

郑佩琴坐在沙发上,打量了眼这个十年未见的女儿,说实话,很陌生,若是走在大街上,她真认不出这个女儿来。


她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看着于笙,“你大姐是临城一校前三名的才女,你二哥是于氏家族的继承人,你四妹是临城一校漫展排名第三,于家不留废物,能接你回来已经是于家最大的让步,你不要给于家惹事,不然没你好果子吃,记住了吗?”

于笙低头冷笑,于家不留废物只是个说辞,不过就是留不得她而已。

这个女人和她前世的母亲一样,身为母亲,对待子女却是天差地别!

见她不回话,郑佩琴脸上露出了厌烦的表情,起身对张叔吩咐,“让赵妈带她回房间洗干净,省的一会老爷回来生气。”

赵妈走来,鄙夷的看了眼于笙,“跟我来吧。”

于笙脸色冷淡的跟过去,若是原主回来,只怕被这家人欺负的连渣都不剩。

她被带到二楼最拐角的一间房,赵妈站在外面,不耐烦的把浴室里怎么洗澡用的大概说了一遍,也不管她有没有听懂,扭头就走了。

于笙对她的态度毫不理会,关上门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脏污的女孩,她洗了把脸,看着白皙的脸蛋很漂亮,和郑佩琴完全不像,也许是像了亲生父亲。

在家里待了三天,于笙房门一步都没踏出去,原主身体受了重伤,需要养。

房门外响起赵妈的声音,“三小姐,夫人叫你去楼下,有事告诉你。”

于笙下楼,看着她们母女三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早餐,见她下来,郑佩琴指了下对面,口气生硬,“坐下,我有事给你说。”

于笙坐在她指定的对面,面前放着西餐,于雨琪优雅的切了一快牛排,讥讽的看了眼她,“土包子。”

于雨清笑出声,也鄙夷的看了眼她。

于笙无视,熟练的拿起刀叉吃着早餐,三人看着她熟悉的动作,皆是惊讶。

她抬头看向震惊的郑佩琴,冷漠问道,“你要说什么?”

郑佩琴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意,皱眉不悦道,“今天开始你去临城五校上学,我已经给你办好手续了。”

临城五校是临城最低端的学校,是专门给临城大家族里佣人孩子盖的学校,郑佩琴是把她当作一个佣人,而不是女儿。

于笙放下刀叉,优雅的擦了擦嘴,冷漠的看着所谓的母亲,“我去临城一校。”

郑佩琴将刀叉狠狠的摔在桌上,瞪着于笙,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女儿敢忤逆她,“临城一校是有实力才能进的,你能进五校就不错了,你还给我挑剔?!”

于雨琪嘲笑,“就你也配,连三校都不够格,还想进一校,下辈子吧。”

话落,她和于雨清一起离开上学。

郑佩琴看着于笙,忽然间觉得有些不认识这个女儿,从那个保姆嘴里听到的是她唯诺胆小,三天前见到她,也是沉默不语,没想到今天就跟她杠上了!

她生气道,“一校你就别想了,你没有实力,就算有再多的钱你也进不去。”

“两天之内,我会拿到临城一校的通知书。”

话落,于笙上楼,留下憋了一肚子火的郑佩琴,她忽然觉得十年不见,这个女儿根本不像保姆所说的唯诺胆小!

两天拿上临城一校的通知书,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

夜里,于笙慵懒的躺在房顶上,刚戴上耳机,里面就传来惊讶的声音,“卧槽,三年没联系,我以为你死了!”

于笙冷淡道,“我现在缺钱,有任务可以找我。”

对方愣了下,敲了个键盘,“有一个,买家出钱要把一个人带到临城外的深山里。”

于笙问,“要不要命?”

对方咳了一声,“不要,只需要把他丢到深山里,买家在远处看到人到,钱就到。”

就这么简单?

于笙点头,“我接了,什么时候行动?”

对方沉吟了一会,“我现在把被劫人的信息发你,凌晨三点前,买家要在深山里见到人。”

于笙挂断电话,看了眼时间,十点,还来得及。

当她换好一身黑衣时,短信也发了过来,被劫人,秦慕寒。

于笙一怔,竟然是秦慕寒!

前世她虽然没怎么接触过临城贵族,但也听过秦慕寒的名号,那是站在临城顶尖的男人,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劫持他?

但和她没关系,她只需要钱。

沉着黑夜来到临城中最华贵的别墅外,速度极快的闪进了别墅,在别墅里的监控里只留下一道残影。

别墅很大,于笙找了一会才找到秦慕寒的房间,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她轻脚走过去,里面骤然传出男人低沉冷厉的声音,“谁?!”

这警觉性真强!

于笙刚来到浴室前,浴室的门忽然打开,高大的身影带着强烈的杀意袭来,于笙快速出手。

黑暗中,于笙极快的出手,打在了秦慕寒的麻穴上,男人似有察觉,刚一侧身,却发现中计了,他倒是小瞧了这个人!

于笙稳稳的打在他的昏穴上,看着昏迷的男人,于笙扛起她趁着黑夜离开了别墅。

当来到临城外的深山里时,于笙将他放下,用准备好的绳子将他绑在树上,在打劫时故意松了很多。

秦慕寒醒来,看着眼前只到他胸口的黑衣人,黑眸布满了寒厉,“你是谁?!”

于笙没有说话,转身看了眼远处。

一阵风飘过,一股淡淡的气息飘荡,秦慕寒冷声质问,“你是女人?”

于笙依旧无事,直到手机传来到账声音,她才收回视线,越过秦慕寒离开深山。

秦慕寒眼神阴骛,声音带着能把人撕裂的杀气,“你最好别落在我手里!”

“嗷呜——”

周围骤然传来狼群的声音,秦慕寒冷冷的看着四周,在看到隐秘的树林后藏着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

深山远处的山顶上,冷傲风拿着望远镜看着深山里的这一幕,得意冷笑,这下看他还怎么活着走出深山!

等过了明天,整个冷家都是他们的了!

伴随着狼群的叫声,秦慕寒看着数不清的狼从丛林里出来,他冷静快速的解开绳子,却发现绑着绳子绑的是活结,而且很松。

他看了眼已经没了踪影的地方,眼神有些深思。


狼群冲过来,秦慕寒解决了最前面的一批狼,转身极快的离开了深山,就连狼也都没有追得上。

回到别墅,他打了个电话,对方接通,声音里都是前所未有的惊讶,“三爷,这大晚上的您怎么打电话了?”

“找一个女人!”

秦慕寒脑海里只有那个人一双又冷又淡漠的眼睛,其他地方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他很肯定对方是一个女人。

没想到他竟然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林殊在听到三爷要找一个女人时,惊得从床上蹦起来,“三爷,那女人得罪您了?”

秦慕寒额角紧绷,声音从牙缝里蹦出来,“我被那个女人绑了!”

“碰!”

林殊摔下了床,踉跄的爬起来,愣了好一会才回道,“我这就去查。”

哪个女人有天大的胆子能绑的了三爷,等有机会见上面了,他一定要好好询问下那姑娘,这可是头一遭。

*

第二天一大早,郑佩琴母女三人正在吃饭,张叔带着临城一校的副校长进来,惊得母女三人站起来上前迎接。

临城一校的副校长是冷家的人,若是能得到副校长的认可,有他搭线,说不定还有机会嫁到冷家。

郑佩琴殷勤的将副校长请到上座,看到他手里拿的女生校服,问道,“副校长来了怎么没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您。”

副校长郑阳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了眼客厅里的几个人,没找到他要见的女学生。

正校长不是说新报道的女学生是于家的女儿吗?

于雨清看到副校长手里的衣服,想起昨天她在学校里校服沾了灰尘,难道是副校长暗中观察,今天特意来给她送校服的吗?

想到这里,她高兴的迎上去,乖巧的喊道,“副校长。”

然后看着他手里的校服,等着他把校服交到自己手里。

副校长皱眉看着于雨清和于雨琪,而后问郑佩琴,“于家就这两个女儿吗?”

母女三人一脸懵,什么意思?

除了他们两个女儿,难不成还有别人?

不对,还有一个,就是前几天刚从乡下接回来的土包子于笙,不可能是她,她一个乡巴佬怎么会和副校长认识。

二楼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跟着于笙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传来,“我的校服拿来了?”

所有人抬头,在看到二楼的于笙时,副校长高冷的态度顿时转弯,笑眯眯的跑上楼,将校服递到她手里,又从口袋拿了一个小本本,“这是校服和入学证件,欢迎于笙同学来临城一校报道。”

楼下的母女三人脸色各个跟吞了苍蝇一样,又震惊又难看。

于笙这个土包子怎么会认识副校长,还让副校长对她笑脸相迎的,这一定不会是真的!

尤其是于雨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还以为副校长是给她送校服的,没想到是给这个土包子!

于笙转身进了房间,“知道了。”

直到房门关上,副校长的笑脸才止住,又恢复了高冷的姿态下楼,来到她们母女三人跟前,“这于笙五年前在乡下救了正校长,正校长曾经答应可以无条件为她做一件事,今天也算是兑现承诺了。”

说完,副校长就离开了,这话也是正校长要他给于家人传达一下。

母女三人这才明白,于雨清恨恨的看了眼二楼紧闭的房间,不屑的冷笑,“不过是救了正校长一命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于雨琪也跟着嘲讽,“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就算进了临城一校,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早晚会被踢出来!”

说完,两姐妹离开了于家。

郑佩琴越来越有点摸不透这个被她抛弃了十年的孩子,觉得她性格真的是很古怪,又很叛逆,简直丢了她的脸面!

*

于笙换了校服出来,张叔站在门外,对她道,“三小姐,家里没车了。”

于笙冷淡的“嗯”了声,戴上耳机,自己走了。

张叔冷笑,转身进了别墅。

当于笙来到学校时,教学楼都围满了学生,指着她上下打量,“快看,这就是于家来的插班生,听说是乡下来的乡巴佬,废物一个。”

“这样的人也能来一校,开什么玩笑?!”

“切,听说是五年前救了正校长,正校长给了她一个承诺,没想到她竟然会恬不知耻的要来临城一校,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卧槽,这个插班生真他妈不要脸!”

一群人指指点点。

邓美美站在于雨琪身边,看着楼下的于笙,鄙夷道,“就这么个乡巴佬,雨琪,等会我们去教训教训她,你在一边看着。”

于笙斜挎着书包,单手慵懒的插在裤兜里,戴着耳机来到教室,刚把书包放在桌子上,桌子就被别人给掀翻了!

随即,板凳被人踹倒在地,对面站着一男一女,挑衅的看着她,邓美美指着她辱骂,“乡巴佬,看什么看?!”

一旁的梁辉伸手,手指头在于笙肩膀戳了戳,一副欠揍的模样,“土包子,来,给爷爷舔脚。”

说完,抬脚踩在椅子上,一副她不舔,就打死她的架势。

周围的同学跟着起哄,“舔脚,快舔!”

一旁的女同学缩在墙边上,担忧的看着于笙,似是想要帮忙,却又不敢招惹这帮人。

“舔啊!”

梁辉伸手继续戳向她,手还没碰到就被于笙抓住了手腕,猛然用力,“咔嚓”一声,教室里响起刺耳的尖叫声,“疼疼疼,撒手……”

所有人一震,看着忽然转变的情景,惊得说不出话来。

邓美美眼神愤恨的瞪着她,气的抓起地上的板凳砸过去,还没砸下来,就被于笙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朝后面倒去,整了个四脚朝天。

于笙冷冷的看着脸色惨白的梁辉,声音阴沉沉的,“把我的书桌和凳子摆好了!”

梁辉疼的满头冷汗,连忙点头,“摆,摆,你先放手。”

于笙松了手,梁辉的手疼的蹲在地上,对后面跟来的兄弟大吼,“都他妈愣着干什么,上去干死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