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浅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尚之桃与栾念结婚一年,她曾以为婚姻带给她的竟会是幸福和甜蜜,可她怎样都没想到这份甜蜜淬了毒。当心机白莲女辛紫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还抢走了她丈夫的那一刻,尚之桃才知道,她的婚姻和爱情从一开始便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而她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主角:尚之桃,栾念,辛紫   更新:2022-07-16 01: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尚之桃,栾念,辛紫 的女频言情小说《汝之蜜糖彼之砒霜》,由网络作家“浅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尚之桃与栾念结婚一年,她曾以为婚姻带给她的竟会是幸福和甜蜜,可她怎样都没想到这份甜蜜淬了毒。当心机白莲女辛紫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还抢走了她丈夫的那一刻,尚之桃才知道,她的婚姻和爱情从一开始便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而她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精彩片段

外边云迷雾锁。

尚之桃看着这糟糕的天气,心里感叹还真是够应景的。

她刚刚从医院回来,冠心病恶化的消息让她的心情很是低落。

她才和丈夫结婚一年,怎么就遇见这样的事儿呢。

开锁的声音响起,尚之桃眼中一亮,忙赤脚跑去迎接。

果然,是丈夫栾念回来了。

他的手中,提着一个袋子,看到她在家还吓了一跳。

“之桃,你怎么在家?”这个时候不该在上班吗?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请假了。”

尚之桃想要将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被躲开了。

疑惑一闪而过,但看丈夫很自然的换好鞋将袋子提进书房,便未多想。

“这几天都不见你的影子,你干嘛去了?”尚之桃问道。

栾念闻言一僵,没有说话。

尚之桃觉得丈夫的反应很是奇怪,倒是没再问,只是多留心了一下。

脚上感受到冰凉的她忙跑回了床上,后知后觉的想到以前很关心她身体的丈夫竟然都没发现她赤脚,也没问她哪里不舒服。

这时候,手机上同事发来了消息。

“之桃,你有没有看网上,你参赛的那副设计作品被指抄袭,这是很严重的违规,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尚之桃懵逼,什么鬼?她走向书房,一眼看到自己的设计手稿,“咦,我不是锁起来了吗,怎么在这儿?”

边自言自语边拍照给同事发过去。

“我辛辛苦苦画了一个半月,怎么就成抄袭了?”

说着她点开同事发过来的图片,那是一副跟她很相似的设计。

还未感叹巧合,右下角的落款让她瞪大了眼睛,辛紫。

怎么回事?怎么是她?

尚之桃正不敢置信时,栾念从后面凑过来,问道,“怎么了?”

说罢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看到了她们的聊天记录。

他受到惊吓似的猛地站直。

“之桃,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尚之桃夺过手机,“我是那种人吗?”

栾念那想都不想就给她定罪的样子,让她有点心凉了。

她拿着手机看着网上消息发酵,基本是一股脑儿都给她定罪了,因为辛紫拿出了手稿。

她看着那眼熟的东西,心里一咯噔,她被人算计了。

心口蓦然疼了起来,刺痛,让她呼吸都乱了。

“栾念,你老实告诉我,你这几天都做什么去了,你是不是动了我的手稿?”

一连串从胸腔发出的笑声让尚之桃惊心,栾念笑的很是诡异。

“你笑什么?”尚之桃咬咬唇。

“终于,发现了啊!”栾念的眼神一下子冷漠起来。

“你什么意思?”

“看一个欺骗人感情的人有这一天,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尚之桃觉得他这句话真的好莫名其妙,什么欺骗人感情?

“栾念,你把话说清楚。”

“都这时候了还要装吗尚之桃,你明明就知道我真实身份,还偏偏一副白莲的模样,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栾念嗤笑着,尚之桃不解,“你还有真实身份?”

她眼睛都瞪圆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就是一个程序员吗?”

“呵,尚之桃,我都知道了,要不是辛紫说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是这种女人。”栾念摇着头,深觉自己之前真是眼瞎。

“辛紫,她说了什么?”尚之桃是真的很想知道,她不过埋头苦干了一个半月,怎么一抬头,天都变了。

她敲敲憋闷的胸口,长出一口气,将打转的眼泪憋了回去。

“原来你们早有联系了。”

栾念冷笑,“你有哪点比得上她,满嘴谎话。”

尚之桃冷冷看着他,“干坏事的人迟早要遭报应的。”


栾念冷哼一声,“谁遭报应还不一定呢。”

尚之桃实在不解,明明前一刻她还过着人人艳羡的美好生活,怎么下一刻就成了狗血剧情的面对者。

看着栾念那嫌恶的眼神,她如坠冰窖,一时半会儿根本缓不过神来。

尚之桃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

栾念的冷眼旁观,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心如刀割。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她自问自己立身持正,从未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为何在她身上发生这事儿。

关键她还没搞明白,栾念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她就像很莫名的被推入一团迷雾之中,眼中所见皆是白芒一片,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一直手来,将她拖入地狱。

栾念道,“离婚吧。”

之前尚之桃没发现的时候他还想多玩一会儿,这发现了玩起来就没啥意思了。

栾念淡漠的语气让尚之桃发现这几年,她从未看清楚过对方的心。

原来离婚是这么容易就能说出口的词。

想着想着,她摇摇头,不行,不能离,至少现在不能。

她摇头的样子似乎让栾念更加确定了决定的正确性。

栾念道,“实话告诉你,这婚我离定了,而且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尚之桃听得好笑,她要真是图什么才跟他在一起,那何必等到现在,可笑她还真以为自己遇到了真命天子。

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知道,你爱过我吗?”

尚之桃的问题让栾念转过身去,“你不配提‘爱’这个字。”

他只觉得这个问题会显得他特别弱智,竟然真的是因这结婚,最后告诉他一切都是个笑话。

他一个身家过亿的总裁,竟然被一个小小女子给耍了。

想起这个他就来气。

还不够,他想,这样子就放过她未免也太便宜她了。

尚之桃道,“算了,我也不问了,我们给彼此一个月时间冷静一下,一个月后,如果还是这般,那就离吧。”

“多久都不会改变的。”栾念太清楚自己了,他眼中的尚之桃早已不是之前看到的纯净模样了。

看着栾念离开的背影,尚之桃的心落到谷底。

两个月前,他们还在甜甜蜜蜜的备孕,然后她就收到了公司让参加那个设计比赛的通知。

她看到奖金很是可观,自然选择了参加。

哪里就能知道,一个比赛,让自己在网络上被人喷到体无完肤,现实中即将和曾经深爱的丈夫离婚。

命运,怎么就如此可笑呢?

她要是真做了什么那她无话可说,问题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

被污蔑被构陷,一切来得那么突兀,她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突然的她干呕起来,胃里酸水直冒。

难受的她捂住眼睛,心想这次这反应也太大了些,难道真的就连一个月都撑不下去了吗?

眼泪打湿了手掌,在指缝间慢慢蔓延出来。

她深觉自己不可以这样,好歹死也要清清白白的死,带着无关自己的污点算怎么回事。

尚之桃将手稿锁到自己的行李箱中,好歹能验个笔迹啥的。

她只知道之前辛紫在公司还甜甜的喊着姐姐好厉害,这个东西能不能给她欣赏一下。

她觉得反正人家也不参赛,还是自己多年闺蜜,没什么不能看的,就很大方的给了,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忽然间她注意到一个问题,栾念那么维护辛紫是什么情况?

他和辛紫不是只在我们结婚典礼时见过对方吗?

难不成他真的已经了?而对象就是辛紫?她的好闺蜜?


很快尚之桃不用操心这个问题了,因为在她去商场置办一些生活用品的时候,直接看到了手挽手甜甜蜜蜜的两人。

时间挑的也真是好,在她感到迷茫时还顺带答疑解惑的。

三人狭路相逢,尚之桃的眼中的震惊还没来得及敛去。

辛紫故作尴尬,拉着栾念的手倒是捏的更紧了。

“哎呀,是姐姐啊,你也来逛商场啊。”

眼中的得意倒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尚之桃拉住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拽到跟前,“辛紫,事到如今,我想问个为什么?”

“哎呀,姐姐你在说什么东西我听不懂啊,倒是你,奇奇怪怪的,为什么要抄袭人家的设计啊,明明你做的东西都很不错呢,难不成......”

她眨着眼睛一脸吃惊,“难不成你以前的作品都是抄的。”

辛紫掩口而笑故作姿态姿态的样子实实在在让尚之桃恶心到了,她从不知道原来辛紫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到这时候了,尚之桃觉得自己除了被膈应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了,毕竟都在预料中了,或许,辛紫还可以更突破下限一点儿。

她看了看栾念,那作壁上观的态度一时之间竟有些顺眼,她该感谢对方没有直接去帮助他的新欢吗?

“辛紫,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原来都是假的吗?”

“我说姐姐啊,你怎么能这么问呢?真不真的你自己能不知道吗?”

尚之桃笑的比哭还难看,“原来,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姐妹情深。”

栾念等的不耐烦了,将尚之桃一把甩开,拉着辛紫便直接走了。

尚之桃注意力都在辛紫身上,完全没注意到栾念会突然发难,一个不小心便摔到在地上。

茫然间感受到下身似乎不对劲,紧接着肚子疼的她直接蜷缩起来。

有路人看出了她状况很不好,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尚之桃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正给她换药的小护士道。

“小姐姐,怀孕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你这胎不是很稳,有流产迹象,更要专心爱护才是。”

“什么?我怀孕了?”尚之桃诧异。

“啊?你还不知道的吗?”小护士也奇了,这都快三个月了,当妈的人竟然还不知道。

知道时间后,尚之桃深深觉得造化弄人,这是实实在在不想要她过好日子啊。

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不说她现在冠心病恶化之后还能活几天,哪怕能抗到小孩出生,孩子也是没有爸爸的。

更何况她照顾自己都费劲,还去照顾一小孩,那真就是一件不能想象的事。

小护士看尚之桃尽是愁容,并不见一丝喜色,瞬间有些可怜未出世的孩子了,看来,情况不妙啊。

尚之桃很想开心的,可实在是开心不起来,本来她很是期待孩子的到来,爱情的结晶,可现在是什么,提醒她遇到渣男的证据。

回家之后,她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到父母家里住一段时间,尽管现在住的房子是在她名下的。

可毕竟栾念是有钥匙的,不管离不离婚,她现在都不想看到他。

收拾什么呢?她突然发现,这里面都是他们两个人的痕迹。

拿起一件连衣裙,想到的是当初对方陪她逛服装店的场景。

拿起鞋子包包,都能想到她穿起鞋子向对方显摆的样子。

那时候他说,她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曾经以为是蜜糖,现在看来是砒霜。

曾经的海誓山盟,最后都抵不住世事无常。

叹息着打开行李箱,空空如也的箱子让她一怔,怎么回事?怎么会是空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