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宫先生宠妻成瘾

宫先生宠妻成瘾

浅晓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兮冉被继父和无情母亲当做换取利益的筹码,为了摆脱控制,她转身与霸道总裁宫修爵签下一纸婚约。大婚过后,乔兮冉本以为她和宫修爵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可她没想到,男人不仅将她宠上天,还让她成为宫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当生母继父再次上门找麻烦之时,他转身将她护在怀中,不许她受任何委屈……

主角:乔兮冉,宫修爵   更新:2022-07-16 0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兮冉,宫修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宫先生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浅晓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兮冉被继父和无情母亲当做换取利益的筹码,为了摆脱控制,她转身与霸道总裁宫修爵签下一纸婚约。大婚过后,乔兮冉本以为她和宫修爵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可她没想到,男人不仅将她宠上天,还让她成为宫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当生母继父再次上门找麻烦之时,他转身将她护在怀中,不许她受任何委屈……

《宫先生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刘总,刘总你等等......”

百味食府六楼走廊上,一个贵妇打扮,化着精致妆容的中年女人,追着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人跑了几步,见对方头也不回地离开,便回头,怒气冲天地看向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乔兮冉。

“乔兮冉,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我让你打扮的漂亮些,你看你像什么鬼样子?头不梳、妆不化,戴副破眼镜,这也就算了,你还穿的像个乞丐似的,你这像是来相亲的吗?”

乔兮冉身高一米六五,刚满二十,身材纤瘦,上身穿着宽大的旧T恤,下身穿着一条布满裂口的破洞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廉价的人字拖。

相比母亲柳凤娟,乔兮冉澄澈的眸子中毫无波澜,显得比较平静。

她抬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面无表情,语气有些清冷疏离,“我没有好看的衣服,没有化妆品。”

“你姐姐不是送了你一些衣服和化妆品吗?”

“衣服我捐了,化妆品过期了,我扔了,而且,我不会化妆。”

“你......你是故意的,你把你弄成这副让人看了倒胃口的样子,就是想吓跑刘总,破坏今天的相亲。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刘总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柳凤娟说完便越过乔兮冉,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乔兮冉站在原地,清秀小脸上的清冷气息散去,镜片下的清亮眸子中终是氤氲起了水雾。

如她的母亲柳凤娟所说,她确实是故意的,目的就是破坏今天的相亲。

柳凤娟虽然是她的亲妈,但自从柳凤娟带着她改嫁,嫁进乔家以后,眼中便只有继父和继父的女儿乔雪柔。

她母亲几乎事事都在讨好她的继父和继姐乔雪柔,即便很多时候都是热脸贴冷屁股,也孜孜不倦。

原本那离过五次婚,四十多岁的刘总看上的是她的姐姐乔雪柔,乔雪柔不愿意嫁,她的继父和母亲柳凤娟便将主意打在了她的身上,想让她代替乔雪柔嫁给刘总,以此来稳定乔家和刘家的生意。

她原本姓温,母亲带着她改嫁后,为了讨好继父,便让她改姓乔了。

“啧啧啧,好可怜,年纪轻轻的,却要嫁给一个秃了顶的老头子。哥,那姑娘比你惨。”同一层楼,605号包厢里,一个长相英俊,约莫二十五六,一身名牌,名叫贺麟的男人这样说道。

因为包厢的门是半开着的,乔兮冉正好站在包厢外的走廊上,而包厢里名叫贺麟的男人和另一个气度不凡、矜贵清冷的男人,正好坐在靠近门旁的沙发上,因此刚刚发生的一切,两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另一个男人名叫宫修爵,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手工西服,即便是坐着的,也能看出他身材挺拔修长,有着傲人的身高。

他鬓若刀裁,斜飞的双眉英挺似剑,黑眸细长深邃,鼻梁高挺,双唇性感削薄,俊美的无与伦比。

此时,他幽沉的视线正自上而下打量着门外那道纤瘦得令人心疼的俏丽身影。

乔兮冉身上最惹人注目的便是腿上的牛仔裤和脚上的人字拖。

因为牛仔裤上的裂口和破洞一直从裤脚延伸到了膝盖以上部位,因此她一双匀称纤细,白嫩如玉的秀腿,几乎一览无遗。

看着那白皙的不像是经常被紫外线照射过的双腿,再结合之前乔兮冉与柳凤娟的对话,宫修爵不禁也怀疑乔兮冉是故意这样穿的,目的是为了破坏相亲。

牛仔裤上那些看起来有些多余的,不太自然的裂口,或许便是她故意剪出来的。

宫修爵思及此,不禁脑补出了乔兮冉拿剪刀剪坏牛仔裤的样子。

接着,他的视线落在了乔兮冉脚上。

那双脚瘦长略小,指甲修剪得十分平整,十根脚趾头圆润饱满得似嫩藕芽儿,白净细嫩得似刚剥了壳的鸡蛋。

宫修爵本不是脚控,但此刻却变成了脚控,被这双纤足吸引住了目光。

想到这双脚的主人为了破坏相亲,不惜自毁形象,他不禁觉得这双脚的主人有趣、敢作敢为,但想到这么好看的腿和脚裸露在外,被其他人瞧见,他竟有一种喜爱之物被人偷窥了的不悦感。

“完了完了,哥,你的相亲对象快到了,但是说好了今天要男伴女装扮你女朋友的那个死男人还没来,怎么办?”贺麟低头看了下时间,慌忙说道。

“外面不是有现成的吗?”宫修爵嗓音低沉,始终看着门外的女人。


“外面?”贺麟顺着宫修爵的视线看向包厢外,“她?她?她?”

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贺麟还是因为太过意外,声音一声比一声大,“她她......她是女的,而且看起来又土又......”

“我只看见了她的委屈、质朴、抗拒、有趣,还有,我的取向很正常。请她进来。”

“啊?”

宫修爵眼神一凛,口吻强势霸气起来,“去。”

“哦。”

伤心了一会的乔兮冉正欲离开,贺麟就打开门从包厢里走了出来,“欸,等一下。”

乔兮冉听言,回过头,见叫住自己的是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左右看了看,才警惕地问:“你......在跟我说话?”

从小到大,乔兮冉都是不受关注的那一个,除了唯一的好朋友和心目中的男神,没有人愿意理她,或注意到她,因此突然被人叫住,她警惕之余还有些意外。

“是的,我叫贺麟,我哥有点事想找你帮忙,乔小姐能否进来一下?”

“乔小姐?”听见对方的称呼,乔兮冉越发惊讶警惕了。

贺麟见她如此,笑着解释,“刚刚你和你妈说的话,我跟我哥都听见了。”

乔兮冉心口顿时狠狠一痛,同时有些尴尬,她掩去眼底的悲伤,拧眉礼貌地问:“你们......要我帮什么忙?”

“说来也巧,我哥也被家里的长辈们逼着相亲,你能不能扮一下我哥的女朋友,让他的相亲对象死心?如果你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你不想嫁给那个什么刘总,我哥也能帮你,对吧哥?”

贺麟说着,扭头望向门里。

原本坐着的宫修爵气质儒雅地站了起来,眸光深邃地看向门外的乔兮冉,修养极好地道:“有劳了。”

他低沉的声线犹如大提琴,十分悦耳动听。

这是乔兮冉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于是下意识抬头往门里看去。

入眼的男人很高,有着十分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和恍若王者一般的高贵气质。

其次,男人很帅,深邃立体的精致五官,仿若造物主精心雕琢,完美的无可挑剔。

宫修爵见她看向自己,修养极好地轻点了下矜贵的下颚,“希望我能有幸得到乔小姐的帮助。”

第一次被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正视和求助,乔兮冉不免有些受宠若惊,忙移开了目光,“我......”

乔兮冉正要拒绝,贺麟便说道:“乔小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放心,我和我哥都不是坏人,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

乔兮冉低头看了看一身土气的自己,十分有自知之明,“我扮你哥女朋友不合适吧。”

“目前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宫修爵沉声道。

乔兮冉听言,抬头惊讶地看着宫修爵。

是自己真的合适,还是眼前的男人眼睛有问题?

这时,走廊角落的电梯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走了出来。

蹬蹬蹬......

贺麟听见高跟鞋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回头一看,慌忙说:“人来了,乔小姐,你快进去。”

说话间,贺麟一把扣住乔兮冉的手腕,将她猛的推进了房里。

“啊......”

没有防备的乔兮冉被猛的这么一推,重心不稳地往里扑去。

宫修爵见状,立马往前跨出一大步,稳稳接住了乔兮冉。

乔兮冉扑了个满怀,宫修爵抱了个满怀。

属于男人清冽好闻的陌生气息顿时蹿入鼻中,乔兮冉呼吸一紧,连忙站直身,退开一步,“不好意思。”

见她迅速撤离,宫修爵敛了下眉。

“姜小姐,你来迟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别进去了,免得看见不想看见的。”门外响起贺麟的声音。

“得罪了。”宫修爵盯着乔兮冉说完,便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拉进自己怀里,然后抱着她一个漂亮的转身,背对着房门口,接着他拉起乔兮冉的双手,缠在他腰间。

接着,宫修爵俯首贴近乔兮冉耳畔,嗓音低沉温柔,“放心,我宫修爵这辈子只喜欢你,不会娶除了你以外的女人。”

贺麟口中的姜小姐走到房门口时,正好听见宫修爵说的这句话,她愣了片刻才问:“你......是宫先生?”

由于宫修爵常年在国外,刚回国不久,因此鲜少有人见过他。

贺麟笑着回:“如假包换。”

姓姜的女人听言,抬头看向了男人挺拔伟岸的后背,她虽没见过宫修爵本人,但床头一直摆放着宫修爵的背影照片,对宫修爵的背影很熟悉,眼前男人的背影与宫修爵如出一辙,于是她问:“宫先生,你......你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哥有女朋友,不会娶你,姜小姐还请回。”

姜姓女人有些难过,“宫先生答应见我,就是为了让我难堪吗?”

“姜小姐,这可不能怪我哥,听说是你使出了十八般武艺,逼你外公联合宫家的长辈们逼我哥来跟你见一面的,我哥他孝顺,又因宫家与你外公家世世代代是世交,这才勉强来见你一面。”

“姜小姐,我有喜欢的人,不会娶你,请回。”宫修爵声音沉冷,语气中夹杂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并且始终背对着门口。

他如此,像是在保护乔兮冉不被门口的女人看到,以免带给乔兮冉麻烦。

乔兮冉比较纤瘦,宫修爵身材高大修长,乔兮冉在他怀里,犹如一只落入雄鹰怀中,被雄鹰翅膀包围住的小鸟,几乎看不见。

若不是看见宫修爵腰上有一双女人的纤手,姜姓女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宫修爵怀里有一个女人的。

她握了握拳,正欲进房里,就被贺麟伸手拦住,“姜小姐,我哥他不喜欢与他不相干的女人出现在他周围三步内,你最好别进去,如果你执意进去,要是被我哥一脚踹飞了,那你这姜家大小姐的脸可就丢大了。”

女人听了这话,没有进去,踌躇了一会,便眼泪汪汪地离开了。

被宫修爵搂在怀里的乔兮冉绷紧了身子,极不自在,很想逃离,但怕坏了人家的事,便拼命克制,没有动一下。

同时,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她心跳如鼓,白净的小脸红了几分。

她不擅化妆,也不喷香水,平日里洗漱用的是纯天然的手工香皂等,宫修爵搂着她,自然能闻到她身上几乎不含一点化学成分,干净好闻的清香,对于厌恶脂粉味道的他来说,身心说不出的舒适。

乔兮冉没听见什么动静了,于是压低声音说:“宫先生,你的相亲对象好像走了。”

宫修爵听言,这才放开乔兮冉。

乔兮冉立即退开一步,与宫修爵拉开了距离,她有些尴尬,想要逃离,于是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乔小姐有没有兴趣与我合作?”

乔兮冉欲离开的步伐因宫修爵的问话止住。

“合作?合作什么?”乔兮冉不认为自己有资格与眼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尊贵男人合作。

“结婚。”宫修爵神色认真严谨,却语出惊人。

“什么?”乔兮冉瞪大了秋水般明亮动人的眸子。

贺麟也十分惊讶,拉长了尾音,“结——婚?”

“闭嘴。”

宫修爵一个凌厉肃杀的眼神射过来,贺麟立马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乖乖当哑巴。

“你不想嫁你不想嫁的人,我不想娶我不想娶的人,我们合作,解彼此之困,如何?”

乔兮冉看了看眼前优秀至极的男人,又低头看了看土得掉渣的自己,自嘲地问:“我这样的也配跟你合作?”

“乔小姐言下之意是我眼光极差吗?”

“不是。”

“既然你觉得我眼光好,我看中的合作对象又怎么会不优秀?”

乔兮冉怔怔地看着宫修爵,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不过第一次被肯定,她还是挺感激宫修爵的,甚至都有些想哭,“宫先生,谢谢你的肯定,不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抱歉,帮不了你。”

言罢,乔兮冉便转身离开了。

宫修爵愣在原地,没有阻止她,像是没想到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哥,你怎么了?傻了啊?人家有喜欢的人了,你换个人合作吧。”

“滚!”

“我......我怎么惹你了?这么凶做什么?”

乔兮冉到了走廊尽头,正准备去按电梯,电梯门就开了,里面走出一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男人身形颀长,五官棱角分明如刀刻,十分英俊,着一身名贵的银灰色修身西服。

女人身姿妖娆,容颜艳丽,一身名牌。

乔兮冉看清两人的面貌后,吃惊的同时,心口顿时像被捅了一刀,抽痛起来。

“冉冉?你怎么穿成这样?”男人有些意外,边说边打量着乔兮冉,不过下一瞬,他意识到什么,正欲放开搂在怀里的女人,女人便说话了。

“子骞,她都撞见了,你没有必要再像以前一样顾及她的感受了。”

说话的女人正是乔兮冉的姐姐乔雪柔。

而男人名叫白子骞,白氏集团的继承人,是乔兮冉暗恋了五年的男神。

“什么意思?顾及我的什么感受?”乔兮冉收起心里的难过问道。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