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但为君故臣服至今

但为君故臣服至今

淮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莫瑞一直在找一个人,她托自己的关系找,也拜托她的追求者成拂帮忙找。但他找到时,却迟迟不肯直接告诉她,他以此为条件,逼她和自己在一起。这时,她才肯和他吐露事实,原来她一直在找的男人是她的前夫。如此,他才肯告诉她那男人的下落。后来的莫瑞想过,如果一开始她遇到的是成拂,那她一定会很幸福!

主角:莫瑞,成拂   更新:2022-07-16 0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瑞,成拂 的女频言情小说《但为君故臣服至今》,由网络作家“淮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莫瑞一直在找一个人,她托自己的关系找,也拜托她的追求者成拂帮忙找。但他找到时,却迟迟不肯直接告诉她,他以此为条件,逼她和自己在一起。这时,她才肯和他吐露事实,原来她一直在找的男人是她的前夫。如此,他才肯告诉她那男人的下落。后来的莫瑞想过,如果一开始她遇到的是成拂,那她一定会很幸福!

《但为君故臣服至今》精彩片段

“沈毅呢?”莫瑞放下了酒杯,看着眼前的女孩问道,女孩的脸颊已经绯红,耳朵两侧的头发微散着但发尾还是靠一根黑色皮绳绑在一起,头发有时随着她左右晃动的身子,一会儿垂在了桌上或者又被带回到了后背上,但无论怎么样,都能瞧见出她的清纯无害。喝醉的女孩是小赖,今天是莫瑞和小赖第一次见面。

小赖朝莫瑞打了一个嗝,然后突然抬起手,用力拍向桌面,虚晃地只是将指尖打过桌面,眉头随即紧皱,但一瞬又不见表情,然后她对莫瑞傻笑:“谁知道呢,嘿嘿。”说完趴在桌上,半晌没有动静。

莫瑞推了推她,她嘟囔了几句像是睡着了,小赖把半张脸埋进了手肘,莫瑞从这边瞧过去,只看见她隐隐眨动的睫毛。莫瑞从高脚凳跳下来,走近她身边,已经很晚了,她想把喝醉的小赖送回家。莫瑞费劲扶起她的时候,她整个人栽向莫瑞,莫瑞往后退了几步,肩膀直直地撞在了吧台上,让莫瑞疼得清醒了不少,旁边的调酒师见状走近了一些,莫瑞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无事,婉拒了他的帮忙。

“喂,醒醒。”莫瑞抬手压在吧台边,重新站直身子后用力地推了推小赖。

“不要碰我……为什么啊……”小赖突然也支起了身子,脸上沾满眼泪地看着莫瑞,嘴里含糊不清但又大声念着话,莫瑞一时间没有了动作,安静地待在原地。小赖没有得到回应,傻笑了一声后,身体软了下去,随即又趴回了吧台。莫瑞有些茫然,反应了几秒后,叫来了酒吧服务生,然后和他一起把小赖抬出了酒吧,将醉醺醺的她放倒在台阶上,莫瑞站在马路边上拦车,但许久都没有看见空车。

莫瑞放弃拦车计划,准备用手机预约车子,直到预约成功后莫瑞才转头看向小赖,这时候的小赖正往酒吧的方向爬去,莫瑞急忙跑过去拉住了她:“你丫,有病啊。”

“我要喝酒,放开我,喝酒……”她用力挣开莫瑞的手,嘴里念念有词,然后艰难站了起来又一个趔趄摔在了台阶上。

“你不能再喝了。”莫瑞有些急躁,但是也只能扶小赖重新坐好,然后抬起她擦伤的手臂,看到几处擦痕明显,血混在手臂上,一眼可见。

“沈毅。”小赖又一次挣开了莫瑞的手,大声喊了一句,然后站起来指着莫瑞,身子摇晃地对她喊道:“沈毅,哈哈哈,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莫瑞怔住了,没有起身,眼睛里先是惊愕接着变成了漠然,她看着小赖左摇右晃地踩上了楼梯。

“沈毅,你知道嘛,我最近活得超凡???脱俗。”小赖并没有结束她的醉酒行为,喊完后她便大笑起来了,眼泪伴着笑声抖落了出来,越笑越大声,酒吧的保安频频往这边侧头,这时莫瑞站起身准备向她靠近,想让她安静下来,但却看见小赖她抬起手做出了暂停动作:“别,沈毅,别靠近我,我们结束了,你不用管我了,我......我只是有点疼,这里有点疼。”她用力捶着胸口,然后大手一挥:“你走吧,她在等你,呵!”小赖长叹了一声,然后对莫瑞吼道:“可是你他妈的倒是让我先怀上啊。”吼完这句,小赖慢慢蹲下身去,双手揉进了发间,低声哭了出来。

莫瑞一直站在离小赖不远台阶上,听完了她的嘶吼之后,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莫瑞站不稳,也蹲了下去,今天脚跟被高跟鞋磨破的地方咯得莫瑞疼,所以她马上清醒,深夜袭来的风让她更冷了起来,莫瑞抬手抱住了双臂,缓缓抬头望向还在低声哭喊的小赖。

预约的司机抵达的时候,小赖已经安静下来了,并排和莫瑞坐着,但莫瑞没有借出肩膀,只是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了小赖的左脸颊下面。后来司机帮莫瑞扶小赖坐进了车,莫瑞跟在后面,动了动肩膀,原来可以是牵动全身的痛。

小赖醉得很,莫瑞问不出她的住址,只能作罢。

车子停在莫瑞租住的小区里,下车之前莫瑞把鞋子甩了,把睡着的小赖扛下了车,然后又半扛着小赖回到了家。莫瑞把小赖甩在沙发上,自己便瘫坐在地毯上。小赖睡得很熟,呼吸声深深浅浅的。莫瑞从桌上拿起烟盒,点燃了一根,喷吐出来的烟雾围着莫瑞和小赖,手边的烟灰盒又满了,莫瑞抬手将烟灰抖落在桌上,小赖突然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然后全身缠上了莫瑞,莫瑞将未完的烟蒂捏熄了,任由她抱着,她嘴里喊着:“沈毅,沈毅???????”

莫瑞将头偏向了一侧,透过半敞开的窗户望向了漆黑的夜空,今天晚上没有出现一颗星星,莫瑞想沈毅应该是没有来吧......

清晨的鸟鸣声将莫瑞的最后一点睡意都召唤走了,莫瑞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突然厨房里发出一声巨响,莫瑞光着脚跑向了厨房,这才看见小赖一脸惊恐地望着满地的碎片,察觉到莫瑞的时候,她急忙低下头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我来打扫吧。”

莫瑞转过身往门口去找拖鞋,回过头就看见小赖已经拿到了扫把,她快速地将零碎的瓦片全部装进了垃圾桶,满脸抱歉:“我只是想给你准备早餐。”

“我先去洗漱。”莫瑞往浴室走去,关门前回头看向了小赖,她重新拿到了瓷碗慢慢移到了锅子前,莫瑞收回视线,关上了浴室的门。

莫瑞走到餐桌前,面条已经上桌了。莫瑞和小赖面对面坐着,莫瑞搅动着筷子,淡淡地评论道:“很香。”

“谢谢。”小赖礼貌地拿起了筷子,又放下:“我不是故意动你家的东西的……”

“没事,正好我饿了。”莫瑞抬起头看着她。

“昨天晚上麻烦你了,我肯定又乱说话了。”小赖的歉意和谢意充斥着整个清早。

“我等会送你回去,我还有点事儿。”莫瑞打断了尴尬的一来一回地客气交流。

小赖听完马上拿起筷子。脸都埋进了碗里,莫瑞看不到她的表情。

车子在城郊处停下了,小赖很快解开安全带,下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顺便的事。”莫瑞边答着边往那座老房子看去。

“下次,有缘再见的话,我想邀请你来我家做客。”小赖看出莫瑞在好奇。

莫瑞点了点头,然后准备启动车子。小赖突然朝她招手:“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那我下次告诉你。”莫瑞启动了车子,车子掉头往城里开去。

小赖不知道沈毅的下落,她更加不知道沈毅是死是活,她看起来没有隐瞒,莫瑞以为沈毅应该会和小赖在一起,至少他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他俩的未来。如今,莫瑞更愿意相信他瞒着所有人,只是对外宣布他的死讯,而在等待出现的时机。

成拂准时在他公司楼下等莫瑞,莫瑞的车还没熄火,他就朝她走过来了。

“早安,莫瑞。”成拂满脸笑容地和莫瑞打招呼,眉头都是轻松的弧度。

“早。”莫瑞接过他的话,“我昨晚见了小赖。”

他愣了几秒,很快又恢复平常:“这么神秘,也不带我见见。”

“谢谢你帮我找到她。”莫瑞是真心谢谢他的。

“那我如果告诉你,我还找到了沈毅呢。”成拂故意边走边说。

“你说什么?”莫瑞震惊地站在了原地,不能置信地问道。

成拂突然停住,把脸凑了过来:“你知道我想要的。”

莫瑞眉头皱起随即又微微放松了几分,她在判断成拂说的话,僵持了几秒后,莫瑞收回了视线,然后绕开了成拂,径直往公司楼上去,成拂忙拉住了莫瑞:“,莫瑞,我是真的找到他了。”见莫瑞不信,成拂脱口而出,“沈毅今天出狱。”

莫瑞是有多久没听到沈毅的消息了,刚开始,周围的人都说他死了,她没信。后来她真的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打探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她半信半疑了。这一刻,莫瑞知道他还活着,她竟然没有兴奋,只是怔住了,莫瑞所有的假设里没有他入狱的这一项。他为什么会入狱,莫瑞思维异常混乱。成拂挥手将莫瑞拉进了现实:“莫瑞,莫瑞。”

“你能带我去见他吗?”莫瑞突然抓住了成拂的衣袖,声音突然软弱,像是请求。

“他被沈家接走了。”成拂的十指用力一握,但语气里没有异常。

“我一定要见他一面。”莫瑞茫然地说道,眉头又不自觉簇集在一起。成拂松开了手,抬手抚上了莫瑞的眉头,他的嘴角也微微上扬,语气温软道:“答应我,别皱眉。”

莫瑞望着眼前的成拂,眼睛里满是阳光,她的眼睛刚轻触到,便垂下了视线:“成拂,沈毅他是我的前夫。”


莫瑞在家里等了两天终于等到了成拂的电话,她快速按下接听键。

“沈毅一家人今天一起去了沈家陵园,消息说,沈毅的表哥葬在那里。”

莫瑞的双手一下瘫软,手机随着手垂下,掉落在地板上,发出了破裂的声音,成拂在电话那头呼喊,她什么都听不见,一会儿,破碎的屏幕就彻底黑了。

等到门外的喊门声骤然响起,莫瑞才从冰凉的地板上爬起来,准备开门,门外成拂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歇,莫瑞用尽全身力气才拧开了门把。成拂瞬间冲了进来,紧紧抱住了她:“没事吧,莫瑞。”成拂一进门就将关心附上,莫瑞微微抬起手,揽住了他的腰,成拂停了询问,僵了几秒,抱着她的双手又加大了力气,莫瑞开始颤抖:“成拂,带我去找那块墓地,好吗?”声音颤颤地萦绕在她和他之间。

成拂带莫瑞到达墓地的时候,天色还亮,莫瑞和成拂到了沈家墓地,莫瑞赫然看见了“爱子沈超之墓”,几个大字刺痛了莫瑞,莫瑞转身从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酒和酒杯,然后倒了满满的一杯,冷笑声从心底蔓延,她止不住地笑着,随即她将酒杯砸向墓碑,酒瓶也脱手砸了出去,瞬间巨响,酒瓶的碎片往外飞去,莫瑞的手被碎片擦伤了,血迹立显,成拂完全没想到她会有如此疯狂的行为,看见莫瑞的手受伤,他急忙拉了过去:“你疯了,莫瑞?”

莫瑞看着血滴渗出,然后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成拂,我痛。”泪珠马上掉出眼眶,她又笑着靠近成拂的耳边,轻声告诉他:“但是我,很开心!”

成拂诧异地看向莫瑞,她没等他反应,便拉着他离开了墓地,回到车上,他就拿出了紧急医药箱帮莫瑞处理伤口。

莫瑞配合着他转动着手腕,静静地看着成拂。突然眼前就浮现了沈毅的脸,这不是第一次,她以为沈毅死掉的那段日子,她都会恍惚地将成拂看错成沈毅。

“好了,包扎好了。”成拂飞快地将莫瑞的手掌厚厚包扎,她抬起手,前后翻动:“这样子我不能自由活动。”

“今晚回家吧。”成拂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你需要照顾。”

那天,莫瑞第一次在成拂的脸上看出了落寞,她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莫瑞的情绪一起躲在了车上。成拂他知道苦涩,但这个词和他,也和她一点都不搭。

成拂没再问莫瑞沈家的事,从莫瑞回国,他就帮她做了许多许多事,但从不问缘由,他是想知道的,但她对他的好奇装作毫不知情。

那晚,成拂帮莫瑞换了新手机,然后帮她洗了澡,换好了睡衣后,就回到了他的房间,他们结婚一年了,还没有夫妻之实。是莫瑞不愿,他一点都不愿意让她觉得委屈,所以,一切都在委屈他。

成拂回房间后,立马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帮我查沈家,所有的我都要知道。”话毕,他就挂断了电话,走到了窗前,点燃了今晨未来得及点燃的香烟,烟雾立马匀着空气占满了整个房间。

成拂第一次遇见莫瑞,她是一个人出行,那天莫瑞格外清冷地在沙滩的黄昏里站着,从成朗住的酒店窗户看过去,正好将她的侧身以及侧颜看尽,那一刻,成拂想认识莫瑞。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认识和婚姻都顺畅无比,他觉得他是幸运的,尽管莫瑞在身体上没有接受过他,他仍然觉得珍惜无比,他知道他们的爱情时机还没到,但他愿意等,只要莫瑞不逃。直到一个月前,她执意要回国,他也就将工作中心放回国内。但回国接手工作,让他异常忙碌,所以,莫瑞让他找人,他都没犹豫,给她满城市地找,找到小赖后,接着找沈毅,但他相信她。不过,今天莫瑞的反常让他再也不能放任不管了。

沈毅出狱的时候,阳光正盛,他已经五年没有见过真正的光明了,全身浸在阳光里,好似温暖就会攀住全身。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江玫,他的继母。

江玫戴着宽大的墨镜,面无表情地靠在车边,见沈毅出来,才微微调整了站姿。沈毅向她走过来,她拉开了车门,坐回了驾驶位。沈毅绕过车头,坐到了副驾驶。

“你爸在家等你。”江玫毫无感情地告诉沈毅。

“嗯。”沈毅领情地应答了。

车子很快启动,离开了监狱,沈毅闭着眼睛,侧头往窗边靠近,不再和江玫有任何交流。回到沈家,沈毅抬头望着眼前的建筑,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五年,此刻却没有温暖扑面的感觉,他没有在客厅看见沈豪军,江玫随后跟了上来,然后边说边往楼上走去:“你爸在卧室。”沈毅跟了上去。

“豪军,沈毅回来了。”江玫推开了房间的门。

沈毅进了房间,沈豪军躺在床上,没有往日的凌厉,目光随着沈毅的靠近而收近。沈毅在狱中五年,沈豪军没有去看过他,此刻他看着此番场景,像是顿悟,他慢慢向沈豪军靠近。

“爸,我回来了。”沈毅站定在床边。

沈豪军点了点头:“扶我坐起来。”

沈毅伸手和江玫一起扶起了沈豪军,沈豪军费了力,缓了几秒才平静下来。沈豪军示意让江玫出去,江玫照办。

关门声一响,沈豪军便开口了:“过两天,让江玫带你去墓地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的仇恨该散了。”

沈毅听着话,并无应答,沈豪军接着说:“这两年,你二叔二婶也看淡了些,你去了诚恳些。”见沈毅不作答,沈豪军也不再多说:“我累了,你去洗洗,然后让李妈做顿好的,出去吧。”

沈毅将房门拉紧,便看见楼下正在端菜的江玫,一点都没有了刚进沈家时的娇气。沈毅很快挪开了视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切如旧,但是所有的物件都没有灰尘,沈毅没有回忆过往,很快地洗完澡便去了客厅。

江玫已经坐在桌边,面无表情地等着沈毅。沈毅坐下了便开口了:“谢谢。”

江玫一愣,然后拾起筷子:“你爸自你入狱就病倒了,不让我告诉你。这几年,你二叔将公司抢了去,你爸和我也落得轻松。”沈毅没打断她,江玫继续说道:“等去了沈家墓地,你就去我入股的新公司上班吧,才成立不久,你去可能会辛苦些。”

“我不想去墓地。”沈毅目光和江玫相接:“这几年我只恨自己当晚没有及时送他入狱。”

“沈毅,沈超已经死了。”江玫阻止沈毅的偏执:“他当年罪不至死。”

沈毅的双手瘫放在腿上,没再有话。

“莫瑞她回来了,她在找你。”江玫重新拿起了筷子,“不过,她已经结婚了。”

沈毅一怔,然后追问:“那孩子呢?”

“你觉得莫家会留下孩子?当年莫瑞被带出国,孩子就被打掉了。”

沈毅听后,嘴里念叨着:“那就好,那就好……”

江玫没有放过往事:“如果莫瑞当年没有被沈超强迫,你真的会和她结婚吗?”

莫瑞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很安静,窗外的微光并不刺眼。她起床走到了客厅,发现了正在做早餐的成拂。成拂察觉到了声音,回头看她:“醒了?睡得好吗?”

“嗯。”莫瑞走近了些,看他正在煎鸡蛋,动作非常熟练。

“早餐马上就好了,稍等一会儿。”成拂将鸡蛋盛出来,然后将面包,蔬菜还有已经煮熟的肉全部端了过来,准备做三明治。

今天是周末,他平时应该是还在睡懒觉,现在如此认真地准备早餐,莫瑞有点陌生。

“等会吃完早餐,我看看你的手。”成拂手里忙着,嘴巴也忙着。

莫瑞点了点头,然后看见他在桌旁已经准备的两个玻璃杯,里面装好了奶粉。她往桌旁走去,准备泡牛奶。谁知,成朗的动作赶在她的前面,他拿起了水壶,然后将杯子抢了过去,将牛奶泡好,一气呵成。

“我来吧,烫伤也会留疤。”他认真的样子让莫瑞信服。

莫瑞突然被逗笑了,嘴角上扬也被他捕捉,成拂也跟着笑了起来。

很快莫瑞尝到了“成拂”牌早餐,三明治很好吃,肉和鸡蛋的熟度刚好,牛奶也是她一直喝的牌子,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应该都不确定她会来这里休息,但他准备了。

“你今天陪我逛逛吧,想好好地看看这个城市。”成拂突然提议。

莫瑞躲避了他的目光:“我想见沈毅。”盯着盘子的眼睛又转瞬间看向了成拂,“我想一个人去见他。”

成拂的笑容凝固了,随即又瓦解,笑着点了点头:“需要我出面约他吗?”他没听到莫瑞的拒绝,继续补充道,“他继母的公司和我有订单来往,只不过......”

“好。”莫瑞没等成拂说完便答应了。

早餐后,成拂帮她换纱布,其实莫瑞看了伤口,不去管它也是可以愈合的,不过是早晚的区别,但成拂比她更疼惜它。

“我刚联系了沈毅那边。”成拂固定好纱布,然后告诉莫瑞:“他不想见你。”成拂说出了实话。

莫瑞苦涩地低声道:“他总会见到我的。”

成拂站起身,莫瑞抓住了他的手:“成拂,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车子在小赖的住房不远处停下了,莫瑞要在这里等沈毅,但她不想见沈家的任何其他人,所以莫瑞别无他法,只能在这里赌一把。沈毅爱小赖,在五年前订婚宴的时候,沈毅他真诚地告诉莫瑞他的心事:他今生唯一给不起莫瑞的,是他的心。


五年前,莫瑞第一次和沈毅认识,是沈家来莫家赴宴。那个时候莫瑞已经在餐桌上读懂了两家人的意思,沈家需要国外的人脉,而莫家那时急需资金,所以才会有莫瑞和沈毅的相识。不可思议的是,沈毅当晚的谦逊和谈吐很快就吸引了莫瑞。后来他和她接触的时候,莫瑞知道了他不主动,以为他只是慢热,但他们在安排下很快就订了婚。但莫瑞不知道的是他爱了那个平凡的女孩很多年了,而莫瑞成为了第三者。沈豪军和江玫在莫瑞面前让沈毅发誓,一定会和小赖分手,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了小赖的名字。

莫瑞那时候已经适应了去爱沈毅了,他陪伴她的日子渐渐多了起来,他们有牵手,拥抱,但他从来不是主动,莫瑞也爱惨了他,想博得他的爱。

莫瑞很快就开始嫉妒小赖了,所以,那天晚上,沈毅说小赖生病了,他就送她去医院,马上就回来,莫瑞同意了但还是偷偷跟了出去。

沈毅心急走得飞快,莫瑞没追上,但是碰上了沈超。

那是莫瑞噩梦的开始。沈超说他爱她,莫瑞被他牢牢箍住,然后被抓上了车。那一夜,莫瑞失去了贞洁,但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沈毅。之后的一个月,莫瑞再也没有纠缠沈毅。他们一起出席宴会,但莫瑞一碰到他的身体她就开始发抖。他发现了莫瑞的异常,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莫瑞勉强地笑着。

莫瑞很快就出现了孕吐,那一天她一个人去医院做了检查,她怀孕了。

沈毅跟着江玫去了墓地,看见沈超的坟墓,沈毅垂于身侧的双手还是不自觉地握紧了。他的二叔沈豪轩很快就到达了,沈豪轩一见到他,就冲到他面前,抬手扇了他一巴掌:“你还敢来,你害死了他,你这个杀人凶手。”

巴掌印立显,沈毅闷不吭声,低头盯着鞋尖。沈豪轩第二次抬手的时候,江玫拦住了:“够了,这五年他哪天不是在赎罪。”

“那我呢,我的儿子啊,他再也不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了,而这个杀人凶手竟然还活得人魔狗样。”沈豪轩情绪愈发激动。

江玫用力地扯下了沈豪轩的手:“那是一场意外,沈毅他不是故意的。”

沈毅依旧丝毫未动,沈豪轩一挥手,背对着沈毅:“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你的,不要让我们再看见你了,滚吧。”

沈毅转身离开了墓地,回到了车上。江玫走到了沈豪轩身旁,冷言道:“当年,要不是沈超先犯错,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你可能只知道沈超伤害了莫家那女孩,但其实出事那晚,他是有计划伤害另外一个女孩的,只是沈毅制止了他。”

沈豪轩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江玫:“你不要诋毁沈超。”

“那都不重要了,既然你已经将你大哥从沈氏除名,那我们也不会再插手沈氏的事,至于沈毅,他已经付出了代价,而今要好好地重新过活,希望你们不要干涉。”

“如果我偏要插手呢。”沈豪轩不服输地回道。

江玫站得更近些:“要不你试试,这些年,我既可以扶助你沈氏,我也可以让它一夜崩塌。”说完,江玫便抬步离开了墓地。沈豪轩默然,盯着沈超的墓碑,然后也离开了。偌大的墓地像是见证了一场恩怨的终结。

沈毅看见江玫走过来,将已经燃尽的烟头扔进了车旁的垃圾箱内,然后打开了窗户。江玫靠近了车子,便闻到了烟味,她没有立刻上车,靠在车子边,微闭着眼睛想休息会。

“玫姨,谢谢你。”沈毅的声音从车内飘了出来。

江玫听得恍恍惚惚,但是嘴角微翘。随后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两人很快就离开了。

江玫接到成拂的电话,她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她后来才知道莫瑞和成朗结婚了。江玫拒绝了见面,五年前江玫就把沈毅入狱的消息拦了下来,但沈毅凭空消失,让一些人不甘心,比如那时已经远在国外的莫瑞,所以她对外宣称沈毅病重,再来打听则是沈毅已经过世。

江玫不清楚莫瑞为何要找沈毅,但是她不想让沈毅再卷入往事。

沈毅这两天一直在照顾沈豪军,两父子话不多,但是看起来和谐,从前和未来的话谁都不提,偶尔看看电视倒是会聊聊见解。江玫笑着走开不打扰父子俩。

傍晚的时候,沈毅才抽身下来吃饭。江玫帮他盛好了饭:“你休息会,等会我上去。”

沈毅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小赖,她还好吗?”

沈毅和小赖是大学同学,那时候小赖性格爽朗,和沈毅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很快她就走进了沈毅的内心。当时江玫刚和沈豪军结婚,沈毅的郁闷也常常要靠小赖扫除。毕业后,沈毅直接进了沈氏,但小赖不愿意沈毅插手她的工作,但也确实不顺利,她都默默接受。由于小赖家境不好,所以这成为两人婚姻受阻的主因。后来莫瑞出现了,一切都变了。两人最终分手,但分手那晚,小赖没见到沈毅,之后,沈毅不知所踪。

夜幕降临了,莫瑞白天并没有看见沈毅和小赖的影子,成拂见她没有要回家的意思,于是他下车去买晚餐了,让她在车里等他,她乖乖地点头。

莫瑞这时候才看见了小赖,她一个人从家里出来了,莫瑞紧紧盯住她的四周,沈毅并没有出现,小赖离开不久,成拂就回来了,他手里拿满了食物,艰难地上了车。将东西放好后,立马将窗户全部打开了。

“一天没怎么吃东西,晚上你得多吃点。”说完便将打包好的饭递给了莫瑞,顺便将水拧开放在座位旁。

莫瑞听话地开始吃饭,手掌的纱布刚好可以够她活动,成拂很满意她的表现,看莫瑞顺利吃完后,他才开动。

吃完饭后,他将垃圾整理好,扔到了垃圾箱,然后没立即回车内,莫瑞侧身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他,他正在接电话,眉头紧蹙,她很少看见他这个样子,不一会电话他就挂断电话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然后点燃,很快他就躲开了,莫瑞返头往后玻璃看去,还未看见他,但是却看到沈毅。

那副驾驶位坐着的就是沈毅啊,莫瑞立马拉开了车门,下了车准备跑过去,但她还没动脚,就看见成拂已经和江玫握手,莫瑞急忙躲回了车内。

沈毅也从副驾驶位上下来了。江玫介绍两人认识。

在这里遇莫瑞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能通过他们的神情来预测他们的对话。

见沈毅,成拂已经做好了准备。今天得到的消息是沈毅和莫瑞的婚约,而小赖和沈毅也有过感情,至于今天莫瑞让他陪她来这里,是想赌一把,果然,不知道莫瑞赌的结果,但是沈毅第一个要见的是小赖,或许是他要赢了。

沈毅见到成拂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他的不友善,但很快又被成拂的温和掩盖了,他主动地伸手介绍了自己:“您好,我是成拂。”

沈毅瞥了一眼江玫,见江玫点头,然后伸手:“您好,我是沈毅。”沈毅明显感到握着的手加大了力度。

“今天上午我约江总,江总还不肯赏脸,这不巧了,今晚我们就见面了。所以缘分啊,谁又说得清呢。”成拂松开了手,语气里满是戏谑。

“成先生见笑了,我今天确实是有点事耽误不得。”江玫笑着回答。

“哦!比我们的策划案还重要那肯定是不一般的事。”成拂应答着,但更担心莫瑞:“那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江总了。”

“对不住成先生,策划案我过几日亲自到贵公司详谈。”江玫的礼貌也不落下。

随即成拂转身,笑容立马卸了下去,他步伐加快了,见莫瑞老实地待在车内,他才安心。调整了状态回到了车上。

“你要见他吗?”这是成拂回到车上的第一句话。

莫瑞的视线还是停在沈毅站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

成拂启动了车子,才看见回过头的莫瑞脸上有眼泪滑过。成拂的双手不自觉地捏紧了方向盘,赌气般启动了引擎,车子轰然离去,声音惊动了沈毅,沈毅偏头看向成拂离开的方向,眼睛里藏着落寞。

江玫将车钥匙递给了沈毅:“早点回家。”沈毅接过了钥匙,江玫就离开了,沈毅坐回了车上。

沈毅幻想过无数次见面,但是当相见要成为现实,他却不敢了。他一直在夜里等着,没有主动上去敲门,突然小赖的身影就出现了,她清瘦了些,长发绑在了一起,他对她说过:他喜欢她的长发,但是在外面一定要绑起来。她一直都很听话,但沈毅让她寻觅他人,她为什么没听呢。

小赖听到敲门声,怯生生地走到了门口:“谁啊?”

外面依旧没有声音,她又加大了音量:“谁在外面?”

小赖透过小洞看到了沈毅,震惊不已,她迟顿了几秒后打开了门。

“小赖。”沈毅的声音沉寂了五年后,再次响起在这间房子里。小赖听到他的声音,蒙面大哭,沈毅急忙进了屋子,想伸手抱住小赖,随即又放下了。

“小赖,我回来了。”这是他最想告诉小赖的。

小赖的哭声渐渐弱了,她的泪眼里终于看到的是真实的沈毅了,她抱住了沈毅,深怕他又不见了:“你别走,别走。”这是五年前小赖没说出口的话。

沈毅紧紧抱住了小赖,练习了无数次,终于成真了。相拥片刻后,两人坐回了沙发,小赖蜷在沈毅的怀里:“沈毅,你真的不走了吧?”小赖一定要确定这件事。

“嗯。”沈毅点了点头。

“那莫瑞和孩子呢?”小赖最怕的知道的但是又必须知道的就是这件事。

“这些年,我没和莫瑞联络。”沈毅真诚地告诉小赖,“孩子没了。”

小赖听后,立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