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贺总每天都想求婚

贺总每天都想求婚

莫妮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颜雨晴收到一个狗仔的勒索,寄来的是她未婚夫和她妹妹同进酒店的照片。她当晚打去电话,只听到女人暧昧的声音。被背叛的她远赴国外五年,最终在渣男渣女的婚礼上回归搅局。她也是此时才得知,原来当年贺傲之没有背叛她,一切都是她妹妹的陷害!

主角:颜雨晴,贺傲之   更新:2022-07-16 0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雨晴,贺傲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贺总每天都想求婚》,由网络作家“莫妮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颜雨晴收到一个狗仔的勒索,寄来的是她未婚夫和她妹妹同进酒店的照片。她当晚打去电话,只听到女人暧昧的声音。被背叛的她远赴国外五年,最终在渣男渣女的婚礼上回归搅局。她也是此时才得知,原来当年贺傲之没有背叛她,一切都是她妹妹的陷害!

《贺总每天都想求婚》精彩片段

A市,滨海教堂。

“您愿意娶这个女人为妻,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残疾,直至死亡吗?”牧师拿着圣经问道。

“他不愿意!”

贺傲之拧着眉,话没有说出口,便听到背后传来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礼堂因此哗然一片,视线纷纷集中到来搞砸婚礼的女人身上。

等看清来人是谁,众人都神情复杂的看着台下主宾席的颜总。

“你来干什么!”颜总瞬间起身,挡着颜雨晴,想把她给扯出去。

但颜雨晴的身体灵活,弯腰闪躲开,直接来到贺傲之的面前,红唇微扬,摘掉墨镜,直视着他说,“看不出来吗?我是来搞砸婚礼的!”

颜双双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她为什么会回来?不是在国外吗?

“姐姐,你......是来祝福我们的吗?”她摆出小白兔般的可怜模样,声音颤抖着问。

颜雨晴却懒得跟他们废话,忽略掉贺傲之灼热到像是能够烧伤人的视线,扯着颜双双的手,不管她是否踩到婚纱的裙摆,是否狼狈,直接把她的头按在高台蛋糕上。

又像是不解气的碾了碾:“我是来讨回公道的!”

“颜雨晴!你疯了!这是你妹妹!”颜总的颜面扫地,此刻顾不得的大吼着。

她环顾周围,用干净的手帕擦拭掉沾染的奶油,看着熟悉的叔叔伯伯的脸,微笑着,“好久不见。”

“我以为,你们都忘了颜家有两个女儿。”

一石激起千层浪,颜总也拧着眉,看着五年未见,截然不同的长女,莫名心虚。

......

她是颜总跟亡妻所生的女儿,而颜双双则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她的好妹妹在五年前,跟她的未婚夫贺傲之同进酒店房间,被狗仔偷拍到照片,传给她试图索要封口费。

颜雨晴不肯相信,只用颤抖的双手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接通的瞬间,那端传来暧昧不清的声音击垮了她所有的坚强。她无法承受家人和贺傲之的双重背叛,远走他国。

这五年的时间,颜家像是根本不记得有她似的,不闻不问。

而这场婚礼,也是她从旁人口中得知的。只不过,她并不是想挽回那段破裂的感情,而是想找颜双双问清楚事情的真相,关于她母亲的病逝,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颜雨晴扭头,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颜双双,还有她身旁沉默的男人。

贺傲之的样貌没有改变,剑眉星目、有种生人勿进的疏离感,他就像是旁观者般,不理会未婚妻的求援和场面的混乱,只盯着失联五年的女人,咬着牙控制情绪,眼眸逐渐变得猩红而挣扎。

“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傲之哥哥是清白的,那天......我们是被陷害了,你去国外以后的两年,我们才因为两家的关系在一起的......”颜双双秉持着绿茶的基本套路,把事情摘得清清楚楚,生怕颜雨晴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把她的形象给毁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话落地,颜雨晴和贺傲之都怔楞住,氛围也随之沉默。


“你......在说什么!”贺傲之向前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颜双双,冷冷的问。而她也心虚的声音越来越小的解释,“那天在酒店,你喝多了,姐姐打电话可能是听到了什么,误会了......我想要解释,可她不听。”

好一个颠倒黑白。

聪明如贺傲之,也终于想通颜雨晴当初为何会不告而别,他看着阔别五年的女人,问,“你不信我?”

“我只信,我看到的,听到的......”

就算当年是误会,他们也回不去了。颜雨晴不想浪费时间在无用的地方,只逼迫的问,“我是问你,当初妈妈的病逝,跟你有没有关系!”

家丑不能外扬,颜总看着婚礼俨然成为闹剧,想要扯着颜雨晴离开,但没等靠近,就被贺傲之的保镖给拦住,“贺总!你要干什么?”

“颜雨晴,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贺傲之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低头,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唇磨蹭着耳垂,他们亲吻的时候,颜雨晴最敏感的地方......

可此刻,怀里的女人是一块冰,毫无波动,“没有。贺总,我还有事,请你放开我。”

宾客们走不得,也留不得,面面相觑的时候,却看到有道圆滚滚,胖嘟嘟的身影爬到了主舞台。

他歪歪扭扭、踉踉跄跄的跑到颜雨晴的身边,一把抱着她的腿,奶呼呼的仰起头,嘴角还有着棉花糖的痕迹,说,“妈咪,你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吗?”

“咦,这个丑阿姨是谁啊......”他抬起短得可爱的手指,瞄着颜双双,问。

贺傲之听到声音,低头,看到那张跟自己有八分相似的脸,不敢置信的松开手。颜雨晴见情况不对,弯腰抄起他,抱在怀里,哄着说,“妈咪带你回家。”

“颜雨晴!!”贺傲之的怒吼在背后响起,她却装作听不到似的,疾步离开。

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此刻,只能先逃离,再慢慢跟颜双双算账。反正,这场婚礼、已经进行不下去了。而趴在颜雨晴肩头的奶团子,像是想到什么,对贺傲之挥挥拳头,露出灿烂的笑脸。

“爸爸再见!”

“回家再跟你算账!”颜雨晴抱着奶团,系好安全座椅,看他吐吐舌头做鬼脸的讨好,气不起来。

自他懂事以来,愈发像贺傲之,无论是超越年龄的思维逻辑、亦或者是性格,都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令人感慨基因的强大。

定居国外的五年时间,奶团最好奇的是爸爸长什么样子,冒着挨骂的风险偷偷溜进去,此刻他想办法的平息妈咪的怒火,却看到从教堂冲出来的那道身影,直接拦在红色迈巴赫前。

贺傲之双手撑着引擎盖,阻挡着她的去路,眼眸里的怒火像是要奔涌而出。

“颜雨晴!下来,跟我说清楚!”他浑身都在颤抖着,头顶几道雷轰隆隆作响,而明媚的天空瞬间由朵朵乌云笼罩,像极了他此刻的心情,“别想再逃!”

开玩笑,还以为她是听话的小白兔?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颜雨晴的唇形清清楚楚的传达着意思,猛地踩着倒车。

惯性让贺傲之有些踉跄的差点儿摔倒,冷血无情的驾驶者却视若无睹般的绕过他,油门踩到底,呼啸而过,只留给他一道追不上的汽车尾气。

“该死的!”贺傲之向来的冷静自持在此刻化作乌有,理智抛到云端。

--

“傲之,烂摊子需要收拾......”伴郎秦放追出来,提醒说。

他算是贺傲之的铁瓷,别墅区光着屁股玩儿到大的,如今比谁都更能理解他的情绪,却不得不出面劝诫。寰宇集团哪怕是势力出众,金融圈的人脉总要维持和巩固,弄得太难看,对彼此都不好。

“你帮我处理,我去找颜雨晴的住址。”贺傲之冷冷的说。

只要她敢回来,就别想再不清不楚的把他给甩下!

“别,我去替您找,您自个儿解释吧!”秦放听着头都快要炸裂,赶紧把他推回到教堂现场。

颜双双的双眸红肿,哭的梨花带雨,却口口声声都表示着能够理解,愿意原谅的态度。颜总心疼到摸着她的头,把怨气都撒在贺傲之的身上,看他出现便厉声质问,“今天的事情怎么办!”

“我跟颜双双的婚约解除。”贺傲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字字句句清晰的说着。

转瞬间,教堂鸦雀无声,谁都清楚寰宇集团的总裁说一不二的性格,“贺、颜两家的联姻,如果还想继续就让颜雨晴亲自找我,我......跟她结婚!”掷地有声的话,在半小时内传遍金融圈。

好马不吃回头草,但偏偏贺傲之也不知是痴情种,还是想报复,就跟初恋女友颜雨晴杠上了!

--

公寓,颜雨晴抱着奶团,把他扔到浴缸,毫无温柔可言的把沐浴露涂抹在他的头顶,搓出泡泡。

“妈咪,爸爸看起来很帅!”奶团哪壶不开提哪壶,脆生生的童言稚语,让颜雨晴的动作又重几分,他不满的嘟着嘴,念叨着,“妈咪!疼,你不能把情绪发泄在我的身上,我是无辜的!”

瞧,这条理清晰的,真不愧是贺傲之的种!

“乖乖睡觉,妈咪明天送你到干妈家,去读幼儿园,最近妈咪的工作可能会忙,没有太多时间抽出来陪你玩,不许吃糖,也不许偷溜出去,知道吗?”颜雨晴竖起两根手指,跟他约法三章。

奶团吸溜着鼻涕,点点头,肉乎乎的手掌握着她的手指头晃了晃,灿烂的露出没有几颗牙的笑。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儿童床,颜雨晴心不在焉的愣着,哼着摇篮曲、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奶团,哄睡。回忆着教堂的种种画面,她都不敢相信,竟然会凭借着一腔热血和愤怒就直接搞砸了他们的婚礼,可能潜意识里,她就希望这样做,只不过不敢承认罢了。

再次见到贺傲之,她的心,还是会痛。

哪怕猜到可能是颜双双的设计,才使他们彼此误会,错失这五年,但谁都回不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