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锦鲤娘的致富经

重生七零锦鲤娘的致富经

姜蘑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美心是个富家千金,美好的人生从出生起便是注定的。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变成了只能躺在床上的植物人。生命永久的停在了二十三岁的那一年。再度醒来,她被传送到了一部小说中,随后开启了系统。就这样,唐美心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书中最大的恶毒女配……

主角:唐美心,陆正潇   更新:2022-07-16 0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美心,陆正潇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锦鲤娘的致富经》,由网络作家“姜蘑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美心是个富家千金,美好的人生从出生起便是注定的。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变成了只能躺在床上的植物人。生命永久的停在了二十三岁的那一年。再度醒来,她被传送到了一部小说中,随后开启了系统。就这样,唐美心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书中最大的恶毒女配……

《重生七零锦鲤娘的致富经》精彩片段

唐美心死的很惨。

她原本也算千金小姐,家底殷实,性格温顺,怎么看都拿了一手王炸牌,只可惜好景不长,一场车祸将她撞成植物人。

从此以后,她只能旁观自己的生活。

那一年,她23岁,花样年华在病床上度过,就连那个曾经山盟海誓的男人也在等待中选择移情别恋,爱上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

她从别人口中的“白月光”变成了“可怜人”,终在这个冬天一命呜呼,被世界抛弃。

就在唐美心等待魂飞魄散时,一束强光笼罩在身上。

随后,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亲,欢迎您来到小说主世界,祝贺您在《替身娇娘》中完成“白月光”任务,接下来的任务是《重回七零年代》,接替女配,完成任务,请问亲是否现在重生?

是/否。

啥玩意?重回七零年代?

还不等唐美心反应过来,眼前的选择项变成了肯定,那个悠悠机械音再次响起:

——恭喜亲选择现在重生,为了表示主系统对您的关爱,特此奖励‘锦鲤系统’一份,祝您穿越愉快。

伴随着系统声,一股浓浓的困意向她袭来,唐美心强撑着眼皮,还没来及抗议,一歪头,彻底栽倒在万千星河间。

唐美心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当她醒来时已经重生了。

原来所谓的命运则是一场场被安排好的戏码,她曾经所谓的人生也早有定数,就宛如一本本小说,她的存在只是推进故事线,更好的成为男女主角的炮灰,在强大主系统的压制下,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一旦反抗,就意味着魂飞魄散,彻底被抹杀。

曾经的唐美心每次穿越前都会被清除记忆,然而这次也不知是不是出现BUG,她居然保留了在《替身娇娘》中的记忆。

唐美心神情复杂地审视现况,在这本《重回七零年代》里,自己仍是一个女配,不同于前世植物人,这一次自己是个实打实的“反派角色”。

按照剧情发展,唐美心本是一个高傲的知青,虽然下乡,但是看不上这群乡下人,平日里就蛮横无理,所以闹的人际关系很差。

最后为生活所迫,嫁给了一个乡里的男人,忍气吞声几年后赶上高考恢复,她就偷摸高考,拿到大学通知书后火速和自己男人离婚,抛夫弃子奔向新生活。

从此走向了自己作死之路,在大学里唐美心认识了作为天之娇女的女主,两个人成了同寝室友,由于嫉妒心作祟,唐美心各种背后捅女主刀子,后来更是和女主抢男人、陷害女主不成反手把自己害了。

最终沦落到了风月场所,郁郁寡欢而死。

唐美心看完了“自己”的剧情走向后,长吁一口气。

她不禁陷入沉思,规则即是真理,难道她真的要逆来顺受,哪怕知道结局,还要如上一世那般,憋屈的做配角?

就在唐美心胡思乱想之际,一个糯糯的声音传入耳畔:“阿娘,饿饿。”

唐美心一愣,随即对上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下一秒,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她儿子,剧情介绍里有说过,她被迫嫁给乡里男人后,第二年就怀了一个大胖小子,这个小东西由于小时候缺爱,又被母亲欺负和抛弃,长大后心理扭曲成了病娇。

可以说,她最终沦进风月场所,也与这个孩子有关。

这娃娃简直是坑妈一把手。

就在她沉思时,小小糯糯的孩子直接爬到了她裤腿上,一脸天真可爱:“阿娘,饿饿,要吃吃。”

唐美心对眼前的孩子毫不感冒,毕竟前世她还是个处子身,这一世别说男那啥女那啥了,就连孩子都有了。

说实话,她根本没有一个当妈的自觉,但眼下这个孩子活灵活现,有血有肉,那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正瞧着她,小小一团的肚子“咕咕”作响,让人看着实在揪心。

唐美心叹气,便道了一句:“等着”,起身去厨房。

她简单看了一下,这家是真的穷,厨房里除了一点野菜啥也没有,眼下孩子还小,总不能让小奶娃干啃野菜吧!

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唐美心纠结不已,摸兜时才发现自己这身破袄子里还藏着一枚戒指,戒指通体泛着绿,一看便知是玉石打造,戒身中间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红宝石,看起来十分精美。

就在唐美心摸到戒指的那一刻,脑袋里蹦出一句话:是否开启‘锦鲤系统’。

她突然想到重生之前,确实听到还有一个“锦鲤系统”。

唐美心直接选择了‘确认’,随后她惊奇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罗盘,罗盘上标注了奇奇怪怪多种图案,指针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个千元数字上。

——叮,恭喜宿主获得1000元奖金,是否现在领取。

唐美心想都没想,直接选择领取。

眨眼间,一摞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凭空出现在眼前。

随后罗盘变成灰色,一番操作下来,唐美心根本没有摸清系统规则,就白拿了一千块大钞,不管怎么说,现在有钱吃饭肯定就不成问题。

唐美心纤手一挥,抱起炕上的奶娃,道:“走,娘带你下馆子去!”


这年头虽不闹饥荒,但粮食仍旧贫瘠,基本都是公家的,尤其是村里农家,一年到头都不会下一次馆子。

唐美心知道,这时候的物资还没那么富裕,一个普通农民的收入大概在十块左右,哪怕,哪怕稍好一点的城镇工人,收入也只有二三十而已。

而下一顿馆子,就要十几块左右。

为了这一口饭,唐美心带着奶娃娃坐着拉牛车,一路颠簸,临近晚上才到达城镇,没办法,他们那里的小村庄种种地、唠唠嗑还行,可没有什么馆子。

如若想下馆子,还得来城里。

“阿娘,馆子里能有好吃的吗?”小奶娃娃好奇地眨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怯生生的问道。

唐美心摸了摸孩子头,虽说这孩子以后会是坑妈小能手,但架不住现在懵懂可爱,不谙世事。

唐美心立刻捏了捏他的脸道:“乖,馆子里好吃的可多了,有红烧肉、酸菜炖肉、糖醋鱼片,保证好吃到让你把舌头都吞下去!”

小奶娃已经好几天没正经吃饭了,毕竟前身是个没谱的娘,每天光顾着算计自己那点事,根本不管小奶娃的死活。

一直以来,小奶娃都是靠吃野菜解馋,此时一听他娘这么说,肚子里的小馋虫立刻被勾起来。

小奶娃咽了咽口水,眼里充满了期盼,虽然阿娘说的这些菜他都没吃过,但是光听名字就很好吃的样子。

目前饭馆都是国营,基本都坐落在城镇中心,虽是土墙堆砌,但是看起来十分干净,只是来往人多,鲜少有人进去。

唐美心带着小奶娃刚进入饭店,就有女服务生热情招呼:“大妹子第一次来吧,以前都没见过你,要吃点什么,我们这里面条、馒头、饺子什么都有。”

这时候还没有菜单,大家点菜都是围着小黑板。

唐美心看了看黑板,菜类不多,基本都是家常素菜,毕竟这年头的肉比金子贵,这时候旁边的小奶娃拽了拽她的袖子:“阿娘,我要吃红烧肉、酸菜炖肉、糖醋鱼片。”

小奶娃说话虽然说不利索,记菜名那叫一个准啊!

唐美心赶紧捂住奶娃娃的嘴,一脸尴尬地对女服务员说道:“给我一盘冬瓜木耳、再要一份拍黄瓜和西红柿炒鸡蛋,主食就米饭好了,再要一碗饺子汤。”

“阿娘,红烧肉呢?”小奶娃砸吧着嘴,恨不得立刻吃上两口肉。

被现实挫败的唐美心只能弱弱地装没听到,她环视了一眼四周,这里的桌椅板凳还很新,吃饭用的碗筷也看着也很干净,对于这个环境,唐美心还算满意。

三菜一汤很快就上桌。

水灵翠绿的黄瓜搭着鲜蒜末,红彤彤的西红柿炖的很软,金灿灿的蛋花飘着香,光是闻味就让人垂涎三尺,唐美心舀了一勺饺子汤,饺子汤面上撒着葱花,看起来食欲大开。

唐美心一边喂小奶娃,一边给孩子擦嘴,她虽然没带过孩子,但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

给孩子喂完了饭,唐美心囫囵吃了点,两个人吃了个七八分饱,唐美心心满意足地摸肚皮:“老板,结账。”

“给我一斤粮票就成。”女服务员擦了擦围裙,态度和蔼可亲,这个时候的粮票都是香饽饽,吃的米、面都离不开粮票,所以这时候的餐馆,相比收现金,更喜欢收粮票。

唐美心虽然没有粮票,但是她有的是钱啊!

“老板,我今个儿没带粮票,给钱成吗?”

“成啊,那就给我15块吧。”10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这三菜一汤明显收高了。

但唐美心并不在意,她小手一揣兜,取出一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然后在女服务员一脸懵圈下,抱起小奶娃等对方找钱。

顿时,两人大眼对小眼。

“钱呢?”女服务员看都没看唐美心递过来的百元大钞,一脸的不明所以。

唐美心不解:“这不是给你了么,整整一百块呢,你得找我八十五块钱。”她生怕女服务员数学不好,还特意提醒了一下。

“哎哟喂,真是林子大力什么鸟都有,你拿着一张红纸糊弄谁呢,吃霸王餐不说,还想让我倒贴给你八十五块钱,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服务员瞬间变脸,怒不可遏地打散她手中的百元大钞。

唐美心蹙眉,下意识地护在了小奶娃前面,“什么一张红纸?这上面不是写了一百元吗?”该不会系统给了她假的钞票?

“啊呸!”女服务员tui了一口痰,直撸袖子,指着唐美心鼻头骂道:“还一百元呢,可笑死个人,装疯卖傻也不看地儿,公家地盘你也敢吃霸王餐,我这把你送到公家处置!”

唐美心被骂的一愣,当看到地上毛爷爷的头像时,她反应过来了!

眼下才七几年,这会儿还没有百元大钞的概念,更别提眼前这种1999年才会发行的人民币了。

唐美心顿时无语,搞了半天,这个“锦鲤”系统居然奖励她一摞不能用的百元大钞!

唐美心也顾不上对方骂的难听,连忙陪笑道:“哈哈哈,误会、误会……我出门着急,带错钱包了,你放心,饭钱我肯定会给……”

“那你倒是拿来呀!”女服务员双手抱胸,凶相毕露。

“这不是带错了嘛,我得回去拿一下……”

唐美心话还没说完,女服务员直接粗暴地打断她:“想回家取钱?行啊,那就把孩子留下来抵押!”

女服务员说着推开唐美心,伸手向孩子伸去,唐美心瘦胳膊细腿,农活都没干过,根本不是女服务员的对手。

这一推,唐美心踉跄几下,腰撞在桌角,疼得她直飙泪。

“哇……阿娘,我怕!”奶娃娃哪见过这种场景,吓得赶紧扯住唐美心的衣角,结果却被女店员拽住了小手。

唐美心原本觉得自己有错在先,想要忍一步海阔天空,却没想到这个女服务员不依不饶,一把拉过去,奶娃娃的胳膊被掐的青紫肿红。

唐美心赶紧拉住奶娃娃,一双杏眼瞪如铜铃:“松手,还说什么公家地盘,就是这么对孩子的?一顿饭押一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人口贩子!”

唐美心对奶娃娃虽没有多少母爱情怀,但也见不得他被人欺负。

唐美心看着瘦瘦弱弱,瞪眼抢奶娃娃可是丝毫退让。

女服务员被唐美心突如其来的气场给镇住,有些恼怒:“什么人口贩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女服务员撸袖子,扬手就是一巴掌,唐美心趁机夺过孩子,眼看躲闪不及,正准备闭眼硬挨时,一个孔武有力的胳膊挡在她面前。

“我看你要撕烂谁得嘴?”


唐美心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古铜色的皮肤,如同刀凿一般棱角分明的侧脸,身为男人,却有着一双上扬的丹凤眼,凌厉中夹杂着勾人的危险气息,让人一眼着迷。

女服务员定神:“你谁呀你?”

男人微微扬起下巴,守在唐美心身边,动作娴熟地抱过奶娃娃,语气平淡:“我是她老公。”

“好啊,吃霸王餐还来一家三口,她要真的是你老婆,就赶紧结账,不然这事闹到公家那里,我也有理坐得住!”女服务员骂骂咧咧。

“多少钱?”男人古井无波。

“15块,赶紧的!”女服务员伸手要钱,一双眼睛却忍不住瞟男人的脸。

唐美心看着男人付钱,也想起这人就是自己剧情里的丈夫——陆正潇。

陆正潇从裤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几毛钱,零零散散才凑齐15块钱,唐美心也知道,在这个时代物资匮乏的年代里,15块钱可能意味着家里所有的存款。

她这一顿嚯嚯的可不轻啊,唐美心也自知理亏,一言不发地跟在陆正潇身后回家。

两人到家后,小奶娃吃饱喝足,很自觉地爬到炕上呼呼大睡,陆正潇这才开口道:“以后想下馆子了,和妈说一声,多拿点钱,干啥也别饿着自己。”

唐美心一愣,心头莫名诞起几分暖流,15块饭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也不知今天掏的那些钱,是陆正潇攒了多久的存款,但是他不仅没有为难自己,反过来还安慰她。

“嗯。”

唐美心低头应下,不禁想到了想到陆正潇的母亲,也就是原主的婆婆。

前身本就是个不省油的灯,而陆正潇的母亲也不是一般妇人。

据说,陆正潇的母亲曾经也算是一方大小姐,从小衣食无忧,后因家道败落,一家人颠簸中失散。

陆母吃了不少苦头,最终认识陆父,组建家庭,只可惜上天不仁,陆母怀孕时,陆父又意外身亡,为难陆母身为寡妇,在这凌乱的时代,辛辛苦苦将孩子养大。

陆家虽然人口众多,但是陆母作为外人,又拖家带口没男人,因此在陆家主家的地位很低。

不过陆母也算争气,生下一对龙凤胎不说,还独自一人将孩子们养大。

所以陆母在小家说一不二,有着绝对的强势性子,这让刚嫁过来的原身很不适应,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水深火热。

根据记忆,原身刚嫁给陆正潇的时候,因为对下乡环境不适应,没少有过抱怨,在院嫌厕所简陋,在屋嫌厨房太脏,哪怕躺床一天不动,都会嫌弃土炕太硬。

陆正潇喜欢原身,自然对她妇百依百顺,但陆母可不惯着她这个毛病,大清早趁着陆正潇去务农,直接拎着水桶去叫唐美心起床,一桶水灌醒,气得原身鬼哭狼嚎,后来导致原身睡个懒觉都要提心吊胆。

为此,原身也没少在外面腹诽婆婆,甚至背地里起外号“悍寡妇”,说什么幸好陆父去世的早,不然早晚都要被陆母欺负死。

陆母虽不知道这些流言蜚语,但也清楚唐美心对她的不喜,连带着没少在陆正潇的妹妹面前数落原身的不是。

陆正潇的妹妹叫陆蓓蓓,这个小姑子很单纯,是个非黑即白的性子,自家老母说什么是什么,所以陆蓓蓓对原身的印象很差,也没少捉弄她。

一次,她藏门后吓唬原身,哪成想那个时候的原身已有身孕,经不住这一下捉弄,险些流产。

原身趁机哭的梨花带雨,逢人就说陆母一家欺负自己,甚至还夸大其词的编排二人。

仗着“孕妇”这个弱势身份,唐美心得到了不少乡亲们的同情票

陆母明知唐美心满口胡话,但也耐她没办法,有身孕的原身就是小祖宗,别说和她讲道理了,哪怕同她讲话大声了点,都怕刺激到她。

尤其,陆母就这一个儿子,唐美心的这个孩子可是陆家唯一的血脉!

陆母思前想后,最终提出让陆正潇分家,其实说是分家,倒不如说还住在一个院里,只不过从原来的同一个屋檐下改成隔一堵墙,完全就是名义上的分家。

但凡原身房里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陆母都能第一时间知晓。

原身虽对这假分家不满,但也知道陆母退让一步不易,而且就隔着一堵墙怎么了,终归还是分了家,财政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分家的事情操办的很快,陆母花钱找了两个乡亲,兴师动众地建墙隔断。

这房子一天天建成,原主的肚子也一天天鼓起,不负众望地生了个大胖小子。

原主借着孩子在陆家水涨船高,每天抱着孩子耍赖,不下地干活就算了,还不让陆母看望孙子,陆母就算看这个儿媳妇再不顺眼,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每天眼巴巴地念着孙子。

这一幕落在陆蓓蓓眼里很不是滋味,这姑娘本就是横冲直撞的主儿,趁着唐美心洗澡,硬是把奶娃娃偷走,不知情的唐美心还以为孩子丢了,大闹了一场乌龙,搞得村里人尽皆知。

原身很聪明,顺势大闹,一副“有我没她”的架势,陆母无奈托关系把陆蓓蓓送去城里打工,虽说城里条件好,但是小姑娘孤身一人,甚至过年都有家不能回。

村里人,向来重男轻女,陆蓓蓓再怎么好,未来也是泼出去的水,陆母虽然心里念着女儿,但终究事事都以儿子家为主。

唐美心悠悠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陆正潇进屋,轻轻搂过唐美心,引的她一阵不适应,本能地往旁边移了移。

“没什么,你、这是要休息了吗?”唐美心问得有些结巴,心虚地飘瞥向了屋内唯一的大炕,脑海中顿时闪过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陆正潇有些奇怪地瞥了唐美心一眼,“对啊,我明早还要去务农。”

“那……你先休息。”唐美心抱起小被子,目不直视:“我最近有点头疼,老是半夜睡不着,要不咱俩这段时间先分房睡。”

唐美心的声音越说越小声,没注意到陆正潇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

陆正潇沉默片刻,起身将唐美心怀里的被子抱过来,转身往外走:“那你睡炕,我去外面睡。”

唐美心看到陆正潇这么上道,心里顿感轻松,眼下她也只是拖一时是一时。

夜,漫漫染上枝头,唐美心趴在炕头,翻来覆去睡不着,目前的局势太过贫瘠,她急需要物资。

可没有本钱,去哪里整物资?

要知道这个时代,物资就是命,想要获得物资也是比登天还难。

“对了,我还有个系统!”唐美心想到随着自己一起来的锦鲤系统,除了最开始给了她无法用的钞票外,这个系统就没再有反应。

唐美心摸出戒指,自从过来后,这枚戒指就跟钉死在她手上了一样,而且除了她之外,无人能看到。

唐美心微微闭眼,一个大罗盘印入脑海,罗盘上有各种各样的物资,比如钱,面粉,红糖……甚至还有金银首饰。

结果唐美心发现这上面除了毛爷爷以外,基本都是自己急需的物资。

“……”

唐美心无言,这算哪门子的锦鲤系统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