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偏执大佬的小撩精是马甲女王

偏执大佬的小撩精是马甲女王

关关1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属于云千檀的一切全部被恶毒的继妹夺走!是她痴傻,是人是鬼没分清,最终落入了未婚夫与继妹的圈套中。那二人不光设计陷害她身败名裂,同时还狠心地将她送进了地狱。一朝重生,云千檀强势归来,这辈子她发誓只为自己而活!云千檀火力全开,叱咤娱乐圈,走上了一条虐渣打脸之路……

主角:云千檀,林鹤川   更新:2022-07-16 0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千檀,林鹤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大佬的小撩精是马甲女王》,由网络作家“关关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属于云千檀的一切全部被恶毒的继妹夺走!是她痴傻,是人是鬼没分清,最终落入了未婚夫与继妹的圈套中。那二人不光设计陷害她身败名裂,同时还狠心地将她送进了地狱。一朝重生,云千檀强势归来,这辈子她发誓只为自己而活!云千檀火力全开,叱咤娱乐圈,走上了一条虐渣打脸之路……

《偏执大佬的小撩精是马甲女王》精彩片段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少女的身体猛地飞出,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云千檀,你不是能跑吗?你继续跑啊。”

男人沙哑的声音传来,下一秒,男人扯住了云千檀的头发,扯动头皮,云千檀被迫抬起了头。

“流失那么多的血,你能跑?真的是个倔强性子呢。”

少女全身是伤,只有这张脸,干净异常,却也很是苍白,像是风中飘絮。

她被囚禁了一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抽骨髓。

她瘦成了皮包骨头。

云千檀低咳了一声,吐了口血,第五十八次,逃跑失败!

只是还倔强的不肯求饶。

男人的手滑过她的眼,滑过她的脸,阴森森的:“真是长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只是可惜,很快就是别人的了。”

他手中带着医用手套,然后拖着云千檀的头发,拖到了手术台上。

留下了一路蜿蜒的血迹。

“呀,想起来了,既然你马上就要看不到了,就让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吧……”

男人打开了地下室里的电视,调了一下。

电视里出现的男人,让她无神的眼出现了一抹光,然后,很快,光芒寂灭——她的男朋友,已经定了亲的男朋友林惊棠,此时正抱着她的妹妹,低头轻吻。

男人一脸宠溺,摸着怀中少女的头,少女更是一脸的娇羞。

然后是司仪的声音:“恭喜林少爷求婚新晋影后云千繁成功!”

男人半跪下来,取出了戒指,戴在了云千繁的无名指上!

云千繁一脸幸福的笑着。

云千檀震惊了!

“你妹妹凭借一部《殊途》,成为影后,云千檀,我记得这部戏的女主角本来应该是你的!”

“哦,你还出了车祸,当时,我撞的太轻了……”

云千檀浑身颤抖,眼底布上了恨意。

是的,这部戏的女主角应该是她的,但是她出了车祸,撞坏了腿,没有办法进组,再加上云千繁一直在她耳边哭诉自己没有戏,她便将这部戏让给了她。

《殊途》的女主角,是有眼疾的,像是为了云千繁专门打造的!

“你们在设计我!你们……”

“哈哈哈……”男人笑的疯狂,“设计?这怎么能叫设计,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云千繁需要成名,云家需要资金,而你,是那个货物!可以任意买卖。”

男人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接插进了她的心脏。

她仅剩的那一点点的希冀,都瞬间破灭了。

云家人,好一个云家人!

苍白的眼中映出林惊棠给云千繁戴戒指的画面,刺的她眼睛生疼,心口都似是一寸一寸的被人用刀剜着。

她忽然开始挣扎起来,力道之大,都打掉了男人手中的手术刀。

男人的眼底满是戾气,他一把掐住云千檀的脖子,把人死死的摁在手术台上,阴笑着说:“还不止这些呢,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因为你的父母把你卖给了我,堂堂影后,竟然只值两个亿!”

云千檀想起来了,她失踪那会,云家正在遭遇经济危机。

怪不得,怪不得她那么隐秘的别墅里,会藏着别人,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人找她。

她的好父母,为了公司,把她卖了,她的好妹妹,惦记她的男朋友。

他们能有如今的生活,完全就是吃人血馒头才有的。

云千檀的眼里,都是愤恨!

“对了,忘了说,你的好妹妹,云千繁指明要你的眼睛呢。”

云千檀瞳孔微怔。

云千繁的眼睛,是童年的一个意外落下的,医生说,需要找一个合适配型的。

可是一直没有找到。

云千檀没想到,她一直想要的,原来是自己的眼睛。

云千檀忽然大笑起来,似是最后的回光返照,她猛地夺走了男人手中的手术刀,笑的凄厉:“哈哈哈,你们真是好,真的很好。”

“我就算是毁了这双眼睛,也不会让她云千繁得到!”

手术刀被她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眼眶里,男人惊了一下,却完全没有来得及阻止。

巨大的痛苦,云千檀愣是咬着牙,一声未坑,直到眼前的景色完全消失,她才脱力一般的放下了手术刀。

身体向后倒去,眼眶里的血不断的往外涌。

云千檀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男人,他目光阴狠:“云千檀,你可真够狠的!”

他是一名医生,最是懂得如何让一个人痛苦,却不会死。

他一刀一刀的在她身上划下伤口,甚至掰断了她的手骨,剧烈的疼痛密密麻麻的传来。

“云千檀,你怎么不叫了,你求饶啊,你叫啊——”男人享受着折磨人的快感。

云千檀张了张嘴,啐了他一口唾沫,虚弱却坚定:“我死也不会叫,你们,你们这些人,以后是会下地狱的——”

右手的手骨再次被掰断,她疼的身体都在痉挛。

男人似乎怕她疼的晕过去,给她打了兴奋剂。

……

第三天的时候,云千檀都觉得自己活着,委实是个奇迹。

男人吃完饭回来,重新拿起了手术刀,只是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

他暗骂了一声:“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爷玩的最尽兴的时候来!”

男人踹了一脚如一滩烂泥的云千檀,拿出手术刀,插进了她的心脏,也就在这时,地下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在人生的最后几秒里,云千檀听到了男人的惨叫声,然后,她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她看不见,只能听见那人的声音,落在她的耳朵里,很缥缈。

“檀宝……”-

“姐姐,姐姐,你怎么在发呆?”

云千檀猛地回神,她脸色过于苍白,尤其是阳光落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眨了下眼,不确定自己看到的阳光,和这个花园。

这是云家老宅后面的花园,此时正值夏日,满园的花,风景正好。

突如其来的色彩,让她愣了一下,她下意识的伸出手,不确定般的,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她,她的眼睛,不是已经瞎了吗?

耳边,是云千繁的说话声。

“姐姐,妈妈说了,只要你和宫家的小少爷订婚,我们家的经济危机就可以解除的,你一定要劝劝奶奶,你就说你很喜欢宫小少爷,非她不嫁!”

云千檀冷笑一声,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今天,她因为要救云氏集团,要嫁给那位宫小少爷,和奶奶大吵一架,奶奶一下子,被气的心梗发作……


云千繁摸索着握住了云千檀的手,握的很紧。

这才发现,云千檀的手,冷的过分。

明明是四月份的天气,她却像是刚从冰窖里走出来一般。

“姐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

云千檀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那是你的妈妈,不是我的。”

前世是她认贼作母,信了她们这对狼心狗肺的母女,才把自己害的那般凄惨!

云千繁一愣,“姐姐,那是我们的妈妈呀,你怎么这么说话?”

“呵,那她怎么不将你嫁给宫家的小少爷?”

“宫家那般门庭,配你,绰绰有余吧?”

云千繁咬了咬牙,语调委屈:“姐姐,我的眼睛看不见,他们嫌弃我……”

云千檀瞥了一眼她的眼睛,伸出手,指尖在她眼眶半分的位置停了下来,好想,好想剜了她的眼睛,让她也感受感受那种痛!

她永远忘不了,她将手术刀刺进自己眼眶里的那种撕心裂肺-

客厅里,宫家的人和云家的人,分坐两边。

云伶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宫家人,态度很强硬:“我云家的姑娘,不会嫁的,你们走吧。”

“妈,千檀的名声本就不好,现在宫家还愿意要她,您怎么还给拒绝了?”夏戚压低了声音,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味道。

云伶目光骤冷,冷漠的看向了夏戚:“我的孙女,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继母在这里评论了!”

夏戚撇了撇嘴,眼底有些不满,却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在云家,云伶老太太,有足够的话语权!

云千檀站在客厅外面,听到了云伶的话。

她当年真的很蠢啊,怎么就把这么好的奶奶,气到心梗了呢?

她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云千檀,这一巴掌,是你自己该得的。

她压下眼底的泪水,走进客厅:“奶奶,我回来了。”

云伶看向自己孙女的时候,眼睛瞬间就亮了,笑容和蔼:“檀宝……”

很久不见的人,如此亲切的称呼,让她压下去的泪水瞬间喷涌,再也压抑不住。

她冲过去抱住了云伶。

“檀宝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这脸怎么了?”云伶抹去了她眼底的泪,心疼的看着她。

云千檀摇头。

“没事,就是太想奶奶了。”

“檀儿,你在家里不是还说很喜欢宫小少爷吗?你快和你奶奶说说。”夏戚对着云千檀使脸色。

云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这位就是云大小姐?”

宫溟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一双眼睛,像是黏在了云千檀的身上。

不愧是帝都盛名已久的第一美人,这身段,这容貌,足够让很多人垂涎三尺了!

他看过无数美人,各式各样的人,却独独没有见过这般,光是容貌已然如此张扬明艳,就是不知道,她要是伺候男人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云千檀偏头看过去,男人脸色苍白,坐没坐相,整个人看着格外的懒散,那双眼睛里,满是污秽。

宫溟是个花花公子,他的身体,早就过于亏损,已经坏了。

云千檀压下眼底的恨,前世,她还是嫁进了宫家。

云宫两家本就有婚约,只是这些年,宫溟不学无术,在外面风花雪月,玩的很疯,云老太太一直压着。

可如今,云氏危机,云枕天这才想起了这桩婚事,本来还在纠结,可是耐不住夏戚的撺掇……

想要她履行婚约,嫁进宫家,宫家必然会和云家绑在一块,到时候,云氏危机自然解除!

只不过是牺牲一个女儿而已,却可以救下偌大的云氏……权衡利弊之下,云千檀是被舍弃的那个人!

“嫁给我宫溟,你要什么有什么,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夏戚接了宫溟的话:“是啊,檀儿,宫少爷可是真的很喜欢你的。”

云千檀笑眯眯的看向了夏戚:“我记得,千繁也到了许配人的年纪,既然这位宫小少爷这么好,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

夏戚愣了一下,云千檀以前,从来不和她这么说话的,今天怎么……

“檀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的眼睛……”夏戚瞬间呜咽了起来。

云千繁本就看不到,来到客厅时就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哭声,当下便很是心疼的往过去跑。

只是将将到了云千檀的跟前,忽然左脚拌右脚,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夏戚急忙过去扶起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

目光不悦的看向了云千檀:“你不知道你妹妹看不到吗?你离的那么近,就不能伸手扶一下?”

出口就是指责。

最主要的是,云千檀不仅没扶,还往过侧了一下身子。

躲得这一下就很灵性了。

“妈妈,你不要怪姐姐,我没事的。”她红了眼睛,声调娇软,格外的让人心疼。

夏戚抱着云千繁,低低啜泣。

云千檀冷笑了一声,扶着云伶坐回了沙发,没去看那戏精母女两。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她一不顺他们的心意,她们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她们:“别哭了,吵的很。”

现在他们的眼泪,对她可是半点用都没有了。

“姐姐,你怎么这样和妈妈说话?”

云伶狠狠的敲了一下拐杖:“云千繁,你是怎么和我孙女说话的!”

云千檀更加抱紧了云伶。

宫溟也被吵的头疼,抬脚踹了一下茶几:“能不能闭嘴?很吵。”

夏戚瞬间禁声,宫溟是她惹不起的。

宫溟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断的上下扫着云千檀。

云千檀被他盯的格外不舒服。

她攥紧了手指,唇角一勾,皮笑肉不笑:“宫少爷,既然是咱两的婚事,我们去外面谈谈吧。”

“云小姐要去外面谈?”

“是啊,宫少爷不愿意?”

宫溟看她的模样,心想着,去了外面,空无一人,就他和美人,那发生点什么……


云伶拉住了云千檀的手:“檀儿!”

“奶奶放心,这里是咱们家,他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云千檀低声安抚云伶。

云家老宅的走廊里,宫溟摩挲着手,笑的邪恶:“云小姐要谈什么呀?”

走廊很长,云千檀一直往前走,终于走到了一个无人之处。

她倚在墙上,长腿伸直,因为今天夏戚是想让她来勾到宫溟,所以,给她打扮的格外美艳。

她穿的是一件开叉的旗袍,长发烫了卷,拢在胸前,带了个珍珠流苏耳环,更是衬的脖颈修长,旗袍是很挑身材的,可是落在她的身上,每一处都格外的精致,温软雅致。

像个女君子。

宫溟心里更痒痒了。

如此美人……

一定是他的。

云千檀朝他勾了勾手指,宫溟就直接冲了过去。

在男人的手要碰到她肩膀的时候,云千檀忽然扣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掰!

惨叫声响起,下一秒,云千檀直接一个过肩摔把人撂倒了。

一脚踩在了他那个地方。

宫溟痛的大喊,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

他这辈子都没有被人这么打过,更何况,还是被人踩那种不耻的地方!

“云千檀,你敢打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反应过来后,宫溟破口大骂。

“我告诉你,我宫溟能娶你,是你云千檀的福分!整个帝都,谁不知道你云千檀是个什么样的人!”

“早就已经人尽可夫了!”

云千檀目光暗下,踩着他那处的脚更用力了。

她的名声,都是夏戚和云千繁那对母女败坏的!

她高一辍学去了娱乐圈,摸爬打滚两年,好不容易成了一个二三线的明星,眼看着星光大好,却忽然爆出了她的丑闻。

整容、潜规则、包养。

私生活混乱,无论她怎么辩解,都是于事无补。

“宫少爷,你是想变成太监吗?那你可以尽情的骂。”

云千檀声调懒洋洋的,她还穿的是高跟鞋,那一脚踩下去,可见宫溟的滋味。

可是,下一刻,她就发现宫溟的脸上出现了一点异样的红。

她暗骂了一声。

这男人果然变态!

这都能有感觉!

她脚下狠狠用力,宫溟疼的瞬间清醒:“云千檀,你这个女人!快放开我!”

“宫少爷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考虑放过你,不然……”

太痛了,真的太痛了,他真的感觉自己要废了。

“我答应你,我真的答应你……”

“云家,可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对吧。”

“是是是。”

“那宫少爷想娶的,是谁啊。”

“云千繁,云千繁,我想娶的人是云千繁。”

云千檀这才收回了脚,哼了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宫溟:“我可录了音,宫少爷要是说话不算话,我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毕竟,宫少爷家的后院,可是埋着好东西的。”

宫溟脸色猛地一变。

云千檀整理了一下裙摆,踩着高跟鞋往回走,只是走了没几步,猛地看到一个人,从另一侧的走廊里走了过来。

两边的走廊是相通的,从另一侧,是完全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刚才的那一番行为,登时,云千檀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全能影帝——林鹤川!

不过,他为什么会来云家?

宫溟后面跟上来的,看到男人的时候,目光都是狠狠一颤,腿弯处打颤。

男人似有似无的瞥了他一眼,眉眼疏淡:“几年不见,不会叫人了?”

他的声音乍一听,是那种很温和的,细细品味,透着一股浓浓的疏离感,像是没什么感情,让人心里发寒。

宫溟垂着头,格外的乖顺:“小舅舅。”

云千檀瞪大了眼。

小舅舅???

那,那他岂不是,林家的人?

宫溟的母亲,是林家的大小姐,而宫溟又给林鹤川叫小舅舅……

云千檀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八卦。

要知道,林鹤川可是娱乐圈出了名的干净,家世清白,主要是狗仔们调查不到,为人清冷孤傲,却偏偏每一部戏,都会给人惊喜,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已然得到了影帝的称号!

云千檀前世和此人,没有什么交集。

男人对着云千檀微微颔首。

云千檀更尴尬了,指尖绞着衣服,隔了一会,才问:“林先生过来的时候,没有听到或看到什么吧?”

“云小姐指的是什么?”林鹤川似笑非笑。

云千檀心想,完犊子了!

他绝壁看到了。

云千檀心里有个小人在挠墙!

三人回到客厅,和宫溟一起来的宫父在看到林鹤川的时候,整个人瞬间站了起来。

“林,鹤川,你怎么来了?”

可以从宫父的脸上,看出很明显的恐惧!

云千檀就纳闷了,这宫父这么害怕林鹤川吗?

“宫先生,我来替我姐姐传一句话。”

宫先生都磕巴了:“什,什么?”

“她让你,立刻,马上,滚回去。”他说话温吞,却半点情面不留。

宫先生张了张嘴,却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宫溟更是像个鹌鹑一样的缩着头,在林鹤川的面前,大气不敢喘一口。

前世,云千檀可不知道,宫溟有这么害怕一个人。

她低头,没忍住笑了一声。

抬头间,就触到了林鹤川的双瞳,他的瞳孔黑白分明,像是一汪深邃的潭,她心头顿时一跳。

急忙偏开了眼,跑到了云伶的身边,乖乖巧巧的坐下。

林鹤川敛目:“宫先生,是听不懂我的意思?”

“我,我马上回去。”

宫先生想要去拉自己的儿子,林鹤川淡声道:“他留下。”

宫溟急忙朝自己的父亲使眼色。

宫父没理,他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永远记着,在他出轨小明星被抓包时,林家的人冲进他们家里的场景。

而最可怕,便是这位林鹤川!

娱乐圈,他是受人追捧的林大影帝,可是在顶级的京圈,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林六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