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重生被大佬宠上天

重生被大佬宠上天

宁柒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一世,叶南烟恨墨锦洲,恨到了骨子里,因为也自己断了腿,还亲手毁掉她的幸福。怀上他的孩子之后,她更恨他。直到墨锦洲为救她凄惨而死,尸骨无存,叶南烟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非常离谱。一朝重生归来,她发誓要手刃渣男恶女,治好某人的腿,然后……跟他离婚。却不料,婚没离成,她反而被他宠上了天。

主角:叶南烟,墨锦洲   更新:2022-07-16 0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南烟,墨锦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被大佬宠上天》,由网络作家“宁柒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叶南烟恨墨锦洲,恨到了骨子里,因为也自己断了腿,还亲手毁掉她的幸福。怀上他的孩子之后,她更恨他。直到墨锦洲为救她凄惨而死,尸骨无存,叶南烟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非常离谱。一朝重生归来,她发誓要手刃渣男恶女,治好某人的腿,然后……跟他离婚。却不料,婚没离成,她反而被他宠上了天。

《重生被大佬宠上天》精彩片段

“不要!!!”

撕心裂肺的喊声,在富丽堂皇的别墅里回荡。

异常凄厉。

叶南烟瞪大眼睛,看着楼下血泊中的孩子,睚眦俱裂。

她的乐乐!

才三个月大!

她趴在楼梯边,手腕和脚踝都已经被打断,无力的垂着。

爬过的地板上,拖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红。

“疼吗?”

叶雨歌开心的看着她狼狈又无力的样子,在她身边蹲下,笑容甜美。

忽的,她一把抓住叶南烟的头发,用力的向后扯。

强迫她去看已经没了气息的乐乐:“心是不是很疼啊?我知道你怀上锦洲的孩子时,也曾这样疼!

叶南烟,你凭什么?你不过是一个人人唾弃的私生女,凭什么和他生孩子?你的孩子,和你一样下贱,活着就是浪费空气!不该活着!”

听着,叶南烟猛地转头看她:“你——喜欢墨锦洲?”

从结婚开始,她这个好姐姐就一直撺掇着她离婚。

说墨锦洲半身残疾,娶她是为了羞辱叶家。

说他手毒心狠、嫉妒残暴。

明知她心有所属,偏要棒打鸳鸯,自己不幸就看不得别人幸福!

“是啊,我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我!”

叶雨歌的表情骤然变得狰狞扭曲,眼里是嫉妒的火:

“他明明知道你恨他,知道你怀孕时曾无数次想要流掉这个孩子。可是,他却依旧宠着你,护着你们的孩子!

对了,你刚刚间接害死的那些人。不是来监视你的,是他派来的保镖。就在刚刚,乐乐死之前,他一个人去了源海路。他以为乐乐在那里,一个人开着车去救他!

多惨啊!一个站不起来的残废,开着那辆为他定制、极具羞辱性的车,去救人!”

叶雨歌猛地抓紧手里的头发,将叶南烟的头狠狠撞在地上。

笑容猖狂,满是恨意:

“可惜了,他救不了你们的孩子,还把命给丢了!叶南烟,你知道吗?他在死之前,说的最后三个字,竟然是你的名字!”

“他死了?”叶南烟愣愣的抬头。

血,从额头上的窟窿里咕咕流出,糊了一脸。

她嫁给墨锦洲是被逼无奈。

彼时,她有想要嫁的人。

所以她讨厌他,恨他。

可是,从未想过要害死他。

“是啊,死了。和轮椅一起,从悬崖上摔了下去。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死无全尸!”

叶雨歌将照片扔到她眼前,笑了起来。

声线尖锐,满是恶毒:“他不喜欢我,无论我怎么勾引,他都熟视无睹!

甚至,宁愿从四楼翻下去,也不肯哪怕只是和我传一下绯闻!既然他这样不识好歹,那就去死好了!”

她抓着叶南烟的头发,一下一下往地板上撞:

“叶南烟,你真是蠢死了。你想要托付终生的符博扬,其实早就成了我的裙下之臣。他对你所有的温柔,都是在利用你,帮我报复墨锦洲!他一点儿都不爱你,他的心里,只有我叶雨歌!

对了,你知道为什么墨锦洲现在会一无所有吗?因为股东大会那天,符博扬绑架了你,拍了你的艳照去威胁墨锦洲。而你,却可笑的以为,符博扬是你的救命恩人!

还有爸爸。我忘了告诉你,他在狱中身患恶疾,已经死了!他去投案自首,是因为我告诉他,那个人是你杀的。他为了护着你这个贱种,竟然不顾我和我妈,帮你去坐牢!

既然他没把我当女儿,那我也不用对他手软了......”

叶南烟也不知道自己的脑袋被撞了多少下。

只感觉到,耳边叶雨歌的声音越来越远。

身体的温度也在渐渐流失。

好冷!

她的眼睛糊满了血。

一片血红中,她看着照片里男人的惨状,看着阶梯下的小小尸体。

心里满是愧疚。

对不起!

意识,渐渐涣散。

叶南烟缓缓的闭上了写满了不甘的眼睛。

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她似乎看见了墨锦洲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他在佛堂前,坐在轮椅上,素来清冷的凤眸中,满是虔诚:

“但为南烟,落子无悔。”

墨锦洲,你求了什么?

......

......

头疼欲裂。

叶南烟猛地睁开眼睛,大口的呼吸着。

入目,是白色的茶几,和深蓝色的窗帘。

她站起身,左右环顾。

陌生的房间。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低头,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手脚。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被叶雨歌打断了手脚吗?

蓦地,她眼神顿住。

一错不错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精致的脸,吹弹可破的肌肤。

一双杏眸,明媚而清澈。

额头上红了一小块,但是并不严重。

谁把她救了吗?

“南南,我马上就好。”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符博扬?!

叶南烟猛地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这才发现,她因为太震惊,一直忽略了浴室里的水声。

符博扬救了她?

他不是和叶雨歌是一伙的吗?

不对!

这个场景——怎么有点熟悉?

“叶南烟和符博扬真的在里面吗?不是骗我们的吧?”

“万一是真的呢?叶家二小姐,新婚第三天就和别的男人酒店幽会。墨三爷被戴绿帽子!妥妥的爆炸性新闻!”

对话从大门外传来。

新婚第三天?

叶南烟的眼睛咻得睁大,满是不可置信。

她想起来了。

和墨锦洲领证的第三天上午,她约了符博扬来酒店,准备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

却不曾想,符博扬刚洗完澡走出来,就被借故开了门的狗仔拍到了照片。

半个小时后,整个墨家都知道,她给墨锦洲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随后,照片流出去。

整个海城的上流圈都知道了,她叶南烟是多么的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墨锦洲并未因此提出离婚。

甚至都不曾报复叶家丝毫。

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她,整个人带着足以毁灭世界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会将她活活掐死。

可是,最后,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推着轮椅离开。

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照片的事情,仿若什么都不曾发生。

电视柜上的手机忽的亮了起来。

叶南烟愣愣的将手机拿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日历和时间,赫然是两年前的三月十七日!

这是恶作剧吗?

所以,她这是回到了两年前?!

怎么可能——

“滴”的一声,将叶南烟从思绪中扯了回来。

眼看着门把开始转动,她赶紧转身往窗户边冲。

不管是真的重生了,还是恶作剧,都绝不能让狗仔拍到她和符博扬共处一室的照片!


房间在五楼。

下面正对着一个丘比特音乐喷泉。

叶南烟毫不犹豫的踏上窗边的茶几,直接翻了出去。

赶在狗仔开门之前,手脚并用的攀上了外墙上的空调位。

楼层不太高,可是悬空在外面的感觉依旧不太好。

她咽了咽口水,咬着唇瓣,看了下脚下的情况。

空调位是内凹的设计,虽然有金属栏可以攀爬,但是需要强大的臂力,否则很容易掉下去。

她在领证当晚喝得烂醉,睡了一天两夜后,早饭都没吃就约了符博扬出来。

刚刚在房间里,脑袋还不小心撞到了茶几。

导致现在有些手脚发软,真不一定能抓得稳栏杆。

叶南烟的视线落在下方的喷泉上。

听着从房间里传来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她深呼吸一口气,咬了咬牙,直接松开了手。

几秒钟后。

“噗通”一声,喷泉池里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虽然叶南烟已经竭尽全力护好了头,但是入水的瞬间,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

震得她的脑袋嗡嗡几声,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好在这国内最大的音乐喷泉,够深,足够承接住她的入水。

她很快便游出水面,不顾闻声惊来的围观者,爬上池边。

拽着被打湿而变得异常厚重的长裙,跑出酒店,拦了辆的士。

“你这是?”司机看着满身是水的她,愣住了。

“抱歉师傅,麻烦去城南的馨心殡仪馆。”

话音刚落,叶南烟便改变了主意,“不,先去玺园商城。”

“美女,你这全身是水的,我的车——”

“我付洗车费。”

“好嘞!那你坐稳!”得到满意的答案,司机一脚踩上了油门。

叶南烟松了口气,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

蹙着眉,转头看向窗外。

视线落在不远处正在修建的金融双子星大厦,怔了怔。

这栋地标式建筑,是墨氏集团投资的金融中心。

建成后的封顶晚宴,是她陪着墨锦洲一起参加的。

也就是在那晚,她被下了药,和他发生关系,怀上了乐乐。

想到乐乐,叶南烟心如刀绞。

她看着眼下还在建设中的大厦,刺骨的恨意蔓上心头。

看来,老天都看不过去,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叶南烟抚上小腹,手指死死的攥紧衣料。

一双杏眸里,是令人骨髓生寒的冷。

她一定要给乐乐报仇!

还要护住整个叶家唯一对她好的人——父亲叶威。

还有......

墨锦洲。

她在前世最恨,却也是最对不起的人!

今天,是他奶奶蒲钰的葬礼。

前世,她在这一天让他成了整个海城的笑话。

所以现在,她要赶快过去。

补偿他,就从今天的陪伴开始!

“美女,玺园商城到了。”

司机的话打断她的思绪:“一共是三十五块。”

叶南烟愣了一瞬,才想起来,她现在身无分文。

手机,也在刚刚掉在了温泉池里。

司机看着她,表情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你没带钱吧?看你长得挺漂亮的,可不能做出坐霸王车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否则——”

“我忘了拿钱包,所以要辛苦你,陪我去那边的典当行一下。”

叶南烟打断他的话,指向商城门口的铺面。

还好她今天为了讨好符博扬,特意带了他在她上次生日时,送她的钻石戒指。

虽然只有两克拉,但是也能当个小十万了。

司机想了想,熄火拔钥匙:“走吧。”

......

半个多小时后。

换了一身黑色长裙的叶南烟,大步走进馨心殡仪馆。

路过休息室时,听见了从里面飘出的墨锦洲的名字。

“墨悉向来把家族看得比亲情重要,要不是蒲钰护着,墨锦洲早就成了弃子一枚。不然他一个站都站不起来的残废,哪儿的资格做墨英金融的总裁!”

“表姑妈你别这么说,锦洲表哥只是不能走而已,但是他的确是墨爷爷最优秀的孙子!”

“是很聪明,但是终究是个残废。别人表面上是尊敬,但是私底下,指不定怎么编排我们墨氏呢。说堂堂墨家,竟然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继承人,还得靠一个瘸子!”

叶南烟脚步顿住,转头看着房间里一口一个残废的人。

转身,大步走了进去。

这三人是墨氏的远方亲戚。

前世,她在墨悉,也就是墨锦洲爷爷的生日宴上见过。

不屑的调侃还在继续:

“就是。以后什么商界晚宴,别家的掌权人都是潇洒倜傥,难道让墨锦洲那个残废去?平白就矮了所有人——啊!”

叶南烟毫不犹豫的端起一旁的茶壶,扔了壶盖。

上前,将茶水全部浇在了还在嚼舌根子的人的头上。

“谁啊?你是不是疯了!”女人猛地跳起来,盯着她,满眼怒火。

“背后嚼舌根子,就是你作为墨家人的教养吗?”

叶南烟冷冷的看着她,精致好看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既然你知道奶奶最宠着锦洲,却在她的葬礼上对锦洲出言不逊。怎么,是想让奶奶晚上来找你好好说道说道?”

女人听着她的话,心虚的同时,愤怒更甚:

“你谁啊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是——”

叶南烟打断她:“我叫叶南烟,是锦洲的新婚妻子。”

“新婚妻子?”

女人愣了几秒,冷笑起来:“骗谁呢你!墨锦洲结婚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看你长得还算不错,怎么这么不要脸,迫不及待想要爬上锦洲的床?我可告诉你,虽然锦州是残疾,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惦记——”

“南烟?”

清冽,如同深谷甘泉的男声,蓦地响起。

叶南烟猛地回过头,看着出现在门口,坐在轮椅上的人。

男人的五官立体如刻,线条极其完美。

肌肤比常人要白上许多,如同顶级羊脂玉,没有丝毫的瑕疵。

眉骨挺拔,唇薄且红。

她有些鼻酸,眼眶也微微发热。

真好!

他还活着!

好好的活着!

墨锦洲看着眼圈泛红的叶南烟,凤眸里浮上一层薄霜。

让人不寒而栗。

“你们——”他看向她身后的人,俊眉蹙起。

下一秒,声音却戛然而止。

他愣愣的看着扑进怀里的叶南烟,感受着她柔软却攀紧他肩膀的双手。

鼻息间,是独属于她的淡淡沁香。

薄唇,抿紧。


叶南烟紧紧的抱着墨锦洲。

想着他和乐乐因为她而惨死,自责愧疚的同时,眼泪有些绷不住了。

“怎么了?”

墨锦洲问,嗓音依旧清凌凌的。

却藏着一丝僵硬和无措。

“没事。”叶南烟拼命的往回咽眼泪,轻轻吸了下鼻子。

墨锦洲却一下听出了她声线里的哽咽,俊眉蹙紧:“你哭了?”

抬眸看向房间内的人,眼神骤然变得凌厉。

隔着衣料感受着男人的体温,和强壮有力的心跳,叶南烟猛地回过神来。

连忙松开了他,起身后退了几步。

额,他们现在还不熟。

她这样突然的热情,会让他怀疑的。

“没有。”她敛了敛心神,摇头,“抱歉,我刚刚是——还没睡醒。”

干巴巴的,找了个她自己都想翻白眼的理由。

“出什么事了?”墨锦洲问。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蜷缩,似乎还残留着小女人身上的味道。

“没事,你先陪我去见你爷爷吧。”叶南烟表情淡淡的摇头。

她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人在背地里如此轻视他。

墨锦洲没有继续追问,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侧目看了站在身旁的连壹一眼:“赶出去!”

叶南烟走到他身后,推着轮椅,朝着灵堂走去。

几秒后,不甘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

“你拖我干什么?我是墨家人,你凭什么让我离开!放开我,我要去找锦州!他误会了,我真的没有做......”

叶南烟听着身后的动静,淡淡的勾了下嘴角。

“怎么来了?”

墨锦洲面无表情的问:“酒醒了?”

叶南烟听出了他声音里的讽刺,抿了下唇瓣。

“对不起。”她说。

半个月前,叶家资金链断裂,出现巨大的财务危机。

恰逢墨悉为墨锦洲挑选豪门千金相亲。

墨家百年基业,富可敌国。

墨锦洲是墨家这一代最出色的继承人。

却因为五年前的一场车祸,双腿受伤,不良于行。

传闻中,身为墨英金融总裁的他,性格偏执诡异,心狠手辣,行事变态疯狂。

在得知墨悉一直没有找到心意的孙媳妇人选,她外公将她的资料递了过去。

最终,用她的婚姻,换来了墨氏的三个亿的注资,解决了叶家的燃眉之急。

她和符博扬在一起一年多,自然不愿意就这样屈服。

可是外公却给她下了安眠药,将她直接送进了墨锦洲住着的御晟华府。

等她醒来,结婚证已经摆在了床头。

一切尘埃落定。

她又气又急之下,喝了一整瓶的茅台,醉睡了一天两夜。

就在她昏睡的这一天,墨锦洲的奶奶蒲钰去世了。

“锦洲少爷,出事了!”

佣人慌乱着急的声音,将叶南烟从回忆中拉扯出来。

“怎么了?”墨锦洲从她脸上收回目光,沉声问道。

佣人不屑又憎恶的看着叶南烟,欲言又止。

墨锦洲眼神一冷:“说!”

“灵堂那边,有人突然放了叶小姐的照片。”

闻声,叶南烟的心里咯噔一下,眉心拧起。

是那些艳照来了吗?

可是刚刚,狗仔应该没有拍到她在房间里的照片!

“我们去看看。”她抬头,表情没有丝毫的慌乱。

墨锦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操纵着轮椅,朝着灵堂走去。

叶南烟跟在他身侧。

等靠近了,便听见众人的议论声:

“这个叶南烟也太过分了!今天是锦洲奶奶的葬礼,她却出去和野男人厮混!”

“不要脸的东西!真是丢尽了叶家的脸!我要是有这种不守妇道的女儿,直接拖回去活活打死!”

“墨锦洲也太可怜了吧?本来就——现在还被戴了绿帽子!”

“就是!不过我听说这个叶南烟本来就是私生女,是叶威和外面的女人偷偷生下的,叶夫人为了面子,才不得不认她当女儿!”

“真的吗?那难怪了!俗话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荡妇的女儿天生就下贱。”

“锦洲少爷!”

随着晏管家的一声,所有人回头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墨锦洲,纷纷噤声。

眼神一偏,落在叶南烟身上,满是鄙夷。

“锦洲。”墨悉转过身来。

看着站在孙子身旁的叶南烟,顿时眉头紧皱:“你怎么来了!”

浑厚的声音,冰冷刺骨。

“爷爷,抱歉,我来迟了。”叶南烟微微低头。

然后走到灵堂前,跪下,对着蒲钰的灵柩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甫一站起身,棺木旁本该放着蒲钰视频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她的照片。

一共七张照片。

先是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她,和符博扬一前一后走进乾程大酒店的两张单人照。

然后是他们在酒店餐厅里,亲密吃着早餐的三张合照。

之后,他们先后走进了0516号房间。

最后一张照片右上角的时间,赫然就是今天十点十五,半个多小时之前。

“叶南烟!今天是锦洲奶奶的葬礼,你却在酒店里和别的男人苟且!现在居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站在一旁的墨清隆厉声开口:“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东西,竟然还想骗我墨氏三个亿的注资!马上给我滚!叶威连女儿都教不好,更妄论管理公司!”

他转头看向墨悉:“爸,叶家这是在羞辱我整个墨家!必须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叶南烟看也不看他,而是望着墨悉:“爷爷,请听我解——”

墨清隆猛地转头,拿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她砸了过去:

“铁证在前,你还想狡辩!”

墨锦洲眼疾手快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往自己的方向猛地一带。

稳稳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烟灰缸恰好落在他的脚边,四分五裂。

叶南烟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们离得太近,近到似乎呼吸都缠绕到了一起。

她坐在他的身上,感受着他的体温。

心尖蓦地一颤,像是被烫到了。

男人金丝边眼镜后的一双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扬,如同国画大师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美得惊人。

深色的瞳仁里淡薄如水。

“你不配站在这里,别脏了我们的眼,给我滚出去!”墨清隆沉声呵斥。

叶南烟猛地回过神,赶紧从墨锦洲身上下来,站到一边。

长发遮住的耳尖,微微泛红。

两世,这是第一次,她在清醒的情况下,和他如此亲密的接触。

“大伯。”

墨锦洲慢条斯理的摩挲着盖在腿上的薄毯,淡然出声:“定刑尚且讲究口供,大伯怎么比我还着急?”

嗓音里,是不容置喙的冷厉。

“锦洲,你怎么能这么不识好歹,我这是在为你出气!”

墨清隆的眼里满是嘲讽:“难不成,你心甘情愿戴着这顶绿帽子?”

“我只是相信爷爷的眼光。”

墨锦洲迎上他的目光,淡淡勾起薄唇。

转头:“想说什么便说吧。”

叶南烟垂眸看他。

没错过他一脸云淡风轻下,捏着毯子、青筋毕现的右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