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厉少他绿了自己

厉少他绿了自己

半夏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豪门中有传闻,厉家家主,虽然权势滔天,但他却是个克妻的命格,至今已经克死了三任妻子。虽然嫁给他等于拥有了无尽的财富,但没有哪家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受罪。苏酒有一个深爱的未婚夫,可是在大婚当日却被继母与继妹陷害,最终她被送进了厉家家主厉景深的面前……

主角:苏酒,厉景深   更新:2022-07-16 02: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酒,厉景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少他绿了自己》,由网络作家“半夏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豪门中有传闻,厉家家主,虽然权势滔天,但他却是个克妻的命格,至今已经克死了三任妻子。虽然嫁给他等于拥有了无尽的财富,但没有哪家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受罪。苏酒有一个深爱的未婚夫,可是在大婚当日却被继母与继妹陷害,最终她被送进了厉家家主厉景深的面前……

《厉少他绿了自己》精彩片段

帝都一流世家苏家的客厅里。

坐着两位身穿秀禾服的新娘。

苏家主母林芳华让下人端来了两碗糖水:“今日是你们两姐妹同时出嫁的好日子,这甜水寓意婚后甜甜蜜蜜,是咱们帝都的习俗,婚车马上就要来了,你们快尝尝。”

苏酒目光微闪,没有喝,林芳华看她不喝,无奈的笑了一声:“你这孩子,客气什么,你虽然不是我亲生,可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出嫁,我这还有点舍不得。”

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苏家,不用在面对林芳华母女的嘴脸,她迟疑着接过。

“谢谢林姨。”苏酒低头喝了一小口。

过了一会,佣人进来说:“大小姐,林家人来接你了。”

“还有盖头没盖呢,一人一个。”林芳华从佣人手上接过了龙凤呈祥的红盖头,亲自替她们两人盖上了。

苏酒正在看着门口,还没有看到林宥的身影,视线就被红盖头挡住了,她正要掀开,林芳华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红盖头都是要新郎亲自掀起来的,不然寓意不好。”

林芳华朝佣人使了个眼色:“秦妈,扶大小姐上林家的车。”

因为盖头的遮挡,苏酒只得一步一步随佣人走出门。门外是低调的劳斯莱斯,佣人将苏酒牵引上车。

林芳华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去的车,不禁笑出声来。

另一个盖着红盖头的女人揭开了盖头:“妈,那贱女人,她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林芳华淡淡道,“雅雅,你放心,她今后绝对不会威胁到我们了,你就安心嫁给林宥,坐享少奶奶之福。”

苏雅紧紧握着手里的小瓶子:“妈要是林宥哥哥发现了怎么办?”

林芳华眼神狠厉:“林宥是林家的私生子,他能求娶到我们苏家的女儿还是你姐姐出的力,虽然身份低了一些,但却是个稳妥的人选,只要你跟林宥发生了关系,他就不会冒着得罪厉家的风险去换新娘,你就可以避免嫁个那个残暴的厉家主了。至于苏酒?呵,不知道是被折磨死还是直接被打死。据说,厉家主前几任……都被凌辱致死。”

苏雅心中大定,她要让苏酒,生不如死!

大宅很快就到了,佣人将苏酒带到新房后就离开了。

不对,头……为什么会有些昏沉……

苏酒倚靠着,晃了晃头,头顶上喜庆的帕子飘下来,她才看清楚,自己究竟在何方,陌生的环境,只有黑白色调,她去过林宥家,没有这种房间。一个人也没有。想爬起来,却又酸软无力,看东西都是模糊的。

猛然,想起之前林芳华的那碗糖水,苏酒心中拔凉。她被林芳华算计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两个男人的说话声。

“在厉家,做出这样的事,会不会得罪那个人?”

“怕什么,是这个女人勾引咱两的,要怪,也怪不到咱两的头上。”

她强撑起身子,翻身下床的时候,身体太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可惊动了外面的两人。

“房间里有动静,她难道醒了?快进去!”

陌生男人的声音像恶魔一般,她脸色瞬间苍白,爬到阳台才发现,这里是二楼!

窗户被打开,不远处巴特罗风格的阁楼上矗立了一只铜像鹰隼,苏酒不由得睁大了双眼,这是厉家庄园独有的标志!这里是厉家!

苏酒呼吸狠狠一沉,只要现在逃出去,那就来得及扭转被调换的人生!

她忍着身体的酸软,手脚并用的爬上了窗户,不顾这六七米的高度,纵身一跃!

落地的一瞬间,她便用卸力的方式减轻了痛苦,可这样的高度,还是让她疼的脸色发白,索性这股镇痛也压下了身体里蹿起的热度。

上面有人探出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苏酒,气的大吼:“快下去抓她,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苏酒急忙站起身,忍着剧痛,满身狼狈的往外跑,这个别墅区她来过,也熟悉,因为林宥的家就在这里。

直到看到熟悉的房子,她才松了口气,大力的敲着门:“开开门!林宥——开……开门!是我—”


门被打开,没有意料之中的浅笑,那张脸有的只是惊慌失措,男人的西装不复整洁,衬衫也凌乱不堪,脖子到处是暧昧的吻痕,连嘴唇,也是红肿的。

苏酒心中一凉,她还是来晚了。

“我俩青梅竹马长大,认识了十八年。”苏酒心中悲切,“你竟然没有认出我?”

“酒酒.....对不起,是我没有认出你,我.....恐怕不能娶你了.....”男人神情痛苦,袒露出大块的胸膛和女人疯狂的抓痕,“我不能将已经碰过的女人送到厉家。我不能让整个林家来承担我的过失。”

林宥试图去拉她:“酒酒!你相信我!给我几年时间让我成长起来,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娶你!”

男人的话宛如一盆冷水泼下,浇的她透心凉,这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刚刚的坚持就像是个笑话!

什么十几年的青梅竹马,什么非她不娶的婚姻,在他的前程面前,都是屁话!

苏酒压下心里的酸涩,她一向要强,此时已经够狼狈,更不想在他面前流一滴泪。

她冷笑着反问“等你娶我?你拿什么娶?你敢得罪厉家?我告诉你,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林宥,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再没有任何瓜葛!”

真是可笑啊……苏酒拖着身子,不管背后男人后悔的眼神,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苏酒,真是当初瞎了眼,看上这么个懦弱的男人!已经离林家很远了,苏酒初时只觉得昏沉无力,还能勉力支撑,现在却又浑身燥热起来。药效发作的十分猛烈,苏酒终于支撑不住无力感,倒了下去。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男人有着姣好流利线条的下巴,和那双如幽潭般吸人魂魄的黑眸。

鼻尖有股薄荷和香草混杂的味道,意外的好闻。

苏酒抬起泛红的眸子,跟八爪鱼似的,使劲扒住男人,嘴里含糊不清,渴望地道,“救我……求你救救我……好热啊……”

男人似乎也不舒服,眸子暗红,翻涌着情欲。

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他的父母为了让他娶妻生子,竟然敢给他下药!

而忽然冲进他怀里的女人,就像是给他又点了一团火,一触即燃!

“你救救我,把我送去医院,求求你——”

男人撩起她眼前的发丝,视线定格在她脸上,苏家的两个女儿,他见过照片,他父母说,苏酒是要嫁给他的人,那要是这么说,这位苏酒小姐,就是他的新婚妻子了。

“不去医院,我满足你。”

既然已经结婚,那去医院干什么,他就是现成的解药!

苏酒此时的脑海里全是热这个字,嘴中念叨着去医院,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就是忍不住想爬到男人身上去,想要寻找一点点的慰藉,可她发现,这个人和她一样热,她刚想要推开,男人已经拦腰将她抱起。

车子里,男人压着苏酒,直接亲了上去,撕碎女人的衣裙,像是凶猛的野兽,毫不留情撕扯苏酒……

苏酒不知道被折腾了几回,她本身体力就弱,男人生猛的攻击,导致她坚持不住,晕过去了。以至于苏酒醒来时,腰都直不起来。

而天色,已经微微暗了下去。

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她只觉得荒唐却又无可奈何!

苏酒从来就是倔强的主,犯冲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勉强撑起身子,强憋着泪水,犹豫几番,最终心中默念大哥对不起了,抽出男人的西装遮住自己的身体,又从破碎的衣裙里,掏出支补妆的口红,唰唰在男一旁破碎衣裙布片上写下一串联系号码。

他还在,头别在另一边,只露出布满吻痕的脖子,苏酒也不敢去看,怕惊醒了男人。

浑身酸痛,双腿发软,嘴唇也残留着几分疼痛,可想而知,刚刚是有多疯狂。

苏酒跌跌撞撞打开车门跑了出去,眼里氤氲雾气。

“快,人在这里,终于找到她了。”

苏酒警惕地看着这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就是从窗外探出头的那个人。

为首的男人邪笑着扫了眼苏酒狼狈的样子,眼里闪出不甘:“大小姐刚刚是在跟野男人快活吗,让我们好找。”

苏酒紧紧咬着牙,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恶毒到这个地步,给她下了药,还安排了云城的两个公子哥在新婚当天对她用强,若是让他们计谋得逞,她苏酒首当其冲会承受厉家的怒火。

“别浪费时间,总归她是在外面失身了,带回去给厉家。”

苏酒抗拒地后退几步,谁知直接被人以刁钻的角度扣住身子,要挟上车。

车子很快到了厉家,车门刚一打开,苏酒趁他们不备,踢中男人的要害,就往主宅跑去,如果她被人强压着进了住宅,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宴会早就开始,来的人都是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龙凤云集。

林芳华林芳华烦躁的看了眼门口,这时门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众人惊异的看向门口,苏酒面色沉冷,有些混乱的衣衫和发髻都挡不住她散发的冷意。

“酒酒?你这个样子……是被人欺负了?你不是喝醉了,在婚房歇着吗?如今怎么会……搞成这幅样子?”林芳华林芳华一副惊讶的模样。

好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苏酒只想呵呵一笑,这不明摆着说她失身了吗?想带偏别人?

少女狼狈的模样,还有身上那西装,酡红未退,可不就是失身的模样嘛。

林芳华可是说的‘有理有据’啊,真是讽刺。

众人轻声议论,这厉家主的未婚妻,那备受欺凌的模样,一看就是出事了。

见众人惊讶,林芳华忙慌张的解释:“酒酒啊,你不是练过空手道吗?怎么会……这样?几个大汉都打不过你,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林芳华像是急着为苏酒辩解,“别担心,母亲会保护你!”

苏酒不得不佩服林芳华的演技,几句话将舆论翻转。

她终于开口,语气冰冷,眼里都是摄人的寒光:“林姨,你的意思是在暗示我被人非礼了?”

林芳华被她冷漠的眼神吓了一跳,慌乱的摇摇头:“酒酒,你不要多想,我先扶你到休息室去换身衣服,你这个样子,我看着心痛啊。”

苏酒冷漠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冷笑:“你的心难道不是被狗吃了?我刚刚死里逃生,却被你泼了一身脏水。”

“什么!死里逃生?谁要害你?这可是厉家的地盘谁敢害你?”

众人脸色惊变。


是啊,厉家的地盘,谁敢害人?

林芳华的言外之意,不过就是苏酒是自己把自己搞成了这副模样的,与旁人无关。

苏酒冷笑,忍住身体上的不适,冷漠的开口:“我今天是厉少的新娘,被人陷害,可是林阿姨,我伤成这样,你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觉得我被人强了,你这是想打厉家的脸吗?”

厉家的婚礼,新娘变成了这样,也就是这些人碍着厉家的威严不敢多嘴多舌,心里却指不定在胡乱猜想些什么。

苏酒也知道,她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了,以后必然谣言不断!

她的一辈子,说不定就毁了!

苏鸿博从人群中走出,急匆匆的走到苏酒的身边:“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酒在他的眼中,没有看到半点惊讶。

她心中一片寒凉,原来,她的父亲也知道会是她嫁进厉家!

呵,好得很。

林芳华扶住苏鸿博,继续道:“你听这孩子瞎说,指定是她觉得厉少为人……”

她话音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你在家里都答应了,怎么临时又反悔了,你让我和你父亲,还有厉家以后如何做人?”

不得不说,林芳华的语言艺术,眼看着强奸不可行,就又给她安了一出逃婚的戏码。

厉少是什么为人,大家都清楚,可既然都答应了结婚,临时逃跑,可就太不当人了!

苏酒瞥了一眼林芳华,目光冰冷,骇人可怖!

林芳华一愣,一时间就有种被毒蛇盯住的错觉!

“林阿姨,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我既然已经答应嫁了,就不可能反悔。”

“您这样说我,是觉得厉少配不上我?专门在抹黑他吗?”

“也对,您在家里,可是跟我说的清清楚楚的,厉少是一个阴狠残暴,又克妻的人。”

句句不留情的话,让林芳华和苏鸿博脸色巨变。

她今天怎么如此伶牙俐齿,完美的逻辑完全让她招架不住!

“臭丫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林芳华一时情急,直接瞪了苏酒一眼。

“林阿姨没有说过吗?那您这么激动做什么?莫不是心虚了?”

众人都投过来了怀疑的目光,落在林芳华身上,像刀子一样,让她一阵难堪。

苏鸿博蹙了下眉,很自然的把林芳华拉到了自己身后,有些不悦道:“酒酒,怎么跟你林阿姨说话呢!”

“芳华,你怎么也跟酒酒一般见识!”

林芳华深吸口气,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厉家,她要稳住,不能被苏酒带了节奏。

“酒酒,阿姨知道你在外面受了委屈,心情不好,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冤枉阿姨啊,会被别人笑话的。”

苏鸿博是个极为好面子的人,是决计不会允许苏家成为笑柄,急忙开口:“酒酒,快跟你阿姨道歉!”

苏酒忍不住轻嗤:“不要装出一副这么可怜的样子,我看着恶心。”

当年她母亲去世后,苏鸿博就把林芳华娶进了门,当时,苏雅都一岁多了,呵,这个男人,在她母亲病重的那一年里,竟然出轨!

所以,她从一开始,便不喜欢林芳华和苏雅。

可是年纪小,她做的所有反抗都徒劳无功!

可现在,她忍不了了!

“爸,现在受伤的是我!您不关心一句也就罢了,阿姨污蔑我和别人有染,我不过是反驳了几句,还是在考虑两家的名声,如果一开始你们就相信我,哪里会给别人看戏的机会?”

苏鸿博被苏酒淡淡的一句反问弄的哑口无言。

细细想来,好像从一开始,林芳华就在刻意的抹黑苏酒,让苏家成了众人的笑料。

可苏酒平时一向听话懂事,今天却完全没有顾全大局!

李管家送走了一些客人,进来大厅的时候,就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佣人过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李管家脸色变了变。

走进了,看到苏酒的模样,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正准备说什么,一个佣人拿着电话走了过来。

李管家听到电话里的嘱咐的声音,虽然有些意外,可还是应了一声是。

“苏,苏小姐,你怎么伤成这样了?”

她脸上有些擦伤,整个人看着都很羸弱。

“您先上去休息,我马上给您叫医生。”

苏酒没想到,第一个要给她叫医生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个外人。

“管家叔叔,我没事,但是有两个人想要伤我,麻烦您报一下警。”

李管家一听,神情大骇,立马严肃起来“什么,竟然有人敢在厉家伤你?不用担心,厉家肯定给你一个说法!”

闻言,苏酒稍稍松了口气。

林芳华看到李管家拿起手机在叫警卫员过来,心头微沉,目光不由的朝外面多看了几眼。

这个封严和陈哲到底行不行,怎么到现在还不过来!

只要他们两个能坐实了苏酒有多么的放荡,那么苏酒今天就是再能说会道,也只能乖乖认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里划过一丝恶毒!

就在这时,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苏小姐,咱们刚刚做完最亲密的事,你这用完就丢,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封严和陈哲是一起走进来的,两人脸色阴沉,更多的,却也是嚣张!

话语说的太过暧昧,让人不得不去怀疑苏酒和他们的关系。

众人目光在他们三个人身上穿梭,封严两人,是豪门圈子里有名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而他话语间的意思,瞬间坐实了苏酒行为放荡,新婚当天在外面和别的男人野合!

厉少还没见到这位新婚妻子呢,头上却已经绿油油了。

苏酒看到他们两个人,神情变的有些古怪,余光注意到了林芳华的神色,淡声道:“管家叔叔,就是这两个人想要坑害我!对我意图不轨!”

李管家还没说话,就听到了封严轻挑又讽刺的话。

“苏小姐,做人要诚实的,我封严这人虽然爱玩了点,可也是有底线,若非你勾引,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有夫之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