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穿越农门我成了团宠本宠

穿越农门我成了团宠本宠

叶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青青竟然也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魂附到一个命苦的农家女身上,从小和弟弟相依为命,在舅舅家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如今更是被“卖”给了一个“哑巴”夫君祁大壮,开局实在不利。迫于无奈,为了扭转战局,叶青青只好开启逆袭模式,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却没想到,“哑巴”夫君根本不哑,还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主角:叶青青,祁大壮   更新:2022-07-16 0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青,祁大壮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农门我成了团宠本宠》,由网络作家“叶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青青竟然也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魂附到一个命苦的农家女身上,从小和弟弟相依为命,在舅舅家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如今更是被“卖”给了一个“哑巴”夫君祁大壮,开局实在不利。迫于无奈,为了扭转战局,叶青青只好开启逆袭模式,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却没想到,“哑巴”夫君根本不哑,还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穿越农门我成了团宠本宠》精彩片段

叶青青只觉得耳边传来女人大声说笑的声音,和一个小孩细碎的抽泣声,里面好像还夹杂着几声姐姐。

自己这是做梦呢,还是做梦呢!

她的意识慢慢回笼,她记得自己下班时看到一个孕妇差点被突然冲出来的小卡车撞到,自己冲过去推了一把,然后自己就被撞飞出去了。

她蓦然睁开眼睛,那孕妇怎么样了,别没被卡车撞到,反而被自己推出问题,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可她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张花猫般的小脸,那张小脸的主人一见她睁开眼睛,惊喜地叫道:“姐姐,姐姐,你醒了,呜呜呜……”

叶青青想问“你是谁!”可是嗓子眼里像堵了块棉花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朝着那张小花脸干瞪眼。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现睁眼看到的是这么张人脸,难不成这里就是阴曹地府?

不过也不对啊!

还没等她想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的头顶上又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脑袋。

女人长着一张大饼脸,上挑的眉眼略显刻薄,她的头发在后脑挽成一个发髻,上面还插着一根银簪子。

女人见叶青青真的醒了,脸上扯出一丝笑,“大丫啊,你就别倔了,人家刘明亮说了不要你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想不开呢?”

“一会人家祁大壮就上门来接人了,你可不能继续闹脾气了,跟人家回去好好过日子,你弟弟我和你舅舅会好好待他的。”

叶青青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女人说的话她怎么不明白呢,只是那语气里的威胁她却听出来了。

可是自己的妈妈是独生女,哪里冒出来的舅舅?还有弟弟又是什么鬼?她也是独生女好吗?

正疑惑着,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另一个洪亮地女声传来,“大壮啊,你来得这么快啊,快去吧,你媳妇在屋里呢。”

“香兰娘,大壮来了。”

“大壮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大饼脸女人向外招呼道:“大丫听说你要来接她,羞得不敢出门哩。”

女人扔下叶青青就往门口迎了出去,一会儿带进一个高大的男人,就听女人说道:“行了,快点把人领走吧。”

高壮的男人看了叶青青一眼,一声不吭地上前扛起她就往外走。

“姐姐,姐姐。”花脸孩子立刻迈开小短腿追了上来,奈何男人的腿很长,步子跨得大,几步就到了门外。

然后叶青青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放在一辆板车上了。

花脸小孩才哭唧唧地冲到车边,枯瘦的小手扒拉着板车不放,“姐姐你别走!你别走……”

叶青青听了他的哭声不知为何,整颗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抓着反复揉搓,疼得她快窒息。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花脸小孩已经发出一声痛呼,叶青青定睛一看,他的耳朵正被刻薄女人抓在手里,他的双手捂着耳朵哭求道:“舅妈,轻点!疼!”

“知道疼了啊!知道疼了还不快给老娘滚去洗衣服,老娘养了你那么大,不是让你吃白饭的!”说着一甩手就把小孩甩到一边。

然后赔着笑走到男人面前,“大壮啊,你快把大丫带走吧。”

男人面无表情地扫了眼摔地地上的小孩子,又看了看面前的女人,沉沉地点了下头,推起板车就出了门。

叶青青这才发现不对劲在什么地方,这些人的衣服,他们怎么都穿着电视剧里的古装?假如这里真是地府的话,这些人怎么跟演戏一样,地府的日常就那么清闲?

正疑惑间,叶青青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人硬塞进什么东西一样,她疼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四周已是一片漆黑,叶青青摸摸身下的硬板床,发出一身无奈的叹息!

这都是什么事啊,不就是突然正义心爆棚救了个人吗?老天爷用得着这么耍她?

穿越时空这种事不都是那些小说作者杜撰出来的吗?怎么还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自己被强行塞入脑中的是一大段陌生的记忆,准确地说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这是个连名字也没有的小女孩,跟着舅舅舅妈一家生活,他们叫她叶大丫,叫她弟弟,也就是之前她看到的那个花脸小孩为叶小弟。

叶大丫的父亲在弟弟叶小弟刚出生就死于在山里,连尸骨都没找到。

那时一个游方道士正好路过,说叶小弟命太硬会克死家人,于是他们要求叶方氏扔掉孩子,可叶方氏哪里肯。

不巧的是叶家老爷子正好在那里摔断了腿,于是叶家人更断定叶小弟是专门来克家人的,就把叶方氏赶回娘家。

起先叶方氏的哥嫂怎么也不肯让她回来,还是方老爷子强势地把女儿接回家。

可是没过多久,叶家二老也相继去世,叶大哥又是个怕媳妇的,就把妹妹一家赶到村边的破茅屋居住。

前几年叶方氏也去世了,方陈氏见叶大丫姐弟会干活了,就白天把他们拎到家里干活,晚上再赶回破茅屋。

如此过了几年,叶大丫年纪不小了可以说亲了,她原来是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小未婚夫的,就叫刘明亮。

这叶大丫从懂事开始就喜欢上了刘明亮,可惜对方一直对她爱搭不理的,甚至早已在暗中与她的表姐方香兰勾搭在一起。

正好今年刘明亮考上了童生,就借着门不当户不对的名头把跟叶大丫的亲事退了,还提出要跟方香兰订亲。

这可不得了喽,叶大丫又吵又闹,方陈氏一个不耐烦就推了叶大丫一下,没想到她脑袋撞到了墙上一命呜呼了,而她叶青青就到了这儿。

至于那个面瘫似的男人,叫祁大壮,眉眼倒是长得很周正,甚至可以说是英俊,只可惜是个哑巴,而且他娘在生他的时候死了,村里就有人说他命硬,把亲娘都克死了。

现在都二十好几了,都没娶上媳妇,没办法,他奶奶只好拿出十两银子给他娶媳妇,说白了就是买。

方陈氏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去问了一下,没想到就成了,于是悄咪咪地收了对方的银子,把人卖了。

现在叶大丫,哦不,是她叶青青应该就是躺在祁家的屋子里。

正想着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抹昏黄的光线直剌叶青青的眼睛,让她不由自主地用手挡了一下。

“你醒了?”男人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叶青青移开手,映入眼帘的中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很陌生,但又恍恍忽忽地在哏儿见过。

她刚想开口,突然脸色一变,指着男人道:“你……你……不,你会说话?”传言中的哑巴竟然开口了,这是多么惊悚地一件事啊。

祁大壮的嘴角微微勾起才想说话,就被后面的人一把拉开,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妇人探过脑袋,慈祥地说:“你就是大丫吧,我是这臭小子的奶奶,你也叫我奶奶好了。”

叶青青想了一下,才记起,这个祁大壮的父母也已经去世了,他如今跟自家奶奶和小弟相依为命,这点倒是跟叶大丫挺像的。

只不过叶大丫没人心疼她的奶奶,只有疯狂压榨她们姐弟的舅妈。

见叶大丫,也就是叶青青不说话,祁老太继续道:“大丫啊,你放心,我家臭小子不是哑巴,他只是不爱说话,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叶青青一脸黑线,她怎么觉得这老太太是在向自己推销她的孙子呢。

叶青青刚想说话,肚子里传出一声咕噜声,因为屋里很静,这声音就特别明显,叶青青的脸一下子红了,摸着肚子有点不知所措。

祁老太见她这个样子,呵呵地笑了一声,“饿了吧,来,小壮把粥给你嫂子端过来。”

说话间,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碗挤到床前,有些小羞涩地道:“嫂子好,我叫小壮,粥还热着你赶紧喝吧。”

叶青青看到这个男孩,心脏又抽疼了起来,她知道这是叶大丫的记忆,她想起了还在方家被压榨的叶小弟。

叶青青等疼痛缓了缓才接过粥碗,“谢谢你。”

瓷碗里竟然是大半碗的白米粥,很稠,上面还飘着一些碧绿的菜叶,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

而叶青青也很没骨气地咽了咽口水,在叶大丫的记忆中,她吃白米粥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吃吧,到了家里就是自家人,别不好意思,一会儿凉了就不好了。”祁老太催促道。

正在叶青青要喝的时候,屋里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吞口水的声音,叶青青抬头看去,就见祁小壮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往后退去。

“嫂子,我吃饱了,真的。”

叶青青听着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温柔地对祁小壮说:“家里还有空碗吗?”

“有的,不过嫂子你要空碗干什么呀?”

“你去帮我拿一个来。”叶青青没回答他的让,而是对他说。

也许是她的语气很温柔,让祁小壮不由自主地听了她的话,很快就拿了一个空碗进来。

叶青青拿过碗,把自己手里的粥倒了一大半在碗里递到祁小山面前道:“喏,吃吧!”

祁小山后退了两步,“嫂子你吃,我吃过了,奶奶说这些粥是留给嫂子的。”

“可是粥有很多我吃不完啊,小壮帮我吃完好吗?”叶青青柔柔地说。

祁小山一脸为难地看向祁老太,祁老太还没说话,就听没有情绪的男声又响起来了,“既然她说吃不了,那你就吃吧。”

听了大哥的话,祁小山就如同接了圣旨一样,小心地接过叶青青手里的碗,欢快地道:“谢谢嫂子,你也吃。”

“好,我们一起吃。”说着把碗送到嘴边。

本来她还想着矜持一点,可当舌尖碰触到白米的清香时,脑子里除了吃,再也没有别的念头了。

因此叶青青的吃相很不斯文,只是比她更不斯文的人还有一个。

祁小壮喝完粥,满足的轻叹了一声,“真好吃啊。”

“好了,都吃到白米粥了,快去把碗洗了。”祁老太笑骂。

“哎好。”祁小壮接过叶青青手里的空碗就往外跑。

祁老太挤开自家孙子坐到叶青青床边道:“大丫,听说你摔了一跤?”

“不是摔的,是我被刘明亮退亲了,他还要跟我表姐订亲,我一时气不过就和表姐打了起来,被舅妈推到墙上的。”

叶青青觉得这老太太对自己没有恶意,自己也不能坑人家啊。

要知道,在古代被退亲的女子名声是很不好的,有的女子甚至就因为受不了人们的指指点点选择自尽的。

祁老太一听就火了,蹭地下下站起来。

正当叶青青以为祁老太会骂她的时候,她却开口骂道:“我就知道刘明亮那小子人模狗样的不是啥好东西,退亲后立马跟人家表姐定亲的事也做得出来,那么多年的书真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随后又对叶青青说:“大丫不伤心,他看不上你是他的损失,我孙子保证比他好一百倍不止,只要你以后心里不再念着他,奶奶啊一定对你好。”

叶青青一脸茫然地看着祁老太,这位老太太的脑回路是不是有点跟别人不同啊,她就不怕坏了自家名声?

这样想着,她也把话问了出来。

“呸,名声这东西算个屁!只要咱们自个儿过舒坦了,管别人怎么说,又不会掉块肉!”祁老太把手一挥道。

“奶奶……”祁大壮看叶青青愣愣地看着自家祖母不由得喊了一声。

祁老太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道:“啊,那个我就是太激动了,总之大丫啊,你就是别有负担,别人要说就让他们说去,我们家不在乎这个。”

叶青青笑了,“我觉得别人要说什么跟我没多大关系。”

“好,你这性格奶奶我喜欢,从今天,不是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谁也不能欺负你。”

祁老太很有气势地一挥手,然后看向自家孙子道:“你小子也把这话给我记住了,要是以后敢因为这事欺负大丫,就等着被我收拾吧。”

祁大壮牵了牵嘴角没说话。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睡吧,我出去了。”

老太太的一句话让叶青青紧张了起来,难道今天晚上她就要的这个男人洞房?


屋里一下子只剩下男人和自己,叶青青的些紧张,昏黄的灯光下,男人的高大让叶青青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他是在生气吗?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自己一个强行被他用银子换来的女人都没生气,他气个毛线啊气。

不过看着他凶狠的样子,叶青青并不敢把这话说出口。

祁大壮看了她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你很怕我?”

叶青青“咕”地咽了咽口水,有些结巴道:“不,不怕。”

男人的嘴角扯了一下,似乎在笑,却让人看得挺渗人的,“不怕就好,那我们就休息吧。”

“啊?”叶青青的小嘴张成了“O”型,大着胆子问:“你的意思是,也要睡在这张床上?”

祁大壮突然觉得这个方家的孤女也不是那么无趣,忍不住就想逗她,“你舅妈把你卖给我了,我们当然要睡一张床。”

“可是……只是……那个……”叶青青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想了想看看室内还算干净的地面,果断地抱起被子,“你睡床,我睡地上。”

叶青青本想让祁大壮睡地上的,可是她的理智还是在线的,知道这是他家,让人家主人睡地上很不厚道,她也没脸说出口啊。

祁大壮看她的眼色又沉了几分,叶青青觉得一种犹如实质的压迫感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刚要说话,就听男人沉沉地道:“你也嫌弃我。”

……

这个让叶青青怎么说,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刚到这个世界,还不想成为某个男人的附属品吧。

“嘁,传言方家孤女胆小懦弱,我看你的胆子倒是大的很,不会被人调包了吧?”

祁大壮无意的一句话让叶青青如同炸了毛的猫,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眼睛也直直在看着祁大壮,最终吐出一句话,“你想多了。”

说着径自在地上铺好被褥,却突然觉得手上一轻。

叶青青疑惑地看向男人,只见他又把被子丢到床上,命令道:“去床上睡。”

“我不!”叶青青心里直打鼓,可面上还是硬气地说。

“我是怕你受了风寒,还要浪费我们家的银子买药。”祁大壮不屑地道。

叶青青气结,随后又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你……”

“你嫌弃我,怎么知道我就不嫌弃你,今晚我去跟小壮睡。”说着转身也了门。

叶青青大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暗自咒骂祁大壮的毒舌。

也许是因为之前是那一撞有点严重,也可能是她终于脱离了方家,原本以为睡不着的叶青青竟然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了,淡淡地阳光透过窗户上有些破损的窗纸照射进来。

原本好天气应该有个好心情,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感情还存在,她竟是心里隐隐发酸。

“吃……你哭什么?”推门进来的祁大壮见了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奇怪地问。

哭?叶青青一摸自己的脸,不知何时竟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呆呆地看着祁大壮,一时无言以对。

这时,外面传来祁老太的声音,“大壮,让你叫大丫起床,你怎么杵在门口不动?”

祁大壮冷淡地看了叶青青一眼道:“擦干净你的脸,出来吃饭。”说完不给叶青青说话的机会,转头就走。

叶青青扯了扯嘴角,她从祁大壮的语气里听出浓浓的嘲讽,仿佛是在说,你一个被买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哭!

她心里虽气,却也无话可说,自己被卖是事实,而且无论哪个世界都不相信眼泪。

难道自己掉几颗金豆子祁家就会放她走?

别做梦了!

何况就算他们真那么好能放了自己,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时空,她又能去哪儿呢?

边想叶青青边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了房门。

站到院子里,叶青青只有一个感觉,穷!这个家太穷了!

破坏的院子用篱笆围了一圈,院里只有三间茅草屋,左边是一个简易的灶房,上面只用茅草盖了个顶,四面透风。

要是大冬天在这里头做饭,叶青青很担心会不会发生饭菜一从锅里盛出来就变成冰碴子。

“还杵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进来吃饭?”祁大壮不耐烦地声音传了出来。

随后响起了祁老太的呵斥声,“死小子,好好说话会死啊,大丫别怕,快进来吃饭。”她又大喊了一句。

叶青青深吸了口气,决定不跟祁大壮这个男人一般计较,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抬步进了中间的屋子。

屋子里,祁老太和祁小壮还有祁大壮都已经落坐,空下来的一边放着一个碗,碗里冒着丝丝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地大米的清香。

又是大米粥?

可是看这个屋里,除了一张桌子和几条长凳就什么也没有了,这是什么情况?

“愣在那儿干什么……”就在祁大山又要发火的时候,祁老太打断他道:“凶什么凶,媳妇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凶的,再这么说话,小心我拿大棒子削你。”

又对叶青青招手道:“大丫,快过来,坐奶奶身边,咱不理他。”

叶青青摸摸肚子出实在是饿了,她昨天一天没吃饭,只在晚上喝了口粥,根本不顶用啊。

她一坐到祁老太下首的位置上,碗里就多了一张蛋饼,“吃吧,瞧你瘦得,风大点都能把你吹跑,这可不行,女人还是要稍微胖一点才好看。”

叶青青看着自己碗里的蛋饼,再看看其他人碗里的野菜饼,眼眶有点红。

原来,就只有自己喝的是白米粥,吃的是鸡蛋饼,其他人碗里的都是野菜粥和野菜饼,他们干嘛对自己那么好,这会让她不忍心说出心里的话的。

“大家快动筷吧,凉了就不好吃了。”祁老太说。

又转头看向祁小壮,“你不是还要去学堂?还不吃饭。”

“哦。”祁小壮连忙应了声,但就在他低头的里候,碗里的野菜饼被人拿走了,接着一个飘散着鸡蛋味道的鸡蛋饼落在他碗里。

祁小壮茫然地抬头,就见叶青青正拿着他的野菜饼往嘴里送。

“大嫂……”

“吃吧,我这两天不想吃鸡蛋。”说着拿起野菜饼子就啃了一口。

祁小壮怔愣地看着笑容明媚地叶青青,正准备告诉祁老太她要回舅舅家一趟。

她已经想通了,现在既然她已经占着这个身子了,那么就也要帮着原主照顾好她在意的人,也算是还了一份恩情。

好在原身在意的人并不是很多,那对所谓的舅舅舅妈就算了,原身姐弟能在那个家里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了。

于是她开口道:“祁奶奶,我想回家一趟。”

“回家?”祁老太皱眉,“你才嫁过来,就算是回门,也还不到时候啊,莫非你是嫌我家大壮……”

“不是的,祁奶奶,您别误会,既然我被祁大壮接过来了,我跟他如何,我一定会安心呆在这个家里,好好的孝顺您。”

“哪怕是有一天他改变心意,只要给我一纸和离书或休书即可,我绝不纠缠。”叶青青郑重地说。

听叶青青这话,祁老太哼了一声,“他敢!”

“祁奶奶,婚姻这事儿强求不得。”叶青青安慰道:“不过,今天我必须回去看看的原因不是因为祁大壮,而是那天我出门子的时候,小弟正在发热,您也知道我们姐弟在舅舅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我想去看看小弟如今怎么样了。”

“原来是这样啊。”祁老太松了口气道:“那是应该的,大壮,你陪你媳妇回去叶家看看。”

不等祁大壮反对,她又将人叫到一旁,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而叶青青因为心里有事,也没注意那祖孙俩在说什么,反正最后不管祁大壮内心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被祁老太赶着跟她一起出了门。

叶青青走得很快,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叶小弟有没有生病。

初到的叶青青就被自己的穿越搞懵了,等她回过味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带到祁家。

只不过她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说,让她去把叶小弟带出那个舅家,不然他一定会死在那里的。

叶青青知道那是原主的感情,可是她却不能忽视这种感觉,罢了,自己占用了人家的身体,怎么着也要完成人家的愿望。

祁家离方家并不算太远,没多久,叶青青就站在方家大门口,才想拍门,就听见院子里传出小孩的哭声、女人的骂声、还有掍捧与皮肉击打在一起的声音。

叶青青心下一慌,也顾不得敲门了,直接推门进了院。

当她看到院中的情景时,整个人都懵了。

她那个便宜弟弟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没了气息,叶青青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只觉得呼吸都困难,勉强朝前跑了两步,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旁边立即有一只大手把她扶住。

叶青青顾不得道谢,跌跌撞撞地跑到叶小弟面前,弯腰把他抱在怀里,“小弟,小弟你怎么了,快醒醒看看姐,姐回来了啊。”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刚出嫁的表妹吗?今儿还不到回门的日子,怎么就回来了?不会是被婆家赶出来的吧?”

一个身材高桃,着一身粉底白花细棉布长裙的女子出现在堂屋门口。

老实说这女孩在乡下地方算是长得很出挑的了,可是她刻薄的话语却生生破坏了她给人的美感。

叶青青看了女子一眼,也不废话,扬手就是一巴掌。

方兰香怎么也没想到如今的叶青青敢打她,直到脸上的痛感传来,她才反应过来,捂着自己半边脸,眼睛瞪得溜圆,大吼道:“你敢打我!”

叶青青被她瞪得一怵,这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了,可这种感觉没在她心里停留多长时间,就被她生生地克制住了。

她现在又不是原来那个叶大丫,怕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叶青青刚想说什么,一道微胖的人影从厨房冲出来,当叶青青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朝她冲了过来。

原本叶青青以为自己肯定要被方陈氏撞倒,却没想到身前突然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也不知怎么回事,方陈氏反倒自己反弹了回去。

方兰香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也忘了自己脸上的疼,赶紧上去扶方陈氏,“娘,你怎么样?”

哪料方陈氏却将自己女人推开,坐在地上就撒起泼来,“哎呀!老天爷啊,你可快睁开眼看看吧,我们老方家辛辛苦苦把这死丫头拉巴长大,还给她寻了婆家,没想到啊……

没想到这喂不熟的白眼狼都敢对长辈动手了……老天爷啊,你赶紧打个响雷孹死这只畜生吧,她这是要翻天了啊……这日子可没法过了……”

方陈氏是双松村出了名的混不吝,大嗓门,她这一撒泼,村里没下地的人都聚到方家门外看热闹。

方陈氏见门外人越围越多,不觉得丢人,反而觉得底气更足了,

“老天爷啊,我陈氏这辈子可没做过什么坏事……我是上孝公婆,下疼儿女啊,甚至连被赶回嫁家的小姑子和她的两个孩子都养啊,没成想啊,最后倒是养出来个白眼狼……”

方陈氏一边哭一边用手拍着地,嘴里一刻都不停地咒骂着,周围人看着叶青青的眼神都有异样。

叶青青面无表情地扫了周围的村民一眼,本也没寄希望他们会帮着自己。

因为方陈氏的名声,村里人一般都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她再扫了眼地上的方陈氏,微微地扯了扯嘴角,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把戏她还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比电视里演得可真实多了。

不过叶青青也不会坐以待毙,人都是站在弱者的一方的,刚刚是陈氏先声夺人,可她会装傻允愣的撒泼,自己就不会卖惨了吗?

不对自己本身就很惨。

先不说原主被这个所谓的亲舅妈卖给哑巴当媳妇,就是自己现在怀里的这个便宜弟弟也能勾起人们的同情。

再看了眼周围的村民,叶青青的眼神停在一个人身上,“林婶子,五叔在家不?”

被称为林婶子的妇人一愣,这叶大丫咋一点也不为自己辩解,反倒找起自己男人来了?


“大丫,你五叔去在家摆弄他的草药呢,你找他有啥事?”林婶子康氏一脸和气地问。

还在撒泼打滚的陈氏一听叶青青找林五,眼皮子就一跳,也用不着人扶了,一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干笑着道:“没事!没事!这死丫头找五哥能有啥事啊。

死丫头,你给我安份点!”陈氏警告地看着叶青青。

叶青青却并不怕她,看着康氏真诚地道:“林婶子,我弟弟昏迷不醒,好像又挨打了,能不能请五叔帮着看看是咋了?”

说着她小心地把怀中的人儿露出来,怀中的小男孩就这么毫无生气地闭着眼睛,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你这孩子,小弟都成这样了,还在这儿耽搁啥,快跟婶子回家去。”

康氏是个热心肠,也知道平常家姐弟俩没少挨打,可被打得昏迷不醒还是第一次见,看叶小弟脸色惨白地倦缩在自家姐姐怀里,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叶青青跟在康氏后面拨腿就要走,可一只手却紧紧扯住她的胳膊,“死丫头,出嫁的女儿泼出的水,你有啥资格管我家的事!”

叶青青把叶小弟往康氏怀里一塞,说了声,“麻烦林婶子了。”

自己转过身看着陈氏,道:“你家的事?你家是方家吧,可我姓叶,我弟也姓叶,跟你家有啥关系?”

“呸,不要脸的小娼妇,要不是我们方家把你们姐弟拉拨长大,现在你们坟头上的草都有半人高了。”陈氏破口大骂。

“舅妈,你说是你和舅舅拉巴我们姐弟长大,你这话说着就不怕遭雷劈吗?

我娘在的时候,她为了给我和弟弟挣口吃的,每天都要到县里接不少的浆洗缝补的活计,贴补方家的家用,就这样还是被你们起赶去村尾的破草屋住。

我娘走了,你们甚至连口棺材都不想出,全靠村里各位大爷大娘叔伯婶子一起拼拼凑凑才勉强送我娘入土。”

说到这里,叶青青转着圈地朝四周的村民行了个礼,“大伙儿的情份大丫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敢忘。”

很多妇人们听了这话,眼睛都是红红的,心里都大骂方水生不是东西,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顾,哪怕被休回娘家的女人再不经讲究,可也没看到哪个当哥的连亲妹子死了都不管的。

叶青青的话却没有就此打住,“这也就算了,就当是我娘和舅舅的兄妹情份浅,可舅妈你为啥又打着要抚养我们姐弟的名义,让我们姐弟到你家来干活?”

陈氏没想到现在的叶青青那么伶牙利齿,干笑道:“这不是你舅觉得对不起你们娘,才想把你们带回家来养,你们身上好歹也有老方家的一半血脉……”

“真的吗?舅妈你说这话就不亏心,你把我们姐弟弄回家来,可曾给我们吃过一顿饱饭,家里的鸡是小弟喂的,猪草是我打的,饭是我做的,菜是我和小弟一起浇的,可我们却从来没吃到过你们家的一粒米,一颗菜。

掍捧倒是一日三顿的不落下,谁家养孩子是你们这么养的?”

陈氏听了这话,眼睛一立骂道:“吃里扒外的小贱人,若是你们不吃饭,咋能活到现在?

再说了谁家孩子没挨过打,怎么到你们这儿打两下就不行了,你们真当自己是身娇肉贵的大小姐、大少爷不成?”

“舅妈,你若当真要养我们姐弟,怎么到了晚上还把我们赶去原来的草屋住?你看看我和小弟得皮包骨头了,可再看看兰香表姐和你自己,气色多好,真的要养我们的话,差别咋那么大?”

“我咋知道你们会咋吃都不长肉,要回去住可是你们自己的主意,怪不得我。”陈氏硬着头皮说。

“得了吧,陈氏,咱村里谁不知道你是咋对两孩子的,谁没给过俩孩子一口吃的?我可是亲眼看见大丫带着小弟在山脚下啃树皮的。”

出声的是吴婶子,他家就住方家隔壁,所以对方家的事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我还听到很多次你在打孩子呢,总不会是打你自己的闺女兰香吧。”

“嘁,她自己的闺女打着不心疼啊,当然是打在别人闺女身上才硬得下心肠。”有妇人嗤笑。

“……”

村民们的议论让陈氏心浮气躁,转而把火气全撒在叶青青身上。

“你这个没爹娘教的贱丫头,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孝顺长辈!”说完也不知从哪里捞起一藤条就叶青青身上挥去。

可是她的手才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牢牢的握住,陈氏定睛一看,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男人紧抿着嘴,眼睛死死盯着陈氏,直让陈氏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头凶兽盯上了,连腿肚子都有点发软。

但是却不肯在气势上输了人,尖声叫道:“放开,你这个哑巴快放开我,也是一个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

话还没说完,祁大壮倒是放开陈氏的手,陈氏又是一个趔趄,好悬又摔个大马扒。

“你……好你个祁哑巴,我好心把大丫许给你,你倒好,回过头来敢对我动手,我……”说着她扬起自己的巴掌。

可是一对上祁大壮的眼神,她的手怎么也挥不下去,挣扎了好半天,只好尴尬地放下了。

见陈氏放下手,躲在祁大壮身后的叶青青又钻出来了,“舅妈,你还真好意思说啊,什么叫把我许给大壮的,难道不是明码标价的卖吗?”

说完又嘲讽一笑,“我怎么忘了,舅妈你的脸皮都跟城墙有的一比了,怎么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你个小贱人,真当老娘治不了你啊!”陈氏又要扬手,可是祁大壮就这么往叶青青身前一站,陈氏扬在半空的手愣是不敢往下挥。

“行了,舅妈,你也不用装腔作势了,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今天我来呢是要接走小弟……”

“不行!”叶青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声音打断。

叶青青有点意外地看着急吼吼跑出来的方兰香,不明白她为啥也那么激动。

不仅仅是叶青青,连陈氏也奇怪地看着女儿方兰香。

方兰香被两道目光看得有些讪讪地,眼珠滴溜一转,快步走到自家娘亲身后,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陈氏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了,咧开的嘴里露出两颗黄黄的大门牙,笑着看了眼叶青青,又扫了眼她身后的祁大壮,语重心长地道:“大丫啊,舅妈也是为你好。

你也去看过祁家那条件了,多你一个人吃饭都困难,哪能再多一张嘴。

再说了,天底下也没有出嫁的女儿带着弟弟到夫家去的道理,你今天要是把小弟从方家带走了,我们方家还不被人讲究死啊。

再说了,我和你舅把你们姐弟养那么大……”

“闹够了没有?”就在陈氏讲得唾沫星子乱飞的时候,一声厉喝传了过来,随即人群自动朝两边分开,陈氏的咒骂戛然而止。

“里……里正……”陈氏的眉头皱了皱,是谁那么多事把里正找来了?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连忙换了副嘴脸道:“里正,你咋来了?”

“哼,我要是再不来,咱村就要出人命了,陈氏你想给你们方家人抹黑我不管,可想要丢我们小寒村人的脸,我这个里正就不得不管一管了。”

“里……里正,你这是说的啥话,我咋会替咱小寒村丢人。”说着她一指叶青青。

“倒是这丫头,吃着咱小寒村的米,喝着咱小寒村的水,居然意想天开地想要把弟弟带去夫家养。

你倒是说说,这不是让别的村笑话咱村做事不讲究吗?”

“邓叔!”叶青青学着电视上的样子给里正行了个礼,邓原连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小弟现在在林五家里,你先去看看他,这会子他该醒了。”

叶青青听了这话,立即往林五家跑去,一进院就看到屋檐下有个少女正在那里做针线。

“麦冬姐!”

叶青青叫了一声。

少女抬头见到叶青青就笑了,“大丫你来了啊,我刚才去看过小弟,他已经醒了,你跟我来。”说着又看了眼跟在叶青青身后的男人。

叶青青也顺着林麦冬的视线往后看,没想到祁大壮也一起跑了过来,转念一想也对,他只是从陈氏手里买了个女人,根本不熟,留在那里做什么!

叶青青想到祁老太几人对自己的和善,对祁大壮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可以吗?”

她是觉得如果林家只有林麦冬在的话,祁大壮一个大男人跟着进屋对林麦冬的名声不好。

哪知她的话才说完,就听里面屋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大丫吗?让大壮一起进来吧。”那是林五的声音。

祁大壮瞪了叶青青一眼,竟是越过她和林麦冬,率先进了屋。

叶青青在外面直皱眉,疑惑地问林麦冬,“林叔认识祁大壮?”

“都是一个村的,有啥不认识的?”说完还附到叶青青耳边小声地说:“听我爹说,有次祁大壮还救过他呢,只是这事他叫我们记在心里就行,不能往外说。”

“这么神秘!”叶青青低语。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嫁的这个男人身上有很多迷团了,无缘无故地装什么哑巴,或者不是他装的,只是很少开口,别人就拿他当哑巴看了。

可是他又为什么不解释呢?只要开口说几句话的事,总比整天听着那些流言要好得多。

正在她想东想西的时候,林麦冬已经拉着叶青青进屋了,叶青青一眼就看到瘦瘦小小的男孩躺在榻上,现要他看上去要比自己最初见到的时候好一点,至少不会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担心这是不是一个死人。

“五叔,我小弟伤得怎么咋样?”叶青青甩了甩脑袋,把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先甩出脑子。

林五的脸色有些沉,“这孩子本来就瘦弱,又染了风寒,这回是病来如山倒啊,幸亏送来得早,要不然……”

要不然会怎么样,不用林五说下去,叶青青也明白了。

叶青青走到榻前,看着脸上已被洗干净却是一片潮红的小男孩,脸上瘦得就剩皮和骨头了,想必被子下的身子也不会有几两肉。

她回头直直地看向祁大壮,“祁大壮,我要把小弟带走?”

祁大壮似乎有些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思,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假若你觉得我小弟是个拖累,请你给我一纸和离书或是休书,总之随便什么都好……”

叶青青的话才说到这里就被林五父女打断了。

“大丫,你疯了啊!”林麦冬惊叫。

林五也被叶青青大胆的话惊到了,但是他却是第一时间看向祁大壮,“大壮啊,你可不能听大丫胡扯,她这才嫁给你,现在就要和离,以后的日子可咋过。”

“大丫,不是叔说你,和离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快跟大壮赔个不是。”

“五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叶青青很冷静地看着祁大壮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我这样说,你也许会觉得我下了你面子,可是我必须带走我小弟,不然他会死的。

就算这次侥幸活下来,下次呢,下下次呢,我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亲人了,不可能眼睁睁地看他去死。”

祁大壮仔细地看着叶青青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伸手指指自己,又指指她,再指指榻上的叶小弟。

叶青青对手语什么的真的是无敢,就是不明白这个人明明会说话,怎么在外面就是不肯张口。

倒是林五看了一会儿,一拍大腿道:“大丫啊,大壮的意思是让你带着小弟跟他回家。”

他又转向祁大壮,“大壮,是这意思不?”

祁大壮还是看着叶青青的脸,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叶青青很意外地看着他,“你说真的?不用回去跟祁奶奶商量一下?”

祁大壮摇头,又拍了拍自己的胸。

林五在一边笑道:“大壮是说,这件事他可以做主。”

“大丫啊,这样是最好的,你也别嫌大壮家穷,至少要他们家,你们姐弟都能活得下去。”林五也是唏嘘,那陈氏是什么舅妈啊,完全是要命的阎王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