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又翻墙了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又翻墙了

飞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沈清钰穿成了将军府的嫡女。这位原主真的很没出息,又丑又傻,是全京城的最大笑柄。她,一个二十一世穿越而来的新新人类,怎么可能被一群古人欺负?沈清钰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替原主讨回一个公道。可是,这公道讨的,自己居然招惹上一只妖孽,还附赠一只可爱萌宝,她该怎么办?

主角:沈清钰,夏傅原   更新:2022-07-16 03: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钰,夏傅原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萌宝神医娘亲又翻墙了》,由网络作家“飞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沈清钰穿成了将军府的嫡女。这位原主真的很没出息,又丑又傻,是全京城的最大笑柄。她,一个二十一世穿越而来的新新人类,怎么可能被一群古人欺负?沈清钰必须把脸狠狠的打回去,替原主讨回一个公道。可是,这公道讨的,自己居然招惹上一只妖孽,还附赠一只可爱萌宝,她该怎么办?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又翻墙了》精彩片段

熙炎国,神武大街上,锣鼓喧天,伴随着喜乐声,一条绵延几百米的迎亲队伍成了众人惊叹的风景线。

队伍为首的,是一个红色婚服的俊俏男人,身骑红鬃烈马,熠熠生辉!

就在经过一座城楼时,只见一个红衣女子从楼上跳下,刚好落到男人的怀里。

夏侯靖微微蹙眉,迅速拉了一下手里的缰绳,就利落地避开的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

砰!

只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就在众人以为红衣女子死了的时候,女人突然有了动静。

“嘶~”

沈清钰不禁冷抽一声,好像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样,心里忍不住想骂娘,而当她抬头起身的那一瞬间,周围古香古色的环境和古代打扮的人群让沈清钰再次愣住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

沈清钰打量着四周,刚才她明明在执行任务,偏偏被队友卖了意外坠楼,没想到不仅没有死,还……

“咦?这不是将军府那个傻子吗?”人群中很快有人认出了红衣女人,立马就讨论了起来。

“我看她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疯子!太子殿下的大婚的日子也好**,我看她事不想活了!”

“谁不知道这个傻子对太子殿下余情未了,自己曾经的未婚夫娶了别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

也不知道是这些话的**,陌生的记忆断断续续涌上心头。

她本是将军府的嫡大小姐,生母更是骁勇善战,是历代几朝以来第一个被封大将军的女人,就连先帝也是刮目相看,还没有出生时,便给和太子订了亲。

偏偏天意弄人,沈清钰出生的同时,沈大将军也因难产而亡,只留下沈清钰一个儿时烧坏脑子孤女。父亲安正峰则纳了妾,对沈清钰根本不管不顾,作为未婚夫的夏侯靖也迎娶了邻国公主白沐莞……

沈清钰不解,肯定有些记忆不是自己的,难道……是她重生到这里了?

“沈清钰,你又想刷什么花招?”夏侯靖骑着马,俯视着眼前疯子似的女人,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沈清钰理好了思绪,随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夏侯靖说道:“太子殿下多虑了,我只是想来看看一个男人是如何背着一条赐婚的圣旨迎娶别的女人的,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知道抗旨是个什么下场呢?”

夏侯靖没想到沈清钰能说出这一番话,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继而回道:“沈清钰,你少拿先帝压我,当初那不过是玩笑话,若你是个男孩,难道也要我与你成婚?再者说你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你有什么资格做本宫的太子妃?”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若是天子说话都可以不作数,世上还有什么能作数呢?”沈清钰依旧不依不饶,倒是没反应过来夏侯靖的后半句是什么意思。

“你!”夏侯靖气结。

此时,喜轿的帘子被掀起一角,一个容貌精致的女人探出头对夏侯靖说道:“殿下不必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计较,她若是一定要拿先帝说事,殿下收了她做了通房丫头便是,可千万不要误了吉时。”

说话的正是夏侯靖这次迎娶的太子妃,南越国的锦华公主——白沐莞。


沈清钰迎上白沐莞并不友善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夏侯靖觉得白沐莞说的有理,立马采纳了,对沈清钰趾高气扬道:“好,沈清钰,你不就是想要进太子府吗,我今天就成全你,将你收为本宫的通房,你可满意了?”

沈清钰忍俊不禁,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笑夏侯靖,她清了清嗓子,道:“太子殿下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吗?什么货色赶着趟儿嫁给你?我今天来只告诉你,夏侯靖,你被我沈清钰,休了!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话音刚落,围观的人群再次炸开了锅——

“她疯了吧!竟然要休了太子殿下?!”

“真是太荒唐了!从来都是男人休妻,什么时候也轮到女人休夫了?”

沈清钰一语双关,白沐莞也被气的不轻,身侧的裙子被拧成一团,精致的绣花顿时也皱了。

不等夏侯靖反应过来,沈清钰已经一身潇洒的离开。

夏侯靖莫名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心想还有婚事,只好先不管沈清钰,继续前行。

——

寻着记忆,沈清钰一路摸索回了将军府,可没想到前脚刚踏进去,一个中年男人便怒气冲冲的走来。

“孽女!你还有脸回来!”

“这里是我家,我母亲的府邸,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沈清钰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个男人是谁,只知道来者不善,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沈正峰怒问道:“你说说你在外面都做了什么丢脸的事?!”

“好了老爷,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您的女儿,好在太子殿下没有怪罪下来,就算了吧。”

站在沈正峰身后的二房**上前安慰,假装为沈清钰开脱道,“钰儿,还不快向你父亲认错?”

沈清钰眸光微闪,原来这个男人是她的父亲?

“父亲?”沈清钰细品了品这两个字,看着安正峰一身锦衣华服,不禁嘲讽起来,“哪家父亲会自己穿金戴银,却让自己女儿素衫破裙的?”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当年你不贞在先,做了那些龌龊事,太子殿下又怎么会同你悔婚?!我留你在府里已经是格外开恩!”沈正峰理所当然的说着,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哪里不对。

沈清钰微微蹙眉,今天先后两次说她不贞,原主以前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

就在沈清钰疑惑不解时,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跑了出来,挡在沈清钰的面前对沈正峰说道:“坏人!不许你们欺负娘亲!”

沈清钰瞬间一脸黑线:“?!”

娘亲?她才这么年轻就有儿子了???

“滚开!再碍事我就连你一起打!”第一次被沈清钰顶嘴,沈正峰怒火中烧。

虽然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个孩子,但沈清钰也是个护短的人,接着就牵起男孩的手,对沈正峰说:“我的儿子我自己会管教,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儿子,我们走。”

“反了!简直是反了!”沈正峰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马上把沈清钰抓回来打上几板子。


回去的路上,沈清钰也终于从记忆中得知孩子的由来,原来是五年前沈清钰外出时发生意外被迷晕,也不知道是个谁发生了关系,又因为无人关心,直到肚子明显了才发现怀孕,没法打胎只好将孩子生下,而这件事也成了将军府在整个京城的笑话,太子夏侯靖更是执意悔婚……

好家伙!她连男人都还没有碰过,就喜当妈了?!沈清钰心中默默吐槽道。

走了莫约一盏茶的时间,母子二人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院子的停下。

杂草丛生,残破不堪……

沈清钰只能用这几个字来形容小院的环境。

不是吧,原主就住这儿?

“那个……额……”沈清钰正要进屋,这才发现身边的小家伙红了眼,顿时慌了神,连忙蹲下身子安慰问道,“阿黎,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阿黎摇摇头,豆大的泪珠一个个从眼眶里滚落,边哭边说:“娘亲,没有人欺负阿黎。”

“那你为什么哭啊?”活了两辈子,沈清钰是真的没想哄过小孩。

“因为……这是娘亲第一次牵阿黎的手。”

阿黎想了好半天,终于冒出了这句话。

“就因为这个?那……是我以前对你不好吗?”沈清钰接着问道。

阿黎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干脆抱住沈清钰的脖子,道:“娘亲,以后你不要再丢下阿黎了好吗?阿黎会努力读书练功,以后不让任何人欺负娘亲的。”

听到这段话,沈清钰才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阿黎的后背,柔声说道:“你这个小包子,真是人小鬼大,放心吧,以后谁也欺负不了我们,娘亲也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好,那娘亲拉勾,骗人是小**……”说着,阿黎伸出自己的一根小拇指。

沈清钰哭笑不得,只好配合着也伸出一个小拇指勾上。

“还要盖章的。”

阿黎又翘起一根大拇指,望了望沈清钰。

“好,盖章。”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沈清钰发现自己对这个小家伙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牵着阿黎走进屋里,沈清钰看着家徒四壁的里屋,强行自我安慰:虽然破了一些,但好歹还有张床和桌椅,勉强能住人。

“咕噜噜……”

沈清钰的肚子突然响起,她自己都忘了有多少没吃饭了,就算是饿也几乎饿得没有知觉。

“娘亲是不是饿了?那娘亲等等阿黎,阿黎这就去拿吃的。”

说完,阿黎便一溜烟跑了。

沈清钰没来得及叫住,发现桌上还有一盆水,隐约印出了她的模样,可能也就比乞丐好了难道一点……

沈清钰充满了嫌弃,连忙洗了把脸,把杂乱的头发梳顺,身上的红色衣裙格外刺眼,一刻也无法忍受,沈清钰又在床头角落的箱子里找到了一套素色的衣裳,其实以前家仆穿剩下的。

“娘亲,阿黎回来了!”

不一会儿,端着一个盅的阿黎一路小跑回来,将其递给沈清钰。

沈清钰打开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一盅血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