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光棍猎人宠妻忙

光棍猎人宠妻忙

吴苏姑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谁不说她沈慕衍傻,被继母操控人生,下嫁给了穷丑的光棍猎人。本以为这便宜丈夫长得像个返祖现象严重的野人,可被她大概收拾了一下后,竟比她那年代的影帝男都要帅气逼人。

主角:沈筱言,郑为   更新:2022-08-22 11: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筱言,郑为 的武侠仙侠小说《光棍猎人宠妻忙》,由网络作家“吴苏姑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不说她沈慕衍傻,被继母操控人生,下嫁给了穷丑的光棍猎人。本以为这便宜丈夫长得像个返祖现象严重的野人,可被她大概收拾了一下后,竟比她那年代的影帝男都要帅气逼人。

《光棍猎人宠妻忙》精彩片段

沈筱言只觉的耳旁的哭声吵的她脑筋嗡嗡响,谁在哭?不知道这样大声会引来僵尸么?

不对!自己不是死于僵尸围城吗,又活了?

沈筱言心一紧,急忙摸了一把脖子上的项链。

万幸,空间还在。

“姐,姐你醒了?”小男娃稚嫩的嗓音忽然传来。

沈筱言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大约八九岁的小男娃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刚想开口询问男娃是谁,沈筱言便觉的自己的头被无数的记忆充满。

她又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架空时代的小山村里,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就该是自己的亲弟沈筱明。

沈筱言心头一热,自己多久没见过活人了,是不是终于不用小心翼翼的躲着僵尸过活了?

“小狗崽子,你哭丧呢?老娘跟你爹还活的好好的呢!”

破锣嗓打断了沈筱言的思绪。

小男娃低头看着她,哭泣声戈然而止,只是眼中闪着水光。似是想起了啥,小男娃冲着外边叫了句。

“娘亲,大姐她醒了。”

“醒了?”徐氏踏着步伐走进屋中,果真看到沈筱言睁着眼躺在那。

徐氏张口便想骂,眼珠一转,又想到了那20两银,这臭丫头多亏没有死,否则到手的钱就飞了。

想到这,徐氏一笑,“我说筱言呐,你怎么那样想不开呀,那郑为虽然长的丑,又被朱家撵出去了,但是起码还会狩猎不是?以后有你的好日子。娘看你这样也是心里难受,今日你好好歇息,明日就要出嫁了。”

徐氏幸灾乐祸的讲完,扭身走出,压根不提嫁妆的事。

说起来,这个沈筱言也是命苦的,她6岁时,亲娘甄氏就难产而死,留下一个小弟沈筱明。

父亲沈诚很快续娶寡妇徐氏。徐氏虽是带着徐小娥嫁来的,但在第二年就给沈诚生了一对儿女,沈诚狂喜,更加事事听从徐氏。继母淫威下,沈筱言姐弟的日子过得怎样可想而知。

沈筱言跟徐小娥都到了成婚的年龄。徐氏相中了镇上富裕的康家,想让徐小娥攀高枝,但家中却拿不出足够的嫁妆。

正好,村庄中朱家要给养子娶媳妇,徐氏就想将沈筱言嫁过去,前提是要给20两彩礼。

徐氏本抱着试试的心,谁知朱家居然答应了,当天便送来20两,3天后接人。

朱家养子名叫郑为,今年18,从多年前被朱父从山中捡回来时,脸上就有一条长疤,如若一条蜈蚣,非常惊悚。

其人又常年面瘫脸,不喜跟人交流,村人都怕他,视他为怪人,遑论将女儿嫁给他。

所以,沈筱言一听徐氏要将她嫁给郑为,瞬间寻死觅活

徐氏自然不疼她,亲爹沈诚又是个透明人,于是她一个想不开跳河自尽,又正巧被狩猎回来的郑为给救回。

人虽说救回了,却已然换了芯儿。

……

徐氏刚走,沈筱明赶快拉着沈筱言的手,“姐,姐你怎么那样傻呀,你如果不在了我怎么办呀?”说着沈筱明的泪又流出。

沈筱言看着哭泣的沈筱明,心里忽然有了种别样的情绪,虽说这已是她的第三世,可还是第一回有亲人的存在。

前一世的沈筱言,是个孤儿,她在丧尸末世挣扎了两世,到最终也是孤零零的一人。

想不到重生到此地,居然有了家人,有个血脉相连的小弟。

感受着沈筱明眼中浓浓的关心,沈筱言觉的眼圈一热,扯起唇角笑笑,“没有事,筱明别哭,姐以后都陪着你。”

沈筱明听了沈筱言的话,高兴的咧开嘴笑了,只是没有笑一会,他的唇角又耷拉下,闷闷的说,“但是娘说,你明日便要嫁出去了。还是嫁给……”

说到这,沈筱明又合上了嘴,当心的抬起眼看着沈筱言,生怕因为自己的话,又惹姐难受。

沈筱言却是扑哧一笑,对着沈筱明说,“担忧啥,姐死了一回了,啥都想开了,嫁出去也好,总比在家中强,虽说郑为他,恩,长的不太好,但是狩猎是个好手,不用怕捱饿,又从朱家分出去了,在白云山上单过,不用在朱家受气,多好啊。”

沈筱明听了,反倒更为担心,姐姐就是在安慰他罢了。

“姐,咱去求求爹爹,他们必不会叫你就这样子嫁给郑为的。”沈筱明说着眼中还闪起希冀的光。

沈筱言却是摇头,原身的记忆跟她说,亲爹沈诚是个万事不管的,家里的一切都是徐氏作主。当了这么多年甩手掌柜,视她姐弟如无物,不可能这一次就突然管起来了。

沈筱言看了看弟弟小小的身体,又是一阵心酸。9岁了,却比同龄人矮了那么多,面颊消瘦,肌肤黑黄……唯有一对大眼又黑又亮。

照说,沈家的条件在村里算不错的,不管是龙凤双生子,还是徐小娥,全都养的健康白净,每日刺绣,读书,竟一点也不像庄户人家。

然而,沈筱言跟沈筱明却没有刺绣、读书的机会,一天到晚,就像奴隶一样不停的干活!

这样一个家,沈筱言能稀罕才怪,既然要嫁人,那就嫁吧,先从这地狱中逃出去再说。

只是沈筱明……

沈筱言暗自握拳,做了一个决定。“筱明,你和姐一起走吧。”

“啥?”沈筱明惊讶的看着沈筱言,显然没理解沈筱言话中的意思。

沈筱言撑着身体坐起,认真的看着沈筱明说,“明日我出嫁,你跟我一起走。”

沈筱明听言,楞楞的看着沈筱言,久久没说话,过了许久,沈筱明低下自己的眼皮,站起身便向外走,口中还说着,“我去给姐找点吃的。”

走到门外的沈筱明,眼中落了泪,他又赶快用手擦掉。

刚才沈筱言对他说要带着他走,他也想立即答应。可是他不可以。

虽说沈诚对他并不好,平日也全都当他是隐形人,但他怎么说也是沈家人,还是男丁,是不可能跟着姐一起走的。

沈筱言又躺回了床上。

没有多长时间,沈筱明端着个瓷碗走回,碗里是一碗的热水,唯有碗底有几粒大米。沈筱言看着瘦弱的沈筱明,心中长叹。

……

次日早晨,沈筱言是被徐氏叫醒的。

 


“筱言呐,别睡了,一会郑为要来接你了。”徐氏站在床边,唇角笑满满,这妮子只需出这家,是死是活可便和她没有关系了。

沈筱言张开眼从床上坐起,感觉身上有了点气力,瞧瞧外边的天色,早春的时节,太阳还没有出,估摸也就6点钟左右。

再瞧瞧床边满面急切的徐氏,沈筱言在心里嘲笑,还真是迫不及待,早餐都不想叫自己吃,便为省那两口水?

不理徐氏,沈筱言穿好衣裳,简单的洗刷下,走到了院儿中时,太阳已然从东边冒出头,桔黄色的光洒在身上,沈筱言的心情突然有了点雀跃。

徐氏跟在沈筱言的背后走出,看着沈筱言单薄的身影,忽然觉的这妮子仿佛有些不一样了。但再仔细看,却发现还是那个样……

徐氏摇了下头,也许是她想多了,如今只等着郑为来接人了。

沈筱明此时从灶房走出,他的手中端着个碗,直接走向沈筱言。

“姐,吃碗粥再走。”

沈筱言望向粥碗,里边是白花花的米粥,香味扑鼻而来,沈筱言只觉的味蕾不断产生口水,俗称:口水横流。

徐氏在一边看见大米粥,脸面上的表情骤然间变的忿怒无比,想要开口大骂,却被徐小娥拦下,“娘亲,大姐要走了,叫她吃饱再走,也是你疼她的一片心意不是么?”

徐氏听言也就不再说话,但看她泛红的面颊,便知道她气的不轻。眼睛死死的看着沈筱明,心中计划着一会等沈筱言走了要怎样收拾他。

沈筱言在弟弟的注视下吃完了这碗粥,浑身暖洋洋的。

她要求不高,可以吃饱穿暖,有个舒适住所,最好再有这小弟陪在身旁。

“娘亲,郑为来了。”徐小娥看着大门边忽然出现的郑为,拉着徐氏的手臂低声说。

沈筱言在徐小娥出声时就冲着大门外看去,郑为的样子,原身是认识的,但跟她真正的见到,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实际上,真见了,也没有那样可怕。到底对于如今的沈筱言来说,丧尸末世里拖着肠子到处走的僵尸她全都见过,这点小伤疤算啥。

“我去收拾下东西。”沈筱言讲完这句,便走向屋子。

“姐,我来帮你吧。”徐小娥小跑着跟上沈筱言步伐,她不想在这多待一会,这郑为实在太吓人。

郑为看着沈筱言的身影,眼中闪过讶异,这沈筱言,以前见到他都是吓的全身抖,这回却不一样了,刚才居然还敢直视他的两眼,还真有意思。

沈筱言好快将包袱收拾好,着实也没啥东西,包袱里也就两套破衣裳。

走到沈筱明跟前,拍了下他肩头,低声说,“好好照料自己,姐尽快接你走。”

沈筱明忍着泪点头,他定会等着姐来接他,姐从来没骗过他。

至于那个从没露过面的父亲沈诚,沈筱言没一点兴趣。

她背着包袱走到郑为跟前说,“走吧。”

郑为深深看沈筱言一眼,抬腿冲着白云峰那边走去。

徐氏看着沈筱言跟郑为消失在视野中,心终究放回了肚中。臭丫头终究走了,这20两银跑不掉了。

刚想进屋,便看到一边端着碗呆呆望着前方的沈筱明,怒气又直充脑门,“小狗崽子,是谁叫你熬粥的?你给家中干多少活?还有脸吃大米饭,皮痒了是吧?今日不准吃饭!”

讲完,一把夺过沈筱明手里的碗,尖叫道:“还不赶快去洗衣裳,等老娘去呢?”

沈筱明全身发抖,快跑几步,将门边放着的盆子抱起,走出大门,向着跟白云峰相反的方向走去。

……

另外一边,沈筱言跟着郑为不断地朝前走,郑为没和她说话,但是走的不算快,沈筱言可以轻松跟上。

沈筱言看着郑为的脊背,这人真高,目测有185。腿那样长,迈步却不大,沈筱言抿唇一笑,看起来这人也并不是他表面上那样冷冰冰的嘛!

走出村庄,又走半小时,才终究到白云峰下。

白云峰地势高,绵延数里。这一带并没有大树,唯有一些小树苗跟枯草,土地不肥,属于荒地。

郑为在这一带安家,一是由于朱家人想叫他离远点,二是由于他也不喜人多,附近没住户,又紧捱着白云峰,狩猎也方便。

说起来,朱家虽然对郑为有养恩,但所作所为也是很薄情寡义了。

朱家本来很穷,四子一女,家中唯有几亩薄田,一家人都靠朱开山狩猎才勉强吃饱。可是打从朱开山将郑为救回后,他家中就盖起青砖红瓦房,又买了几十亩地,还将孙儿送进了书堂。

村人都猜测,朱家指定是从郑为身上得到的钱,否则怎会突然变得有钱?

刚开始时朱家对郑为还算不错,说要供他读书,可谁知郑为居然不乐意,说就要跟朱开山学狩猎。

没有用多长时间郑为就将朱开山狩猎的能耐学了十成十,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猎的的野物都交给朱家,只需能吃饱,他没有其它的要求。

另一方面,朱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郑为被救回来时,穿的衣裳非常华贵,还带着500两银子,身世肯定非富即贵。

可谁知,朱家等了8年也没见人来找,最终失去了耐心,随后就动了将郑为甩开的心思,于是就有了后面花钱买媳妇的事。

此时,映在沈筱言眼前的,就是朱家给郑为盖的屋子。

简单的栅栏墙,将2亩荒地圈起,在院正中,有着几间土坯房。

郑为将栅栏门打开,走向房子,沈筱言好奇的看着周围,也不忘紧跟郑为步伐。

二人一起走到茅屋前边,郑为才停下,沈筱言只顾着看,没留意到郑为已然停步,直接撞在了郑为背上。

“唉哟。”沈筱言摸着被撞痛的脑门,轻呼出声。

“你怎么了?”郑为转过身看着沈筱言,这女人,走路不看路么?

“不好意思呀!我不是刻意的。”沈筱言赶忙摆手说。

 


郑为指着靠东的屋子说,“这边是灶房跟杂物间。”接着又指着北面三间说,“当中的是上房,我们可以一人一间。”

听见郑为最终一句话,沈筱言吃惊的看着他,他居然不和自己一间房?是在嫌弃她么?

“你嫌我?”沈筱言想到这就开口问。

才讲完,沈筱言便后悔了。她这话说的,好像她很迫不及待一样。

果真,郑为听完后,脸面上露出可疑的笑意。

“你想跟我睡一间那也可以。”

沈筱言全当没听到,抬腿走进上房中。

进到上房中边唯有一张桌,四张椅,东西各有一扇小门。沈筱言走进西边的门中。

入眼是间卧室,不大,也就一张床,一个小箱柜。

将包袱放床上,沈筱言转过身走出,上房中,郑为坐在桌边,不知道在想着啥。

“那个,你吃饭没?要不要我给你做点。”沈筱言踟蹰好一会儿,最后开口说。

不管怎么说,是郑为将她从河中救上来的,否则,即便她穿来,估摸也是淹死的命。

郑为惊讶的看着沈筱言,见到沈筱言表情真挚,最后点了下头。

沈筱言见状走出上房,走到灶房的门边,整个灶房一目了然。

冬末春初的季节,本也就没菜可吃,架下边唯有几个马铃薯,估摸是去年剩的,还是朱家给的。

看着仅有的东西,沈筱言思考一会,才开始动手煮饭。

将马铃薯削皮洗净,切丁,用碗盛大米淘洗干净备用。

而后烧火,等锅热,放点油进去,将马铃薯炒香,加盐,加入水跟米,大火烧开。

米饭熟了,再闷一会,香喷喷的马铃薯闷饭做好了。

掀开锅盖,香味扑鼻而来,看着锅中酥黄的马铃薯,白米饭,沈筱言吞了口水,虽说没五花肉,但也非常香了。

盛了满满一碗,沈筱言端着走向上房。

郑为从沈筱言走进灶房后,便站起身走到堂房门边看她在灶房里忙活。

看到沈筱言端着饭走来,郑为又赶快坐回到板凳上。

“尝一下。”沈筱言将碗放到桌上,吹了下手,刚出锅的饭还是烫的。

郑为瞧瞧饭碗,再瞧瞧手指通红的沈筱言,眼中闪过一点动容,心中却愈发奇怪……

这女人属实变了不少。

要是不是眼前的这张脸还跟以前一样,他都认为这是另外一个人了。

想到乐然什么,郑为的眼中闪过狠厉,站起身便抓住沈筱言的手,寒声问,“你是谁?”

沈筱言惊叫一声,困惑的望向郑为,看见他眼里的狠厉,立即明白来,他是怀疑自己了。

“我是沈筱言呀。”沈筱言咧嘴说。

郑为的目光变的更为的冷,“以前的沈筱言,可不是你这样。”

“我死了一回,不过是想明白了罢了。”沈筱言语调略带讥讽。

郑为听她这样说却怔住了,是这样子么?

“你倘若也死过一回,也会有所改变的,相信我……”

沈筱言说话时眼神眺望远方,分明人就在郑为跟前,但是却给他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郑为慢慢的放开抓着沈筱言的手,一声不吭地坐回木凳上。

沈筱言搓搓被抓红的手,看着不知道在作何感想的郑为,催促说,“快吃,凉了便不好吃了。”

郑为抬起眼看着沈筱言,发现她已恢复如常,好像刚才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拿起勺勺饭,吃到口中,郑为惬意的咪起眼,厨艺倒不错。

沈筱言看着迅速吃饭的郑为,唇角也向上弯起,这男人,还蛮容易满足。

郑为吃完饭,沈筱言将碗拿起又走回灶房,锅中还剩的一点饭,她也盛出来吃了。

将灶房收拾干净,沈筱言正好看到郑为背着弓从上房走出。

“我要去狩猎,你在家别乱跑,知道么?”郑为讲完便要向外走。

听见狩猎二字,沈筱言眼睛一亮,“我可不可以一起去?”

郑为蹙眉,张口想拒绝,但看到沈筱言期盼的看着他,话到唇边又生生拐了弯,“你如果不怕,就一起吧。”

沈筱言赶忙摇头说,“不怕不怕。”

开啥玩笑,这白云峰再可怕,有食肉生物遍地跑的丧尸末世可怕?

等郑为将门都锁好,二人一起冲着白云峰走去。

白云峰看着不远,山顶山雾汽缭绕,但真走过去,才发现不是一般的远,沈筱言觉的自己的腿要走断了,才好容易到山脚下。

山脚下是一片树林,此刻树梢才冒嫩芽,山菜也才出头,除了野生动物,估摸山上真的没有啥可吃的。

郑为一路上都在观察沈筱言,看她走的艰困,本当她会叫苦不迭,亦或半道后悔,想不到她却是一声也不吭。

郑为快走一步,走到沈筱言前边,低哑的嗓音传到沈筱言的耳边,“跟紧我。”

沈筱言的心有一点颤动,有多长时间,没人将她护在背后了?仿佛打从院长嬷嬷不在后,她便事事靠自己了。

走几步,没听到跟上来的走路声,郑为回过头,看到沈筱言呆愣的站在那,蹙眉问,“怎不走了?”

“来,这就来。”沈筱言露出一个笑,步伐轻盈的走向前。

走了好久也没看见野鸡兔子类似的动物,沈筱言不由气馁,小说里不是说,一进山中就可以见到这一些动物?

郁闷。

当进入白云峰的内围时,沈筱言才真正有了进山的感觉。

入目是各种草、树,想找个下脚的地方都不易。

沈筱言有点怕一会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路。

郑为明显看出沈筱言的担心,唇角轻抿,“我常常来,不会迷路。”

沈筱言瞬间脸上火辣辣的,被人看穿,好不尴尬。

二人又前行大概一刻钟,郑为才停下。

“这一带比较安全,你在这等我。”郑为回过身对着沈筱言说,也不等沈筱言回答,便转过身走了。

沈筱言想说话,却是啥也说不出。

看着郑为离开的身影,沈筱言心里的小人不断的画圈圈。

哼,傲娇个啥劲,带她来了,却又将她一人丢在这。

吐槽一通后,沈筱言才开始端详周边的环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