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师姐救命开局下山退婚

师姐救命开局下山退婚

牧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枫自在山上生活了二十多年,每天无忧无虑。哪知道师父嫌弃他碍眼,竟然丢下七份婚书后,便将他赶下了山!江枫对于结婚这件事没有任何兴趣,不过他却十分想要体会一下山下的生活。就这样,他阔别了师父,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花花都市。比江枫提前下山的还有六位师姐,如今她们皆是各个行业的大佬。小神医闯花都,会经历怎样的奇遇?

主角:江枫,苏雅   更新:2022-07-16 04: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枫,苏雅 的武侠仙侠小说《师姐救命开局下山退婚》,由网络作家“牧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枫自在山上生活了二十多年,每天无忧无虑。哪知道师父嫌弃他碍眼,竟然丢下七份婚书后,便将他赶下了山!江枫对于结婚这件事没有任何兴趣,不过他却十分想要体会一下山下的生活。就这样,他阔别了师父,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花花都市。比江枫提前下山的还有六位师姐,如今她们皆是各个行业的大佬。小神医闯花都,会经历怎样的奇遇?

《师姐救命开局下山退婚》精彩片段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江枫的脸上。

他看到了师傅那张老脸。

“师傅,你干嘛啊!”

江枫猛的坐起:“吓死我了...”

七绝仙人莫念冷笑:“吓到你了?少跟老夫装蒜,这山上哪个一举一动能瞒的过你。”

江枫嘿嘿一笑:“师傅谬赞了,这一大早过来有事?”

莫念掏出七张婚书摆在江枫面前。

“老夫时日无多,有些尘缘还需你这个不孝徒去了结,不然死都没法瞑目。”

江枫摆手:“老头子,你也别跟我装蒜,去年我就给你算过阳寿,还偷偷号了你的脉,你至少还有十年活头。”

“不过你放心,就算你意外挂了,徒儿就是招魂也把你招回来了结尘缘。”

“孽徒!”

莫念立即吹胡子瞪眼:“让你干点事,推三堵四,信不信我一巴掌呼死你。”

江枫缩了缩脖子:“师傅,您说。”

“这才对嘛。”

莫念捋了捋胡须:“这七份签你名字的婚书乃是我这些年结下的缘分,你拿着下山去,一一结了。”

“如果需要帮忙,就喊你的师姐,她们会尽力帮你的。”

江枫咧嘴:“师傅,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再说了,现在都是一夫一妻制了好吧。”

莫念鸡贼一笑:“为师已经为你申请了楼兰国黑卡,他们那边一夫多妻制。”

江枫嘴角抽搐:“这也行?那我什么时候动身啊?”

“现在!”

“啊?”

白鹤观外。

江枫背着装有几套破旧衣服的包裹,苦着脸向莫念告别。

“师傅,我会想你的。”

“滚滚滚。”

莫念不耐烦的挥手,表情嫌弃。

“那徒儿告辞了。”

江枫眼眸处闪过一丝狡黠,拱了拱手,一个后空翻,兔起鹘落,消失在山涧之中。

莫念叹了口气:“哎,这臭小子,真是看着烦,走了又想...”

“等等,这婚书怎么又跑我兜里来了!”

“好你个臭小子!”

莫念一摸口袋,顿时怒火中烧,将管家喊了过来。

“云梦是不是还在没走,让她把这婚书还给那孽徒,顺便交代一下...”

“是,老爷。”

彼时。

江枫捧着手机在山间飞速疾驰着。

“师姐们,我被师傅赶下山啦!”

随着一条短信,微信群里瞬间沸腾起来。

大师姐古雨:“小枫子,来大姐这吧,男人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大师姐一定将你培养成横压当世的无敌统帅!”

三师姐白水柔:“枫枫,别听大师姐的,舞刀弄枪多危险,来三师姐这里,三师姐定将你包装成国际巨星,天天有小迷妹投怀送抱。”

四师姐莫文思:“水柔,去哪都不能去你那,堂堂男子汉,怎能靠脸吃饭?来四姐这,当大律师伸张正义才是正道!”

五师姐曼清月发了一条温婉的语音:“小枫,来姐这,咱姐俩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六师姐厉千雪没有多说,干净利落:“来血宫,姐教你杀人。”

最后,还是二师姐李云梦说道:“臭小枫,下山居然不等我,我这可有你的好东西呢。”

“在江城老实候着,二姐带你赚大钱!”

江枫看着一条条暖心的信息,嘴角上扬。

这是他六位师姐,比江枫早下山几年,如今个个都成了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在山上多年的朝夕相处,使得七人感情深厚,不似家人,胜似家人。

虽然众师姐极力要他过去,但江枫没有立即答应。

因为,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出了青云山的地界,江枫来到一处服务区。

“大哥,去江城嘛?”

“大姐,捎我一程呗?”

一连问了好几个人,不是摇头就是神色鄙夷。

显然,穿着朴素的江枫很不受待见。

这时,一位穿着青色连衣裙的靓丽女子扫了江枫两眼,脆生生道:“正好我要去江城,稍你一程吧。”

“小姐,你怎么能随便让人上车呢。”

旁边的女伴急忙劝阻。

女子笑了笑:“出门在外都不容易,看这位小哥的样子也不像坏人。”

女伴噘嘴:“哪有坏人就长坏人脸的。”

江枫瞄了两位女子额头一眼:“好,你们载我一程,我救你们一命,咱们扯平了,走吧。”

说完,毫不客气,大摇大摆的上了车。

女伴没好气道:“胡言乱语什么呢,还救我们一命,这八成是个疯子吧。”

女子推了她一把:“行了小娥,开车吧。”

“好吧小姐。”

女伴启动汽车,驶出服务区。

就在女子轿车驶出服务区后,一辆悍马也缓缓启动,跟了过去。

车上。

女子闭目凝神,神情有些疲倦。

倒是开车的女伴,不时透过后视镜窥视江枫,有时二人目光相遇,她还狠狠瞪了瞪眼睛。

不过她身材娇小,这瞪眼却是没有半点威慑力。

没过一会,就在汽车驶入一条略偏的国道时,一辆悍马飞速驶来,车头一歪,将轿车逼停。

“疯了吗?怎么开车的!”

女伴下车喝斥。

可是,很快就看到悍马下来几名气势汹汹的黑衣男子,个个膀大腰圆。

女伴立即吓得手脚发凉。

女子急忙下车道歉:“诸位,实在抱歉,我朋友心情不好乱说话,我向你们道歉了。”

女伴也赔笑着:“对...不起,我刚刚说错话了,我没想骂你们。”

领头的黑衣男子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苏雅小姐,没想到你比传说中还要漂亮,真是诱人。”

女子大惊:“你们知道我?”

黑衣男子从兜里掏出一支匕首:“不错,我们就是冲着你来的,有人想要你的命,不过我觉得你长这么漂亮,杀了可惜,不如关起来慢慢享用。”

他的同伴纷纷坏笑起来,眼睛不住的上下扫视苏雅。

苏雅吓得脸色苍白:“你们不要乱来,我...我可要报执法部了。”

黑衣男子不屑道:“等他们来我们早走了,我劝你还是乖乖配合,不然...哼哼,有你苦头吃。”

女伴焦急道:“小姐,这下怎么办,定然是李然那混蛋干的,我们死定了!呜呜呜。”

苏雅心急如焚,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她们两个弱女子,怎是这些暴徒的对手。

就在这时,车门开合,江枫走下车来。

“几位,好男不和女斗,这事就算了吧。”

江枫脸上挂着和曦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

所有人都愣住了。

黑衣男子更是摘下墨镜:“哪来的土包子,脑袋被狗啃了?自己找死?”

女伴捂着脸:“我忘了,这还有个土包子。”

苏雅急忙向江枫打手势,让他快点逃。

就算有江枫在,也不过是多死一个,什么用都没有。

可江枫似乎没看懂她的意思,依旧面带微笑:“大家都是文明人,有事好好商量行不行?”

女伴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句白痴。

一名壮汉看不过去,抡起铁棍对着江枫脑袋就是一棍。

苏雅和女伴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铁棍砸向江枫的额头,心里一阵冰寒。


“当啷”

铁棍落地。

眨眼之间,壮汉竟被江枫掐着脖子按倒在地。

众人惊的合不拢嘴,想象不到身材瘦弱的江枫是如何做到的。

“你给我撒手!”

壮汉愤怒咆哮。

江枫嬉笑道:“我就不撒。”

“老大,快帮我,这小子劲大,我弄不过他。”

壮汉只好求救。

领头黑衣男子将嘴里的烟一丢:“妈的,一起上,弄死这个多管闲事的土包子。”

“是,老大。”

四名壮汉咆哮一声,冲向江枫。

“哎呀...”

转眼间,五人全被江枫按倒在地,手臂大腿互相纠缠,绑的严严实实。

“老三,你把手拿开。”

“老大,你腿别到我脖子,我快喘不过气了。”

“老四,你把胳膊让一下,我的腰...”

五人龇牙咧嘴,拼命挣扎,可是越挣扎越紧,最后成了一团。

苏雅和女伴都看呆了,这是什么招数,真是闻所未闻,又滑稽又厉害。

江枫拍了拍手:“都说了,不要动手动脚,非得逼我出手。”

说完,拉了苏雅一下:“没事了,咱们走吧。”

苏雅和女伴这才回过神来,生怕还有其他同伙,急忙上车离去。

车上。

女伴气不过道:“小子,你把他们绑起来就完事了?太便宜他们了。”

江枫笑了笑:“我偷偷用了暗劲,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和人动手了。”

女伴嘟囔道:“这还差不多,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了!”

苏雅掏出一沓钞票递给江枫:“这位小哥,谢谢你救了我们,小小心意,希望你别嫌弃。”

江枫笑道:“看样子你很有钱啊,一出手就这么一厚沓。”

“不过给钱还是算了,你们捎我一程,我救你们一命,咱们扯平了。”

此话一出,仿佛晴天霹雳,惊得二女内心一颤,想起刚刚江枫的话。

这家伙难道会未卜先知?

不然怎么知道她俩会有难的。

见二女目瞪口呆的样子,江枫笑笑,没有多说。

他十二岁上山,随古方术大师七绝仙人莫念学习百家之术。

医术,风水,商道,古武等等,如今一身本领早已青出于蓝。

刚刚不过是运用一些面相之术,实在不足一提。

苏雅目光满是崇拜:“先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领,实在令人钦佩,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对了我叫苏雅,她叫李小娥。”

江枫嘿嘿一笑:“我叫江枫,其实我会的本事多了,不过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信...”

一听到江枫的名字,苏雅整个人都愣住了。

李小娥更是惊道:“小姐,难道是...”

“嘘。”

苏雅急忙使眼色。

“哦。”

李小娥立即闭上嘴巴。

“你们怎么了?”

江枫诧异道。

“没什么,江先生的名字很好听。”

苏雅岔开话题,和江枫随便闲聊起来。

很快,车子驶进江城,李小娥按照江枫的意思来到一处平民区。

苏雅还想将那沓钞票送给江枫,依旧被拒绝。

她眼眸一转,要了江枫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这才驱车离去。

车上。

李小娥眼睛贼亮贼亮的:“小姐,他不会就是你那个未婚夫吧?”

“我记得那婚书上写的就是江枫的名字,而且年龄也差不多。”

苏雅摇了摇头:“不清楚,同名同姓的人也很多,谁知道是不是巧合。”

李小娥吐了吐舌头:“你一定很希望他是吧,毕竟长得帅,又那么有本事。”

破天荒的,这位苏家大小姐俏脸羞红,用力瞪了李小娥一眼。

“开车吧你!”

“是,小姐,嘻嘻...”

另一边。

江枫来到义父赵国华家。

当初他失忆流落街头,就是赵国华不顾妻女的反对,收留了他足足两年。

之后才被七绝仙人相中,收为关门弟子。

所以江枫一直感念赵国华的恩情,这次回来,准备将偷偷收购的白鹤集团送给赵国华。

白鹤集团正是七绝仙人的得意产业。

不过老家伙还不知道,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已经被这个不孝徒给恶意收购了...

“当当当”

江枫兴冲冲的敲了敲门。

“来了,谁啊?”

“爸,是我回来了!小枫!”

江枫笑道。

大门打开,露出赵国华满是沧桑的面庞。

“小枫...真的是你!”

赵国华按着江枫的肩膀激动不已。

“爸,哈哈...”

江枫给赵国华一个大大的拥抱。

“国华,李少爷来了?”

赵国华的妻子张梅出来问道。

“不是,是小枫。”

赵国华拉着江枫来到张梅面前。

哪知张梅脸色一沉:“姓江的,你这时候回来做什么?”

“这时候?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枫诧异道。

这时,他才发现,院子里站了不少客人。

赵国华拉着江枫:“小梅,江枫哪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明显是凑巧。”

张梅冷笑:“凑巧?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赵国华,是不是你喊他回来的?”

“我告诉你,你别总想着让女儿嫁给这个废物,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跟个老道上山学些鸡鸣狗盗,有什么本事!”

赵国华无奈道:“真不是我喊回来的。”

“再说了,那个李少爷油嘴滑舌,一看就不靠谱,小枫聪明又本分,若小雪嫁给...”

“打住!”

张梅瞪眼:“你再多说一句,看我抽你不?”

赵国华叹了口气:“行吧。”

就在二人吵嘴的时候,屋内有一席靓影走了出来,正是赵雪。

“妈,爸,是李少爷...咦,是你?”

赵雪见到江枫,先是楞,旋即板着脸:“江枫,你怎么来了?”

江枫笑了笑:“我下山了,这不想着回来看看你们。”

赵雪上下打量江枫一番,露出一丝不屑:“看我们?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爸看好你,就觉得能和我发生点什么,做梦!”

赵国华皱眉:“小雪,怎么说话呢,他好歹也是你哥哥。”

“哥哥?”

“我才没这样的穷酸哥哥呢。”

赵雪嘴巴一撇:“最好赶紧让他走,不然一会威哥来了,看到他误会就不好了。”

张梅附和道:“不错,姓江的,你快走吧,从哪来回哪去。”

周围的亲戚朋友也纷纷附和。

“这小子,全身上下的行头,连一百块钱都没有吧,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就是,就他这土包子样,怎么和李少爷比?”

“人家李家前天刚从云梦财团那里领到一大笔订单,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呢!”

江枫也不恼,洒脱一笑:“大伙教训的是,我这土包子不该在这时回来,是我冒失了。”

“那这样,爸,今天是小雪的好日子,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改天再找你。”

赵国华急忙拉住江枫:“小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急着走,咱爷俩怎么也得喝一个。”

张梅喝斥道:“你让他走,拦他做什么?”

赵国华怒道:“他是我义子,好不容易回来,凭什么不拦?”

正吵着,大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小青年。

小青年双手插兜,嘴里叼着颗中华,油头粉面,满脸倨傲。

“吆,都在这等我呢,呵呵。”

正是李家少爷李威。

“李少爷来啦。”

“李少爷您好啊。”

“威哥,你今天真帅!”

见到李威,众人一下围了上去溜须拍马,赵雪更是媚态毕露,满脸崇拜。

李威挺着胸膛,随手将一个袋子丢到桌上。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张梅脸都要笑出花来了:“李少爷太客气了,你来这就跟到自己家一样,送什么礼啊。”

虽然如此说着,但她的手却一点没闲着,三下五除二,将包装一一拆开。

众人看着盒内的礼物,啧啧称赞。

“天啊,卡欧迪的手表,我记得标价三万来的。”

“那不是莫西州的领带,好像限量款吧...”

“这个这个,更了不得,竟然是菲欧的钻石项链,怎么也得十多万吧?”

众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赵雪更是依偎到李威怀中,仿佛要将自己塞进去似的。

这时,江枫也凑了上来:“啧啧,不错,出手还挺阔绰的。”

赵雪傲娇道:“东西是多,但没你的份。”

张梅鄙夷道:“孽障,看看人家李少爷,再看看你,两手空空,好意思舔着脸回来。”

江枫笑道:“谁说我两手空空了,我也给小雪准备了礼物呢。”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枚翠绿色的翡翠叶子递给赵雪。

这翡翠叶子做工精致,就连上面纹理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赵雪却是满脸不屑,夺过叶子用力丢出门外。

“用啤酒瓶胡乱雕了雕,也好意思拿来送人,丢脸丢到家了,我才不要!”

周围的人哈哈大笑,看江枫的目光满是嘲弄和鄙夷。

“这土狗,竟然弄个玻璃玩意儿当礼物,真是掉价。”

“是啊,怎么舔着脸好意思拿出来的。”

江枫解释道:“不是玻璃的,是真正的帝王绿翡翠,价值至少百万以上。”

“噗嗤”

“哈哈哈...”

江枫的话,再次引起一片哄笑。

李威更是笑的前仰后合:“小雪,这个土狗憨货是谁啊,还帝王绿?脑袋被狗啃了吧?”

赵雪凑到李威耳旁低语一番。

李威摇头:“就这种货色,也敢打你的主意?真是不自量力。”

赵雪娇笑道:“就是,威哥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像他这样的癞蛤蟆,我看都懒得看一眼。”

正当众人笑得起劲之时,大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女音。

“吆,我就说今天运气好,不仅能见到小师弟,连走个路都能捡到帝王绿翡翠。”

话音落下,一位身材高挑,眉目如画的绝色女子走了进来。

正是江枫的二师姐,云梦集团首席女总裁,有着传奇女强人之称的李云梦!


李云梦一身职业女装,气场极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散发着女强人独有的魅力。

再配上她那美的惊心动魄的容颜,让人迷醉且敬畏。

随着李云梦的到来,院内众人全被她的美貌和气质震慑住了。

好一个九天玄女下凡尘,不似红尘此中人!

这,这是谁家的女子,竟这般好看。

这气场,这样貌,说是谪仙女下凡也不为过了。

“咕咚”

不仅男人,就连女人都觉得口干舌燥,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如此绝色,谁见了不喜欢?

李云梦拍了拍手,立即有手下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云梦集团李云梦,拜访赵国华,张梅,赵雪一家,特奉上玉如意一对,玛瑙项链三条,江城东区荣华别墅一座,劳斯莱斯限量款一台...”

一个又一个能令人惊爆眼球的礼物被念出,院内众人全都惊得呆住了。

李云梦!

竟然是久负盛名的大秦女强人李云梦!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云梦竟然亲自过来给赵家送礼来了!

疯了疯了...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赵家何德何能啊?

而且,这礼物还一个比一个贵重,玉如意,玛瑙也就算了,竟然连别墅劳斯莱斯都送了。

真是好家伙,送个礼,直接让人家跨越阶级实现财富自由了是吧!

众人脑袋里一片乱麻,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很快,礼物清单被念完。

院子里,鸦雀无声。

李云梦美眸流转,看到了人群中的江枫。

她性感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极美的弧度。

就在这时,张梅突然颤声道:“我,我知道了!”

“李...李云梦小姐,一定是因为李威少爷,才送的礼?”

她如此一说,众人立即恍然。

“对啊,李家这次可是从云梦集团拉倒了订单和投资。”

“我的老天爷,李威少爷太有能量了!”

“难不成李云梦看上李少爷了?这下李家岂不是要一步登天了?”

此时,李威已然肾上腺素飙升,血压暴涨,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李...李总,您...我太激动了。”

他眼圈都红了,颤颤巍巍上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李威何德何能,受到您的欣赏...”

看到这一幕,众人艳羡不已,赵雪更是捂着脸,开心的热泪盈眶。

不愧是李家,不愧是李威少爷啊。

哪知,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李云梦理都没理李威,绕过他径直来到江枫面前。

“小师弟,师姐想死你啦。”

随着略带娇嗔的柔语,李云梦一把将江枫抱住,更是不停的用脸颊摩莎江枫的脑袋,仿佛猫咪在宣示主权。

看到这一幕,仿佛平地起惊雷,瞬间将众人雷的外焦里嫩。

什么鬼?

李云梦竟然喊那个土包子为小师弟!

而且,还如此亲密,丝毫没有避讳的让其将脸埋在自己胸口...

众人傻了。

赵家人也都傻了。

跪在地上的李威更是脑瓜嗡嗡的,这下丢人不说,还得罪了李云梦的小师弟。

完了完了,全完了...

“师姐...我没法呼吸了。”

江枫挣扎着从李云梦的胸口爬了出来。

李云梦嘻嘻一笑:“小师弟,你脸红什么?是不是害羞了?”

江枫苦笑,当初他们姐弟在一起的时候,这些姐姐就喜欢拿他开涮,时间久了,都习惯了。

当然,这种玩笑也仅限于他们姐弟,对于旁人,李云梦可是有名的冰霜美人,别说动手动脚,多看两眼都会惹上麻烦。

张梅拉着赵雪走了上前,点头哈腰的谄笑着。

“李总裁,您好啊,您是小枫的师姐吗?那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快进去坐。”

李云梦看向江枫。

江枫淡淡一笑:“进去坐就算了吧,我就来看看义父,待久了万一让李少爷误会,可就不好了。”

张梅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肠子都悔青了。

与李云梦最亲近的小师弟相比,李家的李威又算个屁啊,在云梦集团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李家不过是条爬虫罢了。

赵雪挺了挺胸膛,将身体往江枫面前凑了凑,娇笑道:“江哥哥,什么误会,咱俩青梅竹马,本来就是一对,是那个李威仗势欺人,欺男霸女,逼迫我和他在一起。”

“现在,你这个好哥哥回来了,人家才不怕他哩。”

跪在地上的李威呸了一口,神色不屑。

李云梦笑道:“小妹妹,你枫哥虽然嬉皮笑脸的,但却比谁都聪明,你这样可骗不了他哦。”

赵雪都快急哭了:“我...我没,我只是想要过的更好,这样有错吗?”

江枫摇了摇头:“小雪,你没错,你只是误会我了。”

“我不过是拿你当小妹妹罢了,不涉及男女情感,你明白吗?”

赵雪拼命摇头:“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是喜欢我的,枫哥哥,你喜欢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也不会在今天回来了!”

“啪”

一沓婚书被李云梦丢到桌子上,上面全都写着江枫和女方的名字。

李云梦道:“别再多想了,看看吧,你枫哥的婚约可比谁都多哦,而且个个都是绝色呢。”

“怎么会这样!”

赵雪看着婚书,看着上面江枫和苏嫣然的名字,呆若木鸡。

原来,真的是她自相情愿罢了...

赵国华急忙拉着江枫:“小枫啊,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我商量?其实小雪...”

“爸。”

江枫握着赵国华的手,摇了摇头:“今天是小雪的好日子,有些话不方便说,咱们改天再聊,好吧。”

“还有,师姐的礼物你尽管收下,她的就是我的,我改天再来看你。”

江枫说完,和李云梦转身离去。

赵国华捶足顿胸,对张梅埋怨道:“看看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下好了吧,哎...”

张梅低着头:“我哪知道那小子这么有实力了,好歹你是他义父,多说说呗。”

“我这个义父有什么用,难不成还逼着人家娶小雪?”

“罢了罢了,小雪就没那个命。”

赵国华狠狠叹了口气,径直进屋去了。

而此时,江枫和李云梦已然坐上豪车,向云梦别墅驶去。

车上。

李云梦抱着江枫又是一番调戏。

“师姐,别这样,有人...”

江枫指着开车的美女。

李云梦嘻嘻一笑:“她叫刘佳佳,师姐我的心腹,不会把咱俩的秘密告诉外人的,尤其是你其他的师姐。”

此时,李云梦哪还有半分女强人的样子,倒像是个偷腥窃喜的小猫。

江枫一阵头大:“好了师姐,说正事吧,这婚书我好不容易塞回给老头子,你怎么又给我送过来了。”

李云梦笑道:“老头子说了,你答应了他,要是敢反悔,他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江枫撇了撇嘴:“他活着都拿我没办法,更何况死了,难不成想享受我一套五雷天心正法?”

李云梦忍俊不禁:“行了,好歹也是咱师傅,况且,老头子还让我告诉你,若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恢复记忆,这婚书,你就得收下,到时不管是退婚还是完婚,总得有个说法。”

“当这些尘缘一一了结,就是水落石出的时候。”

一说到身世,江枫破天荒的沉默下来,脑海中浮现出十岁那年的瓢泼大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