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都市之无双仙婿

都市之无双仙婿

乱雨飘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前,豪门林家千金的一桩婚事,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林汐颜被称之为第一名媛,身后追求她的公子哥前赴后继,可最后这个女人却嫁给了一个一事无成的穷小子!张痕便是人们口中的那个废材赘婿,殊不知他并非普通人,而是活了千万年的仙尊,因为感知到昔日爱人转世重生,所以他才回归尘世……

主角:张痕,林汐颜   更新:2022-07-16 05: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痕,林汐颜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之无双仙婿》,由网络作家“乱雨飘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豪门林家千金的一桩婚事,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林汐颜被称之为第一名媛,身后追求她的公子哥前赴后继,可最后这个女人却嫁给了一个一事无成的穷小子!张痕便是人们口中的那个废材赘婿,殊不知他并非普通人,而是活了千万年的仙尊,因为感知到昔日爱人转世重生,所以他才回归尘世……

《都市之无双仙婿》精彩片段

昆仑山,炎华第一神山。

传说中的仙境。

漫天的鹅毛大雪,狂啸如刀,视众生为鱼肉。

其中一处深谷之中。

张痕背负双手,目光低垂,静静地俯视着一朵冰山雪莲。

他衣衫随风而舞,似是九天仙人偶人踏足凡尘,超然世外,随时都可乘风而去。

那一双淡漠的漆黑瞳孔,仿佛经历了万古岁月,能够洞穿一切事物,绝不像是一个青年,更像是饱经风霜的老者。

“有了这朵冰山雪莲,汐颜就可以容颜永驻了。”

春去秋来,风雪依旧。

一年后。

“轰隆!”

彷如雷霆炸响。

刺目的华光,在深谷冲天而起,击穿云霄,震天动地。

一支目光兴奋的五人探险队,急促的奔跑而来。

他们在五百米外停下。

“陈哥,一个多月了,我们终于找到冰山雪莲了。”

说话的男子家世不凡,名肖栋,穿着的探险服,造价千万,零下的环境,感不到丝毫冷意。

而他口中的陈哥,是这五人中个头最高的,也是队伍中的主心骨。

只套了简单的羽绒服,双目有神,雪花落在身上,不消片刻便会融化,是个练家子。

“古书所载,服用冰山雪莲,就能增寿百年,永葆青春,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陈哥说着语气疑惑,可他眼神中的狂热,十分炽烈。

感觉身旁的女朋友,拉了下衣袖,媚眼如丝,娇娇滴滴,陈哥顿时笑道:

“我们五人都有份,语兰,冰山雪莲的莲子全是你的,这可是精华,你一定会容颜永存。”

语兰娇笑着,胸前的*,贴着陈哥的胳膊更紧了。

这时,正当五人将欲加快速度之际。

一名队员立刻惊慌的大声道:

“有鬼啊!”

“哪有什么鬼,冰雕罢了。”

陈哥站在前方,定睛一看,不禁好笑起来。

在那朵晶莹剔透,宛如琉璃般的雪莲旁。

一座年轻男子盘坐的冰雪雕像,静静地矗立,宛如庙堂佛陀,不染俗尘。

没有理会冰雕,陈哥五人快速奔至冰山雪莲旁。

众人大喜若狂。

唯有陈哥的女朋友语兰,却媚眼痴迷一般的望着那座冰雪雕像。

这座由冰雪雕刻的男子,背脊挺拔,器宇轩昂,面上虽说不出英俊,但却如白玉无瑕。

如同王者的沉默,有一种凌驾天地的气质。

一时间竟让语兰神驰目眩,竟如着魔入邪,眸子再也离不开这座冰雕男子。

语兰呆呆的想着:“想必传说中的仙人,也不外如是了,他若是活人,若是能跟他在一起,真真是几世才能修到的福分。”

“赶快把这冰山雪莲摘下!”陈哥语气兴奋,其余的队员立刻遵命。

可语兰却眸生哀怨,心里与仙人神游的幻想,就这样被打破了。

就在这时。

“轰!”

一道剧烈的刺目白光,宛如万丈海啸怒号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地晃山摇。

陈哥五人目中生疼,大脑像是被箭矢*,生疼不止,全都闭上了眼睛。

等白光散去。

他们睁开双眼,却看到冰山雪莲竟然不见了。

语兰失魂落魄,那座冰雕男子,竟也不见了。

五人只见到,就在刚才冰山雪莲盛开的地方。

一名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背负双手,傲然而立,冷峻的面容上,古井无波,一双深邃的目光,仰视天际。

“已经一年了啊。”

张痕缓缓开口,语调很慢。

他微微低头,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掌,任由雪花飘落,最终化为一滩水渍,消失不见。

陈哥却怒了,顿时踏前一步,厉喝道:

“小子,冰山雪莲是不是被你抢走了?”

其余几人立刻把张痕围住。

肖栋甚至掏出手枪,对准了张痕的头。

张痕眼神中没有半点慌张,平静如水。

目中的淡然,彷如上天俯瞰蝼蚁,只有漠视。

根本没有任何理会。

“太帅了呢。”语兰双手托腮,脸颊粉红,意乱情迷。

先是冰山雪莲被抢,然后又被张痕无视,现在再一看女朋友这样子,陈哥简直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你在找死!”

陈哥猛地攥拳,指骨发出炸音,拳风激荡如雷,直砸张痕的额头。

在肖栋的眼中,张痕这时已经是死人了。

要知道,陈哥是三省拳王,六届k1、MMA的争霸冠军,一拳能把猛虎打死。

“是吗?”

张痕动也没动,伸手一引,陈哥整个人顿时飞了过来,颈脖被张痕牢牢攥住。

将陈哥一寸寸的提飞至半空,张痕目中冷漠一片:

“就凭你这蝼蚁,也想取悦我?只是太可惜了,你还没这个资格。”

陈哥心胆俱裂,脚下踢着登云步,吓得面无人色:

“冰山雪莲送给您,我们不要了,饶饶……”

“一年前,冰山雪莲还未盛开,我已在此处,你送给我?”

张痕语气冷冰冰,如剑锋掠喉,让人窒息。

如果他来审问犯人,只需一句话,犯人立刻就会神经崩溃,把知道的全说出来。

陈哥现在就是这样,整个人瑟瑟发抖,裤管之下流出不少淡黄色的腥臭液体。

看到张痕随后一挥,便把陈哥甩飞在半空,然后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重重的砸进雪地里,雪花四溅。

探险队的其余几人惊恐万状,吓得脸都白了。

“你休要猖狂,不交出冰山雪莲就去死吧!”

嘭!

肖栋扣动扳机,子弹朝着张痕的太阳穴飞去。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整个探险队,全都面色大变。

子弹竟直接被弹飞,发出一阵金属撞击的铿锵之音。

张痕双目霍然间爆出刺目精芒,单脚一迈,瞬间横跨十数米,立刻就站在了肖栋的面前。

感到一股狂风巨浪般的杀气扑面而来,肖栋双膝一软,顿时瘫坐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出身于世家大族的肖栋,见过不少的大场面,但连子弹都伤不了的人,他还从未见过,这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别……别杀我,我有的是钱,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

肖栋嘴唇发抖。

“钱啊,好东西,可以让鬼推磨,但是,仙呢?”

张痕平静的俯视着,宛如高高站在九重天上的神明,审判众生。

这是上位者的目光。

蔑视一切!

肖栋吓得屎尿齐出。

探险队的其余几人,牙齿直打冷颤。

那位陈哥从雪地中爬起来后,想要跑出远处,但他却发现,一股无形的屏障,封锁了四周,根本跑不出百米。

唯有语兰,双眸望向张痕的痴迷,从未改变。

就在这时。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

“师尊,岳丈快不行了,从世界各地来的名医、专家,会诊一个月都没主意。”手机那边,小七的声音很急。

“知道了,我现在就回江城。”

挂断电话后,张痕的面色很平静,这是一种扭转生死的绝对自信。

三年前,江城林家出现一名上门赘婿,让所有的豪门世家觉得不可置信。

这名赘婿无身份、无学历、无背景,娶的却是林氏集团的女总裁,林汐颜。

被传成了现代版的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林家中人,都对张痕嗤之以鼻,甚至连林汐颜也是对张痕极为冷淡。

但他却浑然不在意。

因为九千年前的那场天地大劫,如果不是汐颜,渡劫仙尊张痕早就身死道消,也因汐颜舍命相救,香消玉损,张痕肝肠寸断,陷入了长达九千年的沉睡。

直至心灵感应到汐颜的转世重生,重活今朝,张痕才为之苏醒。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汐颜。

如今,林汐颜的父亲林弘广,也就是张痕的岳父,身患重病,他自然要火速回到江城。

至于陈哥几人,脚下蚂蚁,不过尔尔。

霍然间。

张痕竖起剑指,口中念动法诀,铿锵发音,宛如万千佛陀颂念经文,五人的探险队听在耳中,立刻就想焚香礼拜。

“砰!”

单脚猛地一踏地面,张痕纵身一跃,霍然间化作一道冲天长虹,御空飞行远去。

“飞……飞走了?”陈哥望着天际,已经傻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肖栋如丧考妣。

其余的探险队员,胆颤心惊。

语兰已经决定了,她要跟陈哥分手。


当张痕来到江城医院。

便看到病房外的走廊上,一个金发碧眼的医生,很谨慎的对林家众人说了些什么。

悲伤的气氛,顿时蔓延开来。

“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名医,朝夕不倦的会诊一个月,但林先生的病疾,实在罕见,我们已经尽力。”

林先生,就是张痕的岳父林弘广。

人群中。

一名穿着白色连衣裙,眉目如画的女子,就像出水芙蓉般清丽。

她长长的睫毛,犹如蜻蜓一般轻颤,挂满了泪珠,即将滴落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

正是张痕的妻子,林汐颜。

“爸的病我能治。”

来到林家众人面前,张痕面上古井无波。

他话音没有任何的犹豫与停顿,像是君王的口谕,是一种掌控全局的绝对实力。

满场先是一愣,随即纷纷怒然:

“这废物还有脸出现?”

“消失了一年,我还以为他死了呢!”

诸多指责,张痕没有丝毫理会。

他身躯很笔直,面色平静,宛如万丈佛像立于群山之巅,真真正正的不动如山。

看着消失了一年的张痕,林汐颜先是愣神,而后迈起一阵香风,快步上前,压低了声音道:

“你还知道回来?”

她语气清冷,但眼睛却有些微红。

“我一直都在想你。”

张痕伸出手,想要轻抚林汐颜的脸颊,但后者却顿时退步。

自从张痕入赘林家,在林汐颜的记忆中,这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男人。

她更是清楚,张痕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完全是在大言不惭,如果不是爷爷临终前的命令,她根本不会嫁给张痕。

“离我女儿远点!消失了一年,你怎么不继续消失下去!”

一道极为鄙视的冷喝,伴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瓷砖的急促声响,从远处传来。

是张痕的岳母蒋郁芸,她虽年近四十,但保养甚好,散发着成熟风韵,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

在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

相貌英俊,西装是HugoBoss的当季新品,皮鞋是意大利卡斯诺的限量般,贵族公子哥的气质,一览无遗。

江城豪门顾家的少爷,顾北,很喜欢林汐颜。

蒋郁芸看向张痕的目光,尽显厌恶,但一转到顾北的身上,却是越发的喜爱与舒适。

“我已经请动安神医,马上就到,至于闲杂人等,可以离开了。”

顾北的语气轻飘飘,仅是轻蔑的瞥视张痕一眼,随意的转动了下那价值三十多万的江诗丹顿手表。

张痕冷眼旁观。

那一双漆黑眸子中的平淡,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宛如龙象俯视蛇鼠聒噪,不屑一顾。

因为林汐颜的关系,对于林家的有些事情,张痕一直都懒得理会,不然,堂堂一个渡劫仙尊,又岂会屈身于此。

但就在顾北说话后。

全场惊然。

安神医之名,名震中外,有着“地府克星”的外号,阎王要收的人,他全能救活。

他医人诊病,只求缘字,若他愿意,便是路边的乞丐,也会免费诊治,若他不愿意,即便是龙都的大领导,也不假辞色。

凭江城林家的底蕴,根本请不动安神医。

也只有顾家这样庞大的背景,具有如此强大的能量。

蒋郁芸这时更是对着张痕冷嘲热讽道:

“成天不学无术,除了说大话,你还会什么?怎么不学学人家顾北,做点实事,少吹牛。”

周遭的人,都在像看笑话一般看着张痕。

林汐颜面上火辣辣,她看着张痕,最终只有一声叹息。

张痕的神情却古井无波。

他低着眉头,眼睑垂下,宛如老僧入定,就像是庙堂中的金身佛陀,不愿用目光面对众生,沾染因果,所以低眉。

顾北意气风发,看向张痕的目光,充满嘲讽。

旋即,他又笑着对蒋郁芸道:

“蒋姨,我最近从欧洲旅游,专门给您带回来一些礼物,在楼下的车里,汐颜的也有。”

蒋郁芸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林汐颜感到再继续待下去,也只能陪着张痕丢脸,便跟着蒋郁芸一起看礼物了。

不多时。

顾北先一步洋洋得意的回来,林汐颜对于那些礼物无感,但蒋郁芸倒是喜爱的紧,二人倒是还在楼下。

正是此刻,众人便见一个穿着白色唐装的老者走进来。

五十多岁,很平常的老年人,浑身也并没有什么气势。

但当他站立之后的一霎那,双目炯炯如星光,似是北斗星君,南斗司神,断人生死,一念之间。

所有人立刻迎了上去,充满了热情、仰慕、恭敬。

他们、她们都知道,只要安神医出面,林弘广便不会有生命危险。

为了在众人面前炫耀一番,顾北立刻回过神来,觍着脸上前,躬身道:

“安神医,您请。”

不管安神医说了什么,哪怕是不咸不淡的点个头,就足够让顾北以及顾家,扬眉吐气数年有余。

只是安神医却连头也没点,目光从始至终都没看向顾北,更没有理会蒋郁芸之流。

他直愣愣的看着前方,浑身都在颤抖,而后猛地大踏步上前,在张痕脚下跪倒:

“晚辈安道元,拜见张前辈!”

满场震怖。

死寂如灰。

所有人都像吓傻了一般,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

顾北惊得连嘴都合不拢,根本不相信眼前所见。

为了请动安神医,他前前后后花了五千万,更是说动家族的长辈,才能做到此事。

然而,他千辛万苦才请到的安神医,竟然给张痕跪了?

“医术低下,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滚出去。”

唰!

张痕背负双手,陡然仰头,目中精光吞吐,整个人气宇轩昂,从佛陀的低目,变成了明王的睥睨,身躯也似乎高了一截。

刚才是身份低微的年轻人,现在却是摘星拿月的九天仙人。

他话音一落。

在众人颤抖的瞳孔中,真的看到安神医缩成一团,翻着滚出去。

嘶——

倒抽冷气的声音,在医院走廊内外,此起彼伏。

“现在,爸的病,我能治了吗?”

张痕目光平淡的扫视一圈,这是一种睥睨八荒,傲视六合的气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抬头。

“当……当然可以。”

林家的人也不知怎么了,连话音都在颤抖。

在这种气势之下,顾北只感到张痕渊渟岳峙,气吞龙虎,他虽然出身豪门贵族,但在张痕的面前,竟像是一个仆人。


林汐颜感觉白天犹如梦幻。

她一向轻视的丈夫,竟然治好了父亲林弘广的疾病。

虽说现在仍在住院观察,但诸多检测都说明林弘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她当时不在场,很想问清前因后果,可林家的一众亲戚,全都言语吞吐,描述的时候,连话都说不稳。

似是都在心有余悸着什么。

夜的月色,把别墅笼罩了一层白纱。

看着在窗户边打地铺的张痕,林汐颜红唇微启,准备问些什么,可终是没开口。

“这个社会看的是身份、背景,他也不是什么医学教授,我跟他始终不是一路人。”

她这样想着,慢慢地睡着。

张痕转过身,望着结婚了三年有余,仍旧分开生活的妻子,不由得轻叹一声。

他很想把一切都告诉林汐颜,但林汐颜却是罕见的天蕊体质,受不得重度惊吓。

一个人活了九千多年还死不了,实在太过震骇,不管林汐颜在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张痕都必须谨慎行事。

他去昆仑山摘取冰山雪莲,除了让林汐颜容颜常驻,更重要的就是为化解天蕊体质。

“还剩下三味药材,看来要去小七那里一趟了。”

张痕目中精光似星辰般一闪,指间竖起法诀,整个人便化作一道白光,飞出窗外。

林家别墅的屋顶上,张痕负手而立。

嗖嗖嗖!

四面八方的暗角处,骤然间飞出六道黑色身影。

他们单膝跪地,目视地面:

“属下参加尊主!”

“我已回江城,尔等不必在此守卫了。”

张痕单掌轻抬虚空,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六人全部站起。

六人领命后,其中一人在面色犹豫后,才道:

“尊主,旗爷在得知银霜露花的消息后,已经前往楚城,明晚才能回江城。”

张痕稍稍额首,面色平静的清水一般:

“我知道了。”

六个黑衣人如释重负,转瞬之间,身影全部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抬头望向夜空,张痕目中精光闪烁,给人一种吞吐周天星华的感觉:

“如果小七那边顺利,汐颜的天蕊体质,只剩下两味天材地宝,到时候我就能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餐时间。

蒋郁芸可不会因为张痕治好了林弘广的疾病,而对张痕有什么改观。

她拿着筷子,指着张痕说三道四:

“别以为会点三脚猫的蹩脚医术,以后就能作威作福了,又不是认识什么大人物,你现在吃的穿的,还是用我林家的,记得把态度放端正点。”

丈母娘啰嗦起来,大概就像是唐僧念经,一段没完,又有一段。

张痕就那么不急不躁的吃着饭,什么都没说。

谁让面前的是丈母娘呢,连渡劫仙尊都没脾气。

直至要去医院给林弘广送鸡汤,这“念经”才算结束。

看着蒋郁芸的身影走远,林汐颜拿出一叠钞票递到张痕面前:

“里面有一万块钱,你省着点花。”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

张痕不禁苦笑,林汐颜有些女强人的性格,林氏集团的大小事情,都是她在处理,早出晚归是常事。

而张痕则是经常留在家里做家务,所以在林汐颜看来,张痕除了做家务,也就没有什么别的能力了。

好在张痕做家务,永远都是焕然一新,仅在这件事上,倒是让丈母娘蒋郁芸没说什么闲话。

随手掐了个法诀,几道华光从指间飞跃,似游龙一般穿梭了林家别墅的里里外外。

家务活,就这么做完了,干净的像是新买的一样。

“紫嫣回国的party在枫林阁举行,我晚上有商务合作要谈,你接下紫嫣,别让她玩晚了。”

临近下午三点,张痕拿出手机,显示着林汐颜发来的短信。

“枫林阁,这不是小七的场子吗?”

张痕眉头稍稍一皱,想着晚上也要跟小七确定银霜露花的消息,倒也顺路。

至于林紫嫣,就是林汐颜的妹妹,也是张痕的小姨子。

年纪虽轻,却在跨国集团担任高层,这次是总部直接派来江城道森集团,担任执行董事。

张痕想了想,还是决定坐公交去,大白天在闹市飞来飞去,未免太过招摇。

由于路上塞车,等到了枫林阁,已经傍晚六点了。

一眼望去,门口停满了各种豪车,人来人往,穿着气派华丽。

见衣着寒酸的张痕,从公交车走下,一步步缓缓走进枫林阁的大门,有人不禁讥笑道:

“这是哪来的泥腿子,不知道枫林阁的规矩吗?”

“好戏要来了,上一次有个醉汉强闯枫林阁,现在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在江城,人尽皆知的一个规矩,进枫林阁的大门,就得交十万的进门费,这可是旗爷的场子,没人敢说什么不是。

前来参加林紫嫣party的都是江城的富豪、权贵,他们这时也不急进去,就等着看张痕出丑,宛如看一个宠物。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张痕就那么背负着双手,闲庭信步一般的走进了大门。

期间,那些身穿西装,虎背熊腰的保安,肃然起敬,全部躬身,目视地面,就像在迎接某位大领导一样。

只留下了一众权贵、富豪们,在门外面面相觑。

当张痕走进大厅,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个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与一些穿着紧身礼服的漂亮女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互相交流着。

一旁,莫扎特的第二协奏曲,在轻柔的弹奏。

在最中间的高台上,便是林紫嫣与道森集团的一众高层。

她贵气逼人,柳眉透露着英气,让在场的男子都有一种折服感,灯光映照她的白色连衣裙上,烨烨生辉,宛如古时的公主,更显贵气。

张痕却对这些无感。

他来就是帮林汐颜传话的,最主要的还是向小七问清楚银霜露花的消息。

但就在张痕停下脚步后,四周的人群却像躲*一般远离张痕,有人眼神厌恶,有人已经捂起鼻子。

“这是哪里来的乞丐?”

“全身都是地摊货,这枫林阁的保安什么时候这么不尽责了。”

张痕虽有气冲华岳而撼北辰的仙人气质,但一个是在都市生活,一个由于林汐颜的天蕊体质,受不得半点惊吓,一些修仙的事情,张痕暂时还不想让林汐颜知道。

所以,平时生活,张痕都会收敛气息,很低调,外表也很普通。

犹如神龙可以在九天之上腾云驾雾,也可以缩小到鳝穴之中,这也是筑基期修士的基本境界。

只不过,小部分五十岁以上的老者,看着张痕,眼神充满了扑朔迷离:

“此人相貌普通,气质平庸,但那双眼睛静如止水,像是经历了很多事,竟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真是怪异。”

这时,站在高台上的林紫嫣,早早就看到了张痕。

她心里极为反感,已经到了一见这个姐夫就烦的程度,对于张痕的标签大多都是废物、无能、吃软饭、小白脸之类。

黛眉紧蹙之后,林紫嫣翘起红唇,冷笑一声。

她勾了勾玉指,道森集团的副总赵吉屁颠屁颠的跑来,听了几句吩咐之后,赵吉点点头,皮笑肉不笑的朝着张痕走去。

“喂!那个穿得像是狗一样的人,你的请帖呢?”

就在赵吉神情傲慢的站在张痕面前之际。

砰!

张痕背负双手,看也没看,直接把赵吉的头踩在脚下。

原本想要看热闹的众人,这时全都傻眼了。

一时间,落针可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