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情到恨时断相思

情到恨时断相思

山谷俗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秋风萧瑟中,六兮绝望的站在悬崖边,不顾寅肃的挽留,纵身跳下悬崖,她以这种方式斩断了爱恨,结束了年轻的生命。随着她的消亡,这段感情湮没在红尘中,再也无人提及。千年之后,现代的刘玥得到一只簪子,当晚便做了一场梦,梦中的场景正是六兮跳崖的片段,刘玥找到大师解惑,想要弄清那段历史。哪曾想,她竟然穿越了,变成了将军府嫡女甄六兮……

主角:甄六兮,寅肃,刘玥   更新:2022-07-16 08: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甄六兮,寅肃,刘玥 的武侠仙侠小说《情到恨时断相思》,由网络作家“山谷俗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秋风萧瑟中,六兮绝望的站在悬崖边,不顾寅肃的挽留,纵身跳下悬崖,她以这种方式斩断了爱恨,结束了年轻的生命。随着她的消亡,这段感情湮没在红尘中,再也无人提及。千年之后,现代的刘玥得到一只簪子,当晚便做了一场梦,梦中的场景正是六兮跳崖的片段,刘玥找到大师解惑,想要弄清那段历史。哪曾想,她竟然穿越了,变成了将军府嫡女甄六兮……

《情到恨时断相思》精彩片段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有双手牢牢抓住了她。

那双手,因用力过度,指关节泛白,手背青筋暴露,声音沉沉。

“你敢寻死?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抬头,便看到了崖上的男子,一脸冰寒,双目布满了血丝,夹着一股深沉的恐惧与绝望看着她,眼底竟有隐隐的乞求。

她笑了,笑容同样绝望。

“代价?还有比死更大的代价吗?”

说着,她奋力一挣,脱离他的双手,顿时,身体如同飘落的雨滴,急速朝悬崖底下垂落。

“啊!”

刘玥脸色苍白猛地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还在火车卧铺上。

额头的汗滑进眼睛又辣又疼,她却没有感觉。

她又做了这个梦,梦里的那个女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心脏深处传来阵阵钝痛,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做到这个梦,她的心就跟拧在一起般,要疼上好几天。

可是每每去医院检查,却没有任何问题。

刘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她望向火车窗外,布答宫巍峨耸立在远处,她快到萨城了。

佛塔林立,经幡涌动。

几小时后,刘玥脚踩萨城土地,耳边皆是喃喃梵音。

接她的小师傅熟络的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清秀的脸庞满是笑意,“施主,你总算来了,无玄大师等你好久了。”

刘玥点头,跟在他后面踏上布答宫的台阶,这次她来见无玄大师是为了修复一批古物。

布答宫侧殿,小师傅打开殿门,刘玥便看到了无玄大师。

他闭目盘腿坐在蒲团上,并未穿袈裟,淡淡的春堇花味,带着一抹熟悉。

见她进来,无玄大师起身引着她来到另一间屋子,拿出个檀木箱子放到她的面前。

“施主,请看。”

木盒缓缓打开,她看到了一支簪子,一瞬间她的脸煞白,胸口闷得她喘不过气,这簪子她好似在哪见过!

一滴泪兀然落下,心脏猛地抽搐,剧痛袭来,刘玥恍然醒悟,手摸脸上,一片冰凉,她哭了,因为看到这个簪子,她仿佛能感觉到这簪子背后的故事。

“施主,这簪子能修吗?”无玄大师眼神深远,透过她仿佛在看别人。

刘玥这才想起旁边站了一人,她抱歉地笑了笑,擦干脸上的泪水,这才说道:

“残缺未尝不是一种美。这簪子背后似有一段故事,残缺凄美的故事不用修。”

“残缺凄美的故事?”无玄大师重复这句话,定定看着刘玥,目光悠远,最后叹了一声道:“那便不修了。”

最后刘玥敲定了几件古物的修复方案,告辞之际,她问,“大师,有人说梦里的故事也有可能是前世所生,生命轮回,执念永存,这可是真?”

她将梦境一一阐述,无玄大师转头看向窗外红霞,

“众生由惑业之因,而招感三界六道之生死轮转,永无止尽。施主,你前缘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记,这一世才会诸多烦忧,放下,方得始终。”

“我该如何放下?”

“从哪里来,该由哪里去。”无玄大师笑了笑,离去了,只留下一室清冽的春堇花香味。

最后刘玥被安排在了寺庙最西边的屋子,她舟车劳顿,早就疲惫不堪,这会沾床便睡。

就在这时,放着古物的箱子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只簪子缓缓升起。

光华点点形成一圈,慢慢将刘玥笼罩。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床上之人竟不见了踪影。


“阿兮,阿兮……”

声音似天际传来,一下一下敲在她心头。

刘玥猛地睁眼,刺眼的阳光晃得她头一晕,待看清楚周围环境,她心里猛地一惊。

入眼是高耸陡峭的悬崖绝壁,人家几处,土砖瓦房绝不是现代才有。

这是哪?她不是一直睡在屋里怎么跑出来了?

她起身往那几处屋子走去,几个路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穿着打扮皆为古装,她一眼便认出这是通朝的服饰。

心狂跳起来,有一股力量迫使她加快脚步,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而去,答案就在前面,要破涌而出。

突然,她猛的顿住了脚步,在她的面前,是一座城门,城门巍峨耸立,大气磅礴,写着‘天城’二字。

天城?她咀嚼着这个名字,脑子里嗡嗡作响,竟像是一台老旧的电影播放器,一帧帧给她播放了无数的黑白影像,而女主角是她。

这些影像如水中月,镜中花,那么的熟,是她切身体验过的生活。

她想起了,这一世,她叫六兮,甄六兮。是甄大将军之女,甄府的掌上明珠,骄横跋扈的大小姐。直到后来嫁给三皇子寅肃,才开始了万复不劫的短暂一生。

她从崖上纵身跳下,粉身碎骨,在现代匆匆走了一遭,为何又回来了?

难道真如无玄大师所说,她前缘未了,需要再回来了结?

而现在是几年?谁掌朝执政?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吗?

她拉住一位路人,被拉住的路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她,“今儿已是通朝六年……”路人就将当今皇帝的名号报上。

六兮苦笑,原来,她离开了六年,寅肃在她离开那年,如愿夺得了天下,他的野心与才干,历史给了他最好的回报。

这个她曾拿命去爱的男人,如今拥有了这般权势与地位,大概早忘记她甄六兮是谁。

这样也好,她重活一次,不问爱恨纠葛,只为自己而活!

夕阳之下,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朝城南的方向而去,那里住着她的家人。

她明明冷静自持与儿时的甄六兮判若两人,可当看到甄府两个大字时,眼泪依旧忍不住流了下来。

哐、哐、哐——.

她敲着沉沉厚重的大门。

门被打开,徐管家见到她足足愣了好一会,“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还未等六兮回答,向来稳重的徐管家,已经快步踉跄着朝大堂而去,“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声音穿堂,浑厚有力。

按照她的前世,她是已经跳崖身亡了,那么对于家人而言,她是死人。

徐管家怎么没有被吓到?

“兮儿,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

随着声音,六兮便看到了从大堂屋内踉跄着走出来三人,是她这一世,最亲的爹娘与哥哥。

她娘过来紧紧的拥抱住她,嚎啕大哭道:“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这些年你在宫里受委屈了吧?”

“在宫里?”六兮反问了一句,那时,寅肃是亲眼看着她跳下悬崖的,爹娘怎么会不知道?

她娘拍了拍她的背,又抬手摸摸她的脸颊,眼泪更是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甄府,这几年富裕了不少,庭院有扩建,家具,摆设全是讲究,连下人也增加许多,更别提瓷器茶皿都用当今最上等的。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差人送来的。你虽被关在六池宫,但皇上对咱们甄家却是十分好的。这几年,你爹爹跟哥哥也在朝廷受到重用。”

“那就好。”

六兮已打探出来,原来寅肃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已经跳崖身亡的事情。

他只说,她犯了事,被囚禁在六池宫,不得出入,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否则一律处死,包括甄家人。

“兮儿,你私逃出六池宫,若是被发现,如何是好?”

这话,让六兮幡然醒悟,甄府不能久留,若是让寅肃知道,他那么恨她只怕会给甄家招来杀身之祸。

想不到,重回这世,竟然已无归处。


为了宽家人的心,六兮只好撒个谎,“我明日就回宫里去,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

“你回去,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

“千万别!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你们知我无事便好。”

六兮连声制止爹跟哥哥要救她的想法,否则他们一去寅肃那求情,就露馅了。

哥哥喝了一杯酒,满面愁容,“若当年是太子继位,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以德服众...”

甄将军严厉制止了他

“莫要胡说八道,!”

六兮心下了然,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看来寅肃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

六兮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六兮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当务之急她得先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六兮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得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寅肃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

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肃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肃。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一辆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六兮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如此的女子,谁不怜谁不爱?大家看的如痴如醉,双目圆瞪,六兮也不例外。

又一辆马车经过,一双沉沉的,如鹰如冰的眼眸猝然跌入六兮双眸。

那双眼闪过一抹不可思议,随后寒风凛冽,有思念也有恨意。

六兮几乎停止呼吸,电光火石间,犹如一个大锤重重的敲在她心里最深,最脆弱的地方。

寅肃看到她了!

她没有思考的时间,拔腿就往后跑,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通朝帝王的他会陪着妃子去寺庙,又那么巧,人潮中,一眼就看到了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