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

金卯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商界新贵颜汐,惨遭算计,命丧火海。再睁眼,她穿越重生到古代农家小长姐的身上,原主出身贫困,下面弟弟妹妹饿一窝,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穷的吃不上饭?这事儿好办!上辈子颜汐可是商界新贵,赚钱做生意她最在行了。君沐言因为一场意外,命不久矣,被某女冲喜后,却突然好了起来,从此,忠犬是他,醋王也是他……

主角:颜汐,君沐言   更新:2022-07-16 08: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汐,君沐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由网络作家“金卯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商界新贵颜汐,惨遭算计,命丧火海。再睁眼,她穿越重生到古代农家小长姐的身上,原主出身贫困,下面弟弟妹妹饿一窝,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穷的吃不上饭?这事儿好办!上辈子颜汐可是商界新贵,赚钱做生意她最在行了。君沐言因为一场意外,命不久矣,被某女冲喜后,却突然好了起来,从此,忠犬是他,醋王也是他……

《王炸农妻夫君春风又得意》精彩片段

“你们放我下来吧……求求你们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女颤抖的哭泣声才将响起,就被山间凛冽的风吹得了无痕迹。

此时她身上破旧的衣衫凌乱褶皱,正被倒吊在一棵大树下,上衣掀起来一角,露出了腰间一抹肌肤莹白娇嫩。

眉眼如画,五官尤其精致漂亮,只是脸上的神情瑟缩懦弱,尤其是那双噙着泪水的双眸,木讷无神,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

少女身前不远处,躲在一棵大树后的李大苗探出头来,身后还跟着她哥哥李大山和村里有名的痞子李麻子。

“哥,你说她会不会说出去是我们干的?”李大苗有些紧张的问身旁的李大山,毕竟这样的事他们也是第一次做。

“谁不知道她呆的很!她要是敢说出去,我李大山三个字倒过来写!”李大山自信出声。

他老早就看好颜汐了,长的真漂亮!可颜汐娘不松口,他让自己妹子跟颜汐做好姐妹也不能打动颜汐的娘,最可恶的是,颜汐祖母转眼就为了五百个大钱把颜汐许给了隔壁村君家老小君沐言,那可是个活不了几天的病秧子!

整个颜李村都知道他李大山喜欢颜汐,这下他里子面子都没了,他非得在颜汐身上找回来不可。

“都别废话了,先说好了,今天的事要是成了,你们得给我三百个大钱。”李麻子抹了把脸,冲俩人露出凶相,还趁机在李大苗身上摸了一把。虽说一会可以摸颜汐摸个够,可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被摸了一把的李大苗尖叫出声,但她迅速忍了下来。

她早就不甘心在村里处处都被拿着跟颜汐比较,都说颜汐漂亮,颜汐乖巧,可怎么不说她懦弱怕事,连被欺负了都不敢吱声!

更别提颜汐祖母为了掩盖自己卖孙女的事实,现在处处都拿她跟君家退婚的事做比较,让她的婚事难上加难。

她为了自己的幸福退婚哪里做错了?那君沐言大病一场后能活几年都不知道,难道她要嫁过去就做寡妇吗?

“李麻子,今天你要是帮我哥搞定了颜汐,三百个大钱一个也少不了你的!”

李大苗后退一步站在李大山身后,狠狠瞪了一眼只顾着看颜汐流口水的哥哥。

李大山回过神来,冲李麻子点点头。

“你们马上回去准备吧。”李麻子朝他们两个不耐的挥挥手。

他们商定好了分头行动。等下就由李麻子把颜汐制住,把衣服扯碎了扔在山路上,李大山他们去引村民来找,颜汐名声当众毁了,别说隔壁村君家,就是任何人家都不会要她了!

李大山以后就可以对颜汐为所欲为。

“李麻子,钱我会给你,你可不准乱动乱看!颜汐这个雏儿要留给我!”李大山叮嘱道。

李麻子拍着胸脯保证,李大山这才带着李大苗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见兄妹俩走远了,李麻子从树后蹦了出来。那兄妹俩太蠢了,三百个大钱他要,颜汐这个小美人,他也不会放过!

“小娘子……哥哥来了……保准让你欲仙欲死……”

李麻子嘿嘿笑着,走出来后,抬手狠狠掐着颜汐的脸。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呜……”

颜汐一看是李麻子,更害怕的喊着哭着,可她越是挣扎,李麻子看的越是兴奋,伸手就到了她胸前,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

颜汐这一刻吓得肝胆俱裂,带着屈辱和绝望,闭上了双眼,没了气息。

见颜汐晕了,李麻子狠狠捏了一把,迅速将颜汐放在了地上,扛起她就朝树林深处走去。

颜汐才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

那原本无神的眸子闪了闪,短暂的迷蒙之后,眼底溢出不属于这具身体的冷冽煞气。

下一刻,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响彻树林。

“嗷!臭娘们!你装的!”

“嗷!老子的眼睛!”

李麻子两只眼睛里全是土,完全睁不开,一条胳膊还脱臼了,他咒骂着朝颜汐扑了过去,下一刻却被颜汐狠狠踩在脚底。

“欲仙欲死?”

“我让你叫我祖宗!”

颜汐缓缓起身,一只脚踩在李大山脱臼的胳膊上,一只手还拎着一根地上捡来的棍子,笑着看向李麻子。

微笑的动作扯痛了脸上的伤,属于原主的记忆都在刚才昏迷的时候占满了她大脑。

她重生了!

不过重生的够憋屈的!

看着脚下哀嚎的男人,颜汐晃了晃手里棍子,毫不留情的朝李麻子头上招呼过去。

按照她原本的设定,这一棍子下去,应该是脑袋开花棍子折断的结果,可当她出手后才发现,原主这身子骨也太太太太太弱了吧……

棍子直接被杠飞了不说,手腕也震麻了。

颜汐无语了一下,突然冲李麻子灿烂一笑,在李麻子怔愣的瞬间,一脚将他踹下了山坡。

一开始,山坡下还有惨叫声传来,不一会就没了声音。

前一刻还一副要大杀四方架势的颜汐,此时皱眉捂着脚腕委屈巴巴的蹲在了地上。

“呜……好疼……”

她声音娇娇弱弱,又带着一分委屈一分无辜,仿佛之前那个踹李麻子的不是她。

颜汐真委屈!

她在现代被害死已经够可怜了,好不容易重生了,怎么还给她这么一副弱不禁风的身体?

颜李村通往山上的唯一一座桥上,李大山李大苗正带着村民快速通过。

“大山,你真的在那里捡到了金疙瘩?”

“没错!我确实在那捡到了金疙瘩,要不是我妹妹说漏了,我才不告诉你们来。”李大山说着就朝跟李麻子约好的山路走去。

村里的几个长舌妇都跟在他身后,眼看已经到了跟李麻子约好的山路,可路上空无一人。

“妹妹,你去树后看看。”

李大山朝李大苗使了个眼色,小声说道。

李大苗点点头,佯装低头找金子,身子一侧,绕到了最大的一棵树后。

树后突然响起李大苗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啊!哥!救我!!”

众人都被这喊声吓蒙了,反应过来纷纷跑过去看,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李大苗踩中了一个最大号的捕兽夹,一条腿被死死地夹住,血肉模糊。

“捕兽夹不是都在深山吗?是谁放在这里的?”有村民问出声。

暗处,看到李大苗踩中了捕兽夹,颜汐就放心了。

这可是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周围搜寻到拿过来的,累的她现在都喘不上气,眼见李大苗进了陷阱,颜汐转身不紧不慢的朝家中走去。

这一世的颜汐,在李二麻子动手欺负她的时候就吓的香消玉殒了,她是来自现代的颜汐。曾经也有无数光彩夺目的名号:商业新贵,科技精英,可到头来她一手创建的公司被父母联合起来送给了弟弟,她也被所谓的家人送去了精神病院,每天带着电子脚铐,被电击,被洗脑,被各种虐待……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将她烧死在病房里。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自己会成为古代小山村里的一个村姑。

整理好记忆的颜汐顺着原主的记忆往回走,才将走到村口就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

“扫把星!丧门星!不到三岁没了娘!”

一个四五岁穿的破破烂烂的小男孩被几个调皮的孩子摁在地上。

颜汐定睛一看,挨揍的不是原主的弟弟颜小河吗。

颜汐快速跑了过去,抬脚朝最胖的那个小男孩屁股踹了一脚,直接将他踹了个狗啃泥。

“哇!”

小胖子脸先着了第,趴在地上哭的哇哇的。

其他几个见了都不敢动了,一脸震惊的看着颜汐。

他们都认识她,颜小河的姐姐,可她平时也是个被欺负了都不敢吭一声的,怎么今天这么厉害了?

“打啊!继续打啊!怎么不打了?”

颜汐喊着,揪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孩的辫子直接拎到了跟前儿。

“我告诉你们!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欺负颜小河!就不是挨踹和揪头发这么简单了!我会把你们拉到后山去,让野狼一口一口的啃掉你们的肉!再把你们的骨头砍断了磨成渣!”

颜汐说这话时,眼神空洞之中带着杀气,这几个半大的农村孩子哪见过这阵势,吓得哭爹喊娘的跑了。

地上,颜小河额头还有伤,此时仰起头来,瞪大了眼睛一脸懵懂的看着她。

“起来,回家。”

颜汐不多解释,对方就是个五岁的孩子,解释不通的。

拉起颜小河往回走,到了家门口就看到原身八岁的妹妹颜小漾等在门外。

“姐姐,你出去挖到野菜了吗?”

颜小漾声音小小的,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了。

“没有,我们凑合吃点吧。”颜汐进了门,走到厨房看了眼,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虽说她吸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对这个一贫如洗的家也心中有数,但在看到空空如也的厨房时,还是没忍住。

原主母亲一年前进山失踪了,都说她是被野兽叼走了,原主父亲颜大志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娘的拉扯三个孩子,再加上连着三年大旱,地里的庄稼几乎是颗粒无收,颜大志咬咬牙就去山外的平头县做工,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

每次回来能留下一些干粮,不过也仅够原主姐弟三个勉强吃个半饱,所以原主时不时的会进山挖野菜,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捡到些野果,也是因为如此,才被李大山兄妹盯上了。

看着灶台上唯一的一个地瓜,想着今晚颜大志还不一定能准时回来,颜汐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将那个地瓜一分为二给了颜小漾和颜小河。

颜小河顾不得擦干脸上的泪痕就开始啃地瓜,颜小漾看了眼地瓜,再看看双手空空的颜汐,很懂事的将手里的地瓜分成了两半,还将大的那半给了颜汐。

“姐姐你也吃。”颜小漾执拗的将地瓜塞到颜汐手里,她推了好几次,颜小漾都生气了,颜汐没办法才拿着,见她咬了一口咽下去后,颜小漾才放心的吃着。

颜汐不由摸着她的头,自己上一世身边的都当她是赚钱机器,没有任何亲情可言,可这一世却遇到了懂事的弟弟妹妹。之前看她站在院子里,颜小河还给她搬来了小板凳,而他自己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姐姐,爹今晚就回来了吗?”颜小漾仰起头,眼里闪着期待的光。

“嗯。”颜汐点点头。

如果只是重生成村姑还好说,但现在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原身的祖母卖了,卖给了一个活不久的人当媳妇,那她这后面的日子要怎么过?她不能坐以待毙!

“爹爹回来就有饼子吃了。”颜小河举着手里还剩一口的地瓜,高兴的手舞足蹈,颜小漾也挤出一抹腼腆的笑来。

两个小孩子都没留意到颜汐脸上决绝的光。

吃了家里仅有的地瓜,颜汐烧了热水给颜小河和颜小漾洗了澡,只是,才给颜小漾擦干头发,院门就被人砸的哐哐作响。

“颜汐你个小贱蹄子!你给我滚出来!”

外面喊话的是个中年妇女,中气十足。

颜汐让弟弟妹妹待在屋里不要出来,自己走过去开了门。

门才打开,门外的人就直接撞了进来,差点撞倒了她。

“你个没娘教的贱种!你凭什么打我儿子?!我儿子哪里惹了你!你看你给我们打的!”

中年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颜汐踹的小胖子的娘。

若是以前的颜汐,只怕早就吓哭了,可现在的颜汐,绝不带怕的。

“说我打了他?证人呢?还有,平白无故的我为什么打他?总得有个原因吧!诸位相亲都替我评评理,我颜汐是那种无缘无故动手打人的人吗?”

颜汐故意走出院子,站在了街上。

已经来了很多看热闹的村民,都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就是你打的!就是你!我儿子说了,他跟颜小河玩的好好地,你突然上来从后踹倒了他!你打我儿子,我今天就撕碎了你!”

中年女子是村里有名的泼妇,人称胖嫂,也因为她一贯的飞扬跋扈,所以教出来的儿子也跟她一个德行。

此时那小胖子也握着拳头冲着颜汐龇牙咧嘴的,压根不是之前的怂样。

“我从后踹倒了你?你是怎么看到的?难道你背后长眼睛?”

胖嫂明显被她的无赖震惊了,这哪里是以前那个懦弱胆小的颜汐?

“你……你个扫把星!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办法了?你这个小贱种,你就配嫁一个病秧子!嫁过去就当寡妇的命!”

胖嫂嗷嗷叫着,气的面红耳赤,只能拿颜汐的婚事说事。

“我看看是谁欺负我未来儿媳妇!是谁敢咒我儿子!”

就在颜汐准备动手时,一道响亮女声突然响起,紧跟着一道身影像是一堵墙似的拦在了她面前。

就在她还没看清来人模样时,那人已经扬起手臂,啪的一声,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了胖嫂脸上,直打的胖嫂一个趔趄摔坐在地上。

 


整个颜李村,还没人敢甩胖嫂巴掌,主要是胖嫂二百斤的吨位,一般人也甩不动

眼见胖嫂被揍了,看热闹的村民更多了,有人认出了动手的人。

“这不是君方村老君家的方桂花吗?”

“是她,她儿子就是君沐言!颜汐未来婆家。”

“这会胖嫂可是踢到铁板了!这个方桂花可是个硬茬!而且人家还有四个儿子撑腰呢。”

被打的胖嫂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还手,却见方桂花双手叉腰,昂着下巴,气势上就赢了她。

“我告诉你,敢诅咒我君家的人,就要做好被打得准备!我管你是谁!”

方桂花虽然不是颜李村的,但这种情况下村民们也不会帮着胖嫂,传了出去,在附近的十里八村,他们颜李村的人名声可就臭了。

“胖嫂,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赶紧带你儿子回去吧!”村长这时候走了出来,也是一副不待见胖嫂的样。

胖嫂的儿子早被她惯坏了,之前还在村长家的草垛外面点火玩,差点烧了村长家,村长对她也没好脸色。

“我……我哪里是诅咒!这附近村子的谁不知道她儿子是个病秧子,活不了几年!又不是我说的!”

胖嫂挨了一巴掌还不长记性。方桂花二话不说,又是一脚,直接踹在了胖嫂小腿上。

“刚才那巴掌是替我未来儿媳妇打你的,这一脚是替我儿子教训你的!我儿子的病一定会好的!再让我听到你说这些话,我带着我四个儿子来跟你好好理论!”

一听方桂花要带四个儿子上门,胖嫂就蔫了。她家人丁单薄不说,跟亲戚关系也不好,真要方桂花带四个儿子来了,她可招架不住。

“颜汐!你给我等着!”胖嫂临走之前恶狠狠的威胁颜汐。

颜汐回过神来,眨眨眼,清朗出声,“我告诉你,你儿子的屁股就是我踢的!他嘴欠,你不教育他,有的是人替你教育!”

颜汐这会也不在乎了,反正身边有人撑腰!被人撑腰的感觉挺好。

“颜汐丫头,这是你未来婆婆?”村长指着方桂花问颜汐。

颜汐看向方桂花,普普通通的山里村妇,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是面色红润身体强健,看起来泼辣,可看向颜汐的眼神却充满善意。

颜汐犹豫了一下,最后轻声道,“是吧。”

村长:“……”

“村长是吗?我们颜汐丫头胆小害羞,你别问她了,今儿是我自己上门来的,有什么话问我吧。”

方桂花挡在颜汐身前,爽快利落的样子倒是让村长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这不大志不在家,她祖母那边又忙着,这阵子没人看着这几个孩子,我多嘴问问。”

“这几个孩子是挺可怜的,娘亲失踪了,爹爹又去平头县打工,自从定亲后我就记挂着,今天不请自来,过来瞧瞧。”方桂花挺会说场面话的,颜汐就在一旁默默听着,等村长走了,颜汐带着方桂花进了院子。

“你们怎住在这里?不是跟你家祖父祖母住在一起?”

方桂花看到狭窄破旧的小院子,不由皱起眉头。

颜汐搬了把凳子给她坐下。

“三叔成亲后,家里地方小,就让我爹娘搬出来了,这块地之前住的老人家一辈子也没成亲,后来死在了后院,村里人都觉得这地方不干净,不愿意住,我爹娘凑了点钱很便宜的买下了。”

颜汐说着要给方桂花倒了一杯水。

“那你们是……分家了?”方桂花说着朝厨房看了眼,别说吃的了,灶台连点热乎气都没有。

“没分家。我爹去平头县做工了,今晚不回来的话就得明天了。”颜汐说完,很自然的在她对面坐下。

方桂花这才认真的打量起自己这个未来儿媳妇,五官秀气端正,这跟媒人说的一样,可性格却透着一股韧劲儿,而且眼睛亮晶晶的,一看就是个通透又精明的孩子。

只是这样的孩子在她们家怕是留不住啊。

“对了,我给你们带了点吃的过来,快叫你弟弟妹妹出来吃点。”方桂花从自己带的篮子里掏出了一些花生,玉米,还有一块腊肉和一小包红糖。

一直听话乖乖留在屋里的颜小漾和颜小河这会从破旧的门帘后探出头来,见颜汐朝她们点头才敢出来。

方桂花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十个大钱,一个孩子给了十个。

“大娘,这可使不得。”颜汐想要阻止她,可根本争不过方桂花。

“颜汐丫头,我今儿就是来看看你的,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你看你这个家里,我猜想你那祖父祖母也不太管你们,你爹爹出去做工后,家里都要靠你了。

让你嫁入我们家,的确是有点委屈你了,只是我们家沐言并不像外面说的那样,他能读书能写字,只是身体不好不常出门,你到了我们家也不用干粗活累活,只要照顾好他就行,如果有人欺负你,我会替你撑腰的,你要是想慢慢来,可以嫁过去先不圆房也行。”

方桂花语气轻缓,一点也不像之前在外面甩巴掌踹胖婶的凶狠样。

颜汐低着头没说话,方桂花也不勉强她今天表个态,反正这里的情况她都知道了,如果丫头不愿意,那回去再从长计议。

方桂花离开后,颜汐想给弟弟妹妹煮玉米充饥,却在篮子下面看到了八十个大钱。

不用想,这一定是方桂花留下的,顾及着她们姐弟的面子,没有直接塞给她,而是藏在了篮子里。

颜汐对方桂花的感激又多了一分。

颜汐煮好了玉米,下了一碗面,两个小家伙连面汤都喝的一滴不剩,一看是真的饿了。

“姐姐,这是肉吗?”颜小漾指着那块腊肉,一脸好奇的问她。

颜汐这才想起来,这个家的孩子已经好几个月没吃肉了。

“这是腊肉,明天爹爹回来我给你们炒腊肉吃。”

颜汐说完,颜小漾立刻笑开了花。

颜汐却背过脸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单纯无害的颜小漾和颜小河。

她未来婆婆方桂花看着是个爽快的敞亮人,而这个家也的确需要她。

可她不想自己一辈子就这么过了,经过了上一世撕裂般的人生,颜汐这次一定要做掌控自己命运的那个人。

当晚,颜大志没回来。

颜汐哄睡了弟弟妹妹,悄悄爬了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向睡梦中的小漾小河。

她要是就这么走了,颜大志一个人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娃娃,今年又是灾年,怕是活不下去了。

颜汐正想着,睡梦中的颜小河突然大叫一声,继而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