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甜心总裁枕上撩妻

甜心总裁枕上撩妻

幻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杨桐雨在酒店房间里焦急又紧张的等着未婚夫的到来,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来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未婚夫为了利益,将她送人了!情急之下,她用花瓶将男人砸晕后逃了出来,却在逃跑的途中发生了一场车祸。面对未婚夫的纠缠不休,杨桐雨无计可施,此时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光解决了渣男,同时还给了她无尽的宠爱……

主角:杨桐雨,陆子辰   更新:2022-07-16 0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桐雨,陆子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甜心总裁枕上撩妻》,由网络作家“幻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桐雨在酒店房间里焦急又紧张的等着未婚夫的到来,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来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未婚夫为了利益,将她送人了!情急之下,她用花瓶将男人砸晕后逃了出来,却在逃跑的途中发生了一场车祸。面对未婚夫的纠缠不休,杨桐雨无计可施,此时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光解决了渣男,同时还给了她无尽的宠爱……

《甜心总裁枕上撩妻》精彩片段

 “这是?”

街边的灯火绰绰,杨桐雨那瘦弱的身子,却愈发的摇摇欲坠,脑海尽是那油腻男说过的话。

按照那油腻男的说法,今晚的这一切都是他林亦飞设计的,包括自己现在身体的异样?

难道一个人为了钱,真可以泯灭所有的天性?

包括出卖最爱的人么?

吱嘎!

一个急促刺耳的刹车声传来,让杨桐雨下意识的回头,却被灯光迷糊了双眼,可等她看清了情况时,只见一辆黑色轿车在刹车不及,朝着自己冲过来。

“少爷,撞到人了。”

等那黑色的轿车停稳后,司机瞅着倒在地上的杨桐雨,语调略是慌乱的对后排的男人说道。

“送医院。”

一个冷漠如冰的声音响起,可那车上的后窗玻璃却并未放下来,似乎对于车上的人来说,杨桐雨的生死并不在意。

汽车疾驰,颠簸之间,杨桐雨只觉得全身被颠的生疼,晃了晃脑袋后,这才缓缓张开眼睛。

这是哪?

那男人又是谁?

可还没等她开口发问,那股奇怪的感觉又次袭遍四肢百骸。

全身就像有万只蚂蚁啃噬,蠢蠢欲动的欲望让她急切的想要释放自己。

“醒了?”

陆子辰深邃的眼眸中,自带一抹犀利如剑,打量着身旁的女人,语调如冰的问上一句。

可杨桐雨却是双眼直直,瞅着陆子辰那张俊美的脸,那股异样如同野火越烧越旺盛。

“有没有水?”

为了化解没必要的尴尬,杨桐雨沙哑着声音道。

可陆子辰却只是冷漠的瞟了她一眼后,语调冰冷的说道:“没事了?没事就下车吧,脏!”

此时,杨桐雨的衣服有些凌乱,胸前的衣襟是被她自己扯开,露出粉红内衣的蕾丝边缘。

脸颊嫣红,嘴唇透着一股妖冶的光泽,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让男人着迷的魅力。

这是来故意勾引?

陆子辰目露嘲讽,这样的女人他每天接待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不过,用自己生命求上车的,这女的还是头一个。

杨桐雨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求你了,给我点水喝吧。”


陆子辰却发现了她肩膀后的那块褐色斑迹。

那是一只像极了蝴蝶褐斑,展翅欲飞,却又隐中泣泪。

这一刻,陆子辰的瞳孔豁然一缩,脑海中闪过了一副久远画面。

一个少年,一个立于酷夏寒冬,拼命修炼武术的少年。

那个不断跌向深渊,又无数次从深渊爬起,终成为绝世武者的少年……

第二天早上,杨桐雨头痛欲裂,她捂着脑袋起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陌生,再看,她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虽然昨晚她身体有异,但不代表她失忆。

她完全记得自己是如何撩汉的,所以,她没像一般女人一样失声尖叫,把陆子辰从床上踹起来求负责。

即便内心充满失去第一次的懊悔和伤感,她也只是忍着全身被碾压过的剧痛,静悄悄的下床后,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套在身上,打算默默的离去。

但就在她关上门的瞬间,床上的男人缓缓张开眼睛。

陆子辰从床上起身后,恰好在地上看到一部手机,捡起来把玩几下后,举步走到窗前,撩开纱帘,陆子辰正好看到杨桐雨匆匆离去的背影。

陆子辰唇角一勾,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驰云,给我查一个人……”

杨桐雨匆匆回到家,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伯母伯母,小雨居然背着我,和其他男人开房,这件事我容忍不了,我要退婚。”

是林亦飞!

杨桐雨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加快脚步。

她倒是想问问林亦飞,昨天的事到底是不是他筹谋的。

“小雨的为人我最清楚,那孩子乖巧懂事,爱你至深,怎么会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说话的人是杨桐雨的母亲她,杨菲。

“如果不信,就问慧琳,她昨晚亲眼看见杨桐雨和那个男人双双进入酒店的。”

接过林亦飞抛来的话茬,许慧琳这才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似小心谨慎的道:“伯母,虽然我和小雨是好朋友,但是我不能欺骗你,我的确看见她和一个看上去很有钱的老头,一起下车进入酒店的……”

砰!

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

众人转过头,只见杨桐雨满脸阴沉的站在门口处。

但林亦飞却快速的捕捉到她白皙脖颈上衣服,那怎样也遮挡不住的青紫吻痕,说道:正好小雨回来了,伯父伯母,你们亲口问问她,昨晚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杨菲快步走向女儿,抓住杨桐雨的肩膀,说道:“小雨,你可算回来了,你快跟亦飞解释下,说你没有……”

“我有!”

杨菲有些木然的回头看向女儿,哑声道:“小雨,你知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吗?”

“我昨晚的确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啪!

杨桐雨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个狠狠的巴掌就扇过来。

“贱人!”

扇杨桐雨的不是杨菲,而是她的继父杜伟强。

“不要脸的东西,居然做出这种丑事,你诚心往我脸上抹黑是不是?”

杨桐雨捂着疼痛的侧脸,抬起头,却看到林亦飞那副得逞后的诡笑,瞬息便明白了那油腻男说的没错。

林亦飞,把她卖了。

“伯父你别急着动手啊,说不定小雨有苦衷呢。”许慧琳抱着肩膀,朝着杨桐雨冷笑,嘴上却字字诛心的说道:“而且我们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小雨放弃亦飞,去选择一个秃顶肥胖的中年大叔。”

她怎么知道油腻男的?

杨桐雨的俏脸瞬间惨白了起来,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从未正面相对的可能性。

那就是卖自己的,也许并非他林亦飞一个人,还有这最好的朋友许慧琳。

杨桐雨冷然的一笑后,开口问许慧琳道:“你也知道昨晚的事情?”

“当然,要不是慧琳把一切告诉我,我到现在可能还不知道你是个不知廉耻的贱货。”

林亦飞大大方方的把许慧琳搂在怀中,嘴角处挂着一抹刻薄的冷笑,说道:“也谢谢你这么不自爱,才能让我发现慧琳这么好的女孩。”

一个是自己订婚了三年的未婚夫,一个是自己从小相伴的好闺蜜,可现今,这两人竟然在同一时间里背叛,设计自己。

杨桐雨咬了咬牙,愤然怒视着那两人,却不想又次挨了杜伟强的一巴掌。

杨桐雨无惧的高昂着臻首,直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犹犹冷笑过后,说道:“如果我说是林亦飞跟许慧琳一起算计了我的,你信么?”

“算计你?”

杜伟强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极为谄媚的讨好道:“亦飞是林家的大公子,是林氏集团的总裁,人家为什么要算计你?肯定是你这个贱人的错!”

不仅只是如此,更让杨桐雨的心寒的事情发生了,杜伟强在打了自己两巴掌后,反手就是一脚把杨菲踹在地上,嘴上数落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个贱样,都给老子滚!”

杨桐雨终于明白,真相对杜伟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抱住林家的这颗摇钱树,为了这摇钱树,他杜伟强甚至可以抛妻弃女。

“呵呵!”

从地上搀起了母亲后,杨桐雨脸色有些发白的怒视着杜伟强,冷笑道:“你不就是为了钱么,可如果我告诉你,林家没钱了,他之所以算计我就是为钱,你还会像现在这般没尊严么?”

林亦飞闻言后,不免是脸色一沉,怒道,“杨桐雨,你少在这儿信口雌黄,别以为调拨我和杜伯父的关系,我就会改变决定么?这门婚,我退定了!”


 “呵!你以为我真稀罕嫁入你林家么?”

事情发展到了现今地步,杨桐雨倒是索然,直接是将脖子一横后,开口应答道:“就算你不退,我也会不可能嫁你,因为我有的是男人。”

“你……”

杜伟强在杨桐雨和林亦飞扫视了两下后,抬手指着大门,对杨桐雨骂道:“我算是白养了你这么多年,立刻给我滚蛋!”

“妈,照顾好自己!”总有一天,我会接你离开这里,还会为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讨回公道的。”

让杨桐雨离开杜家,那诚然是件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母亲杨菲的处境,却是自己放不下的。

无奈下,杨桐雨唯有一声歉然下,泪洒如雨的就要转身离去。

身后,是杨菲对女儿不舍的呼唤,以及那杜伟强谄媚的道歉声,但杨桐雨却知道,自己与杜家和林家,此生怕是路人一个了。

从杜家出来,杨桐雨随便找了一家酒吧,静座独处,倍感凄楚,想到心伤时是举杯就饮,不多时,便已神态迷糊,难辩南北东西。

可杨桐雨却没注意到,在酒吧的阴暗角落,正有一双眸子,似同豺狼般阴毒的盯视着自己。

“只要你把这个放进她的酒里,那这些就是你的了。”

许慧琳将一个小纸包和几张钞票递给身边的酒保,临末,又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记得,要做的隐蔽。”

“许小姐,您放心吧。”

酒保脸上闪过一抹诡笑,接过钱和纸包后,朝着杨桐雨走过去,在经过她身边的一瞬间,酒保是手速极快的将纸包内的粉末。洒进了杨桐雨的酒杯。

而当许慧琳见计划成功后,直接是拿出手机打开拍摄功能。

等体内的欲望再次涌来时,已经是为之已晚了,因为昨晚的铭心刻骨,杨桐雨立马便判断出自己又被下药了。

可她什么时候被下药的?

又是谁给她下药?

已经来不及做其他思考了,杨桐雨在桌上拍下两百块钱后,便打算离开酒吧,谁知刚跳下高脚椅,一个肥硕的身影就挡在面前。

“宝贝,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

杨桐雨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这不是昨天晚上被自己打倒在酒店的油腻男么?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又恰好碰上了自己中药的关键时刻?

但那油腻男是摸了摸额头上的纱布,眼露狰狞的猖笑道:“打完了我就想一走了之?”

“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怪不得老子用强了!”

那油腻男伸出掐住了杨桐雨扇来的巴掌,一声狞笑后,直接就是凑着脑袋朝着杨桐雨的俏脸亲了过来。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一只大手忽然横插过来,准确无比的把那油腻男的脸给扇到一边去。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可谓是迅猛无比,直接把那油腻男给扇倒在吧台上,等其发出一声惨叫过后,刚想跳脚找回场子时,却发现一道身影如若山岳,横在了杨桐雨面前。

“是你?”

看见那道高大的身影,犹如神帝降临,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抵挡风雨时,杨桐雨的心瞬息便乱了起来。

“小子,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然老子废了你。”

油腻男朝着地上吐了口血沫后,满脸警惕的盯着陆子辰,在犹豫了几许后,这才狠话出口的说上一句。

“哦?”

陆子辰满脸慵懒的单手插在裤兜里,骨节分明的大手晃了晃后,微微眯了双眼说道:“你打算怎么废了我?”

“那就让你试下花儿为啥这么红。”

那油腻男竟然带了好几个同伴,在其的一声招呼过后,几名汉子同时朝三人围了上来,想来今晚是不可善了。

杨桐雨这才回过神来,一把将陆子辰从自己面前推开,脸带病态的潮红,朝着陆子辰大声喊道:“他们人多,你快走。”

“我走了。”

谁知陆子辰竟然是眉梢一挑,回头朝杨桐雨冷声说道:“你怎么办?”

都什么时候了,你这家伙竟然还装冷酷?

杨桐雨不免是心中大急,虽然和面前的男人有过一夜夙缘,可她却并不希望陆子辰为自己受伤,当即便要强推着陆子辰离开,嘴上喊道:“他们人多,你打不过。”

“你别管。”

但陆子辰却没领情,而是优雅的脱下外套后,把衬衫的袖子挽起后,露出结实的半截小臂,狭长的眼眸在色彩各异的灯光下,映射出冷硬和戾气。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想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杨桐雨根本没看清陆子辰如何出手,那几个人就被他打趴在地上,嗷嗷惨叫。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如若一股旋风席卷。

从开始打架到结束,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陆子辰便将几个大汉轻松撂倒,等油腻男这才回过神来后,更是满脸惶恐难安,对这个犹如妖孽的男人问道:“你到底是谁?”

“一个路人。”

可陆子辰便就是如此欠扁,冷酷的留下四个字后,竟然于大众的目光下,把杨桐雨横腰抱起。

“呸!路人我见多了,还没见过你这么欠的。”

那油腻男眼见杨桐雨被抱走,而更可恼的是这妮子竟然还不反抗,虽然有心想把人抢回来,但奈何武力不如人啊。

无奈下,油腻男唯有发出一声哀呼道:“更没见过比你贱的。”

“是么?”

陆子辰闻言是脚步一顿,答道:“你会见到。”

在酒吧内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陆子辰将杨桐雨横抱在胸前,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吧。

可就在两人刚刚走出酒吧,一群黑衣人就把那油腻男和几个汉子围住,让那油腻男从新认识下世界观。

“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我…你要带我去哪啊?”

被强行塞进车子里,杨桐雨刚说一半的道谢止住了,唯有小脸惶恐的盯着面前男人,可体内的异样却让其又发出一声娇吟。

“帮你解毒!”

瞅着杨桐雨的媚态,陆子辰没好气的回了四字,却没想换来了杨桐雨的抗拒。

“我我们很熟么,你让我下车,好不好?”

“不能!”

陆子辰一脸黑线的回头,凝了杨桐雨一眼后,说道:“我们很熟。”

话音落下的同时,黑色宾利犹如箭般的飞驰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