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龙皇狂婿

龙皇狂婿

宿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张煌发生意外,失去了记忆,最是彷徨无助时,他被胡家人救下,之后便一直住在胡家。岳父将女儿胡雪儿许配给他,岳母却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岳父去世之后,岳母更是想方设法的刁难他,甚至逼迫他签下离婚协议。失去的记忆,一朝觉醒,寄人篱下的上门女婿张煌,从此逆袭人生。他是龙皇,富贵倾城,权势滔天……

主角:张煌,胡雪儿   更新:2022-07-16 09: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煌,胡雪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龙皇狂婿》,由网络作家“宿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张煌发生意外,失去了记忆,最是彷徨无助时,他被胡家人救下,之后便一直住在胡家。岳父将女儿胡雪儿许配给他,岳母却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岳父去世之后,岳母更是想方设法的刁难他,甚至逼迫他签下离婚协议。失去的记忆,一朝觉醒,寄人篱下的上门女婿张煌,从此逆袭人生。他是龙皇,富贵倾城,权势滔天……

《龙皇狂婿》精彩片段

夏日炎炎,烈阳烧灼着大地。

海城的某处建筑工地上。

张煌穿着背心在太阳底下一趟趟的搬着砖,浑身健硕的肌肉显现无疑。

就算是不休止的搬了一上午,可他并没有感到丝毫疲倦。

一直到傍晚十分,张煌足足卸了四车。

按照当时说的,每车二百块,那一共就是八百。

就在张煌准备去找工头结钱的时候,一辆宝马突然停在了工地门口,接着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贵妇从后排下来,满脸嫌弃的看一眼周围,然后目光定格在了张煌身上。

“张煌。”

闻声,张煌转眼望去,当看见贵妇时,不禁愣了一下,虽然心里满是疑惑,但还是一阵小跑朝贵妇走去。

“妈,你怎么来这了?”

“离我远点,还有别叫我妈,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你。”贵妇见张煌靠近,赶忙和他拉开一段距离。

这贵妇不是别人,正是张煌的岳母,白香莲。

看着白香莲嫌弃自己的模样,张煌心里也是一阵无奈。

六年前,自己发生意外被白香莲的丈夫胡勇救下,然后就一直呆在胡家。

五年前胡勇发生不幸,临走前把女儿胡雪儿托付给了自己。

虽然胡雪儿没有过什么怨言,但白香莲这些年来却是各种看张煌不靠谱。

尽管这几年自己同时打几分工,拼了命的挣钱,给家里换了新房,每个月挣的钱只留五百块钱的生活费,但依旧是换不来岳母的一张好脸。

“妈,我知道这些年你对我不满意,可我一直没有停止努力过,这几年不也给家里买上房子了吗?”张煌连忙道。

“我呸,买个房还要贷款三十年,你就是一辈子房奴的料,真以为我稀罕你那一套房子?”百香莲不屑道。

“看见这车没?宝马七系,一辆车都抵得过你干一辈子。”

张煌看一眼旁边线条优美的宝马,默默的底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张煌,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配不上我们家雪儿,就你一天到晚搬个砖,能给我们家雪儿什么幸福?”白香莲冷冷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雪儿,那就主动离开她。”

“这里是离婚协议,识相的话,就快点在上面签字。”

说着,白香莲从包里拿出一份协议和一支笔,直接递到张煌面前。

“先说好,雪儿跟了你这么多年,可不能白跟着你,房子就当是雪儿的青春损失费了,至于以后的贷款还是得由你来还。”白香莲继续道。

张煌没有去接协议书,而是问道:“雪儿知道吗?”

“你管她知不知道,总之你在上面签字就行了,快点,别给脸不要脸!”白香莲直接肮骂道。

张煌暗自攥攥拳头,咬牙道:“妈,只有雪儿亲口和我说,我才会签字。”

“你…张煌,我给你脸了是吧?这么多年,就赖在我家了是吗?”白香莲恼火道。

“妈,你别说了,我不会主动和雪儿离婚。”张煌严肃道。

这么多年,白香莲对他都是颐指气使,张煌从来没有反抗过。

这其中也多亏胡雪儿的周旋,而且胡雪儿从来没有嫌弃过张煌,就算是白香莲因为张煌和她吵架,胡雪儿也会反过来安慰张煌。

且不说当年胡勇的救命之恩,就单单是胡雪儿这么多年的体贴贤惠,张煌也不会主动离开她。

为了胡雪儿,他忍受白香莲的羞辱也算不上什么。

白香莲见张煌态度无比坚决,心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中的离婚协议,直接砸在了张煌脸上。

“张煌,你别给脸不要脸,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撂下这句话,白香莲转身径直上车离开。

白香莲打开车门上车的间隙,张煌依稀看见坐在后排的还有一个男子。

不过张煌也没有多想,附身捡起离婚协议,看一眼周围指指点点的几人,径直走进工地。

在工地的简易洗澡间迅速冲个澡,然后换上从电动车里拿出来的外卖服,直接骑着车子去送外卖了。

直到晚上十点多,张煌才回到家。

一进门就看见胡雪儿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回来了?下次别干这么晚,还没吃饭吧?给你留了饭,我去热热。”胡雪儿关掉电视,关切的看一眼张煌。

说着,起身就往厨房走去。

见此,张煌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至于下午发生的事情,早就被他忘的一干二净了。

很快,胡雪儿便热好了菜,端到了餐桌上。

“妈没在家?”张煌指了指白香莲的房间,小声问道。

“嗯,外婆后天大寿,妈和大姨二姨她们说是提前去外婆那住几天。”胡雪儿点头道。

闻言,张煌猛然才想起这茬。

“那外婆大寿,咱们是不是也得准备点礼物?虽然咱家跟大姨二姨她们几家没法比,但礼轻情意重嘛。”随即张煌道。

“准备礼物的事我来就行了,你就别操心了。”胡雪儿神色略有一些黯然。

礼轻意义重是不假,可又有几个人看到的是情谊呢?

要是太便宜的礼物,只怕会被笑话死。

想起那一个个喜欢攀比的亲戚朋友,胡雪儿就不由感到一阵头疼。

张煌把胡雪儿的变化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暗自叹息。

确实怪自己没有本事,连这样的事情都无法帮她解决。

虽说咬咬牙也能拿出个几千上万块的礼物,但那根本就入不了白家人的眼。

一夜无话。

第二天,张煌依旧如往常一样前往工地卸砖。

傍晚十分,换上外卖服从工地出来。

只不过刚出工地大门没多远,就突然从小路口窜出来几个人影,挡在了电动车的前面。

“你特么就是张煌?”带头的男人张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喝问道。

张煌防备的看一眼几人,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给我打!”带头那人直接下令道。

而后不等张煌反应过来,周围几名小弟便朝着张煌一拥而上。

不过张煌也没有干坐着等挨,迅速从电动车上跳下来,和那些人扭打在了一起。

突然,“嘭”的一声响起在他后脑勺上。

张煌也没想到眼前只是赤手空拳的几个人,竟然会有人在后面抽黑棍,下一刻他只感觉眼前一黑,直直倒在了地上。


当张煌两眼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回想起昏迷前发生的情况,张煌心里立马防备了起来,警惕的看向了周围。

偌大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看不出来丝毫问题,也不像是被人绑架。

就在张煌心头充满疑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材惹火的短发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你?”张煌看见女人,不由一愣道。

此时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神秘女人正是之前几个月经常去工地上找过他不少次的人。

每次到工地上都会说一下张煌听不懂的话。

什么“暗杀者”和什么“龙皇殿”之类的。

竟然还说张煌是神秘组织“龙皇殿”的首领,统领无数顶尖高手的“龙主”。

每一次张煌都是用看“沙雕”的眼神看着她,可那样并没有影响女人侃侃而谈,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

上个月到现在,女人一直没有出现过,张煌还以为她是被精神病院带走了呢,没想到今天竟然又见面了,而且……

“路上拦我的人是你安排的?”突然,张煌脸色一沉,冷冷问道。

“龙主,您无误了,是我救了您,然后把您带到这的。”女人解释道。

“你?救我?”张煌狐疑的打量一番女人。

虽然他感觉自己力大无比,但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应对那几个混混,更别说眼前这个女人了。

尽管女人的穿着打扮很是干练,但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几名硬汉的对手。

张煌还是更加相信那些人是这女人安排的。

毕竟有什么事是一个疯子做不出来的。

“龙主,您务必要相信我,我青鸾是绝不会做任何伤害龙主的事情的,这次您被人袭击也是我保护不周,还望龙主责罚。”女人单膝跪地道。

见状,张煌不由一阵头疼:“你这是干什么?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说的什么龙主,你也不用对我这样,今天事情是我该谢你。”

“不,龙主,您现在失去了记忆,保护你是我的责任,让你受到了危险,那我就该受到惩罚。”青鸾一脸坚定道。

张煌一阵无语,实在不明白这女人是哪根筋搭错了。

“拜托,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是你口中的龙主,今天的事谢谢你,我要回家了。”

说完,张煌起就要离开。

“龙主,您现在还不能走,咱们龙皇殿的神医正在赶来的路上,等她来到你就能恢复记忆了。”青鸾连忙拦住张煌,道。

张煌皱皱眉头,心里升起一丝不悦。

虽然心里感激青鸾救了他,但在他心里青鸾不过就是一个疯子而已。

“我说过了,我不是龙主,也不知道什么龙神殿,更不需要什么神医,我现在只想回家!”张煌沉声道。

“龙主,不管怎样你都是龙皇殿的龙主,都是我的主人,按理说我不能违背您的意愿,但这一次我绝不能让你离开。”

看着青鸾一脸坚定的模样,张煌是真生气了。

“你到底让还是不让?”

“不让!”

青鸾的态度依旧非常坚决。

张煌也没有懒得和青鸾废话,直接抬手准备将青鸾推开。

“龙主,难道你不想知道拦你的那些人是谁指使的吗?”青鸾突然开口道。

闻言,张煌抬在半空中的手瞬间停了下来。

“你知道?”

“没错,刚才我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青鸾点头道。“背后指使的人叫李元,是一个小富二代,家里经营酒店生意,五星级酒店海元大酒店就是他们家的。”

张煌皱皱眉头,想了一圈但是对这个李元没有丝毫印象。

“龙主,我调查李元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件事。”青鸾再次道。

“你现在的丈母娘,也就是白香莲,最近和李元走的很近,好像是有意安排李元和胡雪儿的在一起。”

听到这,张煌心头的疑惑瞬间全都解开了。

难怪昨天他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时候,白香莲会撂下那样的狠话。

没成想,第二天都没过完,自己就被安排上了。

看来白香莲这是铁了心想让自己和雪儿离婚。

旋即,张煌突然想起昨天在工地门口一闪间看见的坐在宝马车里的青年,如果青鸾说得是真的,那人应该就是李元吧。

张煌非常想不明白,自己就是想要像寻常人那样,和胡雪儿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为什么就那么难。

自从结婚这几年来,自己在丈母娘面前卑躬屈膝,从来都是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小到洗衣做饭,大道挣钱养家。

而自己那丈母娘呢?

每天除了跟几个声称好朋友好姐妹的女人打麻将、逛街外,什么都不干。

自己当牛做马伺候她这些年,难道就比不上别人开一辆宝马车?

就是因为李元是富二代,所以她就要联合李元来威胁自己?

想着,张煌心头不由升起一团怒火,双眸也在不知觉间蒙上了一层血色。

“龙主,您别动怒,区区一个李家而已,只要你一句话,不出一个小时就能让他从海城消失。”青鸾连忙道。

“你叫青鸾是吧?”许久后,张煌冷静下来,看向青鸾,正色道。

“龙主,您终于肯认我了吗?”青鸾一脸激动道。“属下青鸾,拜见龙主!”

说话间,青鸾再次跪倒在张煌面前。

“你别这样,我现在还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呢。”张煌头疼道。

青鸾站起身:“龙主,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了,你就是龙皇殿的主人,站在世界巅峰的人,只是因为几年前的一次秘密行动,导致你受伤失去了记忆。”

“既然你都说我是站在世界巅峰的人了,那谁还能让我受伤?”

闻言,青鸾脸上浮现一抹难色。

“怎么?你既然认定我是龙主了,那就没必要瞒着我了吧?”张煌追问道。

“是因为…”青鸾张了张嘴,心里则是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张煌。

“龙主恕罪,这件事您恢复记忆自然会知道原委的。”

张煌皱皱眉头,虽然很不喜欢别人卖关子,但青鸾不说他也没办法。

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青鸾脸上一喜道:“龙主,月神医到了,您很快就能恢复记忆了。”


说完,青鸾赶忙前去打开房门。

门外一名身穿运动服,鸭舌帽压得很低的男人左右看一眼才快速进入房间。

“属下月明参见龙主!”男人看见张煌,连忙拜道。

“起来吧,以后不用这样。”张煌淡淡道。

“多谢龙主!”月明起身道。“龙主,事不宜迟,现在我就帮你治疗,恢复当年的记忆吧。”

张煌思索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张煌已经全然接受了青鸾和月明的说法。

毕竟本身他就有些疑惑,这么多年,他也好奇过,自己怎么会一点都不记得在胡家之前的事情。

如果真是青鸾所说那样,这一切就说得通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月明看向青鸾,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

说话间,青鸾带着张煌和月明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开着的冷藏柜。

“龙主,您先躺上去,我调配好药剂然后就为你施针。”月明朝张煌道。

闻言,张煌没有犹豫,直接躺在了床上,静静等待着。

此时此刻,张煌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施针后,自己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

过去不知道多久,月明总算调制好了药液,然后将银针浸泡在药液之中,来到张煌跟前。

“龙主,我要开始了。”月明看着床上的张煌,深吸一口气道。

张煌微微点头,然后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月明又看一眼青鸾,这才慎重的拿起银针。

手起针落。

经过药液浸泡的银针准确的落在了张煌的神庭穴上,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

接连一十八根银针落下。

月明的额头上已经密布了一层汗水。

于此同时,床上的张煌则感觉自己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玄奥状态之中。

说不清,道不明。

想睁眼,但却感觉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流逝,张煌的意识也开始一点点变淡。

忽然,一股澎湃的记忆涌入张煌的大脑,过去的往事犹如放电影一样在张煌的脑海中不断闪过。

……

六年前,盛极一时的龙皇殿让世界无数组织闻风丧胆。

作为龙主的张煌更是有着万人之上的地位。

至高的地位,令人忌惮的威名,也成了六年前那件事情的导火索。

张煌得到消息世界最大的暗杀组织“暗杀者”将出动大批人手在域外对华国高层动手。

于是张煌立马带人前往域外,准备暗中保护高层首脑。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为他设计的一个局。

而和其他组织联手设计他的人就是他身边最好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手足兄弟。

为的就是他那至高无上的龙主位置。

在对方精心的布局以及里应外合下,张煌带领的一十三名手下全部战死。

要不是满腔的愤怒和为兄弟们报仇的决心一直支撑着张煌,恐怕他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死在埋伏之中。

再后来龙皇殿如何他也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龙皇殿怕是早已今非昔比了。

……

“跟我说下龙皇殿现在的情况。”张煌从床上起来,整个人身上笼罩了一层不一样的气质,眼神也变得深邃了很多。

“龙主,你记起来了?”青鸾激动的看着张煌,眼睛不由蒙上了一层雾水。

“嗯,想起来了,告诉我现在的龙皇殿怎么样!”张煌沉重的点一下头,道。

青鸾和月明对视一眼,然后青鸾将龙皇殿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

当初背叛张煌的枭蛇虽然假装了一身伤返回了龙皇殿,并且隐瞒了事情的真相,但后来枭蛇的种种做法还是引起了青鸾等人的怀疑。

毕竟兄弟手足被埋伏致死,谁会丝毫不提报仇的事情?

更何况,龙皇殿何时出现过没有一点血性的人?

后来青鸾借着执行任务的名义逃出了龙皇殿,一直在调查张煌的踪迹和当年那件事的真相。

当青鸾遇见张煌的那一刻,她便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龙主,这几年枭蛇已经把龙皇殿控制的差不多了,当下你还没有恢复,所以我建议对付枭蛇的事情要从长计议。”青鸾看着面色铁青的张煌,犹豫一下道。

“没错,龙主,青鸾说的有理,枭蛇掌握龙皇殿后,便立刻拉拢了一些亲近他的人员上位,至于以前的旧将也都是归顺的归顺,没有归顺的在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都遭到了暗杀。”月明跟着道。

只不过月明刚说完,青鸾就瞪了他一眼:“谁让你说这些的…”

月明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口误,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张煌却开口道:“行了,我知道了,我不会让那些兄弟们白白牺牲的,每一笔账我都会跟枭蛇好好算清楚!”

说话间,一股凌厉的杀意在房间中蔓延开来,让房间中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几分。

“龙主,既然你恢复记忆了,我也该返回汉江了,这次出来还是因为刚好汉江有任务,我出来时间长了,怕是会引起怀疑。”安静了几分钟后,月明道。

“嗯,你去吧,万事小心,自身安全为重。”

月白重重点头,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你呢?有什么打算?”张煌转头看向青鸾。

“龙主,我已经让影子那边帮我做了新身份,现在在海城有自己的事业。”

张煌微微点头,影子是龙皇殿中负责情报的主脑级人物,也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黑客,枭蛇就算是再傻也不会废掉影子。

“影子这条线以后尽量不要用,他身处虎穴,枭蛇就算再看中他,一旦知道他没有真心服从,那他也会有危险的。”

“嗯,我知道。”青鸾点头道:“龙主,您接下来打算……”

“回家。”张煌突然露出一抹笑容。

现在的他没有了以前的实力,所以想那些也都没用,有这时间,他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恢复实力。

而且不止是将来,眼下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呢。

当下而言,他断然是不会和胡雪儿离婚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