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军户家的小娇妻文武双全

军户家的小娇妻文武双全

肥西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惜言好不容易经历了一次穿越,没有想到竟然穿进了吃人的宫里。新的身份并不是哪位娘娘,也不是公主,而是一个受尽欺凌的绣娘。只因为他人的挑唆,所以她便被那位贵妃盯上,以至于被发配到了边疆。在流放的路上,她结识了善良的军户顾谨言,二人暗生情愫,不过这段感情却并不是一帆风顺。一个是戴罪之身,一个是官家人,他们会顺利在一起吗?

主角:惜言,顾谨言   更新:2022-07-16 14: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惜言,顾谨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军户家的小娇妻文武双全》,由网络作家“肥西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惜言好不容易经历了一次穿越,没有想到竟然穿进了吃人的宫里。新的身份并不是哪位娘娘,也不是公主,而是一个受尽欺凌的绣娘。只因为他人的挑唆,所以她便被那位贵妃盯上,以至于被发配到了边疆。在流放的路上,她结识了善良的军户顾谨言,二人暗生情愫,不过这段感情却并不是一帆风顺。一个是戴罪之身,一个是官家人,他们会顺利在一起吗?

《军户家的小娇妻文武双全》精彩片段

一盆盐水当头泼下,刺激地惜言直打寒颤,身上那些随处可见血肉模糊的伤口更是被蛰的生疼。

正值寒冬,昨夜又下了雪,空气里都仿佛飘了冰渣子。

惜言已经被捆在这密室里三天三夜,她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知觉了,却仍强撑着涣散的意识,不知道为了坚持什么。

密室的大门被缓缓拉开,随即一双绣金花儿的绣鞋出现在惜言的眼前,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头发就已经被恶狠狠的扯起来,强迫着她抬头看向来人。

玉贵妃扯着娇媚的笑容,声音却冷得彻骨,“说吧,是谁指使你勾引皇上的?”

惜言不说话,只愣愣的瘫坐在墙角,眼睛要闭不闭,一副快要咽气儿的样子。

嬷嬷看了她一眼,露出些担心,“娘娘,人已经在这儿三天了,愣是什么都没说过,现下看她也没多少气儿了,不如我们……”

嬷嬷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惹来玉贵妃一瞪,厉声道:“皇后那边天天盯着,就盼着能给本宫身上安一条人命呢!你这时候还让本宫杀了她,是想本宫死吗?”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嬷嬷转转眼珠子,“那,正好过几天要从京城流放一批罪官家眷,不如,我们连她一起送了?到时候,给那差使行点儿银子……”

惜言将这一切一字不落地听了个清楚,心中凛厉。

她是穿越来的,在这宫里给皇后做了一年的绣娘,有位宫里的大师看出了她的身世,告诉她,从哪里来,就要从哪里回去。

而这回家的地点,好巧不巧就是皇帝宫里的小厨房!结果她还没来的及进去,就被玉贵妃的人给带走了。

如今刑也受了,玉贵妃还要把她发配到边疆!恐怕还要在半路杀了她!

她绝对不能这样任人宰割,她一定要活着回去!她还有爷奶和爸妈等着她回家呢!

京城外,前天刚飘落的雪如今都被压实在了,人踩上去却还咯咯作响,雪底的寒意也趁着这时候从脚底窜上来,直窜到心里。

差使的鞭子挥舞在空中啪啪作响,刺激着众人的耳膜,催促着他们这些罪官家眷赶快前进。

哪怕是被抄家流放,他们的身上也带了不少行李,穿着一身低调的布棉衣,打扮的简单干净,低着头跟着差使走。

唯独只有惜言一个人,一身宫装褴褛,全身的伤都结了痂,近看,一身的血糊,吓人的很,大家都不自觉的离她远远的。

而也只有她,是被差使绑着双手扯着走的。

“停下!原地休息!”

正好停在一处小溪旁,无论差使还是罪官家眷们,都到小溪旁去喝水,喝够了,差使就给罪官家眷们发吃食,一天一个黑饼,有时还是馊掉的。

等到他们都喝够了水,惜言才艰难地爬去河边,伤重的双手浸在冰冷的河水里也冻得生疼,她却毫不在意,只顾着舀水喝,喝完了,就洗洗脸,再洗洗手,然后再靠回树下无声歇息。

她接受到了不少人的打量,惜言没多在意。

她知道自己这身皮子好看的很,再加上皮肤白皙,人又瘦弱,全一副娇柔乖雅的美态,当初她刚到皇后宫里的时候,还被皇后娘娘防了半年之久呢。

还好她一直都装作胆儿小老实的样子,不然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有差使起了心思,拿着一小半黑饼走到她跟前,递给她,“吃不吃?”


惜言下意识伸出手,那差使却又突然将饼给收了回去,改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惜言的纤细的手腕子,调笑声自她的头顶传来。

“嘿嘿,想吃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今儿个晚上陪我一晚,以后你天天有饼吃。”

惜言怒了,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因好几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脱了力,根本就挣扎不动。

不远处的顾谨言,见这欺负人的一幕早就吃不下饼了,稍显稚嫩的俊美脸蛋上隐隐泛着些怒容。

“那帮畜生真是不干人事!全可着人家一个姑娘欺负,现在瞧人家颜色好,又起了淫邪之心,真真儿是畜生!”

顾慎行一把捂住他的嘴,急了,“你就是再不平,也给我小声点儿!那姑娘一看就是惹了宫里的大人物,被发配出来的,差使敢这么不顾人性命的欺负她,定是受了什么暗示。

你如今这般不顾顾家安慰的发牢骚,到时候整个顾家都要被你牵连!”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到惜言身上,惜言被打的头昏脑胀,那差使却骂骂咧咧的走了。

顾谨言见此,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趁差使们不注意,将人连拉带拖的拉到了自家的休息地。然后,迎着全家不赞同的目光,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饼掰了一半儿递给惜言。

惜言摇了摇头,“我没有东西可以交换它。”

她将头扭到一边,索性眼不见心静。

顾谨言听着她沙沙软软的嗓音,又不经意瞥见她刚洗干净的细白颈子,还有右脸上鲜红的掌印,心就不禁颤了颤。

顾谨言脸红了,连带着说话都有些结巴。

“我,我不要你什么东西,就是送你的。”

还不等对面回答,他拿着饼子一把塞到惜言的嘴里,惹来惜言的连连咳嗽,他又忙递给惜言水壶。

这一番动作,惹得顾家和差使都瞪了眼儿,那刚打人的差使讽刺道:“这年头儿,婊子都有人同情,有些人就是蠢,也不看看自己巴结的是个什么货色!”

这回,惜言还没怒,顾谨言就先怒了,正要站起身,惜言忙扯住他的衣服,不叫他动,随即对他笑笑。

“谢谢你的饼,日后我一定报答你。

我娘先前一直教导我,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差使也不过只送你们到边境,日后你们成了军户,甚至做了官儿,差使巴结你们还来不及呢。”

其实惜言心里想的是,如果顾家一家子身正,那么她就可以借顾家,保了自己流放之路的平安。

说这一小段话,哪怕她声音低若蚊吟,都要费她不少力气,惜言干脆闭上眼休息,饼也不吃了。

饿了那么多天,她厌食症都快要逼出来了。

这么想着,惜言身子一歪,再也没了知觉。

顾谨言大惊,忙过去扶起惜言,大喊着叫差使来。

流放路上,差使的职责就是要将流放之人尽可能多的带回流放地去,人在路上死的多了,差使是要受责罚的。

可偏偏,那群差使独独对惜言不管不问,顾谨言气急,一身的正义之气就这么被激发出来了,可念着惜言刚刚的话,顾谨言没和差使起冲突,只是和大哥顾慎行一起,用水泡软了黑饼给惜言吃。

惜言是被冻醒的,胸口上和身子下都凉飕飕的,还有风灌进来。

恍惚间她听到旁人在讨论,“今晚上就好好快活一晚,然后将人给弄了,扔外面那荒地里,听说那儿夜里有狼,这小娘们指定活不了!咱们也算完成了任务!”


惜言瞬间清醒了,这一清醒,她便感受到那双在自己身上作恶的双手,怒火一气,心态却越发冷静下来。

那人刚还在认真的扒她的衣服,这会儿又转头和同伴说话,惜言找准时机,猛地拔下头上唯一的木簪子,就朝那差使的脖子狠狠扎下去!

那差使疼得从惜言身上翻了下去,惜言胡乱裹好衣服就冲出了屋子。

屋里的差使反应不及,愣是被惜言找机会给逃走了,正愣神间,就听到屋外一声虚弱的大喊声:“来人哪!救命!杀人啦!”

还没跑多远,她就被守在外面的差使给抓住了,又被强行给带回去。惜言不信命,拼死挣扎着,刚喊了几声,嘴又被堵住。

又回到那屋子,送人的差使还打趣儿,“我说,你们要玩儿,就把人看好点,闹得人尽皆知了可不好。”

“还不是这臭娘们!真特么……”

砰!

另一间房子里开始了骚动,罪官家眷们都开始了恐慌,受伤的差使恶狠狠的瞪了惜言一眼,冲她呸一口唾沫,“臭娘们!算你今天运气好!下次要让我逮着你,我把你往死里玩儿!”

“快把人带回去!”

惜言被扔回关押罪官家眷的屋子里,有在差使面前得脸的问了句,那差使只回答说,“无事,有个不知好歹的想跑,被抓住了乱喊的。”

那差使还警告的瞪了惜言一眼。于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误会了。

这时代对女子的贞洁很看重,所以惜言宁愿他们误会她要跑路,都不敢把自己胸前被撕烂的衣服露出来。

她低垂着脑袋,杏眼微瞪,闪着幽暗的光。

狗差使,等着吧!我姜惜言就算要回去,也要先收拾了你们这帮狗东西!还有那玉贵妃,她一个也不放过!

随即,惜言抬起头,又是一副羸弱可怜的模样。她侧躺在地板上,也没有随身携带的棉被,就这么准备裹着一晚。

别人不懂,顾谨言却懂的很。惜言自始至终都紧紧拉着自己胸前的衣口,不用想也知道,那帮畜生定是想欺负惜言,被惜言败露了事情,这才拿惜言逃跑当借口。

这流放,因为经常送的是罪臣家眷,往往是一大家子,或者是尚有势力的,差使们不太惹得起,所以一般不会做什么畜生事儿。

可到了惜言这儿不同,她孤零零一个,还是得罪了大人物被罚来的,没准儿,她被欺负还是被指使的呢!所以那帮差使才会这么毫无顾忌。

惜言向顾谨言的方向蹭了蹭,又窝着睡着了。

顾谨言不忍心,还是将自己的棉被盖在了惜言的身上,转身又和大哥顾慎行挤一个被子去了。

如果是夏日的夜里,这些罪眷也只能在野外和衣歇息,正因为是冬夜,又是要往北走,为了避免冻死人的情况,差使们才会拿着额外的工银带他们住简陋的客栈。

几十个人睡一间房,烧一炉子炭火,不算暖和,但也不太冷。

因为这晚的事情,接下来的几天,惜言受到的虐待更甚。顾谨言总想帮忙,却总被顾家人拉着不让去。

废话,顾家现在都自身难保,从哪儿来资本去帮助一个得罪了大人物的小姑娘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