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武侠仙侠 > 凶萌娇妻放肆宠

凶萌娇妻放肆宠

阿拉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安宁惹事了!她在回家的路上捡回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因为条件有限,用给狗狗做手术的工具救了对方一命。男人醒来之后,非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直到几天之后,大佬带人找上门她才感到后怕,那个男人竟然是商圈大名鼎鼎的陆九爷!陆御霆的名号十分响亮,凡是胆敢招惹他的人最后全部没有好下场。那个男人会不会恩将仇报?

主角:安宁,陆御霆   更新:2022-07-16 16: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宁,陆御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凶萌娇妻放肆宠》,由网络作家“阿拉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宁惹事了!她在回家的路上捡回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因为条件有限,用给狗狗做手术的工具救了对方一命。男人醒来之后,非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直到几天之后,大佬带人找上门她才感到后怕,那个男人竟然是商圈大名鼎鼎的陆九爷!陆御霆的名号十分响亮,凡是胆敢招惹他的人最后全部没有好下场。那个男人会不会恩将仇报?

《凶萌娇妻放肆宠》精彩片段

“宁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别出来。”

一个神情慌乱的女人把一个小女孩推进了大衣柜里,焦急的叮嘱。

“妈妈……”女孩惊恐的呼唤。

“别出声。”

女人最后不舍得看了她一眼,双手重重推上衣柜的门。

女孩缩在一堆衣服里瑟瑟发抖。

她一向最听母亲的话,可终究忍不住在听到门外砰的闷响声后还是轻轻将门推开了一条缝。

满眼的血色,母亲背对着她蜷缩在一滩血色里,一个黑衣蒙面男子手持着短匕首踢了踢地上的人,又将她提了起来。

“别怪我,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阴冷的声音还没落下,那刀尖又猛地刺入了母亲的身体里。

女孩张大嘴巴,不敢发出声音又猛地用手捂住了嘴。

她紧紧咬着手心,恐惧的眼泪纷纷滑落。

男人抽出刀,扔下母亲,头也不回的走了。她顺着他离开的方向看去,竟在门口看见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少年!

他立在夜色里,瞧不清眉眼,依稀只见那轮廓极其冷漠,注视着这一切,丝毫没有目睹生命流逝的惊慌和怜悯。

而地上的人一动不动,血越流越多,一直淌到衣柜边。

“妈妈……”

安宁猛然惊醒,翻身坐起来抚着昏沉又汗津津的额头。

朝窗外看了一眼,她才慢慢将气息调匀。

已经好多年没做这个梦了。今夜怎么又陷入了这个梦境中?

那个少年是谁?杀害母亲的真凶又是谁?

安宁头疼起来。朝窗外看看,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她没再睡,深吸一口气掀开被子起了床。

洗漱完毕,换了身衣服,又对着镜子晃了晃昏重的脑袋,她就走向门口。

她今年刚考上帝都第一学府龙城大学的计算机系,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她住在乡下得早点走。

一边低头检查包,一边拧开房门,她完全没想到下一秒一个沉重的物体突然扑了过来。

“啊……”

安宁一声惊呼,被这物体压得往后一退,砰的一声就倒地上了。

后脑勺着地,摔了个头晕目眩。

“特么谁啊?把木头靠人家门……”

上字还没出来,她就惊觉不对劲了。

这哪是根木头,这分明是个人啊。

“你,你,你谁啊你?”

安宁嫌弃的把那倒过来的人往旁边推,还没看清脸,鼻尖就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你受伤了?”

她下意识的先往那血腥味的来源去看,不曾想衣襟突然被一只染血的大手给攥住了。

那手一用力,她就往他跟前一倾,下一秒,一张俊颜在她眼前放大。

呃,一个很好看的男人。剑眉星目精致如精心雕刻一般。

“救我,我给你钱。”他声音紧促。

“给钱?”

安宁两眼冒光,朝他那已经鲜红一片还在汩汩冒血的心口看了一眼,立即眉开眼笑。

“好啊,你有多少钱?先给我,我看够不够。”

眼前的女孩子脸上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一丝同情,扯开他的手翻身坐起,那双白皙的小手就朝他身上摸过去,一边摸还一边嘀咕:

“我可是很贵的哦,你身上的钱要是不够,别想我救你。”

他侧躺着,那小手直接伸进了他兜里,指尖隔着一层布料在他大腿上一顿乱戳。

这个见钱眼开的死女人,等她找到钱他血都要流干了。

男人眸底猩红,恶狠狠的瞪了安宁一样松开手,费力的摘了腕表。

“拿去。”

那碎光点点的表砸在安宁心口,安宁慌忙抬起另一只手捧住。

捏住一看,她眉眼的弧度更明显了。

“宝玑,最少几十万一块。成交。”

她爽快的把表揣进兜里了。

目光转回来,那根葱指猛地戳上了男人伤口位置。

一阵剧痛,男人条件反射般的抬手抓住她的头发就往下一拽。

“找块布给我包扎一下,然后帮我打个电话,其他不要你做,最好别耍花样。否则……”

低冷的话在耳旁威胁着,他似饿狼一般盯着她。

安宁费劲的抬着头,一听这话,立即炸毛,抢救回自己的发丝,就用那个手指又故意使劲戳了一下那伤口。

“否什么则?大哥,你这伤,包扎一下就行了?行了,你闭嘴吧。我答应救你,免得你死在我家里,晦气。”

就因为晦气?

那块价值百万的表算是喂狗了。

男人痛的钻心,恨的咬牙。

安宁不再理会他,想要起身双腿又被他压着,便没好气的把他的长腿踢开了。

爬起来,她才拽住他的胳膊,使了吃奶的力拉他。

“起来。起来。躺床上去,总不能让我趴地上给你做手术吧?”

“你会做手术?”

男人质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小村姑。

艰难地站起,他也毫不避讳的让手臂搭在了她肩头,身体绝大部分的重量也倚在了她身上。

安宁咬牙切齿的支撑着这重量,转身缓缓往回走,没理会他的鄙视只道:

“有一套手术器材,是上次给阿花接断骨的时候买的。麻药用完了,你就忍着吧。”

“阿花是谁?”他疑惑。

安宁朝房间角落里努了努嘴。

“我养的狗。”

男人:“……”

如果可以,他真想捏死她。

安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个比她高大威猛许多的男人拖到床上。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她没直接把他扔下去,而是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躺下了。

“这可是我刚换的床单,算你走运了。躺好。”

交代一句,她就转了身。再折回来,她手里除了多了个小药箱还多了一块毛巾。

“喏。”

她走过去把毛巾递给他。

男人拧着眉看着那一小块印着HELLOKITTY的小方巾:

“干什么?”

“咬着呀,免得等一会疼的受不了。”

“不需要。”男人嫌弃且不耐烦的呵斥。

安宁也没勉强,撇撇嘴,把那小方巾扔在了床头柜上,转身就开始准备手术器材。

戴上一次性手套,拿出手术工具,准备酒精消毒。

她做的有模有样。

男人眼眸深沉,本打算只求她包扎拒绝手术,此刻也改了主意。

她说的没错。这地方偏远,他伤到了血管很可能等不到救治。交给她,如果做得好,倒多了几分活命的机会。

他决定,赌一赌。

身体里的热度随血液流逝,他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

“好了,你忍着点啊。”

也不知道是看在他那只表的份上还是存了一点同情心,她的声音比刚才温柔许多。清越婉转,竟然有几分好听。

尖锐冰凉的器械碰到伤口,剧痛便在四肢百骸急速蔓延。

他咬着牙,没吭声,眉心紧紧拧成结。

随着手术深入,他的身体越来越紧绷,额头上滑落下豆大的汗珠,暴起一根根青筋。

即便如此,他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是个狠人。

安宁瞄了他一眼,心道。

时间在痛苦中无限拉长,痛到意识恍惚的时候,耳旁突然又想起那悦耳的声音。

“好了。伤口暂时缝合了。你还好吧?”

安宁凑过来表示了一下关心。却没想到,那一直沉静如雕塑的男人突然抬起了手勾住了她的脖颈。

他的手臂依旧有强大的力道,压的她脸往下一沉,脸颊直接碰到他的鼻尖。

一丝凉意在脸颊上擦过,安宁的神经紧绷了一下。

刚想说话,那同样冰凉的唇也在她脸颊上微微擦过。

“你是谁?怎么会有乌蓝?”

乌蓝?

什么鬼?


安宁莫名其妙,脖子被他压得酸,她忍不住挣扎了一下。

脸稍稍一侧,唇上突然一凉。

柔软的触感,凛冽的气息,两对唇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电流瞬间蔓延全身。

她怔了一下,旋即脸颊通红。

这可是她的初吻。

安宁气坏了,匆匆朝那深邃幽沉的眼眸上瞄了一眼,即刻用力挣扎了出来,拿手背嫌弃的擦了擦唇才瞪眼看向那男人。

“什么乌蓝乌黑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警告你,我救了你,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别占我便宜。还有啊,这床借你睡了,弄脏了,你得赔,我看你这袖扣好像也不错。也归我了。”

她抓起他的手,毫不犹豫的抠下了那枚钻石袖扣攥在手心里。

这个一辈子没见过钱的女人。

男人一口闷气堵在心口,伤处更加痛的钻心。

“报号码。”

安宁没搭理他,直接扭头去拿了手机。

男人闭了闭眼报了一串号码。

打完电话,安宁顺带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铁定迟到了。

“都怪你。耽误我时间。我还得上学去,我先走了。看你这人模狗样的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咱俩可就两清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你可不能找我要回这些东西。这是我劳动所得。”

人模狗样……男人不由的想起那只还窝在狗窝睡觉的阿花来,心口又被闷气虐了一把。

安宁才不管他生气不生气呢,说完,收拾了一下,又给阿花喂了食她便走了。

龙城大学。

等她赶到已经中午了。去食堂吃过午饭又去安顿了宿舍她才去教室。

下午两节数字逻辑课,这点内容对她来说很简单,她便直接从后门进坐在了最后拿出笔记本来,用两节课的时间写了一个小程序。

“大功告成。”

下课铃声响的时候,她也刚好关了笔记本。

前座的同学大概没听懂,上去围住了教授,她便收拾了东西从后门走了。

正想着回去时去一趟菜市场给阿花买根骨头啃啃,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娇呵。

“安宁。”

这声音?

安宁被戳了一下,蓦然回头,就见几个女生朝她走过来。

这些女生的C位正是叫她的那个人。

安雅。

她的姐姐。不是亲姐姐,只是当年母亲领养回来的女儿。

不过,因为安雅几个月的时候就被抱回来了。年纪又比自己大,加上母亲没有刻意解释,以至于好多人都以为年纪小一点的她才是抱养的。

刚开始她们俩都是安小姐。

现在,众人只知道安雅是安家大小姐,早忘了还有二小姐安宁。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安雅的识时务。

母亲遇害时她才自己七岁,安雅八岁。母亲死后不到一年父亲安伟达另娶了秦玉芝进门。

七岁的自己无法接受,对秦玉芝横眉冷对,八岁的安雅笑脸相迎甜甜的叫妈。

自己无法面对,小小年纪离家出走跑到了乡下外婆家里。从那以后,安家只剩下大小姐安雅,对她不管不问。

她就在乡下当个村姑安宁,而安雅则风风光光当着她的大小姐。

她们的情分,也就从那时候渐渐断了。

她知道安雅在龙城大学。就是没想到第一天就碰上了。

安宁站着没动,安雅几人到跟前,一个穿绿裙子的女生就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小雅,这就是你妹妹啊?怎么跟你差这么多。你瞅她这一身土包子样。多丢人?”

“阿美瞧你说的。”

另一个女孩接了过去,瞄了安宁一眼笑道:

“野鸡怎么能跟凤凰比?咱们小雅是安家大小姐,又是九爷的心肝宝贝,龙城谁不知道,小雅一毕业就要嫁给九爷了。”

那女孩挑衅的看着安宁,一旁安雅羞涩的低下头来轻笑着。

九爷!

陆御霆。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国家商界令人畏惧的存在。

他在商场杀伐决断,冷血无情,却鬼使神差的看上了安雅,这些年没少上演王子爱上灰姑娘的戏码。

也不知那是个什么人,眼这么瞎。

安宁嘀咕,想想刚刚被损,心气难平,刚想找补回来,旁边的路上突然开过来一辆豪车。

“小雅小雅,说曹操曹操到了,那是九爷的车吧?”

夕阳的余晖下,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来。

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墨黑的车身上折射出淡淡的光晕,这绝佳的质感,流畅的车形,无不彰显主人的高贵。

安雅朝那豪车看去,脸上顿时绽放出欣喜又略带娇羞的笑。

“小雅,九爷对你真好。一下课就来接你。这又换车了,上次来的还是布加迪。”

“你笨啊,九爷车多。晚上一定又带小雅去哪个酒店吃烛光晚餐呢?”

“肯定还会有名贵的礼物。”

几个女生艳羡不已,安雅得意的眉梢都要飞起来了。

“哪能回回都送礼物?人家可没有你们这么俗气。不过就是上次跟我说看了一个别墅适合度假的时候住,今天应该是带我去看房子的。”

“别墅啊。那得多少钱啊,不愧是九爷,就是大方。”女孩们顿时沸腾。

“嗯。他对我确实挺好的。”

安雅娇羞笑笑,眼角的余光又朝安宁瞄了一下。

安宁没理会这炫耀的眼神,只看着那辆缓缓靠近的车。

宾利开进校园,这位九爷不光眼瞎还爱装逼。

安宁冷哂。不一会就见那车停下了。与此同时安雅眉眼飞扬像一只花蝴蝶兴奋的迎过去。

在场的不分男女无不羡慕她还没出校门人生就达到了巅峰,纷纷朝她投去艳羡的目光。

可谁也没想到,这车门一开,下来了两个人像是没看见安雅似的直接就越过了她朝后面走了过来。

不是来接安雅的?这还有谁能开上宾利?

众人疑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个女生更是直接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希望做第二个安雅。

这些女人大概都疯了?

安宁鄙视,她本来还想看看那九爷长得是方是圆呢,此时也没了兴趣,抓了抓书包带子就准备走。

却不想那两人竟然直朝她而来。

“请问,你是安宁小姐吗?”

“我?”

安宁愣怔,将来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脸上恢复了镇定。

“干嘛?”

来人望着这个穿着白T配牛仔裤的女孩,微微勾唇:

“我家主人请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你家主人谁啊?”

安宁很警惕。

来人唇角的弧度又加深了一点。

“我家主人说那一块表和一枚袖扣不足以表达他的谢意,请安小姐过府一叙。他会好好感谢您。”

“……”

原来是他?

这人虽然面带笑容可这话明显很怨念啊,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呢。

早上她夺了他的东西,态度还不算好。

这小气鬼不是来报仇的吧?

安宁直皱眉,快速瞄了一眼四周盯着她看的那些人,转过脸便道:

“感谢就不用了,就这样也够了。我对他那个府也没什么兴趣,再见。”

36计逃为上计。安宁抓紧书包闷头就闪。

不想,刚走一步,胳膊就被攥住。

“小姐,主人说阿花他带走了。”

“凭什么?”

安宁炸毛了,气呼呼的瞪着来人:

“他有病吧?凭什么抓我的阿花?”

安宁脑中浮现出无数副阿花被欺凌的画面来。

早知道这样早上该直接解剖了他。

安宁咬牙切齿,来人却保持微笑没再说什么,只朝车的方向做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么兴师动众,就为了那表和袖扣?看他这车也不至于啊。他想干嘛?

安宁朝那宾利看去,拧着眉琢磨。


算了,去就去,她又没做错什么,还怕这个混蛋不成?

打定主意,抬眸对上安雅那两道震惊又怨恨的眼神,安宁心里突然爽了一下。

这要是让安雅亲眼看着她上了这辆豪车,以安雅那事事争强好胜的性格,怕是要气出内伤来。

她立即转怒微笑,挣开来人的手便道:

“行,既然你家主人盛情相邀,我就却之不恭了。走吧。”

她双手往兜里一叉,迈开轻快的步子,越过安雅在众人惊讶艳羡的目光里朝那辆宾利走过去。

那人上前一步,恭敬的拉开了车门。安宁欠身进去,故意朝安雅挥了挥小手。

“再见。”

车门关上,安雅气的脸都气歪了。

“小雅,你妹妹可以啊,这是钓上谁了?”程伊美瞅着那宾利有点酸。

平时九爷的车来接安雅她就已经很酸了。现在,安宁这个乡下丫头又算哪根葱,她凭什么也有豪车接送?

一旁于青青哼了一声:

“八成是个暴发户,你看她那土包子样能钓上谁?哪能跟小雅比,小雅可是九爷的心尖子。”

“对对对。咱们小雅甩她十条街。”程伊美也立即附和。

安雅这才舒坦些,调整了表情收回目光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妹妹她从小长在乡下,没见过什么世面。”

“所以见个好车就扑上去了。”

于青青仿佛根本没看见安雅刚才那急吼吼的样子似的。

安雅微笑着朝那远走的车看去,眼底滑过一丝厌恨。

以往有这种豪车来接待遇的只有她,这个贱丫头怎么能认识这样的有钱人?

宾利一路疾驰,一个小时后开进了一座庄园。

到一栋欧式风格别墅面前,车停下,另有人过来领了安宁进去。乘电梯上到三楼,一脚迈出来就听见一声凄厉惨叫。

安宁一惊小心肝砰砰直跳。

天色渐暗,壁灯只开了几盏,略显暗淡的光线为这深长的走廊平添了几分寒意。

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进去就瞧见一个人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另一个男人站在他旁边,手里拿着一根黑漆漆的铁棍。

“王总,你真是生意做大了,胆子也大了,都敢下黑手了。”

铁棍一扬,重重砸下,正对着那人的脚踝。

“啊。”又是一声刺耳的惨叫,安宁跟着打了个哆嗦。跟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一下,这人的脚算是废了。

真狠。

她挪开目光朝前方看去正对上一双幽若寒潭的眼睛。

他半躺在一张躺椅上,已换下了血衣,穿着身宝蓝色的丝质睡衣,身上盖着雪白的薄毯,姿态虽然闲适慵懒,但是丝毫不影响这冷冽尊贵的气场。

今早的狼狈多少有点影响他的形象,现在看来,这张脸真是俊朗到令人咂舌,这浑身上下又透着一股冷漠禁欲的气息。

此刻他就像一只迷人的美洲豹,伏在那里,看似安静实则危险十足。

“安小姐,这是九爷。”领她来的那人介绍。

安宁瞪大了眼睛。

“九爷?”

安雅的那个九爷?

应该是吧,这阵仗,这名头,在龙城哪还有第二个人叫九爷?

她原以为宠爱这位是个眼神不济的中年怪蜀黍,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极品。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看绿豆?

安宁由的走了神,放飞了双眼放肆的盯着眼前的人。

陆御霆没说什么,一旁的宗越看着安宁这‘花痴’样,生怕触怒了陆御霆,刚忙提醒了一句:

“安小姐。”

安宁这才回神,眨了眨水眸,问道:

“阿花呢?”

她并不害怕,只关心她的狗。

陆御霆想起早上她手拿手术刀时候镇定自若的模样来,眼眸深了深。

“拿出来。”

安宁被问蒙了。

“什么东西?”

宗越扭头看了一眼安宁这懵逼样,心里替她捏了把汗。

要知道,九爷可是很没耐心的。

看在安宁看上去单纯无辜的份上,他忍不住提醒道:

“就是乌蓝。一种极其名贵的中药制剂。”

乌蓝?

安宁想起来了,早上这人就问她要过。

问题是,她连这是什么鬼都不知道。

“我哪有什么乌蓝?早上我就跟你说了啊。我都没听过这个。”

她张口就否认,陆御霆没说话

一时间四下静默,只有那倒在地上的王总还在痛苦的哀嚎。

空气一点点冷凝,气压也在降低,安宁突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

就在这个时候,陆御霆突然吐了一个字出来。

“脱。”

“……”

安宁愣了一下。

莫名其妙的瞪着陆御霆。

“脱光查验?你太过分了吧!”

陆御霆没理他,一双深目冷淡至极。

他身边的两个手下,很快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见他动真格,安宁有点慌。

“大哥。你来真的?至于吗?”

“大叔。有话好好说。”声音更急。

那两人抓着她,另有人上来要扒她衣服。

“姐夫!”

安宁突然爆吼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丝诡异的气氛。

崇越都快给安宁跪了。刚想说话,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陆御霆突然掀了薄被。

“九爷。”

他慌忙撤回来虚扶了一把却被陆御霆挡开了。

陆御霆虽然伤的不轻但是此时的脚步却很沉稳,他缓步过来,俊颜冷肃,那双眼睛紧盯着安宁,像无尽的黑洞,能吞噬她。

他到近前,准备脱衣那个手下就退下了。

安宁不由的紧张,吞了吞口水,干巴巴的尬笑:

“姐,姐夫,不要这么暴力嘛。大家都是一家人,早上我不是不认识你嘛。大不了我把那表和袖扣还给你?”

这刺毛的丫头也会露出怂像。

陆御霆深邃的眸眯了眯,唇角紧闭,没有理会安宁那扑闪的大眼睛,走过来伸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挑了起来。

指尖微凉,安宁就感觉下巴上一阵压痛。

下一秒那削薄的唇缓缓掀起:

“不用跟我套近乎。她是她,你是你。我要的东西拿出来,否则……死!”

分得真清楚!

“我哪有?我有我肯定给你啊。”

安宁觉得跟这个男人讲不通了。堂堂九爷莫不是个神经病?

她很怨念,目光对上这双双狼一样的眼眸,眼前俊冷的脸突然压了下来。

下一秒,他的鼻尖就碰到了她的鼻尖上。

一丝丝冰凉像尖利的针戳了一下安宁的心尖。

她蓦然瞪大眼睛,条件反射的猛抬腿顶过去。

本以为在这样他毫无准备又带着伤的情况下肯定能得手,却没想到,那腿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的大手按住了。

陆御霆盯着她,那只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用力,神色瞬息万变,方才还算平静,此时已经戾气四溢。

“你身上有乌蓝的味道。”

他的指尖凝聚了强大的力道,差点没把安宁的下颌骨捏碎。

这话安宁自己也愣住了。

还没等她说话,那双手又松开了她。

“搜一遍,找不到就叫楚医生。”

“你们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我……”

得了自由安宁急着嚷,话还没说完眼前就突然蓝光一闪,接着一记手刀劈在了她脖颈上。

脖颈一麻,她不敢相信的瞪着陆御霆。

“话太多。吵!”陆御霆满脸嫌弃。

陆御霆你个挨千刀的。

安宁心里问候一声不甘心的昏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不知过了多久,还没睁眼她就觉得脖颈疼,头也昏昏的。

光线暗淡,这屋子好像也不是刚才那间了,那些混蛋对她做什么了?

安宁扶着额头,缓缓坐起,上半身刚抬起来她就感觉出了不对劲。

腰间有什么东西压着。

她隔着被子往那异物上一摸,一股冷气直冲头顶。

猛地转脸,她惊叫出声。

“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