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下山退个婚被缠上

下山退个婚被缠上

紫辰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无福消受美人恩,还是七个国色天香的美女们……偏偏宁凡谁都不敢得罪,不是对方势力强大,而是对方特别难缠,这不主动招惹,都死死的纠缠着不放,他就更不敢有所动作了……当初他就是想下山退婚的,没想到婚没退成,反倒是被七个美女赖上了。

主角:宁凡,赵悠然   更新:2022-08-22 11: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凡,赵悠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下山退个婚被缠上》,由网络作家“紫辰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福消受美人恩,还是七个国色天香的美女们……偏偏宁凡谁都不敢得罪,不是对方势力强大,而是对方特别难缠,这不主动招惹,都死死的纠缠着不放,他就更不敢有所动作了……当初他就是想下山退婚的,没想到婚没退成,反倒是被七个美女赖上了。

《下山退个婚被缠上》精彩片段

“不要啊!”

“小师姐,轻点,太疼了!”

偏僻的小山村,一栋袅袅升烟的破房子里,传来一个小伙子的嚎叫声。

“装什么装?皮糙肉厚的,乖乖躺好了,别乱动!”

眼前帅气如潘安的男子紧闭眼睛,脸上满是无助和绝望。

“瞧你那要死的模样,我轻点就是了。”小师姐林素衣白一眼没出息的宁凡。

两个人青梅竹马,林素衣只比宁凡大三岁。

“嘶…疼…”宁凡又轻轻痛吟一声。

啪——

林素衣猛拍一下宁凡的后背,笑骂道:“你还有脸喊疼,你看看你这一身灰,都搓三遍了,还搓不干净!”

嘴上说得厉害,可林素衣接下来的动作,却明显变得轻柔多了。

宁凡立马换上一副享受的嘴脸,头枕双手,嬉笑道:“这么多年了,还是小师姐最疼我了。”

“油嘴滑舌。”林素衣翻了一眼皮,心里却是暖暖,道:“你,你真的要走吗?”

一想到宁凡马上要走了,林素衣表情陡然变得有些伤感,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缓。

“师命难违啊!你也看到了,那老东西为了逼我走,扬言要把我家的祖坟给刨了。”

“那你还回来吗?”

“这个……”

还没等宁凡回答,林素衣便咬着红唇威胁,“你要敢不回来小心我…”

宁凡赶忙夹紧裤裆,连称不敢,小师姐的脾气他太了解了,若是真敢不回来,怕是命根子不保啊!

自打有记忆起,宁凡和林素衣就跟老东西一起生活,老东西说他们俩都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如果不是他好心收养,早就饿死了。

说起来,老东西除了在吃用上对他们比较苛刻,其他方面倒是还不错,从小便传授给他们各种本领。

偶尔宁凡会隐藏身份,下山执行老东西交代的神秘任务,这一次,老东西突然告诉他,当年给他定下的七个娃娃亲,让他下山兑现承诺。

这不下山之前,小师姐非要给他搓搓澡,说是别让城里女人嫌弃咱们农村人脏。

“好你个小兔崽子,跑这里享受来了?你这是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了!”

疯癫老道士手持藤鞭冲进屋子里,撸起胳膊袖,便往宁凡身上招呼。

卧槽!

幸亏宁凡反应够快,当即弹跳起来,躲过了一鞭子。

“宁凡快跑!!!”

林素衣一把抓住带刺的藤鞭,掩护宁凡逃跑。

“素衣,等我回来娶你!”

宁凡飞奔起来比兔子还快。

“嗯,我等你!”

林素衣热泪泉涌,嗓子已经沙哑。

“小兔崽子你休想!”

疯癫老道士气得不轻。

宁凡停下来,做了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道:“老东西,你以为给我定下七个娃娃亲,就能拆散我们吗?”

“没门!”

“老子这就下山把那七份婚契给退了,然后八抬大轿回来娶素衣!”

……

几日后,松山。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得宁凡一阵眼晕。

比起这些钢铁建筑,还是大街上往来的长腿美女好看,白花花一片,养眼。

宁凡蹲在地上欣赏一会,然后便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个地址,正是他要去退婚的松山赵家。

“松北区,钱海路?”

听老东西说,那里别墅林立,住着的都是有钱富豪。

赵家也不例外,是一个当地非常有名的富豪。

而且他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赵悠然,更是松山一顶一的绝世大美女,长着柳叶弯眉,樱桃小嘴,还有对儿乌黑的大眼睛,以及盈盈一握细腰和不错的地盘,绝对能给他生儿子。

我呸!

且不说这些是不是老东西为了阻止他跟小师姐在一起,故意编造出来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稀罕!

他只想快点去赵家把婚约退了,好回去迎娶素衣小师姐!

宁凡低头打量一眼手中的黑龙玉坠,这是当初定娃娃亲留下来的信物,他手中的是雄的,还有七个雌的凤凰玉坠,在他七个未婚妻手里。

黑龙玉坠和每一个凤凰玉坠都可以完美地合在一起,变成一枚完整的龙凤佩!

只有拿出黑龙玉坠,才能把婚契讨要回来,绝对不能丢了。

宁凡小心地将黑龙玉坠放在上衣兜里,系上扣子,还拍了拍。

霎时。

一道刺耳的爆炸声飞入耳中。

宁凡蹙眉,扭头望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路边的一个高档餐厅发生煤气爆炸,一排落地窗玻璃全都炸碎了,火光顿时就窜了出来。

幸亏宁凡反应够快,用手挡住了飞过来的爆炸碎片,否则,非得破相不可。

“不好啦!”

“着火了!”

“快救人啊!”

宁凡来不及多想,飞奔过去。

“小伙子,快帮忙吧,里面还有一个人没出来!”

宁凡一听还有人被困在里面了,这还了得,脱掉外套,拍灭火苗,冲进了火海。

火势很大,满是浓烟,但宁凡还是一眼就锁定了角落里那个已经昏迷的绝世大美女,来不及多想,顺势抱起她,便朝着火场外面狂奔。

砰砰砰——

身后又传来阵阵剧烈的爆炸!

庞大的气浪将他们震飞出去!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们俩就会被烈焰吞噬掉了。

宁凡喘着粗气,看着一旁死里逃生的绝世大美女,不由得愣住了神。

鹅蛋似的俏脸,烟熏得有些发灰,微微蹙在一起的柳眉,略显痛苦,红唇皓齿,嘤咛着,还有气息。

他果然没有看走眼,确实是个超级大美女!

尤其是那身材!

简直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救人要紧!

宁凡深吸一口气,平稳了心神,老东西曾说过,他现在的医术已经达到大圣手级别。

这可不是乱盖的!

白骨生肉不敢说,但是只要有一口气,他就有办法救活!

“城里娘们,算你命大,遇到了我,换成旁人,估计你家里只能给你准备棺材了!”

宁凡拿出针具盒,抽出九根长短不一的银针,一一消毒后,摆放在一边,随即便跟美女宽衣解带。

我靠?!

望着波涛骇浪一幕,宁凡眼睛都快被晃瞎了,不过,本着救人为上的精神,他并没有继续欣赏,而是深吸一口气,开始行针。

若是有医道大佬在场的话,非得惊掉下巴不可。

因为宁凡施展的针法,正是鬼谷一门失传已久的针法,九宫还阳针!

一阵忙活,女人蓦地发出一声嘤咛,随即眉毛颤动一下,便苏醒过来。

“娘们,你终于醒了,你是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宁凡呲着一排闪亮洁白的牙齿,脸上满是见义勇为的自豪感。

“臭流氓!”

还没等宁凡说完,苏醒过来的美女便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

猝不及防之下,挨了一巴掌。

宁凡皱眉,顿时有些恼了,他好心救人,不说声谢谢也就是了,竟然还反过来打他?

“你干嘛打我?”

郭语琪蜷缩成一团,贝齿紧咬红唇,那双幽怨地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宁凡,宛如一只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小母狮子,就好像宁凡刚才把她怎么着似的。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刚才?”

一提起刚才,宁凡就火大,他冒着生命危险,奋不顾地冲进火场救人,还不如救条狗,至少不会对自己呲牙骂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贵人多忘事!”

“娘们,你这忘性可真不是一般大,想必家里一定超级有钱吧?”

“不过有钱也买不来命!”

“下次吃饭注意点,选个靠近门的地方,出事了,能第一时间逃出来!”

“你死了倒是没关系,别连累其他人为你冒险!”

宁凡指着路边那个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高档餐厅,愤愤然道。

郭语琪脑袋嗡得一声,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

她在餐厅等客户吃饭,厨房突然发生爆炸,庞大的冲击波,将她震晕过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扶起她,再往后就没得记忆了。

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救了她?

不知为何,郭语琪心下竟然生出一丝愧疚。

偷偷地望了一眼。

和煦的光线洒落在男人刚毅的脸庞,烟熏的发黑,却仍然难掩充满阳光以及棱角分明的五官。

眼前这个男人长得还是蛮帅得嘛!

“那,那你撕开我的衣服干嘛?”

郭语琪暗咬贝齿,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男人看光过,此时的她满肚子委屈。

“废话!”

“你都被烟呛得缺氧窒息了,要不是我帮你把衣服撕开,令你呼吸变得顺畅,然后又给你扎了几针,定住你的心神,娘们,你早就上地府报道去了。”

宁凡字正腔圆,铿锵有力,正义凌然。

看宁凡不想说谎,郭语琪贝齿咬住嘴唇。

难道真是她错怪人家?

可是,她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就这么被人看光了,也太亏了……

“你说真的?”

“行医者从不打诳语,况且,我可是大圣手级别的神医!”

宁凡满脸傲然,随即又道:“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赵家退婚,再见,不对,再也不见。”

话毕,宁凡转身就走。

“你站住!”

郭语琪见状,连忙叫住宁凡。

“娘们,你还有事?”

宁凡扭头,不耐烦道。

“既然是你救了我,我该怎么感谢你?”

不知为何,郭语琪胸口小鹿乱撞个不停。

宁凡敏锐的目光,在郭语琪大敞四开的胸口停留了片刻:“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

郭语琪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宁凡的背影完全消失,她才回过味来。

“臭流氓!”

“你等着本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郭语琪肺管快要气炸了,刚刚又白白让那痞子看了个精光。

“虽然是你救了本小姐,但是本小姐恩怨分明,大不了报完恩,再找你算账!”

“今天的屈辱暂且记下了!”

郭语琪银牙咬得咯咯直响,像极了发狂的小母狮子。

“郭总,您没事吧?”

秘书田薇问讯带人跑过来。

“我没事。”郭语琪俏脸布满一层寒霜。

“可是……”

田薇见郭语琪衣衫不整,有些担忧,赶忙脱掉外衣,披在郭语琪的身上。

“今天的事,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我杀他。”郭语琪眼底划过一抹冰寒的杀意。

“不敢。”

田薇等人低头。

“田薇,立马派人去赵家调查一下刚才那个野小子!”郭语琪握紧粉拳,那个野小子走之前,亲口说要去赵家退婚。

“是,郭总。对了,郭总,咱们的人在废墟里面找到一件没有被完全烧掉的衣服,好像就是刚才那个野小子留下来的。”

“哦?”

郭语琪接过那件已经烧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从乡土气息比较浓郁的风格上看,极有可能是那小子的。

搜遍所有兜,都没有找到联系方式,只找到一枚玉坠!

黑龙玉坠!

“咦?这个玉坠怎么这么眼熟?对了,爷爷好像有一个宝贝疙瘩,也是这样的玉坠,不过这个是龙,爷爷那个好像是凤……”

……

残阳似血,余晖洒落。

街边的霓虹灯也逐一点亮。

两者交相辉映,璀璨的景色美不胜收。

“我滴个老天爷乖乖,这也太漂亮了吧?比放牛村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强多了!”

赵家庄外面,宁凡望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建筑,一脸好奇和兴奋。

“这就是老东西给我安排的婚事吗?”

“我老丈人家也太有钱了吧?”

“老东西竟然没有骗我!”

“就是不知道我的未婚妻长什么样子?要是个丑八怪,那么我可就亏大了!”

宁凡闷骚地想着。

呸呸呸!

宁凡,你别忘了,你是来退婚的,就算老丈人家富可敌国,未婚妻貌若天仙,这婚也得退!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说话算话!

今天是赵家老家主赵万年七十大寿,赵家庄十分的热闹,门口豪车林立,来贺的名单上没有一个白丁,皆是权贵。

“一刀坊张老板,送上鎏金翡翠玉如意一对儿,祝赵老家主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百草堂余老板,送上七叶野山参一支,祝赵老家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门口,管家赵富贵正在卖力地喊着,他身边堆了很高的礼品,任何一件都价值连城。

“你好……”宁凡跟那名管家客气道。

赵富贵抬头一看,竟然是个土包子,当即不耐烦摆手:“走走走,赶紧走,别捣乱啊,今天可是我们家老爷子过寿,见血不吉利!”

宁凡脸上的笑容倏地僵住了。

我靠?

就连赵家管家都这么牛逼吗?

“你知道小爷是谁吗?我劝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得罪了小爷,对你没好处!”

既然对方不要脸,他也没有必要给脸了。

“我特么管你是谁?不带礼品一律不得进入!”管家赵富贵已经很克制了,如果不是老爷子寿辰,他早就叫人把这个土包子拖进后院毒打一顿了。

“礼品?”

宁凡蹙了一下眉,初次登门,又赶上人家过寿,空手确实不好看,毕竟赵家老爷子跟老东西也算是相识一场。

“谅你也拿不出来,识相地就赶紧滚!”管家赵富贵鄙夷地下逐客令。

宁凡白了一眼管家,随即掏出一根铁棍山药,拍在桌子上。

这是他下山之前,在老东西的药库里顺手拿出来的,虽然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稀罕物,但若放在这市面上,绝对是稀罕物。

赵家收的那些贵重礼品全都加起来,也不如这跟铁棍山药的一根须子值钱。

“放牛村,宁凡,送铁棍山药一根,祝老爷子龙精虎猛,一柱擎天!”


噗——

管家赵富贵闻言差点没一头摔在地上。

这土包子疯了吧?

不知道老爷子今年都古稀了吗?

不用想,肯定是来捣乱的。

“来人,把这个土包子拖走!”

管家赵富贵当即下令,几个家仆不容分说地将宁凡拖走。

“我靠?你们这是造反知道吗?小爷我可是赵家的姑爷子!”

“你这叫花子还真敢口出狂言啊?你是赵家姑爷子?也不撒泡尿照照!”

“我真是赵家姑爷子,没骗你们,我警告你们,最好马上放了小爷,不然后果自负!”

“哈哈——”

那些家仆根本不信宁凡说的,一阵放声嗤笑。

“真是笑死我了?不可否认,你这小叫花子演技倒是真不错,如果不是我家二爷已经对外公布了,郭家三少爷就是赵家苦寻多年的姑爷子,我们还真容易被你给骗了。”

“别跟他废话,暴打一顿,就老实了!”

赵悠然要另嫁他人?老东西也没说啊!

宁凡来不及多想,就被拖向了赵家庄后巷。

他并没有反抗,他倒要看看,这些赵家的狗奴才想把他怎样?

很快。

后巷就传来阵阵痛苦地嚎叫。

管家赵富贵嘴角勾出一抹得意讥笑:“一根破山药也想混进去吃白饭?当我赵富贵眼瞎吗?”

“管家,那土包子拿的山药怎么处理?”一名家仆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直接扔垃圾桶里!”

“慢着!”

就在这时,一道极其激动的声音传来。

管家赵富贵抬头一看,竟然是松山市第一神医田大夫,跟他肩并肩走着的还有一个富家公子哥,正是郭家三少爷,郭东来。

“诶呀,姑爷子,田大夫,您二位来了啊!”

管家赵富贵谄笑着迎出去。

田大夫一把推开赵富贵,死死地盯着桌子上的那根铁棍山药,双眼直往外放光,好像看到了什么撼世珍宝……

“姑爷子,田大夫这是……”

管家赵富贵疑惑道。

郭东来也是一脸懵逼,他也不知道田大夫发什么疯。

今天之所以把田大夫请来,是想让田大夫给赵家老爷子检查检查身体,表表孝心,顺便跟他商量一下婚约的事儿。

他可是觊觎赵悠然美色已久了!

赵悠然那可是松山公认的大美人,想娶她的人都能装满一火车皮,可惜赵家老爷子是个死心眼,说是早就给赵悠然订了婚,断然拒绝了所有人。

要不是他跟赵家二爷,也就是赵悠然的爸爸,提前串通好了,想出一个冒名顶替的法子,怕是也难娶到赵悠然。

“老天爷啊,没想到我田永生这辈子还能遇到这等机缘?”田大夫突然激动地老泪纵横。

这下子,郭东来和管家赵富贵更加懵圈了。

田大夫捧着一根山药棒子哭天抹泪,说着疯话,到底是怎么了?

“田大夫,这不就是一根山药棒子吗?至于吗?”郭东来满脸不解,觉得田大夫有点小题大做。

田大夫摇摇头:“郭少,你不懂,这可并不是普通山药棒子,而是铁棍山药王!据老夫所知,当今华夏九州大地,也找不出来几根,其珍贵程度有多恐怖,无需老夫多言吧?”

“铁棍山药王?”

郭东来嘴角扯动一下,诧异道:“田大夫,您是说这根山药价值不菲?”

“何止价值不菲,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说是价值连城也一点不为过!”田大夫斩钉截铁道。

这回轮到管家赵富贵震惊了。

“田、田大夫,您没看走眼吧?”

田大夫冷冷瞪向管家赵富贵:“老夫以松山第一神医的名义担保!”

我靠?

管家赵富贵两条腿一软,差点一头摔在地上。

“管家,这根山药是谁送的?”

田大夫问道。

能拿出如此大手笔的人,定非凡人,他要结交一下。

此时,管家赵富贵嘴巴都瓢了:“就、就是一个土包子,被我叫人拖进后巷……”

说到这里,管家赵富贵后脊背阵阵发凉,赶忙吩咐道:“快、快去后巷,叫他们停手……”

“管家,怕是已经来不及了,以他们的霹雳手段,那土包子怕、怕是已经凉了。”家仆苦笑着回道。

噗通!

管家赵富贵两腿打着摆,一个没站稳,就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完犊子了!

他惹大祸了!

望着管家赵富贵如此狼狈的模样,郭东来眼珠子转动一圈,既然送礼的人已经挂了,而且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土包子,那么他倒是可以……

“咳咳!”

郭东来干咳两声,随即笑道:“管家,你别害怕,不过就是死了个郭家的下人而已。”

郭家的下人?

管家赵富贵震惊地望着郭东来:“姑爷子,您、您是说刚才送礼的那个土包子是您的人?”

郭东来点点头。

管家赵富贵长松一口气:“那就怪不得了,那个土包子,不,贵府上的家仆口口声声说是我们家姑爷子送的礼物。”

“哦?”郭东来没想到自己随便撒个谎,还有人替他圆,真是天助他也。

有了这个无价之宝做聘礼,赵家小姐赵悠然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姑爷子,对不起啊,小的该死,小的不知道是您派来的人,小的要是知道绝不敢……”管家赵富贵跪在地上自抽耳光。

郭东来挥挥手:“无妨。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再说了,那个下人屡次办事不利,我也早想除掉他了。”

“谢谢姑爷子不追究之恩!”管家赵富贵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

郭东来淡淡道,随即与田大夫一起进入赵家。

“郭少,那铁棍山药王真是您送的?”田大夫拧紧老眉道。

“当然是我送的了,你也不放眼看看,整个松山,除了本少有这等阔绰手笔,还能有谁?”

郭东来拍着胸口道。

田大夫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知道郭东来爱吹牛,松山有这个实力的不止郭东来一个,但是肯拿出来送给赵家的,怕是只有郭东来了。

毕竟全松山都知道,郭东来垂涎赵家小姐已久。

郭东来和田大夫刚进赵家庄,就听见里面有人在扯嗓子喊。

“不好啦!”

“小姐从后巷逃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