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冷面王爷的怨种王妃

冷面王爷的怨种王妃

舒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之后,沐堇兮成了不受宠的王妃,却万万没想到以为的自由生活,还未开始,便被便宜王爷带着侧妃小三找上门。一连三条罪状列出之后,沐堇兮不动声色,心想能被休弃虽然是她想要的,但还是要争取和离才好。

主角:沐堇兮,楚天辞   更新:2022-08-17 17: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堇兮,楚天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面王爷的怨种王妃》,由网络作家“舒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之后,沐堇兮成了不受宠的王妃,却万万没想到以为的自由生活,还未开始,便被便宜王爷带着侧妃小三找上门。一连三条罪状列出之后,沐堇兮不动声色,心想能被休弃虽然是她想要的,但还是要争取和离才好。

《冷面王爷的怨种王妃》精彩片段

房间里。

一位妆容精致的女子,举止间倒也有些韵味。

“王妃,你只是染了风寒,让大夫看看不就行了,何苦让王爷大晚上的跑一趟?”宋雪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看了一眼脚下的茶杯碎片,语气颇为不满。

“而且,茶杯是无辜的,你摔它又有何用?”

被称为王妃的女子闻言,气的猛地站起来,面红耳赤:“宋雪,你不过是个身份低下的小妾,竟敢用这种口吻对我讲话!不要了你的贱命了是不是?!”

“王妃可不能这么辱骂妹妹,我都已经解释清楚昨晚的事情了,是王妃不讲理。等王爷下了朝回来,若是因此怪罪王妃,那就不是我的错了!”宋雪半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神色看上去带着一些轻蔑。

在王府中谁不知道,是王妃沐堇兮上赶着非要嫁给王爷,王爷根本就不喜欢沐堇兮!

“你!”

沐堇兮气极,目光恶狠狠的看着宋雪:“我现在就要了你命,倒要看看王爷会不会为了一个身份卑贱的小妾来责怪我!”

话落,她立即冲向宋雪,那气势像是真的要杀了宋雪。

意外发生的太快。

沐堇兮刚要抓住宋雪的脖颈时,踩到了刚才因为生气摔裂的茶杯上,脚下吃痛,身形不稳,眨眼间摔倒了!

“啊!”一声惊呼,头破血流!

“王妃!”

……

头疼欲裂!

路晓嘴角抽搐的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房间,眉头轻皱。

从清醒到现在,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

她抚摸着受伤的头部,接受着脑海中不断传给她的记忆。

嘴角就忍不住的一阵阵的抽搐!

身体的主人叫沐堇兮,是镇北将军的嫡女。两年前仪仗父亲权势,强行嫁给南阳王楚天辞为正妃。

在楚天辞眼里,原主就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极其厌恶她。

在这两年之内楚天辞只是在洞房花烛夜那晚碰了她。

最重要的是,这份记忆中大部分的记忆都是争风吃醋,勾心斗角!

连死都是因为一个两年内只和她上过一次床的男人!

路晓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愚蠢!

没本事却还要强出头,那就只能是找死!

深宅大院之中,女人越多是非就越多,心机手段不够强,还想着去斗?

如果凡事都用暴力就能解决问题,还要脑袋何用?!

而且,就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一直以来,南阳府真正意义上的掌权者是侧妃沈柔,沐堇兮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正妃而已!

如果沐堇兮还有点脑子,就该安安稳稳的度日,谁也不去招惹!

要是有野心,就想办法将权利夺回来!

可她做的却是争风吃醋,而且还是用不高明的手段,利用生病来乞求一个男人怜悯。

难怪几个小妾会不将她看在眼中!

脑海中浮现最多的便是南阳王楚天辞的模样,眉如墨裁,眸若点漆,鼻挺秀峰,的确是个美男子!

难怪会让这么多女人为他争风吃醋!

路晓冷笑摇头,这沐堇兮真够可怜!

皱了皱眉,她闭上眼睛,让自己坦然接受了这些!

还能怎么样,难不成再传回去?

在21世纪的那具身体,还不知道已经成什么鬼样子了!

既来之则安之。

就当做一场别有风情的度假!不过……

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最好这些所谓的侧妃小妾不要来招惹她……

正要闭目再休息一会儿时,听到房间外面传来的嘈杂声音。

“王妃都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现在还没有清醒,不会有什么事吧?”

“这宋夫人只是个妾而已,也敢将王妃不放在眼中,唉。现在王妃还昏迷不醒,可她却一次也没有来探望,或者赔罪。”

“听在二夫人院子中伺候的一个粗使丫头说,昨晚二夫人去向沈侧妃哭诉,当时王爷还在呢!”

“云落,以后切记,不要说主子们的是非。否则让他人听去,有你的好果子吃!”

门外议论的是两个丫鬟。

从声音中,她能够听的出来第一个开口的是三等丫鬟云落,而出言警告的则是贴身伺候她的大丫鬟红绫。

从二人的谈话中,她得知间接害死原主的二夫人程雪儿在意外发生之后,没有丝毫内疚,而且胆子颇大,竟然先行一步恶人先告状。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这位二夫人还有沈侧妃应该很快就会来讨公道。

抚了抚伤口处,她牵起嘴角,伤的还真不轻。

这时,门被轻轻的推开,身穿翠绿色丫鬟服装的红绫端着木盆走了进来,随后拧干帕子朝着床的方向走来。

见到沐堇兮睁着眼睛看向她,红绫脸上立即浮现笑容,“王妃,您终于醒了!”

沐堇兮点了点头,看向红绫手中的帕子说道:“将帕子给我吧。”

红绫立即将帕子递了出去。

接过帕子后,沐堇兮擦了擦脸,待擦净脸之后,发现红绫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扬了扬眉,声音轻柔,却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犀利问道:“我摔破的是头,不是脸,应该没有毁容吧。”

红绫心咯噔一下,她刚才竟然紧盯着王妃失神了!连忙低下头,“回王妃,您的脸上没有受伤。”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王妃清醒后有些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

“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沐堇兮轻声道。

现在她精神不足,头疼的厉害。先休息,休息够了,再说其他的事。

红绫点头:“是,王妃。”

正当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门外又有了声音。

“姐姐清醒了吗?”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

红绫立即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沐堇兮,“王妃,沈侧妃来了。”

沈侧妃?就是掌管着南阳府的沈柔?

沐堇兮挑了挑眉,这么快就来替宋雪讨公道了?还真是迫不及待。

心中冷笑一声,这些侧妃小妾的看来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个都飞上了天!

想到以前的沐堇兮在南阳府中的地位,她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

想睡个好觉就这么难吗?


“出去告诉她们,本王妃正在休息,不见客!”她抬头看向红绫,轻声吩咐道。

天大地大,也没有她要休息的事情大!

刚醒来半个时辰,脑海中不断的有新记忆涌现,纵使她接受能力强,也不代表她有那个闲心陪她们玩!

红绫点头,走到门前时就听到外面的几个丫鬟说道:“见过王爷。”

这下红绫有些为难了,若是等在外面的人是沈侧妃和二夫人的话还好说,可现在连王爷都来了!

她转过头看向沐堇兮。

沐堇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同样推拒。”

管他是王爷,还是侧妃,小妾,在她的眼中,都没有睡觉来的重要!

王妃竟然将王爷推拒在门外?!

红绫眼睛闪了闪,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

房外。

宋雪低着头站在楚天辞和沈柔的后面,眼眶红红的,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肩膀都还在颤抖,白嫩的小手拿着帕子擦着眼前的泪水。

楚天辞一脸冰霜,身形挺拔健硕,背手立于门前,毫无波动的眸子内,触目可见的只有冰冷之光。

沈柔脸上挂着温柔娴淑优雅的笑容,倒是一如既往的和善。

在王府之中,沈柔的名声颇好,都是道沈侧妃是个面慈心善的好主子。

而王妃却相反,可能是得不到王爷宠爱的关系,对待下人并不和善,下人们在背地里都说王妃眼里容不下人,见不得王爷身边伺候的人多。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在王府中,就算她是王妃,也顶多是个主子,并不掌家。

其实王爷身边也只有四个妾而已,在皇室宗族中,恐怕王爷是最不近女色的了。

不过,沈侧妃与王爷可是情投意合,凭着沈侧妃的身份那当正妃也是绰绰有余,性子又好,当然得王爷的喜爱。

况且现在还是沈侧妃掌权,如若沈侧妃能够生个一儿半女的,这王府里哪还有王妃说话的份儿!

红绫暗中叹了一口气,为王妃此时的处境担忧。

如果当时她能够拉住王妃就好了,也不会有现在的乱子!

恐怕这次二夫人要抓着这件事不放了!

悄悄的看了一眼王爷,这还是两年内王爷第一次到王妃这里,只不过却是与沈侧妃和二夫人。

不晓得王妃见到后会如何的愤怒!

对着三个主子福身行礼,恭敬有礼的说道:“启禀王爷,王妃昨天摔伤了头,现在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不方便见客。请王爷,沈侧妃,二夫人见谅。”

楚天辞听到了后表情没有变化,只是点了点头。

沈侧妃温柔得体的笑着回道:“那就让姐姐好好休息,改日我们再来探望姐姐。”

红绫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是沈侧妃来了,通情达理,不会死缠烂打。如果只是二夫人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呢!到时候免不了又让王妃失去理智了。

房间内,沐堇兮听到沈侧妃的声音后,嘴角牵起。

声如其名,还挺温柔。

不过不知道这温柔的背后,是否藏着一颗狠毒的心!

眸子闪了闪,嘴角的笑意更浓。

要是没有野心,又怎会掌控府中大权,然后却任由小妾们骑在王妃的头上?

“奴婢替王妃谢沈侧妃。”红绫福身谢道。

这时,一直扮可怜的二夫人宋雪,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王爷,王妃受伤与贱妾绝对没有关系啊!”

“前天晚上贱妾也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才没有叫醒王爷,可王妃却始终不相信,就要来打贱妾!贱妾根本不敢躲,也没预料到王妃会因此撞到头了啊!若早知道会让王妃受伤,贱妾一定会主动上前跪下来让王妃教训的啊!”

嘶声力竭的哭喊,让本来十分安静的院落瞬间变得嘈杂不已。

一番话让一旁的下人也都为她鸣不平!

很显然,这件事是王妃的错!可惜了,二夫人的身份低微,比不上大将军嫡女出身的王妃!

楚天辞眉梢微动,回头看了一眼宋雪,声音犹如腊月寒冬般冰冷:“闭嘴!”

宋雪身形一颤,娇美的小脸惨白,连忙低下头去,只得低声哭泣,不敢在嘶声力竭的哭喊。

沈侧妃回头看向宋雪,声音柔柔的说道:“妹妹,此事王爷自有公断,妹妹此时无需自责。”

话落,又回头看了一眼楚天辞后,又不动声色的瞧了一眼房间,眼中似有一丝诧异之色闪过。

如今外面动静这么大,沐堇兮竟能呆得住?

任由宋雪在她的地盘上张狂,这……有点不对劲。

她随后看向红绫问道:“姐姐是不是伤的很严重?”

红绫有些为难。刚才看王妃已经清醒了,只不过好像十分疲乏,至于伤的重不重……大夫已经说了,就是失血有点多,只要休息好就能恢复。她斟酌着怎么开口,才不能让人寻到错处。

这时,从房间中传来略微清冷的声音:“本王妃还没死,一大早的就来哭丧?!”

清冷的声音中夹着让人不容忽视的威严与凌厉。

房外的几人闻言,都有些诧异。

宋雪愣了一下,王妃的反应怎么跟她想象中的不同?

沈侧妃面不改色,只是眼睛快速的半眯了一下。

至于楚天辞,对沐堇兮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格,完全不在乎,所以没多大的反应。

一时间,三人都没回应。

房中的沐堇兮见状微挑了眉,也没再开口。

毕竟今天的这场戏,是由他人来导演的,自然有人着急。

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后,她撑起身子靠在床上。

此时,房外终于有了回应。

“王妃,王爷,沈侧妃,二夫人来探望您了。”红绫反应灵敏,立即开口说道。

“让他们进来吧。”由房中传出沐堇兮冷漠的声音,而且声音透着浓浓的怠倦。

似乎,她确实是伤的很严重,是被刚才的吵闹声吵醒的。

将门推开后,楚天辞等人便依次进了房间。

红绫随即立即转身吩咐着在一旁伺候的几个丫鬟准备茶水,也跟着入房伺候。

沐堇兮懒懒的转头看着进屋的三人……


因为脑海中的记忆,沐堇兮对他们并不陌生。

不过,对于楚天辞,这个人的记忆中也只有一个帅字可以形容。

她的视线落在楚天辞的身上,亲眼看到,却发现这个男人半点情趣没有!

一身冷若冰霜,站在哪里跟一座冰山没什么两样。

不知道原本的沐堇兮喜欢这个男人哪里!还弄得如痴如狂!

再将视线转移向沈侧妃,果然气韵高雅,芳华若清菊。怪不得会受楚天辞的喜爱。

沈侧妃自从进入房间后就一直打量着她,发现她的目光后,立即笑着点了点头。

沐堇兮也冲着她微笑点头,最后看向宋雪,带着笑的眼睛,眸光瞬间冰冷。

察觉到沐堇兮的视线,宋雪连忙低下头,眼眶中的泪水立即滚落,当真是楚楚可怜!

三人落座,红绫上茶。

“不知王爷,沈妹妹,宋妹妹来找本王妃有何事?”沐堇兮收回视线后,冷声问道。

坐下后的楚天辞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水上的沫子,正要喝下一下口时,听到沐堇兮的冷漠的声音皱了皱眉。

沈侧妃也是颇为惊讶。

以往,沐堇兮如若抓到一丁点的小事,绝对会死咬着不放。昨天宋雪做的那些事,要是放在以前,沐堇兮此刻肯定会借着王爷在场,想尽办法除去宋雪,可此时……

宋雪抬起惊愣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向沐堇兮。

她怎么会这么平静?昨日还是歇斯底里呢?

这么冷静可不好,要不然接下来的戏可不好演!

想到这里,宋雪两肩抖动,抽噎的说道:“姐姐,昨天是妹妹冲撞了您。妹妹知道错了,请姐姐不要怪罪妹妹。只要姐姐今后想要训斥打骂妹妹,妹妹一定不会躲,而且还会主动跪在您的脚边,任您打骂。”

沐堇兮眉梢挑了挑,这话说的还真漂亮。

首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不着痕迹的抹黑她,让人以为是她不讲理,硬要欺负一个这么可怜的小女人!

“姐姐,宋妹妹也是无意。看到姐姐受伤,她也很自责,昨日就立即去找了妹妹,跟妹妹忏悔。姐姐就原谅她这一次吧。”沈侧妃在一旁微笑道。

楚天辞一直未语,只是认真喝茶。

“既然是忏悔,为何不来向我忏悔?难道是我死了,没办法跟我忏悔?而且……我倒是想知道她今日究竟是来赔礼道歉的,还是来找茬。”沐堇兮脸上的笑容仍旧是温煦如风,就连一个个反问都是柔声细语。

“如若是道歉,就别做出一副楚楚可怜满眼泪水的模样。我是骂了你,还是打了你?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是个不通情达理的性子!”

此话一出,宋雪面色苍白。

沈侧妃嘴角上的笑容一僵。

楚天辞仍旧毫无反应。红绫拿着茶壶的手一顿。

话落,沐堇兮顿了顿,看向宋雪接着说道:“既然是来忏悔的,就说说你错在哪里。别总说自己错,还说不出个理由。”

宋雪身形一颤,嘴唇抖了抖,眼中的泪因为惊吓而滚落。

怎么情况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等了一会儿,宋雪仍未开口,沐堇兮声音陡然冷了几分,“看来身为南阳王嫡妃的我,身份竟然如此低下,一个妾都不将本王妃放在眼中,无视本王妃的话!”

“还是说在南阳府中,所有的妾甚至是下人都可以爬在本王妃的头上!而本王妃只能任由你们抹黑,欺骗,藐视?!嗯?”

宋雪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冰凉的地上,惊恐万分的先是看向楚天辞,最后看向沐堇兮!

这种不重尊卑,无视礼节的罪名她可承担不起!

从真正意义上来讲,妾仍旧卑贱!王妃之位,却是尊贵无比!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的王妃反应如此快,而且无形之中,又将各种罪名压在她的身上!

冷汗自额头上不断滚落,她慌乱的摇头否认,“不是这样的!姐姐,不是这样的!妹妹从没有不将姐姐放在眼中。”

沈侧妃脸上优雅温柔的笑容僵硬,暗中看了一眼楚天辞。

如今府中的事都是她在打理,如若出现不重尊卑,无视纲常的事情,就是她失职!

心紧了紧,这件事绝对要小心处理。

再看向沐堇兮,她满脸笑容,看上去并不咄咄逼人,可偏偏却说出了那么一番让她全神戒备的话来!

难道是有人在背后支招?

暗中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红绫。

“哦?姐姐?妹妹?本王妃从不记得家中有你这样一个妹妹。”沐堇兮仍旧淡笑着反问。

宋雪被逼问的差点昏厥。

她的确是个妾,按照规矩来讲,她也只能称沐堇兮为王妃,根本不能称呼为姐姐!

这是越距!

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犯下这样的错误!

现在百口莫辩,本来这件事是她占理,如今却让沐堇兮占了上风!

“王妃,是妹妹错了。妹妹今后一定会紧守规矩,不会再越矩。”宋雪朝着沐堇兮磕头后,恭敬的说道。

此时她哪里敢提昨天的事情!恐怕此时说的再多,错的就越多!

沐堇兮唇角的笑容加深,并未回答,只是扬眉看向沈侧妃。“如今是沈侧妃掌管府中之事。那么,这件事理应由沈侧妃来处理。”

既然将她拉进浑水之中,她没道理不找一个垫脚的!

暗自还是轻叹了一口气。

就这么两个人,竟平生出这么多的幺蛾子!

“这……”沈侧妃皱了皱眉,这是个烫手山芋。

此时,她不禁的对宋雪平生出几分不满来。

一个妾的身份,竟在王府中也翻起风浪。

如今这事落在她的手上,还真不好解决。如若解决的不好,就会让坐在一旁的王爷不满。

想到这里,沈侧妃两道柳叶眉微蹙。

正在她为难之际,沐堇兮看向宋雪笑道:“此事只有一没有二,此事就这么算了。不过,具体怎么惩罚你,就看沈妹妹的决定了。”

闻言,宋雪立即将期翼的目光落在沈侧妃的身上。

若是让她选择谁做出决定,她一定会选择沈侧妃,因为谁都知道沈侧妃是个心慈面善的人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