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历史军事 > 真千金她飒爆了

真千金她飒爆了

年年有余生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因为出生时被人抱错,黎纤和另一个女孩互换了人生。二十岁那年,知道真相的她被亲生父母带回豪门,本以为从此过上了千金小姐的生活,却被亲父母偏心假千金,而备受屈辱,好好的一家人不像一家人,亲哥和亲生父母对假千金的袒护,让黎纤觉得自己这个真千金更像是外人。

主角:黎纤,霍谨川   更新:2022-08-17 17: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纤,霍谨川 的历史军事小说《真千金她飒爆了》,由网络作家“年年有余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出生时被人抱错,黎纤和另一个女孩互换了人生。二十岁那年,知道真相的她被亲生父母带回豪门,本以为从此过上了千金小姐的生活,却被亲父母偏心假千金,而备受屈辱,好好的一家人不像一家人,亲哥和亲生父母对假千金的袒护,让黎纤觉得自己这个真千金更像是外人。

《真千金她飒爆了》精彩片段

哧——

一辆黑色宝马驶进雅诗豪苑,停在中间那座最豪华,城堡一样的欧式别墅大门外。

两侧车门同时打开,下来一个女生和男人。

男人面容俊镌,穿着笔挺的高定西装,气质卓然,身上带着贵气,一看就是不简单的豪门子弟。

女生穿着白色卫衣,黑色工装裤,身上背包都洗到了发白,远远都能看出那廉价感。

与旁边男人相比,显的格外寒酸。

但女生那张脸却极其漂亮,五官像是天赐,明媚张扬的让天地都为失色。

眼看两人要走进别墅,四周早就蹲着的记者们,瞬时一窝蜂的涌上来,把两人围的水泄不通,手里相机咔嚓响,争抢着的话筒都快戳到了脸上。

“据说陆家千金在刚出生时被抱错了,请问黎少这是真的吗?”

“陆少,你身边这位就是黎家那位被抱错的真千金吗?”

“你就是陆家被抱错的真千金吗?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感受?”

“请问......”

陆家身为都城豪门,最近突然传出一则抱错了女儿的传闻。

养了二十年的女儿没有血缘关系,亲女儿是个乡下土包子。

这可是大新闻,他们蹲了好几天,才蹲到这位传说中的陆家真千金。

一个又一个问题,全在环绕着真假千金,陆修文脸色有些黑,冷着声说了句:“无可奉告。”

边喊保镖驱散记者,边飞快朝已经打开的大门里走去。

走了几步,见身后没人跟上,回头看着那还在被记者围堵的女生,眼底飞快闪过一丝厌恶,不耐烦的喊:“还站在那干什么?当猴吗?”

黎纤挑了下眉,啧笑一声,双手抄着裤兜的走出记者群,慢吞吞的跟上去。

不远处,一辆不怎么显眼的卡宴里。

霍青桐扒拉着窗户往外看,那双大眼睛眨啊眨的,满是好奇:“小叔叔,这位就是我那真正的小婶婶吗?”

被他称小叔叔的人在后座,也就二十多岁左右。

线条明朗,肤如白瓷,五官如同神工鬼斧的艺术品,美到了那种可以说不像凡人的程度。

一双丹凤眼上挑,略显雾蒙蒙的,眼底漆黑如墨。

左边眼尾有颗小泪痣,不由自主的散着勾人的魅惑。

两条大长腿就随意的耷拉在那,坐姿懒散,贵气逼人。

美则美矣。

就是整个人看起来阴郁缭绕的,带着些病态。

他薄唇微启:“你不会有小婶婶的。”

嗓音悦儿,却淡的像缕烟,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高不可攀。

霍青桐眨了眨眼,小声咕哝:“可是她长的很好看哎,娱乐圈那些女明星都没一个能比的上的!”

霍谨川兴致缺缺,身子后仰,吩咐开车的江格:“回吧。”

——

雅诗豪苑是都城寸金寸土的别墅区,如今一栋都是亿起,住的基本都是豪门权贵,和娱乐圈里的明星演员。

陆家位置在正中最好位置,自然是更加的贵。

从院子里的花园草坪,人工喷泉到屋子里的水晶吊灯,挂的名画,精致高级的装修等,处处都彰显着它的奢侈豪华。

陆修文站在客厅中间,看着身后跟进来的女生,沉着声道:“陆家身为都城豪门,一举一动都备受外界人瞩目,如果再遇到记者,该说的不该说的,你最好都给我注意点。”

黎纤眉眼微挑,笑的无害:“那请问哥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呢?”

陆修文一噎,眉头拧了柠:“最好什么都别说。”

顿了顿又补充:“就算把你接回来,我也只认婉婉一个妹妹。”

黎纤一声哂笑,邪气挑眉:“那我走?”

满身桀骜与张狂,看起来就是个混不吝的。

语气里带着挑衅。

黎修文正想说什么,就听楼上一道试探的女声传来:“是黎纤吗?”

不等黎纤抬头去看,那女人就从楼上跑下来,一把抱住她,声泪惧下:“我的女儿啊,都是妈妈的错,让你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你终于回来了......”


黎纤在都城下等贫民窟生活了二十年,如今突然被告知,因出生被抱错,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儿错换人生。

她根本不是什么穷丫头,那个待她如宝的妈妈也不是亲妈妈,而是都城中上等豪门陆家的真千金。

周曼红着眼,上下其手的打量着她:“让妈妈好好看看你,你受苦了,现在回了家,什么都不怕了啊......”

她哭的伤心欲绝,黎纤面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陆盛海随后回来的,四十多岁,挺威严的男人,看见她,也是眼眶一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爸…妈…”

夫妻俩正难过心疼着,突然从楼上传来一道没什么底气的细柔女声。

女孩儿站在楼梯口,刚入夏,穿着白色的丝绒长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挽在脑后,二十岁的年纪,明眸皓齿的。

她视线扫过黎纤,那张脸让她眼底嫉妒转瞬即逝。

看着陆盛海和周曼,红了眼角:“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周曼一怔:“胡说什么呢?”她走过去,满目心疼:“爸妈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黎婉看向黎纤,微咬唇:“可她......”

周曼和陆盛海一僵,两人相视一眼,周曼转身看向黎纤,商量的口气道:“纤纤,婉婉虽然不是我们亲生女儿,可也被我们当亲生的养了二十年,她不像你,什么苦都能吃,她是被我们娇生惯养长大的,让她离开,她也没地方去了,我们决定让她留在家里......”

她顿了顿,又道:“婉婉刚选秀出道,最近正是上升期,要是被别人知道她的身世,一切就全完了,所以我们决定对外称,你们是双胞胎姐妹,当年丢了一个,纤纤......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陆盛海也道:“纤纤,这些年让你流落在外受苦爸妈的确愧对于你,可婉婉她…”

黎纤看着对面那一家四口,歪了下头,眉眼无害:“我要说介意呢?”

“你有什么资格介意?”陆修文皱眉,冷笑:“看看你有哪能比的上婉婉,以为回来就是千金大小姐了吗,也不看自己配不配。”

在决定让黎纤回来前,陆家就查过她所有资料。

养父母来自贫民窟,住在狭窄破烂的地下室,终日靠一个早点摊子生活。

四年前双双出了车祸,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跟黎纤。

黎纤早早就辍了学,不学无术,跟各种不入流的人混。

甚至为了养活弟弟,送外卖跑龙套......做着各种不入流的事。

陆修文想到今天去找人,却见黎纤在天桥下摆摊贴膜时,心里的厌恶就怎么都掩饰不住。

其实,如果不是传出去了,陆盛海和周曼就算心有愧疚,也根本不想认黎纤。

毕竟这样陆家是名门,却有这样一个在肮脏贫民窟长大,不学无术的女儿,传出去丢人不说,还会成为陆家的污点。

此时陆修文这话,让气氛有些凝固。

女生有一米七高,纤瘦凉薄,眉眼精致如瓷,敛着乖戾与桀骜,还有毫不遮掩的疏离淡漠。

一双眸子平静无波,漂亮不行的脸上表情都没有。

陆盛海有些尴尬:“你放心,既然爸妈把你找回来了,那一定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看待的。”

这话让黎纤差点没笑出声,她眯了眯眼睛,漫不经心道:“我好像本来就是你们亲生女儿吧?”

气氛凝固了一瞬。

陆盛海更尴尬了,连忙道:“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你回来了,爸妈就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周曼连连点头:“对对对,你放心,爸妈一定不会偏心的。”


说着不偏心,句句是偏心。

堂堂都城豪门,早知道女儿抱错,却到如今才把她找回来。

啧,有意思。

不经意对上陆婉视线,她站在陆盛海和周曼及陆修文三人身后,仰着高傲的头颅,那目光里满是挑衅和得意。

黎纤美眸半眯,突然叹了一声:“你们说的也对,我跟那个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可也是一起长大的,我现在回了陆家,他亲姐姐也不回去,他才九岁,连自力更生的能力都没有,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她歪过脑袋,眨了眨眼:“既然你们这么不舍得陆婉,那肯定会爱屋及乌,不如也把他接到陆家来吧?”

贫民窟长大的,有几个好的?

接回来一个黎纤就够了,再接一个不是亲生的,陆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纵使偏爱陆婉,陆盛海和周曼也不可能把那能再替别人养孩子,何况还是养不熟的!

可他们又愧对黎纤,一时有些为难。

黎纤挑眉,看向陆婉,笑的邪气:“陆大小姐不想见见弟弟吗?”

什么弟弟?

她只有陆修文一个哥哥!

她才没有什么弟弟!

陆婉咬牙恨恨看了眼黎纤,抓住周曼的手腕,哭着说:“妈,姐姐要是不喜欢我,我还是走吧......”

“你说什么呢?”

“爸妈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去过那苦日子?”

她一哭,陆盛海和周曼都心疼的不行,连忙柔声哄着。

“黎纤!”黎修文盯着黎纤,目光阴沉:“让你回陆家,是因为你流着陆家的血,你不要在这得寸进尺!”

好一个得寸进尺。

黎纤目光冷起来,讥笑道:“原来你还知道流着陆家血的人是我。”

“你......”

“好了!”

眼看就要吵起来,陆盛海沉声打断,看着黎纤,抿了抿唇:“那孩子不可能进陆家,但看在她是婉婉弟弟份上,陆家给他一笔钱,足够他用到成年自力更生。”

黎纤耸肩,没说话,算是同意。

气氛又凝固起来。

周曼看了看她,转移话题:“纤纤,妈妈先带你去看看房间吧。”

黎纤颌首,趿着步子,慢吞吞的跟在她后边上了楼。

三楼尽头。

周曼推开门,屋子并不大,摆设只有简单的桌椅和床。

她笑的慈爱:“虽然有点小,但你看缺什么只管说,爸妈给你添。”

这里原来是杂物间。

黎纤扫了一圈,淡淡笑了声:“比地下室大多了。”

周曼脸上笑一僵,有些歉疚:“家里地方是挺大,但婉婉是歌手选秀出道,以后要做演员的,家里给她辟了房间练习,一时间也收拾不出来,就只能委屈你先住在这了。”

黎纤耸肩,无所谓。

——

晚饭时,陆修文临时接了个电话说有事,就出去了。

饭桌上,做着陆盛海、周曼和陆婉。

当然,还有黎纤。

长腿勾了凳子坐下,就散漫不羁的翘起了二郎腿。

气场带着匪气。

像混社会的大姐大似地。

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吃没吃相,除了那张脸简直一无是处。

而陆婉坐姿端庄,吃相优雅,一举一动都是千金小姐的名媛风范。

两者,天壤之别。

周曼嘴张了几张,还是笑着道:“钎纤,妈妈有件事要跟你说。”

啧,正题来了。

宋离单手支腮,淡笑道:“说。”

周曼组织了下语言,道:“是这样的,你有个未婚夫…”

黎纤神色微怔,抬眸看她。

周曼给她夹了块肉,笑的温柔慈爱:“这门婚事是你爷爷再世时定下的,既然你回来了,这门婚事也该提上日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