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其他类型 > 战胤_海彤全文免费阅读

战胤_海彤全文免费阅读

战胤海彤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但对大哥却是送上了万分的同情。他们战家儿郎虽不用联姻来巩固地位,但大哥大嫂那是门不当户不对,仅是因为奶奶喜欢那个叫海彤的姑娘,就让大哥娶了,大哥太可怜啦。战奕辰再次送上万分的同情。

主角:战胤和海彤   更新:2022-12-04 2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战胤和海彤的其他类型小说《战胤_海彤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战胤海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但对大哥却是送上了万分的同情。他们战家儿郎虽不用联姻来巩固地位,但大哥大嫂那是门不当户不对,仅是因为奶奶喜欢那个叫海彤的姑娘,就让大哥娶了,大哥太可怜啦。战奕辰再次送上万分的同情。

《战胤_海彤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战胤若无其事地道:“继续开会。”

距离他最近的是他的大堂弟,也是战家的二少爷战奕辰。

战奕辰凑过来,小声问着:“大哥,我听到奶奶跟你说的话了,你是不是真的娶了那个叫什么彤的?”

战胤赏他一记刀眼。

战奕辰摸摸鼻子,坐正了身子,不敢再问了。

但对大哥却是送上了万分的同情。

他们战家儿郎虽不用联姻来巩固地位,但大哥大嫂那是门不当户不对,仅是因为奶奶喜欢那个叫海彤的姑娘,就让大哥娶了,大哥太可怜啦。

战奕辰再次送上万分的同情。

还好,他不是老大,否则娶奶奶救命恩人的就是他了。

海彤不知道这些,她问清楚她的新家在第几楼后,自己拖着行李箱,找到了新家。

开了门后,她进屋,发觉房子挺大的,比她姐家里要大,装修得也很豪华。

放下了箱子,海彤先参观一遍房子,这以后也是她的家了。

两厅四房一厨两卫两阳台,每个空间都挺大的,海彤预估这套房子至少在两百平方以上。

就是家具很少,只有大厅里放着一套沙发,茶几以及一个酒柜,四间房里面只有两间房里放有床和衣柜,另外两间房里还是空荡荡的。

主人房是套房,里面被分为卧室,小衣帽间,小书房,浴室兼洗手间,虽被分了些空间,主人房依旧很大,可以和大厅比个高低了。

这应该是战胤的地盘。

海彤选择了住在另一间有床的房间,挨着阳台,采光不错,跟主人房隔了一间房,这样夫妻俩也能保留着自己的私人空间。

虽说领了证,海彤想着只要战胤不主动要求过夫妻生活,她是绝对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把自己的行李箱拉进房间后,海彤又转进了厨房。

厨房里干干净净,厨具一样都没有,两边阳台上也是空荡荡的,因为地方大,连两个阳台都给人很宽敞的感觉,海彤觉得在阳台上养上些花草,再买张秋千椅回来摆在阳台上,闲时坐在秋千椅上看看书,赏赏花,惬意得很。

看来,战胤平时是不在家里吃饭的。

她现在住了进来,肯定要开火做饭,于是海彤先从厨房入手,上网买了一堆厨具,至于在阳台上养花,买其他家具这种事情,她想等战胤回来了,问问他的意思。

怎么说都是他的房子,她是蹭住的人。

下单买好厨具后,海彤看看时间,得赶回店里帮忙了。

她抄起钥匙,拿着手机匆匆地下楼去。

等她回到店里的时候,刚好是学生放学的时间。

好友沈晓君关心地问她:“彤彤,你上午去做什么了?”

“我搬家了。”

“搬家?为什么搬家?你在你姐那里住得不是好好的吗?”

海彤看看外面,虽是放学时间了,学生们都还没有出来,暂时不忙,她便告诉了好友原因:“我姐夫嫌弃我住在他家里,老是和我姐吵架,我不想再让我姐为难,便搬了出来。”

“你又不是不给伙食费和住宿费,你姐夫还嫌你?平时瞧着你姐夫对你还挺好的呀。”

沈晓君觉得海彤的姐夫不地道。

又不是白吃白住的。

海彤默了默后,说道:“我每个月给我姐五千块钱,不过我叫我姐存起来三千,只跟我姐夫说我给了两千,我姐在家里带孩子,没有收入来源,分分毫毫都要伸手向我姐夫要,要的次数多了,我姐夫会给我姐脸色看。”

“她存点钱,遇着急事,能拿出来应急,免得被我姐夫骂。”

沈晓君一想也觉得好友做得对,她叹道:“男人总喜欢说‘我养你’,等真正要他们养的时候,却又嫌东嫌西,骂得半死,咱们女人一旦嫁了人,既要为这个家庭付出,还要承受各种误会,太不公平了。”

“等阳阳上幼儿园后,叫海灵姐找份工作,咱们女人呀,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着经济独立,有钱,腰肢都能硬起来。”

海彤点点头,她姐姐早就想上班的了,是孩子没有人帮忙带,公婆一边骂她姐赚不到钱,只知道花他们儿子的钱,一边又不肯搭把手帮忙带娃。

还想催她姐生二胎呢。

“你姐肯让你搬出来?”

沈晓君知道好友姐妹俩相依为命多年,海灵姐最是担心妹妹,怎么肯让妹妹搬出来?

“我嫁人了。”

“哦,啥?你嫁人了?你男朋友都没有,嫁给谁?”

沈晓君消化了好友这句话后,吓了一大跳。

“等会再告诉你,现在说也说不清楚,该忙了。”

有不少学生走进了她们的书店,沈晓君想问个清楚,暂时都没机会了。

两个人一直忙到学生们都回家了,才有时间叫个外卖。

“彤彤,快说,怎么一回事?你嫁给谁了?你丫的,招呼都不招一声,就嫁人了,说好一起当单身贵族的呢。”

两个人是老同学又是好闺蜜,海彤信得过她,便把自己闪婚的原因都告诉了好友,就是她闪婚老公的资料,她知之甚少,无法细说。

听完后,沈晓君瞪着海彤好半晌,伸手就戳海彤的额,说她:“你胆子还真够肥的,第一次见面就敢领证结婚,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地方住,大可以搬来我家里住,我家里多的是空房间。”

沈晓君家里条件很好,她出来开店是打发时间。

“你要是想找个人嫁了,好让海灵姐放心,可以找我堂哥呀,我堂哥为人忠厚老实,脾气温和,又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让他娶你,他绝对乐意的,不好过你嫁给一个陌生人?”

“当初你救的那位老奶奶,该不会是故意想算计你,才会假装摔倒让你救起送医的吧?”

海彤失笑地道:“晓君,你堂哥有女朋友的。战奶奶不是那样的人,我与战先生虽不熟,看得出来,他那个人的人品应该不错的。反正我就是找个人搭伙过日子。”

沈晓君嘀咕着:“我伯娘不同意我堂哥和他女友嘛。婚姻不是儿戏,你怎么能随便找个人搭伙过日子,彤彤,真是被你气死,海灵姐知道真相后,会难过死的。”


海彤笑道:“所以你替我保密,别让我姐知道真相,免得我姐难过。”

沈晓君:“……”

她这个好友,真是勇气可嘉。

她一直以为闪婚陌生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小说里,没想到好友给她上了真实的一课,证明小说来源于生活。

“人家小说里的女主都是闪婚个亿万富翁,彤彤,你闪婚的那位也是吗?”

音落,海彤就敲了好友一记,笑道:“咱们店里的小说,你都看了个遍吧,做着白日梦呢,随随便便就能闪婚个亿万富翁,你以为亿万富翁遍地都是?”

沈晓君摸着被好友敲过的地方,说道:“不是亿万富翁,是千万富翁也不错,咱们莞城是大都市,千万富翁还是很多的。”

他们父母那一辈的城里人都是拆迁户,很多有远见的人都盖了好几栋楼房出租,买了不少商铺出租,靠收租就能过着优渥的生活。

沈晓君家里也有好几栋楼出租,半条街的商铺,她本来不需要出来工作,但她不喜欢做收租的工作,就和好友合伙开了这家书店,打发时间又能赚点小钱钱当零花。

“彤彤,你知道咱们莞城的千亿富翁是谁吗?”

外卖送到了。

海彤出去拿了外卖进来,把晓君的那一份给她。

她在好友的对面坐下来,一边打开快餐盒的盖子,嘴上说道:“我认识的最有钱的便是你们家,莞城有千亿富翁吗?就算有,我也不知道。”

“我好像听说咱们莞城的首富便是千亿富翁,姓什么来着,我听过,但没有记住,想着咱们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首富的,便懒得去记人家姓什么。”

海彤吃着她的饭,“你们家是千万富翁,你都说一辈子没有机会接触到首富,我这种穷苦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我创业这么多年,赚的也不算少,但我至今连套房子都买不起。”

还得嫁人才蹭到一套房住,还不是她名下的,要是她和战胤离了婚,她就要搬出去的。

“你可以供房的,你的存款够首付了吗?”

“买小一点的房子,倒是够首付了,但我想买大一点的,要是我姐带着阳阳过来玩,想留宿,也有房间给他们住。”

莞城的房价是越来越高,她赚钱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要不,我借点给你,不收你利息。”

海彤夹了一块扣肉放到好友的快餐盒里,“这家的扣肉味道不错,你尝尝。我现在嫁人了,老公是有房子的,先将就住着,买房的事,以后再说。”

“你老公买的房子在哪里?”

“名苑花园。”

“那不错,那里的环境好,交通方便,离咱们店也不算远,你老公在哪家公司上班呀,能在莞城买房,还是名苑花园那种高档小区,他的收入肯定很高,月供多少?需要你帮忙还房贷吗?”

“彤彤,他要是让你帮忙还房贷,你得让他往房产证上加你的名,否则太吃亏了,说句不好听的,万一你们俩感情不好,离婚的话,那房子是他婚前的,你分不到。”

海彤看了好友两眼,说道:“你倒是和我姐想的差不多,房子是他全款买下来的,不用还房贷,我没有花一分钱,不好叫他往房产证上加我的名。”

沈晓君说道:“夫妻感情好的话,倒是无所谓。”

海彤忽然想起,她姐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姐夫婚前买的,房贷也是姐夫在还,就是装修费用全是她姐的钱,但姐夫还没有在房产证上加上姐姐的名字,海彤想到姐夫现在老是指责她姐姐只知道花钱不知道赚钱,心里有了担忧。

改天有机会,她得提醒一下姐姐。

饭后,两个人轮流着去午休。

待到傍晚,学校门口的店铺又都忙了起来。

海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关门。

沈晓君家里离店里很近,晚上又有亲戚请吃饭,海彤让她先回家。

关上了书店的门,海彤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走向她那辆电瓶车。

“海彤,回家了?”

隔壁杂货店的老板娘笑着和她打招呼。

“嗯,回家了,阿姨,你还没有关门?”

“我是住在店里的,什么时候关门都一样。夜深了,你路上小心点。这般年轻漂亮,早点交个男朋友,晚上让男朋友来接你安全一点。”

海彤跨上了电瓶车,笑着回应:“我是学过散打的,不怕。”

回家的路,她走了数年,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小混混见她独身一人,有年轻漂亮的,拦过她的车,不过最后都被她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的。

之后,那些小混混都知道她不好惹,再也没有人敢拦她的车了。

海彤在隔壁店老板娘的目送下,骑着电瓶车走了。

“海彤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可惜我儿子还小,无法把她娶进家门当儿媳妇。”

杂货店老板娘很可惜地说了句。

她的丈夫开始把摆放在门口的货物往店里搬,听到妻子的话,他笑道:“我看海彤的面相,人家那是富贵面相,以后要当阔太太的,咱们家什么情况,不般配的。”

“去,不过是看了几本相书,真当自己会看相了,你真会看相,就给我看看,我什么时候发大财。”

他们在学校门口开的杂货店,买的都是生活用品,只有开学季生意才最火爆,平时都是一般般的,赚的不如开书店的多。

倒也够一家老小生活。

“就海彤那样的家底,能嫁入豪门?不是我瞧不起她,层次不同,圈子不同,她连认识真正豪门的人都没有机会,更不要说嫁入豪门了。”

海彤老家是在莞城管辖下的一个镇的农村,父母双亡,就姐妹俩相依为命,虽说海彤收入不菲,顶多也就能嫁入小康家庭,想入豪门成为阔太太,不可能的事!

“我不跟你说。”

“我还不想跟你说呢。”

海彤并不知道在她走后,邻居会因她而起争执,她骑着电瓶车,花了二十几分钟回到了姐姐家楼下,停好了车,她才想起自己搬家了。

仰头看了看姐姐家所在的楼层,看到姐姐家里已经熄了灯,海彤心里有点失落,终究是没有打扰姐姐一家三口,骑着电瓶车离开。


等她回到名苑花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推开家门进去,屋里一片黑,感觉不到半点烟火气息。

可能是战胤工作太忙,经常出差,所以他的家就显得清冷吧。

海彤进屋先看了一遍,确定战胤没有回来,这个点了,他没回来,想必是在公司留宿吧。

于是,海彤便把大门反锁,想了想,又到处找战胤的鞋子,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他一双拖鞋。

把他的拖鞋放在屋门口,重新把大门反锁,关上大厅的灯,回房里去。

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她的东西都还没有摆放好,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再摆放吧。

洗了个热水澡,又困又累的海彤倒床便睡。

与此同时的莞城大酒店。

战胤在保镖的簇拥下走出自家公司旗下的大酒店,他刚和大客户谈好了一大笔的生意,客户被安排住在酒店里的总统套房,他想起今天才领证的新婚妻子,决定回家一趟。

“大少爷,是庄园里还是去山顶别墅?”

庄园是战家的老宅,山顶别墅是战胤名下的一栋大别墅,他日常都是自己住在那栋山顶别墅里,偶尔才会回战家老宅陪长辈们吃一顿饭,尽尽孝心。

“去名苑花园。”

战胤上了劳斯莱斯后,低沉地吩咐着,“我新买的那辆东风商务车,记得帮我开过去。”

那是用来骗他老婆的,他老婆叫什么来着?

“对了,你们大少奶奶芳名是?”

战胤懒得去掏结婚证,哦,结婚证被奶奶过目时,奶奶好像还没有还给他吧,反正他身上现在没有结婚证。

保镖:“……大少奶奶姓海,单名彤,今年二十五岁,大少爷可得记牢了。”

他们大少爷记性特别好,但他不想记住的人,却是怎么都记不住。

特别是女性,天天见面的,大少爷可能都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

“嗯,记住了。”

战胤随意地嗯了一声。

保镖从他说话的口吻可以听出来,下一次,他们大少爷肯定还是记不住大少奶奶的名字。

战胤不想分心在海彤身上,靠在车椅上,闭目养神。

莞城大酒店离名苑花园,车程只需要十分钟。

豪车队在名苑花园门口便停下来,由战胤独自开着那辆东风商务车进小区。

记不住新婚妻子的芳名,自己买下的房子,战胤还是记得的。

很快,他回到了自家屋门口,看到门口放着一双很眼熟的拖鞋,那是他的拖鞋吧?

怎么被扔出来的?

肯定是海彤扔的!

战胤眼神森冷,俊脸也绷得紧紧的,他原本对那个救过奶奶的女孩子是心存感激的,但在奶奶老夸她的好,要他娶她时,他就对海彤失去了好感。

觉得海彤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子。

虽然最后是答应了奶奶,娶了海彤,却跟奶奶说好了,婚后,他隐藏身份,考察海彤的人品,要是海彤过关了,他才会和海彤成为真正的夫妻,过一辈子。

要是让他发觉海彤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子,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敢算计他战胤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掏出钥匙,战胤开门,却怎么都开不了,意识到是屋里那个女人把门反锁了,他心里的不满更甚。

这是他的房子!

让她入住,她却把他挡在屋外了!

战胤一生气,就抬脚踢门,把门踢得砰砰响。

与此同时还打语音电话给海彤。

有前车之鉴,他给海彤的微信名备注了姓名,还特意加上了“老婆”两个字,否则他一下子想不起海彤是谁,还是会把她自他微信好友里删除的。

在战胤踢门的时候,海彤就被吵醒了。

半夜三更的,谁在拍门?还让不让人睡呀?

海彤起床气有点重,更不要说是被人吵醒的,她掀开被子,穿着睡衣就怒气冲冲地出来。

手机落在房里,战胤打语音电话的时候,她便不知道。

“谁呀,半夜三更的不睡觉,拍我家门干啥?”

海彤开了门,拉开门时,还骂着门口站着的男人,当她看清楚门口的人时,她愣住,看了战胤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忙换了笑脸,讪讪地道:“战先生,是你呀。”

战胤打语音电话,她不接,心里的怒火也堆积得老高了。

此刻,他懒得搭理海彤,黑沉着一张脸,越过了海彤径直进屋。

海彤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这就是闪婚的后遗症。

探头出去看了看,还好,战胤刚才拍门拍得那么大声,没有吵醒左邻右舍,

看到门口那双拖鞋,海彤弯下腰去,拿起了那双拖鞋回屋,重新反锁了大门。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见你不在家,以为你今晚不回来,才会把门反锁。”

海彤解释一句。

“家里就我一个女人,为了安全起见,我便拿了你一双拖鞋放在屋门口,那样别人看到咱们家有男人的鞋,知道屋里有男人,不敢做什么。”

她是学过散打,不把小混混放在眼里,不过居家的安全意识,她还是做得很好的。

战胤在沙发上坐下来,那双乌沉沉的眸子,死死地瞪着她,那眼神锐利又冰冷。

十月的夜晚有点清凉,被他这样瞪着,海彤觉得不仅仅是清凉,而是提前进入了冬天的感觉,冷!

“战先生,对不起。”

海彤把他的拖鞋拿过去,放在他的脚边,道歉。

她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他回不回来的。

良久,战胤冷冷地道:“我是说过让你不用管我,但这是我的家,你把我拒之门外,我很不爽。”

“战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会提前打电话问你回不回来,你不回来,我再把门反锁。”

战胤默了默后,说道:“我出差的话,会提前告诉你,没有告诉你,我就会天天回家,不用打电话,我工作忙,没那么多时间接你无聊的电话。”

海彤哦了一声。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房子是他的。

他是老大。

“战先生要不要吃宵夜?”

海彤想着他忙到现在才回来,应该饿了,好心地问了句。

“我从不吃宵夜,会长胖。”


战胤是很在乎自己的身材的,不允许自己胡吃海喝变成个胖子。

减起肥来太困难。

海彤笑,“战先生的身材很好。”

“那,我先回房睡觉?”

战胤嗯了一声。

“晚安。”

海彤向他说了声晚安,转身就走。

“等等,海,海彤。”

战胤叫住了她。

海彤停下,扭头,问他:“还有事?”

战胤看着她,说道:“以后,别穿着睡衣出来。”

她睡衣底下没有穿内衣,他眼神利,该看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他们是夫妻,他看就看了,万一是别人呢?

他可不想自己妻子的身体被其他男人看透了。

海彤脸一红,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战胤:“……”

他都没有觉得尴尬,她倒是害羞了。

略坐了片刻,战胤回到自己的主人房里,这套房子是临时买下来的,买的是精装修,只需要拎包入住便行。

不过由于匆忙,他的房间也没有收拾整理好。

让他颇为满意的是海彤很识趣,没有死皮赖脸地要跟他睡在同一间房里。

更没有要求他尽到丈夫的责任。

下半夜,夫妻俩都相安无事。

隔天,海彤像往常那样清晨六点便起来了。

以往,她起来后就要先准备早餐,然后收拾屋子,时间要是充足,还会帮着姐姐晒衣服。

可以说在姐姐家里住了几年,她做着保姆的事情,不过是不想让姐姐太累,但在姐夫的眼里却是应该的,也把她当保姆来使唤。

今天醒来,望着睡了一个晚上还觉得陌生的房间,记忆回到脑海里,海彤嘀咕了一句:“我睡糊涂了,以为还在我姐家里,这是我自己的家,我可以多睡会儿了。”

她又倒回床上继续睡。

可惜,她的生活作息规律,就算她想重新入睡,都睡不着。

肚子又饿了,干脆便起来。

换好衣服,洗漱后,走出房间,看了一眼战胤的房间,房门依旧紧闭,想必还没有起来。

也是,昨晚回来得那么晚,这个点哪能爬起来。

晃进厨房,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海彤沉默片刻,转身出来。

她昨天下单买了很多厨具,但还没有收到货。

早知道她就不网上下单了,直接去大超市里买还快一点。

昨天搬家的时候,她记得小区附近有早餐店。

海彤决定去外面打包两份早餐回来。

不知道战胤喜欢吃什么?

又不好叫醒他问问,海彤只好多买了几样。

她打包有肠粉,蒸饺,油条,豆浆,还有皮蛋瘦肉粥,这些是莞城普通人常吃的早餐。

战胤睡得晚,起得却不晚,在海彤出门买早餐后,他便醒来了。

不习惯有妻子的他,一时间又忘记了海彤的存在,他赤着上身出来,本想倒杯水喝的,海彤就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夫妻俩打了个照面。

下一刻,战胤两手护胸,转身就往房间跑,像极了昨天晚上的海彤。

海彤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心里腹诽着:男人的上身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看看有几块腹肌,他居然双手护胸,哈哈,笑死她了!

好一会儿,战胤再次出现在海彤的面前时,已经是西装革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却又不好说海彤什么。

谁叫他又忘了自己家里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陌生的女人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他平时住在自己的大别墅里,早上起来的时候,整层二楼只有他一个人,只要他不下楼,家里的佣人都不敢上楼的,他便放肆了点儿,偶尔不穿上衣便从房里出来。

今天也这样,就被那个心机女看到了他的上身。

“战先生,我打包了早餐回来,过来吃早餐吧。”

海彤笑痛了肚子后,倒是没有忘记吃,把她买回来的几样早餐摆放在餐厅的那张桌子上,招呼着那个被她看了上身就像掉了几斤肉的男人过来吃早餐。

战胤沉默了片刻,还是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她买回来的早餐,低冷地问了句:“你不会自己做饭?”

“会呀,我烧的菜还特别好吃。”

“外面买的早餐,特别是路边的那种简易早餐店,不太卫生,以后少吃,自己会烧菜做饭,就自己在家里做着吃,卫生,安全。”

身为战家的当家人,战大少爷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莞城人常吃的普通早餐。

海彤反问他:“你看过你自己家里的厨房吗?比你的脸上还干净,什么都没有,我就算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没有厨具,没有食材,我也烧不出满汉全席来。”

战胤顿时哑口无言。

“你要不要吃?”

海彤问他。

肚子也是饿了,战胤为了不让老婆大人看出他的破绽来,便在餐桌前坐下,淡淡地道:“你都买回来了,我不吃便是浪费,偶尔吃上一次两次,也吃不死人。”

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海彤把每一样早餐都分一半给他。

然后坐了下来,一边吃着她那一半早餐一边对他说道:“昨天我搬过来时看到了这情况,就网上下单买了不少厨具,等东西都收到了,以后我买菜做饭,不会再让你吃路边摊的。”

他在大公司上班,在公司里也有点小地位吧,属于白领阶层,讲究一点。

她平时也是习惯自己做吃的,就是在店里才会叫外卖,他讲究一点,她也愿意顺着他。

“我们家里也还缺很多东西,我能不能都按照我的计划去置办?”

战胤抬头看了对面的妻子一眼,又继续吃他的早餐,这些很平常的早餐,味道倒是不错。

“咱们既然领了证,便是夫妻,这是你的家,你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只要不动我房间就行。”

其他地方,随便她折腾。

“好。”

得到他的允许,海彤决定就按自己想的那样去做。

要在阳台上养些花,买张秋千椅放在那里,闲时坐在秋千椅上看书,赏花。

“对了,昨天奶奶说叫我周末跟你回你家里吃饭,见见长辈。”

战胤淡淡地道:“周末再说吧,我得看看我有没有时间,没时间的话,我叫奶奶带着我爸妈过来,你们见见面,吃顿饭便是。”

海彤没有意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