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伏天书屋 > 女频言情 > 这么对我你后悔吗

这么对我你后悔吗

棉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的时间,她都没能走进男人的心,作为妻子,她恪尽职守,听话懂事,可却过着连情妇都不如的日子。曾经慕雅以为这种生活会持续一辈子,直到另一个女人出现,她才知道原来霍祁寒也是会疼人宠人的,只是那人不是她。

主角:慕雅,霍祁寒   更新:2022-08-17 18: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雅,霍祁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这么对我你后悔吗》,由网络作家“棉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时间,她都没能走进男人的心,作为妻子,她恪尽职守,听话懂事,可却过着连情妇都不如的日子。曾经慕雅以为这种生活会持续一辈子,直到另一个女人出现,她才知道原来霍祁寒也是会疼人宠人的,只是那人不是她。

《这么对我你后悔吗》精彩片段

黑夜,大雨滂沱。

急促的刹车声尖锐刺耳,犀利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轿车外老爷子惨白的脸:“囡囡小心!”

轿车‘砰’的一声,撞在山岩壁上掉落山崖。

慕雅猛地惊醒。

她脸色苍白,瞳孔放大,梦境中的恐慌在脑海中久久不散......

怎么又是这个梦?

正疑惑着,门锁响动声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她那一夜未归的丈夫,霍祁寒回来了。

慕雅昨晚在沙发上等他等了一夜,下地时膝盖一软差点摔倒,好不容易扶住沙发把手,却见男人带着一身辛辣酒气,直接绕过了她,坐到了远一些的椅子上。

他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单手撑起额头,开始闭目养神。

祁寒外表极其出色,哪怕坐着,也能看出他宽窄窄臀,堪比国际名模般的顶级身材,加上他海神般过分俊美的混血脸庞,以及临城首富的雄赫身份背景,一度让临城所有女人趋之若就。

可谁也没想到,这个完美的如同海神波塞冬一样的男人,其实早就结婚了,而身为他妻子的自己,却跟他保持着堪比情妇一般见不得人的关系。

想到此,慕雅眸色暗淡下去。

隐婚三年,原来她还是不习惯这种冷暴力,可看到他眉宇间略显的疲惫,她只好压下满腹委屈。

“时候不早了,我去给你放水,你洗完澡趁早休息吧。”

她刚说完刚要转身,就看到男人缓缓睁开了眼,那双冷漠如斯的黑眸,哪有半分醉意:“站住,我有话要跟你说。”

慕雅停下脚步,回头对上男人那双没有丝毫温度可言的黑眸,心中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林沫儿后天要搬过来,你收拾一下东西去外面住。”果然,霍祈寒凉薄的话语传了过来,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意味。

林沫儿这个名字,慕雅并不陌生。

前几天林沫儿在一场慈善晚会上,高调宣布霍祁寒是她男朋友的消息,这条热搜至今还挂在各大网络媒体上面。

慕雅压下酸涩,淡淡的开口,“我明白了,你是让我给你喜欢的女人腾地方对么?”

霍祁寒见她眼底隐隐透露出抗拒,当即眸色一沉:“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别真把你自己当成霍太太了!”

慕雅突然很想笑,连结婚证都领了,她难道不是霍太太么。

当年她为了给父亲治肝癌,走投无路之时,是霍祁寒莫名其妙出现,用让她跟他结婚为条件,给予她所需要的钱。

她不知道缘由,但这个救助父亲的机会她没办法拒绝。

可在领证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是冷的。

即便如此,慕雅还想努力争取一下,“那么......你让我一个无亲无故的孕妇去哪里呢。”

“去医院打掉。”霍祈寒冷漠的落下几个字。

他的态度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慕雅一时竟忘了他的可怕,反射性护住肚子,摇头:“我不要!”


一向乖巧听话的小兔子居然不听话了?

霍祁寒岑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俯身过来逼近她,目光犹如潜伏在黑夜中的狼:“慕雅,就凭你也配生我的种?区区一百万就能买下的廉价女人,你认为我会喜欢吗?”

慕雅身子僵住。

原来霍祁寒从一开始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既然这么看不起她,为什么还要娶她?

难以言状的委屈和痛苦席就这么席卷了她,像是虫子在撕咬她的神经,连疼痛都无比尖锐。

霍祈寒似乎懒得去看她苍白的脸,说完就走了,显然并不在乎她感受。

而慕雅失魂落魄的僵在那里,沉默了许久。

半晌,她才沉默寡言的走进厨房,然后心不在焉的开始做午饭。

这时,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头,耳旁传来一个俏皮的嗓音:“嫂子,你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吗。”

慕雅回过神,眼前笑颜如花的少女,正是霍祁寒同父异母的妹妹,霍湘。

她刚来霍家时曾连佣人都看不起,只有霍湘一口一个嫂子甜甜的喊着,直接温暖了她整颗心房。

哪怕霍祁寒对她冷暴力,她也能在霍湘这边得到不少安慰。

慕雅收拾好情绪,笑着摇头:“没什么,你刚从学校回来,饿了吧?别着急,午饭快做好了。”

这几年来,都是她照顾霍祁寒跟霍湘的生活起居,两人关系好,霍湘亲昵的挽住她手臂撒娇,“嫂子,我想吃你做的莲子羹,昨晚做梦都快馋哭了呢。”

“行,那我这就去池塘采摘一些新鲜莲子。”

慕雅向来不会拒绝这个可爱粘人的小姑子。

她往常总会来池塘喂喂鱼,或者采摘一些莲花拿回去插花。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个大晴天,可池塘边上的石子路却全被水打湿了,泛着油汪汪的寒光。

慕雅每一步都已经很小心了,可就在采好莲蓬往回走时,霍湘跑得太快突然撞了她一下,慕雅脚下一滑,整个人就这么掉进了水里。

“嫂子!”

伴随着霍湘惊恐的尖叫声,冰冷的水也疯狂挤进鼻腔。

慕雅拼命挣扎拍打着水花,身上衣服被水浸湿越发厚重,巨大的沉力拖着她往下坠,她痛苦的呜咽,奢望有人能拉她一把,可岸上霍湘似乎被吓坏了,只是一个劲的哭。

慕雅逐渐被窒息和恐惧淹没......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呜呜呜......嫂子,都要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鲁莽,嫂子你也不会流产。”霍湘紧紧抱住慕雅嚎啕大哭。

慕雅愣了好一会,才哑着嗓子问:“你刚刚说......说什,么?”

流产?

她怎么会流产?

伸手下意识覆上肚子,那里隐约传来的疼痛让慕雅脸色倏地变惨白。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强烈的酸涩刺痛了她的眼眶,两行泪滚落下来。


“哭什么。”

当低沉的嗓音出现的时候,慕雅才发现一直站在窗口的霍祁寒。

此刻他俊美的面容冷漠如斯,跟她的痛苦形成强烈对比。

霍祁寒好似意识不到自己有多过分一样,仍旧吐出刀子一般的话语:“就算你不肯打胎又怎么样?这个孩子注定留不下。”

慕雅茫然了,一个人心怎么可以冷硬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没了的也是他的孩子啊。

见他这么无动于衷,她突然对这个冷心冷肺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恨意。

“霍祁寒......”她满眼血丝,攥紧了拳头:“你到底有没有心!”

对于她的控诉,霍祁寒觉得很可笑,眉间冷意更甚,“是你害死了你的孩子,又怨得了谁。”

这话对于慕雅来说,犹如致命一击。

慕雅脸色肉眼可见的灰败下去,她瘫软在那里,脊背佝偻。

明明是二十多岁最好的年华,却如同一朵丧失活力的干枯栀子花,瘦弱的肩头甚至连一根头发丝都承受不住。

这一幕看在霍祁寒眼中,令他莫名烦躁。

他眉头皱了皱:“我只给你最后一天时间,林沫儿搬进来之前,你必须离开,否则......我会让你比现在还要痛苦。”

慕雅像是重新认识这个人一般,深深凝视他,“你喜欢林沫儿是么。”

对方没有回答她,而在她的眼里等于默认了,良久,慕雅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霍祁寒,我讨厌你!”

这话用了她全身力气,却也掷地有声。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对这个男人失望透顶了......

霍祁寒的目光微不可见的闪烁了下,很快又恢复成了以往冷漠:“随你怎么想。”

慕雅看向他的目光不再有温度,好似蕴含着深深的怨憎跟恨意。

她有什么资格恨他?霍祁寒心中恼怒,冷笑一声抬脚就离开,霍湘连忙跟了上去。

兄妹俩来到二楼的书房,霍祁寒刚一坐下,就往嘴里塞了一支烟叼着,拉开抽屉拿打火机,头也不抬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商场上精明如狼的霍祁寒,从一开始就看出事情的不对劲。

霍湘那张甜美可怜的脸上出现一抹与年龄不符的阴沉:“那个野种没了,不是皆大欢喜吗?”

霍祁寒蹙着眉,嘴角微微下沉:“胡闹!”

霍湘见自家大哥生气,错愕的睁大杏眼:“大哥,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女人了吧?你可别忘了当年爸爸是怎么死的!”

霍祁寒按打火机的动作微微停住,叼着烟,抬起冷厉的眸子,“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对仇人有感情!”

霍湘抿着唇,不服气道:“可这都三年了也没见你把她怎么样啊,你甚至还让我们的仇人怀上了你的孩子!”

他慢慢转头看向窗外,神色莫名:“她能怀孕,只能说是意外,况且,孩子已经没有了,对我们的计划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